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5 回 七巧罗汉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五回 七巧罗汉

燕飞要下跪,却被王彤拦住,道:“我不算正式的官员,总捕头不用多礼……”探手入怀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白色丹丸,交给王重山道:“吞下去,你能接下追魂七煞的两次合击,未被追去魂魄,相当不错了。”

这是说,他已看到了追魂七煞第一次的攻势,才急急御舟飞渡,看他目光中的神采,必有过人的目力。

笆堑模夏芙酉滤呛狭σ换鞯娜瞬欢唷

王彤打断了燕飞的话,道:“怎么会惹上追魂七煞呢?”一面挥手示意,让王重山坐下来调息。

直到此刻,那小舟才靠近岸边,两个全身劲装的佩刀侍卫系好小舟,快步行来。

那是两个精壮的年轻人,对王彤似极敬畏,距离五六步就停了下来,恭守一侧。

八鞘侵纳笔郑换嵛薰噬比恕毖喾伤担骸叭魇ё僖话福渲杏斜洌爸昂椭厣叫直鄙嫌荩褪窍朐缫恍┫蛲沉毂ǜ婺谇椤!

昂茫”居拥搅朔筛氪椋图娉棠舷拢饧缸臃浅9钜欤嘧懿锻酚惺裁椿埃还芮胨担獾胤酱蟾挪换嵊械腥说亩浚 

锐利的目光,四下搜寻。

燕飞心忖道:原来内宫禁卫竟也在江湖上布置有传讯的飞鸽,勿怪他来的如此之快。当下把江千里探得内情,尽皆相告,只隐去了小燕子投师学艺和燕夫人遁离开封两件事情。

昂靡桓雎砦闹小蓖跬林氐氐溃骸叭昵八谷虢晃曳⒕蹙恕

澳鞘撬担沉齑笕巳昵熬头⒕趼泶笕恕

暗笔庇兴氖⊙哺Х钪既刖┙砦闹形渲兄唬且刮易分晾癫勘龉莞浇俗傧А5笔保癫勘龉葜凶∮兴氖⊙哺Ш退嬖保也槐闳牍莶槲剩缓眯闹写嬉桑铝罴忧拷浔改诠≈ち私袢昭嘧懿锻分裕且够烊肽诠娜耍ㄊ锹砦闹辛恕蓖跬こび跻豢谄溃骸氨咀氩煌ǖ氖牵砦闹泄笪环酱笤保硎芑识魃钪兀俪止饔眯暮卧冢俊

罢庖坏悖爸耙彩前偎寄猓∠蛩福莆蘅梢桑啡钡闹皇侵ぞ荨

白纷俨燃V埽Ю锟俺频谝唬饫闲∽游虏蛔洌趺椿嶂型救鍪侄ァ!

敖氨哺嫠弑爸埃峋】旎乩础

敖Ю锼倒幕埃欢ㄋ闶皇鞘奔淦却伲也怀龆鞯南侣洌只噬险鹋似鸫笥蔷椭炅嗔恕!

罢饧拢ド弦丫懒耍俊

跋衷诨共恢馈蓖跬溃骸暗鞑涣硕嗑玫模噬现影鳎⒁坏┢毓猓丈洌峙率乔蛉送仿涞氐拇笸郎绷恕

千万人头落地,他燕飞必然是其中之一。

白詈玫陌旆ㄊ牵⑽绰┲埃劝讶骶瘸隼础蓖跬鞠⒁簧溃骸翱上ЫЮ锊辉谡饫铩!

王重山忽然挺身站起,道:“二叔,江千里的追踪之术,真的那么神奇吗?”

霸趺矗悴幌嘈牛俊

笆牵∥涞泵畔乱灿凶纷俨燃Vǎ≈读粜墓鄄欤翟诳床怀鼋氨灿惺裁刺乇鸬牡胤健!

王彤微微一笑,道:“你总可以看出来,他和你的追踪术有些不同的地方吧?”

靶≈斗⑾炙煌κ牵煌T谠擞帽亲印蓖踔厣剿担骸昂孟袷窃诶眯峋醴直媸裁矗俊

澳蔷投粤耍Ю锏谋亲幽芊直娉鑫謇锬诓煌幕ㄏ闫丁蓖跬⑿ψ诺溃骸八蝗俗鸪莆旃罚徊还馔夂庞行┎谎牛裕挥腥说泵娼兴!

