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7 章 剑气映金波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七章 剑气映金波

王半侠大声道:“只要你先将岑陬送来,王某什么事都可答应,而且话出如风,永无更改,你我行走江湖,讲究的就是一诺千金,何况王半侠名满天下,岂有对你食言之理!

木郎君凝目瞧他半晌,道:“好,你取得‘大风膏’后,我自会令人前去索讨,但条件非只此一样而己,其他的也非你所能答应。”

王半侠道:“你要谁答应?”

木郎君目光转向胡不愁,自怀中取出一双青木瓶,道:“这瓶中之药无色无味,混入茶饭之中,无人能发觉。

胡不愁道:“阁下可是要我将此药交给宝儿,再要宝儿特此药混入水天姬饮食之茶饭中?”木郎君咯咯笑道:“不错……”

胡不愁道:“此事也容易,纵然再难十倍的事,在下亦无不允之理,何况在下早就对那水天姬存有不满之心。”语声微顿,又道:“在下虽非成名人物,也是侠义门徒,万万不致食言背信,此点也请前辈放心。”他伸手接过木瓶,小心藏入怀里,神情之间,似是心甘情愿,绝无半分勉强之意。

木即君果然甚是放心,仰天一笑,道:“本座行事,绝不赶尽杀绝,你们既然痛快,本座也还你们个痛快。”

话声未了,飞身而出,片刻便又抱着岑陬飞身而入。

只见那马脸岑陬头发披散,双颊红肿,眼睛狼狈地瞪着木郎君,满含怨毒之意,想是木郎君记恨前仇,已给它吃了不少苦头。

木郎君“砰”地一声,将他重重摔在地上,王半侠这才松了口气,赶紧将他扶起,道:“战书便在这里”

白衣人道:“这算什么战书? ”虽然他无论见着什么惊奇之事,面上都不动声色,但此刻语声中也不免露出诧异之情。

王半侠双手一分,撕开了岑陬之衣襟,只见他双肩前胸,七道剑痕,伤口早已结疤,骤眼望去,也和寻常伤痕汲什么两样,只是这剑痕都在肩井、乳泉等大穴之上,纵横上下,去路分明,剑痕与剑痕之间,还有条淡淡的红线,仔细一瞧,亦是剑锋划出来的。白衣人不等王半侠说话,目光立即被这剑痕吸引,脚步也开始移动,一步步走向岑陬面前。

大厅中死寂无声,人人都在等待着白衣人看过这剑痕后的反应,人人心中都有如悬着块大石一般。

只见白衣人那苍白的面色,渐渐泛起一阵兴奋的红润,冷漠的目光,也又露出那激动的狂热。

忽然间,白衣人左掌疾出,在岑陬身上闪电般接连拍了七掌,每一掌俱是拍在剑痕之上。

岑陬狂叫一声,一口闷气,自胸中吐出,挣脱王半侠的掌握,狂呼着奔出大厅,但出门数步,又自扑地跌倒。

白衣人再也不瞧他一眼,挥起长剑,剑尖向天,微微颤抖,白衣人语声也是微微颤抖,仰天道:“天地无极,终于还是有一人能作我的对手……”突然垂首跪下,满头长发,四散被落,似是在感激苍天终能赐给他一个对手,又似在赞佩苍天之能,竟能创出个能与他作对手的英雄。

众人瞧得目定口呆,也不知心中是何滋昧,胡不愁但觉热泪盈眶,似乎自己也分享到这唯有绝世之雄才能拥有的激情与感受。

突听一声惊呼,一声马嘶,木郎君身形横飞而起。

原来那马脸岑陬竞乘着众人惧末留意时,跨上了胡不愁骑来的汗血马,飞驰而去。他本自大宛国来,骑术自是精绝。木郎君飞身追出,跃上了另一匹汗血马,几条大汉奔扑过去,要待拦阻,木朗君几曾将这些人瞧在眼里,挥臂一抢,四、五条大汉一齐扑地跌倒。

木即君大呼道:“所约之事,切莫忘了……”呼声未落,蹄声已远,两匹马一前一后,都已走得不知去向。马良顿足:“可惜可惜,汗血马……唉 !”

胡不愁含笑道:“本非你我之马,丢了有何可惜? 马兄大好男儿,怎地对得失之间,看得如此严重?”

