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9 回 刀光剑影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九回 刀光剑影

小燕子和白羽真没想到还被招待一顿酒饭。

由于酒饭是提前用的,散席后还不到午时。

白虎决定马上就到祝府去。

他果然只带了黄、许两名小头目。

再加上小燕子和白羽,路上一共是五人。

他们仍是由后门离开山寨,黄、许两人在前带路。

大约走了盏茶工夫,忽见白虎紧皱着眉头道:“他奶奶的,想到大喜的日子即将到来,心里实在高兴,偏偏有一件事却又让人高兴不起来!”

小燕子哦了声道:“寨主有什么事不高兴?”

袄系芤欢ㄖ溃靶┨毂菊髟炎8男⌒值芙拥缴缴侠赐妫氩坏健

澳亲P⌒值懿×耍俊

安×耸切∈拢撬闶裁矗克蛲聿患耍 

此语一出,连黄、许两名头目也吃了一惊!

但他们却不敢多问。

小燕子也吃惊的道:“是走失了,还是被人掳走了?”

白虎气呼呼的道:“昨晚是我送他回房睡觉的,出来时还把房门反扣,大门外又派有警戒,那里会是走失的!”

澳鞘潜蝗寺白叩牧耍裁慈擞姓饷创蟮哪苣停俊

拔乙哺械狡婀郑姓饷创蟮哪苣湍兀俊

小燕子忽然像悟出了道理,忙道:“白寨主,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白虎两眼直眨的道:“莫非老弟想到了什么?”

罢饧潞廖抟晌适悄愕氖窒氯烁傻模冶囟ɑ故悄阕钋捉娜耍敲磐獾木涠纪巡涣讼右伞!

袄系懿孪氲墓挥欣恚俗约喝耍鹑司园觳坏健D棠痰模厝ヒ院蠓锹砩习阉羌掀鹄匆桓龈霾槲什豢伞!

小燕子冷冷一笑道:“你还想回去吗?”

白虎不觉脸色一变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燕子向一侧跃开数步,道:“白虎,在下方才走在你的身后,若想暗算你,不费吹灰之力,但明人不做暗事,现在咱们就手下见个真章吧!”

原来小燕子和白羽出发前,王彤和江千里便已有交代,要他们在无人之处,先把白虎做掉。

正好现场附近不但地形复杂,两边又有树林,而且又是四下无人。

白虎哪里会把小燕子放在心上?他刚要近前动手,谁知小燕子说完话竟转身向树林内逃去。

白羽也跟着往树林里跑。

这也是小燕子和白羽原定的诱敌计划,他们要把对方诱进树林内再下手,以达杀了人而又神不知鬼不觉的目的。

白虎带着黄、许两头目,立即随后追去。

当双方已深入林内之后,小燕子和白羽返身便和对方展开了拚搏。

白虎岂是小燕子的对手,不足十招便被他一掌击中前胸,倒地不起。

小燕子俯身又是一掌,白虎门哼一声,立即心肺震裂而亡。

白羽独战黄、许两名头目,也在不足半盏茶工夫,将两人双双送上西天。

正好林内地上有个大坑,两人便把三具尸体丢进坑去,再以上石掩埋妥当,然后回到祝宅。

当小燕子和白羽返回祝宅时,江千里、王彤、祝香亭都在客厅等候消息。

这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连江千里和王彤都不能掉以轻心。

当他们听到小燕子和白羽的回报以后,祝香亭干大喜之余,免不了又担心将有大祸来临。

江千里正色道:“祝先生放心,事情既然是我们干下的,我们就一定负责到底,府上的人最好能进城躲一躲,不过你必须暂时留下。”

祝香亭不住点头道:“学生城里正好有家亲戚,那边有地方可住,江大侠看什么时候行动较妥?”

笆奔湟蕴旌诤笪眩龇⑹苯匙缘迸扇嘶に停衷谑奔渖性纾颓胱O壬淮蛉耸帐笆帐埃笾氐亩魉嫔泶摺!

把饩徒淮ァ!

祝香亭离开客厅后,王彤忙道:“江兄认为这里是否马上就会有事?”

江千里道:“暂时不会,山寨的贼寇们十有八九不会知道白虎和黄、许两名小头目已死。”

翱墒撬潜囟ㄖ腊谆⑹堑秸獗呃戳耍俊

耙膊患茫窃谏秸龇⑹弊叩氖呛竺牛杉谆⒉⒉幌氚颜饧氯盟氖粝旅侵馈!

