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可怕的妒忌心理

暴风雨终于过去了,明媚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驱走了秋日的微凉。

天气好,人们的心情也随之变得特别好。热闹的校园里,三五成群的学生们或低声细语,或大声谈笑,完全是一幅美好的画面,丝毫看不出,就在不久前,这里曾发生过怎样的危难。

就算是了解内情的,如天朗等人,却也是心情难得的轻松。只不过,在这份轻松之余,又无法避免的暗藏着一丝惆怅。

曲广仁等几人的罪行已经暴露,本来全部难逃法律的审判。只是,戏剧性的结局出现了。

他们三个人抛尸后回到寝室,惊恐过后,便想到要消灭犯罪证据,于是曲广仁用拿回来的床单将血迹擦拭了一遍,然后吩咐其他两人用抹布再重新擦洗一遍,自已则带着床单、哑铃和三把铁锹等来到地下室,由于那里常年无人,而借着校长是他父亲的原故,他有那里面的钥匙,所以,准备把可能会暴露他们罪行的几件东西丢到地下室。

而校徽应该就是在那时不小心遗落的,因为,从那次以后,他再也不曾去过那个地下室。

一枚小小的校徽,也许不一定就能定他们的罪,但是,他们自已却为自己的罪行做了最好的证言!而做出证言的证人就是——刘凯旋和齐海峰。

在他们二人真切的见到了丰瑞祥的鬼魂后,便被吓得昏了过去,而当他们醒来时,竟然一齐疯了!在他们疯了之后,嘴里都在不停的说着:他来报仇了,是我们杀了他,现在他来杀我们了。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卢竞州居然在第二天奇迹般的康复了,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完全和常人无异,只不过,知道寝室发生的事情后,十分伤心。不过,他的清醒毕竟是诸多悲剧中特别令人开心的一件喜事,大家都十分高兴。

可是,最令大家吃惊和兴奋的是,方志凡在两天后打来了电话,说邵文杰竟然也恢复了正常。也许,这就是天意吧。虽然死去的人无法复活,但他们二人的康复也算是上天仁慈的一面吧。

更重要的是,邵文杰是目睹凶杀全部过程的唯一目击者,他的醒来,令曲广仁他们更加的无可辩驳。虽然案子还没有最终判决,但如此恶性的案件,曲广仁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逃脱法律的惩罚了,等待他的将会是正义的枪声。

至于那两个疯掉的人,虽然他们逃过了法律,但却并不见得比曲广仁的下场好,一生都是疯疯癫癫的,而且,在他们的潜意识中,一定会暗藏着更多的惊骇与痛苦。

而校长纵子行凶,并且在事发后,为了包庇凶手而不择手段的行径,自然也是逃不过法律的追究,监牢他老人家是坐定了,只是,却让熟悉他的人着实吃了一大惊!

他们实在无法想像,校长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在众人的眼中,他一直是个令人尊敬的学者,而如今居然变成了包庇犯,而且,还为了自己的儿子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

况且,曲广仁什么时候竟成了郑兴国的儿子,这一点令许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在郑兴国的讲述下,才算是弄明白了。

原来曲广仁是郑兴国的私生子。二十几年前,郑兴国与曲广仁的母亲曲美凤开始了一场不为人知的婚外情,然而,最终,郑兴国为了事业不得不放弃了这场恋情。

而当时曲美凤已经怀上了郑兴国的孩子,也就是曲广仁,但郑兴国并不知晓。在郑兴国提出分手后,曲美凤独自离开了伤心地,还坚强的把孩子生下来,并且抚养成人。

一次偶然的机会,郑兴国得知此事,他十分内疚,便找到了曲美凤,并说通了她让曲广仁考到自己所在的大学——中大,并且对他们的生活做出了很大的补偿。

曲广仁知道郑兴国是自己的父亲后,便对他产生了强烈的恨意,他永远忘不了母亲和自己所受的凌辱和委屈,他把这一切都算到了郑兴国的头上,再加上天生的叛逆,令他不断做出各种令人痛恨的事情来为难郑兴国。最终,造成了几个人的悲剧!

所以说,这次的不幸,不能不说与他的身世有关。而丰瑞祥之所以会成为这场悲剧的牺牲品,究其原因,便是两个字——妒忌!没错,曲广仁竟然十分妒忌丰瑞祥,最终则演变成了一种深深的憎恶与痛恨。

在得知丰瑞祥的家庭背景和细况后,曲广仁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不平衡。同是没有父亲的孩子,他就要从小遭人唾弃,受尽凌辱,甚至没有人愿意与他亲近、做朋友,还要被其他的孩子围着叫他“野种”!尽管长大后,这种状况改善了不少,但他的心灵在孩童时便已被伤害的无法痊愈。他依然时时能够感觉到别人眼里那鄙夷的目光。

而丰瑞祥虽然贫穷,可却受尽乡亲们的疼爱。连学费大家都是自动自发的为他凑钱交,尽管自己一样的贫穷。

这两种极端的待遇,成了曲广仁心中永远的痛,终于,他不仅葬送了自己,还牵连到许多无辜的人。

妒忌,是如此的可怕啊!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