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5 回 宫中除奸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五回 宫中除奸

二更时分,小燕子换穿了一身玄色劲装,溜入了听禅院中。

他轻功绝佳,借花树掩遮,避开了三道防守。

听蝉院在广阔的皇宫中,独成一个院落,院外却布守了重重侍卫。

当然,这是王彤有意的安排,看上去,似是保护三公主,但骨子里却是监视听蝉院中的行动。

小燕子进了听蝉院,不再掩蔽身形,大摇大摆的行出花丛,轻轻的咳了一声。

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幽静的听蝉院中,却传出了数丈远近。

果然,一条人影,突然在花丛中出现,直直的行了过来。

他走的很慢,举止从容,直行至燕春风身前四五尺处,才停了下来。

小燕子凝目望去,只见来人一脸皱纹,满头乱发,穿一件黑色大褂,手中提着一根拐杖,一眼之下,竟然无法辨出是男是女。

拔艺伊ń憬悖撬嘉依吹摹!

黑衣人点点头,举手示意,要小燕子跟着他走。

小燕子艺高胆大,也不多问,随在黑衣人的身后,行入了一间幽暗的房间中。

傲ń憬隳兀俊

黑衣人没有回答,转身向外行去。

拔以谡饫铩!蔽萁怯陌荡Γ谐隽肆ü媚铩

屋中很黑,难见到两尺外的景物,但小燕子目力过人,稍作调整,已适屋中的黑暗。

怜花莲步轻盈,一直撞入了小燕子的怀中,才停了下来,道:“你怎么进来的?”

吐气如兰,樱桃小口就要贴上了小燕子的下颚。

敖憬阋依矗揖屠戳恕!

答复的干脆,听得叫人窝心,就是没有说怎么进来的。

怜花笑一笑,道:“没有人阻拦你么?”

坝醒剑 毖啻悍绲溃骸拔腋嫠咚欠蠲膊椋叩轿奖撸杌狙谡冢阍角蕉搿!

靶幔∏撇怀瞿阈⌒∧昙停够崴婊Ρ浒。 绷ǖ溃骸坝忻挥腥饲频侥惴轿侥兀俊

拔也恢馈毙⊙嘧拥溃骸扒频搅舜蚴裁唇簦惨共樯谑枪掳。 

怜花苦笑一下,道:“你是聋子不怕雷,是真的迷糊啊!”

鞍Γ×ń憬闶歉铱嫘α耍挥惺拢揖妥吡恕!

说走就走,举步向外行去。

怜花竟然没有阻止。

小燕子行入花丛,飞跃围墙而去。

八奈涔Σ淮怼卑涤爸行谐隽巳鳎溃骸叭艘材飧呱睿 

爸灰飧⒋剑涂梢灾睦蠢恕!绷ǖ溃骸翱此枪缮岛艉舻难樱故遣幌褡白鳌!

巴跬讯晕叶嘶骋桑恳钩醺螅图优闪耸该涛溃际厮闹埽庑∽硬豢赡鼙艿每切┒俊!比鞯溃骸俺牵那峁σ训搅颂ぱ┪藓邸⒎尚芯5木辰纾俊

安幌癜。 绷ǖ溃骸翱此轿降纳矸ǎ荒芩愕诙魃硎帧!

澳蔷褪峭跬碌慕饬耍吆撸∶魈煲鹛煜榇ハТ耗抢铮乙煤玫牟樗徊椤!

笆牵⌒℃净岽案鹛煜椤!

小燕子一口气奔回住处,倒头便睡,心中却暗自盘算道:“怜花分明身怀武功,统领怎会说她是一个普通的宫女。

那为我带路的黑衣人究竟是男是女,那隐在暗中,偷听我和怜花说话的又是什么人呢?是不是三公主?

今晚上大大意了,几乎露出了马脚,怜花让我离开,不加以阻止,想是心中对我起疑了?”

想了一阵,立刻暗中运气,平息杂念,沉沉的睡去了。

少年不知愁滋味,尽管小燕子心中有无数的疑问,但一抛开,立刻便入梦了。

第二天,小燕子值班归来,金天祥就来造访,催促小燕了换上衣服,一起离开了宫廷。

他们有侍卫腰牌,出入禁宫不受阻拦。

燕春风心中忖道:金天祥似是一直在监视着我,才能这么快的及时而至,今天这一关绝不好过,必有一些特殊的安排,要小心应付才行。

金天祥只管带头赶路,小燕子装迷糊也不多问,行入了一条清幽巷子里,金天祥才笑道:“老弟,今天时间不多,我先带你去品尝一下京中最好的酒菜,如何?”

燕春风目光转动,发觉这条白石铺成的巷子里,两侧都是高大的砖房,红漆大门,似是一处高贵的住宅区域,不禁奇道:“大菜馆不开设在大街上,会在这么样的一条巷子里?”

扒锻ㄓ陌。±系埽嬲募央让牢叮还┬屑沂秤茫纫幌履憔突岷鹊阶詈玫木疲缘酱游闯怨拿牢丁苯鹛煜樯衩氐男πΦ溃骸暗比唬材芸吹骄雷松拿琅!

拔姨怂倒煜旅琅〖使切┕鸩膳牵欢汲さ萌缦膳话悖训阑褂斜裙械呐烁恋牡胤讲怀桑俊

小燕子低声道:“那是个什么所在呢?”

