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十三节

黎明像个出色的画家,在天际间随意涂抹了几笔,南中国海便彩霞满天了。

整整一个夜晚,可疑商船一直没有逃出“长江号”导弹驱逐舰的视线。当清晨来临的时候,江平波走出作战指挥中心,站在信号灯下做了几个伸展动作,空气湿漉漉的,带着海水的咸味。“又是一个艳阳天。”他想。

“江舰长。”肖磊轻轻地走了过来,“海上的景色太美了,我还是第一次在大海上看到日出。”

“以前没有乘船出过海吧?”江平波活动着腰肢问,“你是上岗还是下岗?”

肖磊回答说:“上岗。不过夜里挺激动的,一晚上没睡着。上午是我们第二小组值班。”

“登船检查的守则都记牢了?”

“记牢了,只是我外语差一点,不过也能对付着讲几句。”

肖磊指着舰舷外侧海面上跃动着的黑点说:“那是海豚吧?它们为什么总跟着军舰跑?“

江平波朝海里望过去,只见数百只海豚在军舰右前方欢腾地跃动着。他介绍说:“在大海上航行,经常会遇到成群结队的海豚伴着军舰跑。怎么,你对海豚有兴趣?”

“我觉得海豚是大海里最有灵性的动物了,它对人们友好,人们也很少伤害它,不像鲨鱼那样一听到名字就让人产生敌意。”肖磊严然像个海洋生物爱好者。

“那可能是人们对鲨鱼的习性了解得太少,人们滥捕滥杀的缘故造成的。据我所知,鲨鱼也有温顺的时候。”

“什么时候?”

“在人们的餐桌上,被做成鲨鱼汤时。”江平波幽默地说道。

“那是因为它没有善待人类。”

这时,舰上的广播响了:“江舰长立即到指挥中心去。”

江平波一转身跑进指挥中心,看到作战副长正在电子海图上做标记,计算机主屏幕上一排排数字闪烁不定。情报主任把一份电文交到他手里:“演习指挥中心来电,要求上午八时前,本舰和陆战队临检拿捕小组,做好对可疑商船的登临准备,随时准备出动。”

“报告可疑商船的准确位置。”江平波说。

“北纬二十一度五十八分,东经一百一十八度零三分,航向一百一十七,航速十五点八节。”

“看来它是不顾一切要穿越封锁线了。”江平波在图板的相应位置上画了一个红色标记。“命令,全舰进入一级战斗准备部署。直升机就位,陆战队登临小组后甲板集合,准备登机。”

“长江”舰随即发出“战斗警报”信号,全体舰员跑步就位,所有雷达开机,停在后甲板上的直升机引擎轰鸣,八名陆战队员全副武装跑步上了后甲板,相互检查着武器、着装和救生衣的佩戴情况,就绪后,便跨列站在直升机旁边。

李排长附在肖磊的耳边大声说:“今天是第一次执行任务,我们两个小组一起上。”

“我们能行。”肖磊倔犟地说道。

“我不是怀疑你们的能力,这样的任务事关重大,我必须上。”

“这是命令吗?”

“一起干吧,相信我。”

舰指挥中心,江平波目不转睛盯着主屏幕上闪动着的数字,手里握着球形键。这时,沈沛东推门进来:“江舰长,在登临不明商船之前,最好再发出一次询问,提出两次警告,以免出现差错。”

“好。”作战副长立即传达给信号部门。

“‘长江’舰注意,在你编队右前方二百五十海里的上空,一架EP-3 电子侦察飞机正向你飞去,开启电子战系统。”演习指挥部通报说。

“‘长江’舰明白。”江平波答道。

联合战区演习指挥中心的电子石英钟指向八时整,在指挥台前就坐的关维汉按下一个红色指令键:“海上登临检查开始。”

“长江号”导弹驱逐舰指挥台前的红灯一闪,江平波顺手拉响了战斗警报:“全体注意,全员工作部署,登临队员就位,舰载机升空,对不明船只实施临检拿捕!”