马良怔了一征,呆望着胡不愁面上开朗的笑容,长叹道:“胡大侠心胸如此开阔,好教马某惭愧!”

这一阵骚动,自衣人始终浑如不觉,良久良久,方自缓缓长身而起,道:“以剑作书之人,此刻在哪里?”王半侠道:“东海之滨。”

白衣人道:“相烦带路。”

胡不愁接口道:“在下愿效微劳。”

白衣人瞧他一眼, 道:“好,走 !”举步定向厅门,突又转身道:“武道精神,有如登峰,既有巅峰可登,他山不登也罢……”语声突顿,向胡不愁微一招手,大步行出,大汉们纷纷闪开道路,只见他乱发飘飞,容色如石,每走一步,相隔仍是一尺七寸,似是世上无论任何事,都休想将他那钢铁般的意志改动分毫,更休想拦阻他登上武道颠峰之路。胡不愁别过众人,相随而去。

铁温候大声道:“东海这一战,必定冠绝千古,铁某万万不愿错过,此刻便要追将去了。”

彭清道:“这一战谁也不愿错过,幸好敝庄还有良马,可供代步,你我众兄弟,不如一齐快马赶去。”

王半侠含笑藏口道:“我平生不惯骑马,可要先走一步了,一路上还可将此消息散布出去,多约江湖同道去观战,也好为紫衣侯助一助威风。”众人仅待站起相送,哪知风声过处,王半侠使已远远去了。

“东海之滨,双剑争锋!紫衣自袍,孰为剑雄?”

当世第一剑窖紫衣候与连创江湖数十高手的白衣怪剑容比剑之消息,有如风吹雨露,立时便传遍江湖。

郾城“岳家枪”高手“九花枪”岳雄正在饮酒,听见这消息,立刻抛下酒杯,夺门而出,赶赴东海,连约来的朋友都末打声招呼。

赊旗镇“快马双鞭”呼延寿,正在精赤着上身洗马,听见这消息,立刻抓起衣衫,飞身上骑,连马鞍都末配上。

正阳关“龙虎刀”屠正方饭后阔步路上,瞥见呼延寿快马奔过,问出了消息,立刻飞身跃上呼延寿马股,同骑而去,连家人都末打招呼,田家庭“卧虎”田通出恰在正阳关宴客,在酒楼上听到呼延寿说出的消息,立刻自窗口掠出,跳上一匹停在酒楼前的健马,也不管马是谁的,便打马追去。

芜湖大豪“快手分金”隋如平,与“飞刀将”杨世义,为了争夺米市,正自各率弟子,要一挤生死,听见这消息,两人斗志全消,竞同登一辆马车,同车而去,在车上三言两语,便将一场流血惨斗消弥于无形。

有人快马口讯获知这消息,有人自飞鸽传书获知这消息,白衣人与胡不愁还未出豫境,这消息却巳远至海滨。

一路上武林英豪,只要听到这消息,当真是酒客抛杯,赌徒散局,纵然抛下一切,也耍去瞧瞧这一场百中罕遇的大战。

海盗之雄“紫髯龙”寿天齐,早已算定各路英维,俱将赶来东海,早已连夜在海滨搭起了百十间木屋,但只要来迟一步,仍是无地可居,也不知有多少平日养尊处优之人,为了要一睹此战,不惜幕天席地。

不数日间,东海之滨便已是冠盖云集,群英毕至,遥望海中,那五色锦帆,映着日色,更是光辉夺目!

日色将暮,荒原辽阔。白衣人与胡不愁已渡过汝河。

一路上白衣人惧行荒野,不走大路,他生命果似全已献于武道,别的一切都不在乎。他若走得累了,立刻躺下就睡,纵是荆棘丛中,他也不顾,他若走得饿了,便弹石射些飞鸟走兽,生裂而食。

这种露宿荒野,茹毛饮血 ,若是换了别人造随于他,当真连一天也过不下去。但胡不愁天性奇特,只耍白衣人能睡的地方,他便也能呼呼大睡,只要白农人能院的,他也能生吞活剥,照样吃下,白衣人面容百像般冷漠,他面上却能终始带着笑容,白衣人数日不开口说话,他也不觉难受。

这一日渡过汝水,两人自凌晨走到薄暮,白衣人虽仍行所无事,胡不愁已是气力将竭,勉强支持。但他纵然走得不能举步,仍是面带微笑,绝不叫苦,白衣人瞧他一眼,竟然顿使脚步,缓缓坐下。

胡不愁暗中松了口气,仰天卧倒,但觉四肢松散,端的是说不出的舒服,纵然给他万两黄金,他也不愿再走一步。

只见白衣人忽然仰天长叹一声,道:“白三空,好汉子!”