霸慈绱耍蔷臀鸸直怀莆煜碌谝坏淖纷俑呤至恕!蓖踔厣轿尴蘧茨降乃怠

王彤长长吁一口气,道:“不错,他是一位游戏风尘的奇人,观察事物和判断敌情的精密,也非常人能及,不可稍存轻视之心。”

笆牵≈吨砹耍 

王彤的目光转注到燕飞的脸上,道:“燕总捕头,马文中在开封的地面上,除了赵二堤这股力量之外,还有什么势力?”

奥硌哺秤惺酰健⑵锪骄级运谴樱Р奖角Ь铮际蔷裰Γ牵吖珊芸膳碌牧α浚巧蒙洹㈡缬拢灰锥愿丁!

王彤沉吟一阵,道:“如果我表明了身份,步、骑两军的统领会不会听命于我?”

罢飧觯爸熬筒桓衣也铝恕!毖喾伤担骸捌匠:苌俸筒健⑵锪骄煌!

罢饩陀行┞榉沉耍獯卫牍槐闱胫迹挥心诠劳沉斓难疲舨健⑵锪骄沉觳宦蛘飧稣省

澳训浪歉医材婊拭蓖踔厣酱蟛环氐溃骸拔铱闯械囊黄饭睿惨迨寮阜置孀印!

澳遣煌侵牢业纳矸荨

奥硌哺б仓腊。 

暗幽鲜〔健⑵锪骄耐沉欤次幢刂溃砦闹幸钦娣肆常怀腥衔颐堑纳矸荩蔷湍延Ω读恕T偎担颐钦饨涛溃捶钍ブ迹膊荒芄欢愿兑环酱笤薄U饧掠行┘帧

按笕恕毖喾伤剖窍肫鹆艘患种匾氖拢溃骸氨爸靶闹杏屑妇浠埃恢栏貌桓盟担俊

熬」芮胨担跄诚炊!

他放下内宫统领的身份,改以江湖人的口气,意思上已把燕飞当朋友看待,让燕飞畅所欲言。

奥硌哺Я硌宋灏倬铮孟穸际腔鼗亍!!!

笆裁矗苛硌宋灏倬铩蓖跬行┏跃恕

笆牵∧俏灏倬锊皇羝锞沉旃芟剑硗庾ぴ谝淮Φ胤健毖喾傻溃骸罢庑┦卤竞捅爸暗闹霸鹞薰兀从枰宰凡椋衷谙肜矗醯糜行┛梢伞

罢饧绿匾恕蓖跬溃骸爸仆饬肪匀怀鲇谒揭猓牙牍业慕ㄖ疲俏揭恢奖阍趺纯隙ㄋ嵌际腔鼗啬兀俊

氨爸白⒁獾剿堑牟晒海耘!⒀蛉馕鳎笔敝痪醯盟浅缘锰乇鸷靡恍┒眩耸滤淙晃薹ㄋ党鼍咛逯っ鳎荒岩徊榧粗!

按蟾挪换岽砹耍雌鹄矗盗返牟皇俏灏倬俏灏倜夂返挠率俊⒏呤郑鸸炙豢侠肟幽鲜⊙哺У闹拔唬岢植灰舨可惺榈拇笪弧

罢飧鋈苏娴氖且旆戳恕!蓖踔厣降溃骸八较铝繁朔压贝竺鞒党泻跏逼冢旆此共桓摇蓖跬烈饕徽螅溃骸暗堑ǜ衣奥尤鳎坪跏橇碛幸环蟮苹恢率堑ゴ康穆叭死账髁恕!

凹热蝗绱耍勖遣挥玫娇飧恕蓖踔厣降溃骸巴嘶睾颖保鞫缶俣苫坪印

扒崞舸笳剑恢斐啥嗌俚奈薰忌送觯堑酵虿坏靡眩灰硕茫偎担骰乖谒鞘种校热艘簟!蓖跬恍Γ溃骸奥砦闹幸膊换岣勖腔赝返幕崃耍陀昧俗坊昶呱罚约闹泄思扇源螅辞樾蔚共蝗缃凭图疲吐砦闹卸范沸幕恕!

