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47 章 危难见真情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七章 危难见真情

方才陪着单毅成的少女,此刻已匆匆穿好了衣衫,片刻前的枕边人,如今已变成死尸;她神情也不免有些异样。

但她却仍然边走边笑著道:“孙玉龙就在隔壁六妹房里。”

王大娘道:“好,就是他!”

虽已 里却仍燃着灯, 窗纸昏黄,静寂无声,屋星的人,似乎已睡着了。一个少女掩嘴悄笑通:“不想这姓孙的这么快就睡了”

抬着王大娘软兜的少女道:“你去踢他的门。”

那少女笑道:“我正好试试刚从匡新生那里学来的鸳鸯蝴蝶腿。”

话声中,她身子已飞起,在韧升的阳光下,在灿烂的花树丛中,她彩衣飘飘,当真像是只蝴蝶似的。

但是她那只穿着绣珠鞋的,纤美的脚,还未踢着门,那扇门已突然开了,一道银光,自门里急飞而出。

那少女做梦也末想到有此一着,大惊之下,哪里还能闪避,银光过处,她娇笑着的脸已血肉模糊。

少女们俱都花容失色,却都咬住嘴唇,没有惊呼出声,就连那重伤的少女虽已溶得满地打滚,竟也能咬牙忍住,这种超人的忍耐力,又岂是一朝一夕所能造成的,王大娘在这些少女身上,确实下过苦功。

孙玉龙“飞龙斧” 在手,厉声笑道:“王大娘,只怕你还是将孙某看错了吧?孙某虽然好色,但两眼却还未瞎,早已瞧破了你们的阴谋。”

王大娘微微笑道:“久闻孙玉龙是七窍玲珑的心肝,平生从未吃亏上当,如今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

孙玉龙目光转动,缓缓道:“你若已瞧出孙某不是好惹的角色,此刻便该乖乖的让开道路,但你只管放心,孙某立刻就走,绝不停留。”王大娘道:“别人呢?”孙玉龙诡笑道:“别人的死活,又与孙某何关? 他们几个既愿死在牡丹花下,就让他们去死好了,我又何苦多管闲事。”王大娘格格笑道:“你倒真是个聪明人。”孙玉龙道:“在江湖中打滚的人,若要活得丰衣足食,舒舒服服,做人便得做得聪明些,孙某做人若不聪明,哪会活到现在?”

王大娘道:“既是如此……丫头们,让路,让孙大爷过去。”

孙玉龙哈哈一笑,大摇大摆走了过来,他本走得极慢,但走到王大娘身侧,肩头微耸,飞掠而起。

他本当王大娘口中虽放他,其实绝不会如此轻易放他走的,哪知他身形掠起,王大娘还是动也不动。

孙玉龙这才放下了心,一掠两丈,足尖点地,方待再次纵身,这一个起落后,他便可安安稳稳的走了。

哪知就在他新力未生,旧力已竭的这一刹那间,王大娘纤手突然一扬,掌中剑闪电般飞出,直打孙玉龙后背。

孙玉龙背后虽末生着眼睛,但听得利刃破风之声,大惊之下,擦身闪避,只是这时正值他下降的力量已竭,上升的力量初发,他突然想用第三种刀量拧转身子,这力量哪里还能运用如意。

力量一用鳖了,他身子虽摔转一尺,却不禁唉地跌倒,只听一缕锐风,自他耳畔哩的掠过——

剑光擦过,这一剑他总算避开了。

孙玉龙方自暗道一声侥幸,哪知王大娘的第二柄剑,已无声无息的缓缓飞来,到了他身后,突然转急。

只听孙玉龙一声惨呼,背后血光飞激,这一剑已穿入孙玉龙的背,竞生生将他斜斜钉在地上。

有个少女摇头叹道:“我只当这厮武功了得,哪知却如此不济。”

王大娘笑道:“你当我这两剑是容易闪避的么?”

