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8 回 龙潭虎穴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八回 龙潭虎穴

两人坐下,黄头目喝了口茶道:“恭喜老爷子,贺喜老爷子!”

祝香亭不动声色的道:“老朽喜从何来?”

拔颐钦髅魈炀妥急傅礁嫌琢耍鞘蹦憷先思揖褪俏颐钦鞯睦咸┥剑垢仪撇黄鹉憷先思遥獠皇且幌猜穑俊

祝香亭凝着脸色道:“那么二位来是……”

黄头目抽动着双颊的横肉道:“我们是奉命前来报喜的,好让老爷子准备一下,免得临时来不及。我们寨主不希望府上太铺张,男方明天来的人不多,老爷子只办一桌酒食待客就够了,至于山寨方面……。

吧秸矫嬖趺囱俊

吧秸矫嫒匆蟠笕饶忠环魈焱砩险诺平岵剩僮馈

老爷子府上这边的人也请一起过去,也好让我们寨主亲自招待。“

祝香亭静静的听着,淡淡的道:“白寨主这番好意,颇令老朽感动,可惜他是白费心机了。”

黄头目两只鼠眼猛眨了几下,道:“老爷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袄闲嗟背蹙投远凰倒∨丫辛巳思遥蛔芨没辜堑冒桑俊

黄头目脸色一变道:“老爷子,莫非你想变卦?可惜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当初你那些话连三岁的小孩子也都听得出是骗人的,如果令媛真有了人家了,你那位未来的姑爷在哪里呢?”

罢媸乔傻煤埽闲嗟恼馕晃蠢磁鲎蛲淼胶舷吕戳耍 

黄头目啊了声道:“有这种事?你把他叫出来让我们看看!”

安槐亟校谙吕戳耍 

黄头目的话刚刚说完,小燕子已神态昂然的走进客厅。

黄头目两只鼠眼紧盯着小燕子道:“尊驾是什么人?”

小燕子淡然一笑道:“家岳刚才说过,在下刚才也说过,何必还要多问?”

澳愎笮眨俊

昂盟担昭唷!

霸谀睦锔呔停俊

拔实锰嗔耍谙掠斜匾嫠吣懵穑俊

澳愕秸饫镒鍪裁矗俊

罢饫锸窃谙碌脑兰遥谙伦杂Τ@闯M伪囟ㄒ鍪裁矗俊

黄头目望了许头目一眼,似是征求对方意见,该如何处置面前这小子?依照黄、许二人此刻的心意,真想当场结果小燕子的性命,但又觉得兹事体大,婚事是寨主的,自己犯不着惹这种麻烦,还是回去请示一下为妙。

当下,许头目也向黄头目使了个眼色。

黄头目嘿嘿笑道:“老爷子,既然您的姑爷到了,我们实在也没什么话说,现在我们就回去将这情形转报寨主了,至于寨主要如何处置,那是他的事,与我们无干,告辞了!

祝香亭还是亲送两头目出门。

再回到客厅时,小燕子和白羽已在客厅候着。

祝香亭带着极度不安的道:“二位少侠,你们看事情该怎么办?”

小燕子道:“必须先看看贼首的反应再说。”

胺从κ强梢韵爰摹!

袄舷壬衔苑交嵊惺裁捶从Γ俊

耙览闲嗖虏猓魈焖嵌ɑ崛缙谇袄矗虑樘覆宦:缶突崆啃星狼住!

袄舷壬南敕ê苡锌赡埽憔」芊判模形颐窃冢睬啦蛔吣愕那Ы稹!

翱墒牵怀×餮蚨纷苁敲獠涣说摹!

安淮恚ち纤郎嘶共辉谏偈!

叭裟敲炊嗳硕妓涝谏嵯拢狻

祝香亭又显出极度不安。

罢獠还窃ち隙眩残砦颐腔嵘璺ò阉怯盏奖鸫υ偕薄!

澳茄詈茫绻懿簧比硕咽虑榘焱祝透呛蒙霞雍昧恕!

白羽道:“燕老弟,兹事体大,现在是早上,时间还充裕得很,咱们是否该回去一人,向王大……不,王前辈和江前辈报告,以便依他们的指示行事。”

小燕子点点头道:“有道理,那就由我进城一趟吧!”

白羽忙道:“不成,你不能走。”

拔椅裁床荒茏撸俊

白羽解释道:“你现在是老先生府上的姑爷,若待会儿又有山贼来,你不出面怎么成?”

小燕了点头道:“也好,你就快快回去!”

白羽走后,祝香亭搭讪着问道:“那边究竟有多少人?”