金天祥道:“你说的不错,后宫粉黛,都是由民间美女选出来的,美则美,却少了女人那份风情,这个地方的女子,不但貌美如花,而且风情万种,那才是叫男人着迷的地方。”

靶幔∮姓獾鹊胤剑钦娴萌タ劢缌恕!毙⊙嘧恿髀冻鱿蛲纳裆

外面看去,这只是一座普通的宅院,但进了大门,立刻有两个头梳双辫的青衣女子迎了上来。

她们不是很漂亮,但那股迎人的媚笑,却十分动人,细碎莲步,奔行如飞,摆动的柳腰,突显出了炯娜多姿特色。

显然,她们是经过了一番严格的训练。

罢庵皇橇礁鲇偷难就罚系埽趺囱俊苯鹛煜榈溃骸笆遣皇怯胫诓煌。 

岸裕」侨鄙倭怂悄欠萦诵α澈徒棵纳裉毖啻悍绲溃骸翱囱樱庖徊涂峙乱ú簧俚囊影桑 

耙拥氖虏挥媚憷系芊研模纱蟾缥仪肟汀!苯鹛煜榈溃骸澳憷系苤还芎煤玫某院取⑼胬郑∏橄硎堋!

口气大变,和昨天那种目中无人、高高在上的口气和气势,完全不同。

谈话之间,已近厅堂,两个迎客的少女分列大门两侧,齐声说道:“金爷和贵客请!”

看来,金天祥似是这里的常客。

金天祥大步而入,燕春风紧随身后。

大厅中早已站了个千娇百媚的俏佳人。

是惜春,可惜燕春风没有见过,这位出身魔教,混入内宫的小魔女,经过了一番仔细的装扮,果然是风姿绰约、娇媚撩人。

只见她轻移莲步,躬身一福,道:“金爷,多日不见了,风采更见清雅……。

一指燕春风,金天祥低声地说道:“燕老弟是今天的主客,姑娘要好好的招待。”

悄佳人转向燕春风,先送上一个娇甜的媚笑,道:“金爷的贵宾怎敢怠慢,燕公子,来!小妹为公子带路。”

她胆大的竟然伸出了纤巧的玉手,一把抓住了小燕子的左腕,微笑着向前行去。

燕春风感觉到那柔滑的玉手中,透出了阵阵的热力,攻入肌肤,散向全身,立刻引起了一阵莫名的兴奋,不禁吃了一惊,忖道:一见面就下手啊!赶忙一提真气,护住要穴、经脉,平息下那股兴奋的情绪,但却适可而止,不让对方感觉到他在运功抗拒。

俏佳人拖着燕春风,一口气奔入了大厅后一座雅室之中,才回首一笑,道:“燕公子,你……”

突然一呆,住口不言。

原来小燕子面色平和,神情明朗,一点也没有受到感染、影响。

拔液芎谩毖啻悍缜崆嵴跬蚜俗笸螅溃骸罢饫锖苎胖拢呛染铺感牡暮玫胤桨。 

熬撇丝煽冢讶巳缁苯鹛煜椴饺胙攀遥溃骸罢馐潜本┏亲蠲匀说囊淮玫胤健!

惜春恢复了常态,笑一笑,道:“只怕留不住燕公子这样的高人?”

把贵客改称高人,已然表达了心中的惊愕、疑虑。

昂醚酃狻苯鹛煜榈溃骸把嗬系苁峭沉齑笕饲鬃蕴粞〉男氯问涛溃皇歉呷似衲苋胙 !

两人对答之间,话里有话,以作呼应,金天祥等于把燕春风的来历作了个简明的介绍。

但这也使小燕子提高了警觉,金天祥狡诈多变,是个不易对付的敌人,对此人要多多留心才行。

敖鹦挚浣绷耍〉苋蘸蠼柚亟鹦种φ嗄兀 毖啻悍缈推厮怠

岸裕≡勖且煤玫慕灰唤弧苯鹛煜榇笮Φ溃骸按汗媚铮谝幌虾玫木撇死矗乙脱嗬系芎雀鐾纯臁!

靶值苋Ψ钆悖 毖啻悍缢淙幻髦鞘且桓鱿菥匆膊桓适救酢

惜春回头吩咐女婢一声,转望着燕春风,道:“燕公子成家了吧?”

昂懿牙ⅲ嗄橙松允任洌庑┠甓及咽奔浠ㄔ谙傲肺涔χ希怀鍪γ牛捅宦硌哺萍鋈牍!毖啻悍绲溃骸罢獬杉胰⑵薜氖拢缓猛涎右恍┦奔淞恕!

奥硌哺В∧母雎硌哺В俊

昂幽涎哺砦闹小!

昂霉倌模√邓卫砗幽希蛐糖澹飧咽且共槐栈В凡皇耙拧毕Т旱溃骸罢庑┐挪恢钦媸羌伲俊

笆钦娴模 

酒菜上的很快,就这么谈几句话的工夫,佳肴已川流不息的送了上来。

似乎是早已有了准备。

酒席间,惜春施展出娇媚的攻势,不停的劝燕春风喝酒,小燕子豪气干云,来者不拒,酒到杯干。

金天祥酒量亦豪,不停的和燕春风拼酒干杯。

就这样,菜还没有完全上完,燕春风已醉的人事不省,一跟头栽倒在地上。

金天祥连推数次,燕春风恍如不觉。

惜春冷冷一笑,道:“酒里已放了三日醉,没有三天三夜的工夫,绝不会醒过来的。”

金天祥道:“今夜三更之前,一定要带他回去,否则,必会引起王彤的追查,那就不好应付了。”

爸还芊判模兆硭淙话缘溃庖┥裥薇龋┑骄菩眩热鞣技莸嚼矗巧笔欠啪陀伤龆恕!