岸宓囊馑际恰!#

霸勖腔乜飧ァ蓖跬党隽艘环苹喾删×堪阉纳矸菪锍鋈ィ钪匾氖侨貌健⑵锒耐沉熘馈

燕飞点点头,和王重山飞身上马而去。

王彤嘱咐了两个随来的两名精干手下一番,要他们伺机把消息传出去,才远蹑燕飞等身后而去。

燕飞和王重山先回到开封府行,晋见了尹知府,告诉他是内宫侍卫统领,已亲率大批的侍卫赶到,当然,燕飞也交待属下的捕快,尽量把消息传入步、骑军中。

一时之间,’开封府上上下下全知道,内宫侍卫统领已到了开封的事。

尹知府第一个反应,就是晋谒巡抚大人……。

王重山、燕飞随从尹知府进入了抚府二堂,尹知府只说了一句:“王统领已到开封……”门房传来了王彤求见的话。

马巡抚略略沉思,道:“请入书房待茶……”回头一顾知府,接道:“走!咱们去见见王统领。”

燕飞要告退,马巡抚却微微一笑,道:“燕总捕头已见过了王统领,再见一次何妨?王侍卫来自内宫,自是非见不可了,一起去吧!”

起身先行,步入书房。

王彤早已在座,两个佩刀侍卫也跟着进来了,分立身后。

马文中还未开口,王统领已大声嚷道:“马大人,你这地面上不清静啊!兄弟一渡河就碰上了追魂七煞……”

这和王彤平时为人的沉着,大不相同,马文中微微一怔,道:“追魂七煞……”目光转到燕飞的脸上,道:“是什么样的土匪,敢拦劫统领大人?”

他装得有模有样的,真是唱作俱佳,燕飞也一躬身,正容答道:“是七个有名的杀手,如非统领及时赶到,卑职和王侍卫恐已遭毒手了!”

罢獾壬笔郑雒挥诳獾孛嫔希阏飧隹庾懿锻肥窃趺锤傻模俊蹦抗庾娇飧牧成希溃骸跋仁侨餍凶俨幻鳎钟猩笔殖鱿只坪佣煽冢慊匮萌ヌ伟桑 

尹知府战战兢兢的应了一声,道:“卑职尊命……”目光转注到燕飞的身上,道:“燕飞,本府一向对你信任,想不到,终是被你拖累,来人哪,给我拿下,重枷锁绑,押回开封府牢。”

立刻有从卫应声而入,铐了燕飞,带出书房,返回知府衙门。

王重山想阻止,但见王彤视若无睹,只好抑制住激动的心情。

这时,书房中,只有马文中一人,王彤如有擒拿他的用心,应该是最好的机会。

但王彤却哈哈一笑,道:“好!地方官,不能绥靖地方,任由盗匪出没,应该严办,文中兄果然是治事有方。”

靶值苁怯锌嗄蜒阅摹甭砦闹刑鞠⒁簧溃骸笆ド鲜终鹋桑俊

罢饧拢贡恍值苎棺牛奔洳荒芴茫坏芗娉谈侠矗褪窍牒吐硇盅猩谈鲇Χ灾ā蓖跬担骸白詈檬窍劝讶骶瘸隼矗蔷推桨参奘铝恕!

拔闹性亟鹄衿附Ю铮凡槿鞯男凶伲喜坏浇Ю镏型纠肴ィ吡送蛄街亟穑魅允切尤缁坪祝闹惺挡恢绾蜗率至耍跣趾我越涛遥俊

王彤暗暗吁一口气,忖道:如非先得燕飞报告,真要被他弄得晕头转向了,这个人实不简单。

但是,王彤却故意皱起眉头,道:“这……这就有些麻烦了,文中兄,三公主最受当今宠爱,出了事,不但兄弟这个内宫侍卫统领担待不起,只怕马兄这个巡抚的职位……”

岸俚氖拢栽谠ち现校轮慌乱隽拧甭砦闹械溃骸叭羰亲锛熬抛澹移癫怀闪寺砑业淖锶耍肯肜凑媸腔炭值煤堋!

王彤忖道:他只谈惶恐却不提办法,心机之深,果然可怕。当下说道:“文中兄,现在是救人要紧,可否提供一些追查的线索?