李排长带领肖磊等七名陆战队员弯着腰跑向直升机舱门,螺旋桨鼓起的涡流吹得肖磊睁不开眼,他把右手臂挡在额头上,侧着身子向前跑,最后他双手抓住了伸出机舱门外的舷梯,一步一步艰难地爬进机舱里。他关好舱门,系好安全带,向回头察看的飞行员做了一个“OK”的手势,飞行员便加快了引擎的转速,直升机振动了一下,缓缓离开甲板。这时肖磊看到,站在二层甲板上的沈沛东正向他挥手,他伸出手指做了一个象征胜利的“V ”字,直升机便一下子跃入空中。

高速旋转的螺旋桨把海面搅起层层波纹,直升机猛地一个跃升,便达到三百五十米高度。从“长江号”导弹驱逐舰到不明商船只有两海里远,肖磊来不及从空中观赏风景,便看到了拖着尾浪高速航行的大型商船。

直升机绕过商船船头,围着商船盘旋两周,示意商船停驶。

这时,李排长通过机载高音喇叭广播:“你船已进入我演习封锁区域,请停受检!”

可疑商船没有停的迹象。

李排长又用英语广播两遍,还是没有回应。他对肖磊说:“开枪警告,命令它停!”

坐在舱门口的肖磊取出FK-47冲锋枪,等直升机转过来时,瞄准船头就是一梭子,子弹打进海水里,激起一串水柱。

这时,脚下的商船上,立即升起一面蓝白红相间的条形信号旗。

“这是什么意思?”肖磊问李排长。

“同意停受检。”

“不会耍什么花招吧?”

“抓住机会登船。”

商船果然停了下来,直升机降到一百五十米高度,飞临商船正上方,抛下滑降索。肖磊抓住绳索,挂上保险钩,一下子就滑降到主甲板上。紧接着,其他陆战队员如神兵天将,一个接一个从直升机滑到可疑商船的甲板上。

“控制驾驶台!”李排长命令道。

肖磊端起冲锋枪,带着第二小组沿着舷梯往上冲,李排长则带领第一小组上了另一侧舷梯。

肖磊冲进三楼的驾驶台,看到一个留着大胡子、穿着条纹吊袋裤、白衬衫的外国人坐在操舵椅上,另外两个又瘦又小的家伙站立在两边,一副惊恐状。肖磊大喝一声:“举起手来!交出武器!”

肖磊以为他们听不懂中文,但那三人还是乖乖地举起了手,大胡子解下腰间的一支左轮手枪,放在了驾驶台上。这时,李排长带人从另一侧冲了进来。

李排长用英语说道:“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陆战队临检拿捕小组,你船违反国际法规则,进入我演习封锁区域,我奉命把你们押到指定港口,接受检查。”

外国人咕噜了几句,拿出来几本证件,李排长粗略看了一下,这艘船是在丹麦登记注册的,船主是一个荷兰人,雇用的船长叫维克多,船上共有船员二十多人,分散在各个部位。李排长收起证件,向海上指挥所做了报告,然后对那船长说:“我命令你向左转向,跟随引水船驶往指定港口。”

船长显得十分狂躁,他挥着拳头吼道:“我抗议!”

李排长严厉地说:“在查清事实之前,你必须学会服从,否则,你知道其后果。”

船长沮丧地低下了头,他向身边那个矮小的家伙瞟了一眼,那人便过去操船。

这时,一艘前来押解的猎潜艇开了过来,可疑商船跟着猎潜艇朝前开去。

过了一会儿,李排长对肖磊说:“这里留三个人就够了,你带第二小组到船舱里检查,防止他们销毁罪证。”

“是。”肖磊说着带领队员下了驾驶台,向货舱冲去。

走到船桥上,他对一组的那名队员说:“你留在这里,注意控制通道和制高点,防止出现意外情况。”肖磊把在“飞龙”中队学到的战术进攻课派上了用场,每到一个楼层的舷梯口,他都命令留下一人把守,到货舱时,只剩下他和另外一个叫王兵兵的队员了。

