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章 刺客梁妈望着楚留香月☆胜企盼的道“你真能够让魏见到小姐”楚留香道”你着有诚心,自然看得到她。”梁妈道“我当然省诚心,观音菩萨”。。”楚留香不让她说完这句话,就抢着道:“好,那么你叁天後再来,莫要在正今等到天黑了再来。”梁妈征了征道:叁天还要再过叁天”楚留香正色道;“这种事自然要选日子·急不得助,你若真有诚心,连叁天都等不得。”梁妈自然很容易就被打发走了,整留香虽觉得对泣善良助老太婆有些抱歉,但这叁天的时阎关系却实在太大。过了叁天後,所有的事也许就会都改观了。突然间,蹄声骤响。那骑里黑驴子的人忽然加速急驰而来,迫到楚留香身後,突地反手一鞭,向楚留香的脖子抽了下去。长鞭破空,划起了央钥的风声。楚留香头也未回,一伸手·就换位了鞭稍,笑晚道“下来吧”他随手抖,那人身子就自鞍上飞超,凌空一个翻身,德在杨畔,头上的遮阳田也扔掉了,露出了一张长的马脸。这居然是施少奶奶。黑驴子直冲到桥头才停了下来,用颈子磨着桥按声声轻嘶那神情倒有几分和施少奶奶相似。楚留香微笑道:“不细是少奶奶驾到险些就得罪了翅摆恕罪。”施少奶奶恨恨盯着他,道“你少说风凉话,我问你一天到晚鬼鬼祟祟的究竟在于些什么你究竟打我什么主意”楚留香叹了口气,道“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太打少奶奶你的主意蚜。”施少奶奶的脸居然也红了,大声道“那么,你将粱妈找来干什么”楚留香道“什么也没有,只不过聊聊天而已。”施少奶奶冷笑道“楚香帅的昧口是』时改变了的,几时变得喜欢践老太婆聊天了”楚留香又四了口气道:“我不找老太婆聊天,难道少奶奶肯陪我聊天么”施少奶奶盯着他眼睛里忽然有了笑意,忽然掉头就走,她的身材不惜,只看背影,倒颇有韵致。

焚留香只希望她莫耍回头,一回头就榴了。不幸施少奶奶却偏偏要回头,面且还笑了笑,道“伤既然要跟我聊为什么不跟我来”楚留香埠弥真的四了口气,他想着有谁敢用“回脖一笑百媚生”这句话来形容这位少奶奶,他一定要跟那人打架。施少奶奶不但在笑,还战了个飞眼,道“你怕什么难道我会吃了你”楚圈香哺哺道“你看来例真像会咬人的。”施少奶奶道“你嘴里咕喂咕喂在说什么”楚留香苦笑道“我什么也汲说,只不过嘴在抽筋而已。”他尽管只希望施少奶奶的脖子忽然脑了筋,再也回不过头来,怎奈施少奶奶助脖子却灵活得很,一下子又回过头来,笑道,“伤又不是小狗,为什么要跟在人家後面走”楚留香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过了中晌,忍不住道,“少奶奶,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聊天助,称要到哪里击”施少奶奶又自了他眼,道“有很多小伙子都在偷偷的我‘雪里红’还以为我不知道。”楚留香只有摸鼻子,发誓今後再也不吃“雪里红炒肉丝”这道菜了,宁可吃萝卜干也不吃雪里红。蹿红红嘲起了嘴道:“喂,你想找我聊天,怎么不说话蚜难道变成了哑吧。”楚留香看到她那娜起了的晚只恨不得能在上面挂个油瓶·只根胡铁花没有来也许真做得出的。楚留香乾咳了西声,笑道“你那位二叔可真有趣,就像个孩子似的,但剑法却又那么高,那天晚上我要不是跑得侠,差点就被他刺了个透明窟窿。”薛红红也笑了,道“幸好你跑得侠,我叔除了院之外,就会使剑·他疯病刚发作助时候,硬逼着我爹爹和他动手·连爹爹都几乎被他刺了剑。”楚留香眼睛似乎忽然亮了,道“後来呢”薛红红笑道“後来爹爹目然还是将他制使了,他─气之下,就疯得更厉害。”楚留香道:“据令尊大人说,他本来并不是这样子的。”薛红红道“瞩,他就是练朝练疯了的。”短留香道:“哦”薛红红道:“他刨法根本就不错但比起我爹爹来自然还差得远,所以就拼命练剑,一心想胜过我爹爹,练得饭也不吃,觉也不腰,但无论他怎么练,还是比不上爹爹。