那少女道:“孩儿……”

王大娘截口道:“告诉你,这‘子母追魂脱手剑’看来虽简单,其实却大不简单,不但时间要拿捏的分毫不差,最难的事,第二剑后发却要先到,第一剑先发却得后至,不但要使他全出错觉,还得算准他的方向。”

那少女道:“如此说来,这手法岂非和‘子母金梭’有些相似?”

王大娘笑道:“不错,这手法正是脱胎于‘子母金棱’,但以三尺剑代替四寸金棱,这其中难易之别,相差又何止十倍。”那少女叹了口气,道:“现在我才懂了。”王大娘道:“只要时机恰当,普天之下,敢说没有几个人能逃出我这‘子母追魂脱手剑’下,只是若没有十分把握,这一着我是万万不会使出的……只因这一剑若是不能一击而中,我自身便难保全身而退了。”

又有个少女问道:“方宝玉呢?你老人家看他能避得开这一剑么?”

王大娘像是被人掴了一掌,得意的面容,突然阴沉了下来,她默然良久,嘴角才又泛起一丝微笑,是阴森森而残酷的微笑。

她微笑着缓缓道:“我不知道……幸好我已永远不必知道了。”

卧室,出奇的精致,出奇的小巧。

这看来竞不像是陆上的房屋,而有些像是船舱——

远比平常要小得多的一张床,塞在角落中,旁边是小小的茶几,小小的凳子,小小的花架。

然而,除了小之外,这屋子并无丝毫异样。

方宝玉每样都检查过了。

锦被,是崭新的,柔软的,梳头,是鹅毛的,舒服的,茶,是香甜的,纯洁的,杯是干净的,细致的。

每样东西都正常得很,没有毒,没有陷阱。

但是宝玉还是不放心。

他敲敲门,门是木板制成,不是钢板。

他再敲敲墙,墙也是泥污的,绝无疑问,看来,这只是间普通的屋子,这绝不会是害人的牢狱。

他若是要走,随时都可走出去。

宝玉终于放心了,他甚至不免有些暗笑自己的多心,他深信自己若是看不出这里有陷阱,这里就必定是安全的。

王大娘竞没有害他之意,这例是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他想:王大娘莫非真的已不再害人?

王大娘若是真的已改过自新,他自然出可原谅王大娘一些小小的过错,更可以忘记王大娘昔日的罪恶。

宽恕,是美德,也是宝玉最愿意做的事,他永远都最能宽恕别人,虽然他并未见得能时常宽恕自己。

于是,他的警戒松弛了。

.于是,他便感觉到有一种浓重的疲倦之意,侵入他四肢,爬上他服帘——这两天,他委实太累了。

那张温暖而舒服的床,此刻对他委实是太大的引诱,他不能抗拒,也不想抗拒——他躺上床,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自酣睡中惊醒。

他只觉心房“抨抨”跳动,心灵上像是有了警戒。

他一跃而起。

但是这屋子里的一切仍是安详而平和的,哪里有丝毫改变? 他这心灵的警兆,来得岂非有些奇怪?

他静下心,从头细想,想来想去,也想不出王大娘曾经有什么要害他的地方——一点也想不出。

此刻,他虽然仍有些疲乏,但理智清楚,四肢灵动自如,运用真气,也运行无阻,他绝非中毒。

正常的人,在这正常的屋子里,自然是安全得很。

但是,他心灵又怎会有了警兆?

他有些奇怪,有些困惑,也有些好笑……

就在这时,他耳畔突然听到一种奇异的声音!

声音并不响,但却十分奇怪,像是蚕食桑叶,又像是风吹枯林,一时间,他竟辨不出这是什么声音。

也就在这时,他只觉屋子里突然灼热起来,不但热,而且闷,就像是炎夏雷雨前的那一刹那。

这是为了什么?

那又是什么声音?

