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初见明朗

来到2 舍, 信天请管理员找一下403 的邱莹和陶露露,管理员拿起电话,可是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

天朗和信天商量了一下,都觉得这似乎不是好预兆,就算403 的人真打算在今天全部离校,但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走光吧。但他们又不好贸然上去找人,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让管理员上去看一看。

管理员的眼神有些疑惑,既然电话没人接,那一定是寝室里没有人,何必非要上去看?

看出她的疑惑,天朗和信天不好直说,却又担心413 的人会出什么意外,毕竟现在这种时候,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阿姨,我们的确是有急事找她们,无论如何还要麻烦您上去给找一下,您不是有各个寝室的钥匙吗,如果没有人应门的话,就请您打开门看看是不是真的一个人也不在。”信天说着话时,把主席证掏出来递给管理员。

在这个学校,学生会的权力是比较大的。学校一直以来都很推崇学生自治,由学生会来处理学生的一般性事务,以培养和提高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

因此,当管理员看过证件后,立刻很热情的说:“你们稍等一下,我这就去给你们看看。”话落,她拿出钥匙向楼上走去。

在焦急的等待中,管理员终于下来了,前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可对于天朗和信天来说,感觉却是那么漫长。

看到管理员的身影,两人忙迎上前去:“阿姨,情况如何?”

管理员看着他们回道:“我敲了一会儿门,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我就照你们的吩咐拿钥匙打开门,发现屋里的确没人。”

“是这样啊……”信天面色凝重的喃喃自语道。

“那根据屋里的情况,您感觉她们是离校了,还是有事出去了,暂时不在寝室?”天朗追问道。

管理员想了想:“我觉得她们不像是离校了,因为如果是离校,应该都将寝室收拾妥当,而她们的寝室和平常一样,衣服都挂在外面,床铺也没有卷起或遮盖好,所以我猜她们应该是暂时出去了,至少不会是所有的人全部都离校了。”

信天和天朗互看一眼,心里稍微安心了些,至少403 的人应该还没出事。于是信天叮嘱道:“谢谢你阿姨,那我们就先走了,如果她们回来,麻烦您往主席办公室打电话通知我们一声。”

管理员答应后,天朗和信天便离开了女生2 舍而向办公室走去,他们决定也加入对当年事情真相的寻访中。

刚回到办公室,就见李英凡等在那里,看到他们走进来,李英凡立刻说道:“刚刚我接到了许长江的电话。”

“许长江?80届的副主席!”信天的眼神有些兴奋:“怎么样?他有没有说何时会过来?”

李英凡摇了摇头:“不,他说近日事务缠身,实在抽不出时间来校,而且,他说他所知道的事情并不多,即使来了恐怕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大帮助。”

信天和天朗明显的表现出失望,李英凡继续说道:“不过,对于当年的事情,他倒是在电话里告诉了我他所了解的情况。”

“哦,说说看!”两人的心中又一次燃起了希望。

接下来,李英凡拿出一盘录音带:“我将许长江的电话做了录音,看来,当年的保密工作的确很到位,许长江了解的情况的确不多。陆雪霏自杀后,引发的一连串血案他并不是很清楚,当时他还不是学生会的副主席,只是生活部的部长。”语毕,李英凡按下“开始”键,许长江的声音便从录音机里传了出来。以下,便是许长江在电话里所做的讲述——

当年,陆雪霏是从自己寝室的窗户跳下来的,她死的那一天正是秦风发现她与刘士杰有染的第二天。当时,她从四楼摔下来时是面朝下方,落地后她的头是侧着的,而右边的太阳穴正好摔在砖砌的花坛上,砖是斜砌的,突出来的砖角将她的太阳穴戮穿了一个很大的窟窿,右脸也是面目全非。

虽然只是四层楼的高度,但她当时摔的的确很严重,血流的满地都是,眼球都快要脱眶了,场面十分惨烈,死状也相当恐怖!

当时,她寝室中的两个女生是亲眼目睹她从楼上摔下来的,而且就死在她们的面前,鲜血溅了她们一身。两个女孩子当即尖叫着哭了起来。

凡是看过她死状的人都连续几天做恶梦,那是一个极美的女孩儿,可是还这样年轻就死于非命,而且还死得如此惨不忍睹!

之后,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秦风是陆雪霏的男友,当时他们的恋情让所有人都羡慕,真正的才子配佳人。他们二人的感情极好,当秦风发现陆雪霏和刘士杰的事情后,几欲疯狂。

然而,在陆雪霏自杀后的第三天,秦风被发现吊死在学校的舞蹈室,那是秦风与陆雪霏一见钟情的地方。经法医鉴定,系自杀。大家都在猜测,定是秦风依然无法放下对陆雪霏的感情,就算他恨陆雪霏背叛了他,但那毕竟是他深爱着的人,他接受不了陆雪霏已死的事实,遂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追随陆雪霏而去。

接下来,便是104 寝室的刘士杰、吴东相继死于同一种病症——心肌梗塞。然后就是与陆雪霏同寝室的周玉梅,居然也自那个窗口跳楼身亡了。当时便引起了不小的恐慌,甚至403 寝的女孩子已经害怕继续再住在那里了。