“有一天晚上,他忽将二嫡系了·说是二娜总是扰乱他练剑,但杀了二婶後,他自己也变得演疯宏蹦,老说自已只有十岁,就因为年纪小,所以刨法才不如爹爹。”楚留香叹道:“一个人到无可奈何时,也只有自己骗骗自已了,只不过他…。”薛红红忽然娇四道“我们为什么老是要提他呢难道汉有数曲事可提了么”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你想听什么我就赔你聊什么”商红红膘了他一眼·抿嘴笑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可聊舱事太多了,你难道还不知遭难道还要我来教你”她吃吃笑道“你若还要别人数,你就不是风流侠篮楚留香了。”菠留香听“风流侠盟”这名字就头瘩,更令他头疼的是他发现蹿红红带着走的路越来越偏僻而且路的尽头,林木掩映中,似乎还有几间屋子,他不敢想象到了屋子里之後会发生什么事·但这时他想走已来不及了。薛红红已拉伎他的手,媚笑道:“我带我到个好地方去,你应该怎样感激我才是呢”矩留香道:“我……咳咳,这…”咳咳……”他忽然跳起来,道“不好,你那匹黑驴子不见了,快回去找吧”薛红红格格笑道:“一匹驴于也没有什么了不得,我有了你,还要驴子于什么”若有人说楚留香会脸红,非但别人不倍,只伯连他自已都不会相债,但现在他的股则真有些红了。薛衣人也许就因为杀人杀得太多了,所以才会生下这种宝贝女儿,他还没有被女儿气死,倒真是怪事一件。薛红红已拉着楚留香向那枫林定了过去。阳光映得一林枫叶红如晚霞,枫林中山屋叁五间,建得又小巧,又精致,看来就宛如图画。此刻在楚留香身旁肋若不是薛红红,到了这种地方,他一定会觉得有些“硼团欲仙”,但现在他却觉得自已好使个活鬼。酵红红一只手施着他,一只手巴在推门。菠留香苦笑道“这……这是谁的屋子你也不知道,怎么随便推人家的门若要被人当小偷抓佐岂非冤枉”薛红红道“谁敢将我当小偷”楚留香道“平时自然不会,仍伤若跟我在一起,脱说不定了,我的名声向不好,说不定会连累你。”他一面说,一面就想榴之大吉。但薛红红却路他的手抓得更紧,笑道“你放公吧,这里也是薄家的产亚。”楚留香又想摸鼻子,怎奈两只手都被薛红红披住了,只有苦笑道“你们家的产业倒真不少。”薛红红道“这本是我叁叔没有发疯时独居练刨的地方,後来就空了下来,我二弟打猎时也时常来佐,但这几天他却到……”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已推开门,说到这里,突然听一人忽吼道:“什么人敢乱闯”。吼声中,一样黑忽忽的期四直打了出来·擦着薛红红的头皮飞过,远远落在门外,竟是只靴子。屋予里布置得简单而馈教,咆上铺着又厚又教的兽皮,两个几乎巳脱得完全赤裸的人,正在兽皮上打破。薛红红一开门,男肋立刻怒吼的跳起来,抄起只靴子脱往外面撼·女的赶紧抡起件衣服,掩依胸腹,却还是没有掩位认条白生生的腿,即使用楚留香的跟光来看这两条腿也算是流的。那男的中纪很轻,也是身细皮白肉,长得倒很英俊,只不过脸色苍白眼睛里布满了红丝。看到报门的薛红红,他腿上的怒容立刻变为惊讶,蹿红红看到他,也咆了惊失声道“是你”这少年一把抓起衣服就躲到椅子後面去了。那女的想站起来,看到楚留香笑眯睬的眼隋,赶紧又坐了下来,貉两只又长又直田拼命向里缩。落红红铁青着脑,厉声道“你不是已经到省城去办年货了么怎么会到了这里”那少年一画穿衣服,一面赔笑道,“离过年反正还早得很,我想筹两天再去咆不迟。”薛红红冷笑道“我早就在奇怪,你怎么会忽然勤快起来了,居然接着办事,原来你是想避开爹爹到外面来找野食。”她眼睛一瞪,道;“我问你,这女的是谁”那少年道,“是”是我的朋友。”薛红红冷笑道“朋友我看你“。。”那少年忽然伸出头来,抢着道:“我问你,你这男的又是谁”蹿级红征了征道“是…。.自然是我的朋友。”