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1 章 深宫救驾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一章深宫救驾

九月十五,夜。

月明如水。

陆小凤从那道“妄入者死”的黑漆门中走出来,沿着北墙下的阴影,走向太和殿,正想找个合适的地方掠上去,忽然发现大殿的阴影下,居然有个人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显得说不出的孤独颓废。

他用不着再看第二眼,就知道这个人是卜巨,他已看出卜巨的轻功并不高,要掠上这飞阴人云的金蛮殿,却一定要有绝顶的轻功。

卜巨刚才对他那种笑容,他还没有忘记,他想过去对卜巨那样笑一笑,可是他走过去的时候,脸上露出的却只有同情和安慰。

只不过同情有时也像讥讽一样伤人。

卜巨看了他一眼,霍然扭转头。

陆小凤忽然道:“从前有只麻雀,总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因为它会飞上天,它看见老虎,就要和老虎比比,看谁飞得高,你知不知道老虎怎么办?”

卜巨摇摇头。

他本来已准备要走的,可是他想不通陆小凤为什么会说起故事来,不由自主也想听下去。好奇心本是人人都有的。

陆小凤道:“老虎当然不会飞,它只不过吹了口气,就把麻雀吞下肚去。”

他笑了笑,道:“从那次之后,再也没有麻雀去找老虎比飞了,因为麻雀倒也明白,能飞得高的,并不一定就是了不起的英雄好汉ao卜巨也笑了,笑容充满着感激,心里充满了温暖,他忽然发现陆小凤并不是他以前想像中的那种混蛋。

陆小凤拍了拍他的肩,道:“你有没有见过老虎爬绳子?”

卜巨道:“没有。”

陆小凤道:“我也没有,可是我想看看。”

卜巨道:“你有没有见过身上带着绳子的老虎?”

陆小凤道:“没有。”

卜巨道:“那么现在你就已看见了。”

他身上本就准备了条长索,却一直没有勇气拿出来,他宁死也不愿丢人。

陆小凤微笑着接过绳子,始起头,轻轻吐口气,苦笑道:“这上面只怕连麻雀都未必飞得上去。”

从了面看上去,太和殿的飞檐,就像是个钩子,连月亮都可以钩住。

这么高的地方,天下绝没有任何人能一掠而上,陆小凤也不能。

可是他有法子。

卜巨从下面看着他,只见他忽而如壁虎游墙,忽而如灵猿跃枝,接连几个起落后,就已看不见了☆别人都是从前面上去的,他并没有看见,因为那时候他已—个人偷偷的溜到后面来,但他却相信他们的轻功绝对比不上陆小凤。

因为他已将陆小凤当做自己的朋友。

飞檐上已有长索垂下,他心里觉得更温暖!能交到陆小凤这种朋友,实在真不错。

大殿上铺满子黄金般的琉璃瓦,在月下看来,就像是一片黄金世界。

陆小凤将长索系上飞檐,转过头,忽然怔住。

这上面本来应该只有五人,可是他一眼看过去,就已看见十三四个,每个人身上都有条变色的缎带,其中还不包括他所知道的那五个人,老实和尚他们还在殿脊另一边。

他并没有看清这些人的脸,高耸的殿脊后,已有个人蹿过来,脸色苍白,面带冷笑,正是大府西高手中的丁四爷丁敖。

陆小凤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丁敖冷笑道:“我正想问你。”

陆小凤道:“问我?”

丁敖道:“我们交给你几条缎带?”

陆小凤道:“六条。”

丁敖道:现在来的人却已有二十一人,他们这些缎带是从哪里来的?“

陆小凤叹了口气,苦笑道:“我也想问你。”

屋脊上又有两个人走过来,殷羡走在前面,后面的是“潇湘剑客”魏子云。

殷羡走得很快,显得很紧张,魏子云却是气度安闹,步履从容。

在这种陡如急坡,滑如坚冰的琉璃瓦上,要比奔跑纵跳困难,在这种情况,还能保持从容镇定更不容易。

陆小凤已看出这位号称大内第一高手的潇湘剑客,绝不是空有虚名的人,他的武功和内力,都绝不在任何一位武林名家之下。

殷羡冲过来,沉声道:“你们问来问去,问出了什么没有?”

陆小凤苦笑着摇摇头。

魏子云道:“这种事本来不是二言两语就能问得出来的,现在也不是追根究底的时候。”

殷羡道:“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魏子云道:“加强戒备,以防有变。”

他沉吟着,又道:“你传话下去,把这地方的守卫暗卡都增加一倍,不许任何人随意走动。”

殷羡道☆“是。”

魏子云道:“老四去调集人手,必要时我们不妨将乾清门侍卫和里面轮休的人也调出来,从现在起,无论谁都只许出去,不许进来。

丁敖道:“是。”

他们显然已经练成了一种特别的身法,上下大殿,身子—翻,就没入飞檐后。

魏子云对陆小凤笑了笑,道?,“我们四面去看看如何?”

陆小凤道:“好极了。”

这地方并不是一眼就能看得完的,看来也不似是个屋顶,却有点像是片广场,中间有屋脊隆起,又像是片山坡。

这边的人一共有十三个,大多数都是单独一个人站在那里,静候决战开始,绝不跟别人交谈。

他们身上都没有兵刃,帽子都压得很低,有的脸上仿佛戴着极精巧的人皮面具,显然都不愿被人认出他们本来的面目。

魏子云和陆小凤从他们面前走过去,他们也好像没看见。

这些人是什么来历?行迹为什么如此诡秘?“

魏于云还是走得很慢,说话的声音也很低,缓缓道:“你能不能看出他们的身分来历?”

陆小凤道:“哦?”