小燕子道:“人是不少,但和山贼的人数比较,却又差得很多。”

祝香亭道:“这个老朽知道,兵不在多而在精,只要能以一当十、以十当百就成了,昨晚来的那两位大侠武功一定很高了?”

小燕子笑道:“那还用说!”

祝香亭又问道:“比起两位少侠如何?”

小燕子淡淡的道:“不能比。”

祝香亭讶异道:“什么?原来他们……”

笆俏颐遣荒芎退橇轿磺氨脖龋且桓鲋辽俚蔽颐鞘觥!

祝香亭惊喜的道:“那还得了,两位少侠的身手已经是举世罕见了,若那两位大侠再胜十倍,简直就是……就是神人了!”

小燕子不动声色道:“所以老先生尽管放心,令媛绝对不会被抢走。”

吧傧篮退钦庖话锔呷耍烤故谴幽睦锢吹模俊

拔颐鞘怯删┏抢吹摹!

熬┏抢吹模渴欠窈凸俜接泄兀俊

拔抑荒芨嫠呃舷壬械暮凸俜接泄兀械暮凸俜轿薰兀舷壬貌蛔旁俳徊降奈剩夥矫娴氖拢谙挛薹ń徊降幕卮稹!

耙埠茫闲嗖晃示褪恰!闭馐保7蛉艘牙辞肓饺擞迷绮汀

祝香亭道:“燕少侠,我们吃饭吧!别的事等吃过饭再说。”

就在近午时分,黄头目和许头目又来了。

这次小燕子主动陪着祝香亭和对方在客厅相见。

黄头目一坐下就道:“我们一回去就对寨主说了,寨主很高w”

这“很高兴”三字,只听得祝香亭和小燕子都大感意外。

祝香亭忍不住道:“寨主高兴什么?”

黄头目道:“老爷子真的有位未来姑爷,寨主当然高兴,而且除了高兴之外,也感到抱歉。”

罢饔直У氖裁辞福俊

罢鞑恢铈乱丫辛似偶遥背踔匆庖土铈鲁汕祝翟谑亲隽艘患蟠蟛桓玫氖拢衷跄懿槐改兀俊

澳翘昧耍氩坏绞虑槟苷饷丛猜饩觯磺氲纫幌拢闲嗳トゾ屠础!

黄头目转着鼠眼道:“老爷子要到哪儿去?”

祝香亭站起身道:“上次寨主送来的聘礼,是一匣首饰和二百两银子,都原封未动放着,老朽现在就去取来,烦劳二位原壁奉还寨主。”

黄头目探手一把拉住祝香亭,道:“老爷子,寨主已经说了!”

罢魉倒裁矗俊

罢魉担芏圆蛔±弦樱欠萜咐袼土铈伦龊乩窳恕!

澳窃趺纯梢裕俊

拔裁床豢梢裕坷弦幼≡谏缴希秸苍谏缴希舜说扔谑橇诰樱诰蛹淅裆型矗髡庋鍪亲钣Ω貌还恕!

安唬夥莺乩窭闲嘁欢ú荒苁眨故嵌淮厝サ暮谩!

叭绻弦蛹岵豢鲜眨脖匦氲任颐腔厝ハ蛘鞅ǜ媪嗽偎担颐蔷换嵯衷诰痛厝サ摹!

这时只听许头目道:“黄香主,别跟他罗嗦了,把正事讲出来要紧。”

黄头目这才望向小燕子,问道:“还没请问这位公子贵姓?”

小燕子正眼也不看一下,道:“在下姓燕。”

黄头目毗出两排黄板牙,列嘴一笑道:“我们寨主有请!”

小燕子哦了一声道:“请谁?”

暗比皇乔胙喙印!

霸谙潞凸笳魉夭幌嗍叮陕锴胛遥俊

罢髯龃砹耸拢愿泻芏圆蛔」樱睦锛炔牙⒂帜压龆ǖ泵嫦蚬优庾铩!

肮笳骷热灰庾铮透玫秸饫锢床哦浴!

安唬骶龆ū敢蛔谰剖逞缜胙喙樱舜艘院笠埠米龈雠笥选!

八急盖朐谙率裁词焙蛉ィ俊

叭绻喙酉衷谟锌眨环谅砩暇妥撸蝗幻魈焐衔缛ヒ部梢浴!

翱墒窃谙虏皇堵贰!

拔颐亲匀换岽贰!

昂茫颓攵幻魈焐衔缭倮匆惶耍谙戮龆ń邮芄笳髡獯握写!