澳训澜志腿衔饫锟梢云桨参奘拢俊

叭粽饫锬芷桨参奘拢陀貌蛔乓O壬鸭倚∷偷匠抢铮趵系埽∥蚁衷谝延辛艘惶子Φ懈拱福恢闶欠裢猓俊

敖钟泻胃呒俊

鞍讶饕步拥秸饫锢矗潜叩娜艘踩矗詈媚芰粝铝饺耍诔抢锔涸鹞ぷO壬倚〉陌踩!

靶值芤灿姓庵窒敕ǎ皇嵌苑缴秸锏练擞惺僦冢硗馍胶蠡坪幽习陡幸桓鏊栽勖窍钟械娜耸掷炊愿端牵芟拥ケ×诵!

扒茉羟芡酰勖侵灰绷朔耸祝嘞碌娜耸俣啵谌毫奘字乱脖囟ú徽阶月摇H衾系苋杂泄寺牵硗饣褂邪旆ā!

笆裁窗旆ǎ俊

罢饫锢肷倭炙虏还儆嗬锫罚环僚扇顺只噬厦苤迹肷倭终泼湃舜笾庆α沟髋筛呤智袄粗г怀隽教毂憧傻酱铩!

昂茫【驼饷窗欤勖巧洗蔚娇馇埃研性谏倭肿」柑欤值芤苍么笾钦泼湃丝垂蔐密旨,现在随便派一个人去,事情就可办成。”

当日晚饭后,由小燕子、白羽、怜花护送祝夫人、祝月英、祝英杰进城。

至于长工许有田和那名女佣人,仍留在这里,以便负责打杂和烧饭洗衣。

王彤并交代小燕子和白羽,要燕飞、赵保、陈宏三人留在城内,负责祝府家小的安全,韩涛则赶往少林寺请求大智禅师调兵遣将。

当夜三更——三公主、黑罗汉七巧僧、王重山、老妖婆史妙秋全来了,小燕子、白羽、怜花三人自然也都跟着回来。

为慎重起见,夜晚并轮班派出警戒。

但是并无任何情况发生。

次日早餐后,山寨里来了三名大汉。

为首的是名香主,叫高登魁,年在四旬左右,是白虎最得力的亲信。另两名则是高登魁手下的喽罗,一名姓陈,一名姓谢。

江千里立即命所有的人都躲进屋内,由他一人陪同祝香亭留在天井里。

出去应门的是长工许有田。

高登魁一进门就问道:“祝老爷子在家吗?”

许有田陪着小心道:“老爷在!”

进入天井,祝香亭连忙迎上前道:“阁下是什么人?可是要找老朽?”

高登魁面无表情的道:“你大概就是祝老爷子了?咱们到里面谈。”

祝香亭把高登魁引进客厅。

江千里也跟了进去。

陈、谢两名喽罗则分站在客厅门口。

坐下后,高登魁两眼凶光闪射的望着江千里道:“这位是什么人?”

祝香亭代答道:“是老朽的好友。”

澳抢锢吹模俊

八妥≡诼逖舫悄凇!

高登魁似乎不疑有他,没再说什么,只顾眨着两眼四下张望。

祝香亭搭讪着道:“还没请问尊姓大名?找老朽有何见教?”

霸谙赂叩强缮秸吹模肭胛世弦蛹讣虑椤!

昂煤河谢扒虢玻槐乜推!

拔颐钦魇欠竦礁侠垂俊

鞍渍鞔用坏缴嵯吕垂煤何裁匆势鹫飧觯俊

罢髯蛱熘形缬惺峦獬觯浇裉焯炝粱共辉厝ィ谙铝舷牒芸赡苁堑礁侠戳恕!

懊焕垂髟趸岬胶舷抡庵值胤嚼茨兀俊

高登魁忽然嘿嘿笑道:“祝老爷子,依在下料想,寨主昨日外出,十有八九是要到府上来的。”

祝香亭一脸茫然之色道:“老朽听不懂好汉这话是什么意思?”

袄弦樱愫孟裨谧昂浚俊

昂煤汉畏涟鸦八得靼祝 

澳闶俏颐钦魑蠢吹睦现耍颐钦鞑坏礁侠矗岬侥睦锶ツ兀俊

霸春煤夯共磺宄馐乱丫竦媒饩觥!

敖饩鍪裁矗俊

袄闲嘣缇颓牖啤⑿砹轿幌阒骰刭鞴鳎∨丫辛似偶摇!

