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飘香剑雨续 第 20 章 情是何物偏惹恨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章 情是何物偏惹恨

第二天,阮伟起的很晚,外面微微可听见人声的喧哗,如在举行盛大的节会,喜气洋洋。

阮伟刚出房门便遇见克力兀,克力兀欢愉道:“大叔,不去看乌克伦的勇士大会吗?”

阮伟听不懂克力兀说的藏话,傻呆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他在说什麽?

克力兀天真活泼,上前牵起阮伟的手,嚷道:“去嘛!去嘛!大叔一去,兰阿姨才会去,兰阿姨去了,鸟克伦的勇士都会感到光荣无比。”

阮伟见他咕噜一大阵,还是听不憧一句,不知是摇头好!惫是点头好!当下窘得讷讷道:“你……你……说什麽?”

克力兀也听不懂阮伟的话,以为他在推辞,便诚挚的求道:“大叔劝兰阿姨明天再上看龙山,只要兰阿姨今天不上看龙山,一定会参加勇士大会,往年兰阿姨没有一次不参加。”

阮伟虽听不懂,却看得出克力兀诚恳的神色,心想只有那位西藏姑娘憧汉语,便道:“你去叫阿美娜来。”

克力兀听出阿美娜三字,摇头道:“阿美娜不舒服,爬不起来,还是大叔去对阿美娜说,阿美娜一定听大叔的话。”

阿美娜正在转角处,姗姗走出,用藏语道:“克力兀不要麻烦他,他不会懂你的话。”

克力兀讶然道:“他?他是谁呀?”

阿美娜脸色一红,轻声道:“你先去看勇士大会,等会我一定劝兰阿姨来。”

克力兀不解道:“姐姐,你早上不是爬不起来吗?”

阿美娜昨晚受寒,但她想着阮伟,抱病来到这里,精神十分软弱,她低头道:“不要噜苏,你快去玩吧!”

克力兀自幼怕姐姐,伸了一下舌头,飞快跑去,跑到那头,回身喊道:“大叔一定要带兰阿姨来参加勇士大曾!”

阮伟笑道:“他说什麽?我一句也没听懂。”

阿美娜情意绵绵道:“你……你……今天就要走了吗?”

阮伟道:“我不知道。”

阿美娜笑道:“那好,你赶紧去向兰阿姨说,过几天再上看龙山,兰阿姨便不会带你……离开……离开……我了……。”

阮伟道:“到看龙山做什麽?我不去,我要看你笑。”

阿美娜娇格格笑道:“我不笑了,你一天到晚都叫我笑,岂不要笑死我了。”

她这时的笑态更是迷人,阮伟脑筋一受刺激,双手急忙搂住她的香肩,低头就要吻她的脸颊。

阿美娜娇笑连连道:“我不要你吻,你昨天吻我,好像发疯了,叫我气都喘不过来……”

阮伟根本听不见阿美娜在说什麽,他现在只想吻那令他寝寐难忘的笑。

阿美娜怕他吻,因那吻太热情了,热情得可以熔化她,她轻轻一挣,闪入阮伟的房内。

阮伟失去理智,跟着进去。

阿美娜昨夜受了风凉,身子不好,这时剧烈的一动,精神过於兴奋,陡觉眩眩欲晕,站立不住。

阿美娜一笑, 阮伟神智便恢复了, 他伸手扶住阿美娜要倒的身体,急问道:“你怎麽啦?你脸色怎麽这样苍白?”

