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4 回 雏燕展翅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四回 雏燕展翅

这一个月时间中,王彤战战兢兢,极尽小心谨慎,最大的重点,摆在皇帝的安危之上。

他逃避三公主,尽量避不见面。

另一个紧张不在王彤之下的人是燕飞。

江千里把小燕子说的太神了,但一个十几岁的小孩,怎会有如此能耐呢?宫廷中的斗争,不但武功重要,而且智慧也极重要,小燕子那点年纪,就算武功学好了,但智慧呢?再聪明的人,全无江湖历练,又能有多大的成就呢?

但想到父子相见在即,又忍不住那满心的欢喜。

江千里果然是言而有信,一个月限期内,果然带着英挺俊雅的年轻人,重临京师。

但这一次,他们会面的地方,不是那竹林中的茅舍,而是在一家有名的大客栈内。

小燕子只有十七岁多一点,但却长的高大英俊,望之若二十许人。

千年参王的神效,使他的身躯、智慧,都提早成熟了不少。

王彤见到小燕子时,实在不相信他只是十七岁的小孩子。

小燕子表现得成熟沉着,更是大出了燕飞的意料之外。

燕飞没有同来,照江千里设计,要他们父子最好先别相识,以方便小燕子的工作。

小燕子第一个任务,是对付三公主,消除官中的内奸。

江千里早已把宫中形势,和王彤的处境说的很清楚,所以,小燕子也未发问,但王彤仍然把宫中情形对小燕子大约再说了一遍。

小燕子燕春风,提出了第一个问题,道:“如果魔教中人,在宫中发展实力,应该如何处置?尤其是公主!”

这一问,还真把王彤问倒了,沉吟了良久,道:“最好是能把她争取过来,化去她的魔性。”

这是倒打一钉耙的难题,但燕春风却笑一笑,道:“可以是可以,但要以魔制魔,这手段方面,可有什么限制?”

懊挥邢拗啤!

顿了一顿。

王彤又道:“只要能使她除去魔性就好,她是一道飞虹苟慧月苟女侠的弟子,一身剑术精湛无匹,争取过来,对我们也是一大助力。”

燕春风道:“大人,可是你说的,手段不限制我,到时候,可不能责斥我呀?”

王彤呆了一呆,道:“你准用什么手段?”

拔也恢馈!毖啻悍缢担骸胺凑且阅е颇В抑荒鼙Vな顾┦坠楦轿颐牵刹荒鼙Vび檬裁词侄巍!

王彤皱皱眉头,道:“江兄,这个……”

澳阈闹杏惺裁垂寺牵×康乃党隼窗桑俊

王彤道:“那是深宫内苑,可不能不择手段的施为,三公主还是黄花大闺女啊!”

燕春风笑一笑,道:“统领大人,沾有魔性的人,绝对不是黄花闺女,我师父告诉我,绝对不会有错。”

罢飧觥蓖跬担骸拔铱吹饺鞅凵系氖毓埃恃奕绯酢!

笆钦娴模俊毖啻悍缒昙筒淮螅赖幕拐媸遣簧佟

暗比皇钦娴模 蓖跬担骸拔仪籽鬯腔辜俚昧嗣矗俊

江千里道:“王兄,这方面,我们都是外行。小燕子,那守宫砂能不能造假呢?”

暗比荒堋!毖啻悍缢担骸岸胰菀椎煤埽灰弥焐霸诒凵系阋幌戮托校还埠芎眉穑粲檬忠徊粒俚牧⒖瘫荒ǖ簦娴脑蚋恃蕖!

澳阏獾隳昙停趺椿嶂赖娜绱硕嗄兀俊蓖跬实馈

敖的О。∈Ω父嫠呶液芏嗄Ы痰募家眨渲兄痪褪瞧

燕春风道:“大人和江伯父都是正人君子,很容易就被人骗过去,可是要骗我小燕子,那就不太容易了。”

王彤笑一笑,道:“你又怎么能看到三公主臂上的守宫砂呢?

衣袖遮掩,她如果存心不让你看,难道你要强看不成?“

罢饩筒挥么笕说P牧恕!毖啻悍绲溃骸拔一嵯氚旆ǹ吹降摹!

王彤叹息一声,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啊!王某感觉十分困难的事,你竟然会有办法了?”