货舱里又黑又暗,散发着霉菌的气味。肖磊和王兵兵用随身携带的高能电筒在第一货舱里到处照了照,没有发现可疑物品。他们一个舱挨着一个舱检查,结果在第三货舱里发现了一大批枪支弹药。其中还有外国海军陆战队员使用的“单兵真空弹”,这种爆破弹能在瞬间将大面积的氧气燃烧掉,阻绝空气流通,造成人员窒息死亡。他立即通过头盔式微波通讯系统向李排长报告:“在第三货舱发现大批武器。”

“立即报告海指。”李排长说道。

海指分析,这不是一艘简单的走私船,它可能还受雇于某大国的情报机构,从事不可告人的罪恶勾当。

海指随即命令:严加看守,押回我方港口调查处理。

临近中午,一架外国大型飞机出现在商船上空。这架飞机就是演习指挥部通报的EP-3 型电子侦察机。飞机贴着船桅低空盘旋,对准商船又是拍照,又是录像,时而爬升后向下俯冲,明目张胆地对登临检查人员进行挑衅。肖磊站在船桥上,手里端着冲锋枪,气得把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照吧,让你们兔崽子照个够,明大印在报纸上,说不定我能成为大明星呢。”

与此同时,演习指挥中心已经准确地掌握了EP-3 侦察机进入我演习封锁区的情况,微波监视系统发现这架神秘的侦察机与商船进行过沟通,并发送过指令。关维汉下令海军航空兵派两架“猎豹-10”从沿海机场紧急升空,前去支援海军陆战队的临检拿捕行动,驱赶EP-3 侦察机离开我演习区域。

十分钟后,两架“猎豹-10”飞抵该海区,其中一架是由载过关维汉上天的飞行员沈剑驾驶的。EP-3 侦察机闻风而逃,但它并没有沿原路返回,而是朝西南方向飞去,继续与那艘可疑商船保持联络,并对周边海区进行侦察。

两架“猎豹-10”紧跟着EP-3 做平行飞行,对其侦察活动进行监视、干扰,直到它灰溜溜地离开演习海区……

EP-3 侦察机离开不久,肖磊急于返回货舱里,他下意识地感到装载武器的货舱可能会出麻烦。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驾驶台上传来“啪”地一声枪响,他立即意识到可能出事了。

从枪声判断,那肯定不是FK-47冲锋枪的枪声,这种冲锋枪发出的是“卟卟”的响音,就像装了消音器似的。他转身冲上舷梯,向驾驶台奔去。

就在他冲上第二层楼梯口时,他看到一个人从驾驶室里滚了下来,那人手里还握着一只黑色的短柄手枪。

肖磊朝那人飞起一脚,踢在那人的腹部上。

“想试试身手吗?”肖磊伸手去抓那人的衣领,想重重地给他补上一拳,没想到那人竟抓住舷梯的栏杆站了起来,朝肖磊一个猛扑,俩人一起滚下舷梯,在甲板上扭打起来。

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十秒钟。开始肖磊并没有把他面前这个又黑又小的对手放在眼里,擒拿格斗是陆战队员的强项,他也不准备使用FK-47这样火力强劲的冲锋枪,他只想把那家伙制服。他伸出铁钳一般的双手,抓住那人的双肩,像提溜一只小鸡似的把那人拎起来,又摔在地上:“看我不抓断你的脖子。”

就在他弯下腰去抓那人的衣领时,没想到那人却在近距离开了枪。

枪声一响,肖磊的眼前顿时一黑,他似乎突然被炽热的钢花灼了一下,使松开了自己的双手。这时他的大脑还是清醒的,他极力想扶着舷梯不使自己倒下去,他感到周围的世界都在晃荡,就在这时,他听到了FK-47冲锋枪“卟卟”的吼叫声,他面前一个人影在甲板上弹跳不止。

随后,他什么都记不得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