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6 回 施救公主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六回 施救公主

黑罗汉和白羽道长都换了侍卫的衣着,和王重山、小燕子四个人护卫着三公主,进入了听蝉院内。

一路上,小燕子已和三公主商量好对付二个魔教长老的计划,约定好了动手的暗号,三公主暗号一出,就来个先发制人。

听蝉院并不太大,但三公主进了听蝉院后,竟然已不见两个魔教长老。

八个照顾三公主生活的宫女,集中于花轩之内,虽然都还活着,但一个个面目呆板,神情木然,一看即知受一种异术的伤害。

控制。

她们分坐在花轩的木椅上,有如泥塑的形像一般。

昂孟瘢延醒断⒋肓颂踉骸蓖踔厣剿担骸傲礁瞿Ы坛だ弦讶焕肴ァ

八腔沽粼谡饫铮挥欣肟焙诼藓旱溃骸叭髑胂胍幌拢强赡懿卦谑裁吹胤剑俊

三公主目光转动,四下探视一阵,低声道:“小燕子,听到一种尖啸的哨音,就尽快点我穴道,千万记牢!”

燕春风点点头,道:“公主,这些宫女会不会武功?”

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四下探视,以找出两个魔教长老的藏身之处?

只有小燕子两道眼神,不停地在八个宫女身上打转。

她们都是干中选一的美女,个个都具有相当的姿色,大概是同一批选入宫中的美女,年纪想仿,都是二十左右的年龄。

二十岁对一个宫女而言,已算是很资深了,在宫中至少有三年以上的时间。

把Ч恍┐智车奈涔Α比魉担骸澳侵皇俏饲可碇茫沸┢Γ卜奖闼堑墓ぷ鳌!

八堑纳硎直攘ń憬闳绾危俊毙⊙嘧油蝗蛔疤猓烤季嫉耐蹲⒃诹ㄉ砩稀

傲ǖ轿饔蛑蟛畔傲肺涔Γ蠖际俏仪鬃源诘模比唬哺Т毫饭恍┠Ы躺矸ā!比鞔媪ㄗ髁嘶卮稹

霸慈绱耍 毙⊙嘧拥溃骸傲ń憬悖灰郑歉嫠呶夷阃耆换嵛涔Γ托〉芸矗阋簧砦涔Σ辉谝话愕氖涛乐隆!

肮鞔宋艺谛姆ǎ胰找箍嗔罚疟W×肆橹遣幻粒挥新偃肽У馈!绷ǖ溃骸暗比唬魅ξぁ⒖拐攀俏椅唇肽Ы痰淖畲笤颉!

傲ń憬悖阕邢傅目纯凑庑┕鞘遣皇潜救恕

小燕子道:“要仔细啊!莫要被她们的易容术给骗了。”

怜花微微一怔,开始检查八个宫女。

她看得很仔细,全身都搜查得很清楚。

叭肥撬潜救恕绷ㄋ担骸耙捕蓟购煤玫幕钭牛婀值氖牵巧砩纤剖巧⒎⒊鲆还晒忠炱ⅰ

小燕子急急说道:“是不是一股淡淡腥味?”

安淮恚 绷ǖ溃骸八堑哪诟怪校孟窕褂幸还善诹鞫!

翱欤闼堑脑窝ā毙⊙嘧拥溃骸叭盟鞘焖ァ!

拔裁矗俊绷ㄓ行┎唤狻

就是这一刻的耽误,一缕柔细的笛声,传入了耳际。

八名呆坐的宫女,突然睁开了双目,手脚挥动,霍然站起。

变化连续发生,小燕子也不禁微微一怔,不知该先对付这八个宫女,或是先扑杀吹笛的人?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小燕子飞身而起,扑向一片花树丛去,准备先抓住吹笛的人再说。