叭饕惨窗。俊

安淮恚ù囱断⑺担庑∽铀浦液裼炙萍檎饕睬撇怀鲆坏忝寄浚砸鬃约觳樯笪省!毕Т旱溃骸澳隳艽创耍菜愦蠊σ患兀 

金天祥苦笑一下,道:“想不到啊!昨天我还不屑和他多谈,今早却得到令谕,要我带他到此,而且,三公主也要亲自赶来,当真是一桩大大的意外事件,这小子十分年轻,难道真有什么过人的本领不成?”

敖鹛煜椋胰绮幌氯兆恚愫退残衅淳疲遣皇悄芷吹霉俊

罢飧觥苣阉盗耍 苯鹛煜榭戳讼Т阂谎郏溃骸耙残碓谙虏皇堑惺郑俊

澳愀揪秃炔还毕Т赫酒鹕碛冢溃骸白撸“阉苋诵淌遥壬闲叹撸魉媸本突岣侠础!

金天祥正想叫人,惜春已伏身抱起了燕春风,当先行去。

看上去瘦瘦弱弱的惜春,抱起燕春风那么修伟的躯体,竟似毫不吃力,步履如飞。

燕春风清醒过来,发觉全身衣服都被脱去,只留了一条短裤,双手双足都被粗逾拇指大的铁圈,扣在特制的铁架上。

一大间青石砌成的屋,四周不见天日,室中燃着两支竖起的火把,照得满室通明。

一个水绿衣裙的少女,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两侧站着惜春和怜花。

绿衣少女脸上戴了一副青铜面具,似是不愿让小燕子瞧到本来面目。

傲ń憬悖馐窃趺椿厥掳。俊

把嗬系埽煤翰怀匝矍翱鳎妒蔽裾呶〗埽祷笆邓担梢陨俪砸坏憧嗤贰!

转头看去,只见金天祥站在左侧,手中提着一条皮鞭子。

敖鹦郑阍趺幢涑尚行淌至耍俊毖啻悍缧Φ溃骸澳闶侨仁涛赖纳矸莅。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小子,什么辰光了,他还能笑得出来?

把啻悍纭倍俗谔σ紊系穆桃律倥丝冢溃骸袄鲜祷卮鹞业奈驶埃獾闷と馐芸啵抑滥懔妨艘簧砗霉Ψ颍残聿辉诤醣拮拥某榇颍纸畲砉侨纯梢允挂惶跆o5暮鹤樱涞萌砣跚笕摹

澳闶侨髁耍 毖啻悍缧Φ溃骸凹阋幻婵烧媸遣蝗菀装。梦胰绱死潜凡豢鞍。俊

白】冢 毕Т豪淅渌档溃骸罢媸遣患撞牟坏衾幔鹛煜椋瘸樗拮印!

坐着的绿衣少女没有阻止,金天祥扬起了手中的皮鞭。

靶⊙嘧印!绷ǹ丝冢溃骸澳惆静还模盟廊セ罾矗僬谐隼矗癫皇恰

傲ń憬恪毙⊙嘧由袂榍崴桑豢谝桓隽ń憬憬械糜窒煊痔稹

正是软硬兼施,各展所长。

鞍Γ『冒桑阋宜凳裁茨兀俊毙⊙嘧哟看康挠锲侨肆А

拔誓闶裁矗憔突卮鹗裁矗俊甭桃律倥溃骸拔也幌肷撕δ悖灰莆摇!

青铜面具之后,透出了两道目光,扫掠过小燕子修伟健壮的身躯。

昂茫赖奈叶妓担还乙灿刑跫

疤跫俊甭桃律倥行┭热唬骸跋衷冢慊褂刑跫俊

笆前。√跫芗虻ィ还蔷偈种投选!毙⊙嘧拥挠锲制骄玻剖且坏阋裁挥芯碌母芯酢

昂茫闼党隼锤姨 甭桃律倥蟾泻闷妗

叭∠履愕那嗤婢摺!毖啻悍绲溃骸拔抑灰茨阋谎邸!

胺潘粒 苯鹛煜橛沂只佣凶判シ绲钠け蓿莺莸某樵谛⊙嘧拥纳砩稀

健壮的躯体上,立刻泛起了一道红色的鞭痕。

敖鹦郑勖歉崭战涣伺笥眩阍趺慈绱诵暮菔掷保虻谜饷从昧Α毙⊙嘧犹究谄溃骸罢媸蔷迫馀笥眩蛔憬煌乙湍慊鼐弧!

金天祥道:“好,那我就再抽你几鞭子!”

右手疾挥,连抽三鞭子。

傲ń憬悖虻梦液锰郯。 毙⊙嘧泳烤故歉龊⒆樱善形慈眩ち思副拮樱憬憔徒械酶兹攘恕

怜花被叫得心神大乱,还真有点心疼起来,但公主在侧,惜春又虎视眈眈,竟然不敢开口为小燕子求情。

幸好绿衣少女一挥手,阻止了金天祥再打下去,道:“小燕子,你看我一眼真的就肯回答我问的问题?”