最后一个死的人最奇怪,也就是2 舍413 寝室的曹淑华。自刘士杰死后,大家都在纷纷猜测,怀疑他们一个一个先后毙命,是否与陆雪霏的鬼魂有关,虽然谁也猜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毕竟死去的人多多少少都能与陆雪霏直接或间接的扯上点联系。而曹淑华的死亡却实在令人费解,不仅她的死亡地点奇怪,竟深更半夜的跑到男寝楼顶去自杀。而且,她不论从哪方面都应该与陆雪霏扯不上丝毫的关系,平时根本毫无来往,而她与其他的死者也同样没有什么交往,实在是令人一头雾水。

不过这之后,就没有谁再出事了,而时间久了,大家也就不再拿此事当作焦点了,毕竟这种恐怖的事情谁也不愿意没完没了的提。不过偶尔想起,还是会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而且学校当时还下了命令,不许任何人再提及此事,否则将会面临着被开除的下场。那个时代,念上大学多不容易,谁敢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总之大家都在尽可能的避免谈论这件事,久而久之,自然也就淡化了。

直到第二年,我当上了学生会的副主席,本来一直都是风平浪静的,可不曾想,当下一届新生入学后,校园内竟又一次面临了死亡的威胁!

相同的寝室,又有人不断死去,于是那久被压制的恐怖浪潮再一次被掀起,整个学校人心惶惶。

但这一次的死亡事件并没有持续到最后,校园突然间又恢复了平静,危机解除了,大家在开心的同时,又都对此事心存疑惑。

由于我当时是学生会的副主席,因此得以了解事实的真相,而在学生中,也只有我和主席史学志明白真正的原因。就连当时的老师也是鲜有人知。

原来有一位云游至此的高人找到了当时的校长骆进,说他可以解除这个危机,如果不及时补救,这场灾难将永无止歇。

校长当时也是焦头烂额,可能是病急乱投医吧,再说当时的情况谁也无法铁口断言此事与鬼神无关,于是便答应了他。可又怕引起负面影响,于是便严密封锁了消息,只有极少数的人了解内幕。而那位高人走后,就真的不再有人出事了。

总之,学校突然间恢复了平静,谁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一夜之间,校园内突兀的多出了四根柱子。而校方也新增添了一条校规,严禁任何人损毁、甚至是碰触柱子,否则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而这条校规不仅仅是针对学生,对学校里所有的教职员工也具备同样的约束力。

遵守这项规定的同时,大家都在心里纳闷,而只有我们了解真相——那四根柱子就是那位高人所设,加上我们帮忙连夜筑成的,目的就是为了镇压作恶的鬼魂,而这个被镇压的灵魂,应该就是陆雪霏!而自此以后,学校也就真正的太平了。

虽然有很多疑团没有解开,但恐怖的危机已经过去了,大家似乎都在心里不约而同的形成了一种默契——没有人愿意再去提起这件事,只是将它压在心底的最深处选择了去淡忘。

只是没有想到,今天因为你们,我不得不又一次回忆起这段过往,如今依然是心有余悸啊!

录音至此结束,李英凡按下STOP键,然后说道:“许长江提供的情况就这些了。”

信天点头道:“这是目前为止,我们对那场事件了解的最详细的一次了。看来笑月说的没错,那位高人应该就是笑月的师父。而今柱子被毁了一根,阵法遭到破坏,而被封印多年的恶灵终于又得以跑出来,进而进行了一场较当年来说,更为残忍的杀戮、更为疯狂的报复!”

天朗接着说道:“没错,正如笑月所说,压抑了多年的仇恨,令它现在已彻底疯狂了,所以不管是谁,它是几乎没有选择的进行残害!当然,也包括了对她自以为的仇恨目标所实施的报复行为。但当年的她应该并没有达到疯狂的地步,她那时杀害的目标应该只是针对她自杀前所仇恨的人。况且从许长江的话中可以听出,他们当时也认为79年被害的那些人应该都与陆雪霏有过恩怨,刘士杰就不必说了,如果当年陆雪霏的确心存冤屈,那么刘士杰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就相当值得深究了。这应该是一个主要的突破口。而继刘士杰之后被害的那几个人呢?他们又与陆雪霏,或者说与陆雪霏的冤屈有什么关系呢?你们看,”说到这里,天朗拿起笔在纸上写出几个人的名字:秦风——陆雪霏——刘士杰——周玉梅——曹淑华。

“这几个人之间是否存在着共同的联系?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现在假设,当年陆雪霏与刘士杰之间发生的事情并非别人所传扬那般,我们估且假设这是一个冤案。而这起冤案发生后,陆雪霏就自杀了。据我们查到的记录记载,刘士杰是在陆雪霏死后第七天出事的,也就是陆雪霏的头七,这就有力的说明了,陆雪霏对刘士杰存在着相当的仇恨,以至她杀死的第一个人就是刘士杰!而刘士杰与这起冤案之间存在着必然的联系,这就如同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但,接下来相继出事的几个人呢?他们到底是参与了冤案,还是与陆雪霏存在着其他方面的恩怨,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但我们可以肯定的一点,那就是他们一定都是陆雪霏的报复对象!总之,不管是哪种情况,这些都将是我们解开陆雪霏之怨结的关键所在,而我们就需要把目标锁定在这几个人身上,进而展开快速而详尽的调查!”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