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飘香剑雨续 第 19 章 妾似朝阳又照君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九章 妾似朝阳又照君

阮伟被雪花卷去,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等到他缓缓醒来时,天色已暗。

他一睁开眼,便呼叫:“义弟……义弟……”

这时,他不知自己处身在帐棚内,以为还是在旷野无人的大风中。

帐栅内只有一只牛油蜡烛发出微弱的光亮,烛光摇曳不定,照着他徒然生起的身影,摇摇蔽晃,有如鬼魅。

霍然,“呱”的一声儿啼,原来阮伟这一声呼叫,竟把睡在同一间帐棚内的婴儿吵醒了。

这间帐棚,有数丈来宽,在中间隔着一块布幕,分成两边,布幕掀开,一位窈窕女子慌慌张张的走进来。

阮伟被那大风惊吓过度,呆迷的神智尚未清醒过来。

一位中年妇人的声音在哄着,婴儿啼声渐渐小了下去。

窈窕女子温柔的走到阮伟身边,轻轻地扶着他躺下,替他盖好厚毛毡,十指纤巧地按在他“太阳穴”上,慢慢揉着,想使他重新入睡。

阮伟睁着大眼,怔怔的望着那窈窕女子。

窈窕女子轻声道:“你认识我吗?你还认识我吗?”

阮伟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看着,直到看的累了,徐徐闭下眼皮。

窈窕女子仍在轻揉着阮伟的“太阳穴”,揉着,揉着,晶莹的泪珠有如断线般落下,滴在阮伟苍白的脸颊上,但是阮伟并未察觉到落下的清凉泪水,因为他此时已经熟睡了……?

东方又升起曙光,这帐栅内仍是静悄悄的,外面朔风怒号,吹得覆盖帐栅的皮毛“劈啪”,“劈啪”的直响个不停。

帐棚皮门打开一角,伸出一个满面胡髭的大脑袋,向外张望,见大风已然停了,用藏语低声咒骂道:“他妈的,这个鬼天气!”他用了很大的劲,推开积到半门高的雪堆,走了出来,四周一看,遍山都是白雪,牲畜已不知道那里去了。

胡髭大汉以为牲畜被吹走了,慌慌张张的跑到帐棚另一边,一面用力敲擂着,一面用藏语叫道:“家里的,起来哪!牲畜都被刮跑啦!”

帐门内走出一位藏装的中年妇人,打着阿欠道:“你嚷叫什麽嘛?”

胡髭大汉埋怨道:“睡了三天,还睡不饱,你看,牲口都没啦!”

原来这大风竟已整整吹刮了三天。

西藏男女地位平等,甚至有的地方,女权尚高过男权,故夫妇间,做丈夫的,有时还要听妻子的话。

藏妇又打了个呵欠,揉揉睡眼,才道:“鬼叫鬼叫的,牲口不见了,你找过没有吗?”

胡髭大汉骂道:“什麽都没有,还找个屁!”

藏妇走到平日围牲口的绝壁之下,用手扒开吹来的积雪,扒了一层,听到牛羊的低鸣声,立即喊声:“当家的,快来扒呀!牲口没被刮跑,都在里面呢。”

胡髭大汉飞快奔来,与藏妇合力乱扒,扒了半个时辰,牛羊一只只现出来了,近些牛羊身上都是积雪,呼呼的冒着白气,出来之後,一个个用力抖震着身上的雪。

这些牦牛及绵羊最耐寒冷,地们被埋在雪堆中三日,竟没有被冻死。

胡髭大汉点了点数目,七十馀头牛羊少了二只,想是被大风刮散了,一场大风仅仅损失了二只绵羊,胡髭大汉高兴道:“家里的!我们好运气呀,冈底斯的大风,只吹走了两只小绵羊。”

西藏高原这种又怪又狂烈的大风,常造成牧者的巨大损失,因为风由西方吹来,他们便以为是住在冈底斯山上的妖神造成的,所以称为冈底斯的大风。

藏妇欢喜地笑骂道:“嫌丢的少麽?一大早事情还没弄清楚便乱叫,吵醒了兰姑娘,小心剥你的皮!”

胡髭大汉道:“还早?都已快正午了!”