笆前。 毖啻悍缧Φ溃骸拔宜倒幕埃比凰闶!

昂冒桑 甭桃律倥夯旱哪每饲嗤婢摺

肮皇且晃痪鋈恕毙⊙嘧拥溃骸拔鸸帜悴辉副鹑丝吹侥恪!

澳阋丫垂恕甭桃律倥溃骸跋衷诳梢曰卮鹞业奈侍饬税桑 

靶校≡俑嫠呶乙患拢闶遣皇侨鳎俊

绿衣少女微微一笑,道:“是公主又怎样?不是又如何?你很重视我的身份么?”

暗比涣耍鹘鹬τ褚叮乙∥抑鼙;に毖啻悍绲溃骸澳闳绮皇侨鳎蔷陀貌蛔盼曳研牧恕!

绿衣少女笑道:“现在这个局面,你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保护了,还要保护我么?”

昂眉耍饷此担憔褪侨髁耍俊

笆牵⊙嘧樱衷诟梦椅誓懔恕!

燕春风突然大喝一声,声如龙吟,震得人耳膜作响,声音平息,小燕子已完全恢复了自由,锁住他双手双脚的铁环,竟然裂成了两半。

傲ń憬悖岩路酶野桑庋嗌砺短澹绾文馨菁髂兀俊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全场的人全都怔住了,望着畏缩在一侧的小燕子,呆呆出神。

惜春道:“我拿衣服给你……”果然拿起衣服,行了过去。

距离还有三尺,惜春已将衣服抛了过去,人也紧随着欺身而上,攻出一掌,点出了一指。

在衣服掩遮之下,这一掌一指,看上去特别的诡异。

小燕子急急叫道:“让我把衣服穿上再打嘛!”右手挥出了一掌,正迎上了惜春的掌势,双掌接实。

一股强大的力道,由小燕子掌上涌出,惜春被震得连连退了三步,连点出的一指也无法击中小燕子。

惜春本欲再冲上去,施展第二波的攻势,但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提聚真气,不禁大吃一惊,忖道:这是什么功夫,怎会如此神奇?

绿衣少女坐着未动,金天祥早已被震住了,惜春暂失战力。

小燕子很快的就穿好了衣服。

绿衣少女缓缓站起,抽出怜花背上的宝剑,道:“小燕子,你果然是一位非常人物!”

肮鞅鹈Γ谙孪岛醚腿グ菁!

他说的一脸认真,叫人难分真假?

拔腋迷谒谱砦葱咽保壬绷怂毕Т汉奚厮怠

跋Т海闳衔兆碚娴拿缘刮伊嗣矗俊毙⊙嘧拥溃骸拔也还爰靼樟恕!

昂担∪兆硭洳皇且┪铮窗缘牢薇龋挥腥撕认滤蛔淼沟摹!

笆前。∪绻挥泻认氯ツ兀俊

安豢赡馨。 毕Т旱溃骸拔铱醋拍愫认氯サ摹!

小燕子道:“好吧,我们用不着抬杠,你告诉金天祥说三公主要来这里……”

惜春怔一怔,道:“你真的没有醉倒?”

小燕子微微一笑,不再理会惜春,却行向绿衣少女,道:“燕春风拜见公主。”

恭恭敬敬的行了一揖,跪拜下去。

饕层蹲×耍飧鲂⊙嘧幼魇拢ΥΤ鋈艘饬现猓种刑嶙疟#谷晃薹ù坛觥

燕春风拜罢起身,笑道:“公主,惜春是西方魔教的弟子,要不要把她除去?”

肮鳎飧鋈瞬荒芰粝拢勖呛狭ι绷怂!毕Т核怠

绿衣少女应声出手,一剑刺向燕春风。

小燕子突然一个转身,避开了绿衣少女的剑势,人却欺到惜春的身侧,劈出了一掌。

惜春娇叱一声,右手点出,指向燕春风的脉穴。

不料,小燕子右手一转,突然化为擒拿,一把扣住了惜春的右腕脉穴。

这真是棋差一招,满盘皆输。小燕子武功之高,变化之奇,就像是惜春把右腕送入了小燕子的手中一般。

跋Т海闼淙怀錾砟Ы蹋一故遣幌胗貌锌岬氖址ǔ椭文悖还阋馊ト魃砩系慕疲指此杂芍怼!

拔也荒堋毕Т旱溃骸拔乙裁挥姓飧龇Α!

