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是我

青色的影子缓缓说道:“我就是‘四柱锁灵阵’所镇压的目标!”

“陆雪霏!”笑月突然失声惊呼道,因为她知道,师父当初设下此阵正是为了锁住陆雪霏的魂魄,那完全是针对她而设的阵。

又是一枚炸弹轰然炸响,谁也没有想到,早该出现的人却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不会再出现的时候突然现身。

“雪儿!”秦风在喊出陆雪霏的名字后,就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雪霏!竟然是你!真的是你吗?”唐婉秋的讶异与激动并不亚于其他人。

“是的,的确是我!”青色的影子慢慢显形,一个绝美脱俗的女孩儿出现在众人眼前,只见她梳着两条又黑又粗的麻花辫子长及腰际,苍白的脸上是一种超脱一切的淡然。

“雪霏,是我对不起你,我伤害了你!”意外的,这个嗜血的恶灵居然流下了眼泪!

“还有我!”秦风终于可以开口了,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内疚和自责:“雪儿,我辜负了你的爱,你要怪就怪我吧!”

陆雪霏温柔的望向他们:“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已经听到了,经过这么多年,我已经不再有恨意。不过,大家都背负了十几年的仇恨、内疚与疑惑,实在是太沉重了,不如今天就将这个延续已久的谜团揭开,彻底解除我们的心结吧!”

唐婉秋竟顺从的点点头。陆雪霏的出现带来了一个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转机。因为“七煞魔灵”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憎恨所有的人,却偏偏对自己心怀愧疚之人几乎言听计从。

调查了这么久,真相终于要揭开了,笑月等人全部静气凝神,紧张的等待那即将揭开的谜底。

只听陆雪霏柔美的声音清晰的响在众人的耳中:“其实当初所有的人都误会了我,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如果不是我和刘士杰的关系暧昧,又怎么会在夜里和他在雀屏湖旁相见?我想,这一定是每一个人心底的疑惑。”

在场的众人,包括秦风和唐婉秋,都不自觉的点头,他们的确对此感到不解。

“其实当晚,我是去赴秦风的约会!”陆雪霏的这句话,让大伙儿吃惊不小,尤其是秦风,更是一头的雾水。

“事后我想,这应该是一场阴谋,只不过我至今也没能知道,到底是谁一手策划出来的,他的目的又为何?我记得,9 月1 日那天下午,五点多时周玉梅回到寝室告诉我,她刚刚在楼下遇到了秦风,让她帮忙转告我,晚上九点会在雀屏湖等我。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可是当晚我赶到时,却没有看到秦风,正当我有些担心害怕的时候,突然刘士杰从身后的树林里钻出来,一下抱住了我,口中还不停的说他是如何喜欢我。我当时吓坏了,虽然以前他也曾多次向我表白过,但这次不一样,他的表情显得疯狂而迷离,我真的很怕,那一刻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马上逃离!可没想到,他竟强行将我按倒在地,在我挣扎的时候,我看到了吴东远远的走了过来。我连忙大声呼救,吴东听到后开始直奔这边而来。刘士杰当下显得十分慌乱,便一拳击向我的太阳穴,我当即便昏了过去。可是在我昏迷前却看到一个人影将吴东拽走了。当我醒来的时候,便看到你们两个正一脸震惊和愤怒的站在我面前,而自己则衣衫不整的躺在刘士杰的怀中。我知道,一切都已经发生了,而通过你们的眼神,我更加知道,我永远也解释不清了。看到你们先后愤怒的离去,我的心碎了、死了!我脑海中一片空白,失魂落魄的走在回寝的路上,刘士杰一直跟在我的身边,他一直在不停的说着什么,可我一个字也听不到,我当他不存在。回到寝室,我痛苦的无法入眠,我想不通,为何你们两个会同时出现在那里?我不敢相信,会是你们合谋害我,我怎样也无法相信,虽然,我也是这样怀疑。渐渐的,我感觉到这一切定是一场阴谋!而我更不明白的是,究竟是谁在关键时刻突然出现而阻止了吴东救我?他又在这场阴谋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直到第二天,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而婉秋你不见了,秦风也一直没有理我,我彻底的心寒了。那时的我已经生无可恋,况且落下这样一个名声,我又如何苟活于世去面对所有人的唾弃?于是,我选择了死,我要用死亡来控诉这个世界对我的不公!那晚,我趁曲娜困极睡着之际,毫不犹豫的从寝室跳下!可我真的好恨!当我的灵魂脱离了肉体时,我看到自己已经摔的支离破碎的尸体,我的恨意更深了。我发誓要报复,并找出那个在关键时刻带走吴东的神秘人。于是,在头七我发现自己拥有了强大的灵力,我便头一个找上我最恨的刘士杰!他不停的向我求饶,但我是不会放过他的,我问他是谁制造了这起阴谋,他突然间笑了,只说让我问我的好朋友。那一刻,我想到了婉秋,我的心彻底寒了,接着,我杀了他!我怎么也没想到,刘士杰这个卑鄙小人,死到临头还要说谎话来陷害别人!可我还是不能够彻底相信他的话,之后,我便找上了吴东,其实我并没想杀他,只是想通过他找到那幕后的人,进而知道是谁在害我。不曾想他不仅没有告诉我什么,反而活活的被我吓死了。再之后,我断了线索,便想找婉秋问个清楚,可我一直没有找到。由于我已决定躲起来静静的等待我要找的人,所以想最后再悄悄看上秦风一眼,谁知道连秦风也消失了踪影,而那时我并不知道秦风已经为了我自杀了。最后无奈之下,我不得不放弃最后的愿望重新回到属于我的空间。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如坠入泥潭中般没有办法活动了,我才知道,原来自己被别人用阵法锁住了灵魂!”

