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四节

五月下旬,关维汉到北方出了一趟差,那是一次有组织的到一所科技大学参观见学。这所大学始建于五十年代,曾为我国培养了大批的军事科技人才,参与中国“两弹一星”研制、试验的专家,有不少都来自这所大学。目前,这所大学在军事高科技领域独占鳌头,计算机、机器人、粒子波、传感器和模拟技术的研究,都处于领先地位。关维汉有个计划,让舰队的中高级干部分批到这所大学开开眼界,实地感觉一下什么叫高科技,在现代战争中怎样运用高科技,为那些常年待在部队的人“充充电”。他安排的第一批参观见学者中,就有沈沛东、肖镇南,信息中心主任胡天民是这所大学的常客了,负责联络工作。

那几天,高空的对流云团形成的副热带高压,一直盘踞在这座城市上空,校园里溽热异常,但这并不影响参观见学者的兴趣。在一个实验室里,肖镇南见到了单兵数字化头盔的研制者,并和他一起探讨了这种头盔的战场使用问题。第三天,他们在一座远郊试验场上,见识了一种被称作“粒子束”武器的神奇威力,一架航模飞机飞进粒子场时,顿时被无形的粒子波击落下来,据那位专家介绍,用粒子波拦截导弹的技术日渐成熟,不久就能运用到战场上。肖镇南的确长了不少见识,第五天的夜里,在一阵雷电的轰击下,狂风卷着暴雨横扫了整个城市,大街小巷积满了水。天刚亮,雨还没有停,外面的走廊里便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肖镇南推门一看,原来是一群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来找参谋长关维汉的。

此时,关维汉正在洗漱,他听到有人敲门便走出来,一群学生堵在他的门口。

“你是关参谋长吧?我们来过好几趟了,都没有等到你。”为首的一个戴近视眼镜的学生说道。

关维汉虽然对部下极其严厉,但对其他人却和蔼可亲。他把学生们让进屋里,从雨衣、雨伞上滴下来的水顿时搞得遍地都是。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关维汉问。

为首的那个学生说:“我叫赵凤山,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又用手一指,“这些都是我的同学。”

关维汉招呼大家坐下来,那个叫赵凤山的同学说:“我们想当兵,想到海军陆战队当兵。”

关维汉问:“为什么要到海军陆战队去,其他部队不行吗?”

“首长,前几天学校闭路电视里放过一个《中国军队》的记录片,海军陆战队真神气,我们太羡慕海军陆战队的迷彩服了,不到海军陆战队当兵,哪才真叫白活了。”赵凤山越说越激动。

“你们找过学校分配部门没有?”

“找过了,全校分到海军陆战队的只有两个名额,早就开后门被人拿走了,哪能轮到我们。”

关维汉说:“海军陆战队A 旅的旅长就在这里,我把他叫过来,你们谈谈好不好?”

肖镇南被叫了过来,听说一群学生要当陆战队员,真有点摸不着头脑:“你们对海军陆战队了解多少?”

学生们七嘴八舌,好像个个都是陆战队专家似的。肖镇南说:“海军陆战队的训练很艰苦,你们能受得了?”

赵凤山回答说:“我们就是冲着海军陆战队的艰苦去的。越是艰苦,人的生命释放出来的火花才越艳丽。”

肖镇南一听笑了,真是一群学生。他问赵凤山:“你除了所学的专业,还有什么特长?”

另一个学生抢过来说:“他喜欢各种武器,还是一个地理迷,只要你说出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地名,他都能告诉你它的准确方位,到达那个地方,要乘坐什么交通工具,翻几座山,过几道河,经过几座桥。不信你可以试试。”

肖镇南一下子来了兴趣:“好,那我就试一试。”

“请首长报个地名。”赵凤山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鲁村。”肖镇南随口报了一个家乡的村名。

赵凤山瞪大了眼睛,像开启了计算机搜寻系统一样,大脑高速运转起来:“全国共有四十七个鲁村,不知旅长讲的是哪一个?”

“山东的。”

“山东省有七个,其中的五个集中在沂蒙山区。第一个鲁村离莱芜市三十四公里,坐落在田庄水库边上,不通火车,有省级公路经过,如果从莱芜出发,到这个鲁村要过两座桥,一座收费站……”

肖镇南一拍大腿:“对呀。小伙子,咱俩是老乡吧。”

另一个同学说:“他是陕北神木人,黄土高坡的。”

“那你去过那个地方?”

“没有。我只是喜欢收集世界各地的地理知识。”赵凤山对关维汉说,“首长要不要也试一下?”

“不必了。”关维汉说,“想到海军陆战队当兵是好事,大学毕业生有多少我们要多少。你们先回去,我跟肖旅长商量一下,上午给你们个答复,可以吧?”

学生们刚离去,作训处长沈沛东就走了进来。

关维汉说:“见了这些年轻大学生,我产生了许多想法。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了,军人不能单以一介武夫自居了。我考虑,海军陆战队的兵不仅要勇敢,还要有知识,有智慧。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应该制定这样一个计划,逐步把海军陆战队培养成一个高素质群体。”

沈沛东说:“舰艇部队已经有博士舰长、硕士舰长了,相对来说,陆战队的军官文化素质还比较低。”

“不能一概而论,知识并不等于能力。”肖镇南说。

“这群学生怎么处理?”沈沛东问。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有多少要多少,但要给他们讲清楚,到陆战队是当兵的,不是干部学员,干得好可以当军官,也可以转士官,并不是人人都有这种机会的。”

肖镇南说:“让大学生当兵,好像上级没有这样的政策。”

“海军陆战队不同于一般的部队,高技术装备越来越密集,要有这个预见性,做些适当的调整是必要的。”关维汉站起来说,“在一些发达国家,士兵中大学本科程度占到百分之六十以上,我们的军官队伍还达不到这个水平,这不是差距是什么?现在成千上万的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到处闲逛,造成人才浪费。如果他们愿意当兵,那是好事,一来减轻社会就业压力,二来改善部队的兵员素质,何乐而不为呢?”

肖镇南琢磨着关维汉的意思,有些担心地说:“大学生当士兵又是个新问题,恐怕不好领导。”

“你这又是小农意识,你们A 旅为什么就不能探索个路子来?”

沈沛东又偷偷地乐了一次,想了一会儿说:“A 旅的林参谋长已经带着两个营到十万大山去搞封闭式训练了,我们就开个先河,跟学校协商好,给愿意到陆战队当兵的学生发一个通行证,让他们自行到十万大山里面的训练营地报到,一来检验一下这些学生兵的素质,二来嘛,也是一种特殊训练。在规定时间里找不到训练点的,就算自行放弃。”

“你净出馊主意。”肖镇南瞪了沈沛东一眼,“到十万大山的训练营地有两千多公里,里面不通火车,不通汽车,走丢了谁负责任?到头来不还是我肖镇南嚼蜡。”

“用兵不疑,疑兵不用。”沈沛东说,“能走进十万大山里找到训练营地的人,肯定有过人的胆量和智慧,在今后的登陆演习中用得着。”

“我看可以。”关维汉表态说,“上午你们两个去学校办这件事。‘神圣-01’演习日已临近,适应性训练要有开拓精神,我们看看这些学生兵到底在演习中能不能派上用场。”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