把喾梢鸭送沉欤训浪挥刑峁┫咚髅矗俊

鞍Γ∷缡翘峁┝讼咚鳎以趺椿崂创舜蛉怕硇帧蓖跬蜕担骸敖Ю镒纷僦埽煜碌谝唬训烂挥懈嫠呗硇质裁矗俊

疤崞鸫巳耍值芫陀行┓吲哑剑腥耍荒芨诵湃危耍啥裰良俜肝沂郑⑸蔽奚狻!

马巡抚的脸上,泛起了冷厉的杀机。

王彤眼看油田难浸,再谈下去,亦无收获,站起身子,道:“兄弟告辞了!”

巴沉煲庥瓮俊

奥泶笕宋薹ㄌ峁┲Γ值苤缓米粤ψ凡榱恕!

胺遣挥玻挡荒芤玻闹芯驮诮种泄Ш蛳ⅰ!

王彤道:“好,找出线索,还望巡抚大人能予协助,缉拿凶手。”

澳堑比唬靖е霸鹚冢允遣蝗萃拼恰!

离开了巡抚府,王重山忿忿的说:“他好像完全置干事外的样子……”

跋衷冢勖且乙淮梢园采淼牡胤剑詈檬且资啬压サ乃凇!

王重山道:“怎么?马巡抚……”

八丫诔隽朔车募苁剑詈玫陌旆ǎ前言勖峭耆彼馈蓖跬溃骸拔仪纪蛳耄刮聪氲剿绱艘鹾荩 

王重山道:“可惜,燕飞也被他们押回开封府牢中了……”

语声一顿,又接道:“既然要翻脸了,刚才何不先把马巡抚拿下再说?”

澳孟滤癫皇潜扑巧焙θ鳌蓖跬担骸跋⒁坏┬孤砦闹行闹性傥薰思桑亟憔∪Χ愿对勖恰

八丫铝沉耍训阑够崾窒铝羟椴怀桑俊蓖踔厣讲惶厮担骸八疽庖孟卵喾桑丫潜砻髁艘卸衔颐堑闹гα俊!

安淮恚 蓖跬愕阃罚溃骸澳孟卵喾墒且蛔鸥哒校狭宋颐堑牧担獗樟宋颐嵌浚诳馕颐侨说厣瑁裁环ㄌ庸前抵械募嗍樱挥械泵嫠浩屏常闹卸嗌倩褂械愎思桑恢劣诙霉俦髂空诺ǖ亩愿段颐恰!

王重山看看天色,已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时刻,吁一口气,道:“今晚上,他们会不会就下手呢?”

盎幔沂侨κ┪蓖跬担骸八裕颐窃缧┱乙淮β浣诺牡胤剑菹⒁幌拢畛偃蔷突岽缶倮捶噶恕!

一直静静的追随王彤身后的两个侍卫,左侧一个突然开了口,道:“统领,我们连夜离开,渡河北上,召集了人手再来捉拿叛逆。”

白卟涣说模勖抢氪吮鄙希锹砦闹兴谕氖拢窃谕局新穹乇厣保囊拔奕耍酶谴罅ξЧサ幕帷蓖跬恐猩窆馍炼南绿绞右徽螅嘈Φ溃骸跋衷冢侵辽儆辛鋈嗽诙⒆盼颐恰!

两个随行侍卫是王彤挑选的随身护从,武功高强,年纪不大,一个叫赵保一个叫陈宏,已追随王彤两年之久,得王彤指点,已深得宫廷刀法的精要。

原来,宫廷中另有一套剑术、刀法,是收集天下剑招、刀法之长,组合而成的一套武功,都是以直接杀伤敌人为主,是一种非常实用的武功。

赵保、陈宏对望了一眼,齐声说道:“既已如此,何不擒贼擒王,冲入抚府,放手一战,如能制住马巡抚……”

安恍校 蓖跬溃骸澳鞘歉砦闹卸霉俦慕杩冢慰觥焙慰鲈跹凰迪氯ゾ挂参奕俗⒁庾肺氏氯ァ

王重山皱起了眉头,道:“可惜,小侄还未熟悉开封府的形势,想不出什么地方易守难攻……”

王彤叹息一声,道:“说不得,只好去麻烦一次老和尚了……”

相国寺的主持心印大师就是个老和尚,说不出他有多大的年纪,双眉雪白,脸上布满了皱纹。

他在禅房中接见了王彤一行人,但却没有欢迎佳宾的微笑,神情未然、冷漠。

拔颐抢创私枳〖溉铡本偈只セ饕徽疲桓鲂∩趁钟ι搿

按堑胶笤鸿汗庋尢谩毙挠〈笫λ担骸霸僮急敢幌卣腿ァ!