胡不愁与他同行至今,听他第一句话,便是夸奖自己的师傅,不禁又惊又喜,呐响地不知该如何答话?过了半晌,白衣人缓缓又道:“你也不错。”

这短短四字说自白衣人口中,那当真比别人口中的千言万语还要珍贵了,胡不愁油油道:“多……多谢!”

白衣人仰望空苍,再不说话,胡不愁也不敢惊动于他。

这时,暮云已重,天色苍限,大地充满萧索之意,晚风吹动他乱云般披发,也不知他心里想些什么? 苍茫暮色,辽广荒野,坐着这冷漠的白衣人,这景象当真说不出的凄凉,也衬得他更是孤单寂寞。

胡不愁望着他石像般的侧影,心中不觉感概丛生,暗叹道:“他一生难道都是如此寂寞? 他难道没有一个亲人朋友?他这一生中,究竟在做些什么?想些什么?唉!他纵能上达武道巅峰,又有谁能分享他的成功?又有谁能分享他的光荣?只不过令他寂寞更加深重而已 !”

一时之间,胡不愁但觉这白衣人谜一般的生命中,实是充满着悲哀与不幸,他武功纵然辉煌,人生却是缩淡的灰色。突听白衣人沉声作歌,歌道:

“天暝暝兮地无情,志难酬兮气难平,独佩孤剑兮,走荒瀛……”歌声低沉悲壮,一种英雄落魄之情,令人闻之,但觉悲从中来,不能自已。

胡不愁忍不住长长叹息一声,道:“阁下独立异行,本是自求寂寞,以阁下才情,何必如此自苦?”

白衣人也不答话,过了良久,方自缓缓道:“此乃先父之歌……”他胸有积郁,要一吐为快,但语声却嘎然而止。

胡不愁黯然一叹,似已从白衣人谜一般身世中,寻出了一丝头绪,当时试探着道:“令尊必非常人,非常人必有非常之遇?”

白衣人又自默然良久,缓缓道:“先父世之奇才,兼通百技,唯因如此分心,武功难求精进,是以一生中战无不败,落魄潦倒,受尽世人冷眼,终至飘洋远引,多年去……”似觉话也说得太多,语声又自嘎然而止。

然而这短短一席话,却已使胡不愁思潮如涌,暗暗‘时道:“白衣人之父,必因自己切身之痛,便令爱子将世事万物惧都抛开,专心武道,听那歌声中悲愤不平之意,那老人必定死不限目,白衣人自幼便被此不平之气所熏染,自也愤世嫉俗,而将生命完全献于武道。”

他已从那 中,将白衣人身世塑成了一个简单的轮廓,但心中却不知是该欢喜?还是叹息?

白衣人缓缓道:“我之身世,别人无权得知,纵然对你说出一些,你也必须立刻忘去。”

语声冷酷无情,再无半分方才那种情感的痕迹。他生命的窗靡,虽因长久之寂寞而忍不住为人启开一线,但方启一线,便又立刻紧紧关闭。

五色帆船,绣阁般的船舱中,小公主正在插花。

她衣袖高高挽起,露出了雪白的手腕,雪白的小手里,拈着一枝盛放的茶花,花瓶却仍是空的。

方宝儿坐在她身旁,出神地瞧着她,瞧她如何将这枝花插下去。水天姬坐在他侧对面,手里拿着本书,但书本半卷,也不知她是在读书? 还是在想着心思。一眼望去,但见玉瓶香花,素卷美人,再加上个身穿新裁的锦绣衣衫,宛如粉装玉琢般的方宝儿,看来真似图画。小公主突然抛去了手中花枝,娇嗔道:“不插了。”

方宝儿瞪大了眼睛,道:“为什么?”

小公主道:“有你在身旁,我花总是插不好。”

水天姬娇慵地伸了个懒腰,媚笑道:“我的小丈夫,快坐过来陪我念书吧,在那里惹人讨厌做什么?”

