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 章 千里下战书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章 千里下战书

但王半侠却突然叹息一声,缓缓道:“他虽然未死,但那情况却实比死了还要难受的多!”

胡不愁变色道:“为什么?”

王半侠道:“天下武林豪杰,此刻都在逼着问他,那白衣人剑法中,究竟有何奥秘,只因他是与白农剑容对剑之后,唯一还能活着的人,对白衣人剑法之秘密,自比任何人都知道得多些。”

胡不愁道:“家……家师可曾说了?”

王半侠摇了摇头,道:“白三空只因自衣人剑下留情,才保全了性命,无论别人如何逼问,他也不肯对自衣人剑法之秘密吐露一宇,但他眼见中原武林同道,一个个在白衣人剑下丧生,心情实是痛苦已极,这才叫我兼程赶来……唉!侯爷你若已答应,就请快些出手吧!”

水天姬第一次听到那自衣人的故事, 也不觉听得心房砰砰跳动, 乙脱口道:“中原武林中,难道就没有人挡得佐他?”王半侠道:“没有!”

水天姬道:“一个人挡不住,十个百个人总可以宰了他吧?”

王半侠冷冷道:“此人乃是为了研究武道而来,所寻的也都是有着武人本色的英雄豪杰,这些人虽然死在他剑下,却也是为了“武道”殉身,若是集合数十人之力将他杀了,岂非今天下英雄耻笑?”

水天姬叹了口气,道:“耻笑也总比死了要好些吧?”

方宝儿大声道:“那却不然,有些人宁愿死了,宁死不悔的大英雄!”

王半侠抚了抚他头发,额首道:“好孩子。”

紫衣侯微微笑道:“果然是好孩子!”水天姬却喃喃叹道:“什么好孩子?我瞧只是个傻孩子!”

王半侠道:“闲话少说,侯爷若要出手,此刻便该去了。”

紫衣侯默然半晌,自身畔美女手中,取道一柄长剑。

这里到处惧是富贵景象,连他身畔少女所佩的珠宝,也无一件不是价值连城之物,唯有这柄长剑,剑鞘却是简陋已极,紫衣侯双手把玩着长剑,又沉吟半晌,突然向那马脸岑陬招手道:“你过来。”

马脸岑陋早已被方才那一连串发生的奇事,惊得几乎忘了自己置身何地,闻言又是一惊,道:“侯……侯爷有何吩咐?”

他心里虽不愿过去,但脚步却已不由自主向前移动。

紫衣候缓缓道:“我说到三字,便要向你击出一剑,你若能躲过,我便和你同回大苑,你若躲不过,我这一剑也不伤你性命,只是却要劳动你去一趟中原,为我办一件事。”

岑陬又惊又喜,道:“只是一剑?”

紫衣候道:“一剑!击向你“肩井”以下,“乳泉”之上七处穴道,绝无第二招后着!”

岑陬暗喜忖道:“他事先将部位都告知了找,再击出一剑,我又不是死人,还怕躲不过”当下大声道:“好!”紫衣侯道:“一……二……”

涔陬早已顿住脚步,双目凝注着紫衣侯掌中长剑。

紫衣侯道:“三!”身子不动,缓缓一剑刺出。

这一剑不但去势缓慢,剑式平凡,而且明明够不上部位,岑陬纵然不避不闪,这一剑也刺不着他。岑陬征了一怔:“这算什么?”

哪知他心念还未特完,这缓慢平凡的一剑,突然纫起光幕,明明够不上的部位,也变得恰巧够得上了。

众人但觉眼前一阵青光闪动,但闻岑陬一声惊呼,紫衣侯长剑已然回鞘,岑陬虽末倒下,身上却多了七道血口。谁也瞧不清紫衣侯一剑怎会将人家刺伤七道血口,而且分散在左、右双肩,胸、腹、胁下各处。

岑陬一张马脸,顿时变得苍白,似已呆在地上,不知动弹,那“千金球”更是骇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乘人不备,竞悄悄溜了。

紫衣候缓缓道:“这位岑兄已被我剑尖点中穴道……”

胡不愁听他竟能以剑尖点穴,不禁失声惊叹。紫衣侯接道:“你们可将他带去那白衣剑客处,要那自衣剑容,瞧瞧他的伤口,就说这出剑伤他的人,已在东海之滨相候,请自衣剑客来此一战。”

王半侠皱眉道:“侯爷,你自己去一趟岂非方便得多?”

