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再次先敌

1949年3 月10日

今天的任务非常重要。让我和杜河带领着277团的连以上干部,到八圩港东沿长江边上,去观察八圩港的敌外围地形,以便夜间抵近实地观察进攻的道路。

当我们从八圩港一个炮台向敌人接近观察时,忽听的啪的一声枪响,一发子弹打在右侧离我头部约有十公分。这个射手的射击技术太差了,是个不及格的射手。不过敌人的枪没有白打,他告诉我们不能再前进了。我们也不能让敌人就这么白射击我们,我们向敌人打了一排枪后,就撤了回来。完成了观察地形的任务,步兵连的指挥员们熟悉了道路,为夜间抵近侦察确定了有利的条件,也为解放长江以北最后一个敌人的据点八圩港创造了条件。

根据我过去掌握的经验,只要是步兵的指挥员来看地形,研究打法,那就预示要打仗了。解放八圩港的战斗快要打响了。解放了八圩港,长江以北就都解放了,今后就要过长江,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解放全中国!

我如果能参加渡长江的战斗,参加解放全中国的战斗,是我一生的经历最有意义的事,也是最光荣的!能活到看到全中国解放再干什么呢?回家种田还是去当工人?还是继续当兵?这些问题听组织决定吧!不去想他了。

1949年3 月13日

今天在八圩港以北一个村庄警戒,敌人没有出来。我们留下一人警戒,就去打野鸡。苏北这个地方野鸡非常多。你如果顺着路走,那两侧的麦田里,能看到许多的野鸡。野鸡这东西,都是单个行动的,没有成群的。当你发现它的时候,它光跑而不飞。你用枪打它的时,有时它会停留在原地任你打。也许只有当它知道这样会被打死它才会飞走。

我离开警戒地不远,就发现了一个野鸡,正顺着麦沟跑着找东西吃。我在很远的距离上打了一枪,没有击中。它还是在跑着找东西,我就接着打了第二枪,虽然没有击中,但是野鸡不跑了。我找了一个有利的地形,又开了一枪,才击中了。从这次打野鸡来看,我的射击技术还不行。野鸡虽然体积小,但它是没有反抗能力的东西。如果是在战场上,这样打法,敌人不会和野鸡一样等你打的。看来,我还需要很好地练习射击本领,提高技术。这样在战斗中,不但能打死敌人,更重要的是能保护好自己。射击英雄魏来国,他用一支步枪,打死了70多个敌人,一个人打垮了一个连的兵力的进攻。如果我们的军队每个战士都有他这样的技术,那么就能更多地消灭敌人,胜利会很快地实现。他能有那样的技术,我想,他也不是从生来就会的,也是苦学来的。只要有心学,下苦功练,是可以练出来的。但是,光有好枪法还不行,还需要明白为谁拿枪为谁打仗。这是个很主要的问题!是阶级的本质问题!打仗怕死保命,再好的技术也是不顶用的。不怕死,战斗中敢冲敢打,也会取得胜利。

1949年3 月18日

今天我们小组由排长刘永海带领,到八圩港以东南炮台去警戒。当我们侦察搜索到了南炮台北面的村庄,排长留下两人警戒,我和排长从村东南东面靠江一面,向村中搜索侦察。到达村东南边沿,观察,听,都没有发现有敌人可疑活动的症候。这时排长就只身提着手枪向村中走去,我留在原地先警戒待机跟进。正当排长接近街道时,我突然发现敌人约有一个排的兵力,从江边隐蔽地占领了南炮台,向村庄继续搜索前进。这一突然的情况出现,排长刘永海还没有发现。这时敌人也没有发现我们。我就有轻微的声音叫排长,可排长听不到,还在向前进。我如果大声叫,怕敌人听到,知道我们人少,就会冲过来。这怎么办呢?如果排长再前进,就会与敌人遭遇。这时我就当机立断,不再叫排长了,于是我就瞄准了敌群开了枪。第一个点射,打倒了两个敌人。接着来了一个长点射,向敌人打去。敌人遭到我的突然袭击,都卧倒在地,乱放起枪。排长听到我开枪,知道有情况,趁机返回。当他看到敌人那么多,就马上决定回撤。敌人这时回过味来了,判明我们只有两人,就用火力压制我们,封锁我们的退路,向我们冲来,想活捉我俩。虽然敌人离我们只有100公尺的距离,并开了那么多的枪,但那么多的子弹都没有打着我们。这时在村北头警戒的同志,听到枪声,虽然他们没有看到敌人,也朝着敌人的方向开了枪。他们这一开枪,有力地援助了我们,敌人慌乱起来,因为我的突然袭击,敌人害怕再中埋伏,就不敢再向前追了,我们趁机撤到了安全地带。这次回来后,排长和队长都表扬了我,说我机智勇敢,处理得当。

--

红袖添香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