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飘香剑雨续 第 10 章 天龙一剑侠士颜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章 天龙一剑侠士颜

话说剑先生突然出现。

只见他白衫飘飘,面如冠玉,但却十分庄严,与三年前阮伟在九华山所见,仍然无丝毫的改变。

凌琳牵着锺洁迎上前,笑道“洁儿快拜见剑师祖。”

看到锺洁,剑先生脸上绽出笑容,一别十馀年,竟想不到当年天真烂漫的琳儿,已经有了这麽大的女儿。

锺洁平日练功,想是常听母亲谈到剑先生,此时当真见到心目中神奇不可测的异人,慌忙屈身跪倒,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剑先生受了三个响头,扶起了锺洁,笑眯眯的道“祖师爷不白受你三个响头,明儿起祖师爷教你几手小玩意。”凌琳喜道“师父一时不走.”

剑先生微微点了点头,孙敏缓缓走上前,检衽一礼,含笑道“上次一别,匆匆十馀年,真未想到今日能再见到……”说到後来,不由细声一叹。

那叹声不知是叹岁月的易逝?抑或是感伤心中的幽情?

剑先生眉骨一挑,眼光从孙敏脸上掠过,道:“静贤侄在吗?”

孙敏脸色一变,急道:“静儿三年前不是和你在一起的吗?”

剑先生转眼望着孙敏道:“谁说的?”

凌琳张口欲语,阮伟突道:“是在下说的。”他因聋哑虎僧的关系,所以对剑先并不过份谦卑。

剑先生锐利的眼光盯在阮伟脸上打量了一下,道:“这位好生面熟?”

凌琳道:“师父,他说你在九华山上被人打伤,简直胡说八道。”

剑先生冷声道:“不错,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受伤。”

凌琳不由垂下头,孙敏问道:“是静儿把你背下山的?”

剑先生点头道:“若不是静贤侄,今日可能来不到这里,早已埋骨九华山上!”

孙敏呐呐道:“那……那……”

剑先生像是想起一件事,间阮伟道:“这位贵姓?”

阮伟昂然道:“在下姓阮,但是……”他本想说出自己姓吕,念头一转,住壁不语。

剑先生冷笑道:“明明年纪轻轻,为何改装成个大人?”

阮伟虽是暗惊剑先生的眼力,但却傲然道:“这是在下私事,不劳先生费心。”

凌琳轻呼道:“师父,那他原来几岁?”

剑先生道:“三年前,我与先父仇敌的弟子,在九华山上印证武功,结果两败俱伤,静贤侄背我下山疗伤,当我伤势稍好後,我因要至滇西一行,静贤侄放心不下家中之事,匆匆赶回……”

凌琳突然失声惊呼,孙敏也不禁轻声一叹,剑先生不明所以望了她们两人一眼,接道:“那时在九华山上拚斗的第三日,来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彷佛与静贤侄是素识,天下只有他们两人知道我与天竺聋哑虎僧决斗受伤之经过,如今……”

顿时剑先生目光如炬,望着阮伟道:“眼前这位既知我受伤之事,面貌又酷似当年那位少年,但不知为何易装改容?”

不知何时,孙敏已在低声饮泣,锺洁摇着外婆的手,喊道:“外婆!外婆……”

剑先生走至孙敏身前,声音低低道:“你……你……为什麽哭?”

孙敏啜泣道:“三年来……静儿……并未回……”

剑先生不禁脸色一变,惊道:“什麽?静贤侄一直未曾回来过!”转头带着询问的眼光,向凌琳望去。

凌琳突然垂下粉颊,剑先生心中一动,暗忖:“她为何不关心静贤侄的存亡?若是关心,怎会毫无忧戚之色?”

孙敏轻抚着锺洁的玉手,悲戚道:“静儿一生孤苦,如今不知生死,教我们如何是好!”

剑先生道:“难道三年来,你们都未发现他一点踪迹?”

孙敏摇首道:“三年以前,静儿闻说你曾在皖南一带出现,心感你十三年前,恢复他功力之德,到皖南去找你,他说当年若不是你,迄今还是死了一半的废人,此生无论如何要再见你一面,报你深恩大德於万一……”

剑先生叹道:“静贤侄此番心愿终於得偿,莫非天道无私,冥冥中神使鬼差,令静贤侄来皖南救我一命?”