藏妇抬头看天,果见阳光躲在头上的乌云里,惊道:“真的正午了,当家的,快把牲畜赶在一起,天黑前得迁到大草原的地方去。”

藏妇走进帐棚内,掀开布幕,只见兰姑娘偎在从雪里救回来的男子的怀里,睡得正熟,她不愿意叫醒兰姑娘,她知道自兰姑娘救回来那男子後,已有三天没好好的睡了。

藏妇看着兰姑娘甜美的睡姿,真不相信她是西藏高原上,强盗们闻名丧胆的女菩萨,拉萨布达拉宫达赖喇嘛特封的西藏第一女勇士。

忽然布幕的那边,响起婴儿响亮的啼哭声,惊醒藏妇的沈思,她匆匆跑过去,哄着婴儿,生怕把兰姑娘吵醒。

但那啼哭声已经把兰姑娘吵醒了,她没想到昨夜会那样疲倦,竟倒在他怀里睡着了,溜眼看去,那知他正在睁着大眼看着自己。

她不由得脸羞红了?西藏的第一女勇士,竟被一位少年男子看一眼而致忸怩不安了。

婴儿止住了哭声,帐棚这边是沈寂的,好半晌都没有一个人说话,蓦然,兰姑娘忽捻想到他的病,再溜眼看去,果见他还是惘然的在看着自己。

於是,兰姑娘流泪了,她颤抖的道:“阮伟!阮伟!你还认识你的兰姐姐吗?你认识吗?你还认识吗……”

阮伟仍是痴呆的看着,脑中却想不起一点事情,过了一刻,他忽然轻声喊道:“义弟……义弟……义弟……”

他自从被兰姑娘在大风那天从雪里救起,几天来无论在梦中或醒来,他只喊:“义弟……义弟……”这几个字。

兰姑娘的泪水如潮水般涌出,哽咽道:“我不是你的义弟,我是公孙兰呀!你的兰姐姐呀?”

原来这兰姑娘就是被阮伟误会,以为假意待自己好,目的在天龙十三剑秘本的公孙兰。

阮伟在祁门县离开她後,她本是一番好意,结果被误会,便想找阮伟解释,那知遍访各地,远至云南,还差点送了命都未找到。

在“八卦神掌”范仲平家里治好毒伤,对找阮伟解释的愿望灰了心,留下自己心爱的飞龙剑,猜想他年阮伟可能还会到这里来,托“八卦神掌”送给他,自己便回到西藏,因为飞龙剑客隐居在藏边的看龙山,她是飞龙剑客的唯一独生爱女,自不愿抛下孤独的老父,到中原去流荡。

飞龙剑就放在阮伟的身旁,那天她认出飞龙剑也认出眼前昏迷的男子,就是当年仅有十四岁的阮伟,只是这时候的阮伟已经变得高大成熟多了。

她初见到阮伟时高兴极了,想等他醒来後,和他好好谈谈别後的状况,那知他醒来,只会喊“义弟”两字,别的什麽都不知道。

这令兰姑娘伤心极了,无论怎样说,无论怎样凄切的叫唤,阮伟只见瞪着神色茫然的大眼,没有一点反应。

她不知道流了多少泪水,在身後的藏妇道:“兰姑娘别哭了,西藏的第一女勇上是不会哭的!”

於是她擦乾泪痕,回身道:“乌毛嫂,外面的风停了吗?”她说的是一口道地的藏语。

藏妇笑道:“早停了,兰姑娘。”

兰姑娘问道:“牛群还在吗?”

藏妇喜形於色道:“真是菩萨保佑,牛一只也没丢。”

兰姑娘掏出一锭银子,递给藏妇道:“我的马匹来时就吹丢了,拜托乌毛大哥帮我备好两只牦牛。”

藏妇道:“兰姑娘要坐骑,我吩咐乌毛去预备,不要银子,不要银子。”说着赶忙退出帐棚,叫乌毛去为兰姑娘准备牦牛代步。

兰姑根温柔体贴的帮阮伟穿好衣服,黑毛皮袄用布带扎在身上,头上罩耳的皮风帽系在额下,再把阮伟的宝剑,包袱重新包在一块大皮毛内,困得很紧,这样晚上夜宿野外,皮毛打开可做毡垫。

一切收拾停当後,自己的东西都早已困好,她时常来往西藏高原上,凡是野外宿营用具,食物乾粮无一不备。

阮伟好像木头人一样,任兰姑娘摆布,既不说话,也不动作,兰姑娘拉着他走,他便跟着走出帐棚。

外面乌毛备好了两只牦牛,等着而姑娘一出来,他就进去把东西一一抬出,困在两只牦牛後面。

兰姑娘扶着阮伟坐在一只牦牛上,怕他会摔下来,用带子把他绑好。

藏妇拿着两只牛皮袋子,那袋子外面的反毛成白色,这乃是极贵重的白牦牛皮制成的,这白牦牛皮有宗好处,就是把热茶放在里面,虽在寒冬也能一夜不凉。

藏妇把牛皮袋子递给兰姑娘,笑道:“这里面是刚煮好的热茶!”

兰姑娘好生感激,藏人不喜客套,她接下後,只淡淡道声“谢谢”,便困在牛背上。

兰姑娘临上牛背时,塞给乌毛一块金子,鸟毛叫道:“兰菩萨,不要,不要!”

