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4 章 天下第一剑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章 天下第一剑薛家庄也是依山而建的,青色的山脉,婉蜒伸展人後山,有时园中的雾几乎已经和山期的云雾结代起。他们踏着碎石子的路,穿过後园,园子里并没有鲜艳的花木,一亭一石都裕着雅致占础之意。楚留香和解衣人并肩而行,谁都没有说话,一个人到了某种地位时,就自然会变成个不多话的人。秋天的早上风并不冷,天却很高他们走人个青翠的竹林,露珠凝结在竹叶上,就像是镶嵌萌翠的珍珠。竹林的尽头便连结着山麓,已被青苗染绿的山壁上,有道古拙的侯了,看来坚实丽沉重。薛衣人开了门,道:“香帅请,老夫带路。”门後是条长而黑暗的石道,寒气森森,贬人肌肤,薛衣人等楚留香走进来,就立刻又将门紧紧闭上,将光明和温暖一起隔断在门外,四下骤然沉寂了起来,连丝声音都听不到。若是要杀人,这的确是好地方。但焚留香却并没有丝毫不安,他似乎对薛衣人信任,薛衣人和他初见,便将他带到这秘密的重地中来,他似也并不觉得奇怪。石道转几折,便到了个裸选购洞穴。石壁上嵌着铜灯,阴森森的灯光下,只见洞穴四面都排着石案,每张石案上都有个勘黑的铁匣。迎面一张石案上的铁匣长而窄,里面装的想必就是薛衣人祝同拱壁的剑器,但另一些铁匣中装的是什么呢薛衣人掺着剑匣,似乎忘了身旁还有楚留香存在,他全心全意都已溶入剑中,到了忘人忘我的境界。焚留香忽然发现这老人竞似完全变了。楚留香第一眼看到他时,只觉得他的风度优雅而从容,就像是个不求闻达的智者也像是个已厌倦红坐迟限林下的名人,神情虽未免稍觉冷厉,但部绝没有露出令人不安的锋芒。超留香方和恤并肩走公还不到叁尺宽的小径上也没有觉得丝毫警兆就仿佛和个平凡的老人走在一起。仍现在,剑还未出阴,楚留香己觉得有种通人的剑气钢管生寒,这剑气显然不是“剑”发出来的。这剑气就是薛衣人本身发出来的,在这里他已不再是和女儿亲家话家常的老人,一踏入这道门,他就又变成了昔日吨闻江湖快意恩仇的名侠。这地方藏的不只是剑,还藏着他昔日的回忆,所以他才绝不允许任何儿侵犯到这里来。

酵衣人缓缓开启了铁匣,取出了柄剑。这口剑形状古朴,渤黑中措着墨绿的刨身,并没有摄目的光芒,只不过楚留香远在八尺外,已觉得寒气贬人肌肤。“呛”的,藤衣人以指弹剑,剑作龙吟。楚留香脱口道“好剑”碎衣人目光闪动,道:“香帅认得这口是什么剑么”楚留香缓缓道:“昔日中兴周室之名主太康、少康父子,集天下名匠,铸八方之铜,十中而得一例,便是那八方困纫”薛衣人道:“好,好眼力。”他虽在大声称赞,面上却毫无表情,又取出口剑来。这口剑皮贿华美,例柄上嵌着松绿石,镶金丝,刨柄与剑身中的“彪”,虽似黄金铸成,都作玄铜额色。蹿衣人道:这口剑呢”楚留香道“古来雄主,皆有名剑,少康铸八方铜剑,额颜有‘画影’、‘腾空’,太甲有剑名‘文光’、武丁有剑名‘照胆☆…。”他笑了笑,道“这口剑就是‘照胆’,但剑匣却被后人加以装饰过。”薛衣人道“好眼力”他玲膜的面上却仍不功声色,但目中已有些赞赏之意,过了半晌又缓缓取出了一口剑来。这口剑乌置皮榴,紫铜吞口,长剑出凋才半寸,已有种灰蒙蒙、碧森森的寒光映入眉睫。两衣人手里捧着这曰剑,眼睛里的光仿佛更亮了。他凝注着剑锋,沉默了很久,才一宇宇道:“香帅请看这口剑是什么剑。”楚留香也凝注着剑锋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这是口无名之剑。”藤衣人道“此话怎讲”楚留香道“干将莫那,前辈可知道么”薛衣人道“干将莫邪上古神兵,老朽虽未得见,却听到过的。”