岸际且蛭忝翘鹬厝髁耍 毖啻悍绲溃骸靶挠兴桑膊桓仪笾ぁ!

澳训滥悴蛔鹬兀墒墙鹬τ褚栋。』实鄣呐!蓖跬担骸胺潜劝傩占业墓媚锇。 

拔揖粗厝鳌!毖啻悍绲溃骸暗冶匦胍私馑欠褚崖偃肽У溃绻盐Ч茫褪悄匦胍枚愿赌氖侄味愿端裨颍乙膊挥媒恕!

王彤想了一下,点点头,道:“说的有理,就准你便宜行事吧!

不过,不能弄出大继漏来。“”大人放心,天大的事,也由小燕子一身独撑,绝不连累大人。“

王彤道:“说什么连累不连累?我请你来,就是不怕你连累我了,万事一定要占住一个理字。”

笆荢小燕子知道了。”

短短一番交谈,王彤也突然喜欢起小燕子来,这个大孩子条理分明,却带点邪气,果然和一般武林人物不同。

拔掖闳牍挂桓鍪涛赖娜薄!蓖跬担骸熬团赡慵嗍尤鞯男卸!

燕春风点点头。

江千里道:“小燕子,记住一件事,暂时别和父亲相认。”

拔抑馈!毖啻悍缢担骸安还盖啄潜撸挂沉齑笕私淮簧卸樱易懿桓也淮鹩Π。 

王彤道:“这件事,交给我办。”

江千里道:“小和尚、王重山还在城外等我,我立刻南下,三个月后再回来,也许能把你道人围杀的证据揭开来。”

拔也涣裟悖郑鞔蟛谎孕唬旌昧苏獾凳虑椋揖痛侨ネ沉熘埃憬衷诮献叨改辍!

澳闶歉还笾腥恕!苯Ю锼担骸罢饧拢慌虏惶菀祝还颐窍冉埠靡桓鎏跫饩隽巳鞯穆榉常判⊙嘧永肟ⅰ!

安环懦陕穑俊蓖跬担骸敖匣褂泻芏嗍拢⊙嘧尤ゴ恚悦矗俊

昂茫⌒值芨娲恰!苯Ю锉灰荆鹕砭妥摺

小燕子被带入宫中,补了一个侍卫的缺。

燕飞是又喜欢又难过,父子相见,虽非形同陌路,但也只能点点头,打个招呼。

但每日总可见到,也算稍慰思念了。

燕春风入宫后第四天,正在听禅院外面溜达,宫女怜花,突然出现,缓步行了过来,到了小燕子的跟前一站,道:“喂,你认识我么?”

燕春风摇摇头。

拔医辛ǎ侨鞯奶砉憬惺裁疵职。俊

靶吕吹氖涛姥啻悍纭毙吕吹模鸸植蝗鲜段伊恕!傲ㄋ担骸

你在这里转来转去,干什么呀?“

氨;と靼。 

昂撸∈潜;ぃ故羌嗍樱磕挠邢衲阏庋髂空诺ǖ模饷锤鲎叻兀俊

拔沂窍肭魄迫靼。 

把啻悍纾愫么蟮牡ㄗ樱魃矸莺蔚雀吖螅袷悄隳芮频玫模俊

鞍Γ∶挥邪旆ò。∥也蝗鲜度鳎坏┓⑸裁词鹿剩一岚涯愕弊魅骼幢;ぁ

盎崧穑俊

澳阉蛋。∧愠さ媚敲雌粒雌鹄春芟窆靼。 

怜花嫣然一笑,道:“是不是在讨好我……”

熬退闶前桑〉一故且纯慈鞑判校 

怜花道:“可以,不过,要先过了我这一关才行。”

霸趺垂兀俊毖啻悍绲溃骸拔蚁胍欢ú皇羌苋菀椎氖虑椋俊

耙坏阋膊荒眩雀嫠呶遥憬衲昙杆炅耍俊绷ㄋ担骸笆裁疵排沙錾恚裁慈送萍瞿闳牍模俊

笆潘辍毖啻悍缍嘟擦肆剿辏逍透叽螅嘟擦剿辏屎稀

昂臀彝辍!绷ㄐΦ溃骸翱茨阋涣持善墒且怀鍪γ牛腿牖使!

