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9 回 蓄势待发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九回 蓄势待发

只见车帘低垂,帘子前有两个铺有软垫的坐位,很明显的有两个车夫同坐驾车。

迎接王彤的大汉低声说道:“王爷,小的叫马三,车上那位叫马五,你需要什么招呼一声就是。”

伸手搭起垂帘,接道:“请上车吧!”

班牛÷砣⒙砦澹轿欢际锹泶笕说那姿媪恕!

笆牵 甭砦宓溃骸把哺Т笕朔愿溃跻枪蟊觯荒苈裕〉拿撬嫘姓展恕!

王彤登上篷车,目光转动,发现实在是一个很舒服的地方,车身宽大,长度也够,外面不怎么起眼,但内部却极尽豪华。

车内的羊毛地毡上,有一张可以睡觉的软榻,一张小巧的水几横在软榻之前,红绫馒遮着的木架上,摆了十几瓶酒。

篷车缓缓启动,越走越快,但王彤却没有颠动的感觉。

敢情这篷车的承轴是特别制造的,装上了强力的弹簧,再加上两寸厚的地毡,车上的人已没有坐车的感觉。

王彤暗中很留心的打量过马三、马五,发觉他们眼神凌厉,精气充沛,分明是内外兼修的高手,随行照顾也是监视,当然也有保护的意思。

马文中解去王彤身上的禁制,使他恢复了几成功力,但他一直没有机会测试,此刻盘坐调息,运气行动,立时感觉丹田处有滞止的感觉,内力无法畅行百脉。

王彤不禁黯然一叹,忖道:现在,不论是马三还是马五,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易的制服我了。

天色暗了下来。

篷车中更是一片漆黑。

耳际间水声滔滔,篷车似是驰_上了一艘大船。

玉彤看也懒得看了,心中想的是如何解除身上的禁制。

他经验丰富,已感觉到不是被一般截脉制穴手法所伤,能否解除身上禁制,完全没有把握。

这威胁太大了,表面上看来他毫发无伤,但事实上,十成内力大概也只能用出三成而已。

这也使王彤藏起了在途中和宫卫联络的打算,全副精神用在解除禁制方面。

很可惜,王彤五日夜坐在车中,除了便溺离开车中片刻之外,食、宿都未曾离开过车,但却未解开身上禁制。

马三、马五除了应传奉侍之外,从不多话,一直到车入京城,马三才隔着窗帘道:“已入京城,请王爷裁示。”

白吡思柑臁

拔逄煳逡梗局腥我茁恚宕未蚣猓馐笔堑诹熘形缡狈帧!甭砣溃骸靶椅慈柰跻!

昂芎茫砦闹姓饬咀凳媸始耍恢轿皇欠窕嵩诰┲械任遥俊

巴跻囊馑际恰甭砣蜕省

王彤道:“南下之时,我想仍坐此车,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马三道:“南下行程,最多六天,王爷在京师有八日停留,咱们在东城门外天门客栈候驾,由今日算起,第八天掌灯时分,仍不得王爷消息,我们就自行起程了。”

昂茫谎晕ǎ 蓖跬瓶盗保鲁刀ァ

但王彤心中却暗暗忖道:天门客栈,大概是马文中在京中联络的所在了,如有征剿行动,必得先破去他在京中的耳目。

皇上在御书房召见王彤,听完了王彤的奏述之后,颇有难色,一时也真无法拿出个主意来。

皇上沉吟了一阵,才道:“此事不宜张扬,朕觉得还是以你们江湖上的方法来处置最好,不过我颁一道密旨给你,必要时可以调动各地军马援助,撤退西北大军,容朕提交阁议后再颁旨撤军,但三公主必需保全,不得有毫发之伤。”

笆牵 蓖跬溃骸奥砦闹谐錾砝滓羲拢抢镂鞣侥Ы讨涔ζ婀睿仆ㄐ笆酰屏Ψ浅E哟螅退憔〕瞿诠涛溃参幢啬芄缓退球●

皇上皱皱眉,道:“那是说,一定要派大军围攻开封了?”

王彤笑笑道:“那倒不用了,侍臣之意,请皇上颁道手渝,着厂卫暂由侍臣调动,以为助力……”

昂茫饧氯菀祝伊⒖滔纶褂惺裁词旅矗俊

王彤道:“皇上如能赐臣一道密旨,征召江湖上各大门派中人,助臣锄除魔教并授臣以全权处置马大人一案,不受刑、兵两部的干予,臣当全力以赴,以最小的牺牲早结此案,再请皇上放臣归籍。”

肮榧氖拢院笤偎怠!被噬匣踊邮郑溃骸捌渌氖拢薅甲甲唷!

圣恩已极浩荡,王彤不敢再多请旨。

花了三天的时间,王彤由内宫中侍卫选出了十个人,随同南下,但却从厂卫中调集了三十名好手,要他们先行南下待命,重新设计好宫中的防卫,这才换上便装,赶往天门客栈去。

这是一家并不著名的客栈,矗立在东关外的荒郊边缘。

也就是说,过了天门客栈就是一大片的田园,在客栈的后面,有一片杂树林和万株修篁杂生在一起。

看过了周围的形势,王彤心中吃惊,如若能充分利用那片树林、竹子交集而成的杂林,隐藏个千把人也不会露出痕迹。

果然,马文中是一代霸主之才。

王彤步入了天门客栈,意外的是,这里的生意并不是想像中那么个坏法,大厅内、餐室中竟然坐满了人。

但却有一股强烈的羊肉膻味,王彤立刻明白,这里是塞外、大漠来人的集中所在,也是回回的聚会所在。

王彤还未开口,马三已迎了上来,道:“王爷,走!二楼坐,那里有雅室。”

敢情这座天门客栈的前半部,是一砖到顶的三楼建筑,后半部平房接连,院落分明,直到树林边缘,才建起了一道围墙。

二楼果然是雅座,而且房间设备非常豪华,但更让王彤吃惊的是,接待客人的竟然是娇艳动人的美丽少女。

她们穿着的服装,设计得很特别,似是有意把少女的美好部位,夸张的暴露出来,看上去,这些女孩子都很性感、充满着诱惑。

马三点了几道菜,王彤虽然见多识广,但却连那些菜名字也未曾听过。“

菜送上桌来,王彤才发觉都是牛、羊身上的东西,不过,味道奇特,从未吃过,感觉蛮不错的。

马三敬过两次酒后,才笑笑道:“这些口味,王爷是否吃过?”

