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4 回 追魂七煞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回 追魂七煞

王重山也没有夜探赵二堤的宅院,江千里告诉他不宜打草惊蛇,等京里援手赶来,再作行动,要他和燕飞合作,看看马巡抚的反应?他要单独追查一些线索,会尽快赶回开封。

王重山心中虽然有很多疑问,但却也没有多问。

自从三公主失踪之后,王重山已开始用脑筋思索事情,他出身正大门户,内心中隐潜着一股傲气。

他对一般江湖人物有些轻视,他根本就不太相信江千里的追踪之术,也一直不认为三公主会潜藏在赵二堤的家中。

然而,他因为想不出追查三公主行踪的办法,所以,只好听从江千里做的安排。

江千里洞察细微,早已瞧出王重山心里隐伏一股不服之气,原本想找出三公主下落之后,让他主动的心服、口服。

但是,李青竹总嫖头的一番话,使整个的计划改变了,江千里就利用王重山那股心存的傲气,想使王重山自动的承担起大部份的责任,以疏解燕飞之危。

果然,江千里离去之后,王重山就表现出不满的神色,摇摇头,叹口气,道:“燕总捕头,你相不相信三公主被人掳藏在赵二堤的家中?”

罢飧觥

燕飞早已和江千里研商决定,要看王重山如何反应,再依计应付,于是他目注王重山脸上神色的变化,缓缓地又道:“江湖盛传,江前辈的追踪踩迹之术无人能出其右,马大人又礼贤下士,重金礼聘,他身负重任,在下也只有从其所命了。”

敖裕窨扇拧蓖踔厣揭∫⊥返溃骸巴跄呈至粜墓鄄欤翟诳床怀鏊玫氖鞘裁捶椒ǎ凡榈秸约艺庾海淞种懈鞔竺排桑灿胁茸倜偌5募记桑谰菹咚鳎樗堪耄拍苡兴栈瘢俏唤氨踩垂首髀襞业搅苏约艺海己昧艘固秸哉从址锤醋栽玻蝗梦掖虿菥撸孕欣肴ィ饧拢勖歉萌绾谓淮康拐媸且研┧剂苛恕!

燕飞心中暗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江千里判事、认人之明,非我能及,王重山的不满反应,倒是全在他的意料之中了?

心中念转,口里却说道:“王兄,有何高见呢?”

拔蚁搿勖怯Ω孟热ゼ硌哺А!

叭ゼ泶笕耍俊

岸裕〗Ю镎庖蛔撸恢甘辈拍芑乩矗涎邮比仗茫慌履阊嘧懿锻肺薹ㄏ蜓哺Ц淮跄持馐窍认蚵硌哺Щ乇ā!

鞍咽虑槿频浇Ю锏纳砩希俊

王重山微微一笑,道:“延误事机之罪,恐非小可,燕兄只怕也扛不起来,江千里是马巡抚重金礼聘的人,而且是待罪立功的囚犯,这一点,马巡抚也很难自圆其说,燕兄站住了一个理字,就算马巡抚想移花接木、嫁祸代罪,也要三思而行了。”

坝械览怼毖喾傻故钦娴挠械闩宸恕

王重山没有江湖经验,但这两年内宫侍卫的经历,倒是对宦海中的险恶,有了很深的认识,燕飞点点头,又道:“咱们这就回开封府去,先向知府大人禀报。”

尹知府听说江千里借故离去,吓得差一点晕了过去,立刻携燕飞和王重山赶往巡抚府,晋见了马巡抚。

燕飞是尽量退避,王重山挺身而出,道:“江千里自行追索敌踪而去,请巡抚大人裁示,该如何处置?”

马巡抚出奇的冷静,淡淡一笑,道:“江千里是江湖上知名的人物,不至于毁诺背信、置之不理吧!”

王重山道:“大人的意思是,静候江千里的回音了?”

澳堑共皇恰甭硌哺У溃骸叭餍凶俨幻鳎靖募比绶伲ド弦坏┳肪浚赡苁敲鹈胖镒宓拇笞铮庵秩尴咚鞯陌盖椋靖溆凶凡橹模从形薮ψ攀种校跏涛篮我越涛遥 

燕飞暗暗忖道:好利害的一耙子,如非心中早已有数,真会误认他是位不耻下问的君子呢!