岸裕∥沂巧竦短贸錾淼牡茏印!毖啻悍绲溃骸安还腋覆幌M以诮匣欤屯腥私樯芪胰牍呛幽涎哺泶笕吮N业模咕艘环馐裕诺玫秸飧霾钍隆!

奥硌哺А绷ㄐΦ溃骸八欠饨罄簦趾屯跬沉焓呛门笥眩伤萍觯匀皇橇⒖陕加谩!

安皇前。 毖啻悍缢担骸拔沂瞧颈玖炜忌系模跬沉焯嫖匏剑坏阋膊宦砘ⅰ蓖蝗涣成槐洌溃骸捌婀盅剑×ń悖闵罹咏趺椿嶂缆硌哺В俊

拔沂钦鲁跷迳形医憬悖蟾挪换崛媚愠钥鳎劣谖抑缆硌哺У氖拢巫阄妫嫠吣悖⒅惺挛穹谆欤挥幸坏悴煅展凵谋玖欤苣焉嫦氯ァ绷ㄐΦ溃骸敖憬阄抑赖氖虑槎嗔耍院螅一峤棠悖愕锰业幕安判小!

疤吞铮〔还憧刹荒芎ξ遥俊毖啻悍缢担骸疤低跬沉焓粝潞苎希杂写硎В拖铝钛习欤俊

他英俊中带着一脸稚气,神情飘逸、轻松,有股令人心动的邪气,怜花只觉心头跳动,双目中隐现出无限柔情。

八裕阋腋隹可健绷ǖ溃骸安拍茉诨使谐鋈送返亍!

拔腋崭杖牍说厣瑁睦镉锌可胶谜摇

拔铱梢园锩δ阊剑 绷ǖ溃骸耙院蟛灰肆ń憬憔褪橇恕!

拔艺飧鋈俗钪卸魍急恕

怜花低声道:“今晚不值夜,就到这里找我,小心一点,不要被别人发觉。”

燕春风点点头。

怜花快步而去。

望着怜花远去的背影,燕春风心中暗道:难道这么简单就搭上了?

希望王统领推荐我入宫的计划很周密,不要露出破绽,她都既然问了,可能会向马巡抚调查这件事?

燕飞虽然极力避免和燕春风见面,但却无法按下那股思念之情,忍不住便向听禅院行了过来。

他现在是内宫巡查身份,不用值班守卫,只负责查看各地的值班情形。

远远瞧见了父亲行来,小燕子大大的吃了一惊,他初入皇宫,如若燕飞表现出父子情份,必将会使三公主心中怀疑。

他相信,必定有人在暗中监视着他。心中一急,暗运功力,施展传音入密之术,道:“爹,他们已经找上我了,我当值不经心,你可以严厉的叱责我一顿,最好能打我两拳。”

声音钻入了燕飞的耳朵,确让燕飞大大的吃了一惊,因为,双方还有两三丈以上的距离,单是这传音之术,燕飞心中明白,这一辈子是无法练到这种境界,以王彤和江干里之能,只怕也没有这等成就。

尽管燕飞为儿子如此的成就感到喜悦,但他是个老公事了,自然明白小燕子的苦心所在,立刻拉下脸,一副六亲不认的神色。

燕春风倒也配合得很好,似是根本不知巡查到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望着天上一片浮动的白云出神。

燕飞一皱眉,放轻了脚步,行到了小燕子的身后,突然说道:“你在看什么?”

燕春风吃了一惊,回头看到燕飞,立时肃然站好,躬身行了一礼,道:“我在看……,,”看天上那一片变幻的云彩,是么?“燕飞神情冷厉地道:”这是三公主住的所在,要你守卫警戒,你竟然漠不关心……“突然扬手一个耳光掴了过来。

燕春风没有闪避,这一掌倒是打得结结实实,小燕子也没有运功抗拒,脸上立刻泛起了五条红色的指痕。

尽管燕飞痛在心中,口中仍然是冷冷叱道:“姑念你新来初犯,稍示薄惩,如若再被我发现疏忽职守,定当重责不贷。”

小燕子连声应是,燕飞才带着怒容离去。

果然,这一耳光打得小燕子不敢再稍有疏忽,全神贯注,警戒四周。

事实上,燕春风也运集了全身功力,展开天视地听之术。

这时,五丈内飘下一片落叶,也瞒不过他耳目。

他听到了一种极微的响声,那是上乘轻功,踏落在枝叶上的微弱声音。

但小燕子却装作不知,他心中早已有了计划,不能让人发觉他身怀上乘武功……

他要扮猪吃老虎!