小沙弥呆了一呆,道:“韬光养晦堂和一席素斋?”

心印大师合掌当胸,笑一笑,道:“孽因恶果,阿弥陀佛!”

小沙弥若有所悟,合十说道:“小僧为诸位施主带路。”

转身,当先而行。

王彤等四人鱼贯相随,进人了一座圆月门的跨院中。

两棵高大的白杨树,遍地及膝的青草,使这座跨院看起来有点阴森。

这是一座三合院落,东西两厢木门紧闭,向南的大厅却是门户大门。

相国寺在开封府是个杂耍云集、百业杂陈的地方,人口活动力十分强大,非常的热闹,但这座跨院中的幽寂和寺外的热闹纷攘,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小沙弥带几人直入正厅,点燃起桌上的火烛。

这是三间相连的大厅,中间有一张大方桌,八张分摆四面的太师椅外,再无陈设。

八奈皇┲髑胱∩シ愿浪欠畈璋谙!

四个人都有着饥饿的感觉,所以,没有人推辞客气,何况,今夜可能有一场生死之搏,急需要饱餐一顿,养息战力。

目睹小沙弥离去之后,王彤低声说道:“今夜之战,敌人攻势必极猛烈,非至性命交关,不必全力反击,刀法、剑招尽管辛辣,但却要保留体能,拖长时间,我相信他们在日初之前,定会撤走,这一战,我们以保命、防守为主……”

说着,目光转注到王重山脸上,又道:“武当剑法以绵柔见长,以你的成就足可抵御追魂七煞的围攻在百招以上,但你却在出手一击中,全力施为,以阴柔之劲,施展阳刚反击,至内力还未开始循转,已然无以为继,几至为敌所乘……”

笆牵⌒≈兑蚕胪苏飧龅览砹恕!

王彤点点头,目光一掠赵保、陈宏,道:“你们也要记着,宫廷刀法,本是以伤人为主的实用武功,以诡变胜敌,尽量避免和人硬拚内力,需知,内力耗尽,再精奇的刀法也难见威力,敌众我寡,要尽量利用任何对我有利的形势,一动上手,他们就不会让我们有喘息的机会。”

赵保、陈宏,恭谨受教。

王重山心中有很多疑点,正想开口询问,小沙弥已带着三个大和尚,送上了晚餐。

精致的素斋,摆满了一座方桌,勿怪要动用三个大和尚一起送来了。

小沙弥对王彤躬身合掌,道:“诸位施主请进晚餐,家师不奉陪了。”也不待王彤说话,转身就走了。

王彤当先举筷,道:“大家吃吧!”

袄虾蜕欣淠貌唤饲椤蓖踔厣剿担骸暗庖蛔谰碌恼耍窒袷墙哟媳觥

安淮恚馐窍喙轮凶詈玫南钗欢际侵鞒址秸尚哪恐械墓蟊觥!

不知何时,一个身着及膝的灰衫、足着增履的年轻和尚,已站立在厅门口处。

灯光下,王重山看那小和尚面如锅底,黑的透亮,双目中神采照人,只是那袭灰衣,长衫不像长衫,袈裟又不像袈裟,看上去有些滑稽。

靶∈Ω盖虢醋蓖跬睦岣唬谎垡亚瞥稣庑『蜕胁皇堑认腥宋铮酒鹕碜邮┝艘焕瘛

小和尚淡淡一笑,道:“小僧命里犯煞,不早不晚的赶到了相国寺,心印师叔正在遣走寺中僧侣,无暇奉陪,只好派我小和尚先来招呼客人……”

巴跬屑ね蚍郑虾蜕械亩鞯拢蘸蟊氐北ù稹!