魏子云道:“这两天京城里黑道朋友也到了不少,据说其中有几位是早已金盆洗手的前辈豪杰,也有几位是身背重案,又有极厉害仇家的隐名高手,都久已不曾在江湖中走动。”

陆小凤道:“这就难怪他们不愿以真面目示人了。”

魏子云道:“这些人行踪秘密,来意却不恶,也许只不过因为稳极恩动,想来看看当代两位名剑的身手风采”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旦愿如此。“

魏子云道:“令我想不通的是,他们身上怎么也会有这种缎带?”

陆小凤问:“宫外是否还有这种缎子?”

魏子云道:“绝没有。”

他又解释道:“这种变色缎带还是大行皇帝在世时,从波斯进贡来的,本就不多,近年来已只剩下一两匹,连宫里的娘娘都很珍惜。”

陆小凤不说话了,他忽然想起了司空摘星。

魏子云道:“我倒也知道有位‘偷王之王’已到了京城,而且已到了这里。”

陆小凤忍不住道:“你认为缎带是他盗出去的?”

魏子云笑了笑道:“这种事我们昨天早上才决定,在我们决定之前,这种缎带在他眼中看来,绝不会有什么价值,他当然不会冒险来偷盗。”

陆小凤道:“可是昨天晚上……”

魏子云淡淡道:“昨天晚上我们四个人都在里面通宵末睡,轮流当值,就算有只苍绳飞进来,我们也不会让它再飞出去。”

他的声音里充满自信,陆小凤松了口气,道:“所以你并没有怀疑他。”

魏子云道:“没有。”

陆小凤道:“你怀疑的是谁?”

魏子云声音压得更低,道:“能将这缎带盗出去的,只有四个人。”

魏子云道:“四个人?”

魏子云道:“就是我行I 兄弟四人。”

陆小凤轻轻吐出口气,这句话本是他想说的,想不到魏子云自己反而说了出来,看来这位满湘剑客不但思虑周密,而且粳直公正哪。

魏子云道:“其实你也该想到的,据说外面已有人肯出五万两银子买一条缎带,黑道上的朋友钱财来得容易,出价可能更高。”

陆小凤叹道:“人为财死,财帛动人心,为了钱财,有些人的确是什么都能做得出的。”

魏子云也叹了口气,道:“殷羡交游广阔,挥金如士,丁敖正当少年,难免风流;屠老二虽是比较稳重,可是胸怀大志,早已想在江湖中独创一派,自立宗主,所以一直都暗中跟他以前的朋友保持连络。这些都是很花钱的事,只凭—份六等侍卫的俸禄,是养不活他们的。”

他掐起头,凝视着陆小凤,又道:“但他们都是我的好兄弟,若没有真凭实据,我心里纵然有所怀疑,也不能说出来,免得伤了兄弟间的和气。”

陆小凤道:“难道你想要我替你找出真凭实据来?”

魏子云又笑了笑,道:“这件事你也难脱干系,若能查明真相,岂非大家都有好处?”

陆小凤只有苦笑。

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确没有看错这个人,这人有时的确是条老狐狸。

大殿屋脊另—边,人反而比较少些,除了老实和尚、司空摘星、木道人、唐天纵和刚上来的卜巨外,就只多了严人英和古松居士两个人。

司马紫衣居然没有来,古松居士后来解释,道:“司马庄主有事急着赶回江南,却将缎带让给了我。”

陆小凤了解司马紫衣的心情,以他的为人,当然非回去不可。

他也无颜再见陆小凤。

—些有了一派宗主身份的武林前辈,爱惜羽毛,自尊自重,当然绝不会去买来历不明的缎带,别人也不会拿去卖给他们。

所以这些人反而没有露面。

魏于云道:“我已将禁城四门全都封锁,从现在起,绝不会再有人进来。”

陆小凤道:“叶孤城呢?”

魏子云道:“白云城主早已到了。”

陆小凤道:“他人在哪里?”

魏子云道:“他们约定是在子时交手,我已将他们安排在隆宗门外的户部朝房歇下,看来他好像……”

陆小凤道:“好像怎样?”

魏子云叹道:“他的脸色很不好,有人说他重伤末愈,好像并不是谣传。”

他没有接着说下去,忽又笑了笑,道:“那几位朋友好像都在等你过去,你只管请便。”

那边的确有好几双眼睛都在看着陆小凤司空摘星的眼睛在笑,老实和尚的眼睛在生气,〔巨和严人英的眼睛充满感激。

陆小凤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微笑道:“你怎么来迟了。”

严人英道:“我……我本来不敢来的。”

陆小凤道:“不敢?为什么不敢?”

严人英的脸仿佛有些发红,苦笑道:“若不是老实大师助了我一臂之力。我就算来了,很可能也只有在下面站着。”

陆小凤笑道:“老实大师?我倒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称呼他ao他笑嘻嘻的看着老实和尚,好像又想过去找这和尚的麻烦。

谁知他刚走了两步,突然闪电出手,刁佐了司空摘屋的手腕。

司空摘星吓了一跳,失声道:“缎带我已还给了你,你还找我麻烦干什么?”

陆小凤沉着脸,冷冷道:“我就是要问你,这两条缎带从哪里偷来的?”

司空摘星道:“我一定要告诉你?”

陆小凤道:“你若不说,我就要你这只手永远再也休想偷人家的东西。”

他的手在用力,竟已将司空摘星的手捏得“格格”作响。

司空摘星叹了口气,苦笑道:“其实我就算说出来,你也未必会相信。”

陆小凤道:“你说说看。”

司空摘星道:“这两条缎带我倒真不是偷来的,是别人买来送给我的,因为他欠我的情。”

陆小凤道:“这人是谁?”

司空摘星道:“人家花了好几万两银子买东西送给我,只要我替他保守秘密,我就算不够朋友,至少也不能这么快就出卖他呀aD陆小凤道:”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出卖他?“

司空摘星道:“最少也得两三天。”

两二天之后,这件事也许已事过境迁,再说出来也没有用了。

陆小凤目光闪动,道:“那个人是不是只要你替他保守两三天的秘密?”

司空摘星虽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陆小凤道:“现在你一定不说?”