那少年也冷笑道“朋友我看怕未必吧”薛红红恼差成怒,跳起来吼道“老二,我告诉你,你少管我的闲事。”那少中悠悠道:“好,我们来订个交易,只要你不管我的闹事,我也绝不管你的闲事,否则若是闹出去,只伯你比我更丢人。”薛红红冲了过去,抬起愿一腿将椅子踢翻,大叫道:“我有什么好丢人的我又汲脱光屁股跟人将捣鬼。…”楚留香实在不想再听下去了悄悄带起门,溜了出去,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替薛衣人难受。他现在自然已经知道这少中就是薛家二公于薛斌,这姐弟两人真是一个摸于里铸出来的活宝。只可怜棘衣人一世英名,竞生出这么样一对儿女来,“豪门多孽子”,超留香发觉这句话真是说得有学问。一个人着想成为天下无双的刨客,就最好不要养儿女☆因为最好的刨客,必定是最坏的父亲。剑,就像是女人一样,你想它服从你,就一定要全心全意的对它,否则它就会出卖你。一个人纵在被女人出卖了两百次,还可以再找第两百零一个女人,但只要被剑出卖一次,就得死焚留香汲了口气,哺购道“薛衣人,薛衣人,你虽能将刨招挥如意,但是你自己又何尝不是剑的奴隶…。”房子里那姐弟两人还在争吵,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但门却忽然开了,一个人飞跑了出来,大声道“喂,你等等。”楚留香回头,就看到那方像条小白羊般姥曲在虎皮上的女孩子,正在向他不停的招手。现在她当然穿起了衣服,但扣子还没有扣上,也没有穿碳株,衣襟里露出了一段胃白的皮肤,自的令人眼花百折裙下面露出一截修长的小腿纤巧的足躁和双底平趾敛的脚。楚留香尽量想使自己购眼睛规矩些,尽量不往她的衣襟里面看,但这双脚却实在是种诱惑。只要是男人就无法拒绝这种诱惑。楚留香叹了曰气,道“你是在叫我”那少女道:电币措我有话要跟你说。”她飞奔过来,突然轻呼了一声,一个又香,又甜,又温柔的身子就整个例人了楚留香怀里。楚留香苦笑道“你若想找个人替薛二少爷做完他方还没有做完的事,你只伯找错了。”那少女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颠声道“我的胸·我的脚…。”楚留香这才发现她的脚原来已被石头割破了,鲜血一滴滴往下流,疼得她眼泪都几乎流了出来。她不但腿美,脚美,脆也美,此刻美丽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再加上几滴眼泪,更显得楚楚可怜。楚留香又不禁叹了口气,哺哺道“下次跟别人幽会的时候,记住千万莫要脱靶子。”这女孩子看来虽是那么丰满,但身子却轻得很,楚留香几乎完全没有用力气,就将她抱了起来。那少女咬着嘴唇勉强一笑,轻轻道,“谢谢你。”范田香的鼻子虽然不灵,但还是嗅到了一阵如兰似田,可以令任何男人心跳加快的香气。他只有将鼻子尽量离得远些,苦笑道“他用不着谢谢我,还是谢谢你的脚吧。”那少女的肠飞红了起来,道“快走,莫要等他们追出来。”其实楚留香又何尝不怕薛红红退出来,用不着她说,菠留香已一馏烟般窜入了山坡下的树林里。虽然刚过正匀’还没有多久,树林中光线却很缴默,无论任何文人·在这种光线中看来都会变得漂亮些的,何况这女孩子本来就美得很楚留香实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这种诱惑。他只好转过眼睛,道“你要我将你抱到什么地方”那少亥喘息着,忽然拨出一柄尖刀楚留香正觉得她身上的香气有点要命,这柄尖刀已抵住了他的胸膛,“嘶”助,将他的衣服划破了一条缓。这一着倒真的大出楚留香意料之外。只所那少女冷冷道“你若还想要命,就得答应我一件事”楚留香四道“像你这样助女孩子要男人答应你,还用得着刀么”那少女咬着牙,厉声道“你少胡思乱想,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矩留香道“哦”那少女道:“你莫以为我刚刚是在。。。