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食堂里的纠纷

隐玉感觉头有些痛, 这些资料翻过来、翻过去,可就是看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感觉到腹中饥肠辘辘,她这才记起,中午准备去吃饭时,却意外得知403寝假期集体不回家的消息,便急忙赶回来告之笑月,之后二人就各自研究手头的资料,不知不觉已是晚饭时间了,肚子不饿才怪。

她抬头看向笑月,只见她仍全神贯注的埋头在那堆书籍之中,隐玉不禁佩服死她了,她应该是从早晨到现在就没进过半粒米,但现在却依然可以专心致志的不受任何外界因素的干扰,也许这就是她们这一类人的过人之处吧。

但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笑月也不是修练成仙,总得吃饭啊,于是,她决定:“月月,你不饿吗?”

笑月竟然全无反应,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抬手在对面的笑月头上轻轻拍了一下:“月月,我在和你说话呢!”

“啊!”笑月茫然的抬头:“你说什么?”

隐玉大摇其头:“我在问你饿不饿,我看你是掉进这堆书里了。”她是一脸不赞同的表情。

“哦,我不饿,快到吃饭的时间了吧,你先去吃吧,我再看一看,时间紧迫,我不能浪费掉一分一秒。”

“不行,再怎么样也得吃饭,你不把肚子填饱,怎么和恶灵抗争?这回听我的,先去吃饭,吃饱了再研究!”说完不由分说便一把拽起笑月就向外走。

笑月没办法,她和隐玉相比要瘦小一些,再说自己也的确感到浑身软软的没有力气,所以只好跟着隐玉走了出去。

吃饭的时候,笑月还在凝神思考,所以并没有注意周遭的情况,但隐玉却注意到了。

她渐渐发现有很多人都在向她们这边看,感到有些不解,细心观察之下才发现,那些人似乎都是冲着笑月在指指点点,外加轻声嘀咕着什么。

隐玉隐约感觉他们是在谈论笑月,而且并非善意的,于是她不动声色的站起来,装作取水喝故意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而这一来一回,隐玉惊讶的发现,原来他们的确是在说笑月的是非。

而所谈论的内容更是令隐玉怒不可遏!他们竟在说笑月不自爱,孤男寡女的与男生在外面共处一夜,这种丢人的事儿也能做出来,说笑月太不要脸了。

隐玉当即怒火中烧,她本来就是个暴脾气,遇上事情根本沉不住气,何况这些人污蔑的对象还正好是她最好的朋友,更别说笑月为了他们这些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劳心费神,甚至不惜在以性命相拼,这让隐玉如何能够忍受!

“你们通通给我住口!”隐玉愤怒的声音如平地一声雷般炸响,惊的众人面面相觑。

“不清楚事实就不要在那里胡说八道,道听途说的事也能相信?别有用心的污蔑也能谈论的津津乐道?你们的脑子都让书本给吃了是吧,让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利用了还在那里沾沾自喜,还搞不清楚状况的跟个长舌妇一样不负责任的胡乱谈论别人的是非,简直是不知所谓!”一连串怒骂如机关枪一样又快又急。

一些人被骂的晕头转向,这时一个女生不服气站了起来:“你算是哪根葱,有你什么事儿啊,我们又没有说你,凭什么在这里叽里呱啦的,老几啊你!”

隐玉一听这话火儿更旺了:“我算老几你管得着吗?至少我没在别人背后说三道四,我就活得比你坦荡!以取笑别人为乐,以谈论别人的隐私为乐,以在背地里道人是非为乐,你活的窝不窝囊啊!我最看不起你们这种人,是不是不讲究别人,你活得就没有滋味儿啊!你还真是可悲。”

隐玉的话极尽挖苦,那个女生当然受不了,她被气的不轻,浑身都开始哆嗦了:“我愿意怎样你管得着吗?少在那闲吃萝卜淡操心,装什么圣人啊!”

