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章

第二十九节

三月最后一个周末的上午十点整,参加“霹雳-2000”海上演练的“长江号”导弹驱逐舰准时靠上军港码头。在码头上一个简短的欢迎仪式之后,关维汉跨进他的奥迪车,驶往市区舰队司令部。肖镇南的猎豹车排在长长车队的中间,足足等了二十分钟,他的车才开上码头舷梯处。这时,孙克武带领A 旅其他人乘坐大轿车急于往海练场赶,就先走了一步。猎豹车正要起动,肖镇南突然看到江平波换了一身休闲便装,在众目瞪腹之下被欧阳梅挽着臂走下舷梯,俨然一对走进结婚教堂的恋人。肖镇南降下车窗玻璃,友好地对江平波喊了一声:“江舰长,我送你们一程。”

肖镇南与江平波的家虽不住在同一个部队大院里,但都在港湾对面的市区。江平波的家在对岸的海滨路上,离舰队机关不远,肖镇南住得远一些,正好顺道。江平波问肖镇南:“坐得下吗?”

肖镇南爽快地说:“上车吧。”

“谢谢肖旅长了,真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欧阳梅说着坐进车里,江平波殷勤地为她关上车门,然后从另一侧的车门里钻了进去。

汽车一开动,肖镇南说道:“江舰长,你没忘记咱俩那个约定吧,中午我请你们吃韩国烧烤去。”

海上舰艇拦截“海马”导弹失败,江平波心里不是滋味,这时候哪有心思去吃什么烧烤,他只想快点回家。“下次吧,肖旅长,夫人还在家等你呢。”

“我们都老夫老妻了,哪像你们年轻人,一靠码头就急着往家赶,个个像过江龙一样。”肖镇南故意倚老卖老。

“姜还是老的辣,小别胜……”江平波想回敬一句,没说完,被欧阳梅用胳膊肘捅了一下。江平波扭头一看,欧阳梅满脸绯红,正向他翻白眼。

坐在前排座位上的肖镇南从反光镜里看了个明白,便说道:“好好,今天就算了,下次我一并补上。”

欧阳梅说:“下次让平波请,旅长你把白大姐也带上,现在时兴出门带夫人,放心。”

“我那是糟糠之妻不上堂,有啥不放心的。”肖镇南开了个玩笑。“这次在海上,多亏了江舰长的关照,‘红星五’能打下来‘海马-II’,也是靠了‘长江’舰上的预警系统。”

“那还是A 旅打得好。”江平波说,“不过,肖旅长,你如果就此相信‘红星五’能拦截住‘海马-II’导弹,你可能连竹竿能桶下来U —2 飞机也会相信了。”

肖镇南吃了一惊:“你的意思是……”

“任何科学的结论都是能经得起重复的。”江平波冷静地说,“我不否认这一次‘红星五’打下来一枚‘海马-II’,但军舰的防空系统是不是就可以由‘红星五’导弹来担当主角,我不敢苟同,恐怕连关参谋长也不敢说这个话。”

“美国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搞了那么多次试验,也只有一次拦截成功,但是,美国并没有放弃部署这个系统。”

“那是骗人的。你美国敢说是可靠的,就让外国打打试试,打十发战略导弹你能拦截住五发,就算你成功,不要说万无一失了。”江平波坦言道,“自古以来,有矛就有盾,有盾更有矛,我不用导弹打你本土,我用激光打你卫星,先把你的卫星平台干掉,你的防御系统不就瘫痪了。”

“我看江舰长你是越扯越远。”肖镇南不屑地说,“照有些人的说法,用三五个人就可以打一场世界计算机大战,就能搞垮一个国家,那还要几百万的正规军干什么?”

“这是指未来战争的趋势。”江平波说,“下一场战争怎么打,怎么才能打得赢,小石头打破大水缸,不是没有可能。”

“好了好了,别争了。”欧阳梅插话说,“江平波就是得理不饶人,下一次中央电视台搞大专辩论会就让你上场,说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肖镇南笑了笑:“敲锣卖糖,各管一行,当兵的到一起不说打仗说什么?”

“那倒是。”江平波说,“不过,我喜欢跟肖旅长这样的领导一起出海,能长不少见识。”

肖镇南道:“我一个粗人,当兵时只有初中文化,后来学了个大专还是函授的,没法跟你们这些硕士舰长比,落伍了。”

欧阳梅说:“肖旅长,你就别夸他了。虽说他在国外留了几年学,脑子却笨得要命,除了军舰就知道军舰,一点人际关系都不懂,今天要不是搭上肖旅长的车,我还得陪着他走到码头去坐船呢。”

“那有什么不好?中国的将军还骑自行车呢,锻炼身体。”江平波动情地说,“经常出海的人,都有一种恋土情结,能在黄土地上走一走,看一看绿树红花,不失为一种享受。”

肖镇南望着车窗外:“我看你说的也有道理。”

车到轮渡码头,孙克武他们乘坐的大轿车正往渡船上开,肖镇南的车子紧赶慢赶,挤上最后一个车位,车子刚停稳,渡船就开动了。肖镇南说:“这就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说着下车往大轿车跟前走,想趁轮渡过海的十几分钟,跟陆战队员们再谈点什么。

几天的海上颠簸,陆战队员们都显得有些疲惫,一接上地气,就似乎找回了以往那种生龙活虎的感觉,特别是有一群女兵在车厢里嘁嘁喳喳,欢声笑语不断,凯旋的陆战队员们个个心情如同窗外的春光一般明媚。

“孙副参谋长,听说打导弹你可神了,下次出海可别忘了把我们女兵队带上,沾你点仙气。”夏小青站在走道里说。

孙克武说:“我带谁也不敢带你夏小青出海,那魏飞可是国际侦察兵大赛的金牌得主,他要提出跟我决斗,还不得把我打趴了。”

“你说什么呀?”夏小青红着脸说,“十个魏飞也抵不上你一个孙副参谋长,何况已经有人……瞄上你了。”

夏小青故意拖腔拖调,引起女兵、男兵一片嘘声。

这时,肖镇南正好走到车门口:“什么事这么高兴?”

“旅长,我们正说开个庆功会呢,让孙副参谋长出个节目。”

夏小青眼睛里露出了狡黠的神色,嘴角上挂着会心的笑意。

“这还真是个好主意。”肖镇南站在电动门口的脚踏板上,神采飞扬。“是应该好好庆祝一下,该立功的立功,该表扬的表扬。”

坐在前排座位上的陈东说:“旅长,海上总结都搞完了,立功的事还没有兑现嘛。”

肖镇南说:“回去你们营党委开个会,报个意见上来。我答应过的,肯定要兑现的。不过,你们在军舰上打架,影响不好,也报个处理意见过来。”

李心田不服气地说:“我们又没有打输。”

“没打输就不处理了?谁规定的?功是功,过是过,功不能抵过嘛。”肖镇南不轻不重地说。

李心田还嘟嘟囔囔,孙克武看不过眼,就训斥道:“你李心田就知道冒傻气!旅长批评你一下就不行了?以后吸取教训就是了。对吧,旅长?”

“好了,别在这里乱讲,回去以后就不要再提这件事了,谁也不要传出去,搞不好我还落个袒护部队的罪名。”说罢,肖镇南走回自己的车里。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