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恐怖的脚步声

中午时,雨虽未下,天气却也没有放晴。

杜雨婷与天朗他们共同吃了午餐,间接询问了昨晚他们与江笑月谈了什么,天朗心中有些反感,但又不好说什么,便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了过去。看到杜雨婷怀疑的神情,心中不由犯愁,他觉得杜雨婷实在不适合他。杜雨婷的心思他懂,但通过这两次接触,说实话,天朗的确不是很欣赏她的为人,也许该找个时间把话说明白了,不能让误会继续加深了。

傍晚的天空阴云密布,大雨似乎随时都可能降临。

昨夜的几个人又一次聚集在主席办公室,经过仔细的商量,将人员进行了具体的分工,除天朗和信天带着两个女生负责查找档案外,由卓继文和李英凡负责查询以前的各届学生会成员;周超则具体负责巡逻等事宜,而笑月请他一定要特别注意雀屏湖一带的动静,有什么发现要及时通知大家。

就这样,共同的使命把大家紧紧联系在了一起,感情便在无形中又近了一步。

散会后,依然是天朗和信天送笑月她们回去,笑月的心里一阵阵的烦乱,如此的心绪不宁,让她不由得担心:今夜,可否安宁?

危险与责任令他们在短时间内便全无陌生之感,取而代之的则是相互信赖、相互关心。在分手时,他们互相望着彼此的眼睛,那里面写满了珍重!道别后,又都在心里期望着这一切早日过去,回复校园的平静与安宁。

但天朗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的行动还没有开始,又一场灾难却已经悄然袭来……

卢竞州,中文系93级学生,考入这所颇具声名的综合大学,是很多学生的梦想,而他也是其中一位佼佼者,带着家人和亲友的期望,他成了一位幸运儿。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话印证了许多始料不及的事情。似乎每件事的发生,都是冥冥中早已注定,可当它真正发生时,又是让人如此的猝不及防。

卢竞州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残酷的灾难会降临在他的身边。

晚上的自修结束后,513 寝的男生们陆续回到寝室。卢竞州是一个十分认学的学生,所以,当他回寝后,其他人已洗漱完毕,在开着卧谈会了。

“竞州,怎么又这么晚啊,学校这阵子不算太平,以后尽量早点回来吧。”寝室长王志飞关心的说道。“嗯,我会注意的,别担心。”竞州一边应着,一边拿起脸盆,准备去洗漱。

这时,却听到其他人顺着王志飞的话又一次谈论起这几天学校发生的事情,不知为什么,这一次竞州的心里居然浮起了隐隐的不安。甩甩头,他向洗漱间走去。

突然,一道惨白的闪电横空乍现,接着暴雨伴着隆隆的雷声挟风而来,这令竞州的心不禁猛的一颤。

时间已过十一点了,走廊里已经没有其他的学生了。明亮的灯光映着他的影子,忽前忽后、忽明忽暗。蓦地,一阵没来由的恐惧袭上他的心头,这使得他的神经有些紧张,于是,他在心里说道:“今天就不要冲澡了,洗完脸就休息吧。”

就这样,他匆匆的洗漱,刷完牙后,他刚要洗脸,忽然听到一阵若隐若现的谈话声,十分的不清晰,却又声声入耳。由于旁边就是卫生间,所以他想,可能是厕所里有人,于是胆量又大了些。洗完脸,那隐约的谈话声还在断断续续的传来,他便向厕所走去,准备先方便一下。

可是,当他刚一踏入厕所门口,他愣住了。原来,中大的卫生间内都有一个共同的习惯,只要是没有人,厕所的格门都是开着的,只有有人在的蹲位,门才会关着。此时,卢竞州一目了然,所有厕所的格门都是开着的,里面空无一人。

恐惧如同小虫一样爬遍竞州的全身:厕所里没有人,那么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决不会是浴室,因为浴室如果有人,怎么连起码的水声都听不见?况且,声音传来的方位也不对。那声音分明离自己不远,怎么会找不到人?

不行,今晚的一切都不太对劲,我得赶快离开这里。想到这,竞州匆匆解完手,端起脸盆往回走。

空旷的走廊里,只有拖鞋不断拍打地板与脚板的声音在有节奏的响着,接近半夜了,大部分的学生都已进入了睡梦中,这使得这种声音尤其的清晰。

忽然,竞州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外,还有一个人的脚步声,而且就在自己的身后,啪达、啪达……和自己亦步亦趋,不仔细听根本就无法分辨得出来。竞州的心提了起来,愈来愈甚的紧张使他的全身绷紧,他猛的一回头,身后空空如也,明亮的廊灯一直照射到走廊的尽头,没有一个人,而就在此时,那阵似有似无的谈话声却又该死的响了起来,似乎就在竞州的耳边!

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竞州真正的感到了恐惧,他再也顾不得去寻找声源了,于是向着不远处的寝室加快了脚步。就在离寝室的门还有一米多远的距离时,竞州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一声冷笑,那笑声如此清晰、如此诡异,透着彻骨的寒意刺激着他的耳膜,竞州的头嗡地一声,一时间汗毛竖起,头皮发炸,凭着仅存的一点力量,他冲进了寝室。“咣”的一声关上了门,他似乎虚脱了一般靠在门上,再也挪不动一步了。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