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403惨案

就在大家准备散去的时候,笑月突然道:“等等信天,403 那边情况如何,你们见到那两个女孩子没有?”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今早分开后,我们便立刻去了二舍,当时管理员帮我们往403 打了电话,但是没人接。我们又现让她拿钥匙上去帮我们看了一下,寝室里的确没有人,可又看不出丝毫离校的迹象。于是我们便告诉管理员,如果403 有人回来记得随时通知我们。不过至今还没有消息。”

笑月的表情有些凝重,想了想,她突然有些急切的说道:“事情不太妙,我怀疑403 出事了。快!其他人去查鬼节出生的人,天朗、信天,还有隐玉,你们三个随我去趟403 !”

找到二舍的管理员,信天立刻问道:“阿姨,403 的人回来了吗?”

管理员一看是他们,便回答道:“一直没见有人回来,不然我早就通知你们了!”

笑月立刻道:“麻烦您带我们上去,把403 的门打开!”

管理员有些迟疑,信天忙道:“阿姨,您不用担心,我们现在正在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校长也知道,不会让您担责任的。”

管理员想了想:“好吧,那你们稍等一下。”说着,她反身去取钥匙,之后,一行人随她上了楼。

来到403 门口,管理员打开门后就走了,而笑月还未走到403 时便眉头深锁,她已感应到了空气中异常的味道。

定了定神,她伸手推开门,室内,空空如也。

隐玉刚说了一句:“真的没有人!”

笑月就大声喊道:“障眼法!”

大家心头一震,还未反应过来,笑月便继续喊道:“你们立刻退出去!”

所有人都匆忙退到了门外,只见笑月站在门前,口中喃喃自语着什么,然后,猛然间双手平推向前,同时大喝一声:“开!”

于是,一幕惨绝人寰的血腥场景顿时映入众人的眼帘。

空无一人的寝室陡然间转换了画面,只见整个房间血污遍布,那片片的腥红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屋子中间的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人,早已变成了血人,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隐玉忍不住失声尖叫出来,胸口一阵翻江倒海,她再也无法控制的弯下腰狂吐起来。

天朗和信天也是惨白着一张脸目瞪口呆,他们感到身上的寒意骤然加剧,身体也止不住的战栗着,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已凝结成冰!

笑月的泪水瞬间狂涌而出,她的心一阵阵的抽搐着,痛的她不由得紧紧的捂住了胸口。

即使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她还是几乎被眼前惨烈的一幕所击倒!她没想到自己会面对这样一幕残忍如炼狱般的景象!

极度的悲痛与仇恨反而令笑月渐渐冷静了下来,她抬起脚步向里面走去,用着冷冷的声音说道:“你们在外面等一下,我进去看看还有没有生还者!”

天朗努力定下心神,他对信天说道:“你照顾一下隐玉吧,我随笑月进去看看。”

信天点点头来到隐玉身边,搀扶起她后,转头向屋内看去,只见天朗和笑月脸上带着难掩的悲愤,仔细的查看躺地上的每一个人。他们的脸色越来越差,最后已经变得铁青。

突然,笑月的眼睛一亮:“天朗,快看!这个还没死!”

天朗的声音也紧跟着响起:“这个人也还活着!”语气中透露出隐藏不住的兴奋,总算还有活着的,少死一个人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份欣慰!

笑月一听,忙侧过身去试探天朗所指的那名女孩儿的鼻息,然后点点头说道:“她们没有受伤,只是昏迷过去了,快把她们带离这里。”

“好的,”天朗忙冲着信天喊道:“信天,快来帮忙!”

天朗和信天把两个女孩子背了出去,笑月看着寝室内已然成为尸体的三个女生,心痛如绞!她们的尸体千疮百孔,如同被千万根针穿透般惨不忍睹!

血已经将她们整个染红,看不清真貌,只有那一张张腥红的面庞,却还透着诡异的微笑,看的人心头发毛!

然而,令笑月最痛苦的,却是她对自己的自责,如果她能早些过来看看,也许就可以避免惨案的发生!如果昨天她能够意识到这里可能发生的危险,也许就能挽救三个无辜的生命了。

她痛苦的蹲下身子,双手紧紧的抱住头,泪水无声的落下。

良久,她猛然想到一点奇怪之处:三个死了,两个昏迷,那还有一个呢?寝室里应该有六个人的,为何现在只有五个?另一个去了哪里?

正在她疑惑之时,她突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屋子里似乎不仅仅只有她一个人!她的浑身立刻绷紧。

而恰在此时,走廊上响起匆促的脚步声,不消片刻,天朗他们便出现在了门口。

“笑月,那两个女生已经被送到医务所了,医生说她们没有大碍,也给她们打了针,现在还在昏迷中。隐玉留在那守着她们。”信天的声音还有些喘。

好在现在的校园很安静,学生大多数都已离校,他们幸运的一路上并没有碰上什么人。

“现在是不是应该通知学校和警方了?”天朗问道。

“不!”笑月果断的回答道:“先不要。我刚刚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你们先在门外不要动,等我一下。”

说着,笑月闭上双眼,静静的站在屋内一动不动,片刻之后,她突然开始缓缓的移动脚步,而她的双眼始终不曾睁开过。

终于,她迟缓的来到门边的床铺前停住,接着慢慢的盘膝而坐,面对着下铺,双手捻指置于膝部。

猛然间,她圆睁双目,一连串动作如闪电般快速,还未等天朗他们反应过来,她的左手已经多出一个金色缎面的小布囊,而右手则捏着一纸黄符。

只听她的声音幽幽的响起:“我已经感觉到你了,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明白你为何会藏身于此,但我知道你很害怕。如果你需要帮助,想让我来解救你,你就在我打开黑暗结界时自己进入这个‘御灵袋’。否则,结界一旦打开,只要我发现你有丝毫不轨之意,我就会立刻收了你!”

