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游泳比赛

1949年11月25日

全队都来到了莲河村,负责莲河码头的检查。从大登、小登和莲河之间过往的民船,都要靠码头接受检查,不靠的船,就开枪打,每日都有两挺轻机枪在码头值班。

我今天去码头值勤。由厦门开往安海的大型汽艇过来后,我们就发出了信号让其靠岸检查。但该船值之不理。我们再三警告无效后,就开枪射击。首先是向空中射击,枪一响,该船就开足马力跑,我们这回就朝船打了,这样打了一梭子,船上伤了一人,船就停了,我们也就停止了射击,用旗指挥其靠岸。靠岸后,我们为他们为什么拒绝靠岸检查?他们推说,是第一次到安海去,不知道还要检查。这分明是在找理由,我们也不管他,查完后,对他们说,你们不服从检查,伤的人你们自己负责,责任不在我们。

1949年12月3 日

今天我们二班带着日式15倍望远镜到大登岛,对金门进行观察。从观察中看到金门之敌正在修工事,人员活动很多。看其修工事的人员来判断,敌人海边一线兵力的密度相当地大,看到前沿设有铁丝网障碍物。

1950年1 月8 日

今天我和杨永宗两个人被派到了军侦察营一连去学习游泳和开船。地点是石井村。我们住在石井村靠海边的一座楼房。这座楼房是华侨新盖起的楼房。石井属南安县,这个村是明末抗清民族英雄郑成功的故乡。今天,我们来到了郑成功的故居参观。房子在村北边,房舍比一般的老百姓的房子宽大,而且要好。现在郑成功的后人在这村没有了,据说在太淳还有其后人。在南方,一月份的天气还是凉的,在这样的凉的情况下,我们要下海学习游泳,游泳我已不成问题了,但上级还是要我学。这是为了适应越海侦察的形势需要。我们两人肩负的任务一定很重。我们需要学会更多的游泳技术,全面掌握海上技能,才能完成越海侦察的任务。天气在冷,我们也不怕,我们俩下定决心,要练好本领。

1950年1 月15日

几天的海上生活基本习惯了,也适应了寒冷的海上气候。开始是每日一小时的游泳训练,三小时的划船训练。刚下海时,在水里还能坚持,但是一离开水就冻的要命。现在每日游泳训练两小时,划船训练还是三小时,通过这几天的训练,我们的游泳技术提高的很快,学会了海水游泳的技术和划船的技术。这对将来越海侦察和解放敌占岛屿,打下了基础。最后虽然没有测验能游多远,但自感水量是大增了。

划船方面。一般的风可以驾驶,帆船也可以掌握航行。学习进步很大,但自感与上级的要求还有差距,还需要努力学习,多掌握点海上技能,为解放敌占岛屿,去为人民立功。

1950年2 月23日

今天军司令部组织了首次长距离的赤背游泳比赛,参加的人员全是各部队的侦察分队。下水的地点是石经与大金门之间的一个小石礁(钙石礁听说是当年明末抗清英雄郑成功的部队在那里驻有一百多人防守),登陆的地点是水头大石桥,距离15华里。能不能游到呢?我不知道,但下决心要游到。上午10点下的水,开始风还不大,后来风逐渐大了起来。风顺着潮流,我们是顶头风,浪是开花浪,直打面部,海水直往肚子里灌。游了多久也不知道,最后我游的快到水头码头了,看到有的同志到了桥边了,有不少同志游不动,早上了救护船。我是一定要坚持到底的,但是后背的炮弹伤疤有了感觉,体力出了问题,当是就觉得全身从内往外寒冷打颤,一点力量也没有了。这时,救护船都靠近了大桥,开始我还可以举起手来,后来手也举不起来了,眼看着就要下沉了,水一口一口地往肚子里灌。还好,就在要下沉的时候,后面的救护船到了,将我救起,这时我离大桥还有100多公尺。上了船就觉得全身很痛,头发涨。上岸后,我被送到了军医院,休息了有两个小时。在回驻地的路上,突然大口大口地吐起血来,经军医诊断,说是肺部血管被海水冲破,就给了止血药片吃。说是问题不大,很快就会好的,只要血管不出血,就没事了。

--

红袖添香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