小燕子也感觉到有一对凌厉的眼神,在暗中窥视着他,竟也能忍住没有转头,装作不知。

这是极大的忍耐功夫,不是他这种年龄的人所能做到的。

但小燕子办到了,不知道江千里给他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师父,在短短的两年多,不但造就了他一身武功,也把他训练成一个精干的江湖人。

足足过了一盏热茶的工夫,小燕子才感觉到那一对目光消失,人也离去。

他虽然极力在忍耐着,但一直被人暗看着,心中十分不安。

长长吁了一口气,小燕子伸动一下双臂,看看天色,也该是换班的辰光了。

内宫侍卫的班时很准,小燕子想到换班,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已快步行了过来。

值班侍卫都穿着同样的衣服,衣领上佩着金花,分别品级。

看来人佩了三朵金花,那是三等侍卫的身份了,小燕子是一朵花的五等品级,立刻一抱拳,道:“我是新来的燕春风。”

来人点点头,道:“在下金天祥。”

小燕子道:“原来是金兄,以后还望多多指教。”

金天祥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道:“去吧,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小燕子心中忖道:“王统领说他已被三公主买过去,果然是气势很大。”

心中念转,人却转身离去。

盎乩础苯鹛煜榈溃骸澳懔成嫌猩撕郏俊

笆牵 毖啻悍缁毓碛瑁Φ溃骸氨谎膊榇虻摹!

拔裁矗俊

笆韬鲋笆兀 

班蓿 苯鹛煜樾Φ溃骸澳闶堑谝淮沃蛋喟桑俊

笆牵 

暗谝淮沃蛋嗑捅蛔プ“驯虻谋乔嗔持祝故巧偌氖掳。 

金天祥笑道:“内宫侍卫这个差事不是那么好干的吧!”

斜睨着小燕子问话,语气中带着讽刺。

燕春风只觉一阵怒火,由心中冒起,正要反唇相讥,忽然心中一动,付道:我这次进宫任重道远,若和他冲突起来,闹出事情,岂不是坏了大事,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件事记在帐本上,先让你摆摆威风吧!

吞下一腔怒火,小燕子装出了满脸委屈,道:“其实,我只是抬起头欣赏一下天上流动的云彩,刚好就被看到了,唉!金兄说得不错,内宫侍卫这口饭不好吃啊!在下家中薄有资产,我看还是回去吃自己的算了。”

霸趺矗空庖坏阈⌒〉拇煺郏憔突倚牧恕!苯鹛煜榈溃骸澳腔鼓艹墒裁创笫拢俊

爸徊还翘房纯刺焐系囊黄疲捅淮蛄艘桓龆猓欠噶松晕笠坏愕拇硎В腔沟昧耍 毙⊙嘧拥溃骸捌癫皇且鋈タ沉四源!

翱衬源故遣换帷苯鹛煜榈溃骸罢饫镒钪氐拇Ψ质歉钪爸鹜耍啦宦加茫比唬闳缡欠噶送醴ǎ蔷筒煌恕

鞍Γ≌媸遣痪皇拢怀ひ恢牵谙履昵崾肚常院螅挂鹦侄喽嘀附獭!

澳隳芙簧衔医鹉橙苏飧雠笥眩悄憔驼叶匀肆恕!

芭叮〗鹦挚辖晃艺飧雠笥崖穑俊

氨纠矗也惶不逗腿送还阏飧鋈撕芮椋揖徒荒阏飧雠笥寻桑 苯鹛煜樗担骸懊魈欤慵甘钡敝担俊

燕春风道:“大概是午时过后吧!”

昂茫∶魈焱砩衔颐且黄鸪鋈コ酝矸梗掖愎涔浔本┏恰!

昂眉耍〉苋说厣瑁簧夏憬鹦终飧雠笥眩媸切〉苤伊恕!毖啻悍绲溃骸拔艺饫锵刃行恍涣恕!