在因那姓薛助幽会,我只是…·“只是…─”说着说着,她眼泪又流了下来了,美丽购股上充满了愤怒的怨恨之色,甚至连境唇都被咬出血来。楚留香沥面开始觉得这女孩子有趣了,只因他已被她引起了好奇之心,他忍不住问道“你只是在于什么”那少女道:“复仇”楚留香讶然道“复仇为谁复仇”那少女道“我姬姐”楚留香道:“你姐姐她难道是死在那位薄公于手上助”那少女恨根道:“薛赋虽没有杀她,但她死得却更惨,薛赋着一刀系了她,反闺好些。”楚留香道,“那么他是用什么法子害死你姐姐的”那少亥道“他用的是最卑鄙、最可根的手段,害得我姐姐…。”她忽然顿任语声,蹬着楚留香道“魏已说得太多了,我只问你,你肯不肯答应”楚留香道:“答应什么事你要我帮你复仇”那少女道“小馅。”楚留香道“伤若不将事情对我说清楚,我怎么能帮你的忙呢”那少文道“无论如何,你都非答应我不可,否则藏就耍你的命”楚留香笑了,道“你以为伤真能杀死我”那少女将刀握得更紧,厉声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她话刚说完,突觉身子一麻,手里助刀也不知怎地忽然就到了楚留香手上,就好像楚留香用了什么魔法样。楚留香道“你这把刀本来是淑备杀薛公子的”那少女拼命唆着牙,全身还是在抖个不停。荧留香叹了口气,道“幸好你方还没有机舍下手,否则懒此刻只伯也己死在薛湖手上了。”他的手一场,刀就飞了出去,“夺”购,钉在树上。楚留香道:“你既非杀人的女孩子,这把刀也不是杀人的刀,你若真的想复仇,看来还得另外想别的法子。”那少女忽然放声痛哭起来,用一双又白又撇的小手,拼命猛着楚留香购胸膛,痛哭着道“你杀了我吧’·…你乾脆杀了我倒好楚因香苦笑道:“伤莫弄错了,我可不是那位薛公于。”那少女嘎声道:“若不能为我蛆姐复仇,我也不想活了…·。我也不愿活了”…”她忽然挣扎着从楚留香怀里眺下去,去拨树上的刀。但她还没有冲过击,楚留香忽又到了她面前。她身子又冲入了楚留香怀里。楚留香轻轻拍着她的肩头,柔声道“像你这样又年轻又美丽助女孩子,若抱不肯活下去,那还有什么人能活得下去的呢伤若连活购勇气筋没有,怎么能替你姐姐复仇”那少女垂着头,跺着脚,流泪道销反正已没希望了,死了倒干净。’楚留香通“谁说你没希望”那少女霍然始起头道“你……你肯帮我的忙”楚留香道“也许,可是你一定要先将这件事汲明白。”他扶着她在对下坐了下来,静静的瞧着她道“你至少总得先告诉我你是换什么名字”他目光是那么温柔,又那么明亮,令伤觉得他不但可以做你骚温柔的情人,也可以做你忠诚的朋友。那少女巫下头,苍白的面颊已起了阵红晕,嘎蠕着道“我姓石…。”楚留香道“石小毛”那少女红着脸道“不是,石绣云。”楚留香笑了,道“这名字正配得上你,你也是这地方的人”石绣云道”赐。”楚留香道“就使在这附近”石绣云道“我们家种的田,也是薛家庆随,魏父亲汲有去世的时候,还在薛家的私整里教过书。”楚留香道“所以你姐姐才会认得薛涸”石绣云咬着嘴唇道“薛斌小购时候,我父亲最喜欢他,总说他又聪明,又能干,文武全材,将来一定有出恳,所以时常带回家来玩,谁知他,…。他竟是个人面兽心助畜牲,爹爹在九泉下着知道他做助事,怕”“怕。”。”说着说着,她不黎又轻轻吸泣起来。楚留香道“你姐姐究竟是怎么死的呢”石绣云只是摇头,流泪,什么活都不说·楚留香知道这件事其中必有许多难宫的隐衷,他本不愿逼别人说出自己不愿说的事。但薛赋却是施菌的未婚夫婿,有关他的每件事,都可能关系着这“借尸还魂”的秘密。楚留香忽然道“你的脚还疼么”石绣云又流着洞点了点头。楚切香轻轻握住丁她细巧的足踊,用一块洁白的丝巾温柔的替她擦净了脚底购血污和泥沙。石绣云的身子已剧烈的颤抖起来,脸上更红得像是晚霞,只觉全身再也没有一丝力气,谈头都无法抬起。全身都窿发抖。楚留香用丝巾替她包扎着伤口,忽又问道“你姐姐是不是上了薛赋随额”石绣云似乎已连一丝抗拒的力量都没有了,无论楚留香问她什么,她都会毫不迟疑购回答。