宝玉已觉有变,一步窜出,举手推门。

他虽已用力,但一推之下,那扇门竞丝毫未动。

门,竟已被人在外面反锁住了。

只是,这扇木板的门,又怎能关得住方宝玉?

宝玉微微冷笑,举手一掌拍去,“略喇喇”一声,木板裂了,但那扇门,还是打不开。

原来这虽是扇木板门,但在木板间,却有钢栅——钢栅藏在木板间,用手去敲,自然听不出异声。

宝玉脸色有些变了,但心却仍宋慌,方待试试是否能扭断那钢栅,已有一股火焰从碎裂的木板间卷了进来。

好凶猛的火势!火来得好快!

宝玉虽然有一身不可思议的武功,但究竟不是钢浇铣打的身子,不由得被火势逼得后退几步。

那奇异的声音更响了。

宝玉现在自然已知道这是火烧的声音。

火焰,已将整扇门都烧了起来。

但宝玉还未绝望,用尽全力,向那墙壁撞去。

泥污的墙壁,哪禁得他神力一撞,立刻也倒塌了。

但墙壁间,也有钢栅。

烈火 !立刻卷了起来。

墙壁,燃烧得出奇的迅快,只因这墙壁乃是最最易燃之物造成的——干泥中大多是稻草。

但是那钢栅,却是烧不坏,推不例的。

火焰可以自钢栅间侥过来,但人却无法自钢栅逃出去,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自钢栅间逃出去。

这是经过于思百虑的毒计,这是天衣无缝的毒计,事先,没有一个人能发觉,事后,没有一个人能逃避。

烈火,已使得这舒适的小屋子成了地狱。

酷热的地狱。

但方宝玉身上流着的却是冷汗,他虽然智慧无双,他虽然已不知逃脱了多少次生死一线的危机。

但此时此刻,他却再也想不出有任何逃生之计,眼见得他只有被活生生的烧死在这里。

火烧得越大,死亡已来到眼前。

但方宝玉部还是只有呆在那里,动地不能动。

突然间,只听得一声惊呼响起。

这呼声乃是自左面的墙壁传来,却是小公主发出的。

小公主此刻竞也显然落入与宝玉同样的危机中,宝玉想也没有想,用尽全力,向左面的墙壁撞了过去。

墙壁自然又例塌了,露出钢栅。

自那不可摧毁的钢栅间,他瞧见了小公主的脸,那带着无可比拟的美艳,无法描摹的惊恐的脸。

小公主也瞧见了他。

她瞧见了他,就像是在无边黑暗中瞧见一丝光亮,狂风怒海中瞧见陆地,立刻娇呼着纵身掠了过来。

在一霎时间,他们的身子,已隔着那钢栅,紧紧拥抱在一起,他们的手,自钢栅中穿过,抱住了对方的身子。

流着冷汗的身子,颤抖着的身子。

但此时此刻,对他们两人而言,这冷汗,这颤抖,都已成了对方最大、最美、最好的安慰。

火焰,已将锦帐,绣被都烧了起来。

钢栅,也被烧得炙热。

但宝玉和小公主,却似乎全末觉察,生像是只要能两人拥抱在一起,纵是地狱,也可视作天堂。

这是真情流露的时刻。

他们的情感,交织着许多种原因,被自己用堤防锁住,然而此刻,死亡已如一柄利剑,刺穿了这堤防。爱,已如洪流进发。

小公主剧烈的颤抖着,以颤抖着的樱唇,抚慰着宝玉的脸,一次、两次、千百次、无数次……

她颤抖道:“宝玉……宝玉……”

她已说不出别的话,只有一次又一次地,呼晚这唯一可使她惊恐畏惧的心获得安慰、滋润的名字。

宝玉颤声道:“你……你没有事么?”

小公主道:“我……我……你呢?你能逃么?”

宝玉道:“你呢?”

小公主道:“我……难道你也和我一样?”

