加书签

第五十二章

疤炷模毖堑彼贡锤裼媒挪茸攀鞲员叩囊淮厍嗖荩澳闼档锰粤恕!

罢馐且恢挚赡堋!

翱赡苄院艽蟆<易宓拇妫顾切颐庥谀训钠婕#缓笫悄侵秩裰冈穑詈笫枪铝⒑吞永搿V运凳谴妫且蛭芸耸笠撸蚴悄芄徽瓶厥笠摺K强赡芑嵋蛭鹑酥冈鹚堑亩鞫械阶院馈!

坝牧椋褪撬怯氡鹑瞬煌牡胤剑撬悄苤渖系壑值谋玖欤馐亲孀姹脖泊吕吹摹!

氨鹜耍堑彼贡锤瘢愕哪歉鲎靼刚呒彝テ屏眩ジ改福械阶约罕慌灼耍约湮蘖ΑD羌一锒运歉龉馊俚募易逅馐艿谋┝⒐⒂诨常庵挚赡苄宰畲蟆

家族的荣誉是他惟一的力量源泉。也许他的祖先不断地向他灌输这一思想。那种悲剧跳过了整整一代。”

拔也换嵋虼硕缴矸莸羌谴θパ罢宜毖堑彼贡锤褚恢痹谂按谴夭荩俺汕贤蛉硕愎耸笠摺!

昂鼙浮!

懊皇裁矗ダ住D阋丫锪宋业拿Α!

二十六

亚当斯贝格顺着圣米歇尔大道往上走,阳光又照在了人行道上。他把上衣搭在手臂上,想把它晒干。刚才,他并没有反对弗雷的观点,他知道医生是对的。凶手又遥不可及了,而亚当斯贝格还以为差不多就要抓住他了。惟一希望就是埃德加- 基内广场了,他现在正往那里赶。1920年拾荒者的后裔正在广场上,总是回到那里。他不顾危险地呆在那里,或者不断地经过那里。说穿了,有什么好怕的?他感觉到自己就是主人,在他生命中的某一时刻,当他觉得有必要的时候,他已经证明了这一点。那28个警察根本吓不倒他,他操纵着上帝之灾,可以翻云覆雨。哼,那28个警察,可以说是28堆鸟屎。

凶手完全有理由得意。巴黎人都在听从他的指挥,老老实实地在自己的家门上画上了护身符。那28个警察无奈地看着尸体逐渐增多。已经死了4 个人,他还根本没想过要住手,而是站在十字路口看,看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也许是为了晒干上衣或者是裤腿。

那个诺曼底人的大嗓门又响起来了,亚当斯贝格向广场走去。现在,他已经明白那种运作模式了,他要趁热打铁。他来到那个小圈子里,丽丝贝特、勒盖恩、忧郁的埃娃还有他不认识的一些人围在德康布雷身边。德康布雷好像发布了一道命令似的,大家说起话来,什么都说,只是不谈凶手。而在附近的桌子边,亚当斯贝格听到谈话慢慢地滑向那个问题,有人坚决支持记者的观点,指责警察对大家撒谎。“人被掐死的照片,太可笑了,警察把他们当作什么了?以为他们傻啊?”“是的,”一个女人回答说,“但是,如果他们是死于鼠疫,他们怎么有时间在死之前脱光衣服,还叠得好好的放在一边,或者是钻到卡车底下?这是什么意思,你能告诉我吗?这是鼠疫还是谋杀?”说得太对了,亚当斯贝格想。他转过身,看了看那张聪明而端庄的脸,绣花罩衫把那个胖胖的女人裹得紧紧的。“我认为,”坐在她对面的一个人犹犹豫豫地说,“我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不是这样的,”另一个男人接话说,他的声音很脆,很尖,像吹笛子似的,“两种可能混都有。那些人确实死于鼠疫,但那个陌生人想隐瞒此事,便把他们弄到外面,脱光他们的衣服,让大家看清楚他们是死于鼠疫,他要让大家知道这事。他不是骗子,他是想帮助大家。”“是的,”那个女人又说,“可是,他为什么不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呢?遮遮掩掩、偷偷摸摸的人,永远得不到我的信任。”“他之所以要隐瞒,是因为他不想暴露自己。”那个尖细的声音接着说下去,艰难地建立着自己的理论,“那家伙在实验室工作,有根玻璃管或是什么打烂了,他知道鼠疫病菌泄漏了。他不能说出来,因为实验室有规定,怕引起公众恐慌。政府也不喜欢看到公众闹事。别插嘴!这时,那家伙试图在不暴露自己的前提下,把此事告诉给大家。”“为什么?”那个女人又问,“他怕丢掉自己的饭碗?如果你所保护的那个人因此而不愿说,让我告诉你吧,安德烈,他是个可怜虫。”

