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3 章 唐突佳人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叁章 唐突佳人 天已亮了。初升的阳光自窗』土隙旺照进来,照见她的脸色苍白,双美丽的眼睛里却布满了红丝。这确是左明珠的脸,确是左明珠的眼睛──但这少女是否左明珠连楚留香也弄不清了。他甚至不知该如何称呼她才好,若称她为“左明珠”,她明明是“施茵”的思想和灵魂,但若她为“施茵”,她却又明明是“左明珠”。这少女垂着头,咬着嘴唇道:“你既然已看过了,总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楚留香叹道“你的确没有骗我。”这少女道:“那么你为何还不放我走呢”楚留香道:“我可以放你走,但你能回得去么?”少女道“我为什么回不去”楚留香道:“以你现在这摸样,你回去之後别人会不会还承认你是施茵”少女眼泪立刻流了下来,痛苦着道“天呀,我怎会变成这样子的你叫我怎么办呢?”楚留香柔声道:“我既然相信你的话,你也该相信我的话,无论你的‘心’是谁,但你的身子的确是左明珠,是左轻侯的女儿”少女以手捶床,道,“但我的确不是左明殊,更不认得左轻侯,我怎么能承认他是我的父亲”楚留香道,“但施举人只怕也不会认你为女儿的,原始连叶盛兰都不会认得你,再也不会将宝香斋的花粉送给你了。”少女身子一震,嘎声道“侮☆你怎么会认得他的”楚留香笑了笑,道“你怎么会认得他的”少女低卜头,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会被嚼独。。”她忽又抢起头·大声道“但不管怎么样那件事都早巳过去,现在我已不认得叶盛兰,我只知道我是薛家未过门的媳妇。”楚留香暗中叹了口气这件事最麻烦的就在这里,因为他知道左二爷早已将左明珠许配给丁家的公子了。就算左二爷和施举人能心平气和的处理这件事,这女孩子就肯承认他们都是她的父亲,却也万万不能嫁给两个丈夫的。

就在这时,突听外面“砰”的一声大震,接着就有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声音响了起来,有律瓶子,打田予的声音,有石头掷在屋顶上,屋瓦被打碎的声音,其中还夹着一大群人陀喝怒驾助声音。楚留香皱起了眉,觉得狠奇怪难道真有人酸到“掷杯山庆”来捣乱撤野。只听一个又央、又响亮的女子声音道“左轻侯,还我的女儿来!”少女眼睛一亮,大喜道“我母亲来了,她已知道我在这里,你们还能不放我走么”楚留香道:“她到这里来,绝不是来找你的。”少女道:“不是找我找谁?”楚留香还未说话,花金弓尖锐的声音又传了进来!“我女儿就是被你这老害死的,你知道她得了病,就故意将所有的大夫全都藏在你家她,让她的病没人治,否则她怎么会死我要你赔命’少女本来已想冲出去,此刻又怔住了。楚图香叹道“你现在总该知道她是为什么来的了吧”少女一步步往後退,颤声道,“她也说我已经死了,我难道……难道真的已经死了吗”楚留香道“你当然没有死,只不过这件事实在太奇怪,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连你母亲也不会相信的,你现在出去她也不会承认你是她的女儿。”少女发了半晌怔,忽然转身扑倒在床上,以手捶床,嘎声道:“我怎么办呢?我怎么办呢”楚留香柔声道“你若是肯完全信任我,我也许有法子替你解决这件事。”少女伏在床上,又哭了很久,才转过身,凝注着楚留香道:“你……你真是楚香帅”楚留香笑了笑,道“有时候我真希望我不是楚留香,但命中却注定了我非做楚留香不可。”