但兰姑娘已牵着阮伟的牛牦走了,乌毛欲追上去,藏妇道:“算了!兰姑娘从未白受人家的好处。”

兰姑娘走得没了影子,他夫妇俩开始忙碌,撤帐棚,打行囊,他们一定要在晚上之前把牛羊赶到有草的地方去。

高原上,处处白雪皑皑,入冬以来这里虽未下过大雪,但几天前那场大风吹来的山雪,??得满处皆是。

公孙兰把阮伟坐骑上的??绳,系在自己的坐骑後,这样後面那头牦牛就不致走失了。

天色渐黑,尚未走出白雪满地的范围,却可看到高大的树木,这里的树木都是针叶林,如松,柏等不惧寒冷的植物。

公孙兰知道今天已赶不到有市集的地方,担心阮伟耐不住爱风,便寻到一处绝壁下,依旧把帐棚支架起来。

阮伟安静得很,行走了一个下午,他只稳稳地坐在牦牛背上,腰??挺的笔直,一声不响,也不打磕睡,眼睛瞪得大大的向前望着。

公孙兰扶他下来,他就下来,公孙兰看他毫无寒冷的样子,倒是自己反而觉得有点寒意。

她不由奇怪的问道:“你不冷吗?”

等了半天阮伟都没有一点表示,她叹了一口气,不知阮伟害的是什麽病。

帐内铺着很厚的皮毛,这本是一人用的小帐蓬,她替阮伟脱下皮衣,皮靴,让他躺下後,这帐棚里已剩不了什麽空间,要是两个人睡的话,只有抱在一起,才能再留一点空间放置食物用具。

公孙兰砍下一大困枯枝,在小帐棚门外,升起一堆火,顿时火光熊熊,热气从帐门薰进,这小帐棚内立时温暖如春。

帐栅後面就是绝壁,热气薰进後久久不散,不一会,公孙兰就热的把皮衣也一齐脱下。

白天途中,公孙兰就曾用暗器打到一只獐,用小刀剥下皮毛,清理内脏後,刷上牛油就在火上慢慢的烤着。

獐肉烤得香喷喷的,她撕成两半,再拿出早就做好的绺粑,皮袋内装的茶还是热的,她的用具内只有一只木杯,倒满温茶後,扶起阮伟,服侍他吃下。

阮伟吃饭後,公孙兰再扶他躺下,这次他却不顺从,硬是盘膝坐着,公孙兰无意触及他的胸膛,发觉气流滚滚,才知道阮伟在用功。

只是阮伟不像一般打坐要垂眼观心,他仍是瞪着大眼,呆看着前面,显是神智尚未恢复。

公孙兰真不相信,失去神智的人还会运行内气,要知内功登到极峰,才能练到气不由心,已如化境,自然运行的地步,难道阮伟的内功竟达到这种地步吗?

当然,她不知阮伟是因所学瑜珈神功迥异一般中原内功心法,倘若她要是知道,阮伟白天坐在牦牛背上,尚能自然运功练气的话,更要令她大大吃惊了。

公孙兰看不出所以然,心中总代阮伟高兴,不去打扰他,自个儿就着阮伟喝剩的温茶吃了点獐肉,草草果腹。

饭後,一天的劳累自然袭来,她把枯柴架在火旁慢慢烧,帐棚内只有一张白牦毛织成的盖毡,阮伟运完功後,自动躺下,她为他盖好毡子,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就倒在他的身旁睡去。

半夜阮伟惊醒数次,每次都是陡然坐起,惊呼着“义弟”!“义弟”!

公孙兰耐心的服侍他,为他轻揉“太阳穴”让他安静的睡去,如此一来,她一夜都没有睡好觉,直到天色微明,她才倦极睡去。

将近中午,公孙兰才懒洋洋醒来,外面的火早熄了,但她觉到温暖异常,睁开眼来,才发觉自己和阮伟紧紧拥抱在一起,她不由面泛羞红,她还是第一次和男子搂抱着睡在一起,亏的两人身上都穿着很厚的衣服,否则她真要羞的无地自容了。

她羞赧的推醒阮伟,阮伟睁开大眼,她更羞了,匆匆为他穿好皮服,自己也收拾停当後,就用昨晚放在火旁的水壶,倒出温水,给阮伟洗漱,阮伟真与孩童一般,什麽都要她照顾。

日到正中,才继续行程,不到黄昏便赶至一处小市集,集上人口不多,都是些牧人及猎者。

他们大部份都认识公孙兰,见她过来,皆是恭敬称道:“兰菩萨好!”妇女见着她就笑吟吟地道:“兰姑娘,好久没有看到你啦!”

