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卷 第08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章

威廉作为戏剧顾问和导演——他称赞法国剧院——雅尔诺指出莎士比亚

亲王终于到来了,司令员、参谋部军官及其他的随从人员也同时到达;另外还有许多人,一部分是来拜访,一部分是为了任务缘故提出申诉,简直使府邸变得像一个蜂巢,蜂群正要嗡嗡起飞。每个人都争先恐后地来瞻仰这位卓越的王侯的风采,每个人都赞叹他那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态度,每个人都吃惊地在这位英雄和统帅的身上,同时看到一位乐于助人的廷臣。

全体家庭成员都必须遵从伯爵的指令,在亲王抵达时固守自己的岗位,不许有演员露面,因为要让亲王对准备好的庆祝典礼感到意外惊讶。果然不错,当他晚上被引进宏敞的、灯火辉煌、用前世纪编织的挂毯装饰起来的大厅里时,完全料想不到有戏剧,更想不到有序幕来赞颂他了。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而剧团在完成演出以后,必须来到亲玉面前报到,亲王用极友好的语气向每个人间点什么,又以极关心的态度对每人说点什么。威廉作为此冈的作者特别从行列中走到前面来,他同样得到应得的赞扬。

序幕演出以后,没有人特别提问,几天当中仿佛根本就没有演出过这一类东西,只有雅尔诺偶尔同威廉谈到这个方面,并十分理解地予以赞叹,只是加上如下的话语:“可惜的是您用空心胡桃演空心胡桃。”——有好几天,威廉思想中一直记住这句话,他不知道,对此怎么解释,更不知道从中汲取什么教益。

在这段时期中,剧团每晚上都尽力把戏演好,尽可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不应得的掌声鼓舞着他们,这时他们在旧府哪里,真以为广大群众是为了他们的缘故拥挤到这儿来,陌生人群被他们的演出吸引住了,仿佛他们成了中心,一切都环绕它而旋转,一切都为了它而活动。

只有威廉看出相反的方面,心中产生巨大的厌恶。亲王虽然坐在椅上极认真地把头几场演出从头看到尾,可是他逐渐显得有点精神旁注,不过态度是好的。尤其是威廉在谈话当中发现的以雅尔诺为首的高明人物,只对剧场匆匆地膘了几眼就不看了,此外,他们都坐在前厅里打牌,或者似乎在商谈公务。

威廉深感厌烦的是他坚持不懈的努力,而没有受到预期的欢迎。在挑选剧本、台词抄本上,在经常的排练以及其他不断出现的事情方面,他热心帮助梅林纳,梅林纳在暗中也感到自己能力不够,最后只好听其自便。威廉熟记角色,用热烈活泼的表情,彬彬有礼地把角色讲解出来,达到他那不多的自我修养所允许的程度。

男爵继续观剧,打消了剧团的任何疑虑,他向他们保证,剧团产生了极大的效果,特别要归功干演出一部他自己的剧本,他只是惋借亲王对法国剧院有偏爱,反之,他属下的人,其中雅尔诺特别显得突出,却对英国戏台上的鬼怪狂热地倾倒。

从这方面看来,我们演员们的艺术虽然没有受到极好的注意和赞赏,可是演员们本身对男女观众来说并不是全然无关重要的。我们在上面已经指出,女演员们从开头起就引起青年军官们的注意;后来她们更加幸运,赢得了一些更重要的对象。不过我们对此宁愿缄口不言,只注意伯爵夫人对威廉一天比一天更感兴趣,而他的心里也暗中开始萌生爱慕之意。只要他在台上,她的目光总是不能离开他,不久他就显得完全是为她个人在表演和朗诵了。

他们彼此眉来眼去,这对他们是种说不出的快乐,他们的坦荡心灵对此任其自然,既不滋生更热烈的期望,也不担心任何后果。

好象两个敌对的前哨,越过把他们分开的河面,安静而快乐地共同讨论,没有想到包括两边党派在内的战争,伯爵夫人和威廉也越过出身与等级的鸿沟,互相交换含情脉脉的目光,每人都相信自己这一边可以安全地沉浸在情感之中。

男爵公主这时选中了勒尔特司,这个勇敢、活泼的小伙子特别使她喜欢。

他虽然是憎恶妇女的人,却不鄙视逢场作戏,而这一次的确是违反本意,差点被男爵公主和蔼可亲和迷人的气质吸引住了,多亏男爵偶然为他作了一件好事,或者也可以说是一件坏事,让他更仔细地了解这位女士的思想。

有一次勒尔特司大声赞美她,称她是女性中的翘楚,男爵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我已经发觉出事情的真相了,原来我们可爱的女友又为她的猪圈赢得了一头猪。”这个不幸的比喻最明显不过的是指喀尔克危险亲吻的故事,使勒尔特司听了大为光火,然而他不得不怀着愤怒,听男爵无情地继续说下去:

“每个陌生人都以为自己是第一个受到这么亲切对待的人;可是他却大错而特错了,因为我们大伙儿都曾经在这条路上被她领着团团转,不管是壮年人,小伙子或者男童,有段时期都不得不归顺她,眷恋她,渴望把她弄到手。”一个幸运人儿正踏进魔女的花园,受到人造春天的一派绮丽风光的接待,耳里只听到夜驾的歌声,突然出其不意地迎面传来某一个变了形的先辈的猪叫,自然是最煞风景不过了。