宝玉道:“我和你一样……我宁愿和你一样。”

两人的语声,惧是焦急、短促,带着哽咽、喘息。”

小公主更是泪流满面,颤声道:“你宁愿和我一样?”

宝玉道:“我若要死,最好的死法就是和你死在一起。”

小公主道:“你若能逃,会不会抛下我?”

宝玉道:“你说呢?”

小公主嘶声道:“你不会的,不会的……是么?”

宝玉抱得更紧,道:“我怎会抛下你,怎会抛下你?”

小公主满布泪痕的脸上,绽开一朵凄凉的笑容,道:“好,就让我们死在一起吧……今天,我能听到你说这话……我死也是甘心的。”

宝玉道:“我的心意,你以前难道不知道?”

小公主道:“我……我以前……”

突然拼命摇撼宝玉的身子,放声大哭道:“我以前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宝玉凄然笑道:“今天能听到你说这样的话,才是我最开心的事。”

小公主道:“我知道我以前常常令你伤心,令你难受,但……但你知不知道,我对你那么坏,只因为我太爱你。”

宝玉道:“我……”

小公主道:“女孩子的心,男孩子总是不懂的,尤其是我。”

她再次放声痛哭,道:“我只是个又自私,又多心,好强,又嫉妒的女孩子,我虽然爱你,但却不愿意听别人说你比我强,我听见这话,心里就好像有毒蛇在咬着似的,我……我竟一心想毁了你。”

宝玉柔声道:“好了,现在一切都没有关系了。”

小公主道:“但你能原谅我么?”

宝玉道:“原谅你?我根本从未怪过你。”

小公主道:“我变得那么坏,你还是真的对我好?”

宝玉道:“我的心,是永远不会变的。”

火势越见猛烈。

但两人的热情,却较火焰更烈,更猛。

两人静静的拥抱着,紧紧的拥抱着。

这时,他们四周几乎已成了一片火海。

小公主喃喃道:“以前,我是最怕死的,但奇怪的是,现在‘死’已在我面前,我反而不怕了,一点也不怕了。”

宝玉道:“死,本没有什么可怕。”

小公主道:“我非但不怕死,甚至还有些喜欢它。”

宝道玉:“你喜欢它?”

小公主道:“嗯!只因为若不是死……也许我永远都不会对你说出我心里的话……也永远听不到你对我说你心里的话。”

宝玉凄然道:“死……的确奇妙得很……”

小公主道:“火……你快烧过来吧!快……此刻正是我心里最甜蜜快乐的时候,我想我已能忍受身体上任何痛苦,我要让你三寸寸烧焦我皮肤,我要和我所爱的人在一起,慢慢的死,宝玉,我真开心……你开心么?”

宝玉道:“开心!”

小公主道:“是的,老天待我们总算不薄,使我们在临死的时候,竟能同时享受到最大的甜蜜,和最大的痛苦。”

死亡,已伸开了双臂。

死亡的双臂隐藏在火焰中,向他们拥抱过来。

突然,只听一人大声道:“古人说‘朝闻道,夕死无憾’,你们两个小娃娃此刻倒真有‘朝闯爱,夕死无憾’的味道。”

宝玉、小公主齐地一惊,道:“是万老夫人么?”

那语声苦笑道:“正是我老婆子,你两人只觉死的开心,我老婆子却觉死的太冤,你两人可在黄泉路上结伴,我老婆子死了也是个孤鬼。”

宝玉道:“你在哪里?”

他问完了这句话,已自闪动的火焰中,瞧见了万老夫人,右面的墙壁,也烧塌了,露出了钢栅。

万老夫人,便在钢栅后。原来这样的房屋,一共竞有四间。

小公主仍末放开紧抱着宝玉的双臂,幽幽叹道:“反正已要死了,为何不死得开心些?……万老夫人,你一向都很想得开,为何此刻竞偏偏想不开了?”

万老夫人嘶声道:“谁说反正已死了?谁说的?”

