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醍醐灌顶

信天和天朗齐齐的望向笑月, 眼中有着钦佩,更难以掩藏的,是不可置信的迷惑。他们佩服笑月的坚定与执着,但目前的状况,根本就是无计可施、有心无力。他们并不惧怕死亡,但,就算他们想以死抗争,又能够解决什么问题呢?

笑月很显然的看透了二人内心的想法,于是,她只有苦笑着说道:“大家先不要想那么多了,因为我们应该知道自己肩头的责任,即使毫无希望,我们也不能放弃,直到我们生命结束的那一刻不是吗?更何况,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天朗二人听完此番话,心中难免有些惭愧,的确,不到最后一刻,怎么就认定自己会失败?而且,就算最终还是失败了,但,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该在此刻如此不负责任的放弃啊。

于是,他们和笑月一样苦涩的笑了笑,天朗问道:“那我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呢?”

笑月正色道:“首先,就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尽可能的减少学生的伤亡!”

信天和天朗对视了一眼:“我们都知道这点十分重要,令我们深受打击、甚至于失去信心的,也正是因为看到同学不断的死去而我们却无能为力。但究竟我们该如何做,笑月,我们真的不知道啊。”

笑月十分了解的点点头:“其实很简单,你们可能太专心于解决问题,而忽略了眼前的事。”

听到笑月说到简单二字,两个人就已经有些疑惑了,最后笑月说到忽略,他们的心里就更加的犯糊涂了。

笑月看着他们:“今天是几月几日?”

虽然心中纳闷,但信天还是回答道:“现在应该是9 月28日凌晨了。”

笑月点头道:“那就对了,你们想想,再有两天就是十月一了,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个假期尽快解决问题,如果时间不够用,还可以请求校长帮忙尽可能的将假期向后拖延。”

天朗和信天恍然大悟:是啊,怎么没有往这方面想呢?真是急糊涂了。

天朗忙道:“我们还可以让校长想办法,尽量减少留在学校不肯回家的学生人数,那样,既可以减少学生伤亡的机率,又不至于令我们的行动束手束脚!”二人显然有些兴奋。

的确,每年五? 一、十? 一假期,甚至是暑假,都会有为数不少的一部分同学仍然留在学校,所以这两个假期对本校的学生来说,并不太注重。而对于这种情况,如无极特殊的原因,也只能尽量做工作,而不能强行要求他们离开。如果有校方的参与,那么情况就不一样了,留下的人数必然会减少很多。

“好,今天我们会找机会和校长商量一下。”信天点头道。

“还有,我们不能只是把希望放在明显了解真相的人身上,要多方面搜集线索。现在的情况一目了然,我们已经陷入了僵局,骆老联系不上,当年的主席也一样,而我师父……”

说到此,笑月的神情黯然,声音也哽咽着无法继续。天朗和信天发现,她那双美丽的眼睛再一次潮湿了。

二人有些心疼,又有些不知所措,真觉告诉他们,在笑月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令她十分痛苦的事情,并且一定与她的师父有关。但是,他们却不知如何开口询问。

而笑月则很快的调整好情绪,深深的吸了口气后,接着说道:“我们必须加快动作,要在有限的时间里,最大可能的弄清楚一切。在不放弃联络骆老等人的同时,首先要抓紧时间联络一下与陆、秦等人同班或同寝的同学,也许在他们的身上就有我们想知道的。再来,就是77年前后所有的在校人员,不论是教师、学生还是其他工作人员,都有可能知道的比我们多,这就要求我们不可以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得到线索的机会。当然,在这一点上,工作量太大,如果想要全面具体的调查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们的人员有限,在时间上也不允许,所以,我们只能是遇上这些人就不能大意,否则, 一次疏忽就可能错过至关重要的机会,这可是涉及无数人性命攸关的大事,万万麻痹不得!”

“好,今天所有人到齐后,我们就立刻把任务分工,抓紧时间分头进行调查!”信天当机立断道。

说实话,笑月这一番话竟如醍醐灌顶般令天朗二人的头脑立时清醒了不少。是啊,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而只是一味的把希望寄托于了解重要内情的几个人身上,却忽视了从其他人那里获取更多的信息?的确,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情势危急、时间紧迫的此时,令他们掌握大量的线索以便追寻事实的真相,进而才能够去分析、解决问题。

然而,如此简单的事情,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曾向这方面考虑过,二人不由得更加的汗颜了。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