懊挥校兜榔嫣兀浅?煽凇!

靶焕玻 甭砣溃骸罢庵徊还瞧胀ǖ呐!⒀蛉猓蚺氲魇址ú煌兜啦呕崞嫣兀馐锹硌哺Т丛斐隼吹摹!

跋氩坏剑砦闹卸猿缘恼庖恍校褂腥绱司畹难芯俊!

笆牵÷泶笕撕芫粗赝跻奈耍〉囊蚕M芎屯跻晌笥眩裕颐窍M跻吹氖呛孟ⅰ!甭砣溃骸暗比唬颐且仓劳跻鞑涣酥鳎苯袷ド喜镁觯还苋绾危颐嵌汲型跻那椤!

拔姨崆案侠凑饫铮⒌比皇遣换崽担焱逊福彝跬墒敲白懦颐鹱宓拇笞锪φ降摹!

罢媸切量嗔送跻窀鲂〉囊煤谜写跻淮危娇猓儆陕泶笕苏街滦弧!

马三说着话,人也站了起来,深深一个长揖。

奥础础蓖跬担骸笆虑樗淙灰咽司帕耍剐氲燃柑觳庞姓较ⅰ!

马三怔了怔,道:“这话怎么说?”

俺勺嫦然识┫碌墓婢兀笫乱笠橥ü判校噬鲜谴鹩Τ肪耍桓笠榈慕峁椿姑挥邢ⅰ!

罢狻甭砣辜钡氐溃骸盎岵换嵊惺裁幢浠兀俊

坝Ω檬遣换幔噬辖灰榈氖拢幌蚨际钦瞻竿ü!蓖跬溃骸熬臀宜笠橹写用挥型品噬弦馑嫉木龆ā!

澳蔷秃茫蔷秃茫跻量嗔思柑欤裢砭土粼谔烀趴驼灰幌!甭砣蠲氐男α诵Γ溃骸鞍闵硇氖娉@途∠!

王彤心中忖道:反正我已经身受内伤,形同废人,再中一次暗算也是无所谓了,何不留下来见识见识!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好吧!只怕留下会打扰两位。”

安挥每推跻急讣甘蹦舷拢俊

翱煸蛉欤锹鹄矗峙乱熳笥伊恕!

澳瞧癫皇堑⑽罅四愫吐泶笕说脑蓟幔俊

罢獠攀峭跄忱凑夷愕闹氐恪蓖跬溃骸叭缫栏笠榻峁匦胍认氯ィ还乙部梢韵茸撸娇庠俚雀笠榈慕峁砦闹泻臀以级巳拢郊加辛丝隙ǖ慕峁芩阌懈鼋淮恕!

巴跻铱椿故堑鹊礁笠橛辛私峁倌舷拢凑币膊辉诤醵喔鍪彀颂臁!

拔以诤醯煤堋蓖跬溃骸奥砦闹性谖疑砩舷铝私疲级ǘ煲跄掣匣乜猓缡峭涎恿耸奔洌癫皇且宋业睦厦俊

马三道:“说的也是,如果一定要延长时间,看小的能不能想到办法?”

罢馐巧老喙氐拇笫拢荒芘鲈似

坝欣怼甭砣溃骸懊魈煳缡敝埃乙欢ǜ跻桓隹隙ǖ拇鸶础!

昂冒桑∧俏揖偷鹊焦缰笤僮撸 

但他心中却暗暗笑道:任你马三奸似鬼,也要被我牵着鼻子走一回。

王彤受到了帝王般的招待。

在三楼上一间豪华的房间中,有一座可容八个人同时沐浴的大浴池,四个健美的少女脱光了衣服,替王彤洗澡。

只见她们为王彤搓搓背、按按摩、冲冲水,别说她们的动作极其挑逗,单是四具穿梭往来的美丽胴体,就让你心猿意马,难以自禁。

王彤放荡地在享受着,把四位少女全留了下来,一夜的缠绵,真是享尽了人间最美好的欢乐。

事实上,王彤他并不好色,他这么放纵自己,是要马三误认他是个酒、色之徒,而不再多心防范。

果然,第二天中午时分,马三就有了很大的反应。

他把饭菜开到王彤的卧房中吃,四个陪侍的少女也未离开,不停的为王彤捶捶背、捏捏腿,招待得热烈又亲切,简直叫人忘去了世间还有不快乐的事情。

直到马三提了一个皮箱子进来,才替王彤遣走了四位姑娘。

关好房门,马三打开了皮箱的盖子,王彤骤觉眼前一亮!

黄澄澄的金锭足足有半箱,至少有三千两左右,再加上十颗鸽蛋大小的明珠,金色珠光,看得人眼花缘乱。

是的,好色的人必定也爱财,王彤留下了四女陪宿,应该是非常好色的人,所以,马三又献了黄金、明珠。

王彤心中冷冷笑道:出手果然大方,不要白不要。于是便装出一副贪婪的神情,望着黄金、明珠出神。

巴跻 甭砣σ恍Γ溃骸霸诒鄙现埃泶笕私桓〉恼庖幌浠平稹⒚髦椋谕跻钚枰氖焙颍尚〉乃蜕稀O衷诟笠橐致凼ヅ幌碌某肪话福砣醯孟衷诰褪峭跻钚枰氖焙颍酝跻纳矸荨⒌匚唬偎偷憷裎铮侵苄幌拢共皇鞘值角芾础

鞍Γ≌馐且患檬拢焦⒄习傩詹拍馨簿永忠怠

王彤道:“皇上都同意了,他们应该一致赞成才对,还需要送礼活动么?”