公孙兰一一含笑点头应礼,他们虽然都很奇怪,而姑娘怎麽带着一个傻愣愣的男子,却没有一个敢随便问她。

公孙兰用牦牛换了马匹,她要尽膘赶到藏边看龙山,求父亲为阮伟治伤,所以换好两匹高大藏马,便急急赶路。

他俩昼行夜宿,晚上公孙兰为了照顾阮伟,还是和他共睡那小帐棚内,行了数天後,阮伟在晚上便较少醒来,公孙兰也习惯和阮伟相处,不再害羞年己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了。

日子一久,阮伟虽然神智朱复,却也认得公孙兰,公孙兰离开他片刻後回来,他便会对她微笑,有一次公孙兰去猎兽,隔了很久没回来,他竟向公孙兰去路寻找,公孙兰同来後,发觉阮伟不在,吓得她喊哑了嗓子,到处乱找,好不容易才找到,自此後,公孙兰再也不敢轻易离开他一步。

十天後他们来到拉瓦山下,通过拉瓦山到乌克伦,只要再走三天的路程便可看到看龙口。

拉瓦山不高,范围却很大,山上因天气乾燥,积雪不多,虽在严冬,遍山仍是葱绿一片。

他俩午後登山,直到晚上还未走出山区,公孙兰神色焦急,彷佛甚是惧怕这个地方,但这是山区广亘数百里,山路蜿蜒曲折,她一急,就迷失了路途,不得已,只好在松林夜宿,等天明再寻路出山。

她采了大量枯枝,在帐棚四周烧着数堆大火,才敢带着阮伟安心睡去。

半夜阮伟霍然惊醒,徒然生起,公孙兰依在他怀里也被惊醒,以为又要惊呼。

那知这次阮伟一声不响,只瞪着大眼望向帐房外,公孙兰心知有异,掀开帐门看去,但见满林遍布灰青青的大野狼,怕有千只左右。

狼性素来怕火,要是帐棚附近没有几堆火,它们早就冲过来了。

敢情那些狼都饿狠了,嗅到人味,一只只围在帐棚四周,伸长舌头,不肯离开。

公孙兰脸色苍白,想不到拉瓦山的大批狼群,都聚在附近,远处尚有不少野狼向这边聚来。

柴枝虽然预备很多,但也只能烧到天亮,柴枝烧完,野狼就要发动攻击了。

天色微晓,火势渐弱,公孙兰心想除了拼斗,别无他法冲出野狼的围困,当下她收集一堆剩下的枯柴,收下帐棚,清出空地,让阮伟坐在中央,把枯柴在他四周围成一个大圈子。

自己把全身束扎得紧紧的,宝剑早拔在手中,一切弄停当後,这时火势更小,在黎明的亮光下,已显不出什麽亮光。

狼群蠢蠢欲动,不时发出饥饿的嗥叫,有几只等不及,走到火旁,作势欲扑。

公孙兰把阮伟四周的枯柴燃着,此时一堆枯柴熄灭,霍然冲进数十只半人高的野狼,公孙兰眼明手快,飞剑刺出。

每剑皆是刺在狼的咽喉上,一剑毕命,不一刻刺死十来只,狼体甚大,倒在地上阻碍公孙兰的跳跃,当下她一面杀狼,一面用脚将死狼??体,一一踢出火圈之外。

狼性相残,外面围困的狼群,一见到死狼落下,便冲过去大噬,一只死狼不用数口,便被一群狼吃得乾乾净净,顿时死狼的鲜血流满遍地。

後面没吃到死狼的狼,嗅到血气,兽性大发,全力向火圈内冲进。

前面的狼被後面的一挤,一阵大乱,一下子百只狼已涌进圈内,把将灭的火完全踏灭了。

火光一熄,四周的狼如潮水般涌来,两匹马也逃不出,顷刻被涌进的狼吃得乾乾净净,只剩下两付马鞍,连骨头都找不到了。

公孙兰的眼睛杀红了,她已不知杀死了多少,只是挥舞着宝剑,护着身体,狼一冲上,便被剑光斩断,有的狼被削断一腿,立刻被未受伤的狼活活分吃掉。

阮伟坐在火圈当中,因火势较大,狼群不敢接近,一时倒很安全,他似乎也有所知,瞪着大眼看公孙兰杀狼,有时偶而露出关切的光芒,那光芒自他神智不清以来,从未透出的带有情感的眼神。

公孙兰杀到後来,心软了,手也软了,舞到後来,公孙兰的剑光缓慢了,只见她包在头上的发巾脱落了,柔发披散在肩上,全身溅满狼血。

一只狼凶猛的扑向公孙兰背後,阮伟突然大声惊呼道:“危险!”