她头发,衣衫上,都已燃烧起火星,此刻正如一头垂死野兽般,窿钢栅后呼赐着,暴跳着。

她呼喝着道:“若是换了别人,此刻只怕已真的死定了,但方宝玉,你莫忘了,你不是普通人,你总能做出些别人做不到的事。”

宝玉黯然道:“我已尽力……”

万老夫人怒喝道:“你已尽力?你尽了什么力?你根本只想死了算了,你觉得活着太苦、太累,你……你想偷懒!”

宝玉道:“我……真的已试过。”

万老夫人道:“不错,我也知道你方才曾经试过,但现在呢? 现在你为何不试试?你可知钢铁被火一烧,就会变软。”

宝玉微微动容,道:“这……”

小公主却柔声道:“宝玉,莫要试了,她说的不错,一个人活在世上,委实太苦,太累,人,既是难免一死,为何不在最开心的时候死?”

宝玉点首道:“何况……如此烈火……我……”

万老夫人大怒喝道:“没出息……两个没出息的东西,年纪轻轻,竟然就想死了,我老婆子这么大年纪,还觉得活得很有意思。”

宝玉瞧了瞧她,又瞧了瞧小公主,垂首道:“我实已无能为力。”

万老夫人道: “放屁 !全是放屁……你只是失去求生的勇气,你一心只想逃避,逃避到那可恶的死亡中去。”

小公主闭上双目,柔声道:“死……多么遥远,多么黑暗,又多么甜蜜……在那无边深沉的黑暗中,每个人都可甜蜜的休息。”

宝玉长长叹息一声,哺哺道:“累了……我也真累了。”

死,有时的确有一种奇异的吸引之力,就像是一个神秘的催魂者,引诱着人们奉献出生命。

万老夫人身上的火星更多,牙齿咬得咬吱作响。

突然间,她竞仰天大笑起来。

小公主道:“你可是也已发觉了死亡的快乐,所以忍不住笑了出来?”

万老夫人嘶声道:“我笑……只不过是笑我自己瞎了眼,我一直当方宝玉是个英雄,是个人,哪知道他竟是畜生 !”

宝玉剑眉一轩,但怒气瞬即平复,道:“你骂吧,尽管骂吧,人世间的荣辱,只不过是过眼烟云,只有死……死才是最最真实的。”

万老夫人大声道:“方宝玉,小畜生!你可知我为何骂你?”

宝玉道:“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万老夫人道:“人人都有父母,你可有么?”

宝玉道:“有。”

万老夫人道:“人人都见过自己的父母,你可曾见过?”

宝玉身子突然一阵颤抖,道:“我……我……?”

他在襁褓中时,使被送到他外祖白三空家里,他父母生得是什么模样,他委实全无记忆。

万老夫人大呼着又道:“小畜生,我再问你,你可知道你父母此刻在哪里?”

宝玉又是一阵颤抖,突也大呼道:“他们在哪里,莫非你知道?”

万老夫人嘶声笑道:“我若不知道,也不会对你说这番话了。”

宝玉用力挣脱小公主的怀抱,嘶声道:“在哪里?他们在哪里?”

万老夫人道:“小畜生,你想偷懒,你想死……你既然要死,还问什么?”

宝玉身子几乎已全在火焰中,头发衣衫也己被火焰燃起,他咬牙瞪目,站在火焰中,看来既似天神,又似恶魔。

他厉呼道:“你说!你说不说?”

万老夫人冷冷道:“你既要听,我也不妨告诉你,你的父母,此刻正在受着非人所能忍受的痛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宝玉身子如遭雷击,连手足都起了痉挛。

他竟冲出火焰中,嘶声道:“真的?你说的可是真的?”