胺凑膊挥没ㄍ跻桓鐾澹腥顺銮愫卫侄晃兀俊

马三道:“只要他们收了礼物,就算你王爷搭上了一份交情,日后的用处很多。”

八档靡彩前。 蓖跬仙狭讼涓牵溃骸袄裎镂沂障铝耍铱丛趺锤龇峙浞ú攀屎稀

罢飧鼍陀赏跻ㄗ髦髁恕甭砣α诵Γ溃骸澳睦锔盟停睦锊荒芩停赏跻么Α!

翱墒牵彝跄橙俗罟匦牡氖俏艺馓趵厦琅啻樱鹨啥眩敲挥忻ハ硎埽遣耪娴囊藕赌兀 

罢庖坏悖跻敕判模砣亚蟮靡幻兑┪铮胪跻拢辽伲梢匝映ぐ敫鲈碌氖奔洌魈欤揖筒钊巳ネū泶笕艘簧得髂谇椤

翱谄钜坏悖瘴业耐贫希熘诟笠槭司趴梢耘迹挡欢ㄔ勖侨教炷诰涂梢陨下妨恕!

澳鞘亲詈貌还斜肝藁迹跻抡饪乓┪铮埠冒残囊恍!甭砣⑿ψ牛踊持腥〕鲆豢庞冒桌庾诺囊┩瑁急改笏椤

王彤伸手止住,笑道:“慢着,慢着,不用太急,药效只有半个月,王某还是晚几日服用较好。”

对对对……“马三把蜡丸交给了王彤,道:”服用时,捏开蜡丸用酒或开水冲服都可,千万不可以茶和服。“

王彤收起药丸,提起了皮箱,道:“这一趟,真是收获丰富,只可惜,不便带着四位姑娘同行。”

八腔嵩谡饫锕Ш蛲跻甭砣溃骸暗比唬舷率保瓤梢匝×礁鲈诔抵信闶蹋越饴猛炯拍!

王彤笑了笑道:“好极了,真希望阁议明天就能通过,咱们明天晚上就可以连夜上路了。”

马三笑笑道:“我这儿随时恭候佳音,只要王爷决定几时走,咱们就立刻上路。”

离开了天门客栈,王彤直返内宫,收好黄金、珠宝,转到太医院,拿出了蜡丸,要太医们查查看这药丸是用什么药物制成的?

四位太医捏碎了蜡封,闻来闻去,又刮下了一些粉末品尝一下,但也只能说出几种药物的名字,都是一些温和性的药物。

王彤又刮下了一片药粉,道:“这些留给诸位慢慢研究吧!不过,这件事不能张扬,否则,只怕会为诸位带来很大的麻烦。”

几位大医连连称是,王彤才带着药物离去,回到了住处,倒杯酒吞下了药丸,盘坐调息起来。

王彤感觉到丹田处滞止的地方,果然在药力下有所开展,但仍然无法完全复元,不禁暗暗一叹!

皇上交议的事,当天就得阁议通过,王彤也很快的将公文弄到手上,而且早已揣在怀中了。

当他去见马三时,早已将公文带着,为了要拖延时间,希望逼出解去身上禁制的方法,但仍不能完全解除,却是大出了王彤的意料之外。

这就逼得他不得不改变计划,选了一个精明的侍卫罗恒,先行南下,要他代赴江千里的约会。

拖过了第八天,王彤才匆匆赶到天门客栈。

马三似是已等得十分焦急,见到了王彤,立刻迎了上去,道:“王爷,怎么样了?”

耙磺兴忱勖强梢阅舷铝恕!

马三笑笑道:“大局既定,急也不在一时,咱们明天一早上路吧!”

王彤心中暗道:如果马文中遥控此地,必是依仗飞鸽传书之类的办法,但他们办事的速度之快,似乎是这里另有决定大计的人物,难道这马三就是身负决策大计的人物不成?

一念及此,不禁心头一震,忖道:莫要大意栽在他的手里才是。

他暗暗地提高警觉,口中大笑道:“也好,也好,这里软玉温香,醉人如酒,多留一天,固所愿也,不便请尔……”

马三哈哈一笑,道:“好!好!王爷请好好享受这千金春宵,我出去整理一下篷车,马上就来。”

王彤发觉了马三临去之际,目光中流露出不屑的神色,心中却大感快慰,马三真的把他看成了一个爱财的人物了。

但马三的利害,却在他布置的周密上,因为,有两个陪侍过王彤的少女,竟然早已在车上等候了。

王彤装了两次的色狼,倒是不便拉下脸来拒绝,这就苦了王彤,不但无法跟沿途追踪的侍卫联络,连一个人静坐沉思的机会,都被二女闹得无法安静下来。除了和二女嬉闹之外,只有闭目假寐。

一路急车飞驰,日夜兼程。

当车抵开封时,竟然比北上还快了半天的路程。

篷车直驰入一座大宅院内,才停了下来。

马三打开了车帘子,马文中已迎了上来,笑道:“王兄,辛苦了!”

胺蚜艘环苷郏椅慈杳 蓖跬较铝伺癯怠

他看了看四周,又道:“一切都如马尼所料,皇上完全照准,唯一的要求是要我见见三公主,派遣随同南下的侍卫,回宫面圣,告诉他三公主平安的消息,当然,三公主如能写封信带回去,以慰圣心,那就更好了。”

案概樯睿ド弦彩遣荒苊馑祝饧潞蒙塘俊甭砦闹械溃骸靶值芤欢ㄏ氚旆ㄒ秩缭浮!

霸趺矗刻鹄矗饷匆患虻サ氖拢沟梅岩环し蛎矗俊

安宦魍跣郑饕巡辉诳猓跣忠欢ㄒ挥辛礁霭旆ǎ阂皇墙铀乩矗灰桓鍪窃勖且崎拙徒獭!

拔铱矗挥性勖侨ゾ徒塘耍墙鹬τ褚兜纳砑郏懿荒芤德砝屠鄣睦纯次颐茄剑 

马文中沉吟了一阵,道:“三公主的随和、温柔,只怕王兄连做梦也都没有想到……”

王彤脸色一变,道:“马兄的意思是……”

马文中淡淡一笑,道:“兄弟的意思是说,就算要三公主回到开封,她也不会生气,何况你三兄数日的奔波劳苦,也该好好的休息一下,今夜兄弟保证让你和三公主见面。”

王彤未再多言,他心中明白,这时表现得太过激烈,会把这些日子来苦心扮装的形象,付诸于流水,但如表现得太温和,又会引起马文中的疑心。

他在沉思中,已步入了一座厅堂。

这里不是巡抚抚衙,也不是上次囚居之处,似是一座深大的宅院,马车直驰而入,王彤竟然无法看出这是一处什么样的地方?