孙敏续又接道:“事後,将近二月未见静儿归来,我与琳儿每日忧心切切,想我母女两个妇道人家,到何处打探寻访!最後还是我忍受不住,将这件事情告诉已十年未见的正义帮主……”

阮伟恍然大悟,暗道:“难怪正义帮主在此出现,引起天争教众的窥探,却是为了帮助她母女两人,寻找锺大叔;但不知动员武林第一大帮,怎会仍旧找不到锺大叔的行踪,难道锺大叔果真已不在人世……”

剑先生眉头一耸,道:“吕南人,听说他十馀年来主持正义帮,确为武林积下不少功德,声势大振。”

孙敏幽幽叹息道:“那知吕南人费了两年多的时间,搜遍江湖各地,仍是发现不到静儿的踪迹……”

剑先生惊道:“若是如此,难道静贤侄果真遭到不测!……”

孙敏轻声叹道:“看来也就是如此,否则正义帮那会找不出一点端倪!”

剑先生沉声道:“在滇西由先父的遗笈中,发现一套左手刀法,我来此地,就想把那套左手刀法传给静紧侄,也好让他行道江湖,那知……唉!”

剑先生说到此处,忽又愠然道:“一个人无故乔装,已令人十分怀疑,恰恰乔装之人乃是与静贤侄次踪前最後见面之人,那人又迟不来早不来,却在今日找到此地,实不知他心中怀着什麽鬼胎!”

阮伟亢声道:“若说锺大叔的失踪,关系到与他最後见面之人,则那最後之人却非区区在下ㄝ但不知那真正与锺大叔最後见面之人,又有什麽解说!”

他这番话,显然是针对剑先生而发。

剑先生世外高人,内在修养至深,但闻此话,也不禁神色微变。

凌琳忽道:“你到底姓什麽?”

阮伟早已将凌琳认为是个不守妇道的女子,天下那有不顾丈夫存亡的妇人,是以他对她甚是不满,转头他望,不理她的问话。

孙敏柔声道:“你今日来到寒舍,到底有何事见教?”

阮伟心中尊敬孙敏,遂恭谦应道:“晚辈有幸得识锺大叔,九华山别後,晚辈因在九华山上照顾另外一位因拚斗而受伤的高人,事後那高人托我找到锺大叔时,当面转告一件要事,所以在下今日来到此地,并非偶然。”

他最後这句话,自是对剑先生而言。

停了一下,阮伟又低声对孙敏道:“那高人说五年後在君山,再与剑先生决战高下,晚辈不敏,迟到今日才来找锺大叔,所幸算来离决斗日期尚有一年半以上,总算未负那高人所托。”

剑先生:“聋哑虎僧雄心不死,届时定当至君山一行!”转头若有深意的注视着阮伟道:

“你可是受了虎僧的好处?”

阮伟点头道:“虎前辈确是给了在下不少好处。”话至此处,略一沉吟,又道:“以在下看,两虎相争必有一败,剑先生不如不去君山应约,这样两位岂不就可免去一场生死之搏了。”

剑先生笑道:“你倒很聪明,要老夫自甘认输,不去应约,想来虎僧真给你不少好处。”

阮伟道:“那次在九华山一战结果如何!俗语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容忍一次,不於双方皆有利吗?”

剑先生道:“虎僧的约会,你若不说,我没去,不就能如你所愿了麽?”

阮伟正色凝重道:“为人做事应忠人所托,在下岂能做那失信不诚之事。”

剑先生笑意盎然道:“倘若你今日,没有遇到老夫,你当如何?”

阮伟因见他年纪不过五十, 却口口声称老夫, 心中大为不悦,当下朗声道:“如若遇不到你,在下天涯海角亦将找到锺大叔,将约战君山之事告之,如若再找不着锺大叔,届时在下当亲至君山,向虎前辈谢罪。”

剑先生颔首道:“虎僧给你好处没有白给,这样好啦,你劝虎僧撤消君山约斗之事,老夫把生平绝技全部传授给你。”

凌琳劝道:“快快应允家师的条件,要知天下闻名的正义帮主,其武功也是出自家师一脉。”

阮伟大怒道:“你们将我阮伟当作什麽人!纵然你给我练成天下第一的功夫,我也不会做出这种背义的小人行为!”