司空摘星淡淡道:“你就算捏碎我这只手也没关系,我反正已准备改行ao陆小凤也知道他偷东西的时候虽然常常六亲不认,却绝不是个会出卖朋友的人,忽然笑了笑,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oo司空摘星笑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不说给我听听?”

陆小凤道:“附耳过来。”

他果然在司空摘星的耳边轻轻的说出了‘个人的名字。

司空摘星忽然笑不出了,陆小凤眼睛里却发出厂光,他已看出自。

七八条断断续续,零零碎碎的线索,现在终于已将它连接起来,只不过还差最后一颗扣子而已。

司空摘星又在叹气,喃喃道:“这人说我是猴精,其实他自己才是……”

他的话忽然被打断,殷羡忽然又从飞檐下出现,道:“白云城主已来了。”

月光下果然已出现条白衣人影,身形飘飘,宛如御风,轻功之高,竞不在司空摘星之下。

司空摘星又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叶孤城也有这么高的轻功。”

陆小凤眼睛里却带着种奇怪的表情,过了很久,才吐出口气,带着笑道:“轻功若不高,又怎能使得出那一着天外飞仙?”

月已中天。

屋脊前后几乎都站满了人,除了那十三个不愿露出真面目的神秘人物外,还有七八位穿着御前带刀侍卫的服饰,显然都是大内中的高手,也想来看看当代两大剑客风采。

从屋脊上居高临下,看得反而比较清楚一些。

在月光下看来,叶孤城脸色果然全无血色,西门吹雪的脸虽然也很苍白,却还有些生气。

两个人全都是白衣如雪,一尘不染,脸上全都完全没有表假在这一刻间,他们的人已变得像他们的剑一样,冷酷锋利,已完全没有人的情感。

两个人互相凝视着,眼睛里都在发着光。

每个人都距离他们很远。他们的剑虽然还没出鞘,剑气都已令人心惊。

这种凌厉的剑气,本就是他们自己本身发出来的。

可怕的也是他们本身这个人,并不是他们手里的剑。

叶孤城忽然道:“一别经年,别来无蒜?”

西门吹雪道:“多蒙成全,侥幸安好。”

叶孤城道:“旧事何必重提,今日之战,你我必当各尽全刀。

西门吹雪道:“是ao叶孤城道:”很好oH他说话的声音本已显得中气不足,说了两句话后,竟似已在喘息。

西门吹雪却还是面无表情,视若不见,扬起手中剑,冷冷道:“此剑乃天下利器,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

叶孤城道:“好剑。”

西门吹雪道:“的确是好剑。”

叶孤城也扬起手中剑,道:“此剑乃海外寒剑精英,吹毛断发,剑锋三尺三,净重六斤四两。”

西门吹雪道:“好剑JU叶孤城道:”本是好剑。“

两人的剑虽已扬起,却仍未出鞘一拔剑的动作,也是剑法中不可缺少的一门,两人显然也要比个高下。

魏子云忽然道:“两位都是当代之剑术名家,负天下之重望,剑上当必不致淬毒,更不会秘藏机簧暗器。”

四下寂静无声,呼吸可闻,都在等着他说下去。

魏子云又道:“只不过这一战旷绝古今,必传后世,末审两位是否能将佩剑交换查视,以昭大信?”

叶孤城立刻道:“谨遵台命。”

西门吹雪沉默着,过了很久,终于慢慢的点厂点头。

假如在一个月前,他是绝不会点头的,生死决战之前,制敌利器怎可离手?“

但现在他已变了,缓缓道:“我的剑只能交给‘个人。

魏子云道:“是不是陆大侠?”

西门吹雪道:“是。”

魏子云道:“叶城主的剑呢?”

叶孤城道:“‘事不烦两主,陆大侠也正是我所深信的人。

司空摘星忽然叹了口气,哺哺道:“这小于连和尚的馒头都在偷,居然还有人相信他,奇怪奇怪。”

他说话的声音虽低,但是在此时此刻,每个宇别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木道人已忍不住要笑了,卜巨忽然也大声道:“陆大侠仁义无双,莫说是一口剑,就算是我的脑袋,我卜巨也一样交给他。”

严人英立刻也跟着道:“在下严人英虽然是个无名小卒,可是对陆大侠的仰慕,也和这位卜帮主完全一样。”

其实严人英当然不是无名小卒“开天掌”卜巨不但名头响亮,说起话来更声若洪钟,两个人抢着替陆小凤说话,好像生怕别人误会了他。

司空摘星只有苦笑,悄悄对陆小凤道:“莫忘记大家本是来看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

陆小凤道:“我知道。”

司空摘星道:“可是大家现在却全都看着你。…陆小凤笑了笑,大步走出去,先走到西门吹雪面前,接过他的剑,回头就走,又去接下时孤城的剑,将两柄剑放在手里哺哺道:”果然都是好剑ao魏子云道:“就请陆大侠将这两柄剑让他们两位交换过6 过目。”

陆小凤道:“你要我把西r]吹雪的剑交给叶孤城,把叶孤城的剑交给西门吹雪么?”

魏于云道:“不错。”

陆小凤道:“不行。”

魏子云怔了怔,道:“为什么不行?”

陆小凤忽然道:“这么好的两口剑,到厂我手里,我怎么舍得再送出去?”

魏子云怔住。

所有的人都怔住。

陆小凤把剑鞘夹在腋下,手腕一反,两剑全都出鞘,剑气冲霄,光华耀眼,连天上的—轮圆月都似已失去了颜色。

大家心里都在暗问自己,“这两柄剑若是到了我手里,我是不是舍不得再送出去?”

陆小凤又道:“利器神物唯有德者居之,这句话各位听说过没有?”

没有人回答,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

陆小凤道:“这句话我听说过,我也看出了这两柄剑上没有花样oo这句话说完,剑已人鞘,他忽然抬起头,将一柄剑抛给了西门吹雪,一柄剑抛给了叶孤城就扬长走回去。

大家又全怔住。

司空摘星忍不住道:“你这是干什么?”

