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卷 第01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一章

迷娘的意大利之歌——梅林纳建立剧团——伯爵到来,聘用他们

你认识那地方,柠檬花儿开放,浓绿树荫中金橙闪闪发光,和风习习吹自蓝天末,桃金娘静立,月桂树高矗。

你认得它吧?去吧!去吧!

哦,我心爱的人,我要和你同行!

你认识那所别墅?屋顶覆盖着圆柱,广堂辉煌,静室微光露,大理石立像凝眸向我问:

可怜的人儿,你受了啥欺凌?——你认得它吧?去吧!去吧!

哦,我的保护人,我要和你同行!

你认识那高山和云路?

驴儿在雾气中寻觅征途,洞窟中蟠踞着老龙的子孙,悬崖倾坠,山洪奔腾——你认得它吧?去吧!去吧!

哦,我的父亲,向前去吧,让我们同行!

早上,威廉在屋里四处寻找迷娘,总是找不到她。但是听人说,她早就同梅林纳出去了,梅林纳为了接收戏装和其他的剧场道具,及时动身前去办事了。

几小时过去后,威廉听出门口有音乐声。开始他以为是琴师又来到这儿;不过不一会儿他就分辨出这是齐特尔琴的声音,而开始歌唱的是迷娘的声音。威廉扫开门,女孩跨进来,唱出上述的歌曲。

我们的朋友虽然不能完全听懂歌曲中的词句,但是旋律和表达方式使他特别高兴,他让女孩重复每段歌词,加以解释,并把听到的东西写下来,译成德语。但是他只能依稀仿佛地摹拟那种语言的独创性。天真无邪的表情消失了,然而不流利的语言协调起来,无联系的思想结合起来。旋律的魅力也是无与伦比的。

每行诗她都唱得庄严而又动听,仿佛她在注意某种特殊的东西,仿佛她想宣读某种重要的东西。唱到第三行时,歌声变得更低沉,更优郁了:“你认得它吧?”这句,她问得十分神秘和谨慎;在“去吧!去吧!”的短语中,含有无法抗拒的眷恋之情,而每次重复“让我们同行!”这句时,她不断变换语调,时而在请求和敦促,时而在推动而且充满希望。

她第二遍唱完歌曲后,停止片刻,用炯炯的目光注视威廉,问道:“你认识那个地方吗?”———“这大概是指意大利吧,”威廉答道:“你从哪儿学来这首歌?”——“意大利呗!”迷娘郑重其事地说:“你要是去意大利,就带我一起,我在这里感到冷。”——“你曾在那儿呆过吗,亲爱的小人儿?”威廉问道。——女孩默然,什么话也没有再说出口。梅林纳走来,仔细看了齐特尔琴,高兴它已经收拾得这么整齐了。这个乐器是旧道具的动产之一,迷娘早上要了出来,琴师立即上了弦,迷娘借此机会发挥出一种迄今无人知道的才能。

梅林纳已经接管了戏装及一切附件,有几位市议会议员答应立即颁发许可证给他,让他在本地演出一些时间。这时他心花怒放,笑容满面地回到家来。他好象是完全变成另一个人了,因为他对每个人都温和客气,甚而显得彬彬有礼,讨人欢喜。他深自庆幸,现在他可以为至今处境困难、无所事事的朋友找点工作,聘用他们一段时间,同时他抱歉,在开头自然还不能对这些给他带来幸运的优秀人物,按照他们的能力和才干付酬,因为首先得偿还一位慷慨大方的朋友的债务,这位朋友的大名就是威廉。