阿美娜皱眉道:“我头好痛,你……扶我躺在炕上……”

北方人叫床为炕,阿美娜学的是北京话,便管藏人的软床也称为炕,其实炕是用砖砌成的。

阮伟扶着阿美娜躺在用兽皮制成的软床上,慢慢的把她外层的厚皮衣脱下。

阿美娜心里误以为阮伟……

她一把握住阮伟的双手,放在胸前,不给他再脱衣服,阮伟轻轻挣脱,立时阿美娜心跳如鼓……

但阮伟并不如阿美娜所想,他把双手放在阿美娜的腹部,然後缓慢的推揉。

阿美娜顿觉腹部渡进两股热流,流入身内,舒畅无比,盏茶功夫後,阿美娜昨晚所受的寒气,全部被阮伟用内家真力逼了出来。

阿美娜的头不晕了,反觉无比的清灵,但她仍闭着眼睛,在享受那股暖烘烘的热流,在体内游来游去。

她却不知用内家真力疗伤,耗损阮伟很多的真元,阮伟见她眼睛不睁开,以为还未治好,当下加快推揉。

再过盏茶时间,阿美娜被他揉得全身酥麻,春心荡漾,她不由娇笑道:“大哥不要揉了……”

这一声大哥,这一脸笑容,侵入阮伟的脑海里,浑忘了疗伤的劳累。

阿美娜睁眼看到阮伟满面的汗珠,大惊失色,怜惜痛心道:“你……你……怎麽了……”

她掏出香喷喷的绣帕,无比怜爱的为阮伟抹去汗水。

阮伟痴痴的道:“不要紧,不要紧,你再叫我一声。”

阿美娜娇羞的用手蒙住脸,娇声道:“大哥……”

这“大哥”两字听的阮伟好耳熟呀!彷佛记得以前常有一人,在自己身边,不停的唤着“大哥”。

於是,他要捕捉那人的回忆,他拨开阿美娜的纤手,如梦般的轻道:“你笑给大哥看……你笑给大哥看……”

阿美娜脸红的比胭脂还红,她羞笑了,笑的那麽甜蜜,笑的那麽诱惑……

这笑容又使阮伟疯狂了,於是阮伟俯下身去,顿时如雨点般的热吻着阿美娜的脸颊。

阿美娜喘气了,热血沸腾了,但她不满足,阮伟仅吻在那能发出笑容的脸颊上。

她颤抖的把红艳的嘴唇,慢慢凑过去……

慢慢……慢慢……接近了……

她的心好像要跳出口,她的血好像要冲出血脉……

终於黏合了,如雨片胶唇牢牢的贴住了……

阮伟沉浸在回忆的思潮里,他闭着眼睛,并不知吻的是脸颊?还是鲜唇?

但阿美娜却被焚烧了,女人原始的热力,全部被挑拨出来了,她双手有如两条软蛇,缠绕在阮伟的背上……

她尽情的享受,享受她少女的第一次甜蜜的吻。

他俩都进入忘我的境界,却不知他们进来时,并未关闭房门。

公孙兰来叫阮伟上道,上看龙出让父亲给他疗伤,她已来了很久了,一切她看得很清楚了……

到了此时,她那能再看下去,眼泪像如流水般的流了下去……

她蹒跚退了出去,缓缓带上房门,轻得似乎没有声音,没有丝毫惊动他们。

她一出房门,迎面看到克力兀走来,但她忍不住内心的悲伤,掩面快步走回自己的房内。

克力兀大叫道:“兰阿姨!兰阿姨!”

他那知道兰阿姨已无法停下来,和他说一句话。

克力兀因为等到勇士们已开始争斗比武,还不见兰阿姨来到,这才回来要找姐姐问罪。

当下,他大声叫道:“姐姐……姐姐……”

阿美娜听到弟弟在呼唤,顿时惊醒,她不是淫荡的女子,连忙推起阮伟。

阮伟自失去记忆以来,严谨的礼教,已不能束缚他的心志,但求性之所发,任意而为。

阿美娜推起阮伟,脸色仍是潮红不退,她不敢再看阮伟一眼,眼睛看着自己的胸前,低低的道:“弟弟在叫我,我出去一会。”

阮伟没有说什麽,阿美娜弄平绉褶的衣服,穿上皮服,姗步走出。

克力兀一面叫一面走,已走到阿美娜的房前,阿美娜追上前道:“叫我做什麽?”

克力兀本想兴师问罪,但看到姐姐却不敢发作,笑道:“姐姐,你的病懊啦!”

