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五节

桂西南有一片面积约两万平方公里的崇山峻岭,这里山高林密,层峦叠嶂,终年云遮雾锁,人迹罕至,被称作十万大山。当年解放军进军大西南时,在十万大山碰到了“钉子”,流窜而来的各路土匪占山为王,杀人越货,解放军调集了相当于两个野战军的兵力,整整围剿两年零八个月,才算把匪徒清剿干净。

如今的十万大山,依然被茂密的亚热带丛林阻隔在人类文明社会之外,在这里,除了野兽和走私贩子的马帮踏出的几条崎岖山道外,还很少找到人类开发的踪迹,十万大山一直被神秘、可怖的面纱包裹着。

在十万大山腹地,有一个叫大岭的地方,这里有一座破败的石砌院落,原先是山间马帮的一个驿站,后来做过解放军一个团的剿匪指挥部。海军陆战队的山地丛林和野外生存训练营地就设在这里。

六月初的一天下午,A 旅参谋长林沐阳正在组织指挥两个营的山地丛林突击进攻课目,瞭望哨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报告说:

“参谋长,我们发现山头上有人。”

林沐阳说:“不可能,这里五百平方公里之内都是无人区,怎么可能有人?”

“我们是从望远镜里看到的,有东西在山梁上爬。”

“大惊小怪,那是野猪。”

“不会。野猪怎么会穿着衣服?”

“你看到穿的衣服了?”林沐阳这才警惕起来。

哨兵说:“穿的是丛林作战服,好像有三个人。”

“注意观察。”他转身对身边的作训科长丁小勇说,“通知一营布控,在所有山道、路口设伏,二营上山搜索。这一带社情复杂,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丁小勇跑下山坡,用野战电话与另一座山头上的两个营联系:“我是作训科长丁小勇。在你右方三七一山头上发现情况,参谋长命令你们包围山头,搜索可疑人员。”

正往三七一山顶突击的“陆战猛虎连”连长叶正言接到命令,问道:“训练课目改变了吗?”

“训练暂时中止,执行新的命令。”

叶正言立即命令全连五人一组,组成搜索队形,向山顶迂回。这时,隐藏在丛林中的瞭望哨用对讲机指引说:“目标正在下山,像是武装人员,带有军用背囊,使用指北针。”

这里距边界不远,在二十年前的那场边界战争中,曾有对方的特工从这里入境,从事侦察、破坏,后来,这里又成了毒品贩子的地下走私通道。因此,这一区域一直是边防上的敏感地带。

“立功的时候到了。”叶正言暗自得意,“这么三个蝥赋,杀鸡哪还用牛刀?”

不一会儿,那三个人便出现在叶正言的视线里,他透过望远镜看到,那是三个年轻人,虽然穿着丛林迷彩服,但并没有军衔标志,动作也不像是受过训的军人,他判断这三个人肯定是伪装的走私分子,说不定背囊里装的全是海洛因呢。他小声向各个战斗小组下着口令,向那三个人包抄过去。

“不许动!”等那三个人进了“口袋”,叶正言一个猛扑,便把前面的那人压在了身下,其他战士没费吹灰之力,也将另外两人擒获。

几个战士正要给那人上绑,没想到那人说道:“可算找到你们了,你们是海军陆战队的?”

叶正言说:“算你没有瞎眼,还能认得出海军陆战队来。”

他说着向空中打了一发绿色信号弹,表明已经完成任务,丛林中使用信号弹最有为效:“走,把他们押到指挥所去。”

被俘的三个人已瘫软成一堆烂泥,衣服破烂,嘴巴干裂,浑身上下伤痕累累。他们被押到林沐阳面前,其中的一个人说:

“我们要见林参谋长。”

林沐阳感到蹊跷,便说:“我就是,你们……”

“我们是科技大学的学生,我叫赵凤山,是来报到的。”戴眼镜的那个年轻人从背囊里取出一封信,交给林沐阳。信是肖镇南亲笔写的,信中说,他和舰队关参谋长在北方一所科技大学参观见学时,遇到一批想当海军陆战队员的学生,经与校方协商,其中有八个学生自愿到陆战队A 旅当兵。根据关参谋长的指示,让他们自行到十万大山训练营地报到,借以锻炼他们的生存技能,云云。

“那五个人呢?”