陆小凤淡淡道:“我只不过让他们明白,下次有这种事,千万莫要找我,我的麻烦已够多了,已不想再管这种无聊的事。”

司空摘星道:“这是无聊的事?”

陆小凤道:“两个人无冤无仇,却偏偏恨不得一剑刺穿对方的咽喉,这种事若不是无聊,还有什么事无聊?”

他听罢已明白陆小凤的意思,是希望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彼此手下都留点情,比武较技,并不—定非要杀人不可。

这意思别人当然也已明白,魏子云干哼两声,道:“子时已过,明日还有早朝,两位这一战盼能以半个时辰为限,过时则以不分胜负论,高手较技,本就争在一招之间,半个时辰想必已足够。”

他再也不提换剑的事,决战总算已将开始,大家已屏声静气,拭目而待。

西门吹雪左手握着剑鞘,右手下垂至膝,刚才的事,对他竞似完全没有丝毫影响,他的人看起来,还是像把已出了鞘的剑,冷酷、尖锐、锋利。

叶孤城的脸色却更难看,反手将长剑夹在身后,动作竟似有些迟钝,而且还在不停的轻轻咳嗽。

跟西门吹雪比起来,他实在显得苍老衰弱得多,有的人眼睛里已不禁露出同情之色,这一战的胜负,已不问可知西门吹雪却仍然面无表情,视而不见。他本就是个无情的人。

他的剑更无情!叶孤城终于挺起胸,凝视着他手里的剑,缓缓道:“利剑本为凶器,我少年练剑,至今三十年,本就随时随刻都在等着凶死剑下。”

西门吹雪在听着。

叶孤城又喘了口气,才接着道:“所以今日这一战,你我剑下都不必留情,学剑的人能死在高手剑下,岂非也已无憾?”

西门吹雪道:“是。”

有的人已不禁在心里拍手,他们来看的,本就是这两位绝代剑客生死一搏的全力之战,剑下若是留余力,这一战还有什么看头。

叶孤城深深呼吸,道:“请。”

西门吹雪忽然道:“等一等。”

叶孤城道:“等一等,还要等多久?”

西门吹雪道:“等伤口不再流血。”

叶孤城道:“谁受了伤,谁在流血?”

西门吹雪道:“你。”

叶孤城吐出口气,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胸膛,身子忽然像是摇摇欲倒。

大家跟着他看过去,才发现他雪白的衣服上,已渗出了—片鲜红的血迹。

他果然受了伤,而且伤口流血不止,可是这个骄傲的人却还是咬着牙来应付,明知必死也不肯缩半步。

西门吹雪冷笑道:“我的剑虽是杀人的凶器,却从不杀一心要来求死的人。”

叶孤城厉声道:“我岂是来求死的?”

西门吹雪道:“你若无心求死,等一个月再来,我也等你一个月。”

他忽然转过身,凌空一掠,没入飞檐下。

叶孤城想追过去,大喝一声,“你……”

一个字刚说出,嘴里也喷出一口鲜血,人也支持不住现在他非但已追不上西门吹雪,就算孩子,他只怕也已追不上。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又一次被怔伎。

这一战本已波澜起伏,随时都真变化,现在居然又急转直下,就像是一台戏密锣紧鼓响了半天,文武场面都已到齐,谁知主角刚出来,就忽然已草草收场,连敲锣打鼓的人都难免要失望。

司空摘星忽然笑了,大笑。

老实和尚瞪眼道:“你笑什么?”

司空摘星笑道:“我在笑那些花了几万两银子买条缎带的人。

可是他笑得还嫌早了此,就在这时,陆小凤已飞跃而起,厉声道:“住手。”

司空摘星笑得太早,陆小凤出手却太迟了。

唐天纵已蹿出去,蹿到叶孤城身后,双手飞扬,撤出了一片乌云般的毒砂。

本已连站都站不稳的叶孤城,—惊之下,竟凌空掠起,鹊子翻身,动作轻灵矫健,一点也不像身负重伤的样子。

只可惜他也迟了一步。

唐门子弟的毒药暗器只要一出手,就很少有人能闪避,何况他早已蓄势待发,出手时选择部位,都令人防不胜防。

只听一声惨呼,叶孤城身子忽然重重的跌下来,雪白的衣服上,又多了一片乌云。

这正是唐家见血封喉的追魂砂,要距离较近时,威力远比毒黎更可怕。

江湖中大都知道,这种毒砂只要有一粒打在脸上,就得把半边脸削下去,若是有一粒打在手上,就得把一只手剁下叶孤城身上中的毒砂,已连数都数不清了,忽然滚到唐天纵的脚下,嘶声道:“解药,快拿解药来。”

唐天纵咬着牙,冷冷道:“我大哥二哥都伤在你的剑下,不死也成残废,你跟我们唐家仇深如海,你还想要我的解药?叶孤城道:”那……那是叶孤城的事,与我完全没有关系“唐天纵冷笑道:”难道你不是叶孤城?“

叶孤城挣扎着摇了摇头,忽然伸出手,用力在自己脸上‘抹一抹,脸上竟有层皮被他扯了下来,却是个制作得极其精妙的人皮面具。“

他自己的脸枯瘦丑陋,一双眼睛深深的下陷,赫然竟是替杜桐轩做过保膘的那个神秘黑衣人。

陆小凤见过这个人两次,一次在浴室里,一次在酒楼这人身法怪异,陆小凤就知道他绝不是特地到京城来为杜恫轩做保镖的,可是陆小凤也没有想到,他竟做了叶孤城的替身。

月光虽皖洁,总不如灯光明亮,陆小凤又知道时孤城身负重伤,必定面有病容,他对叫6 孤城的声音笑貌并不熟悉。

叶孤城本就是初人中原,江湖中人见过他的本就没有几若非如此,这黑衣人的易容纵然精妙,也万万逃不过这么多双锐利的眼睛。

唐天纵的眼睛已红了,吃惊的看着他,厉声道:“你是什么人?叶孤城呢?”