阿美娜想到阮伟要给自己治病,自己却以为他要……不觉自个儿羞笑起来。

克力兀那见过姐姐这种神情,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惊疑道:“姐姐快去躺躺,我看你的病八成没好。”

阿芙娜笑道:“那有什麽病!谤本没病!你快说,有什麽事?”

克力兀道:“草原上的勇士大会早开始啦!姐姐说兰阿姨会去,怎麽还没去,好多乌克偷的牧人问我,我说马上就来,但……”

阿美娜病懊了,对於参加一年一度的勇士大会,兴致勃勃,忙道:“你快去,我现在就去叫兰阿姨。”

克力兀笑道:“我等你,我和姐姐一起去。”他怕阿美娜骗他,再回去倘若兰阿姨还是不去,那可是大大丢脸之事。

阿美娜急急跑回阮伟的房内,见他仍坐在软床上,跟她刚才离去时的姿势一模一样,好像在呆想什麽。

她轻声一笑,上前道:“傻大哥,你在想谁?”

阿美娜不能笑,她一笑阮伟就迷了,阿美娜低语道:“你在想我吗?”

阮伟直点头!心里在说:“是的,我在想你的笑,你能再对我笑吗?”

阿美娜娇羞道:“弟弟在等我去看勇士大会,你去向兰阿姨说,叫她也去,乌克伦的勇士都要见见西藏的第一女勇士,我在那里等你,你一定要带兰阿姨来呀!”

阿美娜甜美的一笑,阮伟正要搂住她,她已急步而出,徒令阮伟迷惑在那心动的笑容里。

好半晌,阮伟才恢复正常,走到中堂,老年藏妇慈笑的带他至後房盥漱,服侍他用罢早餐,阮伟用手势问明公孙兰的房间,便向那里走去。

公孙兰的房间内,布置和汉人小姐的闺房一样,锦被,绣枕。流苏垂帐,幽香阵阵。

房角一侧,堆放困扎好的旅行用具,及两忖马鞍,想是公孙兰预备好,要在今日带阮伟上山。

阮伟进房後,看不到公孙兰,正要出去,忽见放下的纱帐内,俯睡着一位窈窕女子。

他轻轻走到纱帐旁,低唤道:“兰姐姐!兰姐姐!”

公孙兰连忙擦去还在暗流的泪水,掀开纱帐,走下软床,笑道:“什麽事?”

阮伟抬手轻抚在公孙兰细肿的眼泡上,惊疑道:“你哭了!”

公孙兰扶住他的手,笑道:“我……我……没哭………”

阮伟道:“你不要想骗我,你哭得很伤心,把眼泡都哭肿了,你……你……不要哭。”

公孙兰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伤,扑到阮伟的胸膛上,那曾拥抱她十数夜——熟悉的胸膛,她甚至能辨别出阮伟身上发出的特有气味,她脸颊贴在阮伟的颈上,珠眸含泪,不住的道:“我不哭……我不哭……我不哭……”

阮伟任她倚在胸前,他已对公孙兰产生微妙的感情,只是这种感情,在他下意识的脑海里,不敢接受,彷佛接受了这种感情,对不起什麽人似的。

公孙兰发??了内心的愁苦,心境恢复以前的愉悦,低声道:“我们走吧!”

阮伟道:“到那里去!”

公孙兰离开他的胸膛,抹去颊上的泪痕,笑道:“我们继续我们的行程,到看龙山去。”

阮伟道:“到看龙山去做什麽?”

公孙兰不愿说出,去治他的脑伤,怕刺激他,笑道:“去看我的爹爹,爹爹一定喜欢见你。”

阮伟道:“过几天再去好吗?”

公孙兰内心不愿再多停留一日,再说早一日治疗,对阮伟的脑伤也比较好,但她不愿违背阮伟的意思,柔声道:“好……好……”

阮伟笑道:“我们去看勇士大会好吗?”

公孙兰自幼每年都参加勇士大会,今年为了送阮伟上山才不去,既然阮伟不愿马上去,心中十分想去看看,她还没答出话来,阮伟已牵住她的手,高兴道:“我带你去!”