公孙兰一听阮伟叫出危险两字,心中大喜,手势稍一慢,那只狼穿过剑光,一口噬在她的肩上。

那一口咬的很深,痛的公孙兰惨呼一声,挥剑斩断那只狼,但见那只狠,身体虽被斩下,狼头仍咬在她的肩上,死也不放。

她被咬了一口,伤势不轻,大大影响身手的轻灵,不一刻衣服就已被狼爪撕裂数处。

她越来越觉得软弱,手酸得举着那把铜剑如有千斤,挥舞得越来越慢。

围在她四周仍有千只以上的狼,她灰心了,再提不起昂烈的斗志,於是她想放弃拚斗,让狼把自己吃掉算了,临死前,她想再看一看阮伟,但当她的眼光向阮伟投去最後一瞥时,忽然见阮伟已不在火圈内!那里去了!当她眼光转到另一侧,不由精神大振;原来,阮伟神智已经恢复了,於是她的手臂如有神助,剑光霍霍,狼??顷刻遍地皆是。

阮伟在公孙兰惨呼那声时,神智便被惊醒一半,立刻兴起救助的念头,拔出身侧包袱内的飞龙剑,跃出火圈,冲向公孙兰。

但他一出火圈,围在火圈四周的狼便一齐冲来,把他围住。

阮伟手中宝剑削金断铁,挥舞起来,威风八面,杀狼如切瓜,乾净俐落,那些野狼竟不能近身一丈之内。

狼群越来越多,彷佛整个拉瓦山的狼都来到,杀不胜杀,阮伟神智虽朱全复,身手却毫不缓慢,剑剑皆是凌厉无此的天龙十三剑。

他脑中的念头要救公孙兰,便一心一意想接近她,只见他一面杀狼一面慢慢走向公孙兰那边。

公孙兰的钢剑杀到後来,锋口翻卷起来,一剑若不用力,便无法再砍伤狼背,她受伤後只靠精神支持,时间一久,力量耗尽,剑法便慢,顿时情况十分危急。

看看阮伟杀了将近五百只狼,距公孙兰还有五步之差,公孙兰此时的力量已无法支持,一只狼忽然咬住她的剑,她一拔未拔起,四周的狼立时蜂臃扑上。

她吓得神魂俱失,连惊呼声都喊不出口,暗道:这下完了,忽然身体一轻,如飞掠起,她一嗅便知阮伟抱着自己,心神顿定,软弱的搂着阮伟的腰,昏昏睡去。

阮伟知道杀不完狼,只有逃走,当下他飞身抱起公孙兰,在狼身上点跃掠去。

要知他的轻功已达“一苇渡江”,“登萍渡水”的绝顶地步,抱着公孙兰轻如无物,围着一里广的狼群,几下便掠过,落地後,飞奔而去。

狼群在後紧追,但追不了盏茶时间,便被阮伟抛落老远。

寒风刺骨,公孙兰在梦中被冻醒,睁开眼一看,真羞死她了。

阮伟尚不知道公孙兰醒来,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公孙兰肩上的内衣也撕破,顿时半肩凝脂般的雪肤暴露眼前,乳房隐隐可见。

阮伟毫不动心,仔细的把深咬在公孙兰肩上的狼头拔下,那狼白森森的牙齿深入公孙兰肩肉内,忙了半天,才全部拔出。

狼牙一出,紫血缓流,要知狼齿有毒,紫血若不流尽便会中毒,阮伟见血流得太慢,本不晓得拔血消毒的道理,却不由自主低头,张口在她肩上吮吸,等一处伤口被他吸尽毒血,他才吐出污血,在另一伤口吮吸。

公孙兰双手被他抱住胸口,玉体又任他吮吸,面孔涨得绯红,心中却知阮伟不嫌肮脏,为自己伤口消毒,好生感激,十数天来为他的辛劳,化作了万缕柔情,回绕胸内,甜蜜无比。

好一会阮伟见伤口全不流血了,便停止吮吸,呆呆的看着公孙兰。

公孙兰在杀狼时,怕妨碍身手,没有穿上皮袄,只有夹衣一件,这件夹衣也被狼爪撕裂数处,她欲拉起破衣掩住肩头,那知用力一猛,虽掩住肩上,却又露出胸部。

她正感到狼狈不堪,蓦听阮伟道:“给你穿!”

公孙兰羞赧的抬起了头,顺手接过阮伟脱下的皮袄,披上身後,低声道:“谢谢你……”

好半晌,没有人作声,公孙兰含羞??道:“伟弟……”

阮伟傻傻道:“你叫谁?”

公孙兰羞气道:“我叫你呀!”

阮伟疑惑道:“我叫伟弟!”

公孙兰不解道:“你不是叫阮伟吗?”

阮伟自问道:“我叫阮伟?阮伟是谁?”

公孙兰仔细看去,只见阮伟一脸茫然,并非装做,不由轻叹道:“那麽你叫什麽名字呢?”

阮伟摇头道:“我不知道。”

公孙兰紧追道:“你总知道义弟是谁吧?”

阮伟一愣,随即痛苦失声道:“义弟……义弟……义弟……”

公孙兰见他又恢复痴呆时的睛形,为了帮他忆起往事,急问道:“那义弟到底是谁呀?”