下午,白羽回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三人。

这三人除江千里和王彤外,另一个赫然是怜花。

原来江千里和王彤听了白羽的叙述后,便决定亲来助阵。

他们在出发前,并一同进内将上情禀告三公主。

三公主略一思忖,主动打发怜花随同前来。

江千里和王彤心里有数,三公主必定是想必要时可将怜花扮成祝月英,以便应付白虎。

其实王彤和江干里也想到了这一个方法,只因怜花是三公主身边的人,不便提出要求而已。

在客厅里,祝香亭夫妇一齐前来作赔。

小燕子又把黄、许两名山贼头目第二次前来的经过说了一遍。

江千里紧蹙着双眉道:“你答应了他们明天前去?”

小燕子点点头道:“若不答应,岂不表示胆怯,更何况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能藉这理由进入贼寇的山寨,正是难得的机会。”

江千里凝着脸色道:“可惜你去了之后,空有一身本领却无法施展。”

小燕子不解的道:“江叔叔这话……”

江千里道:“你也不想想,现在祝公子在他们手里作人质,你去到山寨后,一旦动起手来,岂不反而送了祝公子一命?”

小燕子顿觉自己有欠考虑。

他顿了顿道:“还请江叔叔再做指示!”

江千里道:“明天你去闯山寨,我完全同意,但今晚必须先把视公子救出来,那时你就可放手大干一场了。”

对小燕子来说,这是个难题,但却又令他跃跃欲试。

他望了白羽一眼,道:“你可不可以陪我去一趟,也好有个照应。”

白羽道:“当然可以,这是咱们共同的事,并非你一个人的责任。”

江千里也道:“小道士说得有理,今晚咱们一起去。”

小燕子忙道:“杀鸡焉用牛刀,我和白羽两人就足够了。”

澳蔷蜕桃樯桃樵偎蛋桑凑旌诤蟛拍苄卸奔浠乖绲煤苣兀 

入夜后,在“普救寺”的树林里出现了三条人影。

邙山上的这座“普救寺”非常有名,传说中“西厢记”里张君瑞与崔莺莺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里。

鱼化龙在邙山成立的山寨,因营寨建筑不及,便强占了“普救寺”做为寨址,好在这座僧庙占地颇广,房舍不下数百间之多,寺内原有的僧人并未被驱散。

在寺外树林内的三条人影,分别是小燕子、白羽与怜花。

不消说,他们此来目的是要营救祝香亭的儿子祝英杰出险。

小燕子和白羽是这次任务的既定人选。

至于怜花,则是自告奋勇前来协助的。

本来,江千里和王彤最初不同意她来,但后来一想,有些事情女人做起来反而比男人方便,也就答应下来。

但私下里却郑重叮嘱小燕子和白羽,必须尽量维护怜花的安全,万一出了差错,将无法向三公主交代。

这时,三人正隐身在树林内观察动静。

此刻才不过是初更刚过,山寨内的唆罗们必定还是人来人往,似乎还不是采取行动的时候。

白羽道:“不必着急,时间还早得很,咱们就找处隐密的地方好好休息休息再说。”

小燕子不以为然道:“依我看,现在才是最适合采取行动的时候。”

啊裁吹览恚俊

跋衷诮ィ胝易@舷壬亩幼S⒔埽囟ū冉戏奖悖舻鹊揭股钊司玻S⒔芩酥螅值侥睦锶フ夷兀俊

澳闼档盟淙挥欣恚粝衷诮ィ锩娴酱Χ际侨耍拘卸坏茫庵质卤匦氚蛋档睦矗髂空诺ǖ母桑巧喜摺!

小燕子不想和白羽辩论,也就不再说什么。

白羽转过头来道:“怜花姑娘,你来做什么?”

怜花笑笑道:“我知道你不欢迎我来,但我自信还能帮上一点忙。”

八滴野子鸩换队憷矗俊

罢馐窍氲比坏氖拢貌蛔潘担 

白羽怔了一怔道:“我是越听越糊涂了?”

怜花撇了撇樱唇道:“我看你是装糊涂,你是不是出家人,出家人当然不希望和女人在一起了。

白羽不觉哑然失笑道:“原来如此,怜花姑娘,你错啦!”

按碓谀睦铮俊

俺黾胰怂淙唤渖茨衙獠缓蒙懈龅胤胶蜕忻碛肽峁免终悦牛蜕心峁锰焯旒妫负醮虺梢黄峁蠹一共皇枪每炖治薇取U饩褪呛玫闹っ鳎慰鑫摇摇

怜花双颊胀得又红又热,道:“你有什么何况的?”

白羽笑道:“何况我已是被武当逐出门墙的人,早已算不得出家人身份了。你看,我穿的并非道袍,吃的也是荤腥不忌。这两天,祝老先生天天大请客,我还不是鸡鸭鱼肉照吃不误。”

怜花脸胀得更红,气咻咻的道:“那为什么大家仍然叫你小道士?”