他俩走出广大的院子,来到大路上,但见大路附近寂静无声,一个人都没有,显是乌克伦的居民都去参加勇士大会了。

阮伟并不知在那里举行勇士大会,他迟疑在路旁,不晓得走那一条路才好。

公孙兰看他徘徊不前的窘相,笑道:“你带我去呀!”

阮伟讷讷道:“我……我……不知道在那里!”

公孙兰笑道:“那麽还是我带你去吧!”说着反牵起阮伟的手飞快奔走。

勇士大会在乌克伦的意义,是在隆冬後举行比武竞技的大会,以驱逐入冬以来的懒散。

每年的勇士大会都在域外一块广阔的草原上举行,参加比武竞赛的人自然都是年轻力壮的牧人,但老年人心想回味当年的英勇,只要一到此日,全城的男女老幼很少不参加的。

草原上歌声,鼓声,喊声,远远听来如地动的雷鸣,千头钻动,熙攘往来,一扫冬日衰败的景象。

阮伟和公孙兰来到,牧人们正要举行一件最热闹,最令人注目的运动竞赛。

大家看到兰菩萨来了,年轻的牧人们纷纷上前行礼问好,一切的行动都因她来而暂时停顿。

公孙兰走至竞赛的起点,那些参加竞赛的勇士齐都俯身跪下,高声喊道:“欢迎我们西藏的第一女勇士,兰菩萨。”

要知公孙兰的第一女勇上头衔,是达赖法王颁赐的,全西藏的人莫不知晓,乌克伦的牧人更引以为荣,他们常说:“你看呀!西藏的第一女勇士,就出在我们乌克伦阿!那还是去年的事情,在拉萨达赖法王每年要选出一位最伟大的勇上,数十年来乌克伦从未被选到一位,常被别的城部讥笑。公孙兰自幼生长在乌克伦,等於是乌克伦地方的人,乌克伦人知道她的能为,在去年便请公孙兰装扮乌克伦的牧人,代表乌克伦参加竞赛。公孙兰推却不了乡老的情意,便去参加,那知在拉萨竞技场上,四十八位各地来的勇士代表,都不是公孙兰的对手。当达赖法王颁赐最伟大勇士头衔时,达赖竟发觉公孙兰是女的,当下更加颁西藏第一女勇士头衔。第一女勇士头衔更胜过最伟大的勇士,最伟大的勇士每年都有,但西藏的第一女勇士却只有一个。於是乌克伦在自诩,全西藏的人都在自诩,西藏出了一位第一女勇士。於是西藏的男子喊她“兰菩萨”,西藏的女子喊她“兰姑娘”,因她是西藏女子的光辉,喊兰姑娘便亲切多了。围在竞赛路线附近的女子,也高声呼道:“欢迎我们的兰姑娘,欢迎我们的兰姑娘………”

阿美娜也杂在女子群中呼喊,她为兰阿姨高兴,也为兰阿姨感到特别的荣耀。

这时几位孔武有力的青年牧人抬来一架大木笼,笼中装着一匹纯黑色,唯有四蹄雪白的神驹,这马,藏人叫做“白蹄乌”,每年乌克伦都要选一匹神异的马,但这匹“白蹄乌”却是一位牧人在牧马时无意捉到,献到今年勇士大会上,增添了今年勇士大会最大的光彩。

他们在“白蹄鸟”的头上,绑着一顶纯金造成的金冠,当“白蹄乌”放出後,若有人能凭一己之力捉到地,马是他的,金冠也是他的,然後他可以把金冠送给他最尊敬,最心爱的女子,那女子一年内将受到任何男女藏人的尊敬与爱戴。

十里范围内,数百位老藏人骑着马,互相用绳子牵连着,围在广大的四周,以免“白蹄乌”跑出去。好让参加竞技的勇士能在这范围内捉到地。

勇士们骑上自己最心爱的马,只要笼中“白蹄乌”一放出,他们便从起点开始紧追,并力追上那匹能带来无上荣耀的马。

勇士们都把马驰到起点上了,一共十二骑,他们忽然互相交头接耳,然後大家一齐高声喊道:“今年的金冠,无论谁得着,都献给为乌克伦带来最大荣耀的第一女勇士——兰菩萨。”

顿时无论男女老幼,齐都欢声呼道:“把金冠献给第一女勇士,把金冠献给第一女勇士……”

阮伟听不憧他们说什麽,却知道是向公孙兰欢呼,他也为公孙兰高兴,笑着道:“你……你……真……了不起呢?”