翱墒俏颐钦鞑⒉幌嘈拧!

安淮恚饕嚼闲嗄俏蠢吹呐霾趴舷嘈牛宜凹柑煲丫戳耍啤⑿砹轿幌阒鞲嬷骱螅骱芄灰迤丫龆ㄈ∠饷呕槭隆!

高登魁转动着一对精光闪闪的圆眼道:“这事我怎么没听说过?”

祝香亭陪着笑道:“若寨主没对好汉说,好汉自然不会知道。”

凹热恢溃谙孪衷诰鸵险馕晃蠢吹墓靡 

祝香亭不由不安和犹豫起来。

只听江千里道:“既然这位好汉要见令婿,就要令婿出来见见吧!”

耙埠茫蚁衷诰腿グ阉欣础!

祝香亭很快便带着小燕子进人客厅。

小燕子冷冷瞥了高登魁一眼道:“是那一位找我?”

高声问话,无疑已激起高登魁的怒火,立即哼了声道:“客厅里只有在下这么一个生人,你还问什么?’”

小燕子连忙拱了拱手道:“原来是尊驾找我,有什么要事?”

高登魁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扣住小燕子腕脉,道:“随我到山寨一趟!”

小燕子并未甩开对方手臂,怔怔的问道:“为什么要我到山寨去?”

氨鹞适裁蠢碛桑ヒ惶司兔靼琢耍 

祝香亭装出惶恐无主的模样道:“好汉,有话好说,他是个读书人,担不得这样的惊怕!”

高登魁阴笑一声道:“老爷子,你如果不放心,那就连你一起也到山寨去。”

罢狻

叭绻悴豢先ィ捅鹄棺瑁凑忝橇礁鲋辽僖ヒ桓觯 

江千里站起身来道:“祝兄,山寨里并非不讲理的地方,就由令婿去一趟吧!”

高登魁道:“还是这位老兄看得开,祝老爷子,在下现在就带令婿上山了,你们不必送了,他很快就会回来!”

祝香亭装作要向前拉,被高登魁一把推开。

小燕子这才一甩手臂道:“用不着拉,在下跟你们去就是了!”

高登魁冷笑道:“谅你也跑不掉,走吧!”

于是,陈、谢两偻罗在前,小燕子在中,高登魁在后,离开祝宅。

祝香亭装出大感不安的样子,跟出了大门,直到人影不见才回身把门关上。

大约走出半个时辰以后,便进入一条两旁全是巨松夹道的小径。

小燕子停下脚步道:“好汉,我实在太累了,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

高登魁道:“只走了十几里路便走不动,你小子简直是个饭桶!”

昂煤涸趺绰钊耍俊

奥钊耍肯衷诰褪刀阅闼蛋桑〗松秸憔捅鹣朐俪隼戳耍 

澳忝亲急赴盐以跹俊

澳蔷鸵凑魅绾未χ昧耍 

肮笳鞑皇腔姑换厝ヂ穑俊

八先思乙残硐衷谠缇突厝.”

只听那姓陈噗罗道:“香主,你说这小子是饭桶,但他偏偏能讨一个大美人做老婆。”

翱上谴竺廊艘丫皇撬牧恕!

只听小燕子叹了口气道:“早知读书无用,我就该学点武功,跟你们一样,那样谁还敢霸占我的老婆?”

澳闳绻胙В衷谝怖吹眉啊!

昂煤赫饣笆恰

拔铱梢月砩辖棠恪!

澳翘昧耍煤合衷诰徒贪桑 

霸勖窍冉裁靼祝涔Ρ囟ㄒ孕┛嗤罚岫粤丝嗤凡荒茉刮遥俊

罢獾憧辔也辉诤酰怀钥嘀锌啵盐松先耍獾览砦叶!

高登魁望了陈、谢两嘤罗一眼,道:“你们看,这小子好像活得有点不耐烦了!”

陈姓噗罗道:“这是他自己找的,怨不得香主。”

昂冒桑∥蚁衷诰徒趟甘帧!

高登魁话刚说完,便一记“黑虎掏心”探手向小燕子前胸抓来。

他眼见小燕子就在身前不足三尺,岂知这一抓不但未抓到,反而越抓越远,当纵身一步五指探出后,对方竟已远在七八步外。

小燕子究竟用的什么问避身法?不但当事者的高登魁没看清楚,连站在一旁观瞧的陈、谢两名步罗也全像遇上了障眼法。

高登魁呆了一呆,才转动着两眼道:“莫非你这小子还学过迷踪步法?”