阮伟这麽大的男子,竟低泣道:“她……她……是一位……很……很……可爱的孩子……”

公孙兰道:“你可知道,那孩子长的什麽样子!”

阮伟想了半天,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公孙兰急的流泪道:“你怎麽都不知道呀!阮伟就是你的名字,你就是阮伟,你应该知道呀!你应该知道呀!”

阮伟伸手抹去公孙兰的脸上清泪,轻声地道:“别哭!别哭!我会慢慢去想我是谁,你……你……不要哭……”

公孙兰握住他的手,轻吻在唇上道:“只要你能恢复记忆,我宁愿折寿十年,以求……求老天帮助……”

山风轻吹,这里已经是拉瓦山下,再半天的路程,便可抵达一处不小的邑市乌克伦。

公孙兰扶起阮伟,俩人并肩在冬日暖和的阳光下,朝乌克伦走去。

无垠高原风飙劲哟,乌克伦的牧人迎风骋啊!

雪花漫天马蹄飞哟,征遍草原的男子汉啊!

乌克伦的英雄任束西!

乌克伦的英雄任束西!

一位少年藏人,骑着一匹高大的藏马,赶着数十头牦牛,在乌克伦的大草原上放牧。放眼望去,草原无尽,草原上间或可见山雪处处,这高原的野草,耐寒性甚强,虽在冬季不见枯萎。

少年藏人唱着“牧人之歌”,奔驰前後,雪花随蹄溅起,倒真应了他那歌中的词意。

他正唱得兴高采烈,忽闻有人呼喊道:“克力兀!彼力??!”

他回首四顾,看到拉瓦山那边走来两位汉人,慢慢他看清楚了,立时他好像疯狂了,大呼道:“兰阿姨!兰阿姨!”脚下一紧马腹,如飞奔去。

驰到公孙兰身边,陡然收马,马身未停,他已敏捷跳下,跪在公孙兰脚旁,磕头在地。

藏边最敬的礼是吻对方的脚趾,但他却不敢吻兰阿姨的纤足,多年以来,没有一位藏边的男子曾触到她一根毫发。

公孙兰笑道:“克力兀,嬷嬷好吗?”

克力兀站起来,心中奇怪兰阿姨怎麽变了,平时很少见兰阿姨笑,今天却笑得那麽美,美得如冰漠上的血花,娇艳欲滴。

他看呆了,公孙兰笑骂道:“小表头,看什麽,快去给阿姨找两匹马。”

克力兀伸了伸舌头,他真发觉兰阿姨变了,不是吗?兰阿姨竟会和她身边的男子手牵着手,若是传到乌克伦,乌克伦的青年男子都要震惊了。

他撮口发出尖锐的哨声,顷刻东边赶来数十匹藏马,马後几个牧人飞快奔来,见着公孙兰都翻身下马,叩头道:“兰菩萨,好!”

克力兀吩咐他们选出两匹最雄壮的白马,公孙兰笑向阮伟道:“你会骑无鞍的马吗?”

阮伟摇头道:“没骑过,我想可以骑的。”

公孙兰笑道:“你先上去,小心点啊。”

阮伟脚尖轻点,身如飞鸟跃上马背,双手抓住马鬃,那马未经驯服,一经有人骑上,立刻大纵大跳。

牧人制马的法子,只有骑稳在马背上任它纵跳,到它跳不动了,还不被它摔下马背,那马便驯服了。

驯马是件很热闹的事,克力兀和牧人们围拢来,大声叫喊,替阮伟助阵。

阮伟从未骑过野马,头几下差点被马摔落,他见马性倔强,暗一运劲,那马那能抵得住他的内家真力,立刻被他定住。

牧人们那里见过这种制马法,暗呼道:“兰菩萨的朋友也不凡呀!”

公孙兰笑吟吟道:“克力兀,等下选两匹最好的马,阿姨要上看龙山。”

克力兀道:“兰阿姨,明天乌克伦举行勇士大会,阿姨不看看就走吗?”

公孙兰摇头道:“明天就上看龙山,没时间去看,待会儿不要忘记选两匹能爬山的马。”

她走近白马旁,纤掌接住马颈,笑向阮伟道:“你先走。”阮伟一松双足,那马立刻飞驰,公孙兰纤掌一拍,那马一痛,跟在阮伟那匹马後,扬蹄飞奔,在飞奔中,公孙兰翻身上马。

草原向後倒驰,风声呼呼,他俩都是内家好手,虽是野马也使不起性子,公孙兰赶上阮伟,带着阮伟离开草原,进入乌克伦市区。

乌克伦居民皆是以放牧为生,牧场在草原上,有的跟着牛羊,搭帐棚随处而居,有的却雇人放牧,自己住在城内。

乌克伦里的人好像都认识公孙兰,见她飞马驰来,纷纷让道,有的孩子大叫道:“兰阿姨!兰阿姨!”

