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一章

二十五

亚当斯贝格指望星期天和减轻了报道力度的传媒能给大家降降温,昨晚的最后估计很让他生气,但他并没有感到惊奇:巴黎已经有四五千栋大楼被写上了4 字。另一方面,星期天,巴黎市民都有时间处理自己的门了,这个数字可能会大大增加。总之,一切都取决于时间。如果9 月22日天气晴朗,他们会出城玩去,让这个故事变得清晰一点;如果天气不好,人们的情绪不佳,画上4 字的门数量就会急剧增加。

早上一醒来,他便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首先向窗外望去。天在下雨。亚当斯贝格用双手蒙住眼睛,心里美滋滋地想,不用去警队了。警方最早发现被写了4 字的那25栋楼边加强了警戒,如果那个传播者昨晚不顾后果,继续作案,在警队里值班的同事会通知他的。

冲完凉后,他和衣躺在床上等待着,眼睛盯着天花板,脑子里在胡思乱想。9 点半的时候,他站了起来,认为这一天至少在某一方面是顺利的。那个传播者没有杀人。昨晚,他和心理医生弗雷约好,两人在圣路易岛的河堤上见面。亚当斯贝格不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躺在椅子上冥思苦想,他宁愿找人到外面去谈谈,看着河水。弗雷并不是一个能让病人牵着鼻子走的人,但亚当斯贝格不是他的病人,那个4 字引起的集体恐慌让他大为震惊。

亚当斯贝格大老远就看见了弗雷,弗雷身材十分高大,他举着一把灰色的大伞,微微弯着腰,脸方方正正,额头很高,脑门四周有一圈白发,在雨中闪闪发亮。两年前,亚当斯贝格在一次晚宴上见到过他,忘了是什么晚宴了。这个男人沉着冷静,温文尔雅,不露声色,举止谨慎地远离他人,但如果别人开口问他,他又马上变得十分专注。他能够修正亚当斯贝格由于职业关系而形成的有点僵化的观点。亚当斯贝格对他人他事的直觉与自己有限的医学知识发生矛盾时,便往往会去咨询弗雷。

亚当斯贝格没有带伞,到那里的时候身上已经淋湿了。关于那个凶手及其怪癖,弗雷的了解只限于媒体上报道的那些东西,亚当斯贝格原原本本地向他作了详细的补充说明。他盯着亚当斯贝格,认真地听着。职业养成的习惯使这个医生对什么似乎都毫无表情,但他专注和明亮的目光紧盯着对方的嘴,说明他对这件事很关注。

亚当斯贝格接连不断地讲了近一个小时,不容医生插嘴,最后,他说,“我认为,必须弄清他为什么要求助于鼠疫。传播者的想法恐怕并不一般,不像大家所想的那样,比如……”

亚当斯贝格停了下来,寻找适当的词汇。

氨热纾桓鏊究占叩亩鞑换嵋鹑嗣堑淖⒁狻

他又停了下来,用准确的词汇和犀利的句子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有时会让他感到困难,但弗雷从来不试着去帮他。

氨热缢敌虑昶羰韭迹蛘呤潜车幕孟搿!

笆堑摹!备ダ卓隙ǖ馈

盎蛘呤俏怼⒒酵健⑼庑侨苏庑├仙L傅亩鳌U庑┒鳎ダ祝梢愿桓鱿M菩对鹑蔚男资殖涞泵飨缘陌啊C飨裕业囊馑际撬担执硕伎梢岳斫狻D歉鋈税炎约喊绯墒钦釉蟮氐闹魅恕⑻舻氖拐呋蚴翘焐瘢蠹衣砩暇鸵晕馐且桓龇枳踊枇送纺裕蛘呤潜皇裁疵亟谈粤嘶辍N宜得靼琢寺穑俊

敖幼潘担堑彼贡锤瘛D悴幌攵愕轿业挠晟∠旅胬绰穑俊

靶恍唬曷砩暇突嵬5摹5飧龃フ撸耪庵质笠咦叱隽怂畹恼飧鍪贝K缓鲜币耍殴帧缥业囊桓鲋炙怠9殴质且蛭砹耍蛭颜庵质笠咭胛颐堑氖贝校拖裣笃逯谐鱿至丝至谎U飧龃フ叨允笠卟皇翘私猓鱿吡恕N宜得靼琢寺穑俊

敖幼潘怠!备ダ谆故悄蔷浠啊

岸遥庵质笠撸还芏嗝垂保故腔叫蚜死飞系目志澹庵挚志宀⒉幌袢嗣且晕哪茄丫耆挥猩Α2还鞘橇硪桓鑫侍饬恕N业奈侍馐牵羌一锖退Φ氖贝芯嗬耄≡竦目翁馊萌宋薹ɡ斫猓蛭疾恢滥鞘窃趺椿厥隆5颐且プ〉木褪钦庵治薹ɡ斫獾亩鳌N也皇撬得挥腥嗽谘芯空飧鑫侍猓比皇谴永返墓鄣憷囱芯俊N揖腿鲜兑桓觥2还敫嫠呶遥沂欠衽砹耍ダ住D羌一铮还芩绾谓咏飧鲅芯靠翁猓飧隹翁庾懿换嵋虼硕晌蛔盗心鄙卑傅亩桑 

安换帷Q芯靠翁庥氤宥男愿裎薰兀绕涫堑闭飧隹翁獬鱿值帽冉贤淼氖焙颉D鞘且恢中形皇浅宥!