白羽耸了耸肩道:“他们要那么叫,我也没办法。总之,我并没不欢迎你来,这一点你要绝对放心。”

怜花顿道:“好一个油嘴滑舌的出家人,难怪会被武当逐出门墙。”

白羽笑道:“姑娘,别把我白羽看成坏人,我被武当逐出门墙,原因不便对你说明,但却绝对不是犯了色戒。放心吧!你就是和我在一个屋子里,生活三天三夜,我也不会对你怎样。”

安桓闼盗耍衷诎煺乱簟!

白羽正了一正脸色道:“现在说正经的,三公主体内的虫毒,最近有变化没有?”

怜花摇摇头道:“要两年才能长成鸽蛋那么大,离家才不过一个多月,目前当然还看不出什么变化,你问这些做什么?”

拔也桓椅嗜鳎比恢挥形誓懔恕!

叭飨趾痛蠹乙丫虺梢黄惺裁床桓椅实摹!

熬褪歉椅剩裁换帷!

拔裁矗俊

叭魉淙槐砻嫔鲜呛痛蠹疑钤谝黄穑蠹叶己苌倌芸吹剿W呗返氖焙颍窃诔到卫铮蛔】驼唬终赵诜磕诒彰挪怀觯涣醮笕硕疾荒艹3?吹剿慰鑫颐悄兀俊

怜花吁了口气道:“其实三公主早就想出来走走,她所以闭门不出,是在练一种独特的武功。”

白羽哦了声道:“练的是什么武功?”

吧洗嗡氖Ω敢坏婪珊绻杜溃嗳眨执诹怂恢治涔ΑV劣谑鞘裁次涔Γ唤玻乙膊恢馈!

罢饩湍蚜恕

白羽的话尚未说完,忽见小燕子身形有如离弦急弩,闪电般掠出树林,猛向走近这边的一条人影扑去。

那人影尚未来得及反应,便被小燕子一指点倒,连哼都没哼—声。

小燕子迅快的将那人拖进树林,道:“现在我可以混进去了!”

原来小燕子已看清这人是名巡夜的喽罗,也许是个小头目。

为便于识别和执行任务,山寨里有一项规定,凡是日间奉命外出办事的,多半穿着便衣,而晚间负责巡夜的,则必须穿着规定的制服,而且还要悬挂腰牌。

小燕子匆匆脱下巡夜人的制服,再摘下腰牌悬在自己腰上,道:“你们两位就在这里等我,如果进行顺利,我也许会在半个时辰内把视小弟救回。”

白羽道:“你一人行事不便,我陪你一起进去!”

怜花道:“还有我。”

小燕子摇头道:“服装只有一套,腰牌也只有一面,你们二位如何去得?”

白羽和怜花只好打消念头。

但白羽还是不放心的道:“不怕一万,万一你在里面出了差错,我和怜花姑娘总该设法接应才成。”

小燕子想了想道:“若我一个时辰不回来,你们就闯进去,那时已夜深人静,只要你们行动隐密,也许不会惊动他们。”

昂茫【驼饷窗臁!

捌站人隆钡拇竺磐猓辛矫宓洞蠛焊涸鹁洹

另外还有一名带班的头目。

小燕子当然不走大门,由围墙一侧翻了进去。

围墙内便是广大的院落。

虽已是一更过后,院内仍有不少人来往。

现在,小燕子既有巡夜服装,又有通行腰牌,尽可大模大样的到处走动。

穿过院落便是接连好几间大殿,大殿内仍有僧人在诵经。

家人和盗匪贼寇共处,这倒是十分罕见的事。

再往后走,便是一排排一栋栋的房舍。

栉比鳞次,果然不下数百间之多。

此刻,小燕子最想知道的是寨主白虎住在哪里?只要找到白虎住处,便不难找到祝英杰了。

因为,在他预料,白虎必定把祝英杰控制在自己身边。

正走着,忽然一人迎面而来。

小燕子看得出,这人必定也是巡夜的。

果然,当双方走近时,那人问道:“那边有情况没有?”

小燕子从容不迫的应道:“没有,你那边还好吧!”

拔腋沾诱髅磐饩饕舱诳吞染疲砼曰褂兴切【俗印!

小燕子内心暗喜,想不到事情竟是如此顺利。

于是,他继续向前走去。

毫无疑问,白虎的住处必在这人身后,也就是小燕子的前面。

刚走了几步,忽听那人叫道:“慢点走,我有话问你!”

小燕子止步回身道:“老兄要问什么?”