那里是笛声传来的所在。

就在小燕子飞身而起的同时,一阵尖厉的哨声,突然响起,传入了耳际。

三公主的脸色一变,立刻盘膝坐下。

小道士一个悬空筋斗,翻入花轩,长剑出鞘守在三公主的身侧。

怜花听吩咐出手点穴,但只点中两个,其余的六个宫女已开始行动,粉拳连绵,击向怜花。

这些宫女本只是练过一些强身的本领,但此刻一出手,却是攻势猛烈,尤其是击出的拳势、力量十分惊人。

往日里,怜花要对付这六个宫女,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此刻,却被六个宫女逼得全力招架。

她们的脸上沁出汗水,似是生命中的潜力,正被一种力量激发出来。

王重山、黑罗汉紧随着跃入花轩,打量了轩中情势一眼,黑罗汉低声说道:“小王,帮助怜花,先把几个宫女放倒,我去接应小燕子。”

就在黑罗汉飞身离去时,三公主也同时站了起来,缓缓抽出长剑。

靶⌒墓鳌绷ㄔ缫蚜现鞅赜蟹从Γ恢痹诎抵辛粜淖牛3銮剩⑹焙艚谐錾

小道士白羽是武当派后起之秀中第一高手,身子一转,面对三公主,但三公主的宝剑已刺了过来,小道士长剑早已在手,扬手架住剑势,道:“公主,我……”

三公主剑如闪电,小道士一句话还未说完,三公主已攻出了七剑,把白羽迫退了两步。

这就激起了小道士的好胜之心,忖道:一道飞虹苟慧月被誉称中原武林中第一女剑客,你是她门下弟子,但你这公主身份使你高高在上,想和你过手几招,实非易事,难得今日有此机会,倒要领教一下了。

心中念转,手中长剑加紧反击。

刹时间,寒芒飞旋,只见两道白光飞转交击,凛烈的剑气使得怜花衣袂飘动,肌肤生寒,忍不住大声叫道:“公主,你不能伤了道长啊,小道长,公主是心神受制,身不由己,你要手下留情。”

激烈的搏战,招招都可能制人于死,剑剑都可能击中要害,就算有人想手下留情,也是有所不能。

小道士目前的处境,就是如此,他已尽展所学,但三公主剑法的凌厉,大出他意料之外,不禁气势一挫,暗道:盛名之下无虚士,一道飞虹的威名果然不小。

但觉左臂一凉,鲜血透衣而出。

原来,小道长左臂中了一剑。

这一剑是白羽出身以来,第一次受到的伤害,但也激起了他的拼命之心,长啸一声,绝招疾出,一连三剑,倒是把三公主的剑封住了。

但三剑之后,立刻又为三公主的剑势罩住。

技差一着,束手缚脚,三公主剑技精绝,小道士虽已得武当剑法真传,但却无法阻止三公主凌厉的剑势。

鲜血染红了白羽道袍,看上去怪可怕的。

事实上,小道士的体力亦正在快速的消退中,失血过多,已使小道士的体力不继。

幸好,王重山已制服了六个宫女,回头看小道士身陷危境,随时有可能被三公主一剑刺死,心中大急,怒喝一声,挥剑而上。

两人苦战三公主,也只是暂时把局势稳了一下。

因为三公主的精绝剑招,莫测的变化,立刻把两人圈入了剑光之中。

两人合手,仍非敌手。

怜花望着激烈的拼杀,尽管心急如焚,但却无法帮忙,三支剑划出的森寒剑气,波及到五六尺外,根本无法接近。

眼看到小道士、王重山已险象环生,看样子,在十招内两人都有可能血溅剑下。

但怜花的喊叫声,却招来了黑罗汉。

目睹形势,黑罗汉不禁一呆,来不及再问怜花,立刻加入战圈。

小和尚用的兵刃不是戒刀,也不是禅杖,而是七个衔接的金环,名字叫作七巧环。

金环用活口衔接,可以在搏斗中,松开活口,飞出伤人,可以拆开施展,也可合在一处当软鞭对敌。

那是一种极具变化之妙的兵刃。

小和尚金环舞动,接下了三公主的剑势,一面高声说道:“小道士,快些下去,包扎一下伤势。”

