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五阴厉魂

“隐玉,‘血还魂’我已经研究明白了,我现在要去准备一下,你通知信天他们,晚上九点,准时进行‘血还魂’!”说着,笑月已经合上书起身准备去拿包。

隐玉难过的抬起头,此时的她心焦如焚,对“五阴厉魂”的追查没有一点进展,而笑月又已经把“血还魂”参透了,并且打算立刻着手进行准备,难道她真的只有眼睁睁的看着笑月离去?不!她做不到!

笑月拎起背包开始向外走,而电话恰在此时响了起来。隐玉立刻接起,神色渐渐开始变化。

之后,她放下电话并立刻叫住已经走到门口的笑月:“信天打来电话让我们立刻过去,说是事情已经有了些眉目!”

“哦?那可太好了,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

“不,你过去就可以了,我想留下继续查看资料。”隐玉认为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尽快找出“五阴厉魂”的相关资料,离九点还早,她还有时间。所以,她并没有打算过去。

笑月看了看隐玉,她有些了解隐玉的心思了。也罢,就随她吧,如果真让她查到了什么,那也是件好事:“好吧,那我先过去了,有什么收获及时通知我们。”

话落,笑月便匆匆离去,而隐玉则分秒必争的继续埋头于书籍之中。

笑月赶到时,卓继文和李英凡已经到了,一看到她进来,信天立刻开口道:“笑月,快坐下,先给你们播放两段电话录音,听完大家共同研究一下。”

于是,天朗先后将许长江与肖铁强的电话录音播放了一遍,之后,又把曲娜和他的谈话向大家进行了讲述。

之后,天朗开口道:“我先说说我的想法。我认为当年陆雪霏的丑闻事件很有可能是一起冤案。据曲娜所说,就秦风与陆雪霏的感情,陆雪霏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而肖铁强也说过,刘士杰单恋陆雪霏已经很久,但陆雪霏从未理会过他,却为何偏偏会在她与秦风正值热恋之时,又这样突然的与刘士杰做出苟且之事?这不是太令人费解了吗?因此我认为,陆雪霏当时有相当大的可能是被人冤枉的。”

卓继文不解道:“但当时是秦风亲眼看到他们的丑事的,难道秦风会故意冤枉陆雪霏吗?”

李英凡立刻接道:“曲娜的怀疑目标已经指向了唐婉秋,如果是秦风与她合谋陷害陆雪霏呢?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卓继文再次追问道:“目的呢?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李英凡继续猜测着:“也许当时秦风与唐婉秋已经相爱了,为了摆脱陆雪霏,又不至于损坏自己的名声,他们很有可能会使出这种手段。”

“那刘士杰呢?难道他也是与他们合谋的?还有吴东,他又为什么跟着一起掺和?”

“不太可能,”信天突然把问题接了过来:“他们一个是陆雪霏的恋人,一个是她的好朋友,应该不会对她使出这样卑劣的手段。况且,目前没有半点迹象表明秦风与唐婉秋之间有暧昧。最重要的是,如果秦风果真如此卑鄙,那他绝不会在陆雪霏死后便随之殉情,他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因此,此事一定另有隐情。”

“有道理。笑月,你的看法呢?”天朗心里已有了初步的推断,但他还是想听听笑月的看法。

“我认为,或许那个事实的确存在,只不过,那并非陆雪霏自愿的。我也感觉这整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大圈套,而其中牵涉到的人,除了刘士杰是无需争辩的以外,也许还有吴东、唐婉秋和周玉梅!至于他们是出于一种什么目的,我们目前就不得而知了。但陆雪霏是被冤枉了,这几乎已经是无需争辩的了。也许,这就正是陆雪霏的怨结所在,我想,制造这起事件的人,有一个目的是很显然的,就是拆散秦风和陆雪霏。这里面,也许是因为感情问题,也许是由于个人恩怨,总之,要么是有人因喜欢他们中的一个,要么就是有人仇恨其中的一个,进而故意陷害陆雪霏,以达到自己肮脏的目的。”

天朗点点头:“我和你的想法一致,看来陆雪霏当年应该是受了极大的屈辱,她的自杀并不是因为羞惭自责,而是出于仇恨和绝望……”

未等他说完,志飞突然气喘吁吁的推门进来:“又有新的情况了!”