王重山一挺胸,道:“大人垂询,王某斗胆进言。江千里单人独行,是否能追查出三公主的下落,以报大人礼聘之情,暂不置论,为今之计,却不宜坐待讯息,浪费时间……”

马巡抚点点头,道:“对,对!王侍卫要本抚如何支援,只管提出来,只要本抚力所能及,定然全力以赴。”

王重山大为感动,忖道:他一方大员,如此平和谦让,果然是难得一见的好官。当下说道:“大人也不必太过忧虑,在下派两位同僚回京之时,已密嘱他们恭请内宫统领亲自南下,快马急赶,日夜兼程,十日之内,定可赶到—…。”

澳闶撬担跬沉焱醮笕艘鬃愿侠础甭硌哺Ъ奔钡匚剩骸耙床榘齑税福俊

安淮恚鹘鸺脊ひ叮矸莞吖螅偌由贤跄车那肭螅蚁嘈磐跬沉煲欢ɑ崆鬃阅舷隆!

罢狻馕揖头判牧耍还挂罩猛跬沉觳拍芨系剑骰岵换嵊惺裁次O漳兀俊甭硌哺尴薜挠强唷

罢饩湍阉盗恕蓖踔厣降溃骸暗锹叭ト鳎哺迷缰鸸蟮纳矸荩拼鳎蘸螅褂懈鎏旨刍辜鄣挠嗟亍!

马巡抚点点头,道:“有道理……”目光突然转到燕飞的脸上,道:“燕总捕头,江千里离去之时,可有什么交代?”

敖笙懒偃ブ剩蓖跏涛乐娼淮粝拢雷宰匪鞯凶伲粝铝粼诳獾人峋】旄匣乩础!

马巡抚道:“他说过哪一天回来么?”

燕飞摇摇头,道:“没有!”

氨靖в行┫氩煌耍匪魅鞯淖偌#裁床淮愫屯跏涛酪黄鹑ツ兀俊甭硌哺裆渌嗟氐溃骸巴跏涛朗潜;す鞯娜耍阋彩强飧淖懿锻贰!

盎卮笕耍Ю锸苊8浩鹬卦鸫笕巍毖喾尚赜谐芍竦牡溃骸氨爸爸挥刑惺拢桓易枞潘木龆ā!

鞍Γ≌馐潜靖У氖韬隽恕甭硌哺抗庾⒃谕踔厣降牧成希溃骸巴跏涛蓝源耸驴捶ㄈ绾危俊

王重山心中一动,忖道:江千里临去之际,要我和燕飞合作,看看马大人的反应,话中含意,弦外有音,只不知他用心何在?立刻提高警觉,道:“江湖人物,有他们处事的法则,这和官场不同,江千里也许会去而复返?他受之于巡抚大人,于情于理都该有所交代才是……”

暗中琢磨了半天的尹知府,突然接了口,道:“江千里子然一身,四海漂泊,居无定处,去无定方,追觅公主一案,不可再仰仗于他。”

马巡抚点点头,道:“贵府的意思是……”

捌砼瓮跬沉煸缛章嗜烁系剑F鸫笕危暇鼓诠涛啦攀钦嬲涸鸨;す鞯娜恕!币戳送踔厣揭谎郏溃骸巴跎傩秩衔靖裕欠裼欣恚俊

王重山心中忖道:可恶。还未到拿问过堂的辰光,已开始卸责嫁祸,但他年轻气盛,又仗后台扎实,冷冷一笑,道:“王某自有保护不周的罪责……”

尹知府道:“王少兄果然是英雄气慨,下官是万万不及,万万不及的。”

话中扣话,当真是越套越牢。

王重山余音未尽,却被这顶大帽子扣得一呆,一时间竟然也想不出如何措词回答。

马巡抚却叹息一声,道:“虽无圣谕下达要咱们派人保护,但三公主在此地失踪,本座和尹知府都有疏忽失察之责,燕总捕负有绥靖地方的职司,竟容江洋大盗留居开封,实在是罪不可赦……”

尹知府道:“大人说的是,来人哪!把燕飞拿下。”

两个巡抚府中的捕快,应声而入,立刻替燕飞加上了刑具。

六月天变得好快,说翻脸就翻脸。

燕飞吁一口气,正想出言辩解,马巡抚却冷冷接了一句:“但愿小燕子不要受到株连才好。”

燕飞心头大震,躬身说道:“大人恩典!”垂下头去。

王重山不知道小燕子的事,但目睹官场上的险恶变化,亦自心惊,他原想说出江千里追到赵家宅院的事,也突然改变了主意。

此时此情,好似保留一份隐密,似就能多一份保障,语气一变,道:“府台大人拿下燕总捕头,不知要何人帮助王某追查案情。”