双方面心照不宣,老和尚遣走部分僧众,似是已决心淌这次混水了。

原来,相国寺中,有绝大部分的僧侣未习武功。

黑脸和尚步入厅堂,道:“请坐!请坐!”自己却先在主位坐下。

赵保心中忖道:老和尚面冷心热,倒也罢了,这小和尚竟也如此放肆,统领还未落坐,他倒先坐下了。

内宫侍卫到处受人奉承,此番身处逆境,顿觉处处受气。

王彤却似全不放在心上,笑一笑,道:“小师父的法号可否见示?”

靶『蜕幸肮吡耍ê哦加顾椎貌淮槠沉旒热晃柿耍『蜕幸膊槐悴凰担『蜕蟹咔伞

昂诼藓浩咔缮跄吃绺孟氲降摹!蓖跬强嗟纳裆姓揽艘荒ㄐθ荩担骸暗闭媸鞘Ь戳恕!

坐在一侧的王重山,突然像被火烧着了一样,一下子跳了起来,道:“黑罗汉七巧僧,幸会呀!幸会!小弟王重山,出身武当门下……”口中说着话,双手抱举,连连打躬,道:“久闻大名……”

昂昧耍闱胱桑勖遣焕凑庖惶祝裁淳梦糯竺⑷缋坠岫忝俏涞迸傻褂行『蜕幸桓龊门笥眩邪子穑『蜕幸膊恢勒獍子鹗敲只故欠ê牛慈巳缙涿椎南窀龃蠊媚铩

鞍子鹗π质欠ê牛懵藓荷拇竺笆录#际前子鹗π指嫠呶业摹!

澳蔷徒崃耍滤祷鞍桑 

岸远远裕子鹗π炙倒藓荷幌虿痪蟹堇瘛!

七巧僧一皱眉,道:“王统领,老和尚告诉我小和尚说,你们是跑到相国寺来避难的,害得我那老和尚师叔,把相国寺会赚钱的和尚,全都造往寺外避难去了。”

笆裁唇凶蜕校俊蓖踔厣讲唤獾奈省

七巧借微微一笑,道:“你比白脸道士差远了,土豆一个,什么都不懂啊!”

笆前。⌒〉芤怀鍪Γ捅欢寰镜交使魇涛懒耍游丛诮献叨庖愫诼藓褐傅阒傅懔恕!

昂冒桑⌒『蜕械拿【褪呛梦耸Γ闾牛蜕芯褪腔崮罹暮蜕校飧胤酱蟆⒎ㄊ露啵喙掠钟忻荒甑酵贩ㄊ伦霾煌辏镂沂κ謇虾蜕欣塘瞬簧僖印!

拔叶耍 蓖踔厣轿⑽⒁恍Γ溃骸八钦烀ψ拍罹皇奔溲ЧΨ颉!

靶校∧阈∽右徊妥铱纯耸铝耍阋脖鸶墒裁茨诠涛懒耍勖钦业桨琢承〉劳磷靼椋掖拍忝谴辰ィ汕钌蕉袼顾扌踊ń希叫淝宸纾患缑髟拢慷们姘俟郑猛娴煤苣摹

王重山悠然神往地道:“我已经有些心猿意马了。”

王彤长长叹息一声,道:“好!这件案子一了,我就准你离开。”

岸嘈欢宄扇 

七巧僧笑了一笑,道:“玩是好玩,先得保住老命才行,王统领,小和尚帮忙帮到底,替你找个帮手怎么样?”

王彤道:“老和尚主持了相国寺,好像没有收过传授武功的弟子……"”相国寺有一百多名和尚,学过武功的只有十个人,而且全是三脚猫的把式,巡夜值更、抓抓小偷还可以凑合,要他们拿家伙和高手过招,那就是叫他们去送死了……”

七巧僧神秘的笑了笑,又道:“不过,小和尚却知道相国寺中还有一位高手……”突然住口不言。

王彤急急问道:“在哪里?”

七巧借抓抓光脑袋,道:“小和尚虽然口没遮拦,没大没小的胡诌,但我那老和尚师叔真的生气起来,我还是有些害怕的。”

王彤等四人,忍不住微微一笑。

七巧僧接着又说道:“这是心印师叔的秘密,知道的人并不多,不过,那个人的武功却相当高明。”

王重山道:“比你如何?”