听了这次揭露,勒尔特司打心坎里感到羞愧,他的虚荣心又一次把他引上了歧途,使得他认为任何女人至少总有点好的地方。从现在起,他完全忽视她,而去和马厩总管交往,同总管一起努力击剑和打猎,对于排练和演出,却当作纯粹次要的事情,而进行自我欺骗。

有几次早晨,伯爵和伯爵夫人召唤剧团的一些人去,每人都觉得有理由嫉妒菲琳娜不配享有的幸福。伯爵常常在梳洗时留他的宠儿书呆子在身边呆上几个钟头。这人渐渐穿着打扮起来,佩戴和装备上了表和烟盒。

有时剧团全体或单独个人饭后被召到显贵者面前去,他们认为这是莫大的光荣,殊不知道,同时猎人和仆从带进一大群狗和马到府邪院子里来溜达。

有人对威廉说,他应当找机会向亲王殿下赞扬对方心爱的作家拉辛,并以此唤起对自己的好感。有天下午,威廉果然找到这样的机会,这时他被召唤前去,亲王问他是不是也努力研读伟大的法国剧作家的作品,威廉用十分热情的肯定语气回答殿下。他没有注意,亲王没有等他回答,就准备走开,去找某一个人,他立即抓住机会不放,差不多挡在亲王的路前,继续说道:

他对法国剧院评价极高。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阅读大师们的作品。听说殿下完全公正地对待拉辛的巨大才能,特别使他感到真正的高兴。“我想象得出,”他继续说道,“高贵的显赫人物怎样评价一位诗人,诗人那样出色而正确地把他们的较高级的生活关系描写出来。如果我可以说,高乃依表现了伟大人物,那么,拉辛就表现了高贵人物。当我读他的剧作时,我总是想到这位作家,想象他生活在光辉灿烂的宫廷里,目睹一位伟大的国王,同最优秀的人物往来,洞察人类的秘密,哪怕秘密隐藏在珍贵的编织壁毯后面。当我研读他的《布里塔尼居斯》和《贝蕾妮丝》时,我真正觉得,我仿佛是在宫廷里,仿佛深悉这些地上神抵寓所里的大小事件,我通过一个感情细腻的法国人的眼睛,看到受全民族崇拜的国王们,看到受千万人羡慕的廷臣们,看出他们的自然形态连同他们的缺点和痛苦。根据轶事传说,拉辛曾经悲伤欲绝,因为路易十四不再接见他,让拉辛感觉出国王对他的不满,这对于我是理解他所有作品的一把钥匙,我认为一位具有如此巨大才能,生死都要看国王眼色的诗人,不可能写不出值得国王和公侯赞赏的剧本。”雅尔诺朝这边走来,带着惊异的神情倾听我们朋友的谈话;亲王没有回答,只用满意的目光表示他的赞同,朝旁边转过身去,威廉还不明白,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辩论,想把题材发挥尽致,是不礼貌的,他还愿意多说一些,向亲王表示,他阅读亲王心爱的诗人不是无用,也不是没有感情的。

雅尔诺拉他到旁边,说:“难道说,您从没有看过一本莎士比亚的剧作吗?”“没有,”威廉回答,“因为自从莎剧在德国出名以来,我对剧院还一无所知,我不知道,现在偶尔恢复过去青年时代的爱好和活动,会不会使我喜欢。不过就我对于那些剧本所听到的一切来说,进一步学习认识如此不可思议的鬼怪,已引不起我的好奇心了,这些东西似乎超出一切可能及良好的道德风尚之外。”“不过我愿奉告您,”雅尔诺说,“不妨试一试,亲眼看看稀奇古怪的东西,也役啥害处。我愿意借几本书给您,您最好抛下一切,回到您清静的老屋里去,在魔灯下观看这个陌生世界,没有比这更好地应用时间了。您至今把猢狲打扮成人,训练狗儿跳舞,这样浪费时间是罪过。我只要求如下一点,就是您不得对形式有抵触;其余的事情我就听凭您正确的感情去处理了。”马匹站在门口,雅尔诺同几位骑士跨上马,要去打猎消遣。威廉忧郁地望着他的背影。他多么愿意同这个男子再多谈一些东西,此人的表现方式虽然不大客气,却给了他新的思想,而这些思想正是他所需要的。

一个人为了发展他的力量、才能和理解力,往往陷入困境,这时一位好朋友可以轻而易举地帮助他摆脱。这好象一个游子,离旅店不远的地方掉进河里,如果有人立即抓住他,把他拖到陆地上来,固然会弄湿一身衣服,如果任其漂到对岸,他也许可以自救,但就必须朝着原定的目标绕个困难的大弯了。

威廉开始预感到,世界上有些事情是跟他原来所想的不同。他就近看到了高贵人物和伟大人物的重要而富有意义的生活,使他感到惊异的是,他们怎样懂得赋予他们的生活以轻松愉快的风度。一支行军的部队,以一位王公英雄为首,统率着许多共同效力的战士,拥有如此众多紧跟不舍的崇拜者,这一切提高了他的想象力。在这种情绪中,他得到了答应给他的书。果然不出所料,那位伟大天才的思潮在短时间内就攫住了他,把他引导至一望无际的大海,很快他就投身其中,完全忘记了自己。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