说罢,掉头大步迈出。

剑先生突然怒喝道:“站住!你敢对老夫如此无礼。”

阮伟正要踏出厅门,闻声转身,不卑不亢道:“我话已说完,已无留此必要,当然要走。”

剑先生冷哼一声道:“凭老夫在武林中的声望,叫你不能走,便不能走。”

孙敏眉头转颦,暗忖:“他怎麽今天变了,说出这种话来?”

锺洁一旁娇唤道:“祖师爷,让阮大哥走吧!”

凌琳道:“洁儿别插嘴!”

阮伟倔强道:“在下要走,谁也阻止不了。”顿时他大有鼎镬在前,也是不惧之慨。

霍然,院中传来苍劲的声音道:“屋里的人,都给我滚出来!”

那话的狂傲,使得屋里各人都不禁耸然动容。

孙敏以主人的身份,匆匆走至门前望去,倏地她的身体如触电般,“蹬”“蹬”连退数步,脸色苍白道:“凶手!凶手!……”

凌琳急步上前,一眼看去,刹时柳眉倒竖,满脸杀气。

剑先生道:“琳儿,是什麽人来了?”

凌琳咬牙切齿道:“两个杀父仇人!”

孙敏啜泣道:“亡夫就死在眼前之人的手下……”

锺洁抽出背上宝剑,跑前道:“外婆别哭,看小洁给外公复仇。”

凌琳喊道:“凭你一个小阿子家,怎是人家敌手。”

锺洁停身站住嘟着小嘴,手中的小宝剑气得不停的挥动。

院中声音又道:“怎麽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吗?”

另一声音尖锐道:“大哥,别管他们出不出来,先放一把火,烧个净光再说。”

孙敏强作镇定,自屋内拿出两柄宝剑,抛给凌琳一柄,满面寒霜道:“小洁好好在屋里!”转向凌琳道:“凌琳,我们去会会来人吧!”

她母女俩走到门前,剑先生仍无动於衷,生似这场寻仇械斗,於自己漠不相关。

凌琳暗道:“师父怎麽啦!徒弟的仇恨怎麽一点也不关系呢?”

这情形却把一旁的阮伟气得无名火三丈升,心道:“怎可让两位妇道人家,去敌斗武林一流高手——天争教下金衣香主!”当下抢步上前,拦着孙敏母女两人,躬身道:“让晚辈出去斗他们一阵,晚辈不行,两位再去,好让晚辈稍尽微薄之力。”孙敏看见眼前这位热血少年,这等仗义行为,不由感动得泫然欲泣,感激道:“不……不……”

凌琳冷笑道:“少年人不可不知好歹,难道你自量是七灵飞虹,万毒童子的敌手吗?”

原来院中两位金衣香主,正是在天争教金衣坛中,盛名甚卓的万毒童子唐更及七灵飞虹印宝林。

阮伟大声道:“在下只要知道对方不是好人,他就是有天大的本领,在下也要斗他一斗。”

凌琳轻哼道:“不自量力,枉你父母自养你一场,还不退下!”

孙敏含泪笑道:“你一番好意,我们感激一世,先夫北修死在那两位恶人手下,这仇恨非亲刃此贼不可。”

阮伟道:“晚辈实是不自量力,但晚辈与锺大叔是好友,无论如何请让晚辈先去抵挡一阵,灭灭他们的威风。”

忽听院中响起火把烧起的“毕剥”之声,阮伟回头一看,疾如闪电从暗囊中摸出一把“五茫珠”反手抛出,手法之快速精绝,令人目眩。

登时只听院中响起五声惨呼,那五位手拿火把要烧屋子的天争教徒,尽被击中。

阮伟“五茫珠” 出手, 立即转身奔出,孙敏张手欲拦,剑先生忽然低沉道:“让他去。”

也未看到剑先生举步,已来到孙敏身旁,声音低得不能再低道:“好个热血英武的少年,莫非就是吕南人的儿子。”

他这番判断,却是本着阮伟的面貌及性格而慨然道出。

凌琳问道:“刚才他那路暗器手法,可是萧三爷的真传!”

剑先生点头道:““盲目飞珠”只有萧老三才能创出这招精妙手法。”

凌琳惊呼道:“那他一定是南哥的亲生儿子!”

