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五章

第七十九节

二十分钟后,运输机驾驶员通过舱内扩音器广播:“接近目标,五分钟跳伞准备。”

孙克武感到飞机在侧转向的同时降低高度,他头顶闪烁着的高度仪上显示着“1500……1200……”,机舱里,队员们都已经站起来,把固定开伞索拴到缆上,他抬起左手想把开伞索朝上挂时,发现这支胳膊已经不听使唤,他的右手正紧紧地抓住机舱门,一时腾不出来。他对身后的刘指导员说:“对不起,请帮个忙。”刘指导员伸手把孙克武的跳伞索挂了上去。

飞机降到八百米高度,孙克武从开启着的舱门口朝前下方望去,机场跑道的轮廓已经出现。“我们只有一次机会经过机场上空。”刘指导员提醒了一句。这时,孙克武头顶上的红灯亮了,“预备——跳!”

孙克武第一个跳入夜空,队员们一个接着一个纵身跳下,中间没有一个卡壳。孙克武心里面数着秒表,从他跳出舱门算起,应该是十八秒钟着地,但当他数到十五秒钟时,他就感觉到供应袋坠地的声音,他弓下背,用右手臂护住受伤的左手臂,一个翻滚。他从地上站起来时,习惯性地朝空中看了看,夜空中伞花盛开,别有一番情趣。

孙克武用一只胳膊收拾完降落伞,随即朝跑道中段冲去,这时伞兵们已经在集合队伍,他随即向演习指挥中心报告:“神圣一号,飞龙已经人海。”

耳机里随即传来指挥中心发来的指令:“飞龙飞龙,迅速控制机场,占领指挥管制中心。”

孙克武回答:“飞龙明白。”

孙克武带领“飞龙”中队刚冲出跑道,第一轮导弹攻击便开始了。一枚枚导弹曳着火光,从海面上呼啸而来,机场跑道上顿时传出一声声巨大的爆炸声。

孙克武暗自说道:“登陆战役打响了。”

此时,在一号登陆场正面三海里的海面上,四艘大型登陆舰已经打开了海底门,数十辆两栖坦克、装甲车开始海上换乘,突击队员们紧张有序地走进两栖装甲车里,气垫船、冲锋舟都已即位。陆战队A 旅的海上指挥所也从登陆舰上移到装甲指挥车里,肖镇南、吴曙光和顾建民坐在三人指挥台前,等候着演习指挥中心发来的命令。

肖镇南脸色阴沉地问正在联络的丁小勇:“跟‘箭鱼分队’联系上没有?”

丁小勇报告说:“‘箭鱼分队’在陆地上行动受阻,他们已改变计划,正从海上迂回过去,接近输油泵站。”

“海上破障马上就要开始了,如果还不能炸掉泵站,我们就有可能面临一片火海,登陆行动就要受阻。”肖镇南有些担心。

丁小勇说:“请示演习指挥中心,对输油泵站实施导弹精确打击,有一枚就能解决问题。”

“从图上看,那个泵站建在山旮旯里,没有地面人员指引,导弹也很难打得上。”

“魏飞他们中间的一些人受过指引导弹精确打击的专门训练。”

肖镇南说道:“命令箭鱼分队,接近目标后,立即向指挥所报告,我们直接向海上的‘长江号’导弹驱逐舰呼叫导弹。”

“是,旅长。”

凌晨一时整,担任破障总指挥的林沐阳走进破障指挥所,李奇正在一台计算机前面调校着数据。林沐阳走过去,坐在指挥椅上,悠悠地说:“以前,有一个老鼠生了一个小老鼠,生怕被猫吃掉,一天到晚叼在嘴上,最后发现,自己意把小老鼠……”

李奇打断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笑话?”

“我是担心你把编好的程序再弄乱了,这种事情往往就发生在关键时候。”

李奇停了下来,转过身问:“有‘飞龙’中队的消息吗?”

“十五分钟前,‘飞龙’中队已经降落到东岳岛上,不过,孙克武好像受了伤,据说是在拆解一个带有声波传感器的地雷时被炸伤的。”

李奇当然懂得这种地雷的厉害,但看上去她并不怎么紧张。

“他参加东岳岛的空降没有?”