公孙兰直骑人广围数里的土墙,土墙人散布着数百头牛羊马,墙最里面是一栋高大的平房。

驰到平房前,公孙兰跃身下马,任马自行离去,阮伟双腿一挟,那马乖乖停住,然後缓缓下来,他手一放,那马得到自由,长嘶一声,跟随前面那匹母马奔去。

平房内闻声走出两位老年夫妇,和一位年轻貌美的大姑娘,大姑娘欢声上前,搂着公孙兰的颈脖,叫道:“兰阿姨!”

公孙兰和那姑娘从小长大,感情最好,笑道:“别小阿子气,我身上脏死啦!”

那姑娘娇声道:“不脏,不脏,好香哟!”

蓦然,她看到阮伟盯着自己看,脸色不由一红,阮伟不憧她们说些什麽,却见那位姑娘十分脸熟,不觉眼光茫然的看着她。

老年藏妇叱声道:“阿美娜,下来!没规矩。”

阿美娜被阮伟那眼光看得心中“砰”“砰”乱跳,忸怩的退到藏妇身後,公孙兰笑道:“阿美娜怎麽害起羞来,嬷嬷讲你一句,脸皮就那麽嫩吗?”

老年藏妇偕同老伴,上前行礼,藏妇笑道:“兰小姐,你好久没来了。”

这老年夫妇俩,自幼带大公孙兰。公孙兰出世丧母,“飞龙剑客”带着襁褓中的女儿,来到藏边,在乌克伦买了大批的羊牛马,请一对中年夫妇帮忙看管,那中年藏妇才生一儿便夭折,奶汁很多,於是“飞龙剑客”留下女儿,然後自己一个人隐居住在看龙山上。

公孙兰吃那中年藏妇的奶长大,便叫她嬷嬷,後来中年藏妇又生一女一子,女的小鲍孙兰三岁,与阮伟同年,就是阿美娜;男的便是先前在草原牧牛的克力兀,才十五岁。

二十一年来,那中年夫妇一直忠心耿耿,“飞龙剑客”在山上的食用都是按时送去,岁月不饶人,中年夫妇变成老年夫妇,但对公孙兰还是当作小主人看待。

公孙兰笑着同道:“嗳!膘一年没来了,嬷嬷近来可好?”

老年藏妇道:“托老爷的福,我们都好,现在嬷嬷就只担心阿美娜。”

公孙兰向阿美娜笑道:“你看!嬷嬷担心你的婚事了。”

阿美娜娇羞道:“好,兰阿姨寻我开心,等下看我哈你的痒。”

老年藏妇笑骂道:“兰小姐,像她这样不懂事,西藏谁家的男子敢要她啊!”

这老年藏妇和她的老伴性格恰恰相反,那老藏人满面风霜侵蚀的皱纹,只向公孙兰行过礼後,便一言不发,有时偶而笑笑,老年藏妇却不同,年纪虽大,但是十分风趣。

阿美娜大姑娘家,在陌生男子面前谈到自己的婚事,羞得掩住耳朵,娇唤道:“我不听!我不听!”

她这一撒娇,更令阮伟看得痴迷不已,总觉到这姑娘在某方面,自己十分熟悉,但他却不知道,她们在叽哩姑噜说些什麽。

老年藏妇看阮伟呆站在那里,问道:“这青年人是谁呀?”

公孙兰想起阮伟不好介绍,只得含糊道:“他是爹爹的客人。”

老年藏妇一听是老爷的客人,和老伴连忙上前,请阮伟人内用茶,阮伟不懂他们的话,却晓得是请自己进去,当下很大方的缓步入内。

阿美娜在後面轻拉公孙兰的袖子,用汉语道:“他真是看龙山的客人!”她自幼聪颖,一家人只有她跟公孙兰在一起学会汉语,公孙兰断奶後便常常到看龙山,与“飞龙剑客”相处的时间多过在乌克伦,所以汉语不用说,还是道地的京片子。

公孙兰笑道:“可不是吗?”

阿美娜皱皱鼻子道:“我才不信呢?一定是阿姨未来的……”

公孙兰娇嗔道:“你敢说!”举掌要打。

阿美娜格格笑着,快步跑入内去。

藏民最喜饮茶,待客之时,少不了茶,但他们的茶和汉人的却不相同。

他们将茶壶煎沸後,混以羊乳制成的乳油,杂以少许食盐,味道便不是纯正的茶味了。

阮伟正在举着杯子饮茶,见阿美娜进来,便放下杯子呆望着她。

阿美娜十分敏感,一进屋就发觉有人盯着自己,抬头看去,一接触到阮伟那茫然的眼光,一时竟忘了移开。

她脸上的笑容仍在,这笑容是阮伟最熟悉的,但阮伟却想不起在何处见过,他极力思索起来,眼眶中不由泛起泪水。

阿美娜吃惊了,那泪水难道是为自己流的吗?