“哼,我不是什么圣人,也用不着装什么圣人,但至少我不会像有些人,别人冒死保护他们,他们却在背后说人家闲话,简直忘恩负义。”隐玉一脸的鄙视,气恼之下也有些口不择言了。

此时周围已经围上来不少人了,大家听了这话都不自觉的一愣,不知此言所出为何。

而那个和隐玉吵架的女生更是一脸莫名其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谁忘恩负义了?谁又冒死保护我们了?你是在说故事吧!真是好笑!”

隐玉刚刚想要张口驳斥,却适时的被一个声音截断话头:“好了隐玉,不要吵了,都是一个学校的同学,何必伤和气呢。”

隐玉听出了是笑月的声音,一时间反应过来自己将不该说的也说了出来,于是连忙将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这时,人群已让出来一个空隙让笑月走了进来。原来正陷于沉思中的笑月被争吵声所惊扰,本来她是不喜欢凑热闹的,但发现有一个很高的声音特别像是隐玉,虽然声音里有着她从未听过的愤怒,但她还是听得出来。尤其发现隐玉不在身边,她就更加可以确定了。

于是急忙起身,她想过去劝劝,无奈围观人的太多,她怎么挤也挤不进去。不过在这会儿,她已经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虽然心里有些难受,但她还是没有太往心里去。

直到发现隐玉说露了嘴,她不得不出声阻止,而此时大家发现此人正是他们议论的焦点,也都不由自主的让开了一条道。

隐玉看到是笑月,猜想她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大概,生怕她难过,于是连忙安慰道:“月月,这群长舌妇,实在讨厌的很,不要理她们!”

笑月摇了摇头,正待开口,却不料突然冒出了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好意思做,就不要怕被别人说!”

隐玉和笑月一惊,抬眼望去,却发现杜雨婷一脸不屑的站在对面,与刚刚和隐玉吵架的女生站在一起。

笑月清澈的双眼静静的望着杜雨婷,却什么话都没有说。但隐玉可是忍不住了:“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大校花呀。你好不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身分,好赖不济也是学生会干部,怎么低俗到靠制造谣言来赢取感情,真够可怜的了。”

笑月忙扯了扯隐玉:“少说两句吧。”

杜雨婷气恼的盯着隐玉:“你说什么?我制造谣言?我可是亲眼看到她大清早的躺在别人怀里,这算是谣言?这么肮脏的事,她做的出来,就不要怕别人说!”

隐玉的眼睛快要喷出火来了:“除此之外你还看到了什么?仅凭这点事就可以不负责任的任意损毁别人的名声,你还算是人!谁不知道你喜欢阿郎学长,但学长不喜欢你,他喜欢月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这么做,只会令学长更讨厌你!学长的眼光不错,你的确不值得他喜欢!”

如果眼光可以杀人,那么相信隐玉早已被千刀万剐了。杜雨婷那恶毒的眼光令人心底生寒,她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你再说一遍!”

笑月发现事情越闹越大了,虽然杜雨婷很过分,但隐玉的话也的确太伤人了,她想,必须阻止事态再继续扩大:“够了隐玉,怎么越说越不象话了。”说完隐玉,她转向杜雨婷正色道:“学姐,你也不必太生气了,但我有一句话想对大家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议论我,我只知道我问心无愧。”

话落,她牵起隐玉的手:“隐玉,我们走吧。”

“慢着!想走?没那么容易,你必须向我们道歉,并且承认自己做过的龌龊之事!否则,我会向学校报告。”杜雨婷挡住去路,并狠狠的说道。

“没错,说走就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道歉!”其他两个女孩子跟着大声附和。

“我们不会道歉,我也不会承认你所谓的龌龊之事,我更没必要向你们解释什么!”笑月静静的说道,语气依然平和。

“说得比唱得还好听,装出一副纯洁的样子有什么用,其实内里比谁都要肮脏!”杜雨婷依然是不依不饶。

局面险些就这样僵持下来,而恰在此时传来一声暴喝缓解了这僵持的局面:“够了,杜雨婷!你闹够了没有!”

所有的人都险些被吓到了,齐齐看向声音传来之处,只见慕天朗、程信天铁青着脸站在人群外。

杜雨婷的脸色瞬间惨白,而笑月的眼睛也开始泛酸。

人群分两边站开,谁也不知道两位主席将如何解决这乱成一锅粥的局面。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