接着,腾身一式“饿虎扑羊”直向小燕子扑去,同时又趁势推出一掌。他这腾身一扑,至少扑出丈余开外。

哪知这次腾身发掌之后,竟然失去了小燕子的人影。

正在大感愕然之际,只听小燕子在身后道:“好汉,这次你冲过头了!”

高登魁终于知道对方是深藏不露,但却仍未放在心上,返身一跃,又是一掌击下。

小燕子不再避让,也抢臂一掌迎了上去。

双掌接实之后,“彭”的一声巨响,高登魁立即向后倒摔出两三丈远,落地之后已是跌得七荤八素,根本爬不起来。

陈、谢两名喽罗早已吓得目瞪口呆,在一呆之后,撒腿就跑。

小燕子哪能让他们逃脱,身形有如电射,人在半空,双掌齐出,分别击中两人后心。

陈、谢两喽罗各自喷出一口鲜血,双双倒地气绝。

当小燕子再回身后,正好高登魁已经爬起。

小燕子跟过去又是一掌。

高登魁紧跟着也一命归阴。

小燕子因身上未带兵刃,三名匪徒也都是赤手空拳,找不到家伙掘坑埋尸,只好把三具尸体丢进长可及腰的丛草中。

只要无人打此经过,不致被人发觉。

他搓了搓手,随即安闲的离开树林。

小燕子回到祝宅,向江千里报告了经过。

江千里道:“暂时不会有事,等真正有事时,正好少林的人马已到,那时就少不得要来一场大火拚了。”

一连两天过去,果然毫无动静。

在这两天里,王彤和江千里曾派出小燕子、七巧借、白羽等人于入夜后潜入贼寨探测虚实。

根据探查的结果,桂飘香等三名女妖仍在山寨,未曾西行。

另外,鱼化龙在闻知白虎失踪消息后,忙由开封赶来普救寺,只是尚不知他将采取何种行动。

当江千里和王彤得知鱼化龙已来邙山的消息,料定已是山雨欲来。

此刻,他们最盼的便是少林方面的高手能火速赶到。

就在第三天的入夜后,前往少林求援的韩涛陪同一名宝相庄严的老僧来到祝宅。

江千里和王彤都认识这老僧,是少林寺达摩院住持大觉大师,连忙上前见礼,并通知住在祝宅除三公主以外的所有的人出来相见。

大觉大师双掌合十道:“贫僧奉掌门师兄之命,率领三十六名弟子前来听候王大人和江施主调遣。”

王彤大喜过望,连忙问道:“大师的各位高足人在何处,快快请到里面来。”

大觉大师道:“这附近有座白塔寺,寺内住持出身少林,是老袖的师侄,老衲已把带来的弟子安置在白塔寺了。”

袄胝饫镉卸嘣叮俊

祝香亭抢着答道:“就在西北方,离舍下不过一里多路。”

王彤大喜道:“那太好了,回头王某就派出一人住进白塔寺负责连络,也请大师派一名弟子到这里来。”

袄像淖衩 

按笫Τね景仙妫宦沸量啵颓牖匕姿滦菹ⅲ跄澈徒置魈煲辉缭俚桨姿掳莺颉!

就在次日凌晨四更左右,祝宅所有的人正在熟睡中。

忽听负责轮值警戒的小道士白羽在天井中喊道:“大家快起来,山上有大队人马开到咱们这里来了!”

这一声喊叫,所有的人很快便从睡梦中惊醒,纷纷奔出天井。

江千里、王彤飞身上房。

白羽和小燕子也跟了上去。

由于月尚未落,四人又目力异于常人,足可望出半里之外。

只见山上果然人影幢幢!

估计不下数百名之多,浩浩荡荡迤俪而来。

王彤立即交代大觉禅师派来的那名弟子速速赶往白塔寺通报,一面再命所有的人回房取来兵刃,准备迎敌。

不消片刻,其余所有的人已各仗兵刃齐集天井。

就在这时,一条人影由厢房外跃进天井,赫然是薛百胜。

王彤惊叫道:“薛老弟,你怎么来了?”

拔依聪蛲醮笕撕徒氨彩揪购谜獗叩娜舜蠹叶计鹄戳恕!

袄吹亩际鞘裁慈耍俊

捌站人律秸锏牡量埽亚愠捕础!

拔椎氖鞘裁慈耍俊

坝慊!