紫衣侯苦笑一声,道:“册余年前,我比剑败于一人之手时,便曾发下重誓,此生绝不再踏上陆地一步。”

王半侠耸然动容道:“当今天下有谁的剑法能胜得了你?”

紫衣侯缓缓叹道:“只在天地间,云深不知处……”

王半侠黯然半晌,道:“那白衣人不来又当如何?”

紫衣侯道:“他若真是为了“武道”而来,见了岑陬身上七处伤口,无论如何,也要与我一战,否则他便是以“武道”两宇,作为杀人的借口,你们便不妨集合群豪之力,乱刀将他杀了!”

王半侠瞧了岑陬几眼,长叹道:“好生生的要咱们带着这匹死马走路,胡不愁,这可得交给你了。

晓雾迷蒙,洛阳城城碟之上,动也不动地坐着个白衣人,唯有满头长发,在风中不住飞舞。

他身后斜背着一柄六尺长剑,齐眉勒着根白麻布带,铁青的面孔,在浓霞中看来,实是说不出的凄清诡异,目光痴痴地望着沉睡在浓雾中的洛阳城,望着那千橡万瓦,千门万户,眉宇间满含萧索寂寞之意,似在感慨这十丈红尘之中,竟无一人能是他的对手。

一线阳光破雾而出,白衣人缓缓长身而起,缓缓走下城碟,向西而行,每走…步,相隔仍是一尺七寸。

洛阳城西,婉蜒着一条碎石道路,两旁林木浓密,此刻仍似静寂无人,但若仔细观望,便可瞧出每栋树下,都垂手肃立着一个白衣大汉,人人惧是神情沉重,如临大敌,又如在等候贵宾一般。

道路尽头,便是一片广大的庄院,一眼望去,庄院中人似都沉睡未醒,是以听不到半句人声。

但若踏入庄门,便可瞧出这一片庄院之中,到处都有人走动,但人们即使对面相遇,也绝不说出半个宇来。

大厅中所有家具惧已搬去,诺大的厅堂,看来实是阴森黝暗,不可名状,突然九个白衣人鱼贯而入,一排靠墙坐下。

这九人高矮有别,老幼不一,但神情间都带着种壮烈之气,九人手边各自提着个青布袋子,十八道目光一齐望着门外,只见门外浓雾渐薄,终于有一道阳光,破雾而出,中央一人沉声道:“时候快到了……”话犹未了,已有一只信鸽箭一般飞人大厅,九人对望一眼,不再说话,

这时白衣人已走上了两畔松柏夹道的碎石道路,突听一声霹雷般大喝,道旁两百九十七人同时喝道:“迎驾……”两百九十七柄鬼头大刀,同时拔出,在树下架成一片刀山,声势之壮,端的无与伦比!

白衣人目光凝注前方,对两旁望也不望上一眼,一步步向前走了过去,两百九十七条白衣大汉,掌心却不禁沁出冷汗。

庄院中又是一声大喝:“迎驾……”赐声较方才更响,自庄门通向大厅的石路上,又是三百二十条大汉,高举鬼头刀,交叉而架,白衣人若是穿行在大刀下,只要大刀一落,他纵是铁打的身子,也要被乱刀剁碎,三百二十条大汉俱在心中暗付:“瞧他敢不敢自刀下走过?”

一念闪过,自衣人已笔直走了过来,竞将头上这数百柄雪亮的大刀,全都视如废铁一般,一脚跨过去,仍是一尺七寸!既不加快,亦不放缓,三百二十条大汉,人人目定口呆,只道此人真是铁打的胆量!

白衣人穿过刀林,踏人大厅,冷冰冰站在厅中九人面前,冷冰冰的目光,缓缓自最左一人,望到最右一人面上。

他目光移动甚快,但别人却觉漫长无比,外面的喝声与刀山,本是要先寒他之胆,九人此刻见他面色竟未改变,心中都不禁暗暗惊叹:难道此人真不怕死?”白衣人一眼扫过,便似已瞧出他们的心意,冷冷道:“武人本应殉武,我纵死在刀下,亦是求仁得仁,虽死无憾!”

