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现代日本小说集》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现代日本小说集》〔1〕

附录 关于作者的说明〔2〕

夏目漱石〔3〕夏目漱石(Natsume Sōseki,1867—1917)名金之助,初为东京大学教授,后辞去入朝日新闻〔4〕社,专从事于著述。

他所主张的是所谓“低徊趣味”,又称“有余裕的文学”。一九○八年高滨虚子〔5〕的小说集《鸡头》出版,夏目替他做序,说明他们一派的态度:

坝杏嘣5男∷担慈缑炙荆皇羌逼鹊男∷担潜芰朔浅U庾值男∷怠H缃栌媒戳餍械奈木洌闶腔蛉怂酱ブ6〕不触著之中,不触著的这一种小说。……

或人以为不触著者即非小说,但我主张不触著的小说不特与触著的小说同有存在的权利,而且也能收同等的成功。……世间很是广阔,在这广阔的世间,起居之法也有种种的不同:随缘临机的乐此种种起居即是余裕,观察之亦是余裕,或玩味之亦是余裕。有了这个余裕才得发生的事件以及对于这些事件的情绪,固亦依然是人生,是活泼泼地之人生也。”

夏目的著作以想像丰富,文词精美见称。早年所作,登在俳谐〔7〕杂志《子规》(Hototogisu)〔8〕上的《哥儿》(Bocchan),《我是猫》(Wagahaiwa neko de aru)诸篇,轻快洒脱,富于机智,是明治〔9〕文坛上的新江户艺术〔10〕的主流,当世无与匹者。

豆曳罚↘akemono)与《克莱喀先生》(Craig Sensei)并见《漱石近什四篇》(1910)中,系《永日小品》的两篇。

森鸥外〔11〕

森鸥外(Mori Ogai,1860—)名林太郎,医学博士又是文学博士,曾任军医总监,现为东京博物馆长。他与坪内逍遥〔12〕上田敏〔13〕诸人最初介绍欧洲文艺,很有功绩。后又从事创作,著有小说戏剧甚多。他的作品,批评家都说是透明的智的产物,他的态度里是没有“热”的。他对于这些话的抗辩在《游戏》这篇小说里说得很清楚,他又在《杯》(Sakazuki)里表明他的创作的态度。有七个姑娘各拿了一只雕著“自然”两字的银杯,舀泉水喝。第八个姑娘拿出一个冷的熔岩颜色的小杯,也来舀水。七个人见了很讶怪,由侮蔑而转为怜悯,有一个人说道,“将我的借给伊罢?”

诎烁龉媚锏谋罩淖齑剑馐焙虿趴诹恕

癕on verre n’est pas grand,mais je bois dans mon verre.’这是消沉的但是锐利的声音。

这是说,我的杯并不大,但我还是用我的杯去喝。”

队蜗贰罚ˋsobi)见小说集《涓滴》(1910)中。

冻聊罚–hinmoku no tō)原系《代〈札拉图斯忒拉〉〔14〕译本的序》,登在生田长江〔15〕的译本(1911)的卷首。

有岛武郎〔16〕有岛武郎(Arishima Takeo)生于一八七七年,本学农,留学英、美,为札幌农学校教授。一九一○年顷杂志《白桦》〔17〕发刊,有岛寄稿其中,渐为世间所知,历年编集作品为《有岛武郎著作集》,至今已出到第十四辑了。关于他的创作的要求与态度,他在《著作集》第十一辑里有一篇《四件事》的文章,略有说明。

暗谝唬乙蛭拍源醋鳌T谖业闹芪В肮哂氪担奔溆肟占洌耸囟氐那剑惺焙蚓醯眉负跻樟恕5谴幽峭隙腋叽蟮那降南都洌笔蓖亩臧愕纳罨蜃匀唬鲆鱿帧5眉飧龅氖焙虻木玻肟床患飧隽说氖焙虻募拍敕置鞯木醯秸饪床患说亩骶霾荒茉僭谧约好媲俺鱿至说氖焙虻募拍牵≡谡馐焙颍芄唤饪床患说亩魅肥档幕刮遥肥档拇看獾幕刮艺撸帐踔庠倜挥斜鸬牧恕N掖佑仔〉氖焙颍恢皇兜淖≡谡饩车乩铮潜闳×怂轿难У男问健

