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四节

这天晚上,李奇的内心也不平静。

智能化破障弹顺利通过静爆试验,标志着她的研究又向成功进了一大步,这也是她与水雷所合作迈出的重要一步。几年前,在她离开大山沟去读研究生时,老所长靳西林对她是有恩的。如果说她最初研究开发智能化水雷,是出于对一个濒临倒闭的军工厂的责任感,那么,到她全身心地投入智能化破障弹的开发研究时,则完全是出于对事业的一种追求。她同于世光签订的是投资方与技术开发方的合同关系,尽管这种关系多少带有点浪漫色彩,但他们之间的交往仅限于这种合作关系。在于世光面前,李奇对自己的情感生活总是缄默不语,于世光曾试探着打开那扇尘封已久的窗户,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可能是由于酒精的作用,李奇第一次放纵自己:她接受了于世光的邀请,到海边去散步。

如缕如织的月光洒在柔软的沙滩上,浅浅的春潮漫过一左一右两行脚印。

“于总,你明天要去陆战队,你真的能吃那个苦?”李奇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开口了。

于世光一直低着头:“我从小就是在海边吃苦长大的。如果不是海军陆战队那段经历,肯定不会有我今天这个样子。”

“你有没有想过把事业做得更大?”李奇问。

于世光笑了笑说:“当然,每一个人都渴望更大的成功。但你没有想一想,一个私营企业投资军工生产,风险有多大?”

“你跟D 国军方打过交道,你当然知道,D 国的先进武器都是私营企业开发生产的,巡航导弹是通用机械公司研制的,F 一16战斗机是沃思堡通用动力公司生产的,F —117 隐形战斗机是洛克希德公司生产的。他们是通过招标的方法获得项目,生产出产品,再出售给武器使用部门——军方。其实,没有哪一种武器的开发、生产,不是靠先进的技术和经济实力做后盾的。”

于世光说:“但不要忘了,在我们国家,军火的研制开发都是带有指令性的,私营企业不大可能有太大的发展空间。”

“二十年前,你敢生产一枚扣子到市场上去出售吗?可十年前就有私营企业生产飞机了。这一点也不奇怪。”

于世光的眼窝里感到火辣辣的。

李奇继续说:“大学毕业后,我去过水雷所,看到那破败的企业,心里真不是滋味。一些国营军工企业生产单一,设备陈旧,靠国家那一点拨款不死不活。当初,我就想激一激这个死气沉沉的军工市场。现在我有一个设想……”

“不会是动员我去造原子弹吧?”于世光假装惊慌地说。

“为什么不把你们的神舟集团建成中国的通用公司,专门研制新型武器装备?”

“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于世光真的吃了一惊。

“我欣赏有野心的男人。”李奇说得认真而又动情,“像你这样有胆有识、忧国忧民的企业家真是太少了。”

“算了,你别抚弄我了,再抚弄我几下我就得像毛驴一样躺到地上打滚了。”

“那就是不谋而合了。”李奇笑了。

于世光说:“是你抓住了我的弱点。野心,男人的野心。”

他们在一个浮码头上停了下来。

“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问,”于世光顿了顿,“你怎么总不结婚?”

“你不觉得一个人无牵无挂不是更好吗?”李奇的话语显出机智而无奈。

“还是没有碰上合适的吧?”于世光试探地问。

“于总,我这个人从小就不愿依附于人,受别人支配。”李奇喃喃地说,“从上小学到现在,我已经读了二十年的书。其实,人生很短,如果不抓紧时间去做你喜欢做的事情,那很快就荒废过去了。这些年,我越来越觉得自己一事无成,无论是事业上还是情感上。当一个人感觉自己连一粒灰尘都不如的时候,婚姻就成了一种多余的奢望。”

于世光说:“对家庭情感生活,我也懂不了多少,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有一个男人帮你。”

“在这个社会上,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人家为你付出了,你就要偿还。”李奇说,“四年前我在研究一个项目时,把家里的钱都用光了,真的穷得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我向一个男人借钱,他同意借给我,随后就提出要我嫁给他,我拒绝了。其实,并不是我不能嫁给他,我是觉得这种交易太残酷了。那个项目卖出后,我马上连本带息还了他……学生创业本来就很难,通过融资的方式来搞研究和开发新产品,是容不得失败的。”

“你是不是觉得压力很大?”

“当然。我怕把你的一千万元打了水漂,即使把我全部押上,也值不了那么多钱。”

“你就没有想到如果打造出中国第一个私营军火制造商,你的功劳有多大。”

于世光点着一支香烟,伏在栏杆上深深地吸了一口。这时,月牙已经隐去,海面上涛声如歌。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