中央之人面颊微红,向最左一人瞧了一眼,那人沉声道:“今日不但中州九大高手,已尽集在下这‘连云庄’中,九大高手门下,也齐来此地,阁下今日一战,若能全股而去,便不必跋涉长途,再去他处。”此人面容瘦削,目光深沉,显见不但武功商强,而且心计极深。

白衣人瞧他一眼,道:“摘星手彭清?”

那人道:“在下正是彭清!”

白衣人道:“好!动手!”

彭清冷冷一笑,道:“今日我九人惧要向阁下领教,但谁先出手,却由不得阁下,只因今日之战,关系太大。我等早已深思熟虑,今日我等聚在一处,并非为了要阁下方便,而是耍以车轮之战,消耗阁下气力,那最后出手之人,便可事半功倍,此举虽然有些投机取巧,却无伤较武精神,否则这“连云庄”中千余人乱刀齐下……嘿嘿!”冷笑一声,伤口不语。

白衣人道:“你不妨试试。”

彭清说话间,有人以眼色示意,似要劝他住曰,有人面露愧色,有人垂首不语,这些人是何等历练,都知道彭清这番活看来虽说得坦白,其实又是在乱人心智。右面一条虬髯大汉突然长身而起,大声道:“这些事都是彭清作主,与俺飞天豹无关,你要动手,飞天豹先陪你!”白衣人道:“请!”

只见这飞天豹性情虽然粗豪,但面临大战,举止并不急躁,一手抓起那青布包袱,缓步而出。

这时旭日已升, 万道金光, 映得院中数百柄长刀耀眼红花,飞天豹厉声道:“收刀!”院中立刻有数十柄长刀垂下,这些想必都是飞天豹门下,过了半晌,另八人一一举手吩咐,院中刀光方自不见。

白衣人瞧这粗鲁的汉子,对这些细小之事,也照顾得甚是周到,生怕刀光闪服,影响出招,便知此人成名必非幸运,冷漠的目光中,方自泛起一丝淡淡的兴奋之色,似是唯愿达飞天豹武功高些,能作自家的对手!

飞天豹目光环顾一眼,向那中央端坐之人,抱拳一礼,霍然转身,双手乍分,青布袋便远远落到—边,露出了袋中兵刃,竟是一对精光闪闪的“流星练子锤”,双锤之间,铜练垂地,飞天豹厉声道:“此锤连柄带练,长达一丈七尺,锤下已会过百十高手,你得小心了!”

“小心了”三宇出口,他魁伟的身形,已开始在厅中游走,脚下不带声息,唯有钢练划地,叮当作响。

响声越来越急,他脚步也越走越快,但距离自衣人始终都在丈余开外,白衣人纵然出剑,也够不上部位。

这白衣人武功虽高,纵然能够股他,但若要想以往那般一剑得手,看来实是极少可能。

忽然间,飞天豹一声暴喝,银锤流星般飞出,带着刺耳的呼啸之声,直打白衣人咽喉。

白衣人双臂齐振,双掌自左肩后齐握剑柄,“擦”的一声轻响,长剑出鞘一尺三寸,众人只听“当”的一响,白衣人竞在间不容发的刹那之间,以剑柄弹飞了飞天豹那股声势的一锤。飞天豹以此兵刃成名,腕力实是非同小可,手腕一挫,硬生生将右锤收回,左锤立刻跟着飞出。

他双锤连绵不绝,一锤跟着一锤,众人眼中但见满厅银光流动,耳畔但闻风声呼呼,夹杂着一连串“叮当”声响。白衣人长剑仍末出鞘。飞天豹这狂风般施出的十八锤,竟都被他剑柄震退。

突然,两道银光左右飞起,一道青光中间穿过,飞天豹掺呼一声,倒地、气绝,白衣人长剑已出鞘,剑尖滴血。

大厅内外,竟然一无声息,厅中八人,面容也末见变动,似乎早已料到这本是必将发生之事。

四条大汉奔入,以白布裹起飞天豹的尸身,似来时一般迅快地退下,所费不过片刻时间,飞天豹三十年来显赫的声名,却已从此消失。

白衣人目中兴奋之意也已消失,落寞地凝注着剑尖,剑尖鲜血滴尽。白衣人道:“下一个!”