语毕,笑月将右手的黄符用力一抖,口中念念有词。而后,符纸突然神奇的自行燃烧,接着,笑月声音清脆的朗朗念道:“天地开,混沌消,光明至,黑暗散!”她的声音里似乎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接下来,天朗他们惊异的发现,床铺下方那片阴暗的空气突然间仿佛变成了有形的液体般来回滚动,就像黑色的油质液体泛起回旋的水纹般。

只听笑月大喝一声:“开!”然后中指用力一弹,燃烧的符纸如同带火的利箭般飞速射向那片水纹。

与此同时,她手中的“御灵袋”突然像被风吹起一般胀鼓鼓的抖动着张开袋口,接着,火符穿透那片黑暗,一阵细长的白烟飞射而出,直奔“御灵袋”而去。待白烟消失,袋口也自动收紧,之后,一切恢复了平静。

笑月站起身,神色有些微的疲惫:“打电话通知学校吧。”说着,三个人向楼下走去。

天朗和信天虽然好奇,但谁也没有追问,因为他们知道,该告诉他们时,笑月自然会说的。

急于得知那两个女生的情况,于是离开二舍后,三人便直奔医务室而去。

进了病房后,隐玉正守在她们身旁。那两个女生已经换上了病号服,并且身上的血污也已被清洗干净。此时,她们仍处于昏迷之中,脸色异常的苍白。

笑月突然若有所思的盯住一个女生的脸仔细看了起来,她似乎正在努力的回忆着什么。

天朗忍不住问道:“怎么了,笑月!你认识她吗?”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笑月面带疑惑的回答着。

“大家都在一个学校,见过也不稀奇啊。”

“不,如果只是这样,我不会有这样深刻的印象。”笑月边说边摇头,脸上的疑惑更重了。

这时,隐玉起身说道:“月月,她们便是我们要找的那两个行为古怪的女生——邱莹和陶露露!”

“哦?”笑月略显诧异:“原来就是她们!为什么偏偏是她们两人侥幸存活了下来呢?”

突然,一道灵光在脑中一闪而过,笑月有些激动的说道:“我想起来了,隐玉,你记不记得,在我们调查丰瑞祥事件时,有一天大家在等方学长的电话,中午,轮到我们去接替志飞和继文,路上有几个女生与我们迎面走过,我曾说过,有灵体缠上了其中的一个女生?”

隐玉认真回想了一下,眼睛不由得一亮:“没错,就是她,邱莹!”说着,她的手不自觉的指向躺在床上的女孩儿:“你当时还说,缠住她的灵体对她并无恶意。”

“是的,”笑月奇怪道:“当时我的确感觉不到那股灵气有丝毫的恶意,又因为当时忙着丰瑞祥的案子,所以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可没想到,事情就偏偏这样凑巧,她居然卷入了我们现在的案子中来。”

她们这边说着,那边信天却再也忍不住的问道:“笑月,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们,你在403 到底发现了什么?你刚刚在那个寝室里又在做什么?”

笑月这才恍然想起,本来早想告诉他们,却因为邱莹而差点忘记了:“是这样的。你们走后,我的心里十分自责,可突然间我想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按说她们寝室应该是有6 个人的吧?”笑月说到这里便看向了隐玉。

隐玉肯定的点头回答道:“不错,的确是有6 个人。”

“可是,为什么我们在现场却只发现了五个人呢?死了三个,昏迷了两个,应该还有一个人,可是她却去向不明!”

三人一脸的恍然大悟:是啊,那第六个人去了哪里?

“这是一个疑点。而就在那时,由于我在思考这个问题,注意力是最集中的,我发现有灵体存在于403 !本来早就应该发现的,但被403 的惨案震的我心绪大乱,所以,直到那一刻我才惊觉。而这时,天朗和信天也恰巧回来了。我感应到了那个灵体在发射着恐惧的讯号,而且她几乎是没有什么灵力的。于是便想到将它收于‘御灵袋’内。我便开始凝神感应,发现它所处的位置正是靠近门边那张床的下面。之后又惊讶的发现,原来它是被禁锢于一种结界之中,而这种结界,就叫做‘黑暗结界’。一旦陷于这种结界,被禁锢之人或灵体便会沦入漫无边际、永无止境的黑暗之中,直至结界被解除。幸而我懂得解除它的方法,而这个灵体也很配合,当它一被释放,便立即自动钻入了‘御灵袋’中。”

“原来是这样,那这个灵体究竟是谁?”天朗问出了大家心中共同的疑问。

“我也很想知道,但这要问它自己才行。一会儿我们回到办公室,我会亲自问它。目前最重要的,是守着这两个女孩子清醒过来,相信她们能提供给我们重要的线索!”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