小道士倒是不再逞强,低声说道:“公主剑招变化莫测,你要小心点。”疾快退了下去。

黑罗汉金环抡开,带起强劲的风,完全是一副强攻硬打的架势。

事实上,小和尚也暗存了一试公主剑招的用心。

一道飞虹苟慧月在武林中的声誉,一度凌驾于少林、武当之上,这就使小和尚心中有些不服。

这种潜隐的意识,如若没有机会,那就一生不会表示出来,因为,黑罗汉不可能去找苟慧月,要求印证武功,何况,小和尚这个身份也不够向苟慧月挑战的资格。

但今日,遇上三公主这个身份,小和尚潜在的意识发作了,借机会领教一下剑招的心愿,立刻萌生出来,而且十分强烈,无法遏止,一出手就亮出了看家的本领。

这七个金环各重二斤,七环合计再加上连接钢扣,足足有十六斤重,虽然算不上重兵刃,但比一般的刀剑却是重了许多,小和尚以全力施展,倒也有横扫千军的气势,一面低声说道:“小王,下去照顾白脸道士的伤,三公主交给我小和尚了。”

王重山早已用尽了精奇的剑招,内心中亦早已承认不是三公主的敌手,何况,剑术高过他甚多的师兄,已伤在对方的剑下,不退下去也帮不了小和尚多大的忙,当下一收剑势,退出了战圈。

这时,怜花正在帮小道士包扎伤势,剑伤并不太重,只是伤后仍然力战不退,失血过多,使小道士的元气大伤。

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更见苍白了。

黑罗汉大展神威,金环在内力贯注下,抖得笔直,硬对三公主的剑势。

环剑相击,火星迸射,三公主手中之剑大都被震荡开去。

三公主神情似是有点痴呆,竟然连番以长剑封接黑罗汉的金环。

直吃过三次大亏之后,才改变打法。

但剑势一变之后,小和尚立刻被迫落下风。

小和尚久走江湖,论见识之广,实战经验之丰,那可是三公主难及万一,见风转舵,立刻改采守势,同时,心中也明白了一件事,苟慧月实至名归,三公主剑法的精绝,非他能及,如若不是她心神受制,换作平常时刻,他根本无法接下对方十剑。

明白了敌我形势,小和尚的打法是但求无过,不求有功,把门户守得十分严紧。

最重要的是三公主打法有些呆板,很多的精奇剑招,变化不活,才使得小和尚暂时保住了一个勉可不败的局面。

此刻,小和尚心中最大的希望,是小燕子快些回来。

他知道小燕子得天独厚,为号称天下第一奇人垂青,破例收列门墙,传授绝技,王彤一枝内宫收藏的千年参王,帮助他突破了时间限制,两年多的时间,步入了上乘境界。

但小燕子的技艺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小和尚并不清楚,而且,也很想见识一番。

今日,应该是最好机会。

小道士受了伤,自己也早在心中认输,如果,小燕子能胜得过三公主,今后,为他挎刀效命也就心甘情愿了。

就在小和尚心神不属,略一闪神时,三公主的剑竟如毒蛇一般,穿过七巧环,刺向咽喉要害。

这时,小和尚已失去封架的先机,唯一的办法只有闪避。

他经验丰富,一吸气,立刻向后退出了三尺。

但长剑竟如影随形般,疾冲而进。

小和尚暗叫一声罢了,想不到我和尚竟会毙命于此。

因为,他已完全无法摆脱那刺向咽喉的一剑。

王重山看到了小和尚的危机,小道士也看到了,只不过,两个人却无法援救,变化太快了,快得令人措手不及。

但小燕子此时飞进来了,快得比真的燕子抄水还快,快得如一阵疾风。

就在剑尖距离小和尚咽喉寸许时,突然停住了。

原来,小燕子一只强而有劲的右手,抓住了三公主的右腕,硬生生的将向前推进的剑势,给稳了下来。

小和尚一侧头,绕过剑势,拍拍光脑袋,道:“小燕子,你再晚来那么一丝丝的时间,小和尚就进了鬼门关。”

笆翟诤芪O眨 毙⊙嘧拥溃骸澳阍趸崛绱舜笠猓庖唤D芗懿荒苌粒 

拔裁矗俊蓖踔厣接行┿等弧

罢馐欠珊缃7ㄖ械囊患蔷校小┰粕淠俊毙⊙嘧拥溃骸笆侵苯U校灰凰讼抖耄褪侨∶囊唤#还挂彩怯行┢婀帧

捌婀质裁矗俊毙『蜕械溃骸靶『蜕忻蟛抛驳锰旃南欤悴挪辉绮煌淼募笆倍痢!