原本坐在飞天豹身旁之人缓缓站了起来,缓步定出。

只见他形容枯瘦,面色蜡黄,显得一双眼神分外明亮,手中提着的包袱,看来凸凸凹凹,装的似非兵刃。

白衣人凝目瞧他一眼,道:“七手大圣乔飞?”

枯瘦之人道:“是!”缓步走到大厅角落中,解开包袱,里面竟是七、八只颜色不同的镖囊。

乔飞将镖囊一只一只绑到身上,绑得甚是仔细,似乎每一只镖囊所绑的部位,都经过严密的计算,使其能尽量顺手,若是差错半分,便大有影响,他白色衣衫衬着这七色镖囊,当真是色彩续纷,鲜艳已极。

白衣人长剑垂地,冷冷地望着他,他大大小小,每一个动作,没有一个能逃过这双冰冷冷的眼底。

乔飞结束停当,身子仍站在角落中,缓缓道:“乔某以暗器成名,此外别无专长,不知阁下可愿指教?”

白衣人道:“请!”

乔飞道:“乔某这七只镖囊中,暗器无数,曾同时击毙伏中山三十六友,阁下仅以长剑对敌,只怕是吃亏的。”他语声平平稳稳,无论说什么话时,都不动意气。

白衣人再不说话,甚至连眼睛都已不去望他。

“七手大圣”乔飞平生与人交手无数,无论多么强的对手,与他对敌时,目光也从不敢自他双手之上移开,如今见了这白衣人竟瞧也不瞧他手掌一眼,心里既是惊奇,又是欢喜。

只见白衣人全身精神斗志似都又已放松,掌中剑獭洋洋地垂在地面,哪里有丝毫与人生死搏杀的模样。

乔飞双掌缓缓在身前移动,有如抚摸自己胸腹一般,但忽然间,他双掌移动越来越快,一双手掌,似已化作了无数双手掌。

这正是他施放暗器之成名绝技,叫人根本无法猜到,他掌中的暗器,究竟要从那一方向袭来,何况他身子距离白衣人至少有一丈七尺左右,白衣人要想一剑将他杀死,更是万万不能之事,他算准自家实已立于不败之境,突然轻叱一声,数十道寒光,随声暴射而出。

乍眼一望,这数十道寒光实是杂乱无章,似乎全非打向白衣人身上,但在座惧是武林一流高手,都知道这数十点暗器,只要到了白衣人近前,有的交击互撞,有的惜力反弹,还有的要自白衣天身后回旋击向他后背,正是施发暗器手法中,最高妙狠毒的一种。

也就在这刹那间,白衣人身形突起,众人眼前青光一闪,自漫天寒星中飞出,快得几乎目力难见。

接着,乔飞一声惨呼,仰天跌倒。一柄长剑,自他双眉之间穿入,后脑穿出,竟硬生生将他钉在地上。

这时那数十点暗器方自一齐撞上墙壁头白衣人身子有如壁虎般贴在屋顶上,原来他竞以长剑当做暗器袭出。

乔飞实未想到他长剑竟会脱手,只顾了攻敌,却忘了护己,等他瞧见青光时,那长剑已如雷霆闪电而来。他哪里还能躲开,他自暗器出手到倒地身死,也不过是拍掌间事,等到暗器撞壁落地,白衣人身子已站夜乔飞面前,长剑已又握在掌中,生像根本未曾离手一般。

剩下的七人仍然不动声色,当真是人人都抱有视死如归之心,否则又怎能如此沉得住气?

乔飞额头鲜血涌泉般缴射而出,点点滴滴,溅上了白衣人衣衫,仿佛在他那件白麻衣上,画起了无数瓣姚花。

又是四条大汉奔入,以白布裹起乔飞尸身,四个人瞧也不敢瞧那白衣人一眼,牙关不住格格地直抖。白衣人轻轻叹息了一声,缓缓道:’万一个。”

本自坐在乔飞身侧一人,面无表情,似是情感全部早已麻木,此刻缓缓站起,道:“徐文智领教高招。”

此人颧骨高耸,两腮无肉,手脚甚是长大,坐在地下时看来仿佛甚矮,这一站将起来,竟比别人高了一个头。

白衣人漠然瞧了他一眼,道:“大刀神鹫,好好出手!”