安辉谛『蜕兄隆

澳堑拐媸且桓龊冒锸帧蓖跬溃骸澳憔途」芩蛋桑∫抢虾蜕泄肿锵吕矗磺杏晌依闯械!!

耙痪浠埃∧歉鋈司凸卦诙岱坷铮阒灰潘隼淳托辛耍『蜕斜Vつ芩捣镂颐蔷艿睬康小!

王彤心中一动,忖道;黑罗汉七巧僧是出了名的刁钻古怪,那人既有很高的武功,什么刑具才能锁得住他?别要是心印大师的生死大敌,我去把他放了,那岂不是替老和尚留下后患,那就得不偿失了。

心中念转,口里却问道:“他带的是什么刑具?是否受伤了?”

懊挥行叹摺逼咔缮溃骸八∷氖且话研乃阒灰锼蚩乃涂梢岳肟岱苛恕!

王彤道:“这心锁要如何才能打开?”

叭菀椎煤埽阃瓶久拧逼咔缮诺土松簦溃骸案嫠咚耗虾A荩狈锕路桑突岢隼戳恕!

以王彤阅历的丰富,沉思了良久,也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皱皱眉,道:“小和尚,能不能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七巧僧苦笑一下,道:“老实说,我也不大清楚,你不肯去,那就算了,小和尚已经饿得前心贴后心了,咱们吃饭吧!”

王重山道:“黑罗汉,我去行不行?”

昂冒。∧阈∽硬慌氯蘸舐榉常蔷腿グ桑〔还翱捎炙祷乩戳耍蘸蟮穆榉晨赡苡薪饩龅姆ㄗ樱鼙冉裢砩暇投死厦眯!逼咔缮⑽⑿Φ溃骸叭宋拊堵牵赜薪恰2皇敲矗俊

八档枚裕院蟮氖拢院笤偎担胰ソ兴隼础!蓖踔厣秸酒鹆松碜樱北级帷

王彤想阻止,但却又强自忍下。

七巧僧摇摇头,道:“老狐狸难斗,还是年轻的朋友容易上当。”

王彤笑了笑,道:“七巧僧果然是诡计多端,我这头老狐狸也被你耍得晕头转向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胺鹑眨翰豢伤担豢伤担蛭且丫戳恕!

果然,王重山带着一个三十左右的青衣人,缓步入厅。

七巧僧道。“两位快请入席,小和尚已饿得没有气力说话了。”

当先举筷大吃起来。

王彤暗道:小和尚说的也对,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先填饱肚子、渡过今夜之危,再作计较。也跟着大吃起来了。

包括那青衣人在内,似是都很饿了,没有人再开口说话,一片举筷进餐之声。

七巧僧先举筷,也先吃饱,一抹嘴,望着那青衣人道:“你什么也不要问,先帮忙打一架,打完架再问不迟。”

那青衣人点点头,道:“我都知道了。”

这一下,七巧僧可也愣住了!

但他立刻又明白了,那两句暗语可能已交代了许多事,于是,轻咳了一声,道:“那更好了,你也该尽心尽力帮人家打这一架了。”

青衣人目光打量着王彤、赵保、陈宏一阵,忽然离开坐位,盘膝席地而坐,闭目调息起来,似是要争取时间,养精蓄锐,准备全力帮忙。

王重山低声道:“小和尚,我……”

跋衷谑奔浔螅煨┐蜃飨ⅲ虾蜕写蛱降降南⑹牵惺魄看螅褚拐庖徽剑凰酪驳猛巡闫ぁ

只听一声佛号传来,道:“相国寺已被人暗中包围了。”

心印大师手中提着禅杖、戒刀,行入厅堂。双目盯在那青衫人脸上,瞧了一阵,摇摇头,自行落坐进餐。

敢情,这位老和尚还未吃饭。

七巧僧低声对王重山道:“不得了,心印师叔十几年没有用过的家伙,都取出来了,今晚的场面定然相当热闹,你脸上隐现倦容,快坐下调息一下。”

这小和尚口舌似刀,但心细如发,对朋友关怀得很。

王彤叹口气,道:“老和尚!拖你下水真是不好意思,若逃脱过这一劫,我……”