拔液孟翊用患悖俊

耙谎乙埠孟衩患恪!

澳闶悄囊惶玫模俊

盎葡阒鞯氖窒隆!

靶吕吹模俊

案绽疵患柑臁!

按幽睦锢吹模俊

奥泶笕伺晌业阶苷髂潜呷ィ苷饔职盐遗傻秸饫锢础!

罢饩湍压至耍系埽∧愕睦赐凡恍。魈煳仪牒染啤!

岸嘈涣耍魈炀陀尚〉茏龆桑 

小燕子说完话,转身继续向前走。

大院子后面又有若干小院落。

只见一处院落内,正屋发出灯光,门口并站着一名佩刀大汉。

小燕子预料这里必是白虎的住处。

他不能由正门进去,立即绕到后方,准备越墙而入。刚要纵身跃起,忽然发现后窗发出灯光,而且有说话声音。

小燕子悄悄来到后窗外,身体侧向一边,由窗隙向里望去。

首先看到的是一个皮肤白晰、眉清目秀的十二三岁的孩子。

接着看到一名身材高大、生相狰狞的黑汉,正在据案自斟自酌。

小燕子不由喜出望外。

谁都不难判断出,这两人必是祝英杰和山寨贼首白虎无疑。

祝英杰看来十分清秀可爱,眉目间隐约可看出颇似视香亭的神情。

至于白虎,皮肤黑得像涂了一层锅底灰,说他是煤炭铺里的二掌柜还差不多,哪里是白虎?简直是黑虎。

窗外是一条极窄的黑巷,又是白虎的居处附近,可以想见平常绝不会有人经过这里,小燕子大可以放心的偷窥下去。

只见白虎喝了一口酒,一边咧嘴笑道:“小老弟,你也过来吃些,不喝酒没关系,这么好的菜不吃多可惜啊!”

祝英杰两眼直盯着白虎,冷冷的道:“我不吃,我要回家,快送我回家!”

白虎嘿嘿笑道:“住在我这里,哪一点不好?为什么老是吵着要回家?”

祝英杰跺脚道:“我想我爹,想我娘,想我姐姐。”

白虎摸摸满是虬须的嘴巴道:“那很简单,你姐姐明天就来了。”

拔医憬阍趺椿岬侥忝钦庵值胤嚼矗俊

安皇窃缇投阅憬补寺穑磕憬憬阋薷摇!

昂担医憬憔换峒弈阏庵秩耍 

拔沂钦饫锏恼鳎窒掠泻眉赴偃耍憬憬憷戳酥螅褪钦饫锏难拐蛉耍宋遥亲畲蟮模咝嘶估床患澳兀 

澳忝鞘峭练恕⑶康粒∥医憬悴换峒薷练恕⑶康恋摹!

靶〖一铮鹇衣睿舨豢丛谀闶俏业男【俗樱揖汀

澳阋趺囱克悄愕男【俗樱俊

澳憬憬闶俏业难拐蛉耍愕比皇俏业男【俗印!

拔也幌胩懵医玻炜旆盼一丶遥 

白虎果然暂时不再讲话,又喝了几杯,才道:“小老弟,明天你姐姐来了以后,我一定会放你回家。”

祝英杰有些焦慌的道:“不,你不能碰我姐姐!”

白虎仰脸打个哈哈,吃吃笑道:“我碰她的时候,绝不会让你看到,而且那是喜欢她才碰她。”

祝英杰红着脸哼了一声道:“我不想看你那副德性,你既然不送我回家,我要睡觉了。”

白虎连忙离座过来,拉起祝英杰的手,道:“来,我送你进房睡觉去!”

祝英杰用力一甩手臂道:“我的手不用你拉,我自己会走!”

他那点力量,如何能甩得开白虎。

白虎牵着祝英杰,并未出客厅,立即从壁门进入边房间,还交代了几句话,出来之后把房门由外面反扣上。

接着,他又回到原位,再吃喝了一阵子,才由壁门进入右边房间。

原来祝英杰和白虎的房间,中间只隔了一个客厅,而且必须经过客厅的门才能出去,等于白虎对祝英杰亲自监控。

就算祝英杰能偷偷由客厅的门出去,但这幢院落的大门外有人把守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子又如何逃脱得了?为了不惊动白虎和山寨所有的人,小燕子不敢马上行动。

他又想到了若在这里耽搁太久,一旦白羽和怜花因久无动静而闯进来接应,反而弄巧成拙。

于是,小燕子翻过后面围墙,再回到寺外树林。

白羽正和怜花低声聊天,一见小燕子回来,忙问道:“怎么样?是否查不出祝小弟人在哪里?”