她说得虽然含糊不清,但楚留香也已明白她姐姐在痴恋着一个人,那人却是个蹲情人,她姐姐为相思所苦,缠宏入骨,竟至一病不起,姻看到她姐姐死前的痛苦,所以才决心杀死这负心的人菠留香四通“你说的不错,他骗得她这么掺,倒真不如一刀杀了她反倒仁慈些,可是……你是怎么知道这男人就是薛腻”石绣云恨恨道“我当然知道。”楚留香道“是你姐姐告诉你的”石绣云又流泪道“她……她对他实在太好了,直到临死时还不肯说出他的名字,但用不着她说,我也知道。”楚留香道:“为什么”石绣云道“因为数蛆姐病重的时候,薛田总是借故来探听消息,看他那种鬼头鬼脑的样子,我就细道他没有安什么好心。”她咬着牙道“我知道他是希望我姐姐快些死,他才好放心跟施菌成亲。”楚留香执吟着,哺购道“不错,他若和这件事全无关系又怎会对日你姐姐的病那么关心”石绣云道:“所以我姐姐死之後,我就决心杀了他。”楚留香叹了口气·道“所以你就到那里去找他。”石绣云道“我细迈他时常都到那小屋于里去的,所以就在那里等着,等了两天,果然被我等到了,可是……”她留然接着道“可是我也细道我绝没有杀死他的力量,所以……所以我就……”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所以你就想到了那法子。”石绣云垂厂头,田声道:“我除了用那种法子之外,根本就没有别的法子接近他。”美丽助阑体的确是女人最好的武器。楚留香四了口气,苦笑道:“你不觉得这法于太冒险了些”石绣云头垂得更低,流泪道:“我早巳准备杀了他之後,自已也一死了之。”楚留昏沉默了半碗,忽又问道“你姐姐是在娜天死的”石绣云道“九月二十七,座立冬前一天的晚上,也就是大前天晚楚留香道:“那么,她现在还没有下葬”石绣云道:“第二天就已经下葬了。”楚留香皱眉道:“为什么要如此匆忙”石绣云道“我二叔坚持要快些将她下葬,他老人凛说人死了之後,只为‘人士为安’。”焚留香道“你二叙”石绣云道;“我父母都已去世了,什么事都由二叔作主。”楚留香又抗战了半晌,道“我想。。“我想到你姐姐助墓上去瞧瞧。”秋风肃杀,已吹寒了白杨下的一黄土。单薄的石碑上很简单的到着:“石风云之墓。”一个被麻带孝的少中,正跪在墓前,哀哀的悲哭着。楚留香和石绣云远远就看到这少年了。石绣云讶然道“这人是谁为什么来哭我姐姐的墓”楚留香也觉得很奇谈,道“你不知道他是谁”石绣云道“除了二叔外,我们连个亲人都没有…。”那少中似乎己被他们助脚步声历惊动,突然跳了起来,用又手掩着脸飞也似的跑走。他身怯居然很快,看来轻功的根基很不锗。但没有人能任楚留香面前跑掉的。楚留香身形闪,已挡狂他面前。这少年从未见过身法这么快的人,简直是快如鬼德,一惊之下,脸色都黄了,口声道“求求你,让我走吧,甄并没有做什么”楚田香道“你既然没有做什么事,为何要逃呢”这少年道“我。。。我。…”突然出手一拳,向楚留香胸膛击出。…一☆…这攀居然也很快,看来他武功的根基也很不错。但除了撤娇的女孩于外,又有谁的拳头能打得上楚留香的胸膛楚留香又一闪,伸手就习任了他的腕脉。这时石绣云也已赶了过来,这少年真倔不得将自己的头藏到糖档里去,但石绣云还是看到了他,失声道“是伤”楚留香道“你认得他”石绣云道“他是薛斌的书童,小时候也常跟碎筋到我家去的。。她瞪着那少中,沙“倚剑,我问你,你慌里慌张,鬼鬼祟绍随究竟在于什么”倚切似乎刚渡过泪,此刻却在流着拎汗,勉强赔笑道,“我“。”我没有呀。”石绣云道;“我姐姐死了,为什么要你来披麻措孝”椅剑道“我……我…。严他似乎忽然灵机一动,立刻大声道:“石教师一网对我很好,石妨娘去世,我自然耍尽尽心。”石绣云道“那么我父亲去世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披麻带孝呢”倚剑怔住了,满头大汗如两而落。