伸出手,将方宝儿拉了过去,笑道:“乖乖的,坐近些,嗯!这么才好。”两人真的靠在一起,念起书来。

小公主瞧着他们,突然站了起来,来来去去走了两圈,突然又坐了下来,拿起剪刀将花校一段段剪得稀碎。

水天姬瞟她一眼,格格笑道:“我的小丈夫已不在你身旁,你的花怎么还插不好蚜?”小公主绞着剪刀,顿足道:“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

水天姬笑得花枝招展,拍着方宝儿道:“你瞧,你不走人家也烦,你走了人家也烦,这该怎么办呢?”小公主咬着嘴唇,道:“他呀,他死了最好!”

水天姬娇笑道:“哎哟,那我可不就成了寡妇? ”轻轻搂起方宝儿,道:“我的小丈夫,你可不能死呀!”方宝儿道:“我死不了的,你们放心吧1”

小公主突然跑过去,在他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方宝儿“哎呀”大叫一声,疼得从凳子上跌了下去。

只听一阵轻悦的铃声,叮叮当当一路响了过来,铃儿推开门,皱盾笑道:“这三个孩子真烦人,船都快被你们吵翻了。”

水天姬笑骂道:“死丫头,你再说,谁是孩子?”

铃儿格格笑道:“你不是孩子是什么?”

水天姬娇嗔着跑过去,笑骂道:“你说,你说……”伸手去呵铃儿胳肢,铃儿不等她手伸出来,已笑得缩成一团,告饶道:“好姐姐,饶了铃儿吧,你不是孩子,你……你是老太婆……哎啃……宝儿,快来救命呀,你这老太婆,要谋财害命了……”银铃般的笑声,远远传出门外。

珠儿也推门走了进来, 又是好笑,又是跺脚,道:“小祖宗们,别吵了好吗?人家都已上去,就等着你们哩!”

水天姬放开手,道:“谁等着我们? ”铃儿喘着气道:“你瞧,吵得我把正事都险些忘了,侯爷要船上的人都到上面大厅去,说是有事盼咐。”

大厅中弥漫着衣香,香气如花。

二十多个锦衣少女,虽在低声笑语,但眉宇间却都带着些疑虑,不知候爷究竟要吩咐些什么?

方宝儿一群人上得厅来,似乎也被厅中这种说不出的声音意味所感染,不知不觉,藏起了笑容。

紫衣侯还未来,方宝儿倚窗外眺,只见骄阳正盛,海上金波万丈,海岸边却是人影幢幢,似乎也有许多人立在岸边,向这帆船眺望,浪涛声、海风声中,不时还夹杂着一两声豪迈的大笑,想是岸上群豪,等得无奈,正在哄饮作乐。方宝儿思及这些武林雄杰的豪举,又不觉神往。

突听一声轻咳,厅中立时寂静无声,等到方宝儿回转身子,紫衣侯已坐上了屏风前的交椅。

他敏锐的目光一扫,便似将厅中每个人都瞧了一眼。方宝儿只觉这目光中有种说不出的威严,不禁垂下了头。

紫衣侯虽末说话,但每个人心中,却都已隐隐觉得有种不样的沉重之感,厅中更是静寂如死。

一阵脚步声响过,二十多个身穿蓝衣的健妇,每人捧着口紫铜镶边的紫檀木箱,垂首而立。

紫衣侯沉声道:“放下,打开。”

健妇们放下箱子,启开箱盖,只见一阵殊光宝气,自箱子里辉耀而出,二十多口箱子里,装的竞全都是珠宝。

紫衣侯缓缓道:“我之家财十九均已在此,除了珠儿、铃儿外,你们每人都可分得一口箱子。”

少女们惶然失色,颤声道:“这是作什么,难道是我们做……做错了什么? 侯爷你竞……竞要…。”

紫衣候微微一笑,道:“你们相随于我已有多年,来日我若不幸身死,怎忍你们飘泊无依,箱中戈戈之数,已可够你们一生衣食无虑,但愿你们各能自寻归宿,也不技与我多年相聚……”

话未说完,少女们已有的惶然泪下,齐声道:“侯爷春秋正盛,怎地平自说出此等话来?”

紫衣侯微笑道:“强敌当前,这一战实是生死难知,我若不先为你们作个安排,怎能安心一战?”他虽然谈笑生死,但笑中也不禁有些黯然之意。

少女们一齐拜优在地,欲语无言。小公主忽然痛哭着道:“爹爹你若没把握战胜他,何必没来由地与他厮杀?”