喝咖啡的时候,亚当斯贝格走开去接莫尔丹的电话。现在,画了4 字的大楼估计在一万栋左右。没有接到又有人受害的报告,没有。在这一点上,可以稍稍让人松一口气,但另一方面,电话像潮水般涌来。“现在我们可以不回答那些惊慌者的电话了吗?而且,今天警队里只剩下六个人了。”“当然可以。”亚当斯贝格说。“好,”莫尔丹说,“这太好了。”让亚当斯贝格感到安慰的是,至少,在马赛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有伴了。马塞纳已经要他去见面。

亚当斯贝格把自己关在厕所里,坐在厕盖上给马塞纳打电话,厕盖都被他坐扁了。

耙丫剂耍锛疲甭砣伤担白源拥缣úシ⒘四忝悄歉龇枳拥南⒑缶涂剂恕1ㄉ戏追追⒈砥缆郏缆垡嗌儆卸嗌佟!

澳强刹皇俏业姆枳樱砣伞!毖堑彼贡锤袂宄厮担跋衷谒彩粲谀懔恕N颐瞧椒职桑 

马塞纳沉默了一会儿,捉摸了一下对方的意思,然后说:

捌椒职伞N颐堑姆枳硬迨钟谝桓鋈鹊阄侍猓蛭谡饫铮笠呤且桓龉爬系拇瓷耍还扌杼蟮木⒕涂及阉匦滤嚎C磕6 月,教皇在祈祷仪式上都会驱除传染病。我们还有纪念罗兹骑士和贝尔桑斯的纪念碑和马路,这些名字是不能被忘记的,因为马赛人不会好了伤疤忘了疼。”

澳鞘橇礁鍪裁慈耍俊毖堑彼贡锤裎剩羰制骄病

马塞纳有点生气,也许是因为反巴黎人的天性被触动了。亚当斯贝格过去不在乎,因为他不是巴黎人,现在成了巴黎人他同样也不在乎。对亚当斯贝格来说,在这里或是在那里都无所谓。不过,马塞纳也只是表面上好斗而已,所以没过几分钟他也没脾气了。

澳橇礁鋈耍锛疲1920年的大传染中,当政府官员、贵族、医生和神甫像兔子一样逃得远远时,他们曾日夜奔忙,帮助大家。他们是英雄。”

芭滤溃夂苷#砣伞D忝痪!

耙溃颐窃谡饫锟刹皇侵匦麓丛炖贰N医鼋鍪窍敫嫠吣悖诼砣グ餐型虼蟮壑终涌焖俣龋矶础!

翱杀鸶嫠呶宜械穆砣硕贾缆匏购捅炊!

笆潜炊账梗锛啤!

氨炊账埂!

暗比唬甭砣沙腥系溃安皇撬械娜硕贾浪恰5笠叩睦贰⒈换倜鸬某鞘小⑵章尥骨剿鞘侵赖摹J笠咴谀持殖潭壬侠此狄蚜粼谒堑募且渖畲Α!

耙腊屠枰彩牵砣伞=裉欤煌蚨按舐ケ换狭4 字。我只能寄希望颜料卖完了。”

霸谖颐钦饫铮鼋鲆桓鲈缟希细矍筒畈欢嘤200 栋大楼被画上了4 字。数一数全城有多少吧!可是,他妈的,伙计,他们是疯了还是怎么的?”

八钦庋鍪俏俗晕冶;ぃ砣伞H绻闶皇卸嗌偃舜魍诛恚已蜃Α⑹タ死锼苟浞颉⒙轮蛘呤谴ヅ鲈材荆旨芫透鹛崃耍愫芸炀突崾4000万。”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