万老夫人冷笑道:“我为何要骗你我为何要骗个将死的人? ……反正你父母罪已受得久了,再受些日子,也……”

宝玉突然大喝一声,冲将过去。

万老夫人似有意,似无意,自钢栅中伸出了长杖。

宝玉一把夺过了那长杖。

此刻他全身都已满是火星,夺过长杖,奋力一挥。

那已被烈火烧红的钢栅,竞在他这长杖神力一挥之下,有的变为弯曲,有的竟生生断了。

宝玉一怔,竟不知是惊?是喜?是怒?

万老夫人已挣扎自那钢栅缺口处挤出,大呼道:“要救你的父母,就不能死。”

宝玉咬一咬牙,再次奋力,击毁了小公主面前的铁栅,然后,他狂吼着挥动长杖,向外面钢栅击去。

火焰,仍在继续烧着。

但宝玉、小公主,万老夫人都在火焰外。

万老夫人已跃入小溪中,不禁拍掌大笑道:“痛快!好痛快!”

小公主木立当地,身上虽仍有火星在燃烧着,但她却似已痴了,对身外的任何事,都已全无感觉。

其实,又何止她一人,宝玉和万老夫人,在这方自死亡中逃出的一刹那里,又何尝不是全然忘怀了所有的身外之事。

此刻,他们虽然逃出火窖中。

此刻,这整个花林,都已成了一片火海。

宝玉最先警觉,失色道:“这是怎么回事?”

万老夫人也已瞧见,大声道:“不好,咱们还得逃。”

宝玉厉声道:“我先问你,方才你说的。”

万老夫人道:“无论你问什么,咱们都得先逃出这里再说。”

宝玉微微一迟疑,技着小公主,跃下小溪,沉声道:“四面皆火,你我只有涉溪而出。”

万老夫人道:“还是你聪明……快走 !”

小公主情感似已完全麻木,但凭宝玉拉着她,在溪水中大步而行,幸好溪水不深,仅及他们的腰畔。

林木、繁花、茅屋,都已化做火焰。

烈火,映红了溪水,也映红了天空。

飞扬的火焰,不时随风飘落到小溪中。

宝玉挥动长杖,当先开路,一团团烈火碰着他凌厉舱杖风,便碎裂为数点火星,宛如满天花雨。

这是无比绚丽,无比壮观的景象,然而,身在其中的宝玉、小公主和万老夫人,却是谁也无心欣赏。

烈火中,有一阵焦腐的气息传出,嗅之令人作呕。

这却是死亡的气息——烈火中显然有尸身在燃烧着。

万老夫人皱眉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 莫非王大娘的强敌大仇来了。……莫非……”

突然,小溪旁有一声呻吟。

接着,一个人的身子自火焰中跌入小溪。

宝玉快步赶过去,扶起那人的身子,只见他衣衫已全被烧毁,肌肤也已将全被燃焦,唯有面目依稀可辨.

此人骇然正是“宝马神枪”吕云。

宝玉失声道:“吕兄……振作些……醒来。”

垂死的吕云,被冷水一激,斗然清醒。

他张开双目,失神的瞧了半晌,呻吟着道:“方兄……方少侠,是你……真的是你么?”

宝玉道:“是我,方宝玉,吕兄,你……你怎的变成如此模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吕云惨然道:“完了……什么都完了,只恨我不听方兄之言,竟将我武功之秘传给了那恶妇了,否则,又怎会轻易遭她的毒手?”

宝玉骇然道:“王大娘,这全是王大娘下的毒手?”

吕云嘶声道:“正是那恶毒的妇人!”

宝玉道:“熊大侠他们呢?”

吕云道:“也……也全完了,早已完了,只有我还剩下最后一口气,挣扎到这里,但……但这又有什么用?”

宝玉大声道:“吕兄,你必须振作,你不会死的!”

吕云凄然一笑,道:“我是不想死……但…。”他语声渐渐微弱,眼帘又缓缓合起。宝玉大喝道:“吕兄,快醒来,你死不得!你还要复仇!’

(王家铺子提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