公孙兰进来笑道:“阿美娜,你在想什麽?”

阿美娜霍然惊醒,她再也不能在这中堂内站下去,脸如朝霞,她扭头向公孙兰一笑,急步走入自己的闺房内。

晚餐时克力兀带回两匹黑得发亮的骏马,马上配件齐全,公孙兰高兴的在院中试了回马,对克力兀选马的眼光,大加赞赏。

藏人进食,围地而坐,中间放置肉类及绺粑,这绺粑是藏人的主食,其作法是用青稞炒烧後,磨成细粉,和以茶汁,拌以牦牛奶油制成的酥油,反覆揉捏即成。

阮伟,公孙兰坐下後,老年藏人夫妇才带克力兀坐下,克力兀道:“姐姐怎麽不出来?”

老年藏妇道:“你姐姐刚才说头痛,别去叫她。”

公孙兰奇道:“阿美娜好好的,怎麽一会儿就头痛呢?”

老年藏妇道:“她今天怪里怪气的,别理她。”

藏人不用筷子,用手抓着吃,汉人叫这做抓食,阮伟第一次参加抓食,十分不习惯,公孙兰笑着教他,这一餐饭,大家吃得都很愉快。

晚上,老藏妇给阮伟整理客室居住,公孙兰自己有房间,她虽不住,房间每天还是打扫得很乾净。

夜入初更,阮伟睡不着,披着皮服,缓步走到院子里,这院子甚大,种了数十株松柏,阮伟倚在一棵高大的怕树下,抬头看月,脑中似乎要想很多东西,却什麽也想不起。

月光明亮,穿过树上的针叶,照在阮伟的脸上,隐隐约约的,越发显出阮伟的面容,茫若海雾,不可捉摸。

阮伟想到後来,不由深叹一声,要知一人思索不起往事,是多麽痛苦啊!

忽然如幽灵的声音在他身後,轻轻的道:“你……你……叹什麽气?……”

阮伟转身一看,是白天那位西藏姑娘,只见她在寒夜中,仅着一袭长身白衫,长发披肩,微风轻吹,衫飘发动,真如谪凡仙子,圣洁无比。

她穿着白色睡袍,看来像个书生模样,阮伟脑中一霞,渴求道:“你能不能对我笑一笑?”

在这动人的气氛下,阿美娜不能拒绝阮伟的要求,她笑了,笑得好像百合花。

这笑容把阮伟的脑弦震动了,也只有这个笑容能使阮伟捉住往事的回忆。

於是,他已经有点疯狂了,他一把搂住阿美娜,不住的道:“你永远笑……不要停……你永远笑……不要停……”

阿美娜全身发抖,颤声道:“你……你……喜欢我吗?……”

阮伟点头道:“我喜欢你的笑,我喜欢你的笑,我永不会忘记,我永不会忘记那种笑……”

阿美娜没听清楚他说什麽,只知道他是在说喜欢自己而且永远不忘记自己,於是她感到幸福无比,喃喃低语道:“我自幼就喜欢说汉语,兰阿姨教我,我一学就会,否则找今天怎麽能和你说话啊……别人都说我怎麽说得那麽好呀!我也不知道是什麽缘故,弟弟就一句也学不会,我常独自想,我大概是和汉人有缘,才能一学汉语就会……”

“你说是不是?我今天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我和你是有缘的,就好像学汉语一样,有一种奇怪的心思萦绕在我胸中,你是汉人,你真的喜欢我吗?”

阮伟沉浸在那熟悉的笑容中,不知她说些什麽?只是无意识的点点头。

刺骨的寒风吹来,阿美娜不再怕羞,反而双手抱住阮伟的腰,甜美的漫声道:“今天娘说到,担心我的婚事,她不知我根本不喜欢藏人,乌克伦的青年男子被我骂了几个,再也没人敢上门提亲,娘担心我嫁不出去,我才不嫁呢?我要嫁给一位汉人,我要嫁给……”

阮伟掩住她的嘴,道:“你不要说,你笑,好吗?”

阿美娜果然不说了,轻盈的展开笑容,那是能迷惑阮伟的笑容。

阮伟想要捉住那个难忘的笑,於是他低下头,在她发出笑容的脸颊上,不断的吻着…?

阿美娜全身发抖,体内觉到有如万蚁噬咬,她颤抖的推开阮伟,低声道:“你去睡吧!我……我……总会是你的……”

她依依不舍地,轻飘飘的离开他……

阮伟看着阿美娜的离去,他又沉浸在那难忘,熟稔的笑容中……

很久,很久,阮伟才慢步回房,地离开後,从另一棵树下走出一位满含泪水的女子,她……

她正是公孙兰……

******

海天堂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