拔沂撬担髡庖唤#Ω没岣煲恍┑模谷槐晃壹笆弊柚沽恕毙⊙嘧拥溃骸笆遣皇枪饔幸馐窒铝羟椤

回头看去,只见三公主面色铁青,双眉紧锁,一脸都是痛苦之色。

原来,小燕子用力很大,使三公主全身都无法挣动。

肮鞫拘苑⒆鳎纳袷苤疲越7ㄗ允遣幌衿匠A榛睢!绷ㄌ鞠⒁簧溃骸八宰约荷詈竦哪诠Ψ纯埂⒄踉詈螅苁强咕懿蛔。芫×烁髦终勰ァ⑼纯唷

只见三公主樱口一张,一道血箭疾喷而出,正好射在小燕子的脸上。

一张英俊的面孔,立刻血花满布。

但三公主的挣扎,却更为激烈了,全身颤抖,右手挥甩,希望挣脱小燕子的五指。

小燕子左手疾出,连点三公主三处穴道,才一抹脸上的血,道:“带路,把公主送入卧房,看看有没有方法救她。”

怜花回身带路,小燕子却一把抱起了三公主,随后跟进,一面高声说道:“小和尚、小道士,你们都要来呀!”

小和尚、小道士、王重山三人互看了一眼,举步行去。

王重山一面走,一面想道:她是公主身份,你这样抱着她,像什么话?

公主的卧室并不豪华,但却非常雅致,暗香浮动,醉人如酒。

怜花掀开了罗帐,小燕子把三公主放在床上,道:“他们呢?”

岸祭戳耍还饫锸枪鞴敕浚蛔寄腥松孀悖荒苋盟嵌冀础!绷ㄋ怠

昂冒桑∧蔷腿盟嵌际卦谡夤敕恐猓嫖一しā!

昂茫胰ジ嫠咚牵Γ〉钜舻氖窍染裙鳎胰ヌ皆海桥纱笠嚼础!

傲ń憬悖侥苤喂鞯牟∶矗俊

翱墒牵鼙任颐乔恳恍┌桑 绷ǖ溃骸肮鞅荒愕懔搜ǖ溃荒苷醵⒑敖校铱吹贸觯欢ê芡纯唷!

案嫠呶遥鞯纳耸品⒆髦螅啥际钦飧鲅樱俊

安皇牵 绷ǖ溃骸八看未蜃咕埽帐乔诶涎诺氖窒拢庖淮危剖亲罾骱α耍鲁隽四敲匆淮罂诘难!

袄涎牛苛礁瞿Ы坛だ隙际桥摹!

耙荒幸慌涫担礁鋈顺は喙忠欤信家谎芽矗徊还哪歉鍪中缀罚幸淮喂骱退郏谷怀鍪洲饬斯饕桓龆狻!

罢也坏剿遣厣碇Γ簿妥ゲ坏剿抢刺婀髁贫荆颐且参薹ㄔ俚认氯チ耍 毙⊙嘧拥溃骸跋衷冢缓孟忍婀髁粕艘簟鄙焓滞讶ス鞯囊路

怜花吃了一惊,伸手拦住了燕春风,道:“小燕子,你要干什么?”

傲粕税。∥乙日页鏊嗽诤未Γ也拍芟率帧!

翱墒牵⊙嘧樱∧阒烂矗克枪靼。鹬τ褚叮阃讶ニ砩系囊路窃趺吹昧耍俊

耙遣煌讶ニ砩系囊路阏也坏剿嗽诤未Γ胰绾伟锼瘟颇兀俊

罢飧觥绷ǔ烈饕徽螅溃骸靶⊙嘧樱阒捞皆趺刺婊屎蟆㈠涌床÷穑俊

小燕子摇摇头。

怜花说:“王后、妃子们身在罗帐之内,只伸出一只右手,由大医把脉,太医只看到一只手腕,就可以下药了,你可以察看公主的头、手,难道你还不能下药么?”