马文中让王彤在位坐下,挥挥手,退去了厅中的仆婢,道:“皇上答应了撤军,全是王兄的功劳,兄弟代表蒙古可汗,向王兄致最高的谢意。”

王彤吁了一口气,道:“你要求的事,王某人全都办好了,但我要求的事,也希望马兄兑现。”

马文中笑笑道:“那当然了!王重山、燕飞、赵保、陈宏,毫发无伤,王兄歇一会儿就可以和他们见面……”

语音一顿,接着又道:“我已派飞马快车请三公主来此,最迟二更可到,今夜三更之前,王兄也可晋见三公主的凤驾,要她修书、上表,甚至带上一件随身物品给皇上,都由三兄请示公主作主。大军撤入西北三关之内,两年后,我们一定送还公主。”

王彤沉吟一阵,道:“皇上也无意打这种不胜不败的仗了,撤兵已定,不会更改,但兄弟身上的内伤以及王重山、燕飞等,是否都能恢复如常呢?”

马文中笑笑道:“当然可以,明天兄弟就请几位高手,替王兄等治疗,三天内,保证康复如旧。”

王彤心中忖道:好家伙,看样子,至少还要在他们的监视之下四五天,才有希望离开这里。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马兄,现在兄弟要问一件我最关心的事。”

马文中道:“我洗耳恭听!”

王彤道:“心印大师、薛百胜、黑罗汉他们……”

岸己芎谩甭砦闹械溃骸把Π偈に担丫雇昴闳秩饲椋颐且簿头潘吡恕

昂茫±虾蜕泻托『蜕心兀俊

马文中道:“两个人都在相国寺中。”

王彤道:“小和尚不是拿了鱼化龙三万八千两银子,跑了么?”

巴跣值呐笥阎校蟾乓粜『蜕凶罟砹恕!甭砦闹行Φ溃骸叭缛舴潘肴ィ飧幕够嵴饷雌骄玻俊

八且捕际芰松税桑俊蓖跬蜕氐溃骸罢饧掠胄挠〈笫λ俏薰兀俏野阉峭舷铝怂!

拔抑馈甭砦闹械溃骸八裕颐遣⒚挥卸粤饺耸┮员ǜ矗皇窃菔笔顾鞘ノ涔Γ悦獯又械返埃苹凳虑椤5比唬衷谛值芎屯跣侄继竿琢耍部梢越馊ニ砩系慕疲盟腔指醋杂闪恕!

王彤点点头,由怀中取出一份阁议撤军的公文,交给马文中道:“这是阁议的皇上公文,马尼可以相信了吧!”

马文中很仔细的看了一遍,笑道:“王兄,你不但救了无数蒙古青年和汉人子弟的性命,也是我马文中的好朋友了,兄弟该办的事立刻去准备,我相信明年春末,圣上就可以收到贡品了。”

昂茫∪髦灰衅桨惭断⒋鼐┏恰蓖跬溃骸罢獬《嗄攴兹疟呔持剑涂梢云较⒘恕!

凹湃魇保骨胪跣置姥砸欢!甭砦闹行πΦ溃骸澳愫煤眯菹⒁幌拢值懿淮蛉帕恕!

马文中起身告退。

王彤本想问问他解去身中禁制的事,但却强自忍了下去。

他已充分了解目前的处境,马文中的武功已很可怕,何况还有转龙手及鱼化龙率领的高手,都还在这里,连姬重天那等在江湖上大大有名的人,也都归服了马文中,就算南下的十名内宫侍卫,全都在此,也无法和对方强大的实力相抗拒。

马文中果然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晚饭时刻,竟然把王重山、燕飞、赵保、陈宏全都召来和王彤同桌进餐,而且,马文中和几人招呼一下,就先行离去了,送上了酒菜之后,大厅中的美婢也全都撤走了,只剩下王彤等五人,显然,是要五人在极端自由中交谈。

王重山叹息一声,道:“看来二叔已经办好了马巡抚要求的事情了。”

王彤点点头,道:“皇上已答允撤军,今晚上,咱们也可以见到三公主了。”

燕飞道:“大人,卑职身受的禁制,尚未解除。”

王彤道:“我也一样,不过,马巡抚已答应三天之内,解去咱们身上的禁制。”

岸濉蓖踔厣降溃骸靶≈度衔勖遣皇潜灰┪锼

毒燕飞道:“王兄的意思是……”

拔掖形涞迸芍械陌俨萁舛镜ぃ缡且┪锼疲拘栽绺媒馊ィ久沤舛镜た山獍俣荆伊搅H扌Ч!

燕飞道:“也许是药不对症!”

熬退闶且┎欢灾ⅰ蓖踔厣降溃骸暗曳轮螅哺糜兴从Σ哦裕谷皇峭耆挥懈芯酢!

王彤点点头,道:“我把他们送我的一粒丹丸,交给太医院中的太医检查,也是全无所获,所以,我也有点怀疑,咱们可能是被一种怪异的武功所伤。”

岸裕⌒≈兑灿姓庵指芯酰嫫薹ň奂ぬ铮抢锼朴幸还善嬉斓牧α孔韪簟!

燕飞、赵保、陈宏齐齐点头。

王彤略一沉吟,道:“等今夜见过了三公主之后,我会对马巡抚提出这件事情。”

王彤等人刚刚用过饭,马文中就进了大厅,告诉王重山、燕飞、赵保、陈宏,已帮四人整理好卧室,今夜就可以迁过来和王彤住在一处了。

这倒大出几人意料之外,似是敌意全消。

王彤道:“兄弟认为最重要的两件事,一是快点把三公主的讯息传人京中,以慰天心;二是我等身受禁制,能早些解去。”

叭饕呀肟獬牵蟾啪鸵搅耍值芟肭虢掏跣郑急冈谀抢锖凸骷妗!