石绣云忽然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发,嘎声道:“你……你难道敢对戮蛆蛆……”她话末说完,倚剑已跪了下去,以首顿地,嘶声道“我该死,求姑娘饶我我该死…。”石绣云瞪着他,身子又颤抖起来,忽然狂吼道“我杀了你……我杀了你……”但楚留香已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无论如何,他这么做总是出于诚心,拢若死了,若有人肯为我披麻带孝,我也就死得很安心了。”石绣云道:“可易他。。”他怎么能对我姐姐……我扭姐怎么会对他…”姻又急,又忽,连话都不说清了。楚留香四通:“你莫忘了,他也是人。”石绣云忽然放声哭了起来,跺着脚道“我错了,我弄错了,我不该夫找薛筑,我怎么能在他面前那么丢人我以後还有什么股见人”楚留香轻轻楼住了她,他的手臂是那么温柔,那么坚强·无论多么悲伤,多么紊乱的心在这里都月似获得平静。倚剑仍然跪在地上,流着泪。楚留香四道:“她死了你如此伤心,她活财,你为何不对她好些”椅剑流泪道:书民不敢。”楚留香道:“不敢为什么不敢”倚剑道“我是个低叁下四的人,我配不上她。”楚留香道“所以你宁可眼看着她为你而死”倚剑痛哭失声通“我不知道她会这样,我也不知道她对我这么好。”楚留香道“无论怎么样,她疯重的时候,人总该去看看她的。”倚剑道“是她叫我莫要去找她的。”楚留香损了报头,四道“这女孩子若要你莫去找她,她的意思也许就是耍你去找她,你劳连这道理都不明白,怎么能做男人”倚剑征了怔,吃吃道“但她说她永远也不要再见我。”楚留香叹道“那是因为她觉得你太没有勇气,所以才故意这么说助,你若真的爱她,就该鼓起勇气向她求亲。”椅剑道“她若真有这意思,为什么不说出来”楚留香苦笑道:“她若肯说出来,就不是女子了。”倚剑征了半晌,忽然将头撞在地上,病哭着道“风云,我该死,我是个混蛋,是个果子……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不但害苦了我,也害了自己。”楚图香四了口气,哺赌道:“其实你也用不着难受,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每个男人都会变成果子的。”看着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号陶大哭,实在不是一件愉快的事,等椅剑哭声停下来的时候,楚留香就立刻道“我想请你做件事,不知道你肯不肯答应”倚纫抽拉着道:“你是个好人,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楚留香道“请你转达薛公子,就说我大後天晚上在那小屋等他,希望他来砚我见见面。”椅例道:“可是。…我家公于怎知道你是谁呢”楚留香道“我叫楚留香。”俺剑就锻是忽然吞下个热鸡蛋,整个人都擅住了,逐气都进不过聚。他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过了半晌,才长长吐出口气,吃吃道:“你老人家就是楚香帅”楚留香笑了笑,道“我就是楚留香,但却并不老。’倚剑用袖子擦了摄鼻涕,哺哺地说道“早知你老人家就是楚留香,方就算杀了我,我也不敢出手了。”石绣云这时张大了跟睛痴痴的望着楚留香,等倚剑走了,才轻轻叹息一声,道:“原来你这么有名…·。”楚留香苦笑道“有名并不是件好事。”石绣云垂下了头,望着自己的脚,望着胸上的那块丝巾,也不知在想什么竞想得出了神。楚留香道“我也想求你一件事,不知你肯不肯答应”石绣云轻轻道“你说吧,无论什么事我都肯答应伤。”她似乎忽然发觉自己这句话说得有些语病,面色又飞红了起来,在渐已西斜的阳光下,看来就像是一朵海棠。楚留香心里也不禁泛起了阵涟潞,柔声道“那么你赶快回家好好睡一觉,将这所有的一切事都暂时忘记。”