八皇呛Σ。乙膊换岚崖觯艺业剿纳舜Γ邢覆炜粗螅懿荒芰浦位共灰欢ǎ缒馨焉耸莆茸。以偃プツ抢涎懦隼矗嫠街巍!毙⊙嘧拥溃骸罢庥惺裁床欢缘哪兀俊

怜花道:“小燕子,如果是我,随你高兴,怎么摆布我都可以,可是公主不行……”

澳阌置挥惺芎Γ芎Φ氖枪靼。∧闼低阉囊路匾炕故撬男悦匾俊

拔摇也恢溃还也荒茏髦鳎庋伞绷ㄋ担骸澳憬饪难蒲ǎ饰使鞯囊馑迹寐穑俊

岸匝剑∥以趺疵挥邢氲侥兀俊

拍活了三公主的哑穴,小燕子理直气壮的问道:“三公主,我要找出你的伤在哪里,必须脱去你的衣服,可以吗?”

这种单刀直入的问法,听得怜花直皱眉头。

三公主竟也被问傻了,望着小燕子不知如何开口?

其实,她被小燕子点中穴道之后,那干扰她的魔音便消失了,人也恢复了清醒,她知道被小燕子抱入卧室,但小燕子明说,要脱她衣服验伤,顿觉无法启齿。

但她究竟是公主之才,沉思了一阵,道:“怜花,你出去,守在门口,任何人都不许进来。”

闻弦歌而知雅意,怜花已明白了三公主的心意,应了一声,退出房去。

敖饪业难ǖ溃乙淹耆逍选比鞯溃骸翱梢钥刂谱约毫恕!

小燕子略一沉吟,依言解去三公主的穴道。

三公主挺身坐起,道:“小燕子,察看伤势,一定要脱去衣服么?”

笆前。∥矣置挥醒Ч崖隹床〉募际酰挥杏醚劬戳耍垂松耸撇拍芟氚旆ò。 

靶⊙嘧樱憧芍溃憧垂宋业纳硖濉比鞯溃骸拔乙院蟆趺丛偌奕四兀俊

小燕子叹口气,道:“我就不明白了,你伤势发作时那么痛苦,别人如何对付你,你也无法反抗,为什么不早医好它呢?死亡和嫁人比起来,那个重要呢?”

澳愫没氚。⌒⊙嘧印比骺嘈σ幌拢溃骸澳慵热痪醯媚遣恢匾揖屯迅憧窗桑 

拔揖椭溃鞅攘ń憬愦厦鳌!毙⊙嘧拥溃骸案嫠呶遥嗽谀睦铮俊

霸谛「沟胤剑恳淮畏⒆鳎加赡抢锟肌比骰夯嚎硪陆獯娴耐严铝艘路

望着三公主脱下衣衫的粉白肌肤,小燕子突然像被针刺了一下。

看着如此一个美女脱去衣衫,小燕子还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看了一阵,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这一阵视觉的刺激,小燕子似是突然长大了不少。

靶⊙嘧樱憧凑庋徊还弧比鞯纳簦肓诵⊙嘧拥亩省

小燕子睁开眼睛看去,只见三公主却已闭上眼睛。

但她的上衣已脱,只有一件红肚兜,遮着一对玉乳。

红肚兜的下面已翻折上去,露一个浑圆的小腹,小腹以下绿裙掩遮。

小燕子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道:“公主,在下问什么,希望公主能据实回答我。”

澳阄拾桑抑赖模几嫠吣恪

小燕子伸出手按在三公主的小腹上,道:“每次伤势发作,皆由这儿开始,对么?”

岸裕孟衲抢锩嬲莘乓桓龌畹亩疚铮皇俏薹ò阉〕隼础!