澳呐抡庵中形蟹杩竦男灾剩俊

笆堑摹!

八裕以谘罢沂笠叽フ呤迸懦魏卫硇缘亩懦魏闻既灰蛩亍D歉鋈瞬换崴担昧耍梦颐茄≡裆系壑职桑嵩斐裳现睾蠊K皇且桓銎樱膊皇窃诟愣褡骶纭2豢赡堋U飧龃フ卟皇悄茄娜耍宰约旱男形钚挪灰伞K4 字的时候是带着真正的爱,他完全沉浸在这件事当中。他本能地选择了鼠疫,没有任何适当的文化前提。他不在乎别人懂不懂,他自己懂就行。他之所以要使用它,是因为他有这种需要。我就分析到这里。”

昂芎谩!备ダ啄托牡厮怠

按フ咦龅搅苏庵殖潭龋荡┝耍且蛭笠呔驮谒砩稀K裕馐且患

凹沂隆!备ダ撞钩渌怠

耙坏忝淮怼D阃饴穑俊

昂廖抟晌剩堑彼贡锤瘢蛭挥斜鸬慕馐汀!

澳呛茫毖堑彼贡锤窈芸模械阶约涸谇泊试炀浞矫嬉丫裙俗罴枘训慕锥危捌鸪酰乙晕羌一锟赡苣昵崾痹谝T兜牡胤降霉庵植。捎诓恍遥捎诖瓷耍咛逦也恢朗鞘裁础5腋械讲宦恪!

叭缓竽兀俊备ダ坠睦迪氯ァ

叭缓螅医示∧灾芯客暝趺椿崾挂桓鋈嘶叵肫鸱⑸18世纪初的一个悲剧。我最后得出了这个惟一符合逻辑的结论:传播者已经260 岁了。这种答案显然不能让我感到满意。”

巴Σ淮怼R桓鋈萌烁行巳さ牟∪恕!

昂罄矗业弥笠咴1920年,在我们这个已经深受创伤的世纪袭击过巴黎。你知道这事吗?”

安恢溃备ダ壮腥纤担八凳祷埃也恢馈!

96人受传染,34人死亡,大部分都在贫穷的郊区。我想,弗雷,那个家伙的家庭遭到了这一痛苦,受到了部分影响,也许是曾祖父。于是,这一悲剧便根植在这个家族的传奇中了。”

拔颐前阉凶黾易逵牧椤!币缴寤八怠

昂芎茫烁捎诮字惺鲇幸桓鍪芎Γ蠹冶悴欢系亟彩觯笠哒飧拍畋闵钊氲搅四呛⒆拥哪院@铩T谖铱蠢矗鞘且桓鲂』镒印6运此担笠叱闪怂刑焐囊桓霾糠郑闪怂摹

靶睦砘肪场!

岸浴3闪怂囊恢肿苑⒁蛩兀皇窃谖颐强蠢匆丫钡睦废窒蟆N蚁朐1920年34个鼠疫受害者的名单中找出那个人的姓。”

亚当斯贝格停下了脚步,抱着双臂,看着医生。

澳闼档煤芏裕堑彼贡锤瘢备ダ孜⑿ψ潘担澳阕叩穆肥嵌缘摹2还沟迷谡饧易逵牧樯霞右坏悖蔷褪潜┝Ω扇哦运挠跋臁<易逵牧樵谝桓龆峡谥宋选!

笆钦庋!

暗乙闫美渌耍业P目峙虏皇钦庋N也换嵩谑苁笠咔趾Φ募易逯醒罢易靼刚撸窃谝桓雒挥惺芮趾Φ募易逯醒罢摇5庋焕矗勘耆宋锟赡苡惺耍皇34个人。”

拔裁匆诿挥惺芮趾Φ募易逯姓遥俊

耙蛭靼刚甙咽笠叩弊魇且恢滞ξ薇鹊墓ぞ摺!

澳怯衷趺囱俊

叭绻笠咔趾α怂募彝ィ筒换嵴庋K嵬春奘笠摺!

拔蚁耄以谑裁吹胤椒噶舜怼!毖堑彼贡锤癖匙攀郑幼磐白摺

懊挥蟹复恚堑彼贡锤瘢皇怯幸桓瞿径っ挥卸ふR蛭绻靼刚甙咽笠叩弊魇峭ξ薇鹊墓ぞ撸鞘且蛭笠咴诘笔备募易逡蕴厝āK募易蹇隙挥惺艿角趾Γ坪跏浅鲇谄婕#歉鼋智锼械娜硕妓懒恕U飧黾易逦庵制婕8冻隽司薮蟮拇郏嗣窍仁浅鸷扌颐庥谀训娜耍缓蠛芸旎骋伤怯涤幸恢稚衩氐牧α浚⒅冈鹚谴チ苏庖辉帜选D阒勒飧雒煌昝涣说墓适隆N也换骋伤募易逶馊酥冈稹⑹艿酵埠头胖穑坏貌惶永敕⑸歉霰绲牡胤剑裨蛩腔岜涣诰用撬撼伤槠!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