且说阮伟来到院中,地下躺着五立黑衣汉子,瞪着大眼动弹不得,前面站着两位十分碍眼的奇形人物。

一位身材瘦高,高得吓人的瘦黑汉子,另一位身材矮小,矮得可怜的红面老者。

阮伟暗道:“那位红面老者,大概就是江湖上闻名丧胆,善於使用毒器的万毒童子,另一个定是七灵飞虹了。”

万毒童子苍劲的笑道:“阁下的暗器手法,倒是名家所传。”

七灵飞虹尖锐道:“但凭这点身手,出来应战,乘早挟着尾巴滚回去。”

阮伟丝毫不惧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两位既杀了人,又来此骚扰,可知公道难逃吗?”

万毒童子有如婴儿般的红面,彷佛永远挂着笑容道:“阁下的话真令老夫莫名其妙。”

阮伟道:“你们两位来此何事?”

七灵飞虹阴阴道:“杀人!天争教杀人从不谈什麽公道不公道。”

阮伟道:“要杀何人?”

万毒童子笑道:“凡是在这屋内的人都要杀光,鸡犬不留。”他道出这般残酷的话,笑意仍是不减。

阮伟道:“可知屋内现在住着什麽人吗?”

七灵飞虹“嘿嘿”笑道:“管他什麽人,只要认识正义帮主,皆是可杀之人。”

阮伟道:“那麽在下呢?”

七灵飞虹狠声道:“你还打算活麽?”

阮伟轻蔑笑道:“凭阁下就敢这等张狂?”

七灵飞虹大喝道:“好小子,你是找死!”抖手扯出一条长达两丈的乌黑丝带,从顶端每隔二尺缚着一只金光闪闪的铜铃,共有七枚的奇门兵刃。

阮伟疾步掠退,翻手拔出寒光耀眼的飞龙剑。

七灵飞虹丝带一卷,顿时铃声当当,就要攻去。

就在此时,四周墙头上同时喝声道:“且慢!”顷刻跃下三位白色劲装的武士。

其中一位是阮伟在金陆聚宝门见过的陶大哥,另二位是四花武士。

要知正义帮的四花武土,武功及地位就等於天争教中的金衣香主。

三花武士陶大哥道:“唐香主,印香主,可知道这屋子内的主人与我正义帮相识吗?”

万毒童子唐更满脸堆笑道:“贵我之间,十馀年来,从未规定双方相识者不杀的道理吧!”

陶大哥道:“确是没规定过,但从今天起这屋内的三个女人,已在本帮的庇护之下,阁下要侵犯这屋子的主人,就等於打正义帮的脸。”

万毒童子笑道:“这点小事竟劳动你大驾亲自出面,莫非屋内有吕帮主的外室住着……”

原来这陶大哥武功虽仅三花武士一流,却是吕南人的好友,而且精明能干,执掌正义帮内的事务大权,头号重要人物。

陶楚闻言怒道:“唐香主,你休要口齿轻薄,话已说在前头,现在两位的意下如何?”

七灵飞虹印宝林在四花武士面前,不敢再目中无人,口出狂言,望着唐更,似是一切以他马首是瞻。万毒童子笑意微收,正色道:“今日看在陶大哥的份上,我们也不为己甚,暂且退下,这笔账改在他日再算了。”

万毒童子老奸巨滑,他见正义帮陶楚出现,心知不易对忖,招呼一声七灵飞虹,急欲退走。

陶楚道:“康香主,地上这五位想是贵教的徒众吧?”

万毒童子边走边道:“丢了本教的脸,就算不得本教的人,杀剐任便。”

说着他俩来到墙角,就要纵身掠出。

阮伟突然喝声道:“两位站住!”

万毒童子转身笑道:“阁下是对兄弟们说话吗?”

阮伟道:“正是。”

七灵飞虹满脸不屑道:“可是见着有人撑腰,就想显显威威?”

阮伟回头望望白装武士,大声道:“阁下两方我都不识。”

七灵飞虹道:“那敢情好,小憋子从屋里出来,快纳命吧!”

唐更笑道:“你要留住兄弟们做什麽?”

阮伟从容不迫道:“留下尔命!”

这四字一出,震惊院内各人,陶楚心道:“好狂的人,莫非吃了虎心豹胆,竟敢对万毒童子说出这种大话!”

要知陶楚惧怕万毒童子,身旁虽有两位四花武士,但怕实力不及,才用话将他挤走,现见阮伟将他两位留下,怕他惹出事来,不好收拾,心中大大不悦。

唐更笑意更盛:“本香主十分赏识阁下的胆力。”

阮伟道:“很好,那麽就请两位留下性命。”

七灵飞虹气愤道:“性命可以随便留下的吗?”