小燕子暗中运气,按在三公主的小腹之上的右侧,顿然有一股热力直透出来,道:“我用本身纯阳之火试试,但三公主要运气配合,免得受伤。”

昂冒桑∥胰σ愿埃还胰绲质懿蛔∧兀俊

澳蔷透嫠呶遥蚁嘈殴独锨氨裁畔碌茏樱诠υ煲璞匾训翘萌胧摇!毙⊙嘧拥溃骸叭缛裟芄灰豢谄瞥瞿隳诟怪荆涂梢苑攀趾湍Ы讨腥艘徽搅恕!

几句话,激起了三公主的豪气,道:“小燕子,我伤势如能医好,我要跟你闯荡江湖,找魔教中人报仇!”

昂冒。 毙⊙嘧勇砸怀烈鳎忠∫⊥返溃骸安恍校恍小

三公主大感失望,道:“为什么嘛?”

澳闶枪鞯纳矸荩侥抢锒加泄俑擞樱颐侨绾文芎湍阕咴谝黄穑俊

安换岬摹比鞯溃骸拔液湍忝切凶呓保抑皇且桓鼋樱彩悄忝堑墓婢兀一崛ψ袷亍!

罢饩秃蒙塘苛耍任腋『蜕小⑿〉朗克岛昧耍俅鹩δ悖衷冢颐强剂粕恕!

一股热气,由小燕子的掌心中透射而出,攻入三公主的小腹之内。

三公主也默运真气,和那股热力融合,循行于经脉之中。

果然,燕春风感受到三公主内腹中有一物似在蠢蠢欲动,立时加紧施为。

千年参工补助他数十年修为的功力,在神物和良师相辅之下,小燕子功力十分深厚,整个右掌开始泛成红色。

但三公主却已承受不了,全身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只不过,还在咬牙苦撑。

小燕子也感觉到三公主在强制忍受,只是求功心切,希望以本身的纯阳真力,配合三公主的内功,炼毁腹中毒物,一面鼓励三公主全力迎合,一面加紧施为。

只可惜,三公主已无法再忍受下去,发出了一声尖叫。

白∈郑 币桓隼淅鞯纳舸攵校舨淮螅⊙嘧尤刺眯耐芬徽稹

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布衣荆钗的中年美妇,满脸冷肃的站在房中。

她来的无声无息,小燕子竟不知她何时进入了房中。

但最使小燕子惊讶的是,小和尚、小道士、王重山都守在室外,怎会无声无息的放进这么一个妇人。

何况,怜花还守在房门口处。

三公主似是已晕了过去,紧闭着双目。

澳阏庋崾顾鍪苌耍涔θА敝心昝栏就判⊙嘧拥溃骸澳昵崛耍绱嗣笆А

澳闶撬俊毙⊙嘧游豢谄鞠履鹃剑诔鲆桓庇械募苁疲溃骸澳阍趺唇吹模俊

澳阏獾隳昙停谷挥腥绱斯αΓ苯裰溃死舷棺又猓步滩怀稣庋耐降芰耍担∧愕氖Ω甘遣皇翘炖桌先恕

小燕子呆了一呆,道:“你认识我师父?”

中年妇人叹息一声,道:“也许你是一片好意,但你们这等疗伤的方法,可曾想到如何善后?”

小燕子道:“她伤势发作时,十分疼痛,六亲不认,不但会杀自己人,也会变得痴呆,长久下去,整个人就会废了。”

中年妇人又叹息一声,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吧,你先出去,让我看看她的伤势。”

安恍校闳缡悄Ы讨腥耍岷α巳鳌毙⊙嘧拥溃骸拔也荒苋萌髟偈苌撕Α!

中年美妇淡淡一笑,道:“说的有理,老身苟慧月,你听过没有?”

肮独锨氨病毙⊙嘧映粤艘痪溃骸巴肀蔡Ω柑峁憷先思摇!

昂撸±舷棺樱绾伪嗯盼遥俊

拔沂Ω杆担裁慈宋叶伎梢哉腥牵褪遣荒苋悄闵!