“他去了。而且还跳了下来,现在正带领‘飞龙’中队攻占机场指管中心。”

李奇说:“我知道他会没事的,他的运气总是那么好。”

林沐阳呵呵一笑说:“知孙克武者,李奇也。不过他不是靠什么运气,他是靠勇气。”

正说着,指挥台上的红灯亮了,“破障弹三分钟准备!”微波机里传来肖镇南的命令。

“明白。”林沐阳转身发出预备令,“破障弹准备。”

紧接着,三发绿色信号弹升入夜空,这是‘神圣-01“登陆演习第三阶段开始的号令。林沐阳按下指挥台的一排红色按钮,一组破障弹从船舷一侧的发射管里喷射而出,一个个火球在海面上滚动着,冲向滩头,但没有看到爆炸的迹象。紧接着,第二批、第三批破障弹发射出去,依然没有动静,人们惊呆地望着远处……

突然,东岳岛滩头障碍区上空电光一闪,一条约一公里宽的水帘冲天而起,不一会儿才传来霹雳般的巨响。这正是经李奇改进后的集束式破障弹所产生的效果。

片刻过后,破障的第二个波次展开,一批定深在水下五米的智能型破障弹被工兵连从船尾甲板上发射入水,这时,在海面火光的映照下,只能看到水面上齐头并进着的几条白浪,似银龙戏水。李奇站在甲板上的防护墙后面,观察着爆破的效果。

三十秒后,破障弹撞上海底障碍物,又引起一串连环爆炸,海面上掀起一个个冲天的水柱。

至此,水下和滩头破障任务告一段落,两艘破障船从登陆编队正面向右侧转向,朝外海撤出。

“03,报告破障效果。”肖镇南在旅指挥所呼叫林沐阳。

“据仪器监测,破障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二。”林沐阳报告说,“海底油管已经破裂,有大量柴油外溢,海面已燃起大火。”

肖镇南对吴曙光说:“现在必须切断油路,如果再继续外溢,就会影响到登陆突击部队进攻的时机。”

吴曙光对丁小勇说:“抓紧跟魏飞联系,我来跟他讲。”

丁小勇调换了几种波段,呼叫“箭鱼”,都没有回应,他无奈地给吴曙光报告说:“暂时联系不上。”

“这个魏飞,怎么搞的?”肖镇南急得直搔头。

此时,魏飞和他的“箭鱼分队”正乘坐着两台水下运行器,航行在十五米深的水下,向预定的隐蔽登陆点靠近。

整整一天,他们在东岳岛的丛林中疲于狂奔,对一个个侦察点实施定位,识别真伪。下午,当他们接到旅指要求他们炸掉油管泵站的命令后,魏飞就带着他的“箭鱼分队”朝出发地进发,但此时,全岛的公路、便道都已封锁。他们在丛林中伺机出击,一直到天黑之后才摆脱追杀,冲出丛林,来到原先约定的四号海区与腾四海他们会合。这里距输油泵站还有十五公里,如果从陆地上过去当然要方便得多,但是,那几乎是没有可能的,进出泵站的道路已被防御部队严密封锁。魏飞当即决定,发挥“箭鱼小组”的长处,走水路,虽然水下运行器每小时最大航速只有八海里,但隐蔽航行要安全得多。

两个小时后,两台“箭鱼”浮出海面,魏飞当即与旅指取得联系,他从微波机里听到肖镇南大发雷霆:“突击登陆已经开始,我们面前是一片火海……”

魏飞说:“我们已经到了……”

肖镇南打断说:“指挥部已决定使用短程导弹打掉它,立即报告精确位置,使用激光器为导弹辅助制导。”

魏飞登上岸边的一块礁石,从防水背囊中取出标图,使用数字头盔微波系统向外发送一组数字。不一会儿,他面前的显示屏幕上出现了一枚导弹飞来的轨迹,他用手持式激光发射器对准山腰间的那座输油泵站,发送过去一个激光束。这时,从“长江号”导弹驱逐舰上发射的短程导弹准确地捕捉住了这一信息,五秒钟之后,导弹准确地击中目标,只听“轰”地一声巨响,输油泵站在火光中化为一片废墟,大量的柴油从破裂的油管里喷射而出,流向海边……

一场新的灾难降临到魏飞和“箭鱼小组”面前。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