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卷 第12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二章

玛丽安妮对她的未来束手无策

第二天早晨玛丽安妮醒来,只感到新的忧伤,她觉得自己非常孤独,不愿见到白天,躺在床上哭泣。老妇坐到她的身边去,试图劝说她和安慰她,但是她不能把一颗受了创伤的心这么快就治愈了。现在这一瞬间临近了,可怜的女孩把这当作是她生命的最后时刻。一个人在忧心忡仲的处境中也能感觉吗?她的情人离开了,一个讨厌的求爱者眼看就要到来。而最大的不幸即将临头,倘使两个男子碰到一起怎么办呢?这是容易发生的事情呀。

“放心吧,小宝贝,”老妇大声说,“别把你美丽的眼睛给我哭坏了!

难道说,占有两个求爱者就是这么巨大的不幸吗?你尽可能把你的温存体贴只给一个人,可是你至少对另一个人应当表示感谢,就这人对你的关怀来说,肯定配得上称作朋友。”“我的恋人已经料到了,”玛丽安妮流着泪说,“我们即将分离;一场梦把我们对他这样细心隐瞒的事情向他泄露了。他安静地睡在我的身边,忽然我听见他发出惊惧的,模糊不清的呻吟声。我感到害怕,摇醒他。唉!他多么爱恋,多么温存,多么热烈地拥抱我啊!‘哦,玛丽安妮!’他大声叫道,‘你把我从多么可怕的状态中拯救出来!我该怎样感谢你才好,你把我从地狱里解放了!’他继续说,‘我梦见离开了你,置身在一个陌生地方;但是你的形象浮现在我面前,我瞧见你在一座美丽的山岗上,阳光照着整个地区;你在我看来多么迷人!可是没有多久,我就瞧见你的形象滑落下去,不断滑落下去,我伸胳膊给你,可是隔得太远,我的胳膊够不上。你的形象不断下沉,接近一个大湖,湖就展开在山脚,不过与其说是湖,毋宁说是泥沼。一下子有个男人伸手给你,他似乎想把你引导上来,可是却把你带向一边,想拉到他的身边去。我叫喊,由于我达不到你的身边,我希望警告你。

我打算走,地面好象把我拖住,等到我能走,湖水阻挡着我,甚而我叫喊的声音也窒息在压抑的胸口里。’可怜的人儿就是这样讲的,这时他在我怀里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幸运地赞叹一场噩梦被幸福的现实赶走了。”老妇试图尽可能用平淡的话语,把女友的昂扬诗情向下导入日常生活的范围里来,这时她使用捕鸟人惯用的成功妙法,就是吹口哨摹仿鸟叫的声音,希望常常而且不久就可以看到鸟儿投入网里。她称赞威廉,赞美他的身材,他的眼睛,他的爱情。可怜的女孩爱听她的话,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显得安静些了。“我的孩子,我的宝贝儿,”老妇用制媚的口吻继续说,“我不想使你苦恼,不想伤害你,不想夺走你的幸福。不过你可以无视我的用意吗?难道你忘了,我随时随刻都更多地为你而不是为我操心?告诉我吧,你想要什么;我们就会看出,究竟该怎么办。”“我还能想要什么呢?”玛丽安妮答道;“我是可怜的,我整个一生都是可怜的:我爱他,他爱我,却眼睁睁地看见自己必须离开他,我不知道,怎样继续活下去。洛尔贝克到来,我们的全部生活多亏了他,他是我们不可缺少的。威廉非常节约,他什么也不能为我做。”“不错,他不幸地是属于除了一颗心而外别无所有的求爱者,正是这种人怀着最多的奢望。”“你别嘲笑吧!这个不幸人儿想离开他的家,上剧院去,向我求婚。”“空空的手,我们已经有四只了。”“我没有选择,”玛丽安妮接着说,“你来决定吧!随你把我推到哪儿去都行,我只知道一点:也许我肚里有孕了,这把我们束缚得更紧了。考虑到这个再来决定:我应当放弃谁?我应当跟从谁?”经过短暂的沉默后,老妇大声说:“青年总是摇摆在两个极端之间!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把给我们以欢乐和利益的一切东西结合起来更自然的了。你爱这个人,就让那个人付钱呗;问题只在于我们有足够的聪明,把二人分别对待。

“随你怎么去作吧,我什么也不能想;不过我愿意听从你。”“我们有个优点,可以借口剧场经理为人固执,对剧团的风气感到自豪。

两个求爱者都已经习惯于暗中小心翼翼地从事活动。至于时间和机会。我自会安排,不过你今后得扮演我给你规定的角色。谁晓得,什么情况有助于我们。现在洛尔贝克尽管来,因为威廉已经离开了!谁阻挡你在这个人的怀抱里去想另一个人呢?我愿为你的儿子祝福,他应当有一个富裕的父亲。”玛丽安妮通过这些想象,只短时间好受一些。她不能使她的处境与她的情感和信心协调起来;她渴望忘记这种痛苦的情形,可是千百种微小的情况又不得不使她随时随刻回想起这些。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