爸凰盗苏庑┟矗俊

盎褂邪。 毙⊙嘧蛹奔钡厮档溃骸笆Ω敢壹侥阒螅罄癫伟荩粤耍乙氵低贰!

说叩头就叩,真的拜伏于地,磕了一个头。

中年美妇似是被小燕子闹得火气全消,挥挥手道:“出去吧!”

笆牵 毙⊙嘧佑止ЧЬ淳吹谋焕瘢磐肆顺鋈ァ

目睹小燕子离去之后,苟慧月才冷笑一声,道:“丫头,起来了,装什么,难道你真能骗过师父这一对眼睛不成?”

三公主挺身,跃下木榻,拜伏于地,道:“弟子叩见师父!”

鞍Γ∑鹄矗鹄矗嫠呶遥切∽影锬懔粕耸保稍岜」悖俊

懊挥校 比鞯溃骸爸皇峭蕉

苟慧月目光在三公主玉臂上掠过,神色一变,道:“丫头,你的守宫砂……”

三公主突然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这一哭,似是把心中的委屈、痛苦,全哭了出来,直哭个哀哀欲绝。

苟慧月也不劝止,让三公主痛哭了一阵后,才缓缓说道:“那小子既然占了你的身子,那就嫁给他吧!由为师作主,老瞎子敢不答应,我就杀了那小子。”

安皇撬比鞔┖昧艘路溃骸巴蕉窃谖饔蚴怼

澳Ы蹋俊

笆牵⊥蕉邮芰四Ы趟氖湃盏目佳椋裙佳橹兀筒辉俦莆医肽Ы獭

澳堑娜肥且患懿蝗菀椎氖拢愣裙挥校俊

暗茏游弈埽С帕巳蘸螅薹ㄔ俪畔氯チ耍劭淳徒傥Ы痰茏樱从幸桓鋈嗽钢茏佣晒选!比鞯溃骸安还缘茏忧灏椎纳砬魑ù稹!

澳愦鹩α怂惫痘墼铝成骄玻床怀鲂闹邢胄┦裁矗

暗茏雍饬坷Α⒌檬е螅鹩α怂蛭偃肽Ы桃参薹ū3智灏咨砬茏勇贡蓿煌粝滦悦⑷蘸蠛帽ù顺穑 

苟慧月点点头,道:“那个人呢?”

叭栽谖饔蚰Ч小比魉档溃骸八臼悄Ы痰茏印!

岸裙苏獯文压刂螅蔷头拍阒鼗靥斐俊

澳悄Ы痰恼平痰故撬祷八慊埃艘怀】佳橹螅臀丛倨任胰虢蹋茏釉谖饔蛄糇×肆侥辏疟凰突鼐┏恰!

捌渌奈叶贾懒耍闶侨ヌ酵κ保凰锹敖偃サ模俊

笆堑模茏又朗Ω讣唇展兀M诒展刂澳芎褪Ω感【凼眨识舷绿酵涣系茏游弈埽贡蝗寺叭ァ!

安挥迷偎迪氯チ耍页龉刂螅屠纯茨悖宦沸欣矗谰桑皇歉芯醯接行┎欢裕皇敝溆炙挡怀隼矗Γ≌庖淮挝业挂槌鲆恍┦奔洌炜匆幌陆嫌辛耸裁幢淝ā!

她没有责备三公主,显然对三公主的决定并不反对,但她绝口不提为三公主报仇的事,却让三公主大感奇怪。

依着苟慧月的脾气,一定会杀入魔宫,为这个金枝玉叶的徒弟出一口气。

但她竟然一句话也不提。

小燕子行到室外,只见小道士、小和尚、王重山三个人,聚在一块儿低声交谈。

看到小燕子行过来,三个人才面露喜色,迎了上去。

小和尚笑道:“小燕子,见到了苟女侠么?”

凹搅恕!

疤倒痘墼碌钠⑵芑担遣皇浅粤艘欢倏嗤罚俊毙〉朗看笪匦摹

小燕子道:“你们如果肯传个警示给我,就不会弄得那么难看……”

这时,哭声由房中传出,小燕子大感不安,又道:“我虽没有挨骂,只怕三公主要受一顿痛责了。”

澳闾婀髁粕耸羌檬掳。 蓖踔厣降溃骸肮痘墼略趸嵩鹇罟髂兀俊

昂檬率呛檬拢皇恰皇怯械悴惶殴邸!