楚留香笑了笑,道“其实‘干将莫邪’只不过一双夫妻的名字,但百年以後,提起‘干将莫邪’四个宇,却只知有剑,而将其人忘怀了。”他不等薛衣人说话,接着又道“越王聘欧冶子铸剑五,是为‘纯钩’、‘湛卢’、‘毫曹’、‘鱼肠’、‘矩阔’,楚王命风胡子求剑得叁,是为‘龙渊’、‘太阿、‘工市’,千载以来,提起这八口口来,可说无人不知,但知道欧冶子与风胡子是这两位大师的又有几人”薛衣人道“香帅的意思是…。中楚留香道“这只因为人因勤名,人的光芒已被刨的光芒所掩盖,是以后人但知有湛卢、巨阔,而不知有欧冶子。”蹿衣人道“不错,武林中还记得欧冶子的人确实不多。”楚留香道:“前辈掌中这口剑,剑虽无名,但能使此剑的却必非寻常。,薛衣人道”哦何以见得”楚留香道“只因此剑锋芒毕露,杀气逼人,若非绝代高手,若无惊人之手段,梗不足以驭此剑,只怕反例要被剑伤身。”他笑了笑,道“若是在下两眼不瞎,这口剑必定就是前辈昔日纵横江湖时所佩之物。”听到这时,游衣人才为之耸然动容失声道”香帅当真是神日如电,老朽好生佩服。”这番话也正是楚留香赞美薛衣人的话,两人相视一笑,各人心里都不禁生出几分敬重相措之意。落衣人道“江湖传言的确不虚,香帅的见识和眼力果然都非同小可,但香帅可知道四壁的这些铁愿里装的是什么”楚留香道“能与名剑作伴,匣中必非常物。”薛衣人打开了个铁匣,匣子里却只有件长衫。雷白的长衫,已微微发黄,可见贮藏的年代已有不少。蹿衣入特长衫一抖,焚留香才发现长衫的前胸处有一串血迹,就像是条赤红的毒蛇般貌蜒在那里。在掺淡的灯光下看来,血迹已发黑了。薛衣人缓缓道:“香帅可细道这农服上染的是谁的血”他眼睛虽在盯着长衫上的血迹,却又似乎在望着很远很远的地方,过了很久,才淡淡笑,接道:“这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香帅只伯并未听到过这人的名字,但叁十年前,‘杀手无常’裴环却也非等闲人物。”楚留香肃然道:“晚辈虽年轻识浅,却也细道‘杀手无常’攀中一双无常钩打遍南七省,却不知此人已死在前辈手上。”蹿衣人道:“那是在勾漏山。…”他神思似已回到遥远的往日,缓缓的叙说着。楚留香眼前仿佛已展出一幅肃杀苍凉的图画”。’勾漏山,暮田苍茫,西天如血。薛衣人自衣如胃,独立在寒风中,山捞上,望着面貌狰狞的“杀手无常”缓缓走了过来。然後剑光一闪。鲜血溅在雪─般购衣服上,宛如在雪地上洒落一串梅花…。薛衣人缓缓道:“如今叁十年的岁月经巳消逝,但他们的血却是永远不会消失的。”效留香道“他们的血难道这些铁匝圾…。。薛衣人冷冷道:“香帅难道不明白薛衣人这叁字是如何来的”楚留香望着四面石案上的铁匣,想到每个铁匣里都藏着一件雪白的长衫,每件长衫上都染着一个人的鲜血,每滴鲜血中都包含着一个令人慷泽的故事,每个故事中都必有场惊心动魄的血战…。”想到这里,超留香心底也不禁泛起阵寒意。薛衣人目光如刀,一宇一字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剑下无情,就是这柄剑,不知饮下了多少人的鲜血。”他剑光一闪,忽然闪电殿向楚留香刺了出来见到中原点红时,楚留香已觉得他剑法之快,当世无双,见到帅一帆时,楚留香就觉得一点红还不算是天下第一快刨,见到那“白痴”时,楚留香又觉得帅一帆的剑法不算什么了。但此刻,楚留香才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剑”…。.薛衣人这一剑刺来竟来得完全无影无踪谁也看不出他这一剑是如何出手,是从哪里刺过来的。矩留香居然根本没有闪避。但这抉如闪电般的雷的一剑,到了楚留香咽喉前半寸处,就忽然停额了,停时就像发时同样快,同样突然,同样令人不可捉摸,不可思议,这“一停”实比“一发”更令楚留香惊慷。