少女凝注着他的眼睛,道“好,我就在这里耽叁天,过了叁天,你着还是不能解决这件事,我……我就死,死了反而好些。”楚留香觉得自己这时还是莫要和花金弓相见的好,所以决定先去好好睡一觉,养足了精神晚上才好办事。他心里似乎已有了很多主意,只不过他却未说出来。等他醒来的时候,天已舆,左二爷已不知来看过他多少次,看见他醒来,简直如获至宝,一把拉着他的手,苦笑道,“兄弟,你倒睡得好,可知道我这一天又受了多少罪么我简直连头发都快急秃了。”他跺着脚道“你可知道花金弓那泼妇已来过了么她居然敢带了一群无赖来这里檄蚜,而且还要我替他女儿赔命!”楚留香笑道“你是怎么样将她们打发走了”左轻侯恨恨道:咽到这种泼妇,我也实在没有法子了,我若是伤了她,岂非要被江湖朋友笑我跟她一般见识。”楚留香四道:“一点也不错,她怕就因为知迢二哥绝不会出手,所以才敢来的。”左轻侯道:“我只有拿那些泼皮无赖出气,她看到自已带来的人全躺下了,气焰才小了些,但临走的时候却还在撒野,说她明天还要来。”他拉着楚留香的手,道“兄弟,你今天晚上好歹也要再到施家座去走一趟,给那母老虎一个教训,她明天若是再来,我可实在吃不消。“他自己不愿和花金弓交手,却叫楚留香去,这种“烫芋头”楚留香虽已接得多了,却还是有些哭笑不得。左轻侯自己似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苦笑道;“我也知道这是件很令人头疼的事·但世上若还有一个人能解决这种事,那人就是你楚香帅。”这种话楚留香也听得多了,忍不位叹了口气,哺昭道:“只可惜小胡这次没有来,否则让他去对付花金弓,才真是对症下药。”左轻侯道:“兄弟你……你难道不去”楚留香笑了,道“二哥你放心,我一定有法子叫她明天来不了的。”左轻侯这才松了口气,忽又皱眉道:“另外还有件事,也得要兄弟你替我拿个主意,花金弓前脚刚刚走,後面就有卡人跟着来了。”楚留香道“谁世上难道还有比花金弓更难对付的人么”左轻使叹道:“芦花荡,七星塘的丁氏双侠,兄弟伤总该知道吧今天来助就是‘吴钩剑’丁渝丁老叁。”楚留香道“丁氏双侠岂非都是二哥的好朋友么”左轻侯道:“非但是我的好朋友,还是我的亲家,但麻顿也就在这里。”楚留香道“他莫非是来迎亲的?”左轻侯跌足道“一点也不错,只因我们上个月已商量好,订在这个月为珠儿和丁如风成亲,丁老二这次来,正是为了这件事。”楚留香道:“上个月明珠岂非已经病了”左轻侯四道“就因为她病了,所以我才想为这孩子冲冲喜,只望她一嫁过去,病就能好起来,推料道现在竟会出了这种事”施苦着股道,“现在我着答应他在月中成亲,珠儿……珠儿怎么肯嫁过去,她若不答应,又能有什么法子报托,我……我这简直是在作法自毙。”楚留香色只有摸鼻子了,喃喃道:“不知道花金弓是否也为他女儿和薛二少订了婚期…。”只见一个家丁匆匆赶过来,躬身道:“丁二侠叫小人来问老爷楚香帅是否已醒了,若是醒了,他也要来敬楚香帅的酒,若是没有醒,就请老爷先到前面去。”楚留香笑道“久闻丁家弟兄也是海量,张简斋却要保养身体,连一杯酒都不饮的,丁老二一定觉得一个人赐酒没意思。”左轻侯道“不错,兄弟你就快陷我去应付应付他吧。”楚留香笑道:“二哥难道要我醉薰薰的闯到施家庄去么?”江湖传说中,有些“酒侠”、“酒仙”们,酒喝得越多,武功就越高,楚留香总是觉得这些传说有些可笑。只因他知道一个人酒若喝多了,胆子也许会壮些,力气也许会大些,但反应却一定会变得迟钝得多·高手相争,若是一个人助反应迟钝了,就必败无疑。