尹知府笑一笑,道:“如若王侍卫觉得燕飞确有协办此案的能力,本府法外施恩,准燕飞带罪立功,不过,就法论事,要书写一张保状才行。”

敖槐0彀浮蓖踔厣接行┟H坏乃担骸澳且鞅H耍俊

靶阃跏涛腊彀福比荒闶亲詈玫谋H恕币蜕厮档溃骸扒榉堑靡眩跎傩忠喽嗟4

王重山愣住了,写下这张保状,他就要担负起燕飞的一切责任。

转头看去,只见燕飞闭目而立,完全瞧不出他的心意。

再看马巡抚,他一脸冷肃,好像冰雪覆盖般,更是瞧不出心中一点的讯息。

王重山无奈,只好一咬牙,道:“好!王某就作个保人吧!”

巴跎傩趾榔谠疲靖缘狈ㄍ馐┤剩帽W蠢础币舯涞檬秩岷停溃骸扒胪跏涛涝诒W瓷匣骸!

一切都早已准备妥当,立刻有文案奉上保状。

王重山读过书,看那保状上写得十分严厉,要担保燕飞随传随到,但事已至此,无法改口,只好在保状上划押。

尹知府收了保状,笑道:“好,燕飞就交给王少兄了。松下刑具!”

燕飞谢过尹知府和马巡抚,立刻退去。

王重山紧随燕飞身后,低声道:“燕兄,急什么?兄弟还有话要请教请教尹知府。”

跋壤肟饫镌偎担 毖喾杉涌旖挪剑肟哺а妹拧

然后他直奔东大街高升客栈,要了一个跨院上房,吩咐了店伙去准备酒菜,才吁了一口气,道:“王兄,有话可以说了。”

王重山四顾一眼,道:“事情有些奇怪,他们好像早都设计好了,等着演出这幕交保办案的戏?”

安淮恚磺卸际前才藕玫娜μ祝茸拍阃跣痔ァ毖喾傻恍Γ溃骸捌涫担跣植蛔鞅H耍蔷桶追研幕耍还喾啥酝跣肿鞅5囊迤允歉屑ね蚍帧!

罢夥颇保巧杓莆伊耍 蓖踔厣椒薹薏黄降氐溃骸暗笔保缡切值懿蛔鞅H耍且不嶙孕蟹帕搜嘈置矗俊薄啊蹦堑共换帷把喾傻溃骸彼腔岚盐夜仄鹄矗残砘够岣乙坏憧嗤烦猿裕还蔷吞撞焕瓮跣至耍跬沉齑烁系剑且驳W藕艽蟮淖锩!

拔沂且欢ㄓ凶铮〉欠荼W次幢鼐湍茉黾游叶嗌僮镌穑K瞧桨参奘拢跬沉炷抗馊绲纾劬锶莶幌乱豢派匙樱强梢运慵莆遥跬沉炀筒换岣翘鬃×恕!

店小二送上了酒菜。

燕飞先替王重山斟上酒,挥挥手,撵走了店小二,笑道:“我想,这只是他们脱罪设计的一部份,王兄是统领的至亲,他们不会以保状要胁统领,但如圣上颁旨查办这件案子,王兄这份保状,就会在刑部大堂上发生一些力量了,至于他们还有些什么设计和保状彼此呼应,在下还想不出来……”

翱蠢椿潞V械幕┕畋洌绕鸾紫眨泄薏患啊!

王重山无限感慨地道:“但最使王某难过的是江千里这一手,太不够义气了,找不出三公主的下落,至少也应该给咱们一个暗示,像这样一走了之未免有失厚道。”

燕飞心中很为难,但此刻还不能说明和江干里的设计,只好支吾以对,道:“江前辈盛名满武林,大概不会这么一走了之,短期内定然会有个交代……”

话锋一转,又道:“王兄,你看马巡抚是不是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敖Ю镆蔡岬焦硌哺А蓖踔厣降溃骸暗肆成恍┲猓挥惺裁床煌话阕鞔蠊俚亩际悄歉鲅樱幌脖鹑丝赐杆!