小燕子原本只是个推想,三公主可能受到了什么禁制,想不到出言一唬,竟然是歪打正着,一下子就找出了病源。

昂茫 毖啻悍绲溃骸澳悄闼担芙馊ト魃砩系慕疲俊

但闻急促的步履声传了过来,关着的木门也被撞了开来,王彤带着燕飞、陈宏、赵保,鱼贯而入。

金天祥一看出路被阻,无法逃得出去了,立刻移动身躯,躲到三公主的身后去。

昂冒。∠Т海憔谷辉缜比刖┏侵辛恕蓖跬溃骸拔裁床蝗牍惺毯蚬髂兀俊

肮鞅凰窍铝私疲坏貌惶前诓迹飧鲂⊙攀侵鞒执缶值娜宋铩!毖啻悍缢低昊埃鍪至懔讼Т喝σǎ桓顺潞辍

燕飞眼看爱儿一出马,就直捣敌人的巢穴,找出了惜春,而且也未和三公主造成火拼的局面,心里那份高兴,简直是无法形容,只是情况还未完全明朗,也不敢父子相识。

靶⊙嘧樱媸瞧婕0。∥颐抢帕思父鲈拢治薏撸蛔磐纺缘奈侍猓懔饺炀桶阉饩隽耍媸浅そ罄送魄袄耍淮氯耸ぞ扇恕!蓖跬尴薜母锌

巴沉欤嬲榉车氖拢且绾翁嫒鹘馊ソ疲课蚁嘈畔Т阂欢ㄖ滥谇椤

燕春风道:“只是小妖女不肯招出来。”

跋人凸骰毓ィ俅χ孟Т赫飧鲅就贰!蓖跬溃骸拔也恍拍Ы讨腥烁龈龆际翘虻娜耍退闶前桑乙惨匝阑寡溃扇浦溉帷!

敖鹛煜檎飧鋈艘鹾荻纠保谑切姆牵圆荒芰粝吕矗业氖乱丫焱辏娲橇恕!

转身向外行去。

燕飞心头大急,差一点把儿子喊出口来。

幸好有个人比他更急,大声叫道:“小燕子,你不能走!”

是三公主,叫声的慌急,显然是已无法控制心中的焦虑。

拔裁矗俊毙⊙嘧拥溃骸罢饫锏氖露及焱琢耍乙丶胰ィ纯次衣琛ⅰ笨茨懵杪璧氖拢慌乱俚鹊攘恕!叭鞯溃骸蹦闳衔阋丫焱姿械氖铝嗣矗扛嫠吣悖饫锏娜硕际悄Ы痰茏樱裳就返娇疵诺睦喜酝罚际歉呤帧!

小燕子奇道:“统领进来时,是否遇过抵抗?”

懊挥校一褂腥酥傅阄颐堑睦绰贰!蓖跬溃骸胺裨颍膊换嵋幌伦颖阏业秸饫锢戳恕!

拔抑溃呛蜕懈绺纭毖啻悍缣岣吡松簦溃骸俺隼窗桑还业模 

昂眯∽樱阏媸窃嚼丛焦砹恕焙诼藓浩咔山韬屯踔厣剑褂幸桓雠遄懦そ5那嗄甑廊耍愎嵝辛私础

鞍子鸬莱ぁ毖啻悍缧Φ溃骸昂诤蜕兄沼诎涯阏依戳恕!

岸裕∥医邪子穑闶切⊙嘧恿耍俊

靶⊙嘧樱『蜕械幕耙丫蚁至耍愦鹩ξ业氖驴刹荒芑婆#燮黾胰丝梢蛉胧瞬愕赜摹!

拔揖褪窍肫阋淮瓮嫱妫慌乱膊怀晒Α毖啻悍绲溃骸安还愕孟雀嫠呶遥厦娴娜四兀俊

岸急恍『蜕懈诺沽恕卑子鸬溃骸拔抟宦┩!

靶『蜕锌擅挥姓饷创蟮谋玖欤前琢承〉朗扛业摹

目睹白羽连连示意,黑罗汉住口不言了。

三公主道:“小燕子,这都是你的朋友?”

笆前。芎猛姘桑『蜕小⒌朗咳加辛恕!

三公主道:“能一举间制住了这里所有的魔教弟子,足见高明啊!他们是……”

耙昂蜕泻鸵暗朗俊逼咔缮溃骸拔颐嵌际潜恢鸪鍪γ诺娜耍挥盟党錾矸堇蠢恕6愿端堑氖侄危膊辉趺垂饷鳎凰狄舶樟耍 

霸趺矗俊蓖跬娴溃骸鞍子鹨脖恢鸪隽宋涞迸桑俊

懊环ㄗ影。⌒〉朗拷挥巡簧鳎『蜕心值么笏虏皇铡⑿∶聿涣簦〉朗恳脖凰系糜泄酃椴坏昧恕!

昂眉恕毖啻悍缧Φ溃骸敖迨甯嫠呶遥忝嵌疾皇浅黾胰说牟牧希缤矶家荒斐雒砻牛皇茄灾辛恕!

王彤心中明白,这是江千里的安排,个中必有深意,但三小媳笑自如,全没把三公主放在心上,成何体统,重重咳了一声,道:“小燕子,先听三公主把话说完。”

小燕子一整脸色,对三公主一抱拳,道:“三公主,小和尚、小道士全都到齐了,三公主请吩咐吧?”

三公主叹息一声,道:“听蝉院中还有两位魔教长老潜伏,控制着我和怜花的举动,所以我不能不听他们的指令,因为,他们威胁我,只要我稍有反抗,立刻取我父王之命。”

翱啥瘢 蓖跬溃骸暗魇且坏婪珊绻痘墼屡赖茏樱训烂挥小

拔疑硎芙疲撬媸笨梢匀梦沂タ咕艿哪芰Γ宜湮涔ξ词В粗荒芪切隽Γ床荒芎退嵌允治小!

王彤道:“那是一种什么禁制,会有此等神奇作用?”