每年勇士大会,公孙兰没有一次不受欢呼,但今年的欢呼,因她得到第一女勇士的荣耀,更胜往昔,她被他们的热诚感动了,不觉紧紧握住阮伟的手。

青年藏女都在窃窃低语,她们在说:“你看!你看!兰姑娘有了爱郎。”

这句话让阿美娜听到了,她心里觉得酸酸的,泪水不觉流了出来,克力兀站在一旁,忽道:“姐姐,你为什麽流泪?”

阿美娜勉强笑道:“我没流泪,我在替兰阿姨高兴。”

霍然掌声如雷,“白蹄乌”放出了木笼,“白蹄乌”跑得好快,勇士们都加紧猛追,围观的人也在为自己的亲人呼喊。

“白蹄鸟”真是神骏无比,蹄跃若飞,如不沾尘,没有一匹马能追得上它。

若不是四周围着,它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十二位勇士没法追着,便采用围困战术。

他们十二位明明围着地,已令地无法逃走,但地东一窜,西一跳,又被地从空隙下逃出,眼明手快的十二位勇士,竟无法迅快下手捉住地。

十二竞者追得汗流浃背,想尽办法也无法捉到。

“白蹄乌”向四面围观众人奔来,附近的老藏人想不到地敢奔向人多的地方,不及用绳围住,竟被地飞快窜出。

所有的藏人惊呼了,他们以为今年的金冠将永远拿不到了,这是极不好的预兆,他们惶恐了,没有一人再妄想捉到地,因“白蹄乌”跑得太快了。

就在这一刹那,阮伟见机立断,展出最绝顶的轻功“百变鬼影”,飞掠追上。

“百变鬼影”天下罕见,阮伟竭尽所能,连换三口真气,但见他连点三下,再落下时,恰怡坐到“白蹄乌”背上。

草原如雷般震动了,大家嘶声呼喊,为阮伟助威。

“白蹄乌”纵跑得不像一匹马,好像天上的龙,声势十分骇人。

阮伟心爱“白蹄乌”,不肯用千斤坠制压地,仅抱住地的长颈,默运神功,顿时身轻如燕,任地如何跳跃,不受一点颠簸的影响。

跑了将近有半个时辰,“白蹄乌”知道遇到了真主,它不跑了,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一口气都不长嘶,彷佛没有跑动过一般。

藏人大声叫道:“它服了!它服了!……”

阮伟伸手取下了金冠,左手轻轻一带鬃毛,“白蹄乌”便随着阮伟的意志走了回来。

藏人见他拿下金冠,大家欢呼道:“献给我们西藏的第一女勇士,献给我们西藏的第一女勇士……”

但是阮伟听不憧他们在叫什麽,他策马缓驰,慢慢走回,忽然看到了那令他难忘的笑容……

那令他脑弦震颤的笑容……

是阿美娜站在一群藏女当中对他笑,是为他高兴而又骄傲的笑……

那笑容使阮伟停下了马,他轻身下马,於是藏女惊讶了,谁都不知道,他要将荣耀的金冠献给谁?

阿美娜心跳了,脚在打抖,手握得紧紧的……

终於,那金冠是戴在她头上,她茫然了,她呆了,她流泪了……

於是四周的藏女轻声低唱:孤傲的血花呀!

长在冰漠上。

那一日地才能采下?

那一日地才能采下?

那边的一群藏女,和声唱道:美貌的阿美娜呀!

如冰漠上的血花。

到如今才被采下;到如今才有爱郎!

当大家在无尽的读美阿美娜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公孙兰。

等大家想到公孙兰时已看不到公孙兰的影子,她早已掩面奔回去了

******

海天堂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