拔沂撬担遣皇橇饭涔Γ俊

王重山微微怔了一怔,道:“马巡抚会武功?在下倒是没有瞧出来。”

叭饕簧砭迹跣趾退星Ю铮惨谎挥星瞥隼窗。俊

王重山凝虑思索了片刻,道:“燕兄,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消息,此时此刻,咱们是同舟共济,最好能彼此坦然相对,才能互不相疑,联手协力……”

燕飞缓缓地站了起来,飞跃出室,四下游走了一阵,确定四周无人,才重返室内道:“王兄,这消息还无法证实,马巡抚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坝姓獾仁隆蓖踔厣降溃骸把嘈衷诳馐比丈蹙茫氡卦缫咽占街ぞ萘耍俊

奥硌哺Э桃庋谑危哪甓嗬矗挥腥酥浪砭呶涔Γ值芤彩墙詹盘降拇阅兀 

按允欠窨尚拍兀俊

熬钥尚拧毖喾商鞠⒁簧溃骸案膳碌氖钦远毯吐硌哺У墓叵担∷鞘且粘鐾诺氖π值埽餐腔鼗亍

他说出了大部份的隐密,但却把江千里带走小燕子的事,隐了起来。

王重山震惊了,脸上的肌肉剧烈跳动,久久才平复下来。

王重山长长吁了一口气,道:“这么说来,江前辈找到赵家的宅院,并非是无因而起的?”

忽然改称为江前辈,似是恢复了对江千里的尊重。

笆牵∪魇ё僖皇拢绻3兜铰泶笕耍嗄橙苏娌恢獍缸尤绾文馨斓孟氯ィ俊

耙皇⊙哺В傥缓艽螅诨噬系难壑芯筒凰闶裁戳恕Q嗨啦挥锰P模趴郑鹿欤艺饩腿フ宜歉雒靼祝 蓖踔厣剿蹈删透桑羧徽玖似鹄础

奥矗础毖喾衫棺×送踔厣剑溃骸罢饧录辈坏茫勖侵挥邢咚鳎挥兄ぞ荨!

霸谙绿宥耍 蓖踔厣交指戳死渚玻溃骸暗魉媸庇行悦奈O眨勖亲懿荒茏源小!

坝Ω檬亲源毖喾傻溃骸巴跬沉旖栈岬剑蚁嘈沤笙酪不峋】旄侠矗馐且怀『蓝模挥邢嗟钡氖盗Σ荒芮峋偻颐且徊绞Т恚崃鄣饺鞯纳馈!

王重山缓缓坐下,道:“不知马巡抚的武功高明到什么程度?”

燕飞知他心中不服,笑笑道:“真要牵涉到马巡抚,王兄还怕没有和马巡抚动手的机会么?此刻,你肩负大任,不可孤注一掷,小不忍则乱大谋,还是等王统领到了之后,再付诸行动。”

把嘈炙档氖恰蓖踔厣揭淹耆骄蚕吕矗溃骸跋衷冢勖怯Ω米鍪裁茨兀俊

白凡楣鞯南侣洹

岸裕≡勖浅龀潜鄙希ビ油跬沉欤埠迷缧└嫠咚鲋心谇椋顾睦砩嫌兴急浮!

燕飞感觉到有点不对,但却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只好应道:“好吧!咱们今夜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出城。”

两匹马奔驰在辽阔的荒野中。

遥远即望见黄河滚滚,浊流飞涛,这条挟带着大量泥沙的洪流,东流了数千里,仍然是狂野难驯。

每当洪泛之期,就泛滥成灾,淹没农舍,使河水改道,就算平常时日,亦不温驯,无风三尺浪,浊水飞溅,不宜行舟。

河岸积沙数里,一旦风起,更是黄沙漫漫,弥目难睁,致使黄河水灾,成了中国历史上连续千余年的话题,历代治水能吏,均无完善之策。

王重山纵骑驰骋,一马当先,直扑向白石渡。

燕飞却目光转动,四下探视。

正午时分。

阵阵秋风,偶吹起一片黄沙,目光所及处,四处不见人踪。

黄河沿岸,全是黄色的沙土,但白石渡却全是一颗颗鸽蛋大小白色的石子,这一带没有弥目的土沙,也成了一处南北交通的渡口。

这里还搭了一所简陋的草棚,也经常停泊着三五艘渡河的小舟,掌船的舟子休息时,常聚集在这草棚中聊天。

这也是王重山和三公主南下时的渡口。

今天情形有点怪,草棚中没有等候渡河的客人,也不见等待生意的舟子。

但河口处却泊着一艘渡船。

王重山跃下马背,向泊着的渡船行去。

暗纫幌隆毖喾稍韭渖聿啵溃骸巴跣郑媳小!