马文中笑笑道:“明日午时之前,诸位身受的禁制,一定可以解去,保证是完全恢复,毫发无损。”

王彤的心中忖道:他似是就在旁边等着,我们刚吃完饭,他就进来,马文中果是能屈能伸的人物,非同小可。

心中忖思,口中却说道:“就在此地拜见公主,不知是否适当?”

叭饕彩钦飧鲆馑肌甭砦闹行Φ溃骸八M幌鲁稻涂梢院腿旨妫值芸秩直鹩懈呒乇鹄次室簧!

王彤叹息一声,道:“金技工叶的公主,竟知晓通权达变,也真的委屈她了。”

叭缛敉跣秩衔髦幌猛ㄈù锉洌抢疵馓】慈髁恕!甭砦闹行Φ溃骸敖褚梗跣旨髦螅Vな橇碛幸环鄹小!

王彤微微一怔,道:“马尼对三公主的为人,似是知晓得很清楚啊!”

马文中淡淡一笑,道:“这个……等王见见过三公主之后,咱们再作详谈,兄弟这就去迎接三公主凤驾。”

安桓矣欣停 币桓鼋刻鸬纳簦攵剩溃骸叭饕训教狻!

说话的正是惜春。

她改变了过去娇弱宫女的装束,换了一套玄身劲装,腰中系了一支牛角为柄的弯月小刀。

说是小刀,其实也有一尺多长,只是比起一般胡人用的弯月刀,小了不止一半。

她整个人就像溶在夜色中一般,不开口,很难发觉她停身的位置,一开口,竟然发觉她就站在大厅外面。

王彤、马文中等齐齐迎向门外,三公主已在怜花扶持下,缓步而入。

虽然,三公主现在是落难的人,但她的公主身份犹在,王彤一撩长衫,跪了下去,紧接着王重山、赵保、陈宏、燕飞,相继跪了下去。

马文中四顾了一眼,无可奈何,也只好跪下迎驾。

三公主右手轻挥,道:“诸位请起,咱们到厅中说话。”

惜春身子一闪,人已到了三公主左侧,和怜花一左一右扶持着三公主步入厅门。

三彤也起身行入了厅中。

王重山暗暗察看了惜春的身法,只觉得她的身法快如闪电,轻功之佳,自己万万难以敌对。

灯光下,只见三公主原本朱润玉圆的脸色,微见苍白,但神情平静,嘴角竟挂一份隐现的微笑。

她人还未落坐,就抢先说道:“诸位不要再看重我这个公主的身份,王统领也请抛去内宫统领的身份,大家都以江湖人身份相见,说话之间无所顾忌,也许能有所结论。”

笆牵≡勖亲翊邮沮停皇翘

摇头打断了王彤的话,三公主说道:“又来了,我已经说过,大家都把身份撇开,你们把我当成是武当或峨嵋门下女弟子看待,彼此就轻松多了。”

昂谩衬蔷陀晌蚁人怠蓖跬溃骸拔乙押吐砦闹刑竿琢耍噬弦言食肪牍兀晒湃四昴杲保呓缭菹⒄交穑皇侨魅匆诹侥旰螅拍芑鼐┟媸ァ!

昂芎玫慕峁比鞯溃骸盎噬峡梢易鲂┦裁矗俊

她不称父皇,直乎皇上,果然是准备抛开公主的身份了。

盎噬弦髌桨参奘隆

马文中却抢着说道:“这个王兄尽管放心,两年后公主回京,马某人担保三公主毫发不损。”

王重山道:“在下请教马大人,如是两年之后,蒙古人不守约定呢?”

马文中笑道:“王少兄多虑了,蒙古不守约定,天朝就师出有名了。”

三公主笑道:“这一点,倒不用担心,他们如和大明朝约好了两年放人,绝不会失约背信的。”

王彤轻轻叹息一声,道:“皇上希望确知三公主安然无恙,才能放心。”

昂茫倚捶庑牛愦鼐┤ァ!

岸嘈还鳎 蓖跬抗庾宦酉Т骸⒙砦闹校溃骸巴跄秤幸桓霾磺橹蟆

马文中笑道:“请说。”

王彤微微一笑,道:“请马兄和惜春姑娘暂时退出此地,以便在下和三公主私下交谈数语。”

坝Ω玫模 甭砦闹械溃骸跋Т海勖浅鋈プ咦甙桑 

惜春虽未反驳马文中,却冷冷的看了王彤一眼,道:“这里不是禁宫内苑,只讲实力不论身份,三公主的身体不太好,诸位有话希望尽快的说完。”

缓缓举步,随在马文中身后而去。

三公主忍下了这口气!

王彤也吞下了这口气!

但王重山、赵保、陈宏,脸上都浮现出愤愤不平之色,只不过,他们的武功未复,无能发作。

三公主低声道:“怜花,去门口看看!”

笆牵 绷ㄓα艘簧匠隽舜筇

王彤目光一掠赵保、陈宏道:“去!帮助怜花姑娘一把,监视四周。”赵保、陈宏二人领命而去。

三公主低声道:“怜花已为惜春控制,听到什么,她都会告诉惜春。”

叭鞯拇澈芷嗔沽耍俊蓖跬蜕溃骸笆坛甲急咐菇厝鞯姆锛荩恢饕庀氯绾危俊

叭缡敲挥邪盐眨詈貌灰ё玻 比鞯溃骸拔抑浪堑挠眯模盐宜腿肽Ы痰闹氐兀×侥曛Γ盐腋脑斐梢桓瞿Ы痰茏樱鞘保偎臀一鼐罟谠分芯陀辛怂堑闹г恕!

罢獯罂膳铝耍 蓖跬溃骸熬荒苋盟前讶髟顺鲅艄亍!

拔薹ㄗ柚沽恕!比魉担骸俺牵隳芤痪偌渚〕鑫淞志⒗醋杞厮牵偎担乙蚕Mゼ兑幌履Ы痰纳褚煨笆酰幸患率刮业P摹!