薛衣人发这一剑时显然还未尽全力否则就停不下来了,他未使全力时刺出的一切已是如此急迫,使出全力来那还得了。薛衣人望着楚留香,似乎也有些惊异。这一刻到了他咽喉时他非但神色不变,而且连眼都未眨,这年轻人已有了“泰山溯于前而色不变糜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定力,单只这份定力又隐然有一代宗主的气魄。剑尖虽还未刺入越留香的咽喉但森冷的剑气却已刺人他的肌肤,他喉头的皮肤卜虽已起了‘颗颗寒栗,面上却依然未动声色狂楚留香说来,被人用剑央抵仪咽喉,这已不是第一次了。虽然他也知道这一次的剑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快得多,这么快的剑若已到了咽喉前,世上就没有人能闪避开了薛衣人冷冷的望着他过了很久才宇字道:“你可是为了我的剑而来的”楚留香笑了,道:“你以为我想来偷你的剑”薛衣人道“楚香帅的名声,我早巳久仰得很。”楚留香道“那么你就该知道他从未在朋友身上打过主意。”薛衣人道“无论任何事都有例外的,也许你这此就是例外。”焚留香道“这次我为何要例外”薛衣人道,“你对剑不但很有学问,也很有兴趣,是么”超留香又笑了,道:啮币错,我财匆很有兴趣,我对红烧肉也很有兴趣,但我却从未偷条猪回家去养着。”薛衣人厉声道,“那么你是为何而来的”焚留香淡淡道“有人用剑对碾的我的脖子时,我通常都不喜欢跟他说话。”薛衣人道“你喜欢我用剑刺下去”楚留香大笑道:“霹衣人若是会刺冷剑的人,那么我就真看错你了。我若看错了你,就算死在你的手上只能怨我自已有眼无珠,一点也不冤枉。”薛衣人凝注了他很久,绥缓道:“你从来没有看错过人么”楚留香微笑道“我若肯让他手里拿着剑,站在我身旁,就绝不会看错他。”薛衣人仰面大笑道“好楚留香果然浑身是胆果然名不虚传。”“呛”的一声,剑已入鞘。班陈衣人微笑道“但劳说楚留香是为了花金弓才到施家庄来的,我无论如何是不会相信的。”楚留香笑道“连我自已都不相信。”蹿衣人笑容又渐渐消失道“香帅到施家去,莫非就是为了要叫花金弓带你来见我”楚留香笑道“薛大侠既已退隐林泉,在下要见非常之人,只有用非常的手段了。”薛衣人目光闻动道:“你为何如此急着见我”楚留香沉吟了半购,道“大约叁四年以前江湖中忽然出现了一群职业刺客。”薛衣人耸然道“职业刺客”楚留香道“不错,这些人不辨是非,不分善恶,只以杀人为业,无论谁只要出得起价钱,他们都会为他杀人。”他叹了口气,接道“他们无论什么人都杀,黑道的他们也杀,自道的他们也杀·就算那些与武林素无关连的人他们都杀,就因为如此,所以我认为他们实在比那些杀人放火的强盗还要可恨,还要可怕,因为强盗杀人至少还要选择选择对象。”蹿衣人动容道;“江湖中出了这种人,我怎么连一点风声都不知道”楚留香道,“这些人防行事摄隐秘,若非他们找到我头上来,我也一点也不知道。”薛衣人笑道:“他们若是算计到香帅身上,只怕已离末日不远。”楚留香道:“这些人现在的确已死的死,伤的伤,不复再能为蹈,只不过……这些人的首领却至今仍道遥法外”薛衣人道“他们的首领是谁”楚留香道“我至今还不知道此人是谁,只是他非但机智过人,而且剑法绝高。”薛衣人微微一笑,道霉听以香少就怀疑这人就是我’罗楚留香也微微‘笑道“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到这里来了。”薛衣人目光灼灼·道“香帅如今已查出来了么”楚留香缓缓道“阁下方那一剑出手,的确和他们有七分相似。”薛衣人沉声道“如此说来,你认为我就是那刺客”楚留香微笑道“阁下若是那刺客的首领,方才那一剑就不会收回去了。”