昂孟袷浅娑尽比鞯溃骸暗也荒芸隙ā

叭鳌毙⊙嘧拥溃骸敖迫绾尾呕岱⒆髂兀俊

爸灰党鲆簧饫鞯闹裆谏揖土⒖谈固廴缃剩纸盼蘖Α比鼢鋈凰档溃骸拔胰缒苡卸俜构し虻氖奔洌缇秃退欠攀忠徽搅耍∥壹付认胱跃廊ィ次ㄈ白瑁矣值P乃窃谖宜廊ブ螅乙桓瞿嫖遥蔷透膳铝恕!

罢饽Ы淌址ü豢膳隆蓖跬溃骸靶⊙嘧樱忻挥薪饨ǎ俊

拔也恢溃 毖啻悍绲溃骸罢也怀鼋频脑颍乙参薹ㄏ率帧!

王彤目光转注到金天祥的身上,道:“你要放手一战呢?还是束手就缚?”

叭鳎沂鞘苊浣诮档小苯鹛煜榈溃骸肮鞔鹩U衔业纳砑倚悦摹!

巴跬沉欤潘グ桑∥胰肥荡鹩恰比鞯溃骸拔宜涫巧聿挥杉海遣⒉恢馈!

敖鹛煜椋骷纫殉信担跄骋膊槐闵罹苛耍衷冢阌辛教趼纷摺

澳橇教趼罚俊

耙皇欠狭四愕奈涔Γ鸪龉ⅲ欢橇羧卧埃锪⒐Α

唉!我看到了你杀谭信灭口,这处罚该是最轻的了。”

金天祥道:“属下愿带罪立功,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昂茫衷谧畲蟮哪烟猓侨绾尾拍芙馊ト魃砩系慕屏恕蓖跬抗庾⒌较Т旱纳砩希溃骸澳闼党鼋馊ト魃砩辖浦揖土⒖谭帕四悖 

这时,惜春已被小燕子点了穴道,扣在一张铁架子上。

片刻间,主、客易势,变化之快,目不暇接。

熬臀宜鞯慕庖┎⑽创胫性毕Т旱溃骸俺娑痉⒆魇彼淙煌纯啵换嶂旅髦灰咸埃⒖叹涂梢灾雇椿指础!

澳闶撬担庖┓旁谖饔蚰Ч辛耍俊蓖跬溃骸跋Т海蔷投阅悴辉趺春昧恕

七巧僧突然接道:“小和尚和小道士到外面警戒,顺便把几个魔崽子处置一下。”一拉白羽,飞跃而出。

叭骱土ü媚锴牖乇芤幌拢乙瘫乒┝恕!蓖跬袂槿缣乃怠

三公主叹息一声,道:“魔教里有一种血遁身法,能借本身一口鲜血,脱身而去……”

拔抑溃 毙⊙嘧铀担骸澳鞘且恢秩砉巧窆Γ枰豢谙恃趋朗账酰殉錾髁皖怼!

惜春冷冷地道:“小燕子,你究竟是谁?还知道些什么?”

澳忝悄Ы讨泻芏嗷ㄑ蠖嘉薹鞯霉遥裕阕詈美鲜狄坏恪毙⊙嘧拥溃骸拔乙仓滥忝悄Ы炭梢匀淌苄行讨啵上В形倚⊙嘧釉诖耍阏庑┬笆蹙陀貌簧狭恕!

惜春脸色一变,但却闭口不言。

王彤一摆头,陈宏、赵保立刻分左右行了过去,陈宏右手托起了惜春下颚,手指加力,捏开了惜春的牙关,一团绢布,塞入了惜春口中。

这些人都是行刑老手,首先防止的是犯人咬舌自尽。

王彤沉声道:“惜春,你没有求死的机会了,愿意招认时,就点点头……”转向怜花道:“怜花姑娘,请三公主回避。”

怜花应了一声,扶着三公主转入大厅一角。

敖鹛煜椋赡阈行蹋 蓖跬溃骸笆噶模扔墒稚隙鸢桑 

那时代,君权第一,为皇帝的平安,可以错杀一百却不会放过一个嫌犯,内宫侍卫是真正保护皇上安全的人,经手的案件也大都和谋反、叛逆有关,严追根底,清除叛党,为内宫侍卫的责任之一,所以,他们发展出了不少奇苛的严刑,王彤掌理了内宫统领之后,虽然力求改进,但百年传统余毒仍烈。

魔教弟子难缠,三公主身上禁制又必须解除,所以,王彤也就只好放任他们施展严厉的行刑手段了。

金天祥行近惜春,低声说道:“惜春姑娘,对不住了,我是上命难违,指刑先剔指甲,那种痛苦,超过了人忍受的极限,姑娘如肯合作,这种痛苦就可免去了,何况,如此美丽的纤纤玉指,受到伤害也是可惜的!”

惜春无法回答,只用两只眼睛看着金天祥,脸上是一种自怜自惜的神情,真是哀痛欲绝,目光中更是一片凄朦的温柔,动人至极。

金天祥看得痴了,握着惜春娇嫩的玉指,哪里还忍心下手。

其实,何只是金天祥,陈宏、赵保也都是看得个个神色黯然,目蕴泪光。

就是王彤,也觉心头惨然,忘记了喝令金天祥动手行刑。

幸好,小燕子点了惜春的哑穴,如若这种动人的凄绝神情,再配上娇甜的声音,这些人只怕早已浑然忘我,解其缚束,放她离去了。

小燕子暗暗叹息一声,忖道:魔教异术,果具威力,这些人纵然武功高过魔教弟子,但也无法和他们对抗于江湖之上。

心中念转,口中却低声喝道:“金天祥,蒙住她的眼睛!”