原来王重山的长剑,仍然挂在马鞍上。

王重山取下长剑,笑道:“今天渡船生意很忙……”

懊Γ俊毖喾傻蜕溃骸安皇敲Γ怯械闫婀郑憧稍戳硕纱!

王重山抬头看去,只见浊流滚滚,上下数百丈的河中,不见一艘渡河的船只。

似乎……只有这一艘停在渡口上。

肮皇怯械闫婀郑 蓖踔厣交夯旱氐溃骸拔壹堑谜獠菖镏校褂幸晃还┓畈杷睦先耍裉煲膊患耍俊

澳撬掖毖喾芍钢付煽冢溃骸笆俏ㄒ坏亩纱攵珊拥娜耍挥凶呓

澳闶撬担杏泄怼蓖踔厣叫耐芬徽穑溃骸八腔岚才攀裁囱穆穹俊

燕飞摇摇头,道:“不知道,白石渡是这百里之内,最好的一个渡口,风沙最少,渡船最多,水势也较平稳,平常时间,候渡的客人由晨至暮,络绎不绝……”

把嘈中⌒ 

王重山喝声中,长剑已然出鞘,身子飞起,越过了燕飞,迎向来人。“

果然,那唯一停泊的渡船中,早有伏兵,燕飞指明了渡船有诈,使他们计划改变,悄然潜出舱外,偷袭燕飞。

幸好,被王重山发现,及时截击。

一阵金铁交鸣声中,两人已刀、剑触接,互攻了四剑、三刀。

王重山出身武当门下,自认剑上造诣很深,这四剑连环攻出,定可伤敌。

那知对方不但连挡四剑,而且还回攻三刀。

燕飞不禁一怔,横剑当胸,仔细的打量来人。

因为,这时正有三个全身黑衣、手执长刀的人,包围了过来。

燕飞号称铁掌,练有铁沙掌的工夫,掌力能碎石裂碑,若非必要,不会亮出兵刃来。

现在,燕飞却感觉到已是必要的时刻,王重山和那黑衣人对搏一招,燕飞已看出了来人都是精挑细选的高手,兵刃在手,也未必能抵抗得住,又怎敢托大。

围上来的一共有四个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黑色的头套,除了两只眼睛外,全身都隐没在黑色中,给人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

巴湓碌丁毖喾煽辞宄鞘种械谋校校骸白坊昶呱贰

四个黑衣人没有回答,只是瞪着四只眼睛,盯着两人,脚下缓缓的移动着,似是要布置一个合击的阵势。

白坊昶呱肥墙现纳笔郑幌蛄中卸饣卦趺粗挥兴母鋈耍俊

王重山没见过追魂七煞,但却听师兄们说过。

燕飞叹息一声,道:“一定在这里……”目光转动,却不见人踪。

王重山快速的靠近燕飞,低声道:“追魂七煞可是和燕兄有过节?”

八鞘巧笔郑腥顺銮蔷妥坊耆∶!毖喾煽嘈Φ溃骸翱蠢唇袢找徽健

安挥玫P摹蓖踔厣胶榔稍频乃担骸熬退闫呱返狡耄参幢卣婺茏坊辏 

四个黑衣人一直不肯开口说话,名气愈大的杀手,愈是要把自己隐藏的严密,他们不愿让人看到面貌,连声音也不愿意让人听到。

除非他们拔刀出手,否则站在你的身侧,你也未必知道他们的身份。

追魂七煞就是这样的人,他们行踪飘忽,出没无常,凶名动江湖,但却很少有人能说出他们的样子。

八堑牡渡嫌卸荆灰破ぜ湍苤萌擞谒馈!毖喾傻溃骸靶⌒乃堑谋校 

王重山点点头,低声道:“燕兄,他们一出手,你就想法子退出去……"燕飞听得一怔,道:”为什么?“

王重山道:“本门有一种剑法,专破合击之术,如若燕兄在侧,兄弟反而有些施展不开了。”

但闻刀风破空,四个黑衣人同时出手,像四支怒箭一样,疾射而至。

这是很少见的打法,连人带刀的冲飞过来。

月光下,只见四柄弯月形的长刀,泛起了蓝汪汪的光色,果然是淬过毒的兵刃。

王重山奋起神勇,大喝一声,长剑飞起,人随剑转,疾如风轮,同时,大声喝道:“燕兄快走!”