所以楚留香虽然也很喜欢喝酒,但在真正遇着强敌时,头脑一定保持着清醒·奇怪的是,江湖中居然也有人说;“楚香帅的酒喝得越多,武功越高。”楚留香认为这些活一定是那些不会喝酒的人说出来的,不喝酒的人,好像总认为喝酒的人是某种怪物,连身体的构造都和别人不同,其实“酒仙”也是人,“酒侠”也是人,酒若喝多了的人,脑袋也一样会糊涂的。今天楚留香没有喝酒,倒并不是因为花金弓婆媳难对付,而是因为那武功绝高的“白痴”。他总觉得那“白痴”有些神秘,有些奇怪,绝对不可轻视。叁更前楚留香便已到了“施家庄”,这一次他轻车熟路,宣穷後园,後园中寂无人迹,只有那竹林闻的小屋里仍亮着灯光,施茵的体莫非还在小屋里楚留香轻烟般掠上屋摄,探首下望,就发现施茵购体已被搬了出来,一个青衣素服、丫头打扮的少女正在收拾着屋子。灯光中看来,这少女仿佛甚美,并不像做杂事的人。她的手中在整理着风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却膘着妆台,忽然伸手遭起一匣网脂偷偷藏在怀里,过了半晌又对着那铜镜,轻轻的扭动腰肢,扭着扭着,自己抿着嘴偷偷的笑了起来。楚留香正觉得有些好笑,突听一人道;“这次你总逃不了吧。”屋角后人影一闪,跳了出来。楚留香也不禁吃了一惊这人好厉害的眼力,居然发现楚留香的藏身之处。谁知这人连看也没有向他这边看一眼,嘴里说着话,人已冲进了屋子,都是个穿着白孝服的少年。那丫头显然也惊了惊,但回头看到这少年,就笑了,拍着胸笑道:“原来是少庄主,害得我吓了一跳。”楚留香这才看清了这位施家庄的少庄主,只见白生生的腿,已有些发福,显然是吃得太好,睡得太足了。他身上穿的虽是孝服,但犹可看到里面那一身天青的缎子衣服,脸上更没有丝毫悲戚之色,反而笑嘻嘻道:“你怕什么我也不会吃人的,最多也不过吃吃你的嘴上的胭脂。”那丫头笑啤道:“人家今天又没有搽胭脂!”施传宗道:“我不情,没有搽胭脂,嘴怎么会红得像摄扰,我要尝他一面说着话,一面已接住了那丫头的腰。那丫头跺着脚道:“你……你好大的胆子,快放手,不然我可要叫。”施传宗嗡着气道“你叫吧,我不怕,我也没有偷东西!”那丫头眼珠子一转,似笑非笑的娇田着道“好呀!你想要挟我,我才不稀罕这匣胭脂,我若想要,也不知有多少人抢着来送给我·”施传宗笑道“我送给你,你送给你……好樱儿,只要你肯将就我,我把宝香斋的胭脂花粉全都买来送给你。”樱几咬着嘴唇道;“我可不敢耍,我怕少奶奶剥我的皮。”施传宗道:“没关系,没关系……那母老虎不会知道的。”他身子一扑,两个人就滚到床上去了。樱儿喘息着道“今天不行,这地方也不行……昨天二小姐她话未说完嘴就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施传宗的喘息声更粗,道“今天不行,明天就没机会了,那母老虎盯得好凶……好樱儿,只要你答应这一次,我什么都给你。”楚留香又好气,又好笑,想到那位少奶奶的“尊容”,他也觉得这位少庄主有些可怜。他也知道老婆盯得越四,男人越要偷嘴吃,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也不能怪这位少庄主。只不过他选的时候和地方实在太不对了,楚留香虽不愿管这种闹事,但也实在看不下去。那张床不停地在动,已有条白生生的腿桂下床沿。楚留香突然敲了敲窗户,道:“有人来了。”这短短四个宇还没有说完,床上的两个人已经像两条被人啃着尾巴的猫一般战了起来。施传宗身子编成一团,簇统的发抖。樱儿的胆子反倒大些,一面穿衣服,一面大声道“是谁想来偷东西吗”施传宗立刻道“不错,一定是小偷,我去叫人来抓他。”他脚底抹油,已想溜之大吉了。但楚留香身子一闪,已挡住了他的去路。