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六节

丁小勇被沈沛东引到四号楼二层的参谋长办公室,看到关维汉正侧身坐在阔大的写字桌后面,五十五英寸的壁挂式液晶显示屏上,展开了一幅南中国海形势图。关维汉穿着海军陆战队的海洋迷彩服,像整装待发就要走上战场似的。

临来时,肖镇南扔给他一句话:“关参谋长请你去,大才子。”

这句冷冰冰的话足以让了小勇揣摩了一路,他不知道此行对他一个小科长来说是祸是福。

“参谋长。”沈沛东一进门先行了个礼。

“好,我已经等你们多时了,坐吧。”关维汉转过身来,从金丝眼镜上方打量着他面前这个年轻人。

丁小勇上前敬了一个礼,在沈沛东身边的木凳子上坐下来,腰杆挺得笔直,五指并拢,双手放在膝头。

关维汉微笑了一下:“不错,你还保持着军校学员的姿态。他们告诉我说,你从国际关系学院毕业后,曾经在琼沙守备部队干过四年,当过一个小岛的守备队队长,还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守岛战法,后来你被调到沈处长手下的陆战科当参谋,你提出过一个陆战队A 旅与琼沙守备部队进行对抗演练的计划,是这样吗?”

“是的,首长,不过那个计划很不成熟。”丁小勇心中掠过一丝惊喜。

“沈处长不但没有采纳,还把你发配到了陆战队A 旅锻炼?”关维汉把目光转向沈沛东。

沈沛东红着脸说:“我那是对他的重用,下去还提了一职,当科长,要不怎么会有今天这个夺占敌外岛的演练计划。”

“好,那我们就接着那个题目往下做。”关维汉转过身把琼沙的海图放大开来,沈沛东、丁小勇来到他的身后站着。

“你们看,琼沙群岛总共有二十多个岛子,最近的距大陆有两百多海里,如果从中选一个岛子作为海军陆战队A 旅夺占敌外岛的演练场,你们认为哪个岛子最合适?”关维汉像一个铁面考官,先出了第一道难题。

有沈沛东在场,丁小勇当然不能贸然抢答。沈沛东盯着电子海图看了一会儿:“我觉得选金银岛为好。”

“为什么?”

“这是一个无人岛,白茫茫一片沙滩,便于兵力展开,适合坦克登陆,而且,早几年A 旅两栖侦察队在那里进行过孤岛求生训练,地形熟悉。”

关维汉不露声色,继续拨动着鼠标器,滚动着电子海图,等着丁小勇发表高见。

“金银岛上没有人驻守,地形又平坦开阔,那这次演习就不能称为夺占敌外岛。”丁小勇出言不逊。

“那叫什么?”沈沛东质问道。

“充其量算是一次海上拉练。”丁小勇说,“我的理解是,夺占敌外岛关键在于攻守双方的对抗,如果岛上没有对手,坦克、人员大摇大摆地开上去,那就没有必要跑到琼沙去,在海练场就能解决。”

沈沛东低下头看着海图:“不,不完全是这样。如果A 旅事先安排一个陆战连上去,进行适当的防御,配合演练,完全可以达到演练目的。”

关维汉摘掉金丝眼镜,朝桌面上一扔,这是他准备发火的前奏:“你的意思还是摆练,事先靠你们几个精英导演好,让A 旅的坦克、人员浩浩荡荡地到海上走一遭,再炸几个水柱,然后举着红旗冲上岛去。沈处长,你是不是事先跟肖旅长商量过了?”

“没有,没有。”沈沛东矢口否认。

“那你们两个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关维汉转向丁小勇,“你呢,也这样设想?”

丁小勇激动得满脸通红:“我想请首长看一下南子岛。”

关维汉滚动了一下鼠标器,荧屏上出现一个半月形的海岛。

丁小勇指着海图介绍说:“南子岛算是琼沙群岛的一个大岛了,面积差不多有两平方公里,处在南中国海上的交通咽喉位置,地形最为险要。请首长看这里,它的外围有二至三公里宽的礁盘护卫着,上面有一条狭窄的人工水道,涨潮时小型船只能够通过。岛上有十几米高的悬崖,有溶洞,沙滩,还有大片的原始热带丛林,而最重要的是,滩头布设有坦克障碍物,岛的四周有完备的防御工事,驻守着一个守备队,一个雷达站,兵力一百二十人左右。所有这些,都与A 旅在未来海战中首先要夺占的敌外岛极其相似。如果攻守双方在这里展开对抗,那一定会……十分精彩。”

“这倒是个不错的海战场。”关维汉指出,“不过,这可是一块硬骨头。要在这样一个严密布防的岛子上展开对抗,对攻守双方来说都不是一件易事。”

“这正是我们登陆作战要解决的一个课题。”丁小勇说,“越是难以夺取,双方的对抗才越有价值。”

沈沛东笑了笑:“小丁,你这是给肖旅长出难题,如果让A 旅独立夺占这个岛子,你们有没有能力把它啃下来,我表示怀疑。”

关维汉皱着眉头,对着海图仔细研究着:“问题可能会出在哪个环节上?”