紫衣侯面色一沉,厉叱道:“你小小年纪,知道什么?这一战我纵是明知必死,也是势在必战,绝无选择!何况这一战胜负之数,他与我正是各占其半……你生为我的女儿,便该切切记着:‘有所不为,有所必为’这八个字,便是我辈武人之本色!”小公主不敢再说,哭声却再也不能停止。

方宝儿听得“有所不为,有所必为”这八个宇,心中忽觉一阵热血直冲而起,奔腾汹涌,不可断绝。

转眼望去,厅中无一人不是热泪盈眶,有的且已痛哭失声,就连水天姬亦是泪眼模糊,不敢去瞧这悲壮的景象。

紫衣侯仰视窗外白云,默然半晌,缓缓道:“铃儿、珠儿,我本也应当还你等自由之身,怎奈……”

微微一叹,手指小公主,接着道:“怎奈她实是年龄小,必须有人照顾,你俩与她相处时日最久,如今我使将她以及这艘帆船与船上剩下的物件,全都交托给你们……我实不忍令你们的青春虚度,而终老海上,但……”

铃儿,珠儿满面泪痕,伏地痛哭道:“候爷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侯爷就是要咱们去死,咱们也是心甘情愿的 !”

少女们更多已泣不成声,纷纷道:“我们情愿跟着铃儿、珠儿姐姐一齐去死,也不愿离开这里。”

紫衣候沉声道:“有些事到临头,谁也勉强不得,何况你等正值青

方宝儿呆呆地瞧着这满厅痛哭着的少女,呆呆地瞧着这镇静从容、气度恢宏的紫衣侯,心里不觉泛起一种奇异的滋味,暗叹付道:“一个人面临生死关头,若还能保持紫衣侯这般气度,此人若不是生性凉簿的冷血之人,便必是提得起,放得下的真正大英雄。”

忽然间,岸上隐隐传来一阵阵骚动与惊呼,似乎群豪俱在纷纷呼喝着道:“来了……来了……”

方宝儿心神不知不觉间也为之一震,转首自窗口瞧了出去,只见一艘轻舟,自岸边破浪而来,两条精赤着上身的大汉,齐力摇桨,一条黑衣劲装大汉,双腿微分,泰山般卓立在船头,远在十余文外,便引吭大呼道:“回禀侯爷,那白衣剑客,此刻已来了。”

满厅之人,惧都耸然动容,就只这“白衣剑客”简简单单四个宇中,便似已含有不知多少神奇,魔力,足令风云激荡,山河变色 !

紫衣侯苍白而镇静的面容,也焕发起—种奇异的光采,使他那有如上古神话人物一般的面容,更平添几分奇异的魁力。

方宝儿手指不住颤抖,他虽然不喜武功,但眼见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已近在眼前,那兴奋与激动之情,也是难以自制,只觉水天姬悄悄握住了他的手掌,春葱般的手指,也变得木石般冰冷。

岸上群豪之兴奋激动,更远在方宝儿与水天姬之上,只因他们已亲眼瞧见了自衣人,瞧见了这近日已在江湖中造成了神迹的人物——白衣人与胡不愁已并肩来到了这似已沸腾的海岸边,呼声与骚动,已将那震耳的怒涛声完全淹没。

但这轰雷般的呼声,也无法令白衣人冷漠的面容有丝毫改变,他目光凝望着那五色锦帆,动也不动。

“紫髯龙”寿天齐闻得动静,串领手下四大头目,赶来迎宾。但四大头目中一条虬髯板肋的大汉,一眼见了白衣人,面色竞突然惨变,如见鬼魅一般,双足再也无法移动,只是簌簌地发抖。

白衣人自也瞧见了他,目中神光一闪,突然改变方向,笔直走到“紫髯龙”寿天齐等五人面前。

那虬髯大汉神色更是惊震,寿天齐与另三人瞧见白衣人冰冷的目光,心头也不禁泛起一阵寒意,却不知白衣人以如此目光瞧着那大汉,倒底是为了什么原故? 只听虬髯大汉颤声道:“……你还未死?”