暗诙乙蛭牛源醋鳌U饣蛘咛ニ坪跏歉呗幕啊5巧思涠话撸桓龆济挥小R蛄税奘杖氲娜舾傻纳畹娜耍惨桓龆济挥小U飧錾睿4右桓鋈说男刂校刖×康睦┏涞蕉嗳说男刂腥ァN沂潜徽饫┏湫运朔恕0卟坏貌换吃校吃姓卟坏貌徊S惺辈氖腔畹男《惺笔撬赖男《惺笔撬惺笔窃路植蛔愕亩矣惺笔悄柑遄陨淼乃馈

暗谌乙蛭源醋鳌N业陌荒窍胍缡档木鹱≡谇降哪潜咭种纳罨蜃匀坏某宥埂R虼宋揖×康母呓椅业钠熘模×康牧游业氖纸怼

这个信号被人家接应的机会,自然是不多,在我这样孤独的性格更自然不多了。但是两回也罢,一回也罢,我如能够发见我的信号被人家的没有错误的信号所接应,我的生活便达于幸福的绝顶了。为想要遇著这喜悦的缘故,所以创作的。

暗谒模矣忠蛭薏咦约旱纳睿源醋鳌H绾未辣慷胰毕蛏闲缘奈业纳詈牵∥已崃苏飧隽恕SΩ猛善目牵谖乙延屑父隽恕N业淖髌纷隽吮薏撸现氐母页榇蚰峭绻痰目恰N以肝业纳钜蛄俗髌范酶脑欤 

队胗仔≌摺罚–hisaki mono e)见《著作集》第七辑,也收入罗马字的日本小说集中。

栋⒛┲馈罚∣sue no shi)见《著作集》第一辑。

江口涣

18〕江口涣(Eguchi Kan)生于一八八七年,东京大学英文学科出身,曾加入社会主义者同盟〔19〕。

断抗鹊囊埂罚↘yokoku no yoru)见《红的矢帆》(1919)中。

菊池宽

20〕菊池宽(Kikuchi Kan)生于一八八九年,东京大学英文学科出身。他自己说,在高等学校时代,是只想研究文学,不豫备做创作家的,但后来偶做小说,意外的得了朋友和评论界的赞许,便做下去了。他的创作,是竭力的要掘出人间性的真实来。一得真实,他却又怃然的发了感叹,所以他的思想是近于厌世的,但又时时凝视著遥远的黎明,于是又不失为奋斗者。南部修太郎〔21〕在《菊池宽论》(《新潮》〔22〕一七四号)上说:

癏ere is also a man〔23〕——这正是说尽了菊池的作品中一切人物的话。……他们都有最像人样的人间相,愿意活在最像人样的人间界。他们有时为冷酷的利己家,有时为惨淡的背德者,有时又为犯了残忍的杀人行为的人,但无论使他们中间的谁站在我眼前,我不能憎恶他们,不能呵骂他们。这就因为他们的恶的性格或丑的感情,愈是深锐的显露出来时,那藏在背后的更深更锐的活动着的他们的质素可爱的人间性,打动了我的缘故,引近了我的缘故。换一句话,便是愈玩菊池的作品,我便被唤醒了对于人间的爱的感情,而且不能不和他同吐 Here is also a man 这一句话了。”

度钟椅烂诺淖詈蟆罚∕iura Uemon no Saigo)见《无名作家的日记》(1918)中。

侗ǔ鸬幕啊罚ˋru Katakiuchi no hanashi)见《报恩的故事》(1918)中。

芥川龙之介〔24〕

芥川龙之介(Akutagawa Riunosuke)生于一八九二年,也是东京大学英文学科的出身。田中纯〔25〕评论他说:“在芥川的作品上,可以看出他用了性格的全体,支配尽所用的材料的模样来。这事实便使我们起了这感觉,就是感得这作品是完成的。”他的作品所用的主题,最多的是希望已达之后的不安,或者正不安时的心情。他又多用旧材料,有时近于故事的翻译。但他的复述古事并不专是好奇,还有他的更深的根据:他想从含在这些材料里的古人的生活当中,寻出与自己的心情能够贴切的触著的或物,因此那些古代的故事经他改作之后,都注进新的生命去,便与现代人生出干系来了。他在小说集《烟草与恶魔》(1917)的序文上说明自己创作态度道:

安牧鲜窍蚶炊啻泳傻亩骼锶±吹摹!遣牧霞词褂辛耍胰绮荒芙秸獠牧侠锶ィ闶遣牧嫌胛业男那樘热舨荒芴械暮隙唬∷当阈床怀伞C闱康男聪氯ィ统晒α酥Ю朊鹆训亩髁恕

八档街髯诺氖焙虻男那椋肫渌凳窃熳髯诺钠郑共蝗缢笛诺钠帧屎稀H宋镆舶眨录舶眨谋纠吹亩ㄖ皇且桓觥N冶阏獗吣潜叩乃阉髯耪庵挥幸桓龅亩鳎幻嫘醋拧L热粽飧鲅安坏降氖焙颍蔷驮僖膊荒芮敖恕T偻敖囟ㄗ龀雒闱康亩骼戳恕!

侗亲印罚℉ana)见小说集《鼻》(1918)中,又登在罗马字小说集内。内道场供奉禅智和尚的长鼻子的事,是日本的旧传说。

堵奚拧罚˙ashōmon)也见前书,原来的出典是在平安朝〔26〕的故事集《今昔物语》〔27〕里。

 ※  ※

1〕《现代日本小说集》 鲁迅和周作人合译的现代日本短篇小说集,收作家十五人的小说三十篇(鲁迅所译者为作家六人,小说十一篇),一九二三年六月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列为《世界丛书》之一。

2〕本篇最初印入《现代日本小说集》。

3〕夏目漱石(1867—1916) 原名金之助,日本作家。著有长篇小说《我是猫》、《哥儿》等。

4〕朝日新闻 日本报纸,一八七九年创刊于东京。

5〕高滨虚子(1874—1959) 原名高滨清,日本诗人。著有《鸡头》、《俳谐师》等。

6〕触著 指创作能反映社会现实的问题,反之为“不触著”。

7〕俳谐 日本诗体之一,一般以五言、七言、五言三句十七音组成,又称十七音诗。

8〕《子规》 日本杂志名,日本诗人正冈子规(1867—1902)于一八九七年创办。

9〕明治 日本天皇睦仁的年号(1868—1912)。

10〕新江户艺术 指明治时期(1868—1912)的文艺。江户艺术则指江户时期(1603—1867)的文艺。

11〕森鸥外(1862—1922) 日本作家、翻译家。著有小说《舞姬》、《阿部一族》等,译有歌德、莱辛、易卜生等人的作品。

12〕坪内逍遥(1859—1935) 日本作家、评论家、翻译家。

著有文学评论《小说神髓》、长篇小说《当世书生气质》等,曾翻译《莎士比亚全集》。

13〕上田敏(1874—1916) 日本作家、翻译家,从事英、法文学的介绍和文艺创作。

14〕《札图斯忒拉》 即《札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德国哲学家尼采的著作。

15〕生田长江(1882—1936) 日本文艺评论家、翻译家,曾翻译《尼采全集》及但丁的《神曲》等。

16〕有岛武郎(1878—1923) 日本作家。因思想矛盾不能克服而自杀。著有长篇小说《一个女人》、中篇小说《该隐的后裔》等。

17〕《白桦》 日本杂志名,一九一○年创刊,一九二三年停刊,有岛武郎为创办人之一。

18〕江口涣(1887—1975) 日本作家。曾任东京《日日新闻》记者、《帝国文学》编辑,一九二九年加入日本无产阶级作家同盟。

著有小说集《恋与牢狱》等。

19〕社会主义者同盟 日本先进工人和知识分子在苏联十月革命影响下组织的团体,一九二○年成立于东京,后因内部思想不统一而分裂。

20〕菊池宽(1888—1948) 日本作家。曾主编新思潮派的杂志《新思潮》,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为日本军国主义效劳。著有长篇小说《忠直卿行状记》、《真珠夫人》等。