笆裁矗坑慊怖戳耍克欠癖纠淳驮谮剑俊

八亲蛱煳疟ㄓ煽飧侠吹摹!

坝慊欠褚训弥跄澈徒笙赖热俗≡谡饫铮俊

坝慊哉獗叩那樾我蚜巳糁刚啤!

八戎饕苍谡饫铮垢夜焕捶福参疵馓薹ㄎ尢炝耍撬欠盥砦闹兄矗俊

昂苣阉怠!

袄系苁窃趺粗劳跄车热嗽谡饫铮俊

暗比皇谴佑慊抢锏美吹南ⅰ!

翱墒悄憷幢ㄑ叮筒慌卤凰遣槌觯俊

巴肀舱帽慌衫刺铰返模醮笕恕⒔氨玻忝强炜熳急赣邪桑易吡耍 

薛百胜说完话,腾身先掠上屋顶,人影很快便消逝不见。

当王彤和江千里再跃上屋顶时,鱼化龙的人马已成合围之势,将视宅团团围住。

好在他们尚未过分接近,已在十余支外停止下来。

由于距离已近,已可看清盗匪们仍是个个带着黑色面罩。

这是可以想见的,他们已知三公主和大内待卫统领在这里,又是奉马文中之命而来,当然不能明目张胆与朝廷为敌。

又过了片刻,盗匪们的包围圈开始缩小。

片刻之后,已接近至只有两三丈距离。

数百之众的盗匪,足足把视宅围了四五层,几乎是水泄不通。

只听一个森冷阴沉的声音低声道:“总寨主,看样子他们似乎尚未警觉,何不现就下令一举冲杀进去。”

另一个沉浑的声音道:“王彤和江千里是何等人?怎会毫无警觉?着冲杀进去,必定对咱们大大不利。”

这最后说话的,分明正是鱼化龙。

他们虽然说话声音甚低,但隐身在屋脊后的江千里和王彤却已清晰可闻。

鱼化龙照样也是头戴面罩,只是面罩颜色有别,不外是便于指挥之故。

那森冷阴沉的声音问道:“冲进去对咱们有什么不利?”

鱼比龙道:“他们人数虽少,但却个个是绝顶高手,尤其王彤和江千里武功更是罕见,天井内场地狭小,咱们人虽然多,却容纳不下几个,进去之后,不等于是给了他们各个击破的机会。”

耙雷苷髦俊

盎故巧璺ò阉且隼吹暮谩!

澳呛芗虻ィ扇嗽谖莺笞莼稹!

这时白羽正好在王彤身后,忙低声道:“王大人,防火的事就交给我办了!”

说完话,飘身落下天井,捡了一大把石块,然后将后窗打开,等候对方放火的人前来。

果然,很快便有六七名喽罗,各自抱着干草来到祝府宅后。

但他们尚未来得及点燃,便被白羽扬腕投掷出的石子击中,一个个惨呼连声,立刻四散而逃。

其实,祝宅全是石墙瓦顶,即使由屋后点燃了干草,宅院也不见得能遭到火焚,除非由里面烧起。

这时,祝宅内的人除派出两名守在大门内,其余几乎全已登上屋顶,只是尚未公然现身,连三公主也决定亲自迎战。

只有视香亭和长工许有田以及那女佣躲在客厅里没出来。

鱼化龙见放火不成,又久无动静,只好决定发起攻击。

盗匪们轻功高的全由外面直接跃上屋顶,准备杀进天井。

那些轻功差的只能由大门攻进。

江千里和王彤一见对方已正式发起攻击,立即在屋顶上展开截击。

盗匪们如何是江、王、小燕子等人的对手,刚跃上屋顶,便十有八九横尸倒掉而下,第一波冲上来的二三十人,并无一人能进入天井,被杀退下去的也死伤大半。

守护大门的是七巧僧和王重山。

两人掩身在大门后方两侧,进一个杀一个,当杀到第七八个时,大门已被尸体堵住,后到的根本已无法再冲进来。

鱼化龙见第一波攻击完全失败,再下令发起第二波攻击。

这次拥上来的不下百人之数,而个个悍不畏死。

可惜悍不畏死是一回事,照死不误又是一回事。

他们虽然个个身手不弱,但是碰上王彤、江千里、小燕子这些绝顶高手,死得还是十分干脆。

鱼化龙见这样下去伤亡太重,只好下令撤退。

双方很快便又静止下来。

这时鱼化龙最盼望的便是江千里和王彤等人能冲出户外。

偏偏祝宅的人却始终不离祝宅一步。

就在这时,忽然鱼化龙部属后方阵角大乱,接着杀声震天,兵刃交击之声不绝于耳。毫无疑问,必是驻扎在白塔寺的少林高手已前来接应。

这一来,江千里和王彤已无法闭门不出,立即下令冲杀出去,向盗匪展开两面夹击。

这三十六名少林弟子,全是经过精挑细选的高手,又加上他们采取的是“一点突破”战术,当真来势锐不可当。当王彤、江千里等人和少林弟子双方会合之后,盗匪们早已尸横遍野了。