白衣人冷冰冰的目光中,泛起一阵轻蔑之意,一宇宇道:“你还不配我出手!”转过身子,笔直定向海岸。

那虬髯大汉斗然松了口气,扑地跌倒在地,满头冷汗,涔涔而落,他却未伸手去擦,似是连手也吓得软了。

寿天齐更是惊诧,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虬髯大汉道:“此……此人自……自东瀛一带乘船而来,在崂山被属下的弟兄们发现,见他船上所载货物份量不轻,仿佛金银一类,便下水凿沉了他的船只,眼见此人沉人海中,那沉船之地距离海岸至少还有一里,兄弟们只当他必定不能活了,哪知……他竞未死!”

他自不知这白衣人内功已至炉火纯青之境,竞可闭气半个时辰,沉船后竞以千斤坠身法,直下海底,再自海底直走上岸,是以他末见这白衣人浮上海面,便当他必已葬身海底, 再也末想到群豪等待着的白衣剑容, 便是此人。寿天齐沉声道:“他船上共有几人?”

虬髯大汉垂首道:“只……只有一人!那时属下见他孤身一人,飘洋过海,已知此人不凡,是以未曾过去交手,却不知此人目光竟是如此敏锐,远远瞧了一眼,到如今还记得属下容貌,更不知那船上所载,竞非珍宝,而是千百斤用来镇压风浪的铜铁。”

寿天齐面上隐现怒容,道:“他此刻却饶过了你!”

虬髯大汉道:“他居然不来报仇,亦是大出属下意料之外!”

寿天齐怒喝道:“他饶过了你,我却饶不过你,你竞不顾海上道义,向孤身容旅行劫,所犯何罪,你也该知道!”虬髯大汉面无人色,颤声道:“属下知罪!”

寿天齐厉声道:“你既知罪,便该自寻了断!”再也不瞧他一眼,放开脚步,向白衣人追了过去。

那虬髯大汉仰天惨叹一声,道:“天命……天命……”突向另三条大汉翻身跪下,惨然道:“盼三位兄长念在昔日之情,为小弟照顾妻小。”

三条大汉面色黯然,齐声道:“你只管放心……”三人一齐转过头去,似是不忍再去瞧他一眼。

虬髯大汉伏地再拜,道:“多谢大恩……”反手自靴筒中拔出一柄巴首,当胸插了下去,一声惨号,鲜血四溅,身子缓缓倒下,立时气绝而死,另三条大汉俯身抬起了他尸体,亦同向自衣人走去。群豪见到这一群海上豪雄帮规竟是如此森严,都不禁为之肃然,骚动的海岸,又变得死一般静寂。

白衣人听得惨呼,回首而望,寿天齐已追到他身后,抱拳沉声道:“寿某属下行事不当,但湖海之上却有公道……”

他似乎早已知道那虬髯大汉必定不敢偷生,更知道别人已将尸身抬来,头也不回,轻叱道:抬过来!”

三条大汉将尸身 , 寿天齐双臂高举,厉声喝道‘“不仁者死!不义者亡!海上道义,坚如精钢!”

分散在四处接待宾客的海上弟兄,一齐轰然喝应,当真是声震天地,白衣人目中光芒闪动,道:“好——”

寿天齐道:“罪者虽已伏法,但寿某仍需负毁船之责,半个时辰中,便有一艘崭新海船驶来,以作赔偿!”

白衣人凝目 不说话, 大步走向海边,风浪已息,海涛拍打沙滩,卷去了方才零乱的足印。

只听一阵语声自海上帆船中传了过来,道:“阁下剑术无双,允称无双剑容,可愿与在下海上一战?”

语声样和平柔,但一个宇一个宇传入耳中,却是清清楚楚,听来有如在你耳畔说话一般。群豪不禁耸然动容,暗道:“好深厚的内力!”

白衣人却仍冷摸如昔,缓缓道:“为何要战于海上? ”语声亦是平平稳稳,冲破海风,直传到五色帆船上。

船上的水天姬、方宝儿,以及那些少女们听得这语声,也不禁吃了一惊,暗中更是为紫衣侯姐心。紫衣候道:“阁下可是定要听这解释?”

白衣人徽一沉吟,道:“不听也罢。”

紫衣侯道:“你我同时登舟,会于海上,如河?”

白衣人道:“好!”