徐文智不再说话,解开包袱,将一条青铜打就的三节棍撤在掌中,铜棍节节相击,发出一连串叮当响声……

洛阳城外两里道上,正有一辆双马大车,加急飞驰,车厢中坐的正是王半侠与胡不愁。马脸岑陬蜷缩在角落中,早已被点了晕睡之穴,赶车的衣衫槛楼,神情膘悍,似是丐帮中弟子。

他绝不怜惜马匹,七尺长鞭,一鞭鞭打在马背上,打得两匹健马,背上都现出血红的鞭痕。王半侠不佳观望天色,不住哺哺道:“迟了……迟了……”

胡不愁道:“什么迟了?”

王半侠道:“今日正是中州九大高手,与那白衣人约定的会战之日,此刻只怕已有人道了他毒手了!”

这番话本是关心焦切之言,但他语声却仍然冷漠已极,能用这种语声说出这种话来的人,实在少见得很.胡不愁叹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若真的……”

王半侠突然一拍车板,大怒道:“你还说什么?若不是为了要安排你的宝贝侄儿,耽误许久,此刻早巳赶到了。”

胡不愁垂首不敢说话。王半侠瞧着窗外天色已亮,更是骂不绝口,他不但用口来骂,还用肚子来骂,两种骂声,一个冷摸,一个热烈,生似两个人在对面骂街一般,胡不愁当真被他骂得既不敢笑,又不敢怒。

忽然间, 一声马嘶, 声如裂帛,车身一阵震荡,冲人道旁,王半侠大喝道:“什么事?”

他还未说话,便已推门,等到短短三个宇说完,他身子已到车前,反应之快,动作之迅,端的难作第二人想。

只见一匹健马已自力竭倒毙,另一匹马亦是摇摇微倒,嘴旁的白沫,其浓如浆,赶车的叹道:“马不行了!”

王半侠顿足道:“越是急紧关头,越要出盆子,诸葛通说你是赶马好手,怎地也如此不中用?”

赶车的垂首道:“晚辈已尽了力,只是这两匹马……唉!这两匹马也是好马,但再好的马也无法如此奔驰!”

王半侠哪里还有心听他的话,旋身掠到车窗前,道:“见到路上有第一辆车,立刻截下, 车上无论坐的是谁, 都不妨将他们赶下去,然后叫马良赶车快到洛阳‘连云庄’知道了么?”胡不愁道:“前辈要先去哪里?”

王半侠道:“我先赶去,想法子拖注他……”

话未说完,人已去远。

赶车的丐帮弟子马良眨了眨眼睛,长叹道:“想不到王前辈竟是这么急的性子,唉!他老人家却末想到世上哪有马能快得过他的脚程。…:“话犹未了,远处突有蹄声传来,蹄声初响,已可瞧见车马的影子,那来势之侠,马良若非眼见,实是难以相信。

连云庄大厅中,除了白衣人外,已只剩下五人。

白衣人仍无丝毫疲态,只是神情显得更是落漠,目光四扫一眼,喃喃道:“还有四个……”搁星手彭清冷笑道:“五个。”

白衣人望也不望他一眼,道:“你不配与我动手。”

摘星手面色微变,忽道:“为何……”

白衣人冷冷道:“我战的是武人,而非小人。”

摘星手面上阵青阵白,呆了半晌,突然仰天狂笑道:“你纵不愿与我动手,只怕也由不得你。”

白衣人道:“我若不出手,谁也无法迫我出手!”摘星手狂笑道:“到了这里……”

白衣人截道:“这里又如何?”身子突然飞起,只一闪已到了院中大汉群中,只见他身形过处,大汉们一串惊呼。

呼声未了,白衣人已回到大厅,双胁之下竟抱着十数柄大刀。白衣人双臂一振,大刀“哗啦啦”落满一地。

他满面不屑之感,也不说话,但那神情无异在说:“你将这里视如铜墙铁壁,在我看来却有如无人之境。”

摘星手面色惨白,似乎在寻词说话。白衣人却再也不理他,冷冷道:“还有四个……下面是谁?”

一条浓眉大眼的汉子大步走出。中原九大高手中,此人看来最是年轻,也不过二十六七左右,但神态却最是威猛,脚步沉稳有力,双手撕开包袱,露出一双似钩非钩,似夺非夺的奇形兵刃。白衣人望了他兵刃一眼,道:“铁温侯?”

浓眉大汉道:“正是!”