声音不大,但却如当头棒喝,金天祥心头一震,人也清醒过来,撕下惜春身上一片衣襟,蒙上了惜春的眼睛。

袄Π。Γ 蓖跬究谄溃骸靶⊙嘧樱咀幌胧┬糖蠊憧捎邪旆ㄈ孟Т核党鍪祷埃俊

拔沂允钥窗桑 毙⊙嘧佑沂旨渤觯懔讼Т荷砩先σā

但见惜春身躯颤抖,粉颊上开始滚落汗珠。

没有人知道小燕子用的是什么手法,但却都看得出惜春正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她双眼被蒙住,口中又塞了绢帕,真是目不能视,口不能言,只见脸上的汗珠儿越来越多,滚滚而下。

忽然,惜春不住地点头,显然已忍不了这种痛苦。

王彤道:“解下她眼罩,除去口中的绢帕。”

金天祥应声出手,惜春一开口就叫道:“快些止住我的行血回聚,我受不了……”

小燕子伸手解开惜春三处穴道,低声道:“惜春,你真的很痛苦么?”

惜春长长吁了一口气,目光中又恨又怕的凝注着小燕子,道:“你觉得好玩哪,再有一刻工夫,我就神灭、骨销,不成人形了。”

罢姹福Т海也恢勒馐址ㄈ绱硕穸荆 毙⊙嘧恿成戏撼鑫尴耷敢狻

跋Т海慊贡3秩缁ㄈ菝玻绻俏业娜顺鍪郑慌略缫颜媚阒付现校夂岱闪恕!蓖跬袂槔淅涞氐溃骸跋衷冢阌Ω弥溃颐蔷蘖阆в裰模盟档模梢运党隼戳恕!

叭髦械某娑荆遣皇悄Ы讨杏玫氖址ā毕Т核担骸俺娑纠醋悦缃乙参薹ㄖ浪械氖鞘裁闯妫苏业较鲁娴娜耍裨蛎蝗四芙獾谩!

王彤道:“魔教中人几时和苗疆万虫门的人勾搭上了?”

拔颐前镏虺婷哦晒淮谓倌眩骄徒⒘撕献鞯墓叵怠!

惜春道:“三公主的定力很强,抗拒了魔教的迷魂大法,但她无法抗拒蛊术,所以她仍然被魔教控制。”

跋Т海Ы倘绱硕源鳎坏┙衣丁蓖跬溃骸澳训啦坏P幕噬纤夯俸驮迹俚髋纱缶髡髅矗俊

罢馐俏颐俏ㄒ坏墓寺牵 毕Т旱溃骸安还饬饺甑谋浠艽螅鞯胤跻驯称酥煸暗囊叛担抵姓斜蚵恚当灾兀曰噬系氖ブ家讶谎舴钜跷ィ蛭髡鞯拇缶缫逊稚⒏鞔Γ阃跬沉煨闹忻靼祝傧胝偌侥昵澳茄慌苷魃普降拇缶巡蝗菀住:慰觯淄醺罹荩谖V刂兀噬弦裁靼祝材谑狄阎毓鞣ネ馕辏慰觯晒趴珊谷缭冀保噬喜换嵛桓鋈髟傩舜笳降模坏┚╃芡跏倚纬煽庑楸眨飧龌实鄣奈恢茫媸倍伎赡鼙槐鹑巳《!

王彤默然不语。

因为惜春所说的是实话,皇帝手下掌握了二十万左右的亲兵,是镇压各地落王的本钱,如果调出去远征西域,那就成了空壳子,随时可能被几个野心勃勃、拥有实力的藩王取代了。

这是皇帝心中的最大忧苦,连朝中大臣知道的都不太多,不知魔教怎会如此清楚?

但闻惜春叹息一声,道:“我知道的都已说出来,若你们还不愿放过我,我只求一件事,你们杀了我,我绝不施术反抗!”

王彤听得心中一动,忖道:要杀她时,她还能施术反抗,这当真是妖术了,实在不可思议!

金天祥低声道:“统领,如何处置这个妖女?”

王彤道:“废了她的武功,放她去吧!”

陈宏、赵保探手入怀,抽出了两支匕首,行近惜春。

原来内宫侍卫废人武功的手法,是挑断人的四肢主脉,使双手、双脚都无法施展,整个人变成了残废。

奥拧毙⊙嘧永棺×顺潞辍⒄员!

王彤一皱眉头,欲言又止。

燕飞瞧出了王彤心中的不快,再也忍不住沉声说道:“小燕子,你要干什么?这该是最宽大的处置了。”

拔一褂惺乱虢滔Т汗媚铩!毙⊙嘧由袂榍崴傻氐溃骸案嫠呶遥Т汗媚铮礁銮狈诠械哪Ы坛だ希欠裼懈鍪峭虺婷胖腥耍俊

惜春久居内宫,对内宫侍卫废人武功的手法,自然是很清楚,但她对此似是并无惊惧,叹息一声,道:“我只知道有两位长老潜入内宫,监视三公主,但他们是谁我并不清楚?魔教中规戒森严,长老的身份很高,我只是个三代弟子,所知有限。”

小燕子点点头,口齿启动一阵,向后退去。

他施展传音之术,别人只能瞧到他口齿启动,却听不到他说什么?