阮伟道:“杀人偿命,今天两位来的正是时候。”

陶楚忍不住声道:“阁下可是疯了!”

阮伟左手持剑垂地,脚下不丁不八,用剑的剑姿,奇特中潇洒无比。

他冷冷回道:“在下一点不疯。”

陶楚道:“阁下不疯,请离开此地之後再寻生事,以免连累此处主人!”

阮伟冷笑道:“在下纵然离开,主人也不会让那两人生离,在下不过替主人略效微劳而已。”

陶楚道:“你是说屋内主人与万毒童子,七灵飞虹,有着深仇大恨!”

阮伟道:“不错。”

万毒童子笑道:“杀人偿命,本香主不知杀了何人?你不妨说说看。”

阮伟道:“凌北修!”

七灵飞虹讥道道:“原来是三湘大侠凌北修的未亡人,哈哈!掌底游魂,若非本教教主的关照,十馀年来,还能留得命在?”

万毒童子解下背上黑黝黝的铁葫芦,神色凝重道:“阁下一定要替凌北修的遗孀出头?”

阮伟见他拿出武器,心知一场蚌战就将开始,当下全神凝注,盯着对方的身形。陶楚暗道:“这位青年到底是何人?竟令万毒童子如临大敌。”

七灵飞虹挥出奇门兵刃“夺魂素”锐喝道:“本香主不杀无名之辈,小子!道出字号来。”

阮伟眼睛瞬也不瞬道:“在下阮伟。”

万毒童子道:“好个阮伟,好个阮伟,今日一战,阁下胜了,当大大名震江湖,印兄弟我们要注意哪!”

万毒童子心计慎密,他见阮伟那招暗器手法十分玄妙,便不敢大意,所以他话中提醒七灵飞虹,要他联手而上,将阮伟制於死地,免留後患。

阮伟持剑垂地,一直不动,七灵飞虹等的不耐,七铃“夺魂素”叮当直响,一招攻去。

蓦然,一道银光飞出,架主夺魂索,陶楚手握银枪,喝道:“且慢!”

万毒童子笑道:“怎麽?正义帮又要架这个梁子!”

陶楚道:“本帮不是为阮兄架这个梁子,乃是替这里主人报仇。”

七灵飞虹骂道:“别他妈的装蒜,要上一齐上,本大爷不在乎人多。”

那边两位四花武士也已抽出兵刃,他们彷佛懒得说话,武功虽在陶楚之上,却好像听从陶楚的命令,

万毒童子心里暗惊道:“王氏兄弟,武功已不输自己,他们若然合斗,当真要吃大亏。”

原来那两位沈默寡言的四花武士是兄弟两人,兄名王树元,弟名王树田,二人身材高大,以一套两仪剑法,名震江湖。

霍然阮伟一剑刺去,同时喝道:“等在下不行时,各位武上再上!”

顿时万毒童子,七灵飞虹与阮伟鏖战一起。

陶楚不便加入助战,与王氏兄弟分站四周观战。

只见阮伟在铁葫芦及夺魂索交挥下,东闪西跃,偶而刺出一剑,虽然凌厉精绝,却是不成一套剑法。

要知阮伟只会一套天龙十三剑,他此时剑法不展,仅以萧三爷所授轻功,在两大高手合攻下,闪躲自如。

数十招後,阮伟不露败象,把陶楚及王氏兄弟看的目瞪口张。

这时,孙敏已偕同凌琳来到院中观战,只要阮伟一失手,便赶紧救助,再也不能让吕南人的唯一爱子伤在自己的仇人手下。

百招一过,七灵飞虹印宝林索法一变,他本来舞索时响出的铃声,吵杂无章,虽乱人耳目,尚不至影响到别人的心魄。

此时索法一变,铃声如奏,叮叮当当如同一曲乐章,乐声靡靡,他每出一招,都配合着一阵乐曲,恍如乐声在指挥着他的招法。

王氏兄弟暗忖:“风闻七灵飞虹有一套“七铃飞索”败人无数,看来就是这路索法了。”

那边万毒童子手中葫芦变转方向,以葫芦口对准阮伟。

王氏兄弟突然齐口道:“小心毒器!”