小燕子笑道:“事情进行得意外的顺利,只是时机尚未成熟而已。”

翱焖邓悼矗趺椿厥拢俊

小燕子随即把经过说了一遍。一白羽道:“果然进行得顺利,待会儿要不要我和怜花帮忙?”

澳忝亲詈没故窃谡舛茸牛皇蔷纫桓鲂『⒆映隼矗硕嗔朔炊隆!

八档囊彩牵蠢唇裢碚獬」腿悄阋蝗说牧恕!

澳闳绻胍停厝ゾ」芩等耸悄憔鹊模寐穑俊

昂冒。∧憔鼓谜庵只袄慈⌒ξ遥缰绱耍背蹙透镁龆ㄓ赡忝俺涔靡!

白@舷壬倒愕哪晁晗嗟保依侠玻 

两人又开了一阵玩笑!

小燕子才又再回到寺内。

这时已是二更过后,寺内显得静悄悄的,除少数巡夜的喽罗和小头目外,其余的人全已入睡了。

白虎所住之院落,门外有喽罗守护。

小燕子的行动原则是绝不惊动任何人。

他轻轻撬开客厅后窗,无声无息的进客厅,再把房门外反扣的扣环取下,然后推门而入。

由于有月光自前窗入,只见祝英杰正躺在床上,鼻息咻咻的睡得正酣。

小燕子一指点了祝英杰的睡穴,再将他由床上一手抱起,仍由客厅后窗出来,跃出围墙,很快便回到树林。

白羽和怜花早已站着在那里等候。

小燕子道:“咱们马上回去吧!”

于是,祝英杰仍由小燕子背着。

三人施展轻功,不足顿饭工夫,便已到达祝宅。

祝香亭夫妇以及视月英,为了等候消息,谁都没睡。

当他们一见被掳走多日的祝英杰脱险归来,真是兴奋得无以复加,立即向小燕子三人殷勤道谢。

半晌之后,祝香亭才讶然问道:“燕少侠把他一路背来,他怎么还睡不醒?”

小燕子笑道:“我已点了他的睡穴,他当然醒不来。”

澳窃趺窗欤俊

小燕子立即为祝英杰解开穴道。

他向祝香亭解释道:“他马上就醒了,老先生和夫人好好和他谈谈吧,我们该回房睡觉了。”

次日,祝夫人带着女佣人提前做好早餐。

由祝香亭陪着四男一女——五位贵宾用餐。

同时,也商议好今日的行动步骤。

饭后,江千里、王彤、怜花都暂时躲在房间里。

昨晚救回的祝英杰,更是要躲起来。

只有祝香亭、小燕子、白羽三人留在客厅里。

山寨派出的人很快便到了,又是许头目和黄头目。

许头目一进客厅便道:“燕公子已经准备好了吧?我们寨主听说祝老爷子的姑爷到了,心里好高兴,已决定取消这门婚事,并要和燕公子做个朋友。”

小燕子显得很镇定,道:“没什么可准备的,现在就可以随两位到山寨去了。”

黄头目望了白羽一眼,道:“这位是谁?”

黄头目颔首道:“我们寨主能多招待一位贵宾,真是太好了!”

接着,黄头目向视香亭拱拱手道:“老爷子,我们现在就到山寨去,您放心,我们寨主一定会好好招待的。”

祝香亭一面点头,一面叮咛小燕子和白羽道:“你们两位见了寨主,千万要有礼貌,酒要少喝,尽量早一点回来。”

白羽道:“老伯放心,我们不会有事的。”

祝香亭把四人送出大门,又叮咛了几句,才回身把门闩好。

行走在山路上,白羽故意搭讪着问道:“贵寨在什么地方?离这里还有多少路?”

黄头目道:“本山寨成立不久,营寨修建不及,目前是暂时借住在普救寺里。”

霸慈绱耍站人略谙略ス还且咽呛眉改昵暗氖铝恕!

盎姑磺胛收馕还庸笮眨俊

昂盟担中瞻住!

靶瞻祝磕呛臀颐钦魇峭诹耍 

白羽故作讶异道:“贵寨主也姓白!想不到我们姓白的竟能出这一位大人物,称得上是光宗耀祖了。”

凹热话坠酉勰轿颐钦鳎搅松秸纱嘁踩牖锖昧恕!

拔铱峙虏还蛔矢癜桑俊

霸趺椿岵还蛔矢瘢 

吧秸锶怯⑿酆煤海裎艺庵秩思绮荒艿5#植荒芴崂海搅松秸九刹簧嫌贸 !

鞍坠佣凉槊挥校俊

敖改晁桔印!