施传宗也不知这人怎么来得这么挟的,吃惊道“你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偷东西居然敢做到这里来,快夹着尾巴逃走,少庄主还可以饶你一命·”看到来人是个陌生人,他的胆子也忽然壮了。楚留香笑道,“你最好先明白叁件事,第一,我绝不会逃走,第二,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第叁我更不怕你叫人。”他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示威的动作,因为他细道像施传宗这样的风流阔少,用几句话就可以吓住了。施传宗脸色果然发了青,吃吃道“你……你想怎么样”楚留香道“我只问你蹬怎么样,是要我去将你老婆找来,还是带我去找梁妈。”施传宗怔了怔,道“带你去找梁妈”楚留香道:“不错这两样事随便你选一样。”这选择简直兢像问人是愿意吃红烧肉,还是愿意吃大便一样,施传宗一颗心顿时定了下来。他深怕楚留香会改变主意,赶紧点头道“我带你去找梁妈。”小院中的偏厅已改作灵堂。梁妈坐在灵位旁,垂着头,似又睡着了,躇淡助烛光,映着黄棺臼田,映着她苍苍白发,看来真是说不出的凄减。施传宗带着楚留香绕小路走到这里,心里一直在奇怪,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人找梁妈是为的什么只见楚留香走过去站在梁妈面前,轻轻咳微了一声。梁妈一惊,几乎连入带椅子都跌倒在地,但等她看清楚面前的人时,她已哭得发红的老眼中竟也露出一丝欣慰之意,道:“原来又是你,你总算是个有良心的人,也不枉茵儿为了你……”说到“茵儿”,她喉头又被塞住。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不认得你的人,一定会以为你才是茵姑娘的母亲。”梁妈呸咽着道“茵儿虽不是我生的,却是我从小带大的,我孤苦伶打,无依无靠,只有她可算是我的亲人,现在她巳死了,我……我……”楚留香心里也不禁觉得有些凄凉,这时施传宗已悄悄溜走,但他却故意装作没有看到。梁妈擦着眼泪,道“你既来了,也算尽到了你的心意,现在还是快走吧,若是再被夫人发现,怕就……”楚留香忽然道“你想不想再见茵姑娘一面”梁妈霍然抬起头,吃惊的望着他,道“但……但她已死了!”楚留香道:“你若想见她,我还有法子。”梁妈骇然道“你……你有什么法子难道你会招魂”楚留香道“你现在也不必多问,总之,明天正午时,你若肯在秀野桥头等我,我就有法子带你去见茵姑娘。”梁妈呆了很久,昭哺道“明天正午,秀野桥,你……你难道……”突听一人道:“好小于,算你够胆,昨天饶了你一命,今天你居然还敢来!”楚留香不用回头,就已知道这是花金弓来了,但他看来一点也不吃惊,似乎早就等着她来。只见花金弓和施少奶奶今天都换了一身紧身衣裤,还带着十几个劲装的丫环,每个人都手持金弓,背插双创,行动居然都十分矫健。楚留香笑了笑道:“久闻夫人助娘子军英勇更胜须眉,今日一见,果然不虚。”花金弓冷冷笑道“你少来拍马屁,我只问你,你究竟是不是楚留香”楚留香道:“楚留香,我看来很像楚留香吗?”施少奶奶铁青着脸,厉声道“我也不管你是楚留香,还是楚留臭,你既然有胆子来,我们就有本事叫你来得去不得”楚留香叹了口气,道:“好威风呀,好杀气,难怪施少庄主要畏你如虎了。”施传宗忽然在窗子外一探头,大声道:“我们夫妻是相敬如宾,你小子少来挑拨离间。”花金弓道:“废话少说,我问你是想活还是想死’ 楚留香道:“在下活得蛮有趣,自然想活的。”