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牵强的解释

此时,寝室的兄弟们还没有睡着,他们在等着竞州回来,毕竟近时发生了很多事,即使是在宿舍楼里,只要人没有齐,依然是无法让人安心的。他们在竞州还没有进门时,便已听到了竞州慌乱的脚步声,在疑惑中,王志飞已起身下了床,刚站起身,竞州已猛然进门,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竞州望去,只见他脸色惨白,脑门上已渗出了汗珠,浑身不停的颤栗,整个人如同被抽去了力气一样瘫软的靠在门上,瞪大的双眼中满是惊恐。

这是怎么了?王志飞连忙走上前扶着竞州坐在了床边:“竞州,发生了什么事?脸色怎么这么不好?”他关心的询问着。“是啊,你看看你,满头的汗,脸白的像纸一样,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啊?”宿舍里其他的兄弟也都起身问道。

老三许玉昌忙倒了杯水递给了竞州,他喝下水后,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在众人的疑惑中,他又回想起刚才那恐怖的一幕,不禁又打了一个寒噤,然后,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太可怕了,简直是不可思议。”

他慢慢的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叙述了出来,听到最后,每个人都露出了惊恐的神情。“怎么可能呢,这也太离奇了,竞州,你确定这不是你的幻觉?”老二李强难以置信的问道。李强一向是个无神论者,对鬼神之说可以说是嗤之以鼻的。但他深知竞州的为人,知道他觉不会说些捕风捉影的话来骗大家,所以他想,如果这不是竞州的幻觉,就是浴室里有人,因此,他想先确定一下是不是竞州的幻觉。

“不,这决不会是幻觉,那声音不止一次的响起,时间也不算短,况且无缘无故的我怎么会产生这种幻觉呢?”竞州十分肯定的回答道。

王志飞一直在沉思不语,而竞州的话音刚落,老六刘锡龙接道:“是啊,我想老四所说的应该不会是幻觉,如果是幻觉,总该有产生的原因吧。”

“原因也许就是学校最近所发生的事情。”李强继续道。

“不”,竞州依然否认道:“学校的事件对于我来说是不会产生这种幻觉的,我想我的心理素质还不至于这样差,再说,为什么刚发生时我没有产生幻觉,反而是过了这么多天才会产生,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同意幻觉的说法的。”

老五纪元哲也同意道:“我也赞同老四的想法,我不认为这是幻觉,这个世界上是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的,什么事情都不能太武断。”李强接道:“我仍然无法相信,不如我们去浴室看看,也许真的有人在里面呢?老大,你怎么看?”

许久没有说话的王志飞这时说道:“现在不管下什么结论都为之尚早,这样吧,为了把事情弄明白,我们还是先到浴室去看看再说吧。如果真的是浴室内有人的话,那么竞州听到的冷笑声就一定是幻觉,走吧。”于是,大家全部起身向着浴室走去。

卢竞州的恐惧依然没有消失,即使是和大家在一起,但刚刚发生的事件带给他的惊吓实在是太大了,他紧握成拳的手心已满是汗水了。

每个人的心里都很紧张,他们真的很希望能在浴室里面发现人,卢竞州也希望自己刚才经历的一切只是个幻觉,可是,当进入浴室时,所有的人都失望了——浴室里面空空如也,不仅没有一个人,并且里面连一丝的水气也没有,一切都显示着已经有一会儿不曾有人在这里面了.

“我想, 也许是人已经走了. ”片刻,志飞终于费力的说道:“我们还是回去吧。”没有人再说什么,也许是每个人都在强迫自己接受这个说法吧,但大家心里都有着疑问: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为什么竞州在靠近寝室的走廊也听到这种谈话声?还有那声冷笑,难道真的都只是竞州的幻觉吗?这种解释未免有些牵强了。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