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七星子现

远远的黑影顿住了身形,而众人的目光却不约而同的被白光所吸引,齐刷刷的望了过去!

只见天朗呆愣愣的站在笑月面前,他后背的衣服被撕掉了一大块,而笑月已被推倒在地上,想必是天朗奋力扑上来救了她。

令众人吃惊的是,天朗裸露在外的后背上,竟有七个闪亮的光点呈北斗七星状排列着,而且还在强弱不定的发射出亮白色的耀眼星芒!

笑月起身转到天朗背后,接下来,她惊诧莫名的瞪视着天朗,半晌后才大声叫出来:“‘七星子’!原来就是你!”

众人皆大惊失色,谁也没有想到,他们苦苦盼望的‘七星子’,原来就在他们的身边!看来上天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只待一切顺理成章的发生!

这个惊喜来的太突然、太意外了,以至于一时间大家都没能反应过来,只是傻傻的看着天朗。

好半天才回过了神儿,喜悦便狂涌而至:大家终于有救了!

阴森而略显虚弱的声音远远传来:“‘七星子’,你到底还是出现了!竟然会是你,我怎么没有想到!早在我感应到你身上潜伏着无穷的力量而不敢轻易靠近你的那一刻,就该猜到会是你了,可恨我竟然没有猜到!”

众人这才想起恶灵还未除,顺着声音望去,一个血红的影子远远的站着,她的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死亡的恐怖气息!

大家不禁一阵心寒,如此强烈的杀机,就连普通人都能清楚的感觉得到。

笑月冷冷道:“你当然猜不到,这就叫‘冥冥中自有定数’!你作孽太多,上天也不会饶你!”

“哈……”血色影子突然仰天长笑道:“你真的以为这样就能消灭我吗?你太天真了!‘七星子’的出现,不过是令我多费些力气而已,结果还是不会有任何的改变!我一样会把你们全部杀掉,我要将这里变成人间炼狱!”

“那就试试吧!天朗,”笑月凌厉的目光立刻看向天朗:“将上衣退掉,盘膝而坐!”

“明白!”天朗迅速脱下上衣,背向邪灵坐下,笑月也随之坐于他的面前,一只手抵住他的前胸:“我助你将力量发挥出来!”

而恶灵也开始了动作,一瞬间黑烟四起,铺天盖地的向前狂涌而来!

七道白光骤然穿破黑暗,照亮了整个校园,就如同七把锋利的宝剑,向着恶灵激射而至。

又是一声惨叫尖锐的响起,血红的影子扑倒在地面上,一瞬间,化作黑烟消失,白光也迅速退回,笑月满头是汗的收回手臂。

“我们成功了!”欢呼声四起,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

李英凡和卓继文在众人出去后,观察到他们已成功吸引了恶灵的注意,便悄悄向校门而去。

眼见校门在望,突然一个诡异的影子凭空出现,背对着他们站在校门中间,危险的讯号令他们直觉不好!

“谁在那儿!”英凡沉声喝到。

那个影子缓缓转身:“你们不认得我了吗?”阴森的语气让人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是你!杜雨婷!”两人惊骇莫名的失声道:“你是人是鬼?”

“哼……,拜你们所赐,我已经做不成人了!”此时的杜雨婷面目狰狞恐怖,脸色苍白泛青,一双恶毒的眼睛闪动着妖异的光芒。

英凡和继文登时心下明白了,杜雨婷,的确已经不是人了。

“你想怎样?”继文强自镇定的问道。

杜雨婷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个残忍的笑容:“我想,你们死!”

语音未落,她已经伸出两支手向着继文和英凡闪电般飞去,那长长的指甲泛着冰冷的寒光!

卓继文匆忙间举起笑月交给他们的“摄灵镜”,镜子立即发出强盛的光芒。

杜雨婷立刻顿住了身形,她恼怒的脸已经变了形,双手不断发力,却抵不住“摄灵镜”的威力而渐渐不支。

就在这关键时刻,又有四道黑影迅速闪现,英凡和继文不由得心下一沉,来的竟是另外四个阴女!

继文手持灵镜已渐感吃力,五个阴魂同时发力,灵镜已经快要挡不住它们的攻击了!

“英凡,快走!我来拖住它们,你快去请丰学长!”

