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卷 第04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章

继续讲木偶戏

“现在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威廉接着说,“把这本木偶戏再演一次。

我不断缠着母亲,要她在适当时候说服父亲;可是她的努力白费了。父亲断言,只有偶一为之的娱乐才对人有价值,孩子和老人不懂得重视日常遇到的好东西。

“要不是这本木偶戏的创立人和秘密的经理自己感到兴趣重复演出,并在一场尾声中炮制好一个崭新的丑角,那么,我们还要长久等待,也许得一直等到下一个圣诞节呢。

“炮兵队里有位青年男子,具有多方面的才能,在机械工作上特别在行,他在我父亲修建房屋时办了很多重要事情,得到我父亲的优厚馈赠,他打算在这小家庭过圣诞节时送样礼物以示感谢,他给恩人家造一座装置完善的戏台,这是他以前空闲时候所装配、雕刻和绘上图画的。他在一个仆人的帮助下,亲自操纵木偶,用假嗓音扮演各种角色。他轻而易举他说服了我父亲,父亲原来根据信念而拒绝了孩子们的要求,如今却出于友谊而答应了朋友。

好啦,戏台又搭起来了,邀来一些邻家孩子,那戏重新开演。

“如果说,我第一次看戏感到意外和惊奇而觉得快乐,那么,我第二次看戏就是注意和研究的狂喜大大增加了。戏剧怎样进行,正符合我现在的期待。至于木偶本身不会说话,我在第一次已经对自己说过了,至于它们本身不会动,我也有所猜测;可是这一切为什么这样巧妙,这样活灵活现,好象它们自己在说,自己在动呢?而那些灯光和人又在哪儿呢?我越是想既当看戏法的人又当变戏法的大师,把自己的手也暗中伸去播弄,不仅是作为观众而享受错觉的快乐,上述这些谜团更加使我不安了。

“戏结束了,人们准备上演尾声,观众都站起来,七嘴八舌地瞎扯一通。

我挤到门边去,听见室内僻僻啪啪的声音,原来人们正忙于清理。我掀起帷幕下幅,从台座下偷看过去。我的母亲发觉了,拖我回去,可是我已经看到了不少,人们把朋友和敌人,扫罗和歌利亚,以及其他人物等等,都装进一只活动箱子里,于是我的满足一半的好奇心,又获得新的养份。这时我瞧见少尉在圣地当中十分忙碌。从现在起,那个丑角尽管把鞋跟踢得噼啪响,也使我不感兴趣了。我陷入沉思中,经过这次发现,我变得比以前更安静,也更不安静了。我经验到某种东西以后,似乎才觉得,我好象什么也不知道,我猜对了:原来我缺少对事物相互联系的认识,而这却是真正决定一切的。”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