藏衣人什么也没有说,缓缓转过身·将长剑藏入石匣,只见他肩头起伏,心情似乎狠激动,过了很久·才缓缓问“你可知道我为何至今还未杀死左轻侯”他忽然问了这句话来,楚留香不禁怔了征。幸好薛衣人也并没有等他回答又道“只因我这一生非但很少有朋友,连仇人都不多,尤其是像左轻侯那样的仇人,我若杀了他,就更寂寞了·”超留香吕看不到他的脸,但望着他削建的背影,望着他长白的头发,心里也不禁泛起一阵凄凉之意,长叹通“古来英雄多寂寞…···一个人夜低处时,总想往高处走,但走得越高,跟上去的人就越少,等他发现高处只剩下他个人时,再想回头已来不及了。薛衣人标枪般挺立着的身子,忽然像是变得有些侗钥,他又沉默了很久,才长叹了声,道“但我已渐渐老了,一个人到了快死肋时候,总想将身前的帐结结清,也免得死後带进棺材去。”超留香沉默着,因为他不知该说什么。薛衣人道“所以我和左轻侯已约定,在今年肋夕作生死的决斗,那不单是我和他两人的决斗,也是我们薛左两家的决斗,因为我们两家是百年的世仇仇恨几乎已久远得令人连结仇的原因都忘记了·’超留香耸然动容,道:“这件事左轻侯为何没有告诉我”他心里已恍然明白左轻侯为何急着要将女儿嫁到了家去了,只因文儿一媳离去,就不再是左家的人,谅不必再参与这场决生死的血战。左轻侯为女儿的苦心,实在是无微不至。薛衣人霍然转过身,凝注着楚留香,道:“但我以为已告诉了你,以为你就是为了要助拳才到松江府米的所以才要设法来探听我的虚实。”赞留香道缨奸以才要设法来偷你的剑,一个人要和老虎搏斗最好先拔挣他的牙齿。”他笑了笑谈淡道:“但楚留香就算是这样的人左轻侯也绝不会是这样的人,召则就不配做薛衣人的对头了”薛衣人道“薛留香若是这种人,那么找我算看错你了,那也只怪我自已有服无珠怪不得别人,是么”这句话正是楚留香方对他说的。楚留香望着他冷漠的面容中公里忽然泛起一阵温睡之心,只因他已发现这老人其实并不像外表看来那么冷酷。他暗中叹了口气,迢“你们的除夕决斗难道已势在必行了么”薛衣人预默了半晌忽然一笑,道“此刻鱼想必已烧好了,我们为何不先喝杯再说”楚留香并不是胡铁花那样的酒鬼,他白天一向很少喝酒的,只有心情特别高兴或者特别悲伤时才是例外。今天也就是例外。但他却不知道今天是特别高兴,还是特别难过,他心里有很多事,而且很复杂,他要找个时候好好想清楚。在没有想清楚之前,他决定什么事也不做·驴鱼侥得的确不差,只不过楚留香却怀疑鱼不是那位施少奶奶做的,因为她手上连一点油腻都没有。楚留香见过很多不会饶莱的女人,却偏偏喜欢躲在厨房里,然後再将菜端出来,硬说:“莱烧得不好,请原谅。”让别人以为莱就是她烧的,因为就连这种女人也知道烧莱不但是做妻子的光荣,也是她丈夫的光荣。楚田香总觉得这种人很可笑,总想问问她们,“你既然觉得不会烧菜很丢人,以前为何不学学呢”施少奶奶果然已娇笑道“只烧得怕不好,香帅你莫要见笑。”楚留香还未说话,薛衣人已淡淡通“你根本连炒蛋都不会,这条鱼也不是你烧的“。─”他话未说完,施少奶奶已红着脸榴了进去。花金弓吃吃笑道:“想不到亲家公也会说话,想必是因为见了香帅心情才特别好,这到应该谢谢我才是。”薛衣人道”不错,等施塔人来了,我定敬他一杯。”花金弓征了怔,勉强笑遂;“香帅在这里坐,我到後面找亲家母聊天去。”薛衣人等她走了,才叹口气,道“她总算听懂了我的话,总算知道自已该到什么地方去了,这倒挺不容易。”楚留香笑道“的确不容易。”薛衣人举杯道:“若不把女人赶走,男人怎能安心喝酒,来喝一杯。”楚留香饮而尽,忽然长叹道“若非薛左两家的世仇,你和左轻侯一定会交成好朋友的。”薛衣人脸色变了变,道“你本是左轻侯助朋友,如今也已是我的朋友,我只望你明白件事……薛左两家仇恨,是谁也化解不开的。”