澳呛冒欤桶锩ξ陌腹ぷ鳎昭梢曰焱敕钩裕颐巧秸镒钊狈Φ囊簿褪钦庵秩瞬帕恕!

一路说着话,似乎也颇感轻松。

忽听许头目道:“燕公子真是艳福不浅。”

小燕子怔了怔道:“尊驾这话什么意思?”

许头目啧啧的道:“公子是祝家的姑爷,能娶到像祝家小姐那样的大美人,不是艳福不浅吗?”

白鸺菁<倚〗悖俊

凹幻妫颐钦骶褪翘宜底<倚〗愠さ妹溃啪龆ㄌ炙薜摹!

罢饷此担鸺荼任液枚嗔恕!

澳阏饣坝质鞘裁匆馑迹俊

霸谙轮两窕姑患<倚〗闶鞘裁囱樱俊

许头目大惑不解道:“哪有这种事?”

小燕子淡淡一笑道:“男女授受不亲,尤其视府是诗书人家,最讲礼仪了,女儿没过门,是绝对不能让未来姑爷看到的。”

许头目惊呼着道:“有这种事川自还是第一次听说的,既然没看到人,你们当初是怎么订的亲事?”

小燕子正色道:“当然是双方父母做主的,我们是指腹为婚。”

翱墒悄阆衷谧≡谒依铮鄄幌嘈呕崦豢吹剿俊

八阍诠敕坷铮悴怀龌В苑苟际桥度怂徒サ模矣衷跄芗剿俊保澳憔透猛泼沤タ纯矗 

捌裼写死恚潦槿嗽跄茏龀稣庵植还肆艿氖吕矗俊

许头目摇了摇头道:“这么看来,咱没读书反而做对了,都说读书好,我看读书等于给自己找麻烦。

小燕子点点头道:“说的有理,可惜在下现在想改也改不过来了。”

不到一个时辰,便已远远望见普救寺。

许头目指了一指道:“到了,寺里就是我们的山寨,你们两位认为把山寨放在庙里好不好?”

白羽接口道:“当然好,庙里是出家人所住的地方,出家人都是好人,可见山寨里也全是好人。”

白≡诿砝锕徊淮恚詈帽鹱≡诤蜕忻砘虻朗棵怼!

白鸺菹胱≡谑裁疵砝铮俊

暗比皇悄峁免肿詈茫 

到达寺前,黄、许两人不走大门,却故意引领小燕子和白羽绕着围墙向寺后方向走去。

小燕子和白羽当然心里有数。

但是,谁都不想多问。

寺后有一后门,进入后门不久,小燕子只觉这里的环境很眼熟,因为已到了他昨夜来过的院落。

黄、许两人直接把小燕子和白羽引进客厅。

这里也正是白虎昨晚喝酒的地方。

两人请小燕子和白羽坐下。

黄头目道:“寨主可能到外面去了,二位稍待一会儿,我们到外面去找找看。”

黄、许两人刚走不久,便见白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黄、许两人也跟在后面。

黄头目道:“寨主到了!”

他接着又为白虎介绍:“这位燕公子就是祝府的姑爷,另一位白公子,是燕公子的好友。”

白虎睁着一对凶光灼灼的圆眼,打个哈哈道:“幸会,幸会!

请坐!黄香主倒茶!“

双方分宾主坐下。

白虎两眼紧盯着小燕子道:“你老弟可是艳福不浅啊!”

小燕子哦了声道:“白寨主这话……”

白虎阴声笑道:“祝小姐是个大美人,你能娶她做老婆,当然艳福不浅。”

小燕子不动声色道:“听说白寨主也有意娶她为压寨夫人!”

凹热荒擎ざ抢系艿模菊飨胗惺裁从茫俊

霸谙麓死矗俏渍鞅ㄏ驳摹!

白虎听不懂小燕子话中之意,两眼一直道:“你这话……”

小燕子一本正经的道:“成人之美是件好事,白寨主既然有意娶她为压寨夫人,连聘礼都已下了,在下决定和祝家退婚,成全白寨主的好事。”

白虎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连站在一旁的黄、许头目也全怔在当场。

只是这一怔是高兴过度的怔。

半晌之后,才听白虎道:“老弟,这话当真?”

小燕子不但神色坚定,语气也坚定,道:“这样的大事,怎能开得玩笑!”

翱墒潜菊飨胫溃系芪裁匆饷醋觯俊

暗比挥性颍顺扇酥劳猓谙乱丫碛辛硕韵蟆!