阮伟一听到王氏兄弟的招呼,就注意到万毒童子的葫芦口,心中大骇,暗道:“他若於搏斗中施放毒器,真令人防不胜防。”

数招後,阮伟便处於劣境,他因要分心注意万毒童子的毒器,又要运功,抵御印宝林舞出的迷人乐声,身手大见迟缓。

印宝林夺魂索舞的急,乐声大作下,业已整个封住阮伟的退路。

万毒童子纵然不施毒器,凌厉惊人的葫芦,时如铁盾时如巨斧,威势更胜过印宝林的飞索。

他两人这一施展出各自的绝学,阮伟就是想使出天龙十三剑解危,也无法施展得出,当下他以宝剑专削对方的武器,只要削断他们的武器,缓冲一下攻势,便可展出天龙十三剑。

那知唐更与印宝林十分奸刁,已知阮伟手中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只要阮伟一剑削来,立即躲过,并随即凌厉攻去,封住阮伟的手腕,使他无法再灵活运用手中宝剑。

眼看阮伟就快要不支,孙敏与凌琳就欲下场相助!但见唐更的铁葫芦“喀嚓”一响,黑洞洞的葫芦口飞出五支连环小毒箭,在这近身搏斗中,又由机括射出的毒箭,在场臂战的人,都不禁悚然一惊,以为阮伟难逃此劫。,那知阮伟身形有如魅影,掠出唐更与印宝林的合围,五只小毒箭尽皆被他躲过。

一时场中各人,都惊讶失声,恁谁也看不出刚才阮伟掠出的身法,是何路数?

只有屋内的剑先生,临窗观看,心知是失传已久的轻功至上心法“百变鬼影”。

阮伟一离开敌手的攻击范围,即就左手持剑垂地,运起瑜珈神功,准备施展天龙十三剑。

唐更也想不到,阮伟能逃过自己的“毒肠箭”,印宝林更不相信能有人逃出自己的七铃飞索,但事实被阮伟神奇的跃走,令得他俩目瞪口张,奇异不已。

印宝林不信邪,飞舞夺魂索施出最最厉害的索法,唐更同时双手捧着铁葫芦,准备见机施放毒器,一齐攻向阮伟。

阮伟静如泰山,神色不动,直到他俩来到身前,脸露笑容,左手一剑向天指去,这正是天龙十三剑起剑式“笑佛指天”。

印宝林见状大喜,暗道:“敢情这小子不会用剑,向天刺去,刺个鬼!”

唐更也与印宝林同一意念,向阮伟露出的中盘攻去。

那知阮伟这手起剑式,正是诱人之招,招式才出,一运神功,顿时如天龙飞起。

唐更与印宝林注意到阮伟的中盘,不想陡失敌踪,觉到头顶上划来阵阵如浪的剑风。

两人大惊,急忙施出救命绝招,逃出天龙十三剑第二招“飞龙在天”。

当他两人防到上面,阮伟刹时像飞龙落地,剑光如电,已向两人腰际刺到。

唐更与印宝林再也想不到,世上有如此变招怪异的剑法,急忙各出绝招,狼狈的躲过天龙十三剑第三招“现龙在田”。

倏地,阮伟一声龙吟长啸,剑光圈身一转,人随剑起,但见四周剑光闪闪,已不见他的人影。

天龙十三剑第四招“金童拜佛”一经使出,唐更与印宝林两声惨呼,右手齐腕削断,兵器跌落尘埃。

但“金童拜佛”馀劲犹如骇浪向四周各方削去。

观战各人大惊失色,幸好兵刃在手,齐都尽力抵挡,只有王氏兄弟捧剑躲开安然无差,孙敏与凌琳的长剑已被剑光削断。

陶楚武功最弱,银枪不但削断,旦伤了手腕,还是阮伟尽力收劲,否则在场诸人更是抵御不住。

阮伟第四招“金童拜佛”使完後,势道竟不能收,第五招“龙战於野”跟着使出半招。

唐更与印宝林受伤不能再战,这招“龙战於野”削向他俩的足部。

要知道“天龙十三剑”一招比一招厉害,这“龙战於野”虽是半招,依然剑风如电,眼看两人四足皆要不保。

就在此时,墙外突然掠进一条青影,一手抓在唐更後领,一手提着印宝林腰带,此时剑光已罩住唐,印两人,青影闯进,亦被截断退路。

那知青影十分厉害,翻身从剑光中倒跃而出,双足还不闲着,乘势向阮伟头部踢去。

阮伟半招使完,硬是向後收剑停身,自然那青影的脚,便不到他。

青影提着唐,印两人放下後,身形一定,原来是一个三十馀岁的青年,冷酷的面容,双眼翻视上望,手中玩弄着腰际垂下的丝带,一副骄傲的神态。

他冷冷道:“阁下剑法好生厉害,钱翊改天再领教。”转头望了望唐,印两人,冷笑道:“走吧!”