但闻惜春急急说道:“小燕子,你过来!”

燕春风人已向后退去,闻言又向前行了几步,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惜春以目示意,小燕子附耳上去。

似乎是小燕子很满意惜春的回答,点点头,又向后退出五步。

燕飞道:“小妖女说些什么?快告诉统领。”

小燕子面现难色。

王彤微微一笑,道:“不用了,只是内宫中还有魔教中人,倒是不便放你离去。”

拔抑溃 毙⊙嘧铀担骸拔一峄に腿骰啬诠ィ徊还胪沉煸首迹乙腿飨刃幸徊健!

王彤微微一怔,道:“现在就走么?”

笆牵 

安恍校偕聿蛔杂伞毖喾傻溃骸澳阆衷谑鞘涛郎矸荩磺卸家惺隆!

王彤挥挥手,阻止了燕飞,笑道:“所请照准,不过,三公主那边要你自己请命了。”

拔蚁嘈湃鞑换峋芫 毙⊙嘧勇匙孕诺厮担骸盎挂沉熳夹恚乙〉朗俊⑿『蜕小⑼踔厣揭黄鹑牍!

靶⊙嘧樱阍诤职。 毖喾傻溃骸巴踔厣绞枪莱錾恚梢匀牍『蜕泻托〉朗慷际浅黾胰耍绾文苋虢俊

拔蚁嘈判⊙嘧右丫赜谐芍瘢潞辍⒄员#涯忝堑难平桓⊙嘧印!蓖跬担骸安还俏幌拢患路蜕小⒌朗拷四诠慌乱呕盗斯⑻唷!

岸嘈煌沉欤髂抢镂一崴得鳌!毙⊙嘧咏庸疲囱喾梢涣忱渌啵唤簧焐嗤罚蛉餍腥ァ

燕飞一张脸绷得难看,但心中那份高兴简直是无法形容,眼看统领大人对小燕子言听计从,无所不准,比起他这个做爹的可要神气多了。

也不知小燕子用的是什么方法,三公主和怜花竟然跟着他一起离去。

王彤双目盯住在惜春脸上,沉声说道:“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

巴沉齑笕丝醋虐彀桑狭宋遥仄鹞叶夹校灰笕四芙淮ィ∨痈试甘芊!!

王彤沉吟了一阵,亲自解去惜春身上的刑具,道:“你走吧!

此后是友是敌,你自己决定吧!”

这个举动,大大的出了场中人意料之外。

惜春活动一下手脚,突然出手,点了金天祥的穴道,道:“多谢统领大人,惜春投桃报李,凡是被魔教吸收的人都无法恢复常性,就算他们真的已存心改过向善,但也无法控制自己,在魔音呼叫之下,身不由己,我和小燕子不敢正常交谈,就是怕秘密外泄。”

王彤愣住了,沉吟了一阵,道:“这么说来,凡是已被魔教吸收的人,都要立刻处死了?”

澳堑共挥茫 毕Т核担骸八侵皇潜灰恢帜Ы痰囊焓蹩刂疲坏侥б粽倩骄筒换岱⒆鳎税踩詈迷菔卑阉乔艚鹄础#和跬溃骸敝丈砣胗共蝗缟绷怂呛眯!

坝貌蛔胖丈砑嘟侵皇巧裰臼艿娇刂疲懈鲆荒臧朐兀晃拍б粽倩剑裰就耆指淳涂梢酝牙肟刂屏恕!

澳Ы桃焓酰绱说目刹馈蓖跬鞠⒁簧溃骸罢娼腥朔啦皇し懒耍 

按笕耍 毕Т旱溃骸拔也荒馨锬悖一峋】炖肟┏牵院螅砘褂屑娴幕帷!弊硐蛲庑腥ァ

跋Т海 毖喾赏蝗凰档溃骸澳懿荒芨嫠呶颐牵诠涛乐杏卸嗌偃吮荒Ы涛展ィ俊

叭鞯呐啪芰α亢艽螅⑽捶攀质┪晕盏娜瞬皇呛芏啵还灿衅吒鋈税桑〉壹闹挥腥觯鹛煜椤⑻沸牛褂幸桓鼋星厥さ模缛粜⊙嘧幽芄唤馊ト魃砩系慕疲蚁嘈湃骰岣嫠吣悖笕耍∥一故悄Ы痰茏樱荒芩档锰唷!毕Т汗硪焕瘢矶ァ

当她将走近门口时,突然又转了回来,道:“小燕子是你唯一的希望,也许他和三公主联手,能消除中原武林的一次大浩劫。”

余音未绝,人踪已杏。

王彤吁一口气,道:“都是最好的人,秦胜出身华山派,剑术造诣很高……”

燕飞道:“大人,先动手制住他?”

安淮恚嫠吆危《涛溃抵屑嗫兀延嘞碌乃母鋈司】斓恼页隼矗撸≡勖且不厝グ伞!

陈宏道:“金天祥呢?”

凹难涸谛滩看罄危 蓖跬铝詈螅⒖谈匣啬诠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