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表》〔1〕

译者的话〔2〕

侗怼返淖髡甙嗵ɡ骋颍↙.Panteleev),我不知道他的事迹。所看见的记载,也不过说他原是流浪儿,后来受了教育,成为出色的作者,且是世界闻名的作者了。他的作品,德国译出的有三种:一为“Schkid”〔3〕(俄语“陀斯妥也夫斯基学校”的略语),亦名《流浪儿共和国》,是和毕理克(G.Bjelych)〔4〕合撰的,有五百余页之多,一为《凯普那乌黎的复仇》,我没有见过;一就是这一篇中篇童话,《表》。

现在所据的即是爱因斯坦(Maria Einstein)女士的德译本,一九三○年在柏林出版的。卷末原有两页编辑者的后记,但因为不过是对德国孩子们说的话,在到了年纪的中国读者,是统统知道了的,而这译本的读者,恐怕倒是到了年纪的人居多,所以就不再译在后面了。

当翻译的时候,给了我极大的帮助的,是日本槙本楠郎〔5〕的日译本:《金时计》。前年十二月,由东京乐浪书院印行。在那本书上,并没有说明他所据的是否原文;但看藤森成吉〔6〕的话(见《文学评论》〔7〕创刊号),则似乎也就是德译本的重译。

这对于我是更加有利的:可以免得自己多费心机,又可以免得常翻字典。但两本也间有不同之处,这里是全照了德译本的。

督鹗奔啤飞嫌幸黄胝叩男蜓裕淙凰档氖钦攵宰湃毡荆埠芸梢怨┲泄琳卟慰嫉摹R胨谡饫铮

叭怂担阈暮投橹啵腥缛毡镜墓龋澜缟吓挛幢卦儆辛恕H欢嗟氖窍湃说幕档阈暮托”咀樱劣诟挥凶萄艘娲Φ模词翟谏俚煤堋K砸话愕娜耍凰灯鸷玫阈模拖氲轿餮蟮牡阈模凰灯鸷檬椋拖氲酵夤耐傲恕

叭欢毡鞠衷谒恋耐夤耐埃负醵际蔷勺髌罚缃实暮缒蓿绱┚傻囊路蟮旨让挥行碌拿溃裁挥行碌睦秩さ牧恕N裁茨兀恳蛭蟮质浅ご罅说陌⒏绨㈡⒌亩贝垂氖椋踔劣诨故橇改敢不姑挥猩吕矗甙耸昵八鞯模浅V傻淖髌贰

八涫蔷勺髌罚戳司兔挥幸妫挥形叮堑比灰膊荒芩档摹5牵凳翟谠诘牧粜亩疗鹄矗傻淖髌分校椭挥泄攀焙虻摹幸妗攀焙虻摹形丁U庵灰严惹暗耐ズ拖衷诘耐ケ冉弦幌驴矗簿兔靼琢恕W苤傻淖髌分校溆泄攀焙虻母芯酢⒏星椤⑶樾骱蜕睿裣执男碌暮⒆幽茄孕碌难劬托碌亩洌垂鄄於铮参锖腿死嗟氖澜缯撸词敲挥械摹

八晕蚁耄诵碌暮⒆用牵且欢ㄒ伦髌罚顾蜃疟浠煌5男率澜纾欢系姆⑷僮坛さ摹

坝烧庖馑迹庖槐臼橄氡匚矶嗳怂不丁R蛭庋哪谌荽匦拢浅S腥ぃ液苡忻淖髌罚腔姑挥猩芙橐槐镜饺毡纠吹摹H欢庠峭夤淖髌罚宰菔乖跹錾沧苤幌宰磐夤奶厣N蚁M琳呦裼卫旃谎幻婕妥耪馓厣幻婊匙藕悴┑闹鞘叮透呱械那椴俚男那椋炊琳庖槐臼椤N蚁耄忝堑募啪突岣悖睿褚惨虼四チ冻隼戳恕!

还有一篇秋田雨雀的跋,不关什么紧要,不译它了。

译成中文时,自然也想到中国。十来年前,叶绍钧先生的《稻草人》〔6〕是给中国的童话开了一条自己创作的路的。不料此后不但并无蜕变,而且也没有人追踪,倒是拚命的在向后转。看现在新印出来的儿童书,依然是司马温公敲水缸〔9〕,依然是岳武穆王脊梁上刺字〔10〕;甚而至于“仙人下棋”〔11〕,“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12〕;还有《龙文鞭影》〔13〕里的故事的白话译。这些故事的出世的时候,岂但儿童们的父母还没有出世呢,连高祖父母也没有出世,那么,那“有益”和“有味”之处,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开译以前,自己确曾抱了不小的野心。第一,是要将这样的崭新的童话,绍介一点进中国来,以供孩子们的父母,师长,以及教育家,童话作家来参考;第二,想不用什么难字,给十岁上下的孩子们也可以看。但是,一开译,可就立刻碰到了钉子了,孩子的话,我知道得太少,不够达出原文的意思来,因此仍然译得不三不四。现在只剩了半个野心了,然而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样。