楚留香道“为什么”薛衣人祝声道“你可知道这一百年来,薛家已有多少人死在左家人的手上”楚留香道“是否和左家人死在薛家人手上的差不多。”薛衣人道“正是如此,也正团如此,是以薛左两家的仇恨才越来越深,除非这两家人中有一家死尽死绝否则这仇恨谁也休想化解得开。”楚留香只听得心里发冷,正不知该说什么。突听人大道“好呀,你们有好酒好菜,也不叫我来吃。”一个人横冲直闯的走了进来,却正是那“白痴”薛宝宝,他今天穿的一套红衣服,上面竞绣着只绿乌龟。楚留香发现他好象已全不认得自己、一坐下来就将整盘鱼搬到面前用手提起来就吃。薛衣人缆皱了眉,甜笑道,“这是舍弟笑人,他……他…一”薛宝宝满嘴都是鱼,一面吐刺…‘一面笑道“薛衣人是大剑客,薛笑人却是大吃客,薛笑人虽然从小打不过薛衣人,但吃起来薛衣人却要落荒而逃。”薛衣人怒道“谁叫你来的”薛宝宝笑嘻嘻道“这也是我的家,我为何不能来,你可以骂我笨,骂我没出息,总不能说我不是你老爹的儿子吧。”薛衣人长叹了口气,损着头道“香帅莫见笑,他本来不是这样子的,直到七八年前,也不知道为了什么,竟忽然·…─忽然变了。”越留香心里暗暗叹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这一代名侠,其实也和普通人一样,也有他的烦恼和不幸,只不过这些事都已被他耀目的光辉所掩,人什只能看到他的光采,却忘了有光的地方必有阴影。超留香的本意确实是为了要探查那刺客集团的神秘首领面来的,但现在他主要的目的却改变了。左轻侯是他的好朋友,他定为左轻侯解决这问题,何况,“借尸还魂”这件事实在太不可思议,他自已也想将这件事弄明白,到“薛家庄”来之前,他本有许多话要对薛衣人说。可是现在他忽又改变了主意,他忽然发现这件事其中有许多值得研究之处,所以他决定暂时什么都不说。薛衣人并没有坚持挽留他,只和他订下了後会之期,然後亲自送他到门口,目送着他远去。薛宝宝却躲在门後吃吃的笑。楚日香没有乘车,也没有骑马,他一直认为走路的时候头脑往往会变得很清楚,因为走路可以使血液下降,血液下降了,头脑自臃就会冷静而他现动☆最需要的就是个冷静的头脑。但他究竟发现了什么究竟想什么呢秋天的太阳照在人身上,轻柔温暖得就像是情人的手令人觉得说不出的舒服,秋天,正是适于走路的时候。可是,还没有走出多远趁留香激发现後面有个人不即不离的盯着他,这人骑着匹黑油油驴户,头上戴着顶又宽又大的帽子,而且一直低垂着头,似乎生怕别人瞧见他的面目。楚留香根本就没有回顾瞧他一眼像是不知道後面有人,这人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了走得越来越近。楚留香昭暗觉得好笑,这人想必是个初出江湖的新手,否则他怎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来盯楚留香的稍。将近正午的时候,楚留香就到了秀野桥。桥上有个青衣妇人正闪闪缩缩的向西头眺望,她头上包着钦育布帕,用两只手紧紧抓佐,显然也生伯被人瞧见面目。但楚留香是一眼就瞧出她是谁了。那骑着黑驴子的人看见楚留香走上桥,就躲在一棵树後,却露出了半边脸一只眼睛,将帽子随手搞了下来。他好像以为只有自已有眼睛,别人都瞎子。楚留香却好像真的忽然变成瞎予了·桥上的青农妇人自然就是梁妈,她─张苍老干擅助脸也不知是因为被风欧的,还是骇怕发了青。看到楚留香,她就匆匆赶过来,喘息着道:“谢天谢地,你总算来了。”菠留香道“你以为费骗你以为我不会来”梁妈医嘱着道“但你真有法子能让我再见到小姐么只要能见小姐一面,我。。。我死了也甘心心。”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