鱼化龙不愿伤亡继续加重,只有下令将人马撤回普救寺。

这一战,经过清点,少林方面有五六人轻重伤,王彤、江千里方面也有两人挂彩,但伤势都不算严重,预计休息三五日便可痊愈。

一连三日过去了,并未再见鱼化龙率众来攻。

不过,鱼化龙曾派出百余人前来祝宅附近收尸。

第三日入夜后,薛百胜又偷偷来了。

王彤和江千里最盼望的就是薛百胜的到来。

分宾主坐下后,薛百胜便迫不及待的道:“王大人、江前辈,就在这一两天,鱼化龙又要率众来攻。晚辈希望这边的人最好能退回洛阳城里去。”

王彤不以为意的道:“上次他们已铩羽而归,难道下次来会有什么新的花招?”

薛百胜神色凝重的道:“鱼化龙若没绝对把握,怎可能再来,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王大人和江前辈必须从速应变才成。”

坝慊烤挂┏鍪裁春荻菊惺酰俊

坝慊匀炖窗幢欢煌馐窃谧鍪虑白急福坏┳急竿瓿桑囟⒓捶⒍ナ疲鞘蓖醮笕撕徒氨沧萦型ㄌ毂玖欤脖囟岩杂Ω丁!

把系芮樗得靼祝 

拔淞种杏形蝗顺啤鹨┦ナ帧奈坠鳎醮笕吮囟ㄌ倒桑俊

罢馊硕ΧΥ竺跄车比惶倒!

坝慊寻盐坠髑宓缴秸怪圃彀倜断跹袒鹆谆鸬谇袄唇ブ保跹塘谆鸬督U

这种磷火弹威力惊人,不要说是百枚,就是三五枚投进天井里来,祝宅也必定会变成一片沙砾灰炉。“

王彤不觉吃了一惊道:“这的确难以应付。”

薛百胜继续道:“除此之外,鱼化龙又在命人连夜制造一种叫‘毒火弩’的毒箭,纵然王大人和江前辈这边的人能逃到户外,也难以抵挡得住他的万弩齐发。”

江千里紧蹙着双眉,问道:“老弟是否已知鱼化龙将在什么时候展开行动?”

薛百胜略一沉吟道:“这要看磷火弹和毒火弩是否已制造完成,据晚辈所知,鱼化龙可能明晚就有行动,即使明晚不来,最迟也不出三日。”

罢馐掠慊欠褚迅嬷寺砦闹校俊

罢庋拇笫拢慊跄懿幌蚵砦闹星胧荆缤肀菜喜徊睿砦闹泻芸赡芑崦孛芨侠绰逖簦鬃远秸健!

江千里沉思了片刻,向薛百胜拱了拱手道:“多谢老弟不顾生死前来传递这项消息,我们这里自当尽速做一处置,老弟不宜在这里停留过久,就请速回山寨,行动尽量要谨慎小心,彼此随时保持联系。”

薛百胜随即起身告辞。

江千里和王彤直送到大门口。

两人再回到客厅。

王彤颇感不安的道:“江兄以为咱们该如何应付?”

把系芩档枚裕匦胨偎俪防胝饫铮裨蛄庹阂脖亟槐!!

霸勖歉贸返侥睦锶ィ俊

俺返胶幽细鹧茫珊幽细拗雒娼哟慊萑皇堑ù蟀欤膊桓一鸱俟偈稹!

罢獍旆ê芎茫窃勖蔷透霉矸萘耍俊

罢馐潜厝坏模匀骱湍憷系艽竽谑涛劳沉斓纳矸荩拗醺也还Ы鹘哟俊

霸勖鞘欠皴勺越牒幽细俊

白芨酶拗坏阕急甘奔洌魈煲辉纾团珊卫系芟热ゼ拗系茉锹砦闹惺窒碌淖懿锻罚吐拗囟ㄔ缇褪煜ぃ晕以ち希拗疟ê螅囟ㄇ鬃陨仙嚼唇尤鞯姆锛荩鞘痹勖堑娜司鸵黄鹂幽细癫桓忻孀樱 

靶值芡耆饨值陌旆ā!