21〕南部修太郎(1892—1936) 日本作家。曾主编《三田文学》杂志,著有《修道院之秋》等。

22〕《新潮》 日本杂志名,一九○四年创刊,曾大量译介欧洲文学。

23〕Here is also a man 英语:这同样是人的意思。

24〕芥川龙之介(1892—1927) 日本作家。曾参加新思潮派,后因精神苦闷自杀。

25〕田中纯(1890—1966) 日本作家。曾主编《人间》杂志,著有《黑夜的哭泣》等。

26〕平安朝 日本历史朝代名(794—1192)。日本桓武天皇于公元七九四年迁都京都(即西京),改名平安城。

27〕《今昔物语》 日本平安朝末期的民间传说故事集,以前称《宇治大纳言物语》,相传编者为源隆国,共三十一卷。包括故事一千余则,分为“佛法、世俗、恶行、杂事”等部,以富于教训意味的佛教评话为多。

《沉默之塔》译者附记〔1〕

森氏号鸥外,是医学家,也是文坛的老辈。但很有几个批评家不以为然,这大约因为他的著作太随便,而且很有“老气横秋”的神情。这一篇是代《察拉图斯忒拉这样说》译本的序言的,讽刺有庄有谐,轻妙深刻,颇可以看见他的特色。文中用拜火教〔2〕徒者,想因为火和太阳是同类,所以借来影射他的本国。我们现在也正可借来比照中国,发一大笑。只是中国用的是一个过激主义的符牒〔3〕,而以为危险的意思也没有派希族那样分明罢了。

一九二一,四,一二

 ※  ※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晨报》副刊,《沉默之塔》的译文即发表于二十一日至二十四日该刊。后来译文收入《现代日本小说集》时,本篇未收。

2〕拜火教 又称琐罗亚斯德教、祆教、波斯教,相传为古波斯人琐罗亚斯德(即察拉图斯忒拉)所创立。教义还保存于《波斯古经》,认为火代表太阳,是善和光明的化身,以礼拜“圣火”为主要仪式。

3〕过激主义的符牒 这里的意思是以过激主义为护符。《沉默之塔》里说的是:派希族(Parsi,即拜火教徒)“以洋书为危险”,“杀掉那看危险书籍的东西”,“用车子运进塔里去”。而危险书籍就是“自然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书”。

《鼻子》译者附记〔1〕

芥川氏是日本新兴文坛中一个出名的作家。田中纯评论他说,“在芥川氏的作品上,可以看出他用了性格的全体,支配尽所用的材料的模样来。这事实,便使我们起了这感觉,就是感得这作品是完成的”。他的作品所用的主题,最多的是希望已达之后的不安,或者正不安时的心情,这篇便可以算得适当的样本。

不满于芥川氏的,大约因为这两点:一是多用旧材料,有时近于故事的翻译;一是老手的气息太浓厚,易使读者不欢欣。这篇也可以算得适当的样本。

内道场供奉〔2〕禅智和尚的长鼻子的事,是日本的旧传说,作者只是给他换上了新装。篇中的谐味,虽不免有才气太露的地方,但和中国的所谓滑稽小说比较起来,也就十分雅淡了。我所以先介绍这一篇。

四月三十日译者识。

 ※  ※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五月十一日《晨报》副刊,《鼻子》的译文即发表于十一日至十三日该刊。后来译文收入《现代日本小说集》时,本篇未收。

2〕内道场供奉 内道场,即大内之道场,在宫中陈列佛像、念诵佛经的场所。供奉,即内供奉,略称内供,为供奉内道场的僧官。

《罗生门》译者附记〔1〕

芥川氏的作品,我先前曾经介绍过了。这一篇历史的小说(并不是历史小说),也算他的佳作,取古代的事实,注进新的生命去,便与现代人生出干系来。这时代是平安朝(就是西历七九四年迁都京都改名平安城以后的四百年间),出典是在《今昔物语》里。

二一年六月八日记。

 ※  ※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六月十四日《晨报》副刊,《罗生门》的译文即发表于十四至十七日该刊。后来译文收入《现代日本小说集》时,本篇未收。