花金弓道;“你若想活,就乖乖的跪下来束手就缚,等我们问清楚你的来历,也许……也许非但不杀你,还有好处给你”她故意将“好处”两个宇说得又轻又软,怎奈楚留香却像一点也不懂,淡淡问道“我若想死呢”花金弓怒道:“那就更容易,我只要一抬手,连珠箭一发,你就要变刺猖了。”楚留香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做刺猖又何妨”花金弓通“好,这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她的手一招,金弓已搭起十几个娘子零也立刻张弓搭箭,看她们的手势,已知道这些小姑娘一个个都是百步穿杨的好手,何况“连珠箭”连绵不绝,就算能躲得了第一轮箭,第二轮箭就未必躲得开了。谁知就在这时,楚留香身子忽然一闪,只听一连由娇呼,也不知怎地,十余柄金弓忽然全都到了楚留香子上,十余个少女石像般定在那里,竟已全部都被点了灾道,花金弓和施少奶奶虽然明知道“漂亮小伙子”有两下子,却从未想到他竟有如此快的出手两人交换了个眼色,一柄弓,两曰剑,闪电般攻出。但楚留香今天却似存心要给她们点颜色看,再也不像昨天那么客气了,身子一转,也不如用了什么招式,就已拎住了施少奶奶的手腕,将她的剑向前面一送,只听“嗡”的一声,花金弓的弦已被割断。楚留香倒退几步,躬身笑道:“唐突佳人,万不得已,恕罪恕罪。”施少奶奶脸色发白,她毕竟是名家之女,识货得很,此刻已看出自已绝不是这小伙子的对手,忽然抛下双刨,一把将施传宗从门外揪了进来,跺脚道“你老婆被人欺负,你却只会战在旁边做缩头乌龟,这还能算个男人吗快打死他,替我出气。”施传宗脸色比他老婆更自,道“是是是,我打死他,我替你出气。”他切上说得虽响,两条腿可没有移动半步。、 施少奶奶用拳头播着他的胸膛道:“去呀,去呀,难道连这点胆子都没有”施传宗被打得跳牙购嘴,连连道:“好,我去,我这就去”话未说完,忽然一溜烟的逃了出去。施少奶奶咬着牙,竟然放声大哭起来,喊着道“天呀,我嫁了个这么没用的男人,你叫我怎么活呀……”她忽然一头撞人花金弓怀里,嘶声道“我嫁到你们家里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否则有谁敢欺负我,我也不想活了,你们乾脆杀了我顺……”楚留香看得又好气,又好笑,他也想不到这位少奶奶不但会使剑,撤泼撤赖的本事也不错。只见花金弓两眼发直,显然也拿她这媳妇没法子。楚留香悠然道“少奶奶这撤赖的功夫,难道也是家传的么”施少奶奶眺了起来,哭吼着“施放的什么屁除了欺负女人你还会干什么”楚留香道,“我本来也认为你真是女人,现在却已有些怀疑了。”施少奶奶咬着牙通:“你能算是男人么你若敢跟我去见爹爹,藏算你是个男人,否贝。你就是个不男不女的杂种”楚留香淡淡道、“我若不敢去,今天晚上也就不会再来了,但你现在最好安静些,否则我就用稻草塞住你的嘴。”薛衣人的庆院规模不如“掷杯山庄”庞大,但风格却更幽雅,厅堂中陈设虽非华美,但却当真是一尘不染,窗棍上绝没有丝毫积尘,院子里绝没有一片落叶,此刻虽方清晨,却已有人在清扫着庭院。施少奶奶一路上果然都老实的很,楚留香暗暗好笑,他发觉鲤电也怕恶人”这句话真是一点也不错。但一到了薛家庄,就立刻又威风了起来,跳着脚,指着楚留香的鼻子道“你有种就莫要逃走,我去叫爹爹出来。”楚留香道:“我如要走,又何必来?”花金弓眼睛膘着他,冷笑道“胆子太大,命就会短的。”施少奶奶刚冲进去没多久,就听得一人沉声道“你不好好在家拎候翁站,又到这里来作甚”这声音低沉中隐隐有威一听就知道是惯于发号施令之人。