霸趺椿厥履兀俊蓖踔厣酱蚱粕肮实降住

小燕子说出了疗伤的经过。

小和尚低声道:“我的妈呀!真是我佛有灵,苟慧月没有一剑杀了你!”

罢庖院螅魅绾巫鋈四模俊蓖踔厣绞枪莱錾恚仓拦魃矸葑鸸蟆

拔铱矗饧戮荒苄孤冻鋈ィ 毙〉朗恳桓弊阒嵌嗄钡难樱溃骸拔颐且乜谌缙浚⊙嘧樱愀艏窃谛模饧拢盟圃谛睦铮愕膊荒芨嫠咚!

昂冒桑纠次揖醯谜饧旅挥惺裁囱现兀膊痪醯糜惺裁床欢裕俊毙⊙嘧拥溃骸澳忝钦饷此盗耍壹窃谛睦锞褪恰!

盎共谎现匕。 蓖踔厣降溃骸罢庥泄匾桓雠说拿冢慰觯故且晃还鳌!

昂昧耍也凰稻褪牵还牒驮勖且黄鸫车唇忝峭獠煌猓俊

罢飧觥淮蠛冒伞毙『蜕兴担骸八枪靼。≡勖撬母鋈艘惶斓酵硎毯蜃潘强墒腔钍茏锇。 

安换岬模嫠呶遥驮勖且谎勖翘迨宓模哺勖且谎惺拢貌蛔旁勖钦展恕

罢饧拢峙氯饕沧鞑涣酥鳌毙〉朗康溃骸肮痘墼录热焕戳耍磺卸嫉锰摹!

岸裕 毙⊙嘧拥溃骸八颐堑浇闲凶撸偷谜瘴颐堑墓婢兀蝗痪筒淮ァ!

王重山摇摇头,欲言又止,心中却暗暗忖道:小燕子一片纯洁,不知天高地厚,她是公主啊,怎么能要她按我们的规矩行事,我们都听她的才对呀!

小和尚突然扭转话题,道:“两个魔教的人不会就这样消失在听蝉院中,我们要想个办法,找出来才是。”

盎岵换嵋丫肟耍俊蓖踔厣降溃骸靶⊙嘧右阉巡旃饫锏幕ㄊ骷偕健!

坝Ω貌换幔 毙『蜕兴担骸拔腋崭胀登屏艘幌拢奶踉憾家驯荒诠涛乐刂氐陌鹄矗耸啵慌掠辛桨偃艘陨希跬鬃灾富幼颍鹚凳侨肆耍褪且恢环赡褚膊蝗菀状彻ァ!

肮痘墼驴梢越矗Ы讨腥司陀谐鋈サ幕帷!蓖踔厣教岢鲋室伞

澳遣煌闶迨迦鲜豆痘墼拢仓浪侨鞯氖Ω浮毙『蜕械溃骸白匀豢梢苑潘戳恕!

罢庑┦拢貌蛔盼颐欠承牧耍痘墼碌搅耍勖侵灰焓戮统闪恕!毙〉朗孔髁私崧邸

谈话之间,怜花已行了过来,道:“公主主请四位到厅中议事。”

四人入厅后不久,苟慧月已带着三公主行入厅中。

对这位誉满江湖的女侠,小和尚等都有着极高的敬慕,齐齐起身,行礼拜见。

苟慧月挥挥手,示意几人坐下,坐道:“小徒的事承几位援手相助,老身十分感激,但目下最重要的事,是设法解去三公主的虫毒,就老身所知,公主中的是活虫,那是万虫门中最高的虫术之一,幸好下虫人还在这里,这种虫术虽然利害,但也好医治,只要下虫人施术,引出活虫,人就立刻痊愈,所以,我们要生擒此人。”

笆牵颐翘蚺啦钋玻 彼娜似肷卮稹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