盎褂校裢砭屯ㄖ≡诎姿碌拇缶蹯Γ且苍菔背返奖鸬牡胤饺ァ!

翌日一早,韩涛就奉命进城见河南府罗知府。

河南府是河南省的一府,辖洛阳、堰师、宜阳、新安、巩、孟津、登封、永宁、渑池、嵩十县,府台在洛阳。

河南府知府罗传芳,在洛阳做知府已有三年以上时间,他早就和韩涛相识了,并且知道韩涛已于两年前调往大内,已是皇上身边的人。闻报之后,亲自迎出大门,并接至后衙书房叙话。

当罗知府获知大内侍卫统领王彤保着三公主已来到洛阳,并有意进驻府衙,真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原来三日前邙山山脚下那场血战竟是山寇对三公主下手,他这小小的四品知府所辖地面上出了这样的大事,如何能担待得下?喜的是有幸能接来三公主的凤驾,只要善尽职责,对未来仕途前程,必定大有帮助。

当下,罗知府备了一乘锦轿。亲率僚属,在韩涛的带路下,出城赶往祝宅,迎接三公主等人。

不到午时,三公主便已被接进河南府衙。

随行人员自然也都全体跟来。

至于祝香亭以及长工许有田和那名女佣人,也都随同三公主来到洛阳城内,到亲戚家与家人团聚。

祝宅已经成了空宅。

大觉禅师也率领三十六名弟子撤至城南一座寺庙,这里距少林本寺更近,随时都可和本寺联络。

罗知府虽然亲把三公主接来,但三公主却始终未与他正式见面。

当日中午,罗知府设下盛筵款待大内高手和江千里所带人员,而三公主也是单独在内用膳。

散筵后,罗知府再陪同王彤和江千里到书房用茶。

罗知府显得异样惶惊的道:“王大人,下官知罪,三日前未能维护三公主的安全,莫非三公主因而震怒,才不肯接见下官?”

王彤笑道:“罗大人说哪里话来,三公主上次在开封,连巡抚马大人都不曾接见,三公主虽是金枝三叶身份,但终属内眷,非有必要,不轻易接见外官。”

罗知府赦然道:“可是三日前邙山事件,下官总是未能尽到职责,有亏职守。”

王彤摇摇头,语带安慰的道:“罗大人,实对你说吧!这件事你就是想管,也管不了。你可知那批盗匪都是些什么人?”

罗知府嗫嚅着道:“下官守土有责,岂能不知,那批盗寇不下千余人,于半年前在邙山成立了两处营寨,一处是普救寺的山寨,一处是在山下黄河南岸的水寨。只因贼势大众,据说又个个身手高强,以下官现有的官兵力量,根本无法前往征剿,不过……”

安还裁矗俊

跋鹿僭缇颓鬃韵蚋ù笕速鞅ü胨先思业鞫怼⒉骄偷饔酶髦菹氐谋恕!

把哺泶笕嗽趺创鸶矗俊

案ù笕怂坪醪⑽窗颜饧路旁谛纳希两窈廖薅病!

由罗知府的谈话,可知他对马文中的所作所为还一直蒙在鼓里,同时也可断定罗知府还是心向朝廷,并未为马文中所收买。

其实马文中是个聪明绝顶的人。

他虽早就心怀不轨,但对所属府县,也只能做到能收买的则收买,不能收买的绝不轻举妄动,以免因小失大。

王彤不再说什么。

书房内沉寂了甚久,江千里才搭讪着问道:“三日前的邙山事件,罗大人是否已呈报了马抚台?”

罗知府道:“下官于次日一早便派专人呈报了抚台大人。”

奥砀ㄓ泻沃甘荆俊

案ù笕私淮慈耍鹿俨槐匾源宋睿桌绰逖舸恚绻ù笕诵卸每欤透美戳恕!

奥薮笕说笔笔欠褚阎焕г诿裾诘氖侨骱痛竽诘娜耍俊

暗笔毕鹿僭蹩赡苤勒庑馐率墙裉煲辉缤醮笕伺珊笕饲袄矗鹿俨胖赖摹!

江千里和王彤都料得出罗知府说的是实话,用不着有所怀疑。

就在这时,一名师爷模样的人进来,向罗知府道:“大人,抚台大人到了,已经进入东门。”

罗知府哦了声道:“听谁说的?”

