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首去金门

1950年2 月27日

前几天吐血,今天不吐了。已休息了几天。今天,军侦察处来发竞赛奖品。我是二等奖获得者。觉得这是党给的荣誉。也和给了我一个新的任务,更好地完成游泳任务,提高技术,为完成期待的越海侦察任务努力训练。

1950年3 月2 日

短期的游泳集训结束了。在这次集训中,我们不仅仅是学习了游泳技术,还学习了英雄的战斗作风。这次来集训,我编在了92师侦察连二班。厦门越海侦察英雄胡维志的班长,张文升的班副。和他们相处了三个月,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学到了英雄的作风和经验,这对未来的金门越海侦察打下了思想基础和侦察技术的基础。今天,离开了英雄的班长和班副,回到了莲河自己的连队。回来后就听说要组织短期的游泳训练,准备完成渡海任务。

1950年3 月6 日

今天,我们师侦察连的一排全部到小登岛的西端驻防,进行战前游泳训练。由于小登岛的前堡和后堡两个村庄。都被敌人炮弹炸坏,同时为了防炮,我们就住在小登岛西头的一些牛耳洞里。每天学习6个小时的游泳,由我和杨永宗同志担任教员。杨永宗被编在一班,我还在二班。今天上午到了后,就下水游。在这里训练,除了学习外,还得随时准备防炮。敌人一直不停地打炮。

1950年3 月23日

三排长孔庆林和副队长范友良、侦察员李树本、张明标,首次去金门越海侦察,我师的登陆点,没有完成任务。下午开会,进行讨论,然后重新报名。所有的侦察员都报了名。晚上,上级批了下来。这次的越海侦察,由指导员王俊上带队,侦察员有我和杨永宗,上次的只有李树本,我们四人前去完成越海去金门岛的侦察任务。

在没有出发前,当晚,我们进行了各方面的准备(思想、技术、物资、手段等等)。

1950年4 月1 日

经过几天的准备,最后定下了侦察方案,上级已批准。越海侦察,对我们年轻的部队来说,是一个大胆的创举,没有经验可循,连国民党军可能也没有料到的。

抵近观察,在陆地,在战前,对我们侦察员来说,是家常便饭。而越海到敌占岛屿去抵近观察,是没有先例的,我们在这方面是没有经验的。虽说渡江的时候,我们部队也搞过渡江侦察,但那种情况相对容易的多,因为一旦发现情况不妙,可以迅速地撤离。但在海岛就不行了,一旦被发现,就没有机会了。所以,第一次失败,可能也有这方面的担心吧。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一个战士具备了不怕死的决心,人间的奇迹是可以创造出来的。经过各方面的分析,我们认为有成功的把握。于是,在3月30日晚上,我们四个人,驾驶着小方船(此船宽一公尺,长两公尺),向敌占岛屿大金门狮山右侧的凹部驶去。小登岛离大金门约有8里多路,经过两个多小时,在拂晓前,我们抵达了敌岸。为了在白天观察不被敌人发现,我们利用在小登岛观察好的一块礁石,作为我们的隐蔽地。我们将小船沉在了水里,人用海泥伪装,卧在石礁的隐蔽地方。这里,当面离敌人只有100公尺,敌人的岗哨在白天就在我们身边晃游。

左边距敌200公尺,右边距敌1500公尺。由于敌人前面的滩头都用爆炸物和障碍物堵住,白天只要敌人看不到,天黑下来就不怕了。在这样的地点观察,一天都不能活动,要有高度的纪律性和忍耐性,克服一切的痛苦。天亮了,敌人的岗哨、障碍物都看的一清二楚。我们每个人将看到的一切都标在了要图上。任务一个上午就完成了,但是,完成了却不能走,得等到了晚上才能活动。在这样的情况下,时间过得非常的慢,同时由于卧的时间太长了,还老想睡觉,所以那个罪是没法说的。

天终于黑下来了。在天黑透了之后,我们才开始活动。我们起出了船,准备返回小登岛。在我们的船划出了不远时,起了东北风,开始风力不大,后来风越刮越大,浪头向我们的小船不停地打来,小船内的水就要满了。这时,划船的只有渔民出身的李树本一人了,因为我们都掌不住橹了。为了不使小船给风刮到金门,指导员向外掏水,我和杨永宗用木板帮助李树本划船。方向改向了大登岛。我们当时考虑的即便不能在大登岛登陆,也要在厦门市登陆。就这样,我们在海里与大风大浪搏斗了6个小时,终于在大登岛登陆了。

回来才知道,这一晚上,师部急坏了。师里派出了四条汽船到海里找我们,由于我们的船实在太小,海又那么大,天又黑,他们没有发现我们,我们也没能看到他们。就是看到了,情况不明,我们也不会去招呼的。师首长都是一个晚上没睡。

当我们在第二天早晨由大登岛回小登岛时,船还在两岛的中间呢,师长付小甫就开迎接我们了。我们胜利地完成了渡海侦察的任务。侦察清楚了我师准备渡海登陆地的情况。(滩头宽度,纵深长度;泥滩的宽度,纵深长度;地堡的数量,大小的配置;兵力的数量,障碍物的设施……这些都要搞清的,都要一清二楚地标在要图上。)我们四个人虽然受了点苦,但是这苦很值,我们是为将来的渡海登陆提供了胜利的保障。在我们四个人渡海侦察的同时,炮兵的两个营都没有离开过炮位,三条汽船的同志们将汽船的机器始终开着,随时准备抢救我们。

--

红袖添香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