心印大师白眉耸动,接道:“出家人交友不慎,只好认了,舍弃这具臭皮囊,早得解脱,但相国寺却不能毁在我的手里……”

胺判模灰矣腥缙冢Vぐ涯阏庾喙滦薜媒鸨袒曰汀!蓖跬担骸暗晕胰胨乱岳矗阋恢倍祭帕常桓毕戎染醯难樱憧芍牢沂歉陨狭耍俊

奥硌哺А⒄远蹋圆欢裕俊

澳恪恪冒。∧悴皇窃缫巡晃式欠橇耍趺聪⒒谷绱肆橥ǎ俊

昂幽献懿锻泛我谷胂喙轮星缶龋液蜕兴溆械闵砑郏徊桓俣罚缓米邢覆榭戳怂纳耸疲故潜弧蹙鍪帧耍庵治涔υ闯鑫饔蚰Ы蹋趸岢鱿种性克嫠呃虾蜕校锹硌哺碌氖郑肥等梦页粤艘痪锰靡皇⊙哺Щ崾悄Ы痰茏樱俊

罢饷此道矗僮呷鞯氖拢窃缬性つ绷耍俊

此事果然尚未传入江湖,连七巧僧也不知道,听得圆睁了一对大眼睛。

按蟾挪换岽砹耍皇腔刮凑业矫魅返闹ぞ荩蔚纳耸迫绾瘟耍咳缒艿玫剿嘀辽倏梢宰柚孤怼⒉搅骄晃砦闹兴谩!

袄虾蜕形弈芰浦魏蔚纳耸疲窗蚜搅I倭炙碌男』沟に透魏屠闲湎嘣迹舜耸孛埽却帷W仁绿宕螅虾蜕姓也坏街ぞ荩膊槐忝橙蝗ジ嫠弑鹑耍缓么裕『蜕欣创颂游薅ㄋ煌纤母龆嘣隆

七巧僧道:“来的早,不如来得巧啊!今天刚到,就赶上了今晚的连台好戏。”

澳闳衔猛姘。÷硌哺г缫言诳飧孛嫔霞崃撕芘哟蟮氖盗Γ慰觯Ы讨形涔忠斓糜行┘=笆酰讯愿叮闲渌淙挥辛诵┳急福恢欠裼行В拷褚挂徽剑缓镁∪耸露烀恕!

王彤本想提出追魂七煞,和马巡抚借练兵之名,可能在训练魔教弟子,但想到说出来徒乱人意,只好忍下不说。

当然,对今夜一战的危恶可怕,又增加了几分忧虑。当下一改话题,道:“我已一日夜未得休息……”王彤说:“先调息一下,恢复体能,才好全力迎敌。”

昂茫∧忝嵌祭谜舛问惫猓⒁幌拢虾蜕刑婺忝腔しā!

七巧僧赶了一天的路,也有些倦意,听说来的是魔教中人,哪里还敢大意,立刻盘坐调息起来。

事实上,在王彤的暗示之下,赵保、陈宏都在盘坐调息,使真气在经穴中流动。

心印大师掩上了厅门,熄去烛火,面门而坐,身前放着禅杖、戒刀。

禅杖是沉重的兵刃,使用者大都是一杖随身,这老和尚却多了一把戒刀,想来,必是有特殊的造诣。

大厅上虽然坐了七个人,但却静得听不到半点声音。

院中的白杨树,在秋风侵袭下,落叶飘飞,发出轻微的沙沙之声:冬夏轮转,物换星移,白杨树也脱落去黄叶,凝聚起生命力,以抗拒迫近的霜雪严寒,便于来春再吐新绿。

大自然中潜伏了冷酷的考验,也含蕴了转化的新机……。

天交二更,相国寺外的夜市吵杂声,传入了幽静的寺中。

今夜的相国寺,僧侣大都离去,十室九空……。

微闭着双目的心印大师,突然睁开了眼睛,夜暗中,可见两道暴射而出的神光。

王彤。七巧僧、王重山等,也相继由坐息中清醒过来。

因为,杂乱的步履声,清晰的传入厅中。

来人的活动明显而且大胆,心中似无顾忌,并且十分的笃定,他们就藏在韬光养晦堂的大厅中。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