两人相隔虽有数十文,却如对面交谈,两人虽明知这一战生死胜负,难以预卜,但语声却仍从容不迫。但岸上、船上,大大小小,男男女女千百人,听得这一番言语,心头宛如突加巨石,紧张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寿天齐手掌一挥,已有条轻舟划了过来,白衣人瞧了胡不愁一眼,道:“你可愿为我操舟?”胡不愁肃然道:“自当效命。”

舟上大汉跃下,胡不愁掠上,白衣人身形一闪,已到了船头,胡不愁划起双浆,轻舟破浪而出。

那边紫衣侯亦自出舱,含笑向操舟前来报讯的大汉道:“此战想必有些凶险,不知你可愿为我操舟?”

那大汉如蒙殊思,受宠若惊,满面惧是兴奋之情,道:“小……小人荣幸之……之至!”但觉热血冲上喉头,几乎语不成声。

紫衣侯回首一笑,道:“多自珍重……”瞧了小公主一眼,似乎还想说什么,却终是一言末发,飘然掠上轻舟。

五色帆船上之人,人人俱是热泪盈眶,欲说无语。小公主紧咬着嘴唇,泪珠在一双大眼睛中转来转去,大大的嘴唇竟被咬出血来,却还是忍耐不住,眼泪终似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一连串落了下来。

方宝儿喃喃道:“傻孩子,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突然转过头去,只因他自己眼泪也落了下来。

千百双眼睛,都瞬也不瞬地望着海上,骄阳将落末落,海上万丈金波,两叶轻舟,越宋越近。紫衣侯双手抱剑,道:“请!”白衣人单手握剑,道:“请”

突听呛然两声龙吟,万丈金波上,已多了两道剑气。落日、金被,与剑气相映,直似七宝莲池,大放光明!群豪只觉目眩神迷,竟是不敢逼视。

胡不愁双手操浆,更觉掌心满是冷汗,抬头望去,只见卓立在船头的白衣人,身子似枪一般直,剑尖斜斜下垂。对面船头的紫衣侯,剑身平举,轻舟虽在不停晃动,他剑尖部始终不离一点固定的位置。

轻舟相距更近,两人目光凝注着对方,莫说糜鹿关于道左,便是泰山崩于他两人身旁,他两人目光也绝不会为之一瞬。紫衣侯面色更是苍白。白衣人一双眼神兴奋之情,也越来越是狂热。忽然,两舟交错而过,紫衣侯平平一剑削出。

这一剑剑势绝无丝毫诡奇之变化,但剑尖寒芒颤动,眨眼间已急震二十余次,将白衣人前胸、双胁、下腹、喉头、上下三十四处大穴,俱都笼罩在这一剑攻势之下,但剑势却绝不击出,明是攻式,其实却乃世上最妙之守着。

白衣人手腕转动,掌中长剑,连变数十个方位,却仍不敢在紫衣侯此一招下运剑反击。一个浪头打来,两舟突然分开。

紫衣侯、白衣人交换一招后,身形又自恢复原来形态,四下豪杰无论瞧不瞧得清楚,都觉心神一阵紧张,直到此刻才能喘气。

胡不愁得天独厚,更是瞧得目眩神迷。他乍看只觉紫衣侯这一招乃是点苍派镇山剑法的七七四—卜九手“回风舞柳剑”中第一着“春风初动”再一看又觉此招与青城剑派“青云赤霞剑”中一招“云霞初生”有此相似,仔细一看,却又觉此招竟是河南洛阳李家庆不传之剑“天龙秘剑”中一招“龙舞九天”蜕变而出,瞬息间又觉此招实是与武林“两仪剑法”中一招“太极初生”一般无异。

这四招俱是攻势中最最凌厉之着,紫衣侯一剑中能包含这四招之精髓,已足令人可惊。

但胡不愁立刻便又觉紫衣侯那一招与这四招虽有异曲同工之妙,其实却是截然不同,他立刻便觉出此招并非攻势,而乃守势。

“清平剑客”白三空武功老练沉稳,将普天下各门各派剑法中的守势,惧都研究得十分精到。

胡不愁乃是清平门下高足,于此道自也颇有功侯,这一念转过,但觉紫衣侯这一招中,赫然竟似包含了灌江口二郎庙“杨二郎神剑”中一招“河清海宴”,华山七莺流传下之“七莺剑阵”中一招“风雨不透”,昆仑“龙风大九式”中一招“龙围风守”,长白山,长白剑派“长自剑”中一招“玄冰如铁”,以及清平剑容本门剑法中一招“八方风雨”,这五招中之精孽。

这五招无一不是天下剑法中守势最最严密之着,紫衣侯此一例中竞将这五招中之精粹包括无遗,试问还有谁能在这一招下乘隙反攻?