扒牍鞣愿溃 

三公主目注王彤,道:“我不知道训练一个人的魔性,要用些什么方法,我怕……我怕……他们会玷污了我的身体……”

她虽然尽量保持自己的平静,但说完了一番话,仍然泛起了一脸羞红。

王彤、王重山、燕飞全听得呆住了,这是个无法答复的问题,三个人面面相觑。

幸好,三公主没要他们答复的意思,接着又说:“我个人清白受污倒无关要紧,但我这公主的身份受辱,那就有些愧对父皇了,所以我要先对你们说明这件事情,我会尽力保护自己,一旦潜在魔性引发必使我有所变化,你们发觉了,就不要再有顾忌,想办法杀死我……”

罢飧觥飧觥蓖跬蟾杏淘ィ溃骸罢庑┦拢欠褚嗝魇ド夏兀俊

耙∥业男派喜槐阈疵鳎阏腋龌岷突噬厦芴敢幌拢耸轮荒苄恼詹恍荒苷叛锍鋈ィ嫠吒富剩颐挥邪踩乩粗埃鸬爰俏遥偷蔽以缫阉廊ゾ褪恰!

突然,撩起了左袖,露出了一截玉润朱圆的粉臂。

这一着突如其来,把王彤等人吓了一大跳,大家都别过头去,不敢多看。

三公主叹息一声,道:“你们看啊!这是我点的守宫砂……”

三个人转头看去,果然,在三公主白肌似玉的粉臂上,近腋处,有一颗绿豆大小的红点。

三公主放下衣袖,又道:“此心可鉴日月,你们记下那点守宫砂的位置,一旦我回中原,你们要想法子查查看……”

王彤道:“这点是否也要告诉皇上呢?”

澳蔷筒挥昧恕比鞯溃骸澳阋鸦八档梦褚坏悖鹑没噬咸四压!

王彤道:“侍臣记下了。”

但闻惜春的声音,传了过来,道:“诸位的体已私语说完了没有?”

她故意藐视群臣,显然是有意的污辱。

王彤忍不住了,双眉一扬,想要发作,但却被三公主给压了下来,笑道:“这就是魔性,不能激怒她。”

笆牵 蓖跬愕阃罚溃骸岸喑兄附蹋 

话落,接着又提高了声音,说道:“惜春姑娘,请入厅中来吧!

王某人还有事请教!“

但见人影一闪,惜春已俏生生的站在三公主的身侧。

王彤呆了一呆,道:“姑娘好快的身法?”

惜春嫣然一笑,娇媚横生的说道:“王统领是由衷的赞美呢?

还是随口应酬一下?“

她笑得魁力四射,和过去那份端庄娴雅完全不同。

坝芍缘脑廾溃 蓖跬溃骸跋Т汗媚锶绱松硎郑诠凶×耸曛茫跄橙司刮捶⒕酰媸窍沽苏馑劬Α!

氨鹫饷醋栽穑魑涔η磕闶叮裁挥蟹⒕醢。 

这时,怜花、赵保、陈宏、马文中,鱼贯进入了大厅。

王彤道:“惜春姑娘,王某恳托一事,好好的照顾公主,日后,必有报偿。

胺判牧耍 毕Т旱溃骸肮鞔厦骶祝缫延辛舜蛩悖蚁Т耗苷展说牡胤剑亟σ愿啊!

王彤一抱拳,道:“在下这里先讲了!”

惜春笑道:“不用客气。”

这时,马文中已命人送上文房四宝,三公主匆匆写了一封函件,交给王彤,站起身子,道:“我走了,见到皇上,代我致意。”

在惜春、怜花左右扶持下,缓步离去。

望着三公主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王彤叹息一声,道:“看她娇弱模样,很难叫人相信,她会是一位身负上乘剑术的人?”

马文中笑笑,道:“这就叫真人不露相啊!”

八档囊彩牵 蓖跬挠牡氐溃骸跋Т涸诠形迥曛茫揖兔挥星瞥鏊幸簧砀呙鞯奈涔Α!

马文中微微一笑,道:“现在,诸位是否要早些安歇,明日正午时分,解去诸位身上的禁制,诸位心情愉快,在此痛快的玩上几天,再回京去复命!”

他双目凝注在王彤的脸上,脸上泛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似是在表达什么?又似是带着一份讥嘲之意。

王彤心中明白,必是马三告诉他京中发生的事情,心中又是安慰又是难过。

难过的是半世英名,竟然毁在数日之间,这件事一旦传扬江湖,真是无颜再见江东父老。

安慰的是,这番装作,竟然瞒过了马文中这头老狐狸,也足以自豪了,也许就是这样才松懈了马文中的戒备之心。心中念转,人却哈哈一笑,道:“对!明天解去了身中的禁制,可以放开胸怀,好好的玩它几天了。”

鞍苋猛跣殖眯娜缫猓植凰际瘛甭砦闹猩衩匾恍Γ鹕砝肴ァ

王彤回到了卧室中,掩上了房门,熄去了火烛,解衣登榻,似是很快的就睡熟了。

其实,他的心中正在琢磨着明天的事情,不管是用药物、还是用手法解穴,魔教中人绝对不会让人瞧到,也就是说必须还要昏迷过去一次。

王彤担心的是身上仍带着一道密旨,那是调动各处官兵、捕快的圣谕,晕迷之后,必遭搜身,一但被搜出这道圣谕,不但前功尽弃,说不定还会激起马文中的杀机……。

所以,这道圣谕,必须要藏好。

王彤琢磨了一个更次,想不出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情势逼人,王彤只好赌一下了,把圣谕藏在床铺下面。

他相信马文中很可能派人在暗中监视,必须借夜色掩护才能行动。

王彤身上,本来有另一道密旨,那是请各大门派派高手助拳的圣谕,但已秘密的交给罗恒,要他转交江千里。

这一次开封府的变化,使王彤对擅长潜踪隐形的江千里,由衷的生出敬服之意。

第二天,马文中一早就赶来,陪几人共进早餐,然后就送几人回各自的卧房,等候大夫疗治伤势。

各回各的卧室,使得王彤暗暗叫苦,这一招安排得很高明,但事已至此,也只有委诸天命了。

果然,王彤等再喝了一杯茶之后,晕迷了过去。

这方法很自然,没有人会想到在茶中放下药物,但几人心中亦早已有准备,疗治伤势时可能会再被晕迷过去。

当他们醒来时,已是晚霞满天,将近晚饭的时刻了。

马文中早已在王彤房中坐候,王彤一睁开双眼,马文中已连连致歉,道:“对不住了,王兄,来自西域的大夫非要把人迷过去,才肯下手疗治,所以兄弟只好遵办了。”

王彤观察马文中的脸色,似是不像发觉圣谕的样子,心中安慰不少,笑一笑,道:“这怎么能怪马兄,现在,兄弟坐息一下,试试看毒性是否全解了?”