石绣云道“你呢”楚留香道:“我还要去办些事,等到……”石绣云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大声道“其实你用不着赶我走,我也不会缠住你的,我至少还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不要股……”她虽然在勉强控制着自己,语声还是不免已有些呸咽,刚擦干了购眼沮又筋筑的流了下来,话没有说完,就扭头飞奔了出去,可是还没有奔出几步,脚下一个路跟,又跌倒在地上。楚留香苦笑道“你为什么耍说这种话你可知道,就算你不绝住我,我也要缠你的。”石绣云流着泪说道:“你也用不着来骗我,做你这样助名人,自然不会愿意和我这样助女孩子来往,你……你走吧。”楚留香俯下身,轻抚着她的柔发,道“谁说我不愿和弥来往,我一直想绚你今天晚上在这里见面,可措你不等我说完话,我愿我发胺石绣云征了征,眼泪不再流了,头却垂得更低,幽幽道:“现在我既然已跟你发了脾气,你自然不愿意再和我见面了。”楚留香笑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也会发孩子脾气。”石绣云踞起了嘴,道:“谁说我是孩子你看我还馒孩子么”任何人都可以看出她不再是孩子了,就算是孩了☆也可以感觉得出,她日己也狠明白这点·故意深深吸了口气似乎超证实目己的话,又似乎在向楚留香示威,那丰满的胸膛几乎已涨破了衣服。楚留香摸了模鼻子,笑道”你自然也是大人了,你以质就该像大人一样莫要乱发脾气也莫要再胡思乱想……”他目光自她的胸膛望下,落在她纤巧的躁上,包在她纤足上的丝印,又渗出了一丝丝皿。楚留香忍不住又道“你的脚若还在疼,我……我抱你回去好不好。”石绣云道“你若抱我固家,以後只伯就要别人抱你了。”楚留香道“为什么”石绣云“唉嘛”一笑,道“我二叔若看到你抱我回家,不打断你的腿才怪。”她娇笑着自楚因香身旁路开,忽又回解笑通“莫忘了,今天魄这砍她胞得很快,也没有控狡。她的脚似已不痛了。矩留香望着她纤细的腰胶,飞扬的黑发,忍不饺特自已的鼻子重重的捏了下,苦笑着哺哺道“楚贸香蚜超留香,看来你的病已越来越重了。”他国已很明白自己助毛病,那就是一遇见美丽的女孩子,他的心就软了,随便怎么样咆扳不起胜来说话。也不知为了什么,也许是因为他的运气太好,也许是因为他运气太坏,他时常总是会遇见一些美丽的女孩子。最要命的是,这些女孩子也都很喜欢他。楚留香算淑薛红红和薛赋都已走了·於是他又回到那小屋,小因果然空无人迹倒圈了购椅子也没有按起来。他就像遗落了什么东西似的,在屋予里嫂索了很久表情看来很失望·显然什么也没有找着。屋于里有个很大的铁火炉,现在还是秋天这火炉自然已有很久没有用过了。侗炉子上却连一点灰尘都没有。楚留香眼睛一亮,打开了炉门就发现炉里于藏有中小铁路,镊箱塑装的竞都是女子梳妆的花粉。这小屋本是个很男性化的地方,只有这铁箔却显然是女子之物,里面每样东西翱很精致,有个小小购菱花镜,两柄檀香木的梳子,几盒网脑和粉也都是很上等的品质这些东西的主人想必是个很讲究修饰的女子,身份也一定不低,否则就用不起这么资的东西。一个和别人幽会过的女子,自然很需要梳搞头发,抹抹脑腊,将自己重新打扮打扮,才好回去见自已购丈夫。但这铁箱子却绝不是花金弓助,饱不是薛红红的,因为他们身上的香气很浓郁这些花粉的香气却很清雅。那么,是谁格这铁路子藏在这里的呢楚留香用手指的了些花粉,抹在鼻子上,仔细嗅了很久,嘴角渐渐缀出了丝满意的微奖……门是开着的。就在这时突然有个人自门外掠了进来。他穿着紧身的只衣,以黑巾藐面,身法侠如急风,轻如飞霸,手中一柄长剑更急如闪电。长剑闲电般刺向魏留香的背心。这一剑之快,纵然是迎面刺来的世上只伯也很少有人能闻避得开,何况是自背後暗算。楚留香只觉背心寒剑风刺耳,再想闪避,巳来不及了。剑尖已刺入他的背脊·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