罢宰懿锻放扇死赐ㄖ醋娲笕恕!

罗知府站起身,向王彤和江千里分别一揖道:“下官必须去迎接抚台大人,暂时失陪,还请多多原谅。”

王彤挥挥手道:“罗大人请便,这是公事,抚台大人到了,当然要迎。”

罗知府刚走了两步,又回身道:“下官见了抚台大人,是否该告知他三公主和王大人等现住敝衙之事?”

王彤道:“只管向他说明,不过不必告诉他江大侠也在这里。”

跋鹿僮衩醮笕嘶褂惺裁唇淮挥校俊

熬×可璺ò崖砀ń拥焦笱美矗跄澈芟牒退谡饫锛虮鸲运得髡馐峭跄车囊馑肌!

跋鹿僖欢ㄕ瞻臁!

罗知府走后,江千里道:“老弟是否要当场和马文中把话摊开来讲?”

王彤颔首道:“兄弟考虑了很久,必须把事情公开,才能逼使马文中非肃清邙山地区的水陆两寨不可,否则他就是明显的违抗圣意了,马文中是聪明人,谅他还不敢公然表示叛意。”

疤系艿挠锲亲急盖肴髑鬃猿雒嬗肼砦闹邢嗉俊

靶值苷写艘狻!

岸裕透谜饷醋觥!

靶值芟衷诰腿ゼ鳌!

澳闳グ桑÷砦闹欣词保易缘被乇芤幌隆!

半个时辰不到,罗知府已将巡抚马文中接进府衙。

马文中所带随从不多,除总捕头转龙手张不空外,只有两名心腹长随。

进入客厅,张不空和那两名随从都留在另外一处偏间待茶。

坐下后,罗知府亲自递上茶去。

马文中喝了口茶,道:“三日前,郊山民宅附近发生的事,本抚已调查得差不多了,最近这三天来是否还有动静?”

罗知府谨声答道:“最近这三天来,并未再发生事故,大人可调查出什么?”

爸皇俏艘坏阈∈露眩悴涣耸裁矗嘈耪庵质虑橐院缶圆换嵩俜⑸耍阒还芊判摹!

马文中接着又问道:“三公主和大内侍卫统领王大人,是什么时候到贵衙来的?”

罗知府躬身道:“今天上午来的。”

肮蟾哨思鳎俊

跋鹿儆幸廒思魑从杞蛹!

巴醮笕硕己凸蠊偬腹裁矗俊

疤傅亩际且恍┫谢埃泄爻⒋笫峦醮笕耸缚诓惶帷!

八嫱醮笕死吹模际切┦裁慈耍俊

坝屑肝淮竽谑涛溃绲蹦旮鸬淖懿锻泛笕艘怖戳耍碛屑肝灰彩峭醮笕舜吹模劣谑裁瓷矸荩鹿俨⒉磺宄!

笆峭醮笕怂倒靖В俊

巴醮笕巳酚幸夂痛笕思!

昂茫衷谀憔痛胰ゼ醮笕耍 

巴醮笕说木哟Σ⒉豢沓ǎ爸盎故乔胨秸饫锢窗桑 

耙埠谩!

不一会儿,罗知府便陪同王彤进入客厅。

马文中早站在门口相迎。

彼此寒喧了几句,便相让人座。

罗知府则在一旁相陪。

马文中道:“王大人离开开封时,为什么也不通知下官一声,使得下官连为三公主送行的机会都失去了。”

王彤歉然一笑道:“三公主出宫是私事,不应打扰马大人,因之才不辞而别,还望马大人见谅。”

叭鞣锛菘砂玻俊

叭饕磺姓#焕凸倚摹!

叭骼吹铰逖艉螅棺急傅绞裁吹胤饺ィ俊

叭髦皇浅鐾馑姹阕咦撸⑽薰潭ㄈゴΑ!

马文中又喝了口茶,不再说什么。

忽听王彤轻咳了声道:“马大人来得正好,在开封时,马大人曾多次希望能拜见三公主,偏偏当时三公主执意不见外官……”

马文中神色微微一变,截口道:“莫非三公主已有意接见下官?”

奥泶笕饲肷源跄诚衷诰徒谕ūā!

王彤的进内通报,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其实三公主早已和他约好。

仅仅半盏茶光景,王彤便回到客厅道:“三公主有请马大人!”

海天风云阁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