“不!继文,我不能够把你一个人丢下!”英凡痛苦的叫道。

“你在说什么?”继文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愤怒:“‘摄灵镜’只有一个,就算你留下来也是于事无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分不清孰轻孰重吗?你快点走,否则我们就一个也走不了了!”卓继文此时连说话也有些吃力了。

“继文!”英凡眼含泪水望着卓继文,他多想和继文共进退,但心里也明白卓继文所说的是不争的事实。用力一跺脚,他一路狂奔出校门。

就在他刚刚踏出了校园的门口,身后便传来了一声痛苦的哀鸣。他的心一沉,立刻回身望去,却见灵镜自继文的手中飞出,而继文则鲜血四溅的缓缓倒地,一双眼睛还在深深的凝望着英凡,似乎是在催促他:快走!快走……

英凡的泪再也无法控制,痛苦令他几乎晕厥。但他还是挺住了,咬咬牙,他再次转身向着法戒寺的方向狂奔而去。

那五只阴魂眼睁睁看着李英凡消失于它们的视线之内,恨的咬牙切齿,却也无能为力,因为它们还没有能力离开这所学校,只能无奈的向校园深处消失而去。

一路不歇气儿的来到法戒寺,英凡站在丰瑞祥被封印的瓷瓶前,他语带悲痛的说道:“学长,笑月让我来请你回去,我们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说话间,他取下了符咒,一阵烟雾过后,丰瑞祥的影子立于英凡面前,急切的声音随之响起:“告诉我,是不是那个幽灵终于有所行动了!”

英凡声泪俱下的将现在的危急形势向丰瑞祥作了简单的说明,丰瑞祥当机立断道:“不要多说了,你自己回去,要小心,我必须先行一步了!”

话音未落,丰瑞祥已不见了踪影。

眼见恶灵渐渐化为烟雾随风而散,大家的心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的努力与牺牲终究是没有白费,满心的喜悦化作泪水在这一刻放纵的奔流着。

长久以来的痛苦压抑在这一刻得以释放,这份酸甜苦辣只有他们自己才能深切的体会得到!

然而,这样的欣喜并没有维持太久,那冰寒刺骨的冷笑声竟又一次无情的降临!

在众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恶灵竟于空气中再次凝结成形!那浑身血污的暗红在空气中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腥味和腐臭味。只见它平伸着双臂浮于半空中,仰面向天,乱发飞扬,口中喃喃自语。渐渐的,它的头上和脚下各出现一簇猩红的云团,紧接着,周围又有五个人影显现出来,众人定睛一看不由的大惊失色,那正是被恶灵杀害的五个阴女的魂魄!

笑月的心猛烈的跳动一下,一股极为不祥的预感瞬间浮现!

“哼……,你们未免高兴的太早了,真以为我会那么容易就被你们消灭吗?做梦!现在,我就要一一取走你们的性命!”

一瞬间,天地色变,风云四起,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味道。一阵仿似来自于地狱般的诅咒声声不绝的鸣响于众人耳中。

在狂风猛烈的席卷下,众人已经站不稳脚步,笑月大声喊道:“快坐下来!”。

众人忙席地而坐,总算稳住了身子,在风沙中费力的睁大眼睛,他们抬头望去,恶灵仍保持着那个姿势,不同的是,它周围的五个魂魄不知何时起已经开始围绕着它的身影飞速旋转,带动起强劲的气流,令周遭的沙尘也随之旋转。

“怎么会这样?不是已经将它消灭了吗?为什么它不但再次出现,而且似乎灵力更强了?”天朗不无震惊的问道,他现在已经可以感觉出灵力的强弱了。

笑月亦是疑云满腹,“七星子”是“五阴厉魂”的克星,按说已经将之灭杀了,何以它会得以重生?难道……

可惜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去思考这个问题了,只听得恶灵暴喝一声:“去!”

五条阴魂疾如闪电般激射而来,笑月的手已经抵上天朗的前胸大声道:“再试一次!”

七道雪亮星芒于须臾间爆射而出,五道直奔阴魂,两道直取恶灵!却不曾想恶灵突然间急速旋转,头顶与脚下的猩红云团亦漫天扩散开来,硬生生的将星芒阻隔于中途,停滞不前!相持许多后,双方各自弹回。

于是,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五条阴魂逐一返回,最后竟陆续钻入恶灵的头部,红云也化作烟雾分别进入恶灵头部的两侧!即使看不清恶灵的面容,但从阴魂和烟雾进入的方位可以看出,那正是恶灵的七窍——眼、耳、口、鼻!

一阵凄厉的狂笑声几乎震穿众人的耳膜,脑中一阵嗡嗡作响,大家痛的忍不住掩上耳朵,可依然阻止不了那绵绵不断的声波震荡!

笑月大喝一声,抵在天朗胸前的手猛的一用力,七道星芒再次快速急冲向前。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