沈沛东苦笑了一下:“前几年我去南子岛考察过战场建设的情况,那里适合登陆的地方只有一段不到三百米宽的海滩,纵深不到两海里,顶多也只能供一个营的兵力、十辆坦克和装甲车使用,如果错过高潮时登陆,那只能打个对折,退潮时根本就没有登陆的可能。”

“南子岛的防御能力呢?”关维汉问。

丁小勇从容答道:“我在南子岛当守备队队长的时候,守备队的建制有一个防空导弹分队,一个反坦克导弹分队,还有一个步兵分队,雷达站在战时担任支援任务。岛的四周修筑有堑壕,建有十座永久性钢筋混凝土碉堡,还有一座坑道式地下指挥所。可以这样说,南子岛防御工事是比较完备的,它的设计防御能力就是对付一个加强营、十辆坦克、十辆装甲车的进攻。”

“这是一个可供考虑的方案,如果双方的投入都能达到极限,那是再理想不过的一次对抗演练了。”关维汉说。

“问题还不在这里。”沈沛东说,“南子岛外围的礁盘是一道天然屏障,那是坦克、冲锋舟的死亡地带。说白了,登岛部队人多了摆不开,人少了又不管用。”

“那正好让A 旅的精锐部队大显身手,你还有什么担心的呢?”关维汉如此轻松地说。

沈沛东想了一下,面有难色地说:“这个演练方案很难做,从理论上讲,很难保证登岛成功。”

“你能不能再说明白一点。”关维汉说。

“那我就直说吧。”沈沛东说,“目前A 旅的武器装备正处在更新换代时期,主战坦克、装甲车今年初才换装,新入列的武器装备缺乏全功能、全系统的开发,一部分还没有形成战斗力,这是其一。其二呢,战术、技术训练还处在单兵单炮阶段,很少进行坦装与舰、机的合练,尤其是这样远距离跨海区登岛作战,本身就是一次小规模的联合作战,无论是A 旅还是我们训练部门,都缺乏必要的经验和准备。”

关维汉说:“你这个训练处长还是蛮清醒的嘛,那么你认为到什么时候才条件具备?”

“起码要三至五年,我们已经安排了一个计划。”

“没有人让你大包大揽,沈处长。”关维汉字斟句酌地说道,“据我所知,部队早就对你们那一套保姆式的训练方法深恶痛绝了,也包括A 旅在内。这次演练,如果你们能站到服务保障的位置上,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实际问题,而不是居高临下,在那里指手画脚,说不定他们会感谢你们的大恩大德呢。”

沈沛东抬起头说:“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参谋长,没有舰艇部队和航空兵的火力支援,要让A 旅一个加强营去夺取南子岛,那是不可能的。”

“是的,你说得对。”关维汉说,“现代登岛作战,离不开制海权、制空权和远程火力支援,只要肖旅长他们提出来,舰队会全力予以配合,你们在制定演习方案时,可以考虑进去。”

沈沛东不安地看了看手表。

关维汉说:“如果你有事可以先走一步,十点半钟的演习方案分析会推迟一下开,我想再和丁科长谈点事。”

沈沛东站起来敬了个礼,拉开房门,快步走了出去。

办公室里只剩下丁小勇和关维汉,丁小勇不免有点紧张,他的目光从关维汉的肩头掠过去,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海图。

“我很欣赏你的勇气,我想再单独跟你谈谈这个计划。”关维汉搓了搓手,“你觉得这个计划能行吗?”

“我想能行。”丁小勇迟疑了一下说。

“那么肖旅长呢?他是怎么想的?”

丁小勇搜肠刮肚也想不出合适的话来回答,便支吾道:“我说不清楚,参谋长。”

关维汉两手交叉着站了起来,在屋里踱着步子:“不难想象,一次超常规的军事演习,会有一些不同看法,甚至是阻力,但我们必须去证明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可能还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不管怎样,这个事业总是要进行下去的,陆战队A 旅总是要前进的。”

“我懂了,参谋长。”丁小勇立正说。

“那么,你担心什么?”

“登岛的时机问题,参谋长。”丁小勇说,“我查了一下潮汐表,琼沙群岛属于半日潮,四月三十日南子岛的满潮位是在凌晨六时二十分,潮高二点八米,错过了这个时候,冲锋舟就很难登上岛,坦克和装甲车也会被水下珊瑚礁阻挡。因此……”

“发起攻岛的时间应该定在六时之前。”

“不,应该是四时半左右。”丁小勇似胸有成竹,“借助涨潮的力量顺水推进,是坦克、装甲车和登陆部队的首选,应尽量避开退潮时暗流的阻力。”

“四点半钟天还没亮吧?”

“四月三十日琼沙群岛的日出时间是五时四十五分,如果把四时三十分定为发起攻击的T 时,可见光度在百分之二十左右。”

“这对飞机和舰船的火力支援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关维汉若有所思,“而且,观摩的人也要摸黑了。”

“实战只能是这个样子。”

“好吧,你回去后,有什么想法可以随时找我谈,也可以发到局域网上。”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