白衣人道:“闻到温侯七丧戟,于当世武林一十三种新创外门兵刃中,名列第八,想必自有妙着。”

依壁而坐的四大高手,这才对望一眼,目中稍露惊诧之色,显然在奇怪这海外剑客,怎会对中原武林情况如此熟悉。

铁温侯沉声道:“这兵刃共有四种招式,三种妙用,恕铁某不能先行告知。”双臂一振,七丧戟十字架起。

白衣人道:“无妨!”

只见铁温侯掌中兵刃,青光闪闪,份量看来极是沉重,右手戟长三尺,左手朝长二尺七寸,戟身双带锋刃如剑、戟头尖端,形如“银光万字夺”,夺下带着铁戟月牙枝,握手处却打造得如同“护手双钩”一般模样,显见可兼具万宇夺、双铁戟、鸳鸯剑、护手钩四种招式。

白衣人目光凝注着这奇异的兵刃,目中又自露出一丝兴奋狂热的光芒,有如酒徒见着美酒,幼童见着新衣、美食一般,显见这白衣人对武功一道之狂热,实已深嗜入骨、不可自禁。

铁温侯瞧了这目中光芒一眼,心中竟不由自主泛起一般寒意,振起精神,大喝一声:“请!”白衣人道:“请。”

这一声“请”出口,他神情便又立刻恢复石像般冷漠。

铁温侯的足缓缓移动,双戟缓缓伸出,鞍底将石地擦得“吱咬”作响,双掌背上,青筋暴露。

他早已蓄势而待,此刻全身真力,俱都已达巅峰,立刻使将发出惊心动魄之一击,而这一击之下,便可判出生死。

突然间,庄外传来一声大喝:“各位且漫动手!”短短六个字说完,已有一条人影轻烟般掠人大厅。

铁温侯双戟一撤,连退七步,他虽末真个敌手,但此刻已是满头大汗,比昔日与人搏杀十场,还觉疲累。

摘星手彭清等四人微微动容,目光一转,齐地松了口气,彭清道:“半侠兄终于赶来了!”

一掠而入的人影,正是奇人王半侠,此刻他衣衫俱已湿透,嘶息着倚在墙上,竟是久久不能说话。

两百里的路途,他竟在两个时辰中赶来,这轻功是何等惊人?这气力的消耗又是何等巨大?

白衣人冷冷瞧了他一眼,道:“果然好轻功!”

王半侠喘息着道:“好……好说……”目光一转,惨然失色,道:“乔老三、徐文智他们……他们……”彭清沉声叹道:“都已殉身武道!”

王半侠扑地坐了下去,果果地惜了半晌,白衣人已面对着他,一宇宇缓缓道:“请出手!”

铁温侯大喝道:“王大哥并非为了动手而来。”

白衣人冷冷道:“若不较武,来作什么?”

王半侠霍然跃起,大声道:“王某此来,只是代我天下第一剑客,传来战书,约你去……”

白衣人冷笑截口道:“第一剑客?纵是第一剑客,也要等我此间较武之后再说……何况有谁知他是第一剑客?”

王半侠道:“阁下瞧了战书,便再也不愿与别人动手了,也可立刻知道下书之人,剑法无双!”白衣人道:“战书在哪里?”王半侠道:“稍等片刻,便可送来。”

白衣人道:“等多久?”

王半侠道:“最多两个时辰。”

白衣人沉吟半晌,道:“好!我等!”就地坐下,不再动弹。他似乎随地都可坐下,随处都可安身,他可以连日连夜不睡不吃,腐食污水也照样可以吃下,只因他除了“武道”之外,什么事都不成在心上。

胡不愁与马良眼见远处车马,来势那般迅快,心中不禁又是惊奇,又是欢喜。胡不愁拭汗道:“好快的马!”

马良叹道:“在下三岁初次骑马,七岁开始养马,终日与马厮混,至今二十三年,却也末瞧见如此快马!”话犹未了,车马已近在眼前。

胡不愁一跃而出,举臂大喝道:“请留步!”他只道车马如此奔行,必难驻足,是以早巳准备跃上车去。

哪知赶车的一声呼哨,两匹马竟立刻驻足,竞比绝世轻功高手奔行时突然止步,还要轻松自然。

只是赶车的头戴范阳大整,紧压眉际,那两匹马经过如此急奔之后,竟是光采照人,神骏非常。

马良知马爱马,一见这两匹神驹,心头使不禁一阵激动,忍不住走过去,伸手去抚马鬃。胡不愁抱拳道:“在下等身有急事,想借尊马一用……”

赶车的咯咯一笑,道:“你疯了吗?”