还有,虽然不过是童话,译下去却常有很难下笔的地方。

例如译作“不够格的”,原文是 defekt,是“不完全”,“有缺点”的意思。日译本将它略去了。现在倘若译作“不良”,语气未免太重,所以只得这么的充一下,然而仍然觉得欠切帖。又这里译作“堂表兄弟”的是Olle,译作“头儿”的是Gannove,〔14〕查了几种字典,都找不到这两个字。没法想就只好头一个据西班牙语,第二个照日译本,暂时这么的敷衍着,深望读者指教,给我还有改正的大运气。

插画二十二小幅,是从德译本复制下来的。作者孚克(Bruno Fuk)〔15〕,并不是怎样知名的画家,但在二三年前,却常常看见他为新的作品作画的,大约还是一个青年罢。

鲁迅。

 ※  ※

1〕《表》 童话,班台莱耶夫作于一九二八年,鲁迅译于一九三五年一月一日至十二日;同年七月由上海生活书店出版单行本。

班台莱耶夫(C.QNFYIUIIJ),苏联儿童文学作家。原为流浪儿,一九二一年进入以陀思妥耶夫斯基命名的流浪儿学校,一九二五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小说《什基德共和国》(与别雷赫合著)、《表》、《文件》、《我们的玛莎》,以及高尔基、马尔夏克等的回忆录。

2〕本篇连同《表》的译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五年三月《译文》月刊第二卷第一期。

3〕“Schkid” 什基德(I]Pp),俄语“I]TUN c]TUN  TX^YTIJX]TbT UB WH

pFTJTXHPY

ImRn”的简称,意思是“以陀思妥耶夫斯基命名的流浪儿学校”。

4〕毕理克(M.c.KIURn,1907—1929) 通译别雷赫,苏联电影导演及作家。他与班台莱耶夫合著的中篇小说《什基德共和国》(即《以陀思妥耶夫斯基命名的流浪儿学校》),描写流浪儿在苏维埃政权下成长的故事。

5〕槙本楠郎(1898—1956) 本名楠男,日本儿童文学作家。

历任日本童话作家协会常任理事,著有《新儿童文学理论》、童谣集《赤旗》、童话《小猫的裁判》等。

6〕藤森成吉(1892—1978) 日本作家。东京大学德文系毕业,著有小说《青年时的烦恼》、《在研究室》、《悲哀的爱情》等。

7〕《文学评论》 日本文艺杂志,月刊,一九三四年三月创刊,一九三六年八月停刊,共出三十期。

8〕叶绍钧 字圣陶,江苏吴县人,作家,文学研究会成员。著有长篇小说《倪焕之》等。《稻草人》,童话集,作于一九二一年至一九二二年间,上海开明书店出版。

9〕司马温公敲水缸 司马温公,即北宋司马光(1019—1086),宋代大臣、史学家,死后追封温国公。敲水缸事载《宋史·司马光列传》:“光生七岁,凛然如成人,……群儿戏于庭,一儿登瓮,足跌没水中,众皆弃去,光持石击瓮破之,水迸,儿得活。其后京、洛间画以为图。”

10〕岳武穆王脊梁上刺字 岳武穆王,即岳飞(1103—1142),南宋抗金大将,死后谥武穆。《宋史·岳飞列传》载:“(秦)桧遣使捕飞父子证张宪事(按指‘诬告张宪谋还飞兵’),使者至,飞笑曰:

侍旌笸粒杀泶诵模 趺沃现闪焉岩员呈局小≈冶ü拇笞郑钊敕衾怼!泵窦涫⒋摹霸滥复套帧惫适拢凇端翟廊返诙亍

11〕“仙人下棋” 见《述异记》(相传为南朝梁任昉著)上卷:“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

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尽烂。既归,无复时人。”

12〕“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 语见明初叶盛《水东日记》卷十:“王子去求仙,丹成入九天,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

13〕《龙文鞭影》 旧时的儿童读物,明代萧良友编著,原题《蒙养故事》,后经杨臣诤增订,改题今名。全书用四言韵语写成,每句一故事,两句自成一联,按通行的诗韵次序排列。

14〕据作者一九三五年九月八日写的《给〈译文〉编者订正的信》(现编入《集外集拾遗补编》),这个被译为“头儿”的字,源出犹太语,应译为“偷儿”或“贼骨头”。

15〕孚克 即勃鲁诺·孚克,德国插画家。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