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9 篇 唐之传奇文(下)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九篇 唐之传奇文(下)

然传奇诸作者中,有特有关系者二人:其一,所作不多而影响甚大,名亦甚盛者曰元稹;其二,多所著作,影响亦甚大而名不甚彰者曰李公佐。

元稹字微之,河南河内人,举明经,补校书郎,元和初应制策第一,除左拾遗,历监察御史,坐事贬江陵,又自虢州长史征入,渐迁至中书舍人承旨学士,进工部侍郎同平章事,未几罢相,出为同州刺史,又改越州,兼浙东观察使。太和初,入为尚书左丞检校户部尚书,兼鄂州刺史武昌军节度使,五年七月暴疾,一日而卒于镇,时年五十三(七七九——

八三一),两《唐书》皆有传。稹自少与白居易唱和,当时言诗者称元白,号为“元和体”〔1〕,然所传小说,止《莺莺传》〔2〕(见《广记》四百八十八)一篇。

遁狠捍氛撸葱鸫拚殴适拢嗝痘嵴婕恰氛咭病B晕秸暝校姓派撸悦参旅溃抢癫欢甓闯⒔J鄙斡谄眩⑵站人拢视写奘湘赘窘槌ぐ玻眩嘣⒆人拢髌淝自蛴谡盼炫芍幽浮;峄氍{薨,军人因丧大扰蒲人,崔氏甚惧,而生与蒲将之党有善,得将护之,十余日后廉使杜确来治军,军遂戢。崔氏由此甚感张生,因招宴,见其女莺莺,生惑焉,托崔之婢红娘以《春词》二首通意,是夕得彩笺,题其篇曰《明月三五夜》,辞云,“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张喜且骇,已而崔至,则端服严容,责其非礼,竟去,张自失者久之,数夕后,崔又至,将晓而去,终夕无一言。

派嫔耍砸稍唬捌衿涿涡埃俊奔懊鳎米痹诒郏阍谝拢峁庥挥逃ㄓ谝鹣选J呛笥质嗳眨貌桓粗U派场痘嵴媸啡希幢隙炷锸手粒蚴谥躁荽奘稀W允歉慈葜觯阂耄灿陉偎轿飨嵴呒敢辉乱印U派Z抵J现椋蛟唬拔也豢赡魏我印!币蛴统芍N藓危派脸ぐ玻纫郧橼椭奘贤鹑晃弈汛剩欢钤怪荻艘印=兄Γ豢筛醇派煳飨隆!

明年,文战不利,张生遂止于京,贻书崔氏以广其意,崔报之,而生发其书于所知,由是为时人传说。杨巨源为赋《崔娘诗》〔3〕,元稹亦续生《会真诗》三十韵〔4〕,张之友闻者皆耸异,而张志亦绝矣。元稹与张厚,问其说,张曰:

按蠓蔡熘任镆玻谎渖恚匮谌恕J勾奘献佑龊细还螅砍瑁晃莆辏蛭晕ぃ岵恢浔浠印N粢笾粒苤模萃虺酥涫粕鹾瘢欢慌影苤F渲冢榔渖恚两裎煜聝J笑,予之德不足以胜妖孽,是用忍情。”

越岁余,崔已适人,张亦别娶,适过其所居,请以外兄见,崔终不出;后数日,张生将行,崔则赋诗一章以谢绝之云,“弃置今何道,当时且自亲,还将旧来意,怜取眼前人。”自是遂不复知。时人多许张为善补过者云。

元稹以张生自寓,述其亲历之境,虽文章尚非上乘,而时有情致,固亦可观,惟篇末文过饰非,遂堕恶趣,而李绅〔5〕杨巨源辈既各赋诗以张之,稹又早有诗名,后秉节钺,故世人仍多乐道,宋赵德麟已取其事作《商调蝶恋花》〔6〕十阕(见《侯鲭录》),金则有董解元《弦索西厢》〔7〕,元则有王实甫《西厢记》〔8〕,关汉卿《续西厢记》〔9〕,明则有李日华《南西厢记》〔10〕,陆采《南西厢记》〔11〕等,其他曰《竟》曰《翻》曰《后》曰《续》〔12〕者尤繁,至今尚或称道其事。唐人传奇留遗不少,而后来煊赫如是者,惟此篇及李朝威《柳毅传》而已。

李公佐字颛蒙,陇西人,尝举进士,元和中为江淮从事,后罢归长安(见所作《谢小娥传》中),会昌初,又为杨府录事,大中二年,坐累削两任官(见《唐书》《宣宗纪》),盖生于代宗时,至宣宗初犹在(约七七○——八五○),余事未详;