万毒童子与七灵飞虹忍着剧痛,跟在钱翊的身後,急步奔走。

孙敏与凌琳都知道钱翊是青海无名怪叟的徒弟,现任天争教副教主,慑於他的声威,也不敢贸然追击。

阮伟施过天龙剑法, 只觉内胸豪气蓬生, 忍不住望着钱翊的身影,大声道:“阮某的剑法,若然败在阁下的手中,愿将脑袋奉上!”

突听一声冷语道:“好狂的小子。”

阮伟猛然转过身,见剑先生站在身後,不禁气怒道:“前辈怎麽出口伤人?”

剑先生冷笑道:“你以为虎僧授你天龙剑法,便能天下无敌吗?其实在我看来,这是小阿子玩的功夫!”

剑先生不知阮伟的剑法是自己学会的,并非聋哑老僧传授,阮伟听来,见他辱及到心中崇敬之虎前辈,不由怒道:“老僧传授的功夫,决不会输在你的手下。”剑先生道:“哼哼!你那点剑法,老夫三招以内叫你撒剑!”

阮伟道:“你说这话也不觉脸红麽?”

剑先生笑道:“不信就试试看?”

阮伟慨然道:“试就试!阮某从不怕谁。”

当下,阮伟即就全神贯注,左手持剑垂地,如临大敌。

剑先生背负双手,一脸轻笑地站在阮伟身前。

等了半晌,阮伟不耐道:“怎麽还不拔出剑来!”

剑先生故作惊讶道:“还要老夫拔剑!不!不!否则一招便将你打败,没得意思!”停了一会,转身从後面树上摘下一根树枝,扯去树叶,成了一只长有五尺,粗有三寸的木剑。

他手持木剑挥了挥,傲然道:“你要我拔剑,就用这把木剑吧!免得伤了你,给人笑话以大欺小。”

阮伟被嘲弄得满肚子气,但仍不失礼道:“请!”

剑先生抬头望天,理也不理。

阮伟本着晚辈的规矩,表示不敢越礼,那知剑先生不受礼,气愤之下,天龙十三剑起手式,“笑佛指天”一剑刺去。

要知任何剑法的起手式也可伤人,阮伟剑法稍低,那招“笑佛指天”便刺向剑先生的咽喉。

剑先的剑法业已通神,直到阮伟刺到咽喉,尚差一寸,木剑“啪”的一声,贴在阮伟削铁如泥的飞龙剑上。

阮伟再想刺下一寸,竟刺不动,急忙抽剑,那知也抽不动,暗惊道:“这那里是比剑,简直是玩邪法。”

但阮伟聪颖异常,心知对方的剑法已练到神化的地步,首招失利,不管剑是否再拉得出,急忙展出第二招“飞龙在天”。

立刻就见出“飞龙在天”的厉害,剑先生已贴不住,就要抽出剑来,那知剑先生突然跟着阮伟的身形掠起,阮伟落下後,他也落下,只见那木剑仍贴在阮伟的剑上。

第三招“现龙在田”施出,剑先生跟随剑转,木剑不离阮伟的宝剑,阮伟心道:“我变到第四招,把你的头转昏,抽出剑来,把木剑削断。”

那知第四招才出,陡觉一股潜力袭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感到非要放下飞龙剑不可,当下果然不由自主,脱手撒剑。

剑先生伸手接过飞龙剑,大笑道:“天龙剑法在你使来,比小阿还不如,快回去再学几年,再来寻老夫比试一番。”

笑声不绝中,飞剑抛给阮伟,阮伟面红过耳,接着宝剑,恨不得地下有个洞钻进去。

他暗自伤心道:“自己实在太差了,天下第一的剑法,到了自己的手上,还敌不过人家三招,再有什麽脸见人!”

把宝剑收起,向剑先生揖道:“谢前辈赐还宝剑。”他心想剑是公孙兰的,一定要还给她。

剑先生冷笑道:“去!去!去!剑学好了再见老夫。”

阮伟再无脸待下,飞快掠上墙头,孙敏道:“你到那里去!你不是要找你的父亲吗?”