“我无法表示对您的感谢,”梅林纳对威廉说,“您给了我何等友谊,帮助我当了剧院的经理。当我碰到您的时候,我正处在非常奇特的处境。您还记得,我们初认识时,我是多么激烈地向您表示反对剧院的意见,可是等到我结婚以后,出于对妻子的爱,到处去谋求职位,妻子期望在这方面得到快乐和欢迎。可是我找不到工作,至少找不到固定的工作。凑巧我遇见几个官方代办,他们在非常情形下正需要一个会写点东西、懂法语、也大致有点计算经验的人。我就这样度过一段不坏的时间,工资也勉强过得去,我给自己购置了一些东西,我的情况并不使我丢脸。可是我的雇主的特别任务结束,要得到长期的供给是办不到的,而我的妻子更热心地要求到剧院工作。可惜这时环境并不十分有利,允许我们可以光荣地向观众表演。而现在呢,我希望由于您的大力帮助所作的准备,对于我和我的亲人,将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不管以后情况如何,我未来的幸福总是多亏得您的恩赐。”威廉带着满意的表情听着,全体演员同样对新经理的声明表示相当满意,他们暗中窃喜这么快就受到聘用,乐于在开头领受微薄的薪俸。大多数人都把这出乎意外地提供的酬劳,看作一种津贴,不久以前,他们还预料不到这个呢。梅林纳正在利用这样的处理办法,努力用巧妙的方式去同每个人交涉,不久就用这种方式去说服这个人,又用那种方式去说服那个人,他们都乐意尽快签订合同,他们还来不及考虑新的关系,就以为有了保证,因为解约必须在六个星期以前通知。

现在应当把条件用适当的形式写出来,梅林纳已经在考虑用什么剧本首先去吸引观众了。这时来了一位信使向马厩总管宣告贵族们快到了,总管命令把预备好的马匹带来。

过了不久,一辆饱载东西的车子驶到客店门口停下,从驭者的座位上跳下两个侍从,菲琳娜按照她的性格总是第一个到场,站在门口等候。

“您是谁?”伯爵夫人跨进门时间。

“一个女演员,愿为夫人您效劳,”她回答道,这时滑稽演员露出虔诚的面容和恭顺的态度鞠躬,吻夫人的裙子。

伯爵瞧见还有几个人在四周站立,他们同样自称是演员,他便询问剧团的实力,他们最后停留的地点以及经理是谁。“倘若这是法国人,”他向他的夫人说,“我们倒可以使亲王感到意外的高兴,在我们这儿给他弄到他心爱的消遣方法了。”“这得看情况再说,”伯爵夫人回答,“这些人既然已经不幸而是德国人,在亲王留在我们这儿的时候,是不是也可以让他们在府邸里表演一下呢?

他们也许还有几分本事。一个巨大的社交团体最好是通过剧场来消遣,男爵定会安排他们。”他们这样边说边爬上楼梯,梅林纳在楼上自我介绍是经理。“去把你的人统统叫来,”伯爵吩咐,“向我介绍,让我瞧瞧,他们有没有什么可取的地方。同时我也想看看他们或许可以演出的剧目单。”梅林纳深深鞠了一躬,离开房间,不久就同演员们一起回来。演员们争前恐后推推搡搡,有的人介绍得蹩脚,由于渴望得到满意,其他的人也不见得好些,因为他们表现轻浮。菲琳娜在伯爵夫人面前显出十分诚惶诚恐的样儿,伯爵夫人却非常仁慈和友好。这时候伯爵打量其他的人。他询问每个人演的角色,并向梅林纳表示,每人都必须严格坚持他专演的典型,梅林纳低声下气地接受这句名言。

接着伯爵注意每一个人,特别研究这人的身段和姿势要怎样改善才对,他向他们明白指示,德国人一直缺少的是什么,让人看出他具有不同寻常的知识,于是大伙儿都极其恭顺地站在这样一位高明的行家和尊贵的保护者面前,几乎不敢呼吸。

“那儿角落里的人是谁?”伯爵问时注视到一个尚未向他介绍的人,这人身材瘦削,穿上一件破旧的、两时满是污渍的外衣,慢慢向前走来;一层稀薄的假发盖在这个寒酸市民的头上。

从上文里我们已经知道这人是菲琳娜的宠儿,他平常爱扮演书呆子、硕士和诗人,而且多半是在有人挨打或被浇水的时候,他才接受要扮演的角色。

他习惯于某种卑躬屈节的、可笑和胆怯的弯腰,他那适合其角色身份的迟钝语言,惹得观众发笑,所以他始终被看作是剧团的有用成员,特别加上他很尽职,讨人欢喜。他按照平常的样儿走近伯爵,向伯爵鞠躬,回答每个问题就用他在戏台上扮演角色时惯用的表情。伯爵高兴地注视他,考虑了一会儿:

接着伯爵转过身来,向伯爵夫人大声说:“我的孩子,你仔细瞧瞧这个汉子!