缎绿剖椤贰蹲谑沂老当怼酚星1干砉簦虮鹨蝗艘病F渲鹘翊嫠钠赌峡绿卮罚豆慵恰匪陌倨呤澹狻洞居阼罚窬荨短朴锪帧犯恼┳钣忻远酱居阼夜懔昕ざ铮嫌写蠡币恢辏暝吣昃旁乱虺磷碇录玻逊錾榧遥钗远邢拢燥髀礤阋再怪I驼恚枞蝗裘危弦率钩品钔趺嘌雒诺浅担腹呕毖ǘァJ拐咔等胙ǎ黾酱ǎ杖胍淮蟪牵锹ド嫌薪鹗樘庠弧按蠡卑补薄I戎粒萱饴恚闯鑫峡绿兀乜と兀胺缁惚唬傩崭枰ィüΦ卤⑸粲睢保跎踔刂萸ù笪唬迥卸蠼胩绰芄剑芗ǎ饔洲啊I湛ぃH帐ⅲ跻傻旖未樱χ降冢讯凸椤<刃眩颉凹抑陀岛_于庭,二客濯足于榻,斜日未隐于西垣,余樽尚湛于东牖,梦中倏忽,若度一世矣。”其立意与《枕中记》同,而描摹更为尽致,明汤显祖亦本之作传奇曰《南柯记》。篇末言命仆发穴,以究根源,乃见蚁聚,悉符前梦,则假实证幻,余韵悠然,虽未尽于物情,已非《枕中》之所及矣。

写笱ǎ慈幻骼剩扇菀婚健I嫌谢寥酪晕枪钐ㄖ矗幸鲜燮渲小V杏行√ǎ渖舻ぃ笠洗χ匾碇焓祝た扇纾笥掖笠鲜ㄖ钜喜桓医似渫跻樱杭椿卑补际且病S智钜谎ǎ鄙夏现伤恼桑鹱街校嘤型脸切÷ィ阂弦啻ζ渲校杭瓷炷峡驴ひ病!废肭笆拢刑居诨常挥疃突抵崃钛谌缇伞!茨钐绰苷鞣ブ拢智攵头眉S谕猓焕镉泄藕越В嘤写筇词饕恢辏俾苡抵喜患眨杂行⊙ǎ嘤腥阂弦燮浼洹L绰苤穹谴艘苦岛酰∫现橐煊滩豢汕睿錾讲啬痉笳咚浠酰俊

缎恍《鸫罚豆慵恰匪陌倬攀唬┭孕《鹦招唬フ氯耍怂晟ツ福蠹蘩粝朗慷尉诱辍7蚋居敫附韵凹郑唇洌了保《鹨嗾圩愣樗鹬髯辽显兀烂罟履嵋跃印3酰《鸪⒚胃父嬉猿鹑宋俺抵泻锒挪荨保置畏蚋嬉猿鹑宋昂讨凶咭蝗辗颉保闱笾钦撸圆荒芙猓凉裟吮嬷唬俺抵泻铮底秩ド舷赂饕换巧曜郑稚晔艉铮试怀抵泻铮徊菹掠忻牛胖杏卸死甲忠病S趾讨凶呤谴┨锕焓巧曜忠玻灰蝗辗蛘撸蛏细换掠腥眨谴鹤忠病I比旮甘巧昀迹比攴蚴巧甏海憧擅饕印!毙《鹉吮淠凶臃侗#龆粲阡毖簦躺敝⑽庞诠伲芷涞常《鸬妹馑馈=饷栈裨簦醴碇拢笔币嗍⒋罡囱浴13〕已演其文入《续玄怪录》,明人则本之作平话〔14〕。(见《拍案惊奇》十九)

所余二篇,其一未详原题,《广记》则题曰《庐江冯媪》(三百四十三),记董江妻亡更娶,而媪见有女泣路隅一室中,后乃知即亡人之墓,董闻则罪以妖妄,逐媪去之,其事甚简,故文亦不华。其一曰《古岳渎经》(见《广记》四百六十七,题曰《李汤》),有李汤者,永泰时楚州刺史,闻渔人见龟山下水中有大铁锁,乃以人牛曳出之,风涛陡作,“一兽状有如猿,白首长鬐,雪牙金爪,闯然上岸,高五丈许,蹲踞之状若猿猴,但两目不能开,兀若昏昧,……久乃引颈伸欠,双目忽开,光彩若电,顾视人焉,欲发狂怒。观者奔走,兽亦徐徐引锁曳牛入水去,竟不复出。”当时汤与楚州知名之士,皆错愕不知其由。后公佐访古东吴,泛洞庭,登包山,入灵洞,探仙书,于石穴间得《古岳渎经》第八卷,乃得其故,而其经文字奇古,编次蠹毁,颇不能解,公佐与道士焦君共详读之,如下文:

坝砝硭镣┌厣剑缱呃祝拍久敛荡ǎ炖纤啾Σ荒苄恕S砼偌倭椋诿┌氐壬骄せ浊朊硪蚯艉铦魇希律淌希德希缏κ希嘶窕次兴衩拗睿朴Χ匝杂铮娼粗成睿糁督稳粼澈铮醣歉叨睿嗲资祝鹉垦┭溃鄙彀俪撸τ饩畔螅魈邗旨脖迹崂亢觯攀硬豢删谩S硎谥桑荒苤疲皇谥谀居桑荒苤疲皇谥剑苤啤p菲⒒负诀人樯届焓直己啪廴疲允г兀揭哉剑ㄒ蛔麝┲鹑ィ彼笏鳎谴┙鹆澹慊匆踔晟街阆拢禄此腊擦髯⒑R病8街螅酝即诵握撸饣刺畏缬曛选!

宋朱熹(《楚辞辨证》中)尝斥僧伽降伏无支祁事为俚说〔15〕,罗泌(《路史》)有《无支祁辩》〔16〕,元吴昌龄《西游记》杂剧〔17〕中有“无支祁是他姊妹”语,明宋濂〔18〕亦隐括其事为文,知宋元以来,此说流传不绝,且广被民间,致劳学者弹纠,而实则仅出于李公佐假设之作而已。惟后来渐误禹为僧伽或泗洲大圣,明吴承恩演《西游记》,又移其神变奋迅之状于孙悟空,于是禹伏无支祁故事遂以堙昧也。

传奇之文,此外尚夥,其较显著者,有陇西李朝威作《柳毅传》(见《广记》四百十九),记毅以下第将归湘滨,道经泾阳,遇牧羊女子言是龙女,为舅姑及婿所贬,托毅寄书于父洞庭君,洞庭君有弟钱塘君性刚暴,杀婿取女归,欲以配毅,因毅严拒而止。后毅丧妻,徙家金陵,娶范阳卢氏,则龙女也,又徙南海,复归洞庭,其表弟薛嘏尝遇之于湖中,得仙药五十丸,此后遂绝影响。金人已取其事为杂剧(语见董解元《弦索西厢》中)〔19〕,元尚仲贤〔20〕则作《柳毅传书》,翻案而为《张生煮海》〔21〕,清李渔又折衷之而成《蜃中楼》〔22〕。又有蒋防〔23〕作《霍小玉传》(见《广记》四百八十七),言李益年二十擢进士第,入长安,思得名妓,乃遇霍小玉,寓于其家,相从者二年,其后年,生授郑县主簿,则坚约婚姻而别。

及生觐母,始知已订婚卢氏,母又素严,生不敢拒,遂与小玉绝。小玉久不得生音问,竟卧病,踪迹招益,益亦不敢往。

一日益在崇敬寺,忽有黄衫豪士强邀之,至霍氏家,小玉力疾相见,数其负心,长恸而卒。益为之缟素,旦夕哭泣甚哀,已而婚于卢氏,然为怨鬼所祟,竟以猜忌出其妻,至于三娶,莫不如是。杜甫《少年行》有云,“黄衫年少宜来数,不见堂前东逝波”,〔24〕谓此也。又有许尧佐〔25〕作《柳氏传》(见《广记》四百八十五),记诗人韩翃得李生艳姬柳氏,会安禄山反,因寄柳于法灵寺而自为淄青节度使书记,乱平复来,则柳已为蕃将沙叱利所取,淄青诸将中有侠士许虞侯者,劫以还翃。

其事又见于孟棨《本事诗》〔26〕,盖亦实录矣。他如柳珵(《广记》二百七十五《上清传》)薛调(又四百八十六《无双传》)

皇甫枚(又四百九十一《非烟传》)房千里(同上《杨娼传》)〔27〕等,亦皆有造作。而杜光庭〔28〕之《虬髯客传》(见《广记》一百九十三)流传乃独广,光庭为蜀道士,事王衍,多所著述,大抵诞谩,此传则记杨素妓人之执红拂者识李靖于布衣时,相约遁去,道中又逢虬髯客,知其不凡,推资财,授兵法,令佐太宗兴唐,而自率海贼入扶余国杀其主,自立为王云。后世乐此故事,至作画图,谓之三侠;在曲则明凌初成有《虬髯翁》〔29〕,张凤翼张太和皆有《红拂记》〔30〕。