阮伟悲戚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父亲是谁!到那里去找!後会有期。”他也不想,人家怎会突然问起自己这种话来,但觉心中悲伤欲泣,生怕让人看到,疾如掠鸟,顿时失了踪迹。

孙敏高声道:“你回来,你父亲是吕南人……”

阮伟再也听不到,他已奔出里许以外。

孙敏转身走到剑先生的面前,道:“你今天怎会一反常态,做出一些不近情理的事呢?你不是已知阮伟是吕南人的爱子了吗?”

剑先生颔首道:“就因我怀疑他是吕南人的儿子,才会百般试他,果然是一个有血性.有志气的孩子!”

孙敏喃喃道:“那……那……你为什麽要把他气走?不让他和他父亲相见?”

剑先生道:“这孩子不但学会萧三爷称绝天下的轻功,暗器,易容术,且连天竺最厉害的武术天龙十三剑及瑜珈神功也学会了,可惜功夫不深,天龙剑法尚不到三成火候,我把他气走,想他一定会去找聋哑虎僧告知我已答应决斗之事,那时他当会好好请教虎僧,学会天龙剑法的精髓!倘若这孩子把天龙剑法全部贯通,数年後不难成为天下第一大侠,否则天龙剑法最遭武林高手觊觎,他若无真才实学,不能防身,迟早会把性命丢掉。”

孙敏微笑道:“我倒错怪了你,想不到你比我们还要关心他。”

剑先生神情偷悦道:“最好以後不要让他知道,他是武林第一大帮帮主的儿子,使他心志受到更大砥砺,这点不知正义三位武士可否保密!”

王氏兄弟及陶楚,见剑先生刚才露出一手,早已佩服得五体投地,连忙应道:“这个自然。”

锺洁一直待在室内, 此时突然跑出依在孙敏的身边, 孙敏抚着她的头发道:“小洁的父亲,不知何时才能找到?若然也像亡夫遭到不幸,可叫琳儿及小洁怎麽办?”

凌琳娇嗔道:“妈!别说了。”她彷佛甚不愿提到锺静似的。

剑先生牵起锺洁的玉手,感慨道:“我一生并未正式传授过一个弟子,琳儿只学了几手不能算得弟子,眼看就将入土,要将此身武艺随我同埋黄土,实在不忍,今後小洁跟着祖师,数年後我要造成她全身武功,那时她外公的大仇,及她父亲的行踪,就指望她去办吧!”

孙敏大喜道:“小洁,快快叩谢祖师。”

锺洁急忙跪倒,叩首道:“谢谢祖师爷。”

凌琳也喜於色道:“洁儿,这下子可把妈的光都沾光了。”

剑先生笑道:“只要你愿意,我照样可以教你,何必和女儿计较。”

凌琳道:“老都老了,还学什麽武艺,只要洁儿争气,能学得师父全身功夫十分之一,我就心满意足了。”

孙敏望着凌琳道:“你看,这孩子在剑先生面前说老,该打!懊打!”

剑先生叹道:“岁月不留人,眼看年轻的一代又将出头,当真觉得有点老了!”

孙敏赶紧转变话锋道:“阮伟这孩子有出息,将来把小洁配给他,再好不过。”

剑先生笑道:“不错!懊主意,他年小洁的武功不会比阮伟差到那里,尔後连袂行道江湖,当为武林一放异彩。”

锺洁年已十三岁,业已憧得世上有男女之情,闻言羞红了脸,跑进屋内。

凌琳忽然自语道:“我可不愿将小洁嫁给阮伟……”她声音很小,孙敏追问道:“琳儿说什麽?”

陶楚在一旁笑道:“据在下看,此处已不可留,最好迁到正义帮的范围以内。”

剑先生道:“这也对,我带小洁走後,你母女无人照顾,天争教无恶不作,到时防不胜防,倒不如还是跟陶武士去吧!”

孙敏声音苦涩道:“你又要走了?”

剑先生转面不敢面对面的道:“小洁跟我到深山练艺,不难练成绝顶武功。”

凌琳脸有喜色道:“妈,小洁走後,我们就住到正义帮那里去吧!有吕大哥的照顾,我们也不会寂寞。”

孙敏言深意长道:“你难道不喜欢寂寞吗?”

******

海天堂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