《三浦右卫门的最后》译者附记〔1〕

菊池宽氏是《新潮》派〔2〕的一个作家。他自己说,在高等学校时代,是只想研究文学,不预备做创作家的,但后来又发心做小说,意外的得了朋友和评论界的赞许,便做下去了。

然而他的著作却比较的要算少作;我所见的只有《无名作家的日记》,《报恩的故事》和《心之王国》三种,都是短篇小说集。

菊池氏的创作,是竭力的要掘出人间性的真实来。一得真实,他却又怃然的发了感叹,所以他的思想是近于厌世的,但又时时凝视着遥远的黎明,于是又不失为奋斗者。南部修太郎氏说,“Here is also a man——这正是说尽了菊池宽氏作品中一切人物的话。……他们都有最像人样的人间相,愿意活在最像人样的人间界。他们有时为冷酷的利己家,有时为惨淡的背德者,有时又为犯了残忍的杀人行为的人,但无论使他们中间的谁站在我眼前,我不能憎恶他们,不能呵骂他们。这就因为他们的恶的性格或丑的感情,愈是深锐的显露出来时,那藏在背后的更深更锐的活动着的他们的质素可爱的人间性,打动了我的缘故,引近了我的缘故。换一句话,便是愈玩菊池宽氏的作品,我便被唤醒了对于人间的爱的感情;而且不能不和他同吐 Here is also a man 这一句话了。”(《新潮》第三卷第三号《菊池宽论》)不但如此,武士道〔3〕之在日本,其力有甚于我国的名教〔4〕,只因为要争回人间性,在这一篇里便断然的加了斧钺,这又可以看出作者的勇猛来。但他们古代的武士,是先蔑视了自己的生命,于是也蔑视他人的生命的,与自己贪生而杀人的人们,的确有一些区别。而我们的杀人者,如张献忠〔5〕随便杀人,一遭满人的一箭,却钻进刺柴里去了,这是什么缘故呢?杨太真〔6〕的遭遇,与这右卫门约略相同,但从当时至今,关于这事的著作虽然多,却并不见和这一篇有相类的命意,这又是什么缘故呢?我也愿意发掘真实,却又望不见黎明,所以不能不爽然,而于此呈作者以真心的赞叹。

但这一篇中也有偶然失于检点的处所。右卫门已经上绑了——古代的绑法,一定是反剪的,——但乞命时候,却又有两手抵地的话,这明明是与上文冲突了,必须说是低头之类,才合于先前的事情。然而这是小疵,也无伤于大体的。

一九二一年六月三十日记。

 ※  ※

1〕本篇连同《三浦右卫门的最后》的译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七月《新青年》月刊第九卷第三号。后来译文收入《现代日本小说集》时,本篇未收。

2〕新潮派 应为新思潮派。《新思潮》,日本杂志名,创刊于一九○七年十月,以后曾几度停刊和复刊。

3〕武士道 日本武士应尽的义务及职责。兴起于镰仓幕府时代,明治维新后,武士等级在法律上被废除。

4〕名教 封建社会的等级、名分和礼教。

5〕张献忠(1606—1646) 延安柳树涧(今陕西定边东)人,明末农民起义领袖。崇祯三年(1630)起义,转战陕西、河南等地。崇祯十七年(1644)入川,在成都建立大西国。旧史书中常有关于他杀人的夸大记载。据《明史·张献忠传》:“顺治三年(1646),献忠尽焚成都宫殿庐舍,夷其城,率众出川北,……至盐亭界,大雾,献忠晓行,猝遇我兵于凤凰坡,中矢坠马,蒲伏积薪下。于是我兵禽献忠出,斩之。”

6〕杨太真(719—756) 即杨贵妃,名玉环,法号太真,蒲州永乐(今山西永济)人。初为唐玄宗子寿王妃,后入宫得玄宗宠爱。

她的堂兄杨国忠因她得宠而擅权跋扈,败坏朝政。天宝十四年(755)安禄山以诛国忠为名,于范阳起兵反唐,进逼长安,玄宗仓惶奔蜀,至马嵬驿,将士归罪杨家,杀国忠,玄宗为安定军心,令杨妃缢死。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