马文中道:“可要兄弟助一臂之力。”

澳堑共挥昧耍值芤员旧淼墓αο嗍裕拍苊魅分!蓖跬芫寺砦闹械暮靡狻

马文中笑了笑,道:“好!那马某就告退了,一个时辰之后,再来请王兄共进晚餐,待会见。”

马文中退了出去。

王彤立刻盘膝打坐,默运真气,全身流转,竟是气走百骸,回聚丹田,果然,伤势痊愈,完全恢复了。

再查行囊中的精钢护腕,也是完好如初,连里面藏的钢针,也未动过。

再伸手入床下一摸,圣谕仍在,立刻藏入怀中,戴上护腕,重新坐息起来。

行功一周天,精神大振,这时,藏在心中数十天的畏惧、惊疑,一扫而空。

马文中表现出了绝对歉疚的心意,又亲自赶来请王彤到饭厅用餐。

片刻之后,燕飞、王重山、赵保、陈宏也相继入厅。

不待王彤开口,马文中已抢先说道:“四位伤势是否已全好了?”

四人齐声应道:“完全复元!”

昂茫『茫 甭砦闹泄⑼跬溃骸罢庋值芤菜愣酝跣钟懈鼋淮恕!

目光一掠燕飞,道:“燕总捕头,目下一切都雨过天晴,可否到我巡抚衙门就任总捕头的职位,当然,如若燕总捕头希望留在开封府,我也不便勉强了。”

燕飞怔了一怔,道:“这个……这个……”

王彤笑一笑,道:“马兄,兄弟想把燕飞带入京城,补一名宫卫的缺,不知马兄可愿放人?”

马文中苦笑一下,道:“王兄要人,兄弟不放成吗?”

王彤道:“江湖道上,道义为先,兄弟饭后,想去相国寺中瞧瞧心印大师,不知是否方便?”

胺奖愕煤堋甭砦闹械溃骸俺怨梗遗沙邓湍忝枪ァ!

安挥昧耍 蓖跬溃骸坝醒喾纱罚颐遣叫泄淙ィ步杌疃幌陆罟恰!

相国寺中,一切如旧,心印大师和七巧僧早已在排房等候。

王重山一见七巧僧,心头火起,忍不住吼道:“小和尚,你……”

氨鸾校『蜕惺艿淖铮忝鞘丁

霸趺此的兀俊蓖踔厣降溃骸坝慊帕四悖训阑岢龆炊俊

七巧僧道:“鱼化龙没有派人追我,但赵二堤不买这个帐,小和尚被他们团团围住,苦战了大半夜,最后还是被擒。”

昂冒。≌饩徒腥怂悴蝗缣焖悖庖彩悄闩灼笥训谋ㄓΓ 

安也也遥 庖幌拢『蜕刑交坪右蚕床磺辶恕!

七巧增大概是真怕工重山误会难释,目注心印求救。

心印大师吁一口气,道:“王施主真的误会小和尚了,他瞧出情势不对,准备去少林搬救兵,就算赶不上解救那夜之危,但少林群僧赶来,至少可镇住马文中不敢下毒手取我们的性命!”

霸慈绱耍⌒『蜕校圆蛔×耍 蓖踔厣降溃骸安还惆训豆友Π偈ね先脘鑫校簧唤簿团芰耍疵獠还灰馑及桑 

巴系豆友Π偈さ氖悄阃踔厣剑『蜕兄徊还嫠吣阋欢谓匦涟樟耍 逼咔缮⑿Φ溃骸霸偎担缋椎堆先丝墒怯忻拇舐矸湮眩砦闹谐亲急阜攀执蟾桑换崴姹闳フ腥茄先说模裕窍确抛吡说豆印!

王重山道:“小和尚,你答应带我道游四海的诺言,还算不算数?”

八悖∥侍馐牵隳芾肟诠涛烂矗俊

王重山口注王彤,王彤微微颔首道:“你们大、小两个和尚,禁制是否已完全解除?”

心印大师点点头,道:“解除了,不过,又被他们用药迷晕了一次。受他们摆布了几个时辰……”

目光凝注王彤,又道:“马文中心意改变,也是和你有关了?”

笆前。∈ド洗鹩α怂侨康那肭螅褂惺裁床宦獾模俊

啊⒚滞臃穑 

但闻一声佛号,一个穿着袈裟的和尚,直向禅房中行了过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那和尚的身上,但因主持心印大师在场,大家都不便开口,心中却感觉到这个和尚横冲直闯进来,有点大失礼数。

心印大师皱皱眉,道:“你是谁?”

喝!心印大师也不认识,这和尚分明是外来的了。

七巧僧低声喝道:“围上他!”

土重山、赵保、陈宏、燕飞同时行动,把和尚围了起来。

只见那僧人合掌拜道:“小僧江千里见过大师父、小师父和诸位施主、”

举手在脸上一按,向后一推,和尚的头不见了,露出了本来的面目,正是江千里。“

敖郑 蓖跬笪穹埽溃骸案呙靼。「呙鳎≌夥菀兹荨⒁沃酰蟾盘煜挛奕四艹銎溆伊恕!

江千里脱下袈裟,笑道:“今日午后,相国寺各处监视的人手,忽然撤走,刚才,又见你们几个人进入了寺中,江某人觉得奇怪,只好赶紧过来瞧瞧!”

七巧僧点起禅房中的一盏油灯,笑道:“你到开封多久了?”

江千里道:“一个月了吧!”