语声生冷艰涩,胡不愁听了方自一愕,马良已脱口惊呼道:“汗血宝马!”他伸手一抚马身,手上已染了一掌鲜血般的马汗。

胡不愁更是吃惊,变色道:“车里的朋友是……”

只听车厢中咯咯笑道:“踏破铁鞋找不到,找到全不花功夫……妙哉妙哉,不亦悦乎?”

这人竞将最最通俗的谚语都说错了。语声一入胡不愁耳里,胡不愁立刻脱口惊呼道:“千金球。”只见车中走出来的,果然是那球一般的金衫人甘孙。

甘孙满面惧是诡笑,目光四扫一眼,道:“妙哉妙哉,尊驾仅有一人在此,不亦悦乎?岑兄在车中乎?”

胡不愁与马良打了个眼色,口中道:“阁下莫非是追寻那马脸人而来的?哈哈!妙哉……”突然一掌拍出。

哪知甘孙人虽肥蠢,身子却甚是灵便,轻轻一闪,便将这一掌避开,那身法之怪异,当真有如金球滚地一般。

这时马良却已一把将那赶车的脚躁拉住, 硬生生扯了下来, 赶车的怒喝道:“狗……狗……”

马良不等他翻身站起,挫腰一带,竟将这赶车的自头上翻了过去,吧地一声,重重摔在地上,跌得半死。

这赶车的本是大宛武士,武功不弱,但马良用的却是丐帮中独门摔跤手法,只要被他手掌沾着,便必定要他摔得七荤八素,那大宛武士骤出不意,根本未有还手的机会,便已躺在地上不能动了。

那边胡不愁却已屡遇险招。

只见甘孙身子滚来滚去,将胡不愁围在中央,胡不愁竟已处在挨打之势,一招也还不出乎。

马良一心要上前去相助,怎奈他除了几手摔陵绝技外,别的武功实是差劲得很。那首孙武功却怪异己极,只要一招击出,无论中与不中,也不管对方是否有还击他,他身形都绝不停留,立刻滑走。此等武功,别人若耍伤他,确是大为不易,但他若要伤得别人,也同样困难得很。马良行走江湖,当真从未见过如此畏首畏尾功夫,自己明明可以打人,却偏要先防着莫要挨打,想来他那要打人的心思,实比怕挨打的心思少得多。

马良暗叹忖道:“清平剑客威名显赫,怎地门下弟子武功却如此不济,若非遇见这种怕挨打的懦夫,只怕早已躺下了。”

一念闪过,突听胡不愁大笑道:“好了!王半侠来了!”

甘孙身子一震,大呼道:“在哪里?”三个字还未说完,胡不愁已一掌击上他胸膛,跟着飞起一足,将他踢得滚了几滚,只觉着手之处,软绵绵的,竟似丝毫伤不了对方,胡不愁这才大吃一惊。哪知甘孙虽然末受伤,但一跃而起之后,竟头也不回,飞也似的溜了。

马良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摇头叹道:“好没用的脓包。”

胡不愁含笑道:“此人武功,实是在我之上,但我早巳知道此人贪生怕死,连施展的武功都是那般模样,是以丝毫也不着急,故意作出不能还手之状。好数他心里得意,再吓他一跳,踢他一脚,果然将他吓跑了。”

马良不禁暗道一声惭愧,瞧着胡不愁那大大的头,满脸的笑,暗叹付道:“此人看来混混糊糊,不想竟有如此机智,如此沉着,虽在如此危急情况之下,仍是不慌不忙,巧计百出,就凭这两点,已是他人不及,我险些竞瞧错了他。”一念至此,不禁对胡不愁大生敬佩之心。

胡不愁笑道:“无论如何,咱们总得感激他为咱们送来两匹宝马,侠些将那马脸搬到这车上走吧,也免得王前辈着急。”

两人跃到道旁,打开车门,目光望处,两人不约而同,脱口惊呼一声,竞被惊得果在地上,再也不能动弹。

车厢中的马脸岑陬,竟已赫然踪影不见!