我敢担保,他是一个伟大的演员,或者说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演员。”这人老老实实地来一个愚蠢可笑的鞠躬,使得伯爵对他哈哈大笑起来,大声叫道:

“他的玩意儿干得棒极了!我打赌,这个人可以随心所欲地演戏,可惜人们至今没有用他干点儿更好的差使。”这样一种特殊的表扬,使得其余的人很受委屈,只有梅林纳毫不觉得,他奉承伯爵说得完全正确,带着充满敬畏的表情说:“唉,是呀,也许对于他及我们当中一些人,正缺少这样一位识人的行家和这样一种鼓励,如象我们现在从大人您这儿所得到的一样。”“这就是全体剧团团员吗?”伯爵问。

“还缺几个团员,”聪明的梅林纳答道,“总之,只要我们得到支持,很快就可以从邻近地区找人回来凑满全数。”在这时候,菲琳娜对伯爵夫人说:“楼上还有一个相当漂亮的小伙子,他肯定不久就会进修成为头等艺术爱好者。”“他为什么不肯露而呢?”伯爵夫人问。

“我去领他来,”菲琳娜大声说,同时快步走出门去。

她看见威廉正在同迷娘谈话,就劝他跟自己一起下楼去。他略带几分勉强跟在她的身后,不过受到好奇心的驱使,因为他听说是高贵人物,倒也巴不得进一步认识他们。他跨进房间,他的眼睛立即碰到伯爵夫人射向他的目光。菲琳娜拉他到女士面前,这时伯爵正同其他的人在闲聊。威廉鞠了一躬,这位迷人的女士向他提出各种问题,威廉回答时不免有点慌乱。她的美丽、年轻、妩媚、秀丽和上流的举止,给予他以极其舒适的印象,尤其因为她的一举一动略带几分羞涩,甚而可以说是显得有点困惑的样儿。他也被介绍给伯爵,不过伯爵对他不大注意,而是踱到立在窗边的夫人身旁去,似乎要问她一点什么。人们可以看出,她的意见十分清楚地和他的意见一致,而且她似乎热心向他请求,加强他的看法。

接着不久,他就回到剧团说:“目前我不能逗留,不过我想打发一个朋友来找你们,如果你们的条件公道,肯多卖气力,那我也不反对你们在府邸演出。”所有的人都表示十分高兴,尤其是菲琳娜以极大的热情吻伯爵夫人的手。

“你瞧“小姑娘,”夫人说,同时用手轻拍这个轻佻女孩的脸颊,“你瞧,我的孩子,你又可以到我身边来了,我要遵守我的诺言,不过你该穿得好一些。”菲琳娜请求原谅,责备自己在服装上花钱不多。伯爵夫人立即吩咐她的侍女拿来一顶英国式帽子和一条丝围巾,这些东西很容易就从包裹中取出来了。这时伯爵夫人亲自给菲琳娜打扮,女孩继续用虚伪的天真表情,一举一动装得十分听话。

怕爵伸手给夫人,带她下楼。她走过时和气地向全团致意,再一次回头面向威廉,用特别垂青的神情对他说:“我们不久再见。”这种幸运的前景使全团振奋起来,现在每人都让他的希望、愿望和幻想自由地驰骋,谈论自己扮演的角色及受到的欢迎。梅林纳正在考虑,怎样可以尽快地演出几场戏赚这小城居民一点儿钱,同时给全团打气,让人到厨房里去预备一桌比往常惯用的较好的中餐。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