这人张开嘴,想说话,舌头却已痉挛收缩,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唐门追魂毒砂,果然在顷刻间就能追魂夺命。“

唐天纵忽然从身上拿出个木瓶,俯下身,将一瓶解药全都倒在这人嘴里。为了要查出叶孤城的下落,就一定要保住这人的性命。

除了他外,没有人知道叶孤城的人在哪里,也没有人想得到☆这名重天下,剑法无双的白云城主,竟以替身来应战。

司空摘星苦笑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简直连我也糊涂陆小凤冷冷道:”糊涂的是你,不是我啊Jo司空摘星道:“你知道叶孤城臼己为什么不来?你知道他的人在哪里?”

陆小凤目中光芒闪动,忽然蹿过去,找着厂魏于云,道:“你知不知道富里有个姓王的老太监?”

魏☆产云道:“王总管?”

陆小凤道:“就是他,他能不能将缎带盗出来?”

魏子云道:“太子末即位时,他本是在南书房伴读的,大行皇帝去世,太于登基,他就成了当今皇上的面前的红人陆小凤道:”我只问你,除了你们外,他是中是也能将缎带盗出不?“

魏子云道:“能呀。”

陆小凤眼睛更亮,忽然又问道:“现在皇。☆是不是巴就寝呢?”

魏子云道:“皇上励精图治,早朝从不间断,所以每天都睡得很早qo陆小凤道:”睡在哪里?“

魏子云道:“皇上登基虽已很久,却还是和做太子时‘样读书不倦,所以还是常常歇在南书房。”

陆小凤道:“南书房在哪里呢?快带我去。”

殷羡叫了起来,抢着道:“你要我们带你去见皇上?你疯了?”

陆小凤道:“我没有疯,可是你们若不肯带我去,你们就快疯了?”

殷羡皱眉道:“这人真的疯了,不但自己胡说八道,还要我们脑袋搬家”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我不是想要你们脑袋搬家,是想保全你们的脑袋。”

魏子云眼睛里带着深思之色,忽然道:“我姑且再信你这一次。”

殷羡失声道:“你真要带他去?”

魏子云点点头,道:“你们也全都跟我来。”

忽然间‘喀叉“一声响,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从殿脊上直滚下来。

接着,一个无头的尸身也直滚而下,穿的赫然竟是大内侍卫的服式。

魏子云大惊回头,六个侍卫已被十二个身上系着缎带的夜行人挟持,还有紫衣人手里拿着柄亮亮的弯刀,刀尖还在滴着皿。

这十三个人刚才好像互不相识,想不到却是一条路上的。

殷羡怒道:“你居然敢在这里杀人?你知道这是砍头的罪名吗?”

紫衣人冷冷道:“反正头也不是我的,再多砍几个也无妨。”

殷羡跳起来,作势拔剑。

紫衣人道:“你敢动一动,这里的人头就又得少一个。”

殷羡果然不敢动了,却忽然破口大骂,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无论谁也想不到,像他这种身份的人,也能骂得出这种话。

紫衣人怒道:“住口JD殷羡冷笑道:”我不能动,连骂人都不行?“

紫衣人道:“你是在骂谁?”

殷羡道:“你听不出我是在骂谁?我再骂给你听听。”

他越骂越起劲,越骂越难听,紫农人气得连眼睛都红了,弯刀又扬起,忽然间,“噬”的一响,半截剑锋从他胸口冒出来,鲜血箭一般的喷出来。

只听身后一个人冷冷道:“他管骂人,我管杀人……”

下面的话紫衣人已听不清楚,就在这一瞬间,他身后的丁敖已将剑锋拔出,他面前的殷羡、魏子云、陆小凤都已飞身而起。

他最后听见的,是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

很多人骨头碎裂的声音。

天街的月色凉如水,太和殿的月色更幽冷了。

鲜血沿着灿烂如黄金般琉璃瓦流下来,流得很多,流得很快。

十三个始终不肯露出真面目的黑衣人,现在都已倒下,已不再有人关心他们的来历身分。

现在大家所关心的,是另一件更神秘,更严重的事陆小凤为什么一定要逼着魏子云带他到南书房去见皇帝?一向老成持重的魏子云,为什么肯带他去?叶孤城和西门吹雪这一战,虽足以震烁古今,但却只不过是江湖中的事,为什么会牵涉惊动到九重天子?“

这其中还稳藏着什么秘密?“

司空摘星看了看仰面向天的西门吹雪,又看了看低头望他的老实和尚,忍不住问道:“和尚,你知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实和尚摇摇头,道:“这件事你不该问和尚的。”

司空摘星道:“我应该去问谁?”

老实和尚道:“叶孤城。”

九月十五,深夜。

月圆如镜。

年轻的皇帝从梦中醒来时,月光正从窗外照进来,照在床前的碧纱帐上。

碧纱帐在月光中看来,如云如雾,云雾中竟仿佛有个人影。

这里是禁宫,皇帝还年轻,晚上从来用不着人伺候,是谁敢二更中夜,鬼鬼祟祟的站在皇帝的床前窥探?皇帝一挺腰就已跃起,不但还能保持镇定,身手显然也很矫健。

“什么人?”