安挥每推闳バ菹桑 苯鹛煜槟昙筒淮螅匆桓币欣下衾系难樱耆蜒啻悍缈醋髁送砩蠼

小燕子也会卖乖,竟然一抱拳,才转身行去。

走了两三步,停下来回过头,道:“金兄,我要到那里找你?”

暗绞焙颍一崛フ夷恪彼八剖俏此低辏赐蝗蛔】诓谎浴

靶⊙嘧有闹忻靼祝说夭皇墙不八冢肀憷肴ァR宦飞狭粜母鞔π问疲卫蔚募窃谛睦铩

小燕子回到了下榻之处,王彤竟然早已在那里等候,低声道:“找时间到我的书房去。”缓步行了出去。

燕春风目光转动,毫无人踪,心中却感奇怪,忖道:王统领也是老江湖了,怎么还这般大意,这些侍卫之中,不知有多少被人收买去了,若被他们瞧见,岂不是大有妨碍。

尽管心中不满,仍然是更换了衣服,缓步行向王彤的书房。

赵保、陈宏守在书房门外,但却没有阻止燕春风。

显然,他们早已奉到了令谕。

王彤早已在书房坐候,亲手奉上了一盅香茗,道:“小燕子,这里可以放心的说话,令尊告诉我已经有人找上你了,是什么人?”

耙桓龉猿屏ā毖啻悍绲溃骸八艺腋隹可剑拍茉诠谐鋈送返亍

王彤呆了一呆,道:“你是说怜花……”

笆前。∷饷炊晕宜档摹!

鞍Γ≌庹媸强膳录耍 蓖跬溃骸傲ㄇ卓诖鹩ξ野抵屑嗍尤鞯男卸雌鹄矗孟袷翘趿酵飞撸 

傲ǹ墒峭沉炫稍谌魃肀叩娜耍俊

安荒芩闶俏遗傻模恢笔侨魃聿嗟墓!蓖跬担骸叭魃聿嘣辛礁鎏淼呐荆硪桓鼋邢Т海谷皇悄Ы讨腥耍烊牖使矸荼唤掖┲螅臀此婀骰乩础Aㄊ歉龉乙丫鹩λ侥旰螅氚旆ㄇ菜龉奕松樱苍柿怂迩Я揭拥某晷唬训溃矣直徽飧鲂⊙就匪A瞬怀桑俊

拔铱淳褪橇恕!毙⊙嘧铀担骸八障ψ匪嫒鞯纳聿啵绾位嵛闶沼茫俊

罢饷此道矗饣使冢乙丫挥锌尚湃蔚娜耍捎弥耍俊

澳堑共皇牵憧梢韵嘈盼业母盖祝嘈闹业ǎ换岜撑淹沉欤部梢韵嘈盼倚⊙嘧樱也换崛媚闶慰觯仪妨送沉煲环萸椤!

跋衷冢仓挥锌磕懔耍阏庖徽衅宀荒芊窗芪ぃ庖痪志褪涠恕!蓖跬嘈σ幌拢溃骸拔艺娴南氩幻靼祝髟趺葱幕扯荆苯窕噬鲜撬母盖装。谷桓饰Ы绦透富首鞫浴!

燕春风吁一口气,道:“再告诉统领一件事情,三公主住的听禅院中厂潜有着绝世高手,一直在暗中窥视着我。”

澳强赡苁侨髁耍且坏婪珊绻痘墼碌拿畔碌茏樱<季浚饬侥曜≡谖饔蚰Ч校植恢Щ崃耸裁雌嬉斓奈涔Γ糠叛勰诠腥耍慌潞苣延腥四芏愿端摹!

巴沉欤⊙嘧拥南敕ǎ前抵屑嗍游业娜耍幢鼗崾侨鳎俊

澳闶撬担够嵊斜鸬母呤郑俊蓖跬担骸澳钦媸悄谟峭饣迹诚斩窳恕!

叭鞑换崦罢飧鱿眨蟀滋煲卦诨ㄊ鞔灾校裕蚁胧橇碛衅淙恕!

翱蠢矗饧挛薹ㄔ僖湎氯チ耍乙⒖套嗝骰噬希胫级ǘ帷!蓖跬担骸耙坏┤髦心睿松被噬暇退媸庇行悦#耸路峭】桑薹ㄔ偻舷氯チ恕!

