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六节

从科技大学参观见学回来,关维汉紧接着就去了位于铜鼓岛的“红色飞龙”训练营地。“红色飞龙”突击中队经过七周陆地和海上的强化训练,就要奔赴华北伞兵训练基地练跳伞了。

那天豪雨如注,西南半岛的雨季已经来临。汽车艰难地行驶在通往铜鼓岛的大坝公路上,坐在前排车座上的关维汉两眼发呆,显然在思考着什么。

“A 旅的信息战训练有什么进展?”他像是自言自语地问道。

坐在后排车座上的肖镇南与胡天民对视了一下,胡天民答道:“网络进攻和防御刚刚搞起来,战法和训法还不成熟,电子战方面……”

“什么时候能够成熟?”关维汉迫不及待地问。

“主要是实践的机会太少了。”

“机会是人创造的。”关维汉转过头来,盯着肖镇南和胡天民说,“在科技大学参观时,我就思考这个问题,A 旅成立了第一支信息战部队,不是让你们装潢门面的,为什么不能放到演习中去锻炼呢?”

“我们计划是放到旅指挥所。”肖镇南说道。

关维汉想说什么,突然又停住了。他摘掉金丝眼镜,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地揉擦着鼻梁,然后又细心地戴上。

“A 旅搞信息战部队,舰队可是投了本钱的。你们一边喊着没人才,一边又毫不吝惜地浪费着人才。”他话题一转,“我看孙克武的‘红色飞龙’有一个缺陷,缺少信息战的运用,不知道你们意识到没有。”

“我们也考虑过,但没有合适的人选。”肖镇南说。

“为什么不把那个大学生放到‘红色飞龙’去,让他发挥一下?”

“秦亚非?”胡天民一惊。

“这个人表现怎么样?”

肖镇南琢磨了一下:“只能说有进步。前段时间搞单兵数字化头盔的战场运用,他挺卖力的,后来还给‘红色飞龙’搞过几次高科技知识讲座。不过……人们似乎并不怎么喜欢他。”

“什么原因?”

“老毛病,有点玩世不恭。”

“说具体点。”

“他跟女兵队队长夏小青发生些瓜葛。”

“这能说明什么?”

“夏小青是‘红色飞龙’副队长魏飞的恋人,让他们搅在一起,可能会生出些是非,影响内部团结。”

“笑话。”关维汉干笑了一下,“既然‘红色飞龙’的成员都是百里挑一的军人,我想我们没有理由把他拒之门外。让他参加吧,好不好?”

肖镇南还是感到为难:“可是,他还没有经过强化训练……”

“只要他能从飞机上跳下去,并且不摔断腿,我想他会有所作为的。”

“有些人可不这样认为。”

正如肖镇南说的那样,一开始,孙克武就对秦亚非参加“红色飞龙”持反对态度。

在海练场上进行基础训练的一个月多里,“红色飞龙”按照《新大纲》施训,完成了作为伞兵训练要求的必修课目。但不出孙克武所料,在最初参训的一百五十名官兵中,有五分之一遭淘汰,其中大部分是“海豹连”的兵,女兵分队也有五人哭着回到了原先的单位。“红色飞龙”在训练和筛选上的严格是出了名的,孙克武不能容忍一个不合格的兵留在“红色飞龙”突击队里。

当天下午,关维汉在飞龙中队检查完训练离开铜鼓岛之后,肖镇南留下来同孙克武商量秦亚非的事,孙克武一听,一股无名火便升了起来。在地图室里,他发牢骚说:“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正经事都干不完,还能带个包袱?”

“这是关参谋长的指示,我也没有办法。”肖镇南态度暧昧地说。

“旅长,说实话,飞龙突击中队搞到今天这个样子,我并不满意,按照我的意思,至少还要有一些人被淘汰。从实战的角度考虑,这支部队必须要思想一致、行动一致,完全是一个整体,每一个成员都应该是赴汤蹈火、出生入死的。你想想,像秦亚非这样的人怎么能和大家配合得好,他根本不懂当兵打仗是怎么回事。”

“我看你过于感情用事了。”肖镇南接过来说,“你最担心他和魏飞的关系吧?怕生出岔子来,不好交待。开始,我也有这种担心。既然是关参谋长点的将,我们也只好认了。”

孙克武诡诈地笑了一下,说道:“只要你给我放权,我就没有什么可说的,等我把他折腾够了,他兴许会后悔参加‘红色飞龙’的。”

“好了,你有话还是当面跟他说吧。”肖镇南对门口的通信参谋说道:“让秦亚非过来!”

秦亚非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这天他接到旅作战室的通知,要他到飞龙中队报到,他压根就没有指望有什么好事会从天上掉下来,他在会议室里焦躁不安地抽着烟,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所以,当他听到旅长叫他进去的时候,便掐灭了烟,抓起军帽冲进了地图室。

“旅长。”他开口说道。

“从现在起,你已经是‘红色飞龙’突击中队的一名成员了。”肖镇南冷冷地说道,并朝孙克武点头示意,“给他下达任务吧。”

孙克武表情严肃,说起话来就像斧子砍下来一样:“秦亚非中尉,你的任务是在‘红色飞龙’的统一指挥下,负责对守岛蓝军指挥中心信息系统的渗透和破坏,这是在垂直登陆条件下实现的,你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秦亚非想不到事情会一下子变得如此糟糕,他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他望着肖镇南,结结巴巴地说道:“旅长,我……我不会跳伞。”

“谁也不是天生就会跳伞的,从现在练还不算太晚。”肖镇南说。

“可是,我有恐高症,高山反应……”

“这不过是你最小的缺陷了。”孙克武打断了他的话,冷酷地说道,“我们会帮你改正所有的缺陷,这你不必担心。”

“据我了解,‘红色飞龙’是志愿加入的吧?”秦亚非谨慎地辩解说。

“一点不错,但目的是为了履行神圣的义务。作为军人,这一点也是你最缺乏的。”肖镇南说道。

秦亚非不自在地低下了头。

孙克武在地图桌上拨弄着电键,电子地图上闪着神秘的光。

“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你可是舰队关参谋长点名让你参加‘红色飞龙’的,我们还以为你有多大面子呢。如果你不愿意,最好你直接跟关参谋长说去,而且越快越好,要不我们明天就出发了。”

秦亚非思忖片刻,怯懦地说道:“可我总得准备一下吧,起码把设备准备好。”

“那当然,舰队信息中心的胡处长会协助你的。”肖镇南说,“按照你目前的情况,可能还会给你安排一些额外的训练,这是必不可少的。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旅长。”秦亚非小声说道,小得几乎只有他自己能听得到。

“那好,你准备去吧。”

秦亚非敬个礼退了出去。

关上门,肖镇南对孙克武说:“你们去练跳伞,要一个多月,回来演习也该开始了。说心里话,我这支部队交给你带,还真有些放心不下哩,你要多依靠魏飞和夏小青他们。还有,肖磊这小子有点愣,你要多提醒他,管严一点,不要留什么情面,尤其是不能出什么事。”

“知道了,旅长。”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