“奴婶王安、伺候皇上用茶。”

皇帝还在东宫时,就已将王安当作他的心腹亲信,今夜他虽然并没有传唤茶水,却也不忍太让这忠心的老人难堪,只挥了挥手,道:“现在这里用不着你伺候,退下去。”

壬安道:“是。”

皇帝说出来的每句话,都是不容任何人违抗的命令,皇帝著要一个人退下去,这人就算已被打断了两条腿,爬也得爬出去。“

奇怪的是,这次王安居然还没有退下去,事实上,他连动都没有动,连一点退下去的意思都没有。“

皇帝皱起了眉,道:“你还没有走?王安道:”奴婢还有事上禀。“

皇帝道:“说。”

王安道:“奴脾想请皇上见一个人。”

三更半夜。他居然敢惊起龙驾,强勉当今子去见一个难道他已忘了自己的身分,忘了这已是大逆不道,可以诛灭九族的罪名。

他七岁净身,九岁入宫,一向巴结谨慎,如今活到五六十岁,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皇帝虽然沉下了脸,却还是很沉得佐气,过了很久,才慢慢的问了句:“人在哪里?”

“就在这里,”王安挥手作势,帐外忽然亮起了两盏灯。

灯光下又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很英挺的年轻人,身上穿着件黄袍,下幅是左石开分的八宝立水裙。

灯光虽然比月光明亮,人却还是仿佛站在云雾里。

皇帝看不清,拂开纱帐走出去,脸色骤然变了,变得说不出的可怕。

站在他面前的这年轻入,就像是他自己的影子同样的身材,同样的容貌,身上穿着的,也正是他的衣服。

“袍色明黄,领袖俱石青片金缘,绣文金九龙,列十二章,间以五色云,领前后正龙各—,左右及交襟处行龙各一,油端正龙各‘,下幅八宝立水裙左石开。”

这是皇帝的朝服。

皇帝是独一无二的。是天之子,在万物民之上。绝不容任何人滥竿充数。

这年轻人是谁?怎么会有我当今天于同样的身材容貌?怎么回事?王安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脸上带着种无法形容的诡笑。

年轻的皇帝摇摇头,虽然已气得指尖冰冷,却还是在勉强控制着自己。

他已隐约感觉到,王安的微笑里,一定藏着极可怕的秘密。

王安拍了拍年轻人的肩,道:“这位就是大行皇帝的嫡裔,南王爷的世子,也就是当今天于的嫡亲堂弟。”

皇帝忍不住又打量了这年轻人两眼,沉着脸道:“你是奉调入京的?”

南王世子垂下头,道:“不是。”

皇帝道:“既末奉沼,就擅离封地,该是什么罪名,你知不知道?南王世子头垂得更低。

皇帝道:“皇子犯法,与民同罪,肤纵然有心相护,只怕也……”

南王世子忽然拾起头,道:“只怕也免不了是杀头的罪名。”

皇帝道:“不错。”

南王世子道:“你既然知法,为何还要犯法?”

皇帝怒道:“你……”

南王世予又打断了他的话,厉声道:“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肤纵然有心救你一命,怎奈祖宗的家法尚在……”

皇帝大怒道:“你是什么人?怎敢对联如此无礼?”

南王世子道:“联受命于天,奉沼于先帝,乃是当今天二Z 二”皇帝双掌紧握,全身都已冰冷。

现在他总算已明白这是多么可怕的阴谋,但他却还是不敢相信。

南王世子道:“王总管。”

王安立刻躬身道:“奴婢在。”

南王世子道:“念在同是先帝血脉,不妨赐他个全尸,再将他的尸骨兼程送回南王府。”,王安道:“是。”

他用眼色看着皇帝,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我真不懂,放着好好的小王爷不做,却偏偏要上京来送死,这是干什么呢?”

皇帝冷笑。

这阴谋现在他当然已完全明白,他们是想,利用这年轻人来冒充他,替他做皇帝,再把他杀了灭口,以南王世子的名义,把他的尸送回南王府,事后纵然有人能看出破绽,也是死无对证的了。

王安又道:“皇子犯法,与民同罪,这道理你既然也知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皇帝道:“只有一句话。”

王安道:“你说,我在听。”

皇帝道:“这种荒谬的事,你们是怎么想得出来的?”

王安眨了眨眼,终于忍不住大笑,道:“我本来不想说的,可是我实在憋不住了。”

皇帝道:“你说。”

王安道:“老实告诉你,自从老王爷上次入京,发现你跟小王爷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这件事就已经开始进行。”

皇帝道:“他收买了你?”

王安道:“我不但喜欢赌钱,而且还喜欢膘。”

说到膘宇,他—张干瘪的老脸,忽然变得容炮焕发,得意洋洋,却故意叹了口气,才接着道:“所以我的开销—向不小,总得找个财路才行。”

皇帝道:“你的胆子也不小。”

王安道:“我的胆子倒不大,不是十拿九稳的事,我是绝不会干的。”

皇帝道:“这件事已十拿九稳?”

王安道:“我们本来还担心魏子云那些兔惠子,可是现在我们已想法子把他们引开了。”

皇帝道:“哦?”

王安道:“喜欢下棋的人,假如听见外面有两位大国手在下棋,还能不能耽在屋子里?”

答案当然是不能。

王安道:“学剑的人也一样,若知道当代最负盛名的两位大剑客,就在前面的太和殿上比剑,他们也一样没法子在屋子里耽下去oD皇帝忽然问道:”你说的莫非是西门吹雪和叶孤城?“

王安显得吃惊,道:“你也知道?你也知道这两个人?”