凹洳皇枨祝枪靼。』噬系呐。⊥沉焯岵怀雒魅返闹ぞ荩绾慰谄糇嗄兀吭偎担噬峡舷嘈琶矗俊毙⊙嘧铀担骸按耸禄骨胪沉烊迹 

王彤怔住了!

第一,他想不到燕春风小小年纪,竟然思虑得如此周密。

第二,三公主真正的居心何在?难道她要控制皇上,挟天子以令诸侯。

罢庋桑「胰斓氖奔洌纯茨懿荒芩捣鳌

爸慌虏惶菀装。∪魅诵源蟊洌袷茄杂锬芄蝗胺模俊

木驼一嶂品狭怂簧砦涔Α靶⊙嘧铀担骸比鞒闪艘话愕呐恚筒换嵩偕睿噬系哪越盍恕!啊闭飧觥巴跬蟠蟮某粤艘痪溃骸闭馐且韵路干稀

巴沉旆判模换岣嫠呋噬系模蛭挥邪旆ㄎ约罕绨住!

王彤摇摇头,道:“你真能制服三公主么?她是荷慧月的弟子啊!”

罢飧雒矗客沉煜嘈盼液昧耍也换崮米约旱恼馓趺タ嫘Α

“燕春风道:”再说,真的废了她的武功,对她有益无害,她不会再有野心,可以安安稳稳的做她的公主了。“

看他说的轻松,毫无顾忌,王彤却听出了一身冷汗。

但他没有坚决的阻止小燕子,因为,他想不出一个更好的办法,只好长长叹息一声,道:“小燕子,没有把握,绝不可轻易尝试。”

拔抑溃褂幸患赂嫠咄沉欤鹛煜樵嘉颐魈烊ス夤涔洌步聿汀!

耙⌒陌。〗鹛煜橐驯蝗耸沼茫仪籽劭吹剿绷颂沸牛鞘侨哪甑呐笥蚜恕!蓖跬担骸罢庑∽有暮菔掷保峙掳凳┧慵啤!

罢饩鸵沉彀锩α恕!

昂茫闼蛋桑⌒⊙嘧樱芄话斓降模乙欢ㄈχС帧!

氨鸪3U椅宜祷啊毙⊙嘧铀担骸八嵌济挥谢骋傻轿遥筒换岫晕蚁率帧!

王彤点点头。

拔也慌滤前凳┧慵疲遗滤嵌晕叶芍螅筒辉倮砦遥鞘焙颍揖臀薹ɑ烊胨侵校兹∫堋毖啻悍绲溃骸爸慌乱参薹ń咏鳎蔷椭挥幸惶趼纷撸布涮毫耍 

笆共坏茫∈共坏茫 蓖跬奔钡氐溃骸澳鞘保诠涛蓝冀湍阄校乙参薹ㄗ柚埂!

八裕詈帽鹨衣冻銎普馈毙⊙嘧有Φ溃骸巴沉熳詈靡沧嫖业簧缸忧樯睿乙谎肽钭潘坏┡雒妫茨衙饬髀冻鎏煨灾燎椤!

拔抑溃一岣嫠吡钭稹!蓖跬溃骸安还⊙嘧樱阕懿荒苋靡粞锻耆艟舜宋薹ㄖг⑴浜稀!

按嬷卮蟮氖虑椋一嵴沂奔淅醇沉欤饧溉眨沉熳詈昧羲拊谑榉恐小!

王彤点点头,道:“这里很清静,我就留宿在此,随时等候你的消息。”

罢庋部梢愿歉瞿飧呱畹母芯酢闭酒鹕碜樱娲嵌ァ

瞧着小燕子的背影,王彤呆住了!

这个小家伙实在有些胆大包天,抄家灭族的大祸在他说来,也是轻轻松松的事,任他放手去做,真不知会闹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但王彤就是想不出一个办法,来化解去这场迫在眉睫的危机,解开这个死结。

小燕子真的很轻松,他缓步乱逛,到处察看,暗中却把各种形势,默记于心。

宫廷广大,殿阁重重,到处是宫女、太监,小燕子表面上大而化之,事实上,却是极为小心,却也被他避开了几道太监驻守的关口。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