其实,燕飞在四个黑衣人发动之时,已然施展’“金鲤倒穿波”,向一侧横窜过去,手中的宽而短刀,护住了全身。

四个黑衣人集中力量攻向王重山,未想到燕飞竟未合力迎敌,所以,燕飞很轻易的退出了合围之势。

凝神望去,四道锥尖般的刀风,封锁了四面八方,王重山除了硬接下这一击之外,很难破围而出。

一柄剑,如何能接下分由四面攻来的弯月刀。

何况,四把挟带着强大劲力合围而至的刀。

燕飞心中有点后悔,纵然王重山口气托大,也不该真的退出战圈,两个人合力拒敌,至少,接下这一击的机会大些。

但见王重山长剑如一股急起的旋风,展布的剑光,迅快的化成一片冷茫,剑幕把他整个人包围起来,直冲而上。

一阵金铁交鸣声中,王重山竟然破围而出。

昂媒7ǎ媒7ǎ涞泵畔碌茏樱环峭蚕臁毖喾尚闹邪蛋翟薜溃骸罢饩捅鸸炙谄写罅恕!

四个黑衣人一击不中,而且,也未能把人困住,也不禁为之一愣!

王重山脱出了四刀围袭,但已感觉那合击力量的强大,这“破围一剑”是武当上一代六位师长合力研创出来的绝招之一,专破合围之术的武功。

但是,王重山在施出一剑之后,感受到压力之强大,完全出乎于意料之外,四把弯月刀上的强大劲力,几乎挤破他旋起的护身剑幕。

现在,要他再试一招,他已完全没有破围而出的信心。

寒天饮冰水,冷暖在心头,四个黑衣人竟也未再出手。

他们那裂石穿云的全力一击,已消耗了他们大部份的功力,一击不成,竟也不知如何才能杀死这个强劲的敌手。

追魂七煞杀人的手段一向是讲求快速,全力一击,致敌于死,而四人合力一击未中,一时间,无法凝聚起再次攻上的内力。

可惜,四人都戴着蒙头遮脸的帽,王重山无法看到他们苍白的脸色,四人横刀而立,暗中却在运气调息。

但危急接踵而至,另外三个黑衣人突然出现,缓缓向现场逼近。

原来,他们就隐身在数丈外的黄沙之中,黄沙掩盖了整个身体,只露出一双眼睛,观察现场情形。

是的,追魂七煞行动一体,从不分离。

他们的衣着,使他们方便于隐形潜踪。

第一流杀手的特色,就是行迹诡异,高深莫测。

燕飞发现敌人时,敌人已逼近一丈左右。

王重山道:“燕兄,过来!咱们合力拒敌。

他尽量保持了稳定、平静,暗中调息一下,但他无法使功力完全恢复,只能说稍缓过一口气。

但是燕飞已对王重山信心大增,武当正宗剑法,实非一般门派可及。

三个黑衣人并未急着出手,他们虽隐身在黄沙之中,但仍然眼看到那一剑的威力,三个人现身后和四人合于一处,七煞聚齐了。

现在,追魂七煞分成了一个半圆形的阵势,把燕飞和王重山图在中间。

燕飞低声道:“王兄,七煞合手,可要兄弟出手相助?”

王重山苦笑一下,低声说道:“我如抢先攻出,你能不能飞身上马,逃回府城?”

燕飞看看两匹坐马,停在十丈之外,那是两匹好马,尚未弃主而去,但因无人操缰,被逼出在十丈之外。

翱峙率抢床患啊毖喾伤担骸昂慰觯嗄骋膊荒芷愣ィ勖呛狭σ黄窗桑∩烙擅尉逯小!

只听一声长笑,遥遥传来,浊浪滚滚中,一叶小舟,如飞而来。

巴沉斓搅恕

王重山的脸上泛现出一抹喜色,全身的气力也骤增,倏地扬起长剑,摆出了武当防守的剑式。

追魂七煞忽然飞跃而起,疾攻而上。

王重山剑化一片寒芒,完全采取了守护,同时说道:“燕兄,全力防守。”

一阵金铁交鸣声中,王重山挡住了四刀,燕飞也全力施展,封住了近身刀光。

追魂七煞并未全力攻敌,一击未中,立时飞身而出。

一条人影,掠空而至,飞落在王重山的身侧。

黑须飘胸,双目如电,正是内宫统领摘星手王彤。

笆迨逶偻淼揭徊剑慌挛乙Π资闪恕!蓖踔厣焦αξ锤矗淙挥纸酉碌腥艘换鳎艘延行橥训母芯趿恕

白坊昶呱罚俊

笆恰!毖喾傻溃骸氨爸翱飧懿锻费喾桑导笕恕!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