皇帝淡淡道:“以此两人的剑术和盛名,也就难怪魏子云他们会动心了。”

王安悠然道:“人心总是肉做的。”

皇帝道:“幸好联身边还有几个从不动心的人aU这句刚说完,四面水柱里,忽然同时发出”格“的一声响,暗门滑开,闪出四个人来。

这四个人身高不及二尺,身材、容貌、装饰打扮,都完全一模一样。

尤其是他们的脸,小眼睛、大鼻子、凸头瘪嘴,显得说不出的滑稽可笑。

可是他们手里的剑,却一点也不可笑。

一尺七寸长的剑,碧光闪动,寒气逼人,二个人用双剑,一个人用单剑,七柄剑凌空一闪,就像是满天星雨续纷,亮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可是,就算你张不开眼睛,也应该认得出这四个人云门山、七星塘、飞鱼堡的鱼家兄弟。

这兄弟四个人,是一胎所生,人虽然长得不高,剑法却极高,尤其兄弟四人,心意相通,四人联手,施展出他们家传飞鱼七星剑,在普天之下的七大剑阵中,虽然不能名列第一,能破他们一阵的人,也已不多。

他们不但剑法怪异,性情更孤避,想不到竟被罗致大内,作了皇帝的贴身护卫。

剑光闪亮了皇帝的脸。

皇帝道:“斩。”

七柄剑光华流窜,星芒闪动,立刻就笼罩了南王世于和王安。

王安居然面色不变,南王世子已挥手低道:“破。”

—声出口,忽然间,一道剑光斜斜飞来,如惊芒掣电,如长虹惊天。

满天剑光交错,忽然发出了“叮,叮,叮,叮”四声响,火星四溅,满天剑光忽然全都不见了。

唯一还有光的,只剩下一柄剑。

一柄形式奇古的长剑。

这柄剑当然不是鱼家兄弟的剑。

鱼家兄弟的剑,都已断了,鱼家兄弟的人,已全都倒下去了。

这柄剑在一个白衣人手里,雪白的衣服,苍白的脸,冰冷的眼睛,傲气逼人,甚至比剑气还逼人。

这里是皇宫,皇帝就在他面前。

可是这个人好像连皇帝都没有被他看在眼里。

皇帝居然也还是神色不变,淡淡道:“叶孤城?”

白衣人道:“山野草民,想不到竟能上动天听。”

皇帝道:“天外飞仙,一剑破七星,果然是好剑法。”

时孤城道:“本来就是好剑法。”

皇帝道:“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叶孤城道:“成就是王,败就是贼。”

皇帝道:“败就是贼。”

叶孤城冷笑,平剑当胸,冷冷道:“请。”

皇帝道:“请?”

叶孤城道:“以陛下之见识与镇定,武林中已少有人及,陛下若入江湖,必可名列十大高手之林。”

皇帝笑了笑,道:“好眼力。”

叶孤城道:“如今王已非王,贼已非贼,王贼之间,强者为胜。”

皇帝道:“好一个强者为胜。”

叶孤城道:“我的剑已在手。”

皇帝道:“只可惜你手中虽有剑,心中却无剑。”

叶孤城道:“心中无剑?”

皇帝道:“剑直、剑刚,心邪之人,胸中焉能藏剑?”

叶孤城脸色变了变,冷笑道:“此时此刻,我手中的剑已经够了。”

皇帝道:“哦?”

叶孤城道:“手中的剑能伤人,心中的剑却只能伤得自二习”皇帝笑了,大笑。

叶孤城道:“拔你的剑。”

皇帝道:“我手中无剑。”

时孤城道:“你不敢应战?”

皇帝微笑道:“我练的是天子之剑,平天下,安万民,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以身当剑,血溅五步,是为天子所不取。”

他凝视着叶孤城,慢慢的接着道:“肤的意思,你想必巴明臼。”

叶孤城苍白的脸巳铁青,紧握着剑柄,道:“你宁愿束手待毙?”

皇帝道:“肤受命于天,你敢妄动。”

陆小凤也叹了口气,道:“你不该来,我不必来,只可惜我们现在都已来了。”

叶孤城道:“可惜。”

陆小凤道:“实在可惜。”

叶孤城再次叹息,手中的剑忽又化作飞虹。

一剑东来,天外飞仙。

这飞虹般的剑,并不是刺向陆小凤的。

陆小凤闪身,剑光已穿窗而出,他的人和剑,已合而为速度,不但是种刺激,而且是种很愉快的刺激。快马、快船、快车和轻功,都能给人这种享受。

可是,假如你是在逃亡的时候,你就不会领略到这种愉快和刺激叶孤城是—个很喜欢速度的人,在海上,在白雪城,在月白风清的晚上,他总是喜欢一个人迎风施展他的轻功,飞行在月下。

每当这种时候,他总是觉得心情分外宁静。

此时正月白风清,此地乃金楼玉关,他已施展他最快的速度,可是他的心却很乱。

他在逃亡,他有很多事想不通———这计划中,究竟有什么错误和漏洞?陆小凤怎么会发现这秘密?怎么会来的?没有人能给他答复,就正如没有人知道,此刻吹在他脸上的风,是从哪里来的。

月色凄迷,仿佛有雾前面皇城的阴影下,有一个人静静的站着,一身白衣如雪。

叶孤城看不清这个人,他只不过看见一个比雾更白、比月更白的人影。

但他已知道这个人是谁。

因为他忽然感觉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剑气,就像一重看不见的山峰,向他压了下来。

他的瞳孔忽然收缩,肌肉忽然绷紧。

除了西门吹雪外,天上地下,绝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给他这种压力。

等到他看清了西r]吹雪的脸,他的身形就骤然停顿。

西门吹雪掌中有剑,剑仍在鞘,剑气并不是从这柄剑上发出来的。

他的人比剑更锋锐,更凌厉。

他们两个人的目光相遇时,就像利锋相击一样。

他们都没有功,这种静的压力,却比动的更强,更可怕。

‘片落叶飘过来,飘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立刻落下,连风都吹不起。

这种压力虽然看不见,却绝不是无形的。

西门吹雪忽然道:“你学剑?”

叶孤城道:“我就是剑。”

西门吹雪道:“你知不知道剑的精义何在?”

叶孤城道:“你说。”

西门吹雪道:“在于诚。

叶孤城道:“诚?”

西门吹雪道:“唯有诚心正义,才能到达剑术的颠峰,不诚的人,根本不足论剑。”

叶孤城的瞳孔突又收缩。

西门吹雪盯着他,道:“你不诚。”

叶孤城沉默了很久,忽然也问道:“你学剑?”