更何况这一招虽是守势,却又将攻势含蕴其中,虽稳健不失凌厉,虽细密却不失柔弱。

胡不愁越想越觉这普普通通之一招中,实是妙用无穷,就只这一招,已够普通人学上一生。他自己虽瞧得出这其中奥妙,却也实在想不出紫衣侯怎能将这许多种不同剑法中之精革,融在一招之中。又是一个浪头打来,两舟交错。

紫衣侯曲肘侧身,掌中剑斜斜而举,动也不动。

这一招看来自是守势,但白衣人神色却比方才更是凝重,长剑曲旋,高举过顶,将自已全身上下俱都置于长剑包护之下,只因他深知紫衣侯这一招看来虽是守势,其实却蕴藏无数质着。

海风呼啸,舟身摇荡。自衣人竟是丝毫不敢动弹,只因他剑势若是露出丝毫破绽,便休想再避出紫衣侯这一剑之下。

两人身形石像般木立在动荡之轻舟上,只瞧得胡不愁紧张得再也透不过气来,满头大汗,涔涔而落。

他再也无法支持,操浆之双手一松,轻舟自急浪中退开,紫衣候与白衣人的身形立刻分开数丈。

但这两招攻过,胡不愁觉今日之战,紫衣侯已占了七分胜算,只因他的剑法,确是炉火纯青,无懈可击,若说世上还有种剑法战得过他,当真是令人万万难以相信之事。

胡不愁心里暗暗放心,却又暗觉惨然,白衣人虽是今日武林群豪之公敌,但此人风标奇特,卸令人不得不对他生出一种英雄崇拜之心。

心念转动,他手下已忘了操浆。紫衣侯舟上的大汉,更是已变得痴了,不再动弹。几个浪涛打过,双舟越隔越远。

紫衣侯与白衣人仍是保持原来的姿势,动也不动。胡不愁真愿意这两只轻舟,就此荡开,飘流出海,永不复返,好教紫衣侯与白衣人这一战,永远也不要分出胜负,只因无论谁胜谁负,对他都是个重大的打击。

但忽然间,他耳中只听得“叭”地一响,轻舟忽然一阵急震,竟生生分为两半,白衣人所立之船头,竞与舟身分开。

原来白衣人不耐久候,竟暗中用了内力,将轻舟震断,紫衣侯正也与他抱着同样心思,足下轻舟,也生生一折为二!

胡不愁与那大汉,再也保持不住舟身之平衡,一个浪头打进来,便将他两人一齐打人海中。四下群豪,看得又是一阵骚动。

这时情势已更是紧张,紫衣侯与白衣人各自踏着一截船头,浮立在海浪之上,相隔又是越来越近。

海上风浪如山,金波万丈,这一紫一白两条人影立在万丈金波上,看来当真有如天府飞仙,凌波虚渡一般。

群豪直瞧得心动神驰,片刻便回复死寂,再无人敢大声喘一口气,只闻心跳之声,喀略不绝,人人俱是汗透重衣。

突见那万丈会波上,又闪耀起万丈金光。

金光闪动,急如飞蛇闪电,在一刹那之阅,紫衣侯与白衣人掌中剑已各各急攻三十余次之多。

群豪但见剑光闪动,哪里还分辨得出剑势?人人腔于里一颗心都平白提了起来,在这刹那阀,竟是没有人呼吸得出。

突听一声龙吟,响彻海天。

吟声不绝,紫衣侯人影摇了两摇,一个跟路,跌入海中,白衣人双手握剑,高举过顶,又自不动。

海天辽阔,万丈金被,树着孤零零,一条白衣人影,这景象无论用任何言语也难描述得出。

海上岸边,千百人,突觉喉头似是被塞入一方巨石,压在心头,再也难呼吸得出。

这死一般静寂,延续了良久,那惊呼之声,方自惊天动地般爆发面出。五色帆船上的少女,十人有九人跌倒在地,痛哭失声。小公主当场晕厥。方宝儿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也变得呆了。

只见白衣人石像般的身子,乘着海浪,飘向岸边,将漫天夕阳,浩翰金波,惧都抛在身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