顿时,所有人的精神都为之一震,眼光齐刷刷的扫向他。

“刚刚找到一个当时也住在104 寝的人,他叫彭宇,而且,他是刘士杰死时唯一在场的人。”志飞的气息还有些不稳,声音显得断断续续。

信天忙拉着志飞坐下:“别急,喝口水慢慢说。”

天朗递过来一杯水,志飞用力喝下一大口,然后平复了一下呼吸开口道:“彭宇很合作,当我们的电话找到他时,他立刻表示愿意告诉我们他所了解的情况。其他的情况和许长江所说的差不多,但他又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刘士杰死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在寝室,当时刘士杰正默默的躺在床上发呆,突然,刘士杰惊叫了一声,吓了他一跳。他立刻看了过去,发现刘士杰满脸的惊慌,一双瞪的大大的眼睛流露出极度的恐惧。突然间,他有些歇斯底里的喊道‘不!不是我!不怪我!别吓我了,不关我的事啊!’当时彭宇吓坏了,想逃跑腿脚却不听使,于是只好惊恐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之后,刘士杰的眼睛越瞪越大,面色也开始发青。他痛苦的把手向前伸着,可是到了最后,他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邪恶而诡异的微笑!最后他说了一句‘你那么想知道,不如去问你的好朋友!’,接着就直挺挺的倒下了。彭宇当时就吓的晕了过去,后来,他把这些情况和老校长骆进反映了,校长叮嘱他千万不要声张。之后,他再也没有和谁提起过此事。”

志飞一口气说完后,又狠狠的咽下一口水。

“看来事情真的如同我们所猜测的一样,至少刘士杰与唐婉秋参与了一场卑劣的阴谋,但谁是主谋,现在我们还无法知道,这可能也是陆雪霏一直想要得到的答案。”

笑月的声音有些悲哀,她虽然痛恨陆雪霏的残暴,却同时也同情她的遭遇。

“还有一点疑问,”天朗突然接道:“这样说来,刘士杰与吴东的死都与陆雪霏的灵魂脱不开干系。但79年104 寝只死了两个人,何以到了80年,遇害的人会变成了三个?如果80年遇害的人是陆雪霏假想的仇人,那么多出来的那个人代表着谁?这是否说明了,79年的104 寝室,有一个人逃脱了陆雪霏的报复?”

听天朗这么一说, 大家才发觉这的确是一个很可疑的地方,信天思索道:“嗯,既然同为一个凶灵所害,没道理它会在80年多杀一个人,难道参与这场阴谋的还有一个我们目前为止还丝毫不了解的人?这样说来,他一定也是104 寝室的,而也许当时连陆雪霏都不知道他也参与了,只是到了第二年知道了,却在104寝已找不到这个人了,就只能杀别人泄愤。”

笑月说道:“那就查一查79年104 寝室的其他人,看谁有可疑,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那他就应该是最可能提供给我们事实真相的人,能不能找出他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众人皆点头表示赞同。想了一想,信天开口问道:“笑月,因为时间上的问题,我想,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与陆雪霏的灵魂进行一次谈判。告诉它我们知道当年她被人冤枉了,只要她肯停止杀戮,我们一定可以为她查出真相,洗清她的冤屈?”

笑月没有说话,却是一副沉思的表情。

“笑月,”天朗神情郑重的开口:“我认为信天的想法可以一试,而且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我们认为你的原定计划可以暂且放一放!”

其他人虽然对天朗所提及的“原定计划”一头雾水,却也没有多问。

笑月正想答话,电话铃突然响起,信天手按在电话上对大伙儿说:“可能是有骆老的消息了!”之后,立刻接起了电话:“喂!”

电话那头却传来隐玉急切的声音:“信天,你们散了没有?”