西门吹雪道:“学无止境,剑更无止境。”

叶孤城道:“你既学剑,就该知道学剑的人只在诚于剑,并不必诚于人。”

西门吹雪不再说话,话已说尽。

陆的尽头是天涯,话的尽头就是剑。

剑已在手,已将出鞘。

就在这时,剑光飞起,却不是他们的剑。

叶孤城回过头,才发现四面都已被包围,几乎叠成一圈人墙,数十柄寒光闪耀的剑,也几乎好像一面网。

不但有剑网,也有枪林,刀山。

金戈映明月,寒光照铁衣,紫禁城内的威风和煞气,绝不是任何入所能想象得到的。

一向冷静镇定的魏子云,现在鼻尖上也已有汗珠,手挥长剑,调度全军,一双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叶孤城,沉声道:“自云城主?”

叶孤城点头。

魏子云道:“城主在天外,剑如飞仙,人也如飞仙,何苦贬于红尘,作此不智事?”

叶孤城道:“你不懂?”

魏子云道:“不懂。”

叶孤城冷冷道:“这种事,你本就不会懂的。”

魏子云,“也许我不懂,可是……”

目光如鹰,紧随在魏子云之后的“大漠神鹰”屠万,抢着道:“可是我们却懂得,像你犯这种罪是千刀万剐,株连九族的死罪。”

他虽然以轻功的鹰爪成名,中年之后,用的也是剑。

他的剑锋长而狭,看来和海南剑派门下用的剑差不多,其实,他的剑法却是昆仑真传。

叶孤城用眼角看着他的剑,冷笑道:“你知不知道你犯的是什么罪?”

屠万听不懂这句话。

叶孤城道:“练刀不成,学剑不精,竟敢对我无礼,你犯的也是死罪。”

屠万面色更阴沉,剑锋展动,立刻就要冲上去。

他一冲上去,别人当然不会坐视,叶孤城纵然有绝世无双的剑法,就在这顷刻之间,也得尸横当地,血溅五步。

可是他还没有冲出去,已有人阻止了他。

西r]吹雪忽然道:“等一等I ”

屠万道:“等什么?”西门吹雪道:“先听我说一句话。”

此时此刻,虽然已剑拔管张,西门吹雪要说话,却还是没有人能不听。

魏子云点头示意,屠万身势停顿。

西门吹雪道:“我若与叶城主双剑联手,普天之下,有谁能抵挡?”

没有人。这答案也绝对没有人不知道。

魏于云吹了口气,鼻尖上又汗珠沁出。

西门吹雪盯着他,道:“我的意思,你是不是已明白?”

魏子云摇摇头。

他当然明白西门吹雪的意思,却宁装作不明白,他一定要争取时间,想一个对策。

西门吹雪道:“我七岁学剑,七年有成,至今未遇敌手。”

叶孤城忽然叹了口气,打断了他的话,道:“只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人在高处的寂寞,他们这些人又怎么会知道呢?你又何必对他们说?”

西门吹雪的目光凝向他,眼睛里的表情很奇怪,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今夜是月圆之夜。”

叶孤城道:“是呀。”

西门吹雪道:“你是叶孤城。”

叶孤城道:“是呀。”

西门吹雪道:“你掌中有剑,我也有。”

叶孤城道:“是呀co西门吹雪道:”所以,我总算已有了对手。“

魏子云抢着道:“所以你不愿让他伏法而死?”

屠万道:“难道你连王法都不管了么?”

西门吹雪道:“此刻,我但求与叶城主一战而已,生死荣辱,我都已不放在心上。”

魏子云道:“在你眼中看来,这一战不但重于王法,也重于性命。”

西门吹雪目光仿佛在凝视着远方,缓缓道:“生有何欢,死有何惧,得一知已,死而无撼,能得到白云城主这样的对手,死而无憾。”

对一个像他这样的人说来,高贵的对手,实在比高贵的朋友更难求。

看他脸上那种深远的寂寞,魏子云眼睛的表情也变得很奇怪,也不禁叹了口气,道:“生死虽轻若鸿毛,王法却重于泰山,我虽然明白你的意思,怎奈………

西门吹雪道:“难道你逼着我让他先闯出去,再易地而战么?”

魏子云双手紧握,鼻尖上汗珠滴落。

西门吹雪冷冷道:“这一战势在必行,你最好赶‘陕拿定主意。”

魏子云无法拿定主意。

他一向老谋深算,当机立断,可是现在,他实在不敢冒险。

忽然间,一个人从枪刀山中走出来,看见这个人,大家好像都松了口气。

这世上假如还有一个人能对这种事下决定,这个人就一定是陆小凤。

仿佛有雾,却没有雾。

明月虽已西沉,雾却还没有升起。

陆小凤从月下走过来,眼睛一直盯着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不看他。

陆小凤忽然道:“这一战真的势在必行么?”

西门吹雪道:“嗯。

陆小凤道:“然后呢?”

西门吹雪道:“然后没有了。”

陆小凤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一战无论你是胜是负,都不再管这份事?”

西门吹雪道:“是。”

陆小凤忽然笑了一笑,转过身拍了拍魏子云的肩,道:“这件事你还拿不定主意?”

魏子云道:“我……”

陆小凤造氏“我若是你,我一定会劝他们赶快动手。”

魏予云道:“请教。”

陆小凤道:“因为这一战,无论是谁胜谁负,对你们都有百利而无一害,那么还等什么呢?”

魏子云还在考虑。

陆小凤道:“我说的利,是渔翁得利的利。”

魏于云抬起头,看了看叶孤城,看了看西门吹雪,又看了看陆小凤。终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今夜虽是月圆夜,这里却不是紫禁之颠。”

陆小凤道:“你的意思是说,要让他们再回到太和殿去么?”

魏子云居然笑了笑,道:“这一战既然势在必行,为什么要让那位不远千里而来的,徒劳往返?”

陆小凤也笑了,道:“潇湘剑客果然人如其名,果然洒脱得很。

魏子云也拍了拍他的肩,微笑了,道:“陆小凤果然不愧为陆小凤。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