谁也想像不到,陆雪霏竟然经历了这样悲惨的遭遇。当年的他们,正是天真而单纯的年纪,却有人制造了一场极有心机的惊天阴谋,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就在众人的悲伤和沉默中,笑月突然问道:“陆学姐,可否问你几个问题?”在明白了带给学校这场灾难的人并非陆雪霏后,大家也对她消除了敌意,剩下的只有同情和理解。

陆雪霏转过身面向笑月等人:“当然可以,有什么疑问尽管提出来。”

笑月道:“403 寝室的邱莹曾对我们提起过,在她的梦中经常会出现同一个女孩子,她刚开始时非常害怕,但后来她渐渐发现,梦中的这个人似乎对她并无恶意,只是想向她传达某些讯息而已。可惜的是,邱莹一直未能参透。而当邱莹察觉到隐藏于寝室内的危险时,这个女孩子还不止一次的救过她。我一直对此疑惑不解,现在想来,这个女孩子应该就是学姐你吧。”

陆雪霏点头道:“不错,正是我。十几年来,我的灵魂一直被锁在阵中无法自由活动,却不曾想,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恨意也一点一点的消褪了,最后,我已不奢求自己有沉冤得雪的那一天了,也不再想着为自己报仇,只希望有一天,当初那位将我封于阵中的人可以出现,彻底释放我的灵魂。后来,阵法遭到破坏,我也终于得以获得了一定的自由,但,也仅仅是出现在别人的梦中,或是力量凝聚之时,可以在我生活过的寝室出现一时片刻。接下来竟然让我发现,我可以与邱莹阴阳相通,与此同时,我也有了一个更加惊人的发现,一股邪力正在复苏,我感觉得到,它正在威胁着整个校园。于是,我开始在邱莹的梦中出现,不是想吓她,最初只想通过在梦里呈现出我跳楼自杀的场面来引起她的注意,却不曾想差点吓坏了她。后来,我改变了方式,渐渐地,她似乎已经没有那么怕我了,我便在她的梦中不断的呈现出新月与北斗七星的画面,希望能通过她来提示你们,‘七煞魔灵’即将现世。我曾在危险中救过她们,但由于我的灵力受阵法所制发挥不出来,受了几次伤后,便在阵法被毁前无力再现身了。”

至此,大家都明白了陆雪霏的苦心,也为曾误会过她感到内疚,但是真相终究会有大白的一天,今天,一切都将浮出水面了。

笑月再次问道:“还有一个问题,吴东死后,周玉梅和曹淑华也相继死去,但据你所说,只有刘士杰和吴东是因你而死,那么,周玉梅和曹淑华根本不是你杀的,对吗?”

陆雪霏茫然的摇了摇头,很显然,她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这多么的事。

冷不防的,唐婉秋突然接过了话头:“她们是我杀的,包括80年死去的那几个人!”

答案似乎早在意料之中,笑月正色问道:“那么,你杀她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唐婉秋的神色冷漠,声音中凝结着冰冷的味道:“因为他们全部都该死!是他们害的雪霏蒙受不白之冤,是他们让秦风和我误会了雪霏,而我之所以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也都是拜他们所赐!本来我还要杀三个人的,可惜一直未找到他们,现在才知道,其中的两人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是当初我并不知道,因此在愤怒与仇恨的驱使下,才会迁怒于80届的学生。”

笑月冷静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刘士杰之死,我们大致可以猜测到原因,但其他的人为什么要死,我们就无法理解了。尤其是曹淑华,她似乎与你们所有的人都扯不上关系,为什么你会连她也杀掉?你刚刚说,还有三个人你也想杀,而其中已经得到惩罚的两个人应该就是刘士杰和吴东了,那另一个逃掉惩罚的人又是谁?本来我们也猜到应该还有一个人参与了这起事件,因为80年104 寝死的人比79年多了一个,可是,这个人至今连半点马脚都没露出来,让我们猜都无法猜。这个人到底是谁?是不是他就是陆学姐刚刚提到的神秘人?我知道,最了解真相的人就是你,所以,希望你能为我们一一揭开这些谜题!”

“你很聪明。”唐婉秋冷冷的说道:“我之所以想杀掉这些人,是因为他们都参与了陷害雪霏或害死我的阴谋!当然,除了曹淑华,她死的是很无辜,因为她受到了另一个人的牵连,也就是那个逃脱了我的追杀,一直隐藏的最深的人!而且,谁也想不到,他正是这场阴谋的策划者,雪霏看到拉走吴东的人也是他!”

--

梦远书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