上来所举之外,尚有不知作者之《李卫公别传》〔31〕,《李林甫外传》〔32〕,郭湜之《高力士外传》〔33〕,姚汝能之《安禄山事迹》〔34〕等,惟著述本意,或在显扬幽隐,非为传奇,特以行文枝蔓,或拾事琐屑,故后人亦每以小说视之。

 ※  ※

1〕“元和体” 毒商剖椤ぴ〈罚涸 坝胩拙右子焉啤9の谱从椒缣锷笔毖允叱圃籽伞W砸鹿谑孔樱零萄窒沦担ご碇盼吞濉!

2〕《莺莺传》 元稹《莺莺传》及下文所述李朝威《柳毅传》,李公佐《谢小娥传》、《南柯太守传》、《庐江冯媪传》、《古岳渎经》,蒋防《霍小玉传》,柳珵《上清传》,薛调《无双传》,皇甫枚《非烟传》,房千里《杨娼传》,杜光庭《虬髯客传》,鲁迅《唐宋传奇集》均曾收入。

3〕杨巨源 字景山,唐蒲州(今山西永济)人,官至国子司业。

所撰《崔娘诗》,《全唐诗》卷三三三收入。

4〕《会真诗》三十韵 度剖肪砥呔拧鹗杖搿

5〕李绅(772—846) 字公垂,唐无锡(今属江苏)人,官至守仆射、同平章事。与元稹、白居易交往甚密,撰有《追昔游集》。所撰《莺莺歌》,一题《东飞伯劳西飞燕歌为莺莺作》,见《全唐诗》卷四八三。其诗云:“伯劳飞迟燕飞疾,垂杨绽金花笑日。绿窗娇女字莺莺,金雀娅鬟年十七。黄姑上天阿母在,寂寞霜姿素莲质。门掩重关萧寺中,芳草花时不曾出”。

6〕赵德麟(1051—1107) 名令畤,号聊复翁,宋哲宗时人。

所撰《侯鲭录》,八卷,内容多为琐闻杂事,也有关于文学的论述。卷五对元稹《会真记》考辨颇详,并取其事作《商调蝶恋花词》十阕。序云:“今于暇日,详观其文,略其烦亵,分之为十章。每章之下属之以词,或全摭其文,或止取其意,又别为一曲,载之传前,先叙前篇之义,调曰《商调》,曲名《蝶恋花》。”词末云“乐天曰:‘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尽期’,岂独在彼者耶!”

7〕董解元 约金章宗时人。所撰《弦索西厢》,一名《西厢记诸宫调》。

8〕王实甫 元大都(今北京)人。所撰杂剧今知有十四种,现存三种,以《西厢记》最著名。

9〕关汉卿 号已斋叟,约生于十三世纪前期,死于元灭南宋之后,元大都(今北京)人。所撰杂剧今知有六十余种,存十八种。有人认为王实甫《西厢记》只四本,第五本为关汉卿续作。此处之《续西厢记》即指《西厢记》第五本。

10〕李日华 明吴县(今属江苏)人。所撰《南西厢记》故事梗概与王实甫《西厢记》大致相同。《西厢记》为杂剧,《南西厢记》为传奇。

11〕陆采(1497—1537) 原名灼,字子玄,号天池,明长洲(今江苏吴县)人。撰有《南西厢记》等传奇五种。

12〕《竟》 即《竟西厢》,实名《锦西厢》,清周恒综撰。

斗罚础斗飨帷罚宄跹醒┳幼!逗蟆罚础逗笪飨帷罚迨印⒀Φ⑻朗冷奕烁饔型缱鳌!缎罚础缎飨帷罚宀榧套糇

13〕李复言 名谅,唐陇西(今甘肃东南)人,曾任彭城令、苏州刺史等。所撰《续玄怪录》,又名《续幽怪录》,内容多为异闻轶事。

其中《妙寂尼》,记谢小娥事。

14〕关于明人则本之作平话,指明凌濛初所撰初刻《拍案惊奇》卷十九:《李公佐巧解梦中言,谢小娥智擒船上盗》。

15〕朱熹(1130—1200) 字元晦,号晦庵,南宋徽州婺源(今属江西)人,曾任秘阁修撰等职。所撰《楚辞辨证》,二卷,内容系订正旧注之误。斥僧伽降伏无支祁事为俚说,见该书卷下:“如今世俗僧伽降无支祁、许逊斩蛟蜃精之类,本无稽据,而好事者遂假托撰造以实之。明理之士皆可以一笑而挥之,正不必深与辩也。”