“还没有。”信天有些意外。

“那你们留下来等我!你知道吧?笑月已经准备在九点进行‘血还魂’了,但我现在有十分重要的发现,所以你们一定要留住她,千万不要让她白白做不必要的牺牲!”

接着,电话“咔”的一声就被挂掉了,信天有些吃惊,他没有想到,笑月竟然连何时进行“血还魂”都已经定好了,可是,她却到现在也没有对他们说。

“怎么样?信天!”天朗看着信天的表情不明所以的问道。

“隐玉打来的,她说有重要发现,让大家等她一会儿,她正在赶过来!”

“难道,”笑月若有所思,喃喃的自语道:“难道是她真的找到了‘五阴厉魂’?果真如此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没多久,隐玉便冲进了办公室:“各位,我找到了‘五阴厉魂’的资料,太可怕了!”刚一进门,她便迫不急待的大声说道。

笑月禁不住内心一阵激动,忙把隐玉拉到身边:“快讲讲!”

隐玉喘了口气儿立即道:“‘五阴厉魂,一种极为可怕的邪灵,一个人因极度冤屈而死, 凝聚强烈怨气再经常年压制, 一旦连弑五名鬼节出生之阴女,也就是阴历七月十五出生的女性,即成’五阴厉魂‘。此邪灵拥有强大的魔力,怨气冲天,嗜血成性,一但成形,势必大开杀戒,到时必将哀鸿遍野,生灵涂炭!”

众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浑身冷飕飕的。

这时,隐玉将手上的一张纸递给了笑月:“你看看这个。”原来正是那份被恶灵所害的全部人的资料,第一个就是于静。

笑月皱眉看着资料,之后便掐着手指算着,最后,她的眼睛一亮,激动的说道:“果真如此,原来真的是这样!只是……”她接着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笑月,怎么了?什么情况你说一下!”信天有些焦急。

笑月分析道:“我们已经知道了,炼成‘五阴厉魂’的条件必须是恶灵杀足五个鬼节出生的女子,但你们看看,从这份资料上我们可以看到,被陆雪霏杀害的人中,只有死在小树林的于静、死在洗漱间的姚敏仪、死在雀屏湖边的孙思雨,还有在男寝室楼上跳下来的孟娜这四个人是在鬼节出生的,也就是说,陆雪霏目前还没有成为‘五阴厉魂’,看来这就是她暂时还没有肆无忌惮、明目张胆行凶的原因!但很显然,她正朝着这个方向在做,因此,我们现在必须抢在她之前找到学校里其他在鬼节出生的女生!还有,隐玉,有没有找到有关对抗‘五阴厉魂’方面的记载?”

隐玉肯定的答道:“我已经找到了,书上说,五阴厉魂最大的克星就是‘七星子’,只有找到‘七星子’,才可以彻底消灭它。”

笑月忙问道:“那书上有没有说明什么是七星子?我们如何才能找到他?”

摇摇头,隐玉说:“这倒没有具体说明,不过,在旁边不知是谁写下一句话‘五阴厉魂成,七星子现身’。我推测,这有可能是指,当邪灵化为‘五阴厉魂’的时候,‘七星子’就会现身。”

笑月点头赞同道:“嗯,很有可能。但我们还是要有最坏的打算,万一到时‘七星子’不出现呢?而且,从书中的记载来看,即使‘血魂’出现也无法抵制‘五阴厉魂’。因此,我们现在只能做两手准备了,第一,我们要抓紧时间尽快查清目前学校里所有在鬼节出生的女性;第二,我随时准备好,一旦我们没能及时查到,就必须在陆雪霏成为‘五阴厉魂’之前进行‘血还魂’,希望能将它提前消灭!”

“我们会查到的!”天朗重重的说道,是说给所有人听,更是说给自己听,他无法眼睁睁看着笑月去送死。

“对,我们会找到的,一定会!”隐玉和信天的心情也是一样:“立刻行动吧,别再浪费时间了!”信天命令道。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