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卷 第08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章

迷娘的蛋舞

威廉经过这次谈话后回到家去,他的处境如何,可想而知了。他所有的旧伤口又统统裂开了,原来她并不是完全不值得他爱的这种感情又活跃起来:在那个老人的关切中,在他违反意志所给她的赞美里,她那全部亲切可爱的态度又重现在我们朋友的眼前;不错,甚而那个热情男子的激烈控诉,也没有包含一点儿恶意可以贬低她在威廉眼前的价值。因为威廉承认自己是她失足的同犯;最后他认为她缄口不言也无可非议;他倒是想到种种可悲的景象,仿佛看见她作为产妇,作为母亲,在世上无依无靠,四处流浪,也许带着他自己的孩子四处流浪,诸如此类的想象,触发了他极其痛苦的感情。

迷娘在等候他,给他照亮上去的楼梯。她放下蜡烛以后,向他请求,准许她今晚用一种杂技来伺候他。他本想阻止,尤其是他不明白这会是什么东西。不过他不能拒绝这个善良女孩的任何要求。过了不久,她又跨进房来。

她的臂下挟着一条毯于,把毯予铺在地上。威廉只好让她去作。她在毯子上点燃四支蜡烛,每支都放在毯子的尖角上。她提一小篮蛋到毯子上去,用意是很显然了。这时她在毯子上来回走动,量好距离,把蛋分散摆在一定的间隔上,然后她叫一个人进来,这人是在屋里伺候,是拉小提琴的。他拿着乐器走到角落里去;迷娘自己蒙上眼睛,打了个手势,随着乐声一起,她象是个开动发条的齿轮装置,立即转动起来,伴随着响板拍击的节奏和旋律。

她的舞跳得敏捷,轻灵,快速而准确。她那样又仔细又安全地踏在蛋中间,踩在蛋下面,每个刹那,人们都认为她会踩碎一只蛋,或者在快速旋转时踢走另一只蛋。完全没有!尽管她以时窄时宽的各种步伐,甚而连蹦带跳,最后半屈着膝穿过蛋行行走,却一个蛋也没碰着。

她象时钟一样不停地转动,而奇特的音乐给与不断从头开始和重复展开的舞蹈以新的推动。威廉完全被这场奇特的表演吸引住了,他忘记了忧愁,目不转睛地盯着可爱人儿的每个动作;她的性格在这种舞蹈中无比优美地显示出来,使他惊奇不置。

她显得严峻,敏捷,本色而激烈,在柔和的姿态中,庄严的成分多于愉快的成分。他以前曾经为迷娘感受到的东西,此刻一下予统统感觉出来了。

他巴不得把这个在孩提时就被遗弃的人儿放在他的心上,把她抱在怀中,用父亲般的爱在她心里唤起人生的乐趣。舞蹈结束了,她用脚轻轻蹦蛋滚成一小堆,一个也不留下,也没有损坏一个,她直起身来,把蒙眼的布带取下,鞠了一躬,结束她的演技。

威廉感谢她的舞蹈表演得出乎意外的好,他早就希望看到这个了。他用手抚摩她的头,惋惜她跳得太辛苦了。他答应给她一件新衣,她急忙回答道:

“要你那种颜色!”他也应许了,虽然他弄不明白,她指的是什么。她把蛋收拾在一起,又把毯子挟在臂下,问也是不是还有什么吩咐,就从门口一闪而出。

他从乐师口里得知:好些时间以来,迷娘就费了不少气力,向也唱有名的凡丹戈舞曲,直到他会演奏为止。她为他的辛苦也愿付点钱,可是他不愿接受。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