16〕罗泌 字长源,宋庐陵(今江西吉安)人。所撰《路史》,四十七卷,内容主要论述我国传说时期史事。《无支祁辩》,见该书《余论》卷三。

17〕《西游记》杂剧 现存本题元吴昌龄撰,实为元末明初杨讷(字景贤)所作。六本二十四折。第一折《收孙演咒》有云:“那胡孙气力与天齐,偷玉皇仙酒,盗老子金丹,他去那魔君中占第一,他是骊山老母兄弟,无支祁是他姊妹。”

18〕宋濂(1310—1381) 字景濂,号潜溪,明浦江(今属浙江)人,官至学士承旨知制诰。他关于无支祁的论述,见所撰《宋学士全集》卷二十八《删古岳渎经》。

19〕据董解元《弦索西厢》卷一:“比前贤乐府不中听,在诸宫调里却着数。……也不是离魂倩女,也不是谒浆崔护,也不是双渐豫章城,也不是柳毅传书。”

20〕尚仲贤 元真定(今河北正定)人,曾任江浙行省官吏。所撰杂剧今知有十一种,现存《柳毅传书》等三种。

21〕《张生煮海》 一为尚仲贤撰,已佚。今存者为元李好古撰。剧情为张羽与龙女相爱,为龙王所阻,后得仙人相助,终成夫妇。

22〕李渔(1611—约1679) 号笠翁,清兰溪(今属浙江)人。

所撰《蜃中楼》,剧情为洞庭、东海二龙女在蜃楼游玩时遇见柳毅、张羽,遂各相爱成婚。

23〕蒋防 字子微,唐义兴(今江苏宜兴)人,官至翰林学士。

24〕杜甫(712—770) 字子美,唐巩县(今属河南)人,曾官左拾遗。撰有《杜工部集》。所作《少年行》第二首原诗作:“巢燕引雏浑去尽,江华结子已无多。黄衫年少宜来数,不见堂前东逝波。”

25〕许尧佐 唐宪宗时人,曾官太子校书郎、谏议大夫。

26〕孟棨 一作孟启,字初中。唐代人,官司勋郎中。所撰《本事诗》,一卷,记述唐代诗人轶事和民间传闻。

27〕柳珵 唐蒲州河东(今山西永济)人。所撰《上清传》,写唐宰相窦参宠婢上清,向唐德宗哭诉,为窦参申冤故事。薛调,唐河中宝鼎(今山西万荣)人,曾官户部员外郎、翰林学士承旨。所撰《无双传》,写刘无双和王仙客的爱情故事。皇甫枚,字遵美,唐安定(今甘肃泾川)人,曾为汝州鲁山县令。撰有《三水小牍》等。《非烟传》,写步非烟与赵象相恋,至死不渝的故事。房千里,字鹄举,唐河南(今河南洛阳)人,曾官国子博士、高州刺史。所撰《杨娼传》,写长安名妓杨娼为岭南帅甲所爱,帅死,杨以死相报的故事。

28〕杜光庭(850—933) 字圣宾,自号东瀛子,唐末五代处州缙云(今属浙江)人。曾在天台山学道,仕唐为内廷供奉,入蜀后官谏议大夫。

29〕凌初成(1580—1644) 即凌濛初,明乌程(今浙江吴兴)人,曾官上海县丞、徐州通判。参看本书第二十一篇。所撰杂剧《虬髯翁》,全名为《虬髯翁正本扶余国》,四折。

30〕张凤翼(1527—1613) 字伯起,号灵墟,明长洲(今江苏吴县)人。剧作今存五种。《红拂记》,共三十四出。张太和,字幼于,号屏山,明钱塘(今浙江杭州)人。所撰《红拂记》,今佚。

31〕《李卫公别传》 唐李复言撰。《太平广记》卷四一八收入,题《李靖》,文末注:“出《续玄怪录》。”

32〕《李林甫外传》 一卷,见《古今说海》、叶德辉辑《唐开元小说六种》等书。

33〕郭湜 生平事迹不详。所撰《高力士外传》,一卷,见明顾元庆《顾氏文房小说》、《唐开元小说六种》等书。

34〕姚汝能 官华阴尉,余事不详。所撰《安禄山事迹》,《新唐书·艺文志》著录三卷。见缪荃孙辑《藕香零拾》、《唐开元小说六种》等书。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