施少奶奶带着哭声通“有人欺负了女儿,爹也不问一声,就……”那人厉声道“你若安份守己做人,有谁会平白无故的来欺负你,想必是你又犯了小被子脾气…。名家母,你该多管教管教她才是,万万不可客气。”花金弓已赶紧站了起来,蹬笑道“这沈舱事可半点不能怪始奶奶,全是这小子……”她涝醋四四的花说什么,楚留香已懒得去听了,只见名满天下的第一剑客薛衣人,此刻已夜他眼前。只见这老人面容清赡,布鞍自栋,穿着件蓝布长衫,风采也没有什么特异处,只不过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光,令人不敢逼视。施少奶奶正在大声道;“这人叫叶盛兰,茵大妹子就是被他害死的,他居然还有脸敢撤野,连你老人家他都不瞧在眼里。”花金弓道“据说这人乃是京里的一个浪荡子,什么都不会,就会在女人身上下功夫,也不知害过多少人了。”施少奶奶道:“你老人家快出手教训他吧。”她们在说什么,薛衣人似乎也全未听到,他只是瞬也不瞬在凝注着楚留香忽然抱了抱拳,道“小女无知,但望阁下恕罪”楚留香也躬身道:“薛大侠言重了。”薛衣人道:“请先用茶,少时老朽再置酒为阁下洗尘。”楚留香道:“多谢。”施少奶奶瞧得眼睛发直,忍不住道“爹,你老人家何必对这种人客气,他……”薛衣人忽然沉下了脸,道“他怎样,他若不看在你年幼无知,你还可活着回来见我么?”施少奶奶征了怔,也不细她爹爹怎会看出她不是人家的对手。花金弓赔笑道:“可是他……”薛衣人沉声道:“亲家母,老夫若是两眼还不瞎,可以断言这位朋友绝不是京城的浪荡子,也不是叶盛兰,否则他就不会来了。”他转向楚留香,微微一笑,道,“阁下风采照人,神气内敛,江湖中虽是人习辈出,更胜从前但据老朽所铡,像阁下这样的少年英竣,普天之下也不过只有叁人而已。”楚留香道:“前辈过奖。”薛衣人目光闪动,道:“据闻金坛千柳应的‘蝙蝠公子’无论武功人望,俱已隐然有领袖中原武林之势,但阁下显然不是蝙蝠公子。”楚留香笑了笑,道“在下怎敢与蝙蝠公子相比。”薛衣人也笑了笑,道“阁下的武功人望,怕还在蝙蝠公子之上,若是老相萄锡不错阁下想必就是……”他盯着楚留香,一字字道:“楚香帅”这老人克一眼看出了他的来历,楚留香暗中也觉院了一恢,动容道“前辈当真是神目如电,晚辈好生钦佩”薛衣人持须而笑,道:“如此说来,老朽这双眼睛毕竟不花,还是认得英雄的。”花金弓和施少奶奶面容全都改变了,失声道“你真的是楚留香”楚留香微笑着点了点头。花金弓眼睛发直,道“你……你为何不早说呢”楚留香道“在下昨夜便已说了。怎奈夫人不肯相信面巳。”花金弓征了半响,长长叹了口气,道:“你若非叶盛兰,为何到我们那里去呢”楚留香道:“久闻夫人之名,特去拜访。”花金弓笑了,连眼睛都笑了,道“好,好,你总算看得起费,我却好像有点对不起你””这样吧,明天晚上我请你吃雕鱼,我亲自下厨躇,叫你看看我的手艺是不是比左老头子差!你可千万要赏脸呀·’ 楚留香笑道“夫人赐怎破碎。”施少奶奶忽又冲了进去,一面笑道“我也会调理妒鱼,我这就下厨房去。”花金弓格格笑道“楚香帅,你可真是好口福,我们家的宗儿和她做了好几年夫妻,都没有看到她下过一次厨房呀。”薛衣人只有装作没有听到,咳嗽几声,缓缓道“久闻香帅不使剑,但天下的名剑经香帅品题,便立刻身价百倍,老朽倒也有几口宝剑,想请香帅法服汗。”楚留香大喜道:“圆所愿出,不敢请耳。”花金弓笑道“你今天非但口福不强,眼睛更好,我们亲家翁的那几口剑,乎时从来也不纳入看购连投郝看不到。”薛衣人淡淡道:“剑为凶器,亲家母今天还是莫要去看的好。”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