傲碛辛硕韵螅俊

安淮怼T谙潞妥<倚〗悖两窳娑济患慈羧⒐牛欠衲芎湍老啻Γ炕购苣阉担劣谙衷诘亩韵蟆

霸趺囱俊

翱伤狄丫ο啻Γ舜饲橥兑夂希敕忠卜植豢恕!

霸蠢系苁亲杂闪蛋翘昧耍 

白虎说着,站起身走过来拍了拍小燕子肩膀,道:“老弟,你真是聪明人,必定是老天爷在保护你。”

小燕子不解的问道:“白寨主这话……”

白虎又拍了小燕子肩膀道:“那就实对你说吧,本寨主决定的事,天皇老子也改变不了,今天请老弟来,本来是想要你的命,想不到你自动放弃祝家小姐,这么一来,本寨主还真是要把你当成客人看待。”

小燕子故意打了个冷颤道:“想不到寨主的手段还这么厉害!”

白虎嘿嘿笑道:“老弟,干我们这一行,是没法讲慈悲为怀的,有道是无毒不丈夫,好在现在你已经完全安全了,不但是本寨主的座上客,而且咱们还成了好朋友。”

小燕子依然显得胆怯的道:“在下不敢高攀。”

这时白羽趁机道:“听说白寨主原来已经准备今天到祝府迎亲,现在可以如期进行了吧?”

白虎猛拍了一下大腿道:“对,好事不能耽误!”

黄头目躬身道:“禀寨主,既然问题已经解决了,不如把吉期改在明天。”一白虎两眼一瞪道:“为什么要改在明天?”

黄头目道:“寨主的婚事是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必须办得热热闹闹、有声有色才成,当然应该事先好好准备一下。”

盎挂急甘裁矗俊

吧秸锉匦氲酱φ诺平岵剩蟮畹纳裣穸家疑喜蚀A硗猓械苄置潜匦氪罂巯吕锏暮蜕校踩盟强洌咳顺砸欢偃夂纫欢倬疲庑┦虑榈比恍枰奔渥急福褂小被褂惺裁矗俊

罢骱托履镒颖匦胱詈玫幕ń危残枰铰逖舫抢锶プ狻!

白虎摸着脑袋想了想道:“有道理,那就让本寨主忍一忍吧!”

说到这里,又一拍脑袋道:“对了,我想到了一件大事,是否该在迎亲前先去拜望一下我那老岳父岳母?”

黄头目道:“这是应该的。”

氨菊鞯较衷诨姑挥泻退羌妫荒芰獾憷衩惨裁挥小!

说着,望向小燕子道:“老弟,待会儿到达祝府后,还要劳驾你当着我那岳父岳母的面讲几句话。”

鞍渍饕谙陆彩裁矗俊

敖惨唤材阕远牌饷呕槭碌氖拢饷匆焕矗菊骶陀谐浞值睦碛扇⑺堑呐耍且裁焕碛刹煌狻!

靶∈乱患谙乱欢ㄕ瞻臁!

袄系埽饧卤菊饔械阆氩煌ā!

鞍渍魑问孪氩煌ǎ俊

澳慵热灰牌饷徘资拢裁慈从忠阶8隹停俊

凹腋负妥@喜鞘澜唬死衩财鸺谙碌比挥Ω们椎阶8鸦八得鳌!

袄系芏运撬得髁嗣挥校俊

盎姑挥小!

拔裁床凰担俊

霸谙碌搅俗8院螅恢蹦岩云舫荩门錾险饕⑺鲅拐蛉耍炊嗽谙禄帷U饷纯蠢矗谙禄褂Ω么蟠蟾行徽髁恕!

白虎听得大乐,仰起脖子打个哈哈道:“老弟千万别这么客气,是我该感谢你!”

接着望向黄头目道:“交代管杂务的香主,要他们准备几百条黄布条,上面还要写上字。”

黄头目茫然问道:“寨主要黄布条做什么?”

暗任掖笙驳娜兆幽翘欤械苄职鸦撇继醢笤谕飞希剿旅趴诹卸咏咏危蠹宜淙徊荒茏呱辖滞罚呦蛩峦庖彩呛玫摹!

盎撇继跎闲词裁醋帜兀俊

翱纯此怯惺裁此咔螅绻氩怀鍪裁吹阕樱托础餍禄橥蛩辍昧耍 

笆粝抡瞻欤 

奥砩贤ㄖ锓浚煲蛔郎系染剖乘偷秸饫锢矗乙煤谜写写橇轿弧!

罢魇裁词焙虻阶8ィ俊

罢写橇轿痪妥摺!

耙裁慈巳ィ俊

罢庵质虏槐厝硕啵忝橇轿欢啻蔚焦8陀赡忝桥阄胰ズ昧恕!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