笆裁矗俊逼咔山璧溃骸翱饨浔干希辽儆腥陌偃嗽诓檎壹橄福渲胁环ξ淞指呤郑闶窃趺炊愎摹!

王彤笑道:“小和尚,他刚才连我和心印大师都瞒住了,何况是敌人?”

芭宸∨宸 逼咔缮溃骸敖氨玻『蜕邢敫阊ад庵智币偌V酰恢欠窨梢裕俊

澳憬衲昙杆炅耍俊

靶『蜕卸兴摹!

靶校〔还苯Ю锏溃骸坝刑跫!

八邓悼窗桑≈灰皇且『蜕械拿叶即鹩Α!

罢饩托辛耍矗惆镂野旒虑榫托辛恕!

昂冒。∫谎晕ǎ氨部刹荒芷艺馓鋈缤狻⒉辉谖逍兄械某黾胰耍俊

吧倮凑庖惶琢耍『蜕校医橙苏獾惚玖欤叛厶煜拢闼闶亲詈鲜实囊虏Т耍上愠隽思遥裨蛭乙欢ㄒ涯闶杖朊畔隆!

心印大师道:“小和尚已经被少林寺撵出来了,香火缘份虽然未断,但已不算少林弟子,你带着他行走江湖,并无不可。”

江千里点点头,目光转到王彤身上,道:“你的事,是不是要和我单独谈谈?”

拔铱矗貌蛔帕恕!蓖跬溃骸霸诔〉娜硕际侵海梢悦魉蛋桑 

靶校 苯Ю锏溃骸奥藓愕亩鳎沂盏搅耍獭⒊Я轿溃丫兴氖烁鋈说搅丝猓乙藓惆阉前才旁谑锿獾呐┥嶂校阆衷谧急缸骱未蛩隳兀俊

八氖烁龀朗盗μ趿恕蓖跬溃骸奥砦闹惺窒轮辽儆幸磺Ц龈呙鞯淖拥鼙巳硕蓟峒甘郑遥凡晃匪馈

七巧僧道:“除了少林寺的罗汉阵,武当派的五行剑阵之外,大概天下很难有阻挡他们那种生死不顾、全力一击的联攻阵势。”

江千里道:“我不知道,我江某人这个身份是否适合传出这道秘谕,所以……”

王彤道:“现在是一动不如一静,三公主已决定亲赴魔宫一探,咱们不便阻拦,那就不用急在一时了。”

江千里呆了一呆,道:“马文中呢?”

盎故歉伤暮幽涎哺О桑 蓖跬溃骸八氖盗μ看罅耍奂还煽梢院退购獾氖盗Γ蟾挪皇侨礁鲈驴梢酝瓿傻氖隆!

江千里道:“这样也好,小燕子也可以安心的练武功了。”

敖郑谀抢铩碧崞鸲樱喾扇滩蛔∽肺柿艘痪洹

罢飧觥椅薹ɑ卮穑堑胤揭裁挥忻郑慰觯掖鹩凰党鏊拥牡胤健!苯Ю镄πΦ溃骸安还迥旰螅慊峥吹揭恢磺孔车男⊙嘧樱上栌谕蚶锉炭罩校街Γ悍绾挽悖盍桑淞种幸黄夯ㄊ⒖啊!

笆鞘鞘恰毖喾傻溃骸敖郑憔偷蔽以谒得位埃沂裁炊济晃使!

江千里口气一变,道:“王彤,现在我把东西还给你,既然,此间事已了,我也要离开了。”

七巧僧道:“我也该跟着前辈走吧!”

江千里点点头。

王重山突然叹息一声,道:“小和尚,我好想跟你们一块儿去啊!”

王彤笑道:“那就去吧,燕飞刚好接你留下的位置。”

王重山突然一步一步,跪在江干里的面前,道:“江前辈,我知道我做了很多错事,不过,我现在已经全知道自己的错误了,我少不更事,希望你看在二叔的份上,带着我一起走……”

江千里道:“起来!起来!你是武当门下,老道士要是不答应……”

鞍谖疑砩希 蓖跬溃骸拔一崛ゼ涞闭泼诺模且桓鼋淮!

靶校∮心愠鐾罚蟾趴梢园诘闷搅恕!

江千里由怀中取出一物,恭恭敬敬的交给了王彤。

王彤也恭恭敬敬的接过,藏入怀中。

江千里道:“我走了,马文中可以放过你们,但绝不会放过我。”

王彤道:“江兄,一年后,请到京城去一趟,我在那里等你。”

江千里点点头,带着七巧僧和王重山,离开了相国寺。

心印大师目睹三人远去,低声道:“韩涛是一把好手,马文中也解去了他的禁制,看起来,他们真的只有一个目的而无伤人之心,韩涛已辞去了总捕头的职位,我想,你可以带他走。”

王彤道:“可以,但是你呢?把相国寺方丈交了吧,马文中的力量会越来越大,我看,这开封府也不是你久居之地了,到京里去,不想吃公事饭,我替你找个寺院,静心修你的佛门大道。”

鞍Γ±虾蜕屑甘甑撵啪残蓿荒憬谅伊耍骄┏牵乙参薹ㄗ龈龇鹈诺茏恿耍喙路秸晌以缫寻才藕昧巳搜。沂且撸换岣闳サ模乙朴翁煜拢扌蘅嘈薪洹!

袄虾蜕校馐潜┓缬昵耙怀∑骄玻芷骄捕嗑梦乙膊恢溃残砣侥辏残砣甯鲈拢突崮殖隼戳耍阋桓鋈恕蓖跬尴薇Ь蔚氐溃骸拔蚁M闳ゾ┏牵蠹乙灿懈稣沼Α!

心印大师感慨地道:“我和尚大概还可以自保,再说,我惹不起马文中和魔教,躲总可以吧!不要勉强我,你们走吧!三天后,老和尚就离开这里。”

王彤道:“好吧!要我作什么?通知一声就是。”

话落。带着燕飞、赵保、陈宏。离开了相国寺。

三天后。

王彤带着韩涛、燕飞和四十八名宫、厂侍卫,离开了开封……。

如何救回三公主?和马文中等再度交锋,中原武林和官方的侍卫力量结合,共同对付魔教。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