“中途受不了,回去了。”那个叫赵凤山的学生回答说。

林沐阳惊讶之极:“你们三个大学生能从数千里外找到十万大山深处的训练营地,了不起,真了不起。”

赵凤山介绍说,六天前,共有八个同学一起从学校出发,乘火车到了西南的一个海港,又换乘汽车到了一个叫华石的小镇,便沿江而上,一头闯进了十万大山的亚热带丛林,开始了历险生涯。另外的五名同伴开始也雄心勃勃,但第一天下来便退缩了,最后只剩下他们三个人,靠着一张地图,一个指北针,在深山老林里走了整整三天,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地图上标明的那个叫大岭的地方,也就是陆战队的营地。

“去把医生找来,给他们检查身体,安排吃饭、休息。”林沐阳吩咐参谋道。

“是。”一个年轻中尉出去了。

不一会儿,医生来了,给他们三人测血压,量体温。赵凤山说:“参谋长,什么时候安排我们参加训练?”

“已经开始了,从你们离开学校那一天起就算开始了海军陆战队的野外生存训练。”

“可我们刚刚到达。”

“没问题。明天让叶连长教你们绑吊床、修阵地,在丛林里最要紧的就是对付蛇和野猪。”

叶正言瞪大了眼睛:“你是说把他们放在猛虎连锻炼?”

林沐阳说道:“孙副参谋长搞‘飞龙’中队把你们猛虎连的骨干都抽空了,正好补充一下。”

起初,叶正言并没有把眼前这三个瘦小的学生兵放在眼里,严格地说,他们还算不上一个兵,更不要说真正的陆战队员。

一个刚刚走出校门,脑子里充满了各种幻想的青年学生,怎么能适应海军陆战队的高强度训练?至于说他们长途跋涉,从千里之外找到十万大山里面的训练营地,则完全出于一种猎奇和冒险,正如同在都市里住腻了的现代人,热衷于搞江河漂流、极地探险、沙漠寻宝一样,他们到底有多少献身精神,高度的纪律性和团队意识,很难估计,而这些才是陆战队的精髓所在。

从一个青年学生到合格的陆战队员虽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但很快部队就要开赴演习前线,叶正言真有点为他们担心。

第二天清晨,山谷里一声号响,静静的丛林便摇撼起来,“猛虎连”的战士们翻身从吊床上下来,打背包,解吊绳,几分钟时间便把宿营地整理得干干净净,整队出发,惟独新来的三人手忙脚乱,连背包还没有打好。叶正言走过去,赵凤山不好意思地说:“连长,我们连背包还不会打。”

叶正言从赵凤山手里接过背包绳,一边教他们打背包,一边说:“只要用心学,会学会的。”

“是,连长。”

打完背包,叶正言带领他们沿着山沟去追赶队伍,赵凤山问:“连长,什么时候给我们发海军陆战队的迷彩服?”

叶正言说:“你们现在需要的不是迷彩服,按你们现在的情况,要安排更多的额外训练才行。”

叶正言带着他们跑了四五公里,还没有看到部队的影子,这时候大雾越来越浓,叶正言放慢了步子。

“我们应该往山梁上去,沿着山梁走才不会迷失方向。”赵凤山俨然像个森林中的老猎人。

叶正言看了一眼赵凤山:“为什么?”

“在山地丛林中,最准确的坐标就是山梁,到了山梁上就能看清四周。如果在山沟里绕来绕去,一会儿就会迷失方向的。”

“你懂得还挺多的嘛。”叶正言说道。

“这是常识。我是从一本外国野外生存手册上学到的,还挺管用。”

他们攀上山脊,初升的太阳一片灿烂,而山腰间还云雾缭绕。借助于太阳的方位,他们一下子就发现了山下的集合点。

赵凤山说:“在丛林和沙漠里,现代化的卫星定位仪也不能代替最原始的太阳、星星定位法,只要有一个指北针,再结合天文星相,就能在丛林中找到任何一个坐标位置。”

叶正言不得不对这个毛头小伙子刮目相看。

“不出两个月,他可能就会成为一名出色的海军陆战队员了。”叶正言想。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