阳光渐渐升高,诺大的连云庄里,一片死寂。

秋深之际,阳光并不炽热,但数百条企立在院中的大汉,却已人人惧是满头大汗,汗透重衣。

王半侠、铁温侯、彭清等六人倚壁而坐,十二道目光,瞬也不瞬地瞧着厅门,面上已现出不宁之色。

白衣人却仍石像般端坐不动,阳光将他白麻衣衫映得一片黄金,使他更平添几分神秘之凄艳。

王半侠喃喃道‘“该死……该死,怎地还不来……”

突见白衣人霍然长身而起,冷冷道:“两个时辰到了 !”

王半侠苦笑道:“到了么?”

白衣人道:“那第一剑窖的战书在哪里?”

王半侠道:“再有一个时辰,想必可来了。”

白衣人冷冷道:“我说等两个时辰,便是等两个时辰,特大好时光浪费于等待之中,岂是我武人精神?”

王半侠道:“你难道只知比武、练武、武人精神,别的任何事,都一概不管了么?”

彭清道:“你可知世上除武之外,还有许多佳事,名花洼树,良辰美景,百年好酒,绝代佳人,你难道都不愿享受享受?”

白衣人缓缓道:“我生命已献于武道,其他均非我所能顾及!”语声虽缓慢,但截钉断铁,绝无犹疑。

王半侠叹道:“你虽是武痴,却痴得令人可敬……”

自衣人不再说话,缓缓提起长剑,道:“请!”

铁温侯霍然站起身子,沉声道:“既是如此,铁某……”

突听厅外一阵喧哗,众人纷纷大喝道:“来了!来了!有人来了……”喧哗声中,夹着一阵马蹄之声。

蹄声初响,已有两骑奔来,来势有如天马行空,瞬息即至,瞬息而止,马上两人,飞奔入厅。

王半侠大喜道:“不愁,你来得正……”好宇还未说出,突然变色道:“那岑……岑陬在哪里?”

胡不愁喘息未止,垂首道:“失……失踪了。”

王半侠又惊又怒,厉喝道:“他穴道被制,怎会失踪?”

胡不愁又傀又侮,当下简略将经过说出。

王半侠只听得连连顿足,怒道:“这怎生是好……怎生是好?你可知有多少武林高手,要送命在此事中?”

胡不愁哪敢说话。王半侠泪下如雨,又道:“是谁会将岑陬劫走?是谁育这么狠毒的心肠?”

铁温侯等人虽已抱定以身殉武之心,但方被引起生机,此刻又告断绝,面上也不禁露出失望之色。

胡不愁呐呐道:“晚辈若是猜得不错,那将岑陬劫去之人,不出片刻,便会在这里现身。”

王半侠怒道:“岂有此理,他莫非赶来送死不成?”众人都觉胡不愁猜的实是大错特错,毫无道理。

只有彭清却温言道:“你且将道理说来听听。”

胡不愁沉声道:“那人既非要救岑陬,劫去岑陬可说毫无用处,除非他要以岑陬为质,来威胁我等,那么他便定必要在这种最最危急之时赶来,迟了一日,岑陬的价值便要减少九分。”

众人惧末想到这外貌平凡的少年,竟有如此过人的聪明,都不禁为之动容,王半侠亦自顿首道:“有道理……有……”

忽然间,众人眼前一花,半空中落下一条人影,飘身掠人大厅,一身褐衣,满面木然,却是那木郎君。胡不愁不用再想,便知岑陬必是木郎君劫去的,立刻向王半侠打了个手式,悄然道:“晚辈猜的只怕不错了。”

厅中之人,虽然多半未曾见过木郎君,但瞧他摸样,已知他必是传说中的“青木宫”中之人。

王半侠抢先一步,厉声道:“岑陬在哪里?”

木郎君阴森森一笑,冷冷道:“阁下倒聪明得很,不错,那马脸人确是在我处,但各位要见他,却无如此容易。”

王半侠道:“你有什么条件?快说吧!”

木郎君道:“阁下的确痛快得很,我那条件,说来也极容易,第一,各位须得设法自紫衣侯处为我将‘大风膏’取来。”

王半侠想也不想,道:“这个容易。”

木朗君道:“你答应得未免太痛快,倒令我有些不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