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卷 第11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一章

威廉遵照他的父亲和老维尔纳的愿望,从事商务旅行

现在是时候了,我们也该来认识一下我们两位朋友的父亲。他们是这样一对男子,彼此的思想方式迥然不同,可是在下列一点上的看法是一致的:

他们都把商业当作极高尚的业务,两人十分注意任何一种投机活动可能给他们带来的利益。老麦斯特在父亲死后,立即把珍贵收藏的油画、素描、铜版画和古董变卖成钱,把他的住房按照最新的审美观点彻底修建,配置家具,并使其余的财产也按种种可能方式发挥作用。他把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钱投入老维尔纳的商行中去,后者是位积极活动的有名商人,他的经营活动通常都碰着好运气。然而老麦斯特最希望的莫过于赋予他的儿子以他本身所缺少的特点,他把财物遗留给孩子们,而他对于占有这些财物是极其重视的。他虽然觉得自己对华丽夺目的东西特殊爱好,可是这些东西也应当具有内在的价值,而且经久耐用才行。在他家里,一切器皿都要坚实牢固,储藏要丰富,银餐具总是沉甸甸的,筵席用具都是珍贵的,然而客人稀少,因为每餐都排场很大,耗费既多又不方便,不能常常举行,他的家庭生活步伐既平静又单调,凡是家里活动和更新的一切,偏偏不能给任何人一些享受。

老维尔纳在一所阴沉幽暗的屋子里却过着截然相反的生活。当他伏在狭窄写字间的陈旧写字桌上办完他的业务以后,于是他想吃得好一点,而且尽可能喝得更好一点,可是他不愿单独享受美餐。除了他的家庭成员而外,他一定要常常看到他的朋友及一切只要和他家有一点关系的外人也在座。他的椅子是古老的,但是他天天总要邀请人来坐在上面。精美的菜肴受到客人们的欣赏,没有人去注意菜肴是用极普通的餐具盛了端上来的。他的地窖里储酒不多,然而酒喝完了后,总是补上更好的酒。

两位父亲生活得不同,但他们经常碰头,由于共同的业务常在一起商量,凑巧今天他们决定打发威廉去办点商务。

“让他去世界上到处看看,”老麦斯特说,“同时他可以办点我们在外地的业务,要向一个青年人证明什么是好事,莫过于及时让他懂得他的生活的任务。您的儿子顺利地运送货物回来,出色地干好他的业务,我倒真想看看,究竟我的儿子行还是不行;我担心他会比您的儿子缴付更多的学费咧。”老麦斯特非常明白他的儿子及其能力,他说这些话其实是希望朋友加以反驳,而表扬这个青年人的出色才能。可是他在这点上弄错了,老维尔纳在实际事务中,除了他考验过的人而外,不相信任何人,他从容地答道:“一切事情都得试试看,我们可以派他走上同一条道路,给他一份照章办事的规定,现在要他去讨回各种债务,更新旧的关系,建立新的关系。他也可以帮助促进我不久前同您商谈过的投机生意,因为收集不到现场的确切信息,是办不出什么事情来的。”“让他作好准备,”老麦斯特答道,“尽快动身吧。可是我们从哪儿给他物色到一匹适合这次出差的马儿来呢?”“不用到远处去寻找。在H 地方有个商贩,他还欠我们一些钱,不过他倒也是个好人,可向我提供一匹马代替应还的债款;我的儿子见过,据说是一匹挺有用的牲口。”“他可以自己去骑来,可以先搭邮车到那儿去,后天他就及时回来了,我们这时给他准备好旅行袋和信件,这样他在下周初就可以启程了。”威廉被叫了来,他们把决定告诉他。他听了比谁都快活,因为现在有钱在手,可以实现他的计划了,而机会于他居然不招自来!他的热情这么大,信心这么纯洁,觉得自己的行动完全正确,摆脱生活迄今所受的压力,循着一条新的更高尚的道路前进,他良心上毫无内疚,也不产生一点儿忧虑,甚而把这种自欺当作是神圣的。他相信父亲和亲友接着将要赞美和祝福这一步,他看出指引他方向的命运在暗示这诸般巧合的情境。

挨到夜晚,直到与情人重晤的时刻是多么长啊!他坐在他的房间里,考虑他的旅行计划,好象是一个被囚的手段高明的窃贼或者魔术师,有时把脚从锁牢的链条里伸出来,以助长自己的信心,就是他的得救是可能的,而且比目光短浅的看守人所认定的时间还要近。

夜钟终于敲响了;他离开家,摆脱一切压力,走过静静的小巷。来到大广场上,他向天举起双手,觉得一切都在他身后和脚下了,他从各方面解脱出来了。这时他想象自己如何偎在恋人的怀里,然后同她一起登上令人眼花缭乱的戏台,他沉浸在希望之海中,只有守夜人的呼声有时唤醒他,就是他仍然盘桓在这片土地上。

他的恋人在楼梯口向他迎面走来,有多美啊!有多迷人啊!她穿着一身漂亮的晨服迎接他,他相信自己还从没有看见她这样动人过。她就这样把远在别地的情人的礼物投入眼前的恋人怀里,她以真实的热情,向她的情郎倾泻无尽的轻怜密爱,这是大自然赋给她,也是艺术教给她的,这时用不着问,他是不是感到幸福,感到快乐了。

他向她吐露已经发生的事情,让她从大体上瞧瞧自己的计划和愿望。他打算寻觅住处:把她接去,他希望,她不会拒绝他的求婚。但是可怜的女孩沉默了,忍住她的眼泪,把男友拥抱在怀,他虽然对她的缄口不言作出最有利的解释,可也希望得到她一句回答,尤其因为他最后用极谦逊、友